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微软模拟飞行】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23)

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 【我的乱伦轶事】 作者:xhg0072021-8-28发表于SexInSex (23) 姐姐的摄像头正好能看见床和卧室的门口,那个时候画质没有现在这么清楚,但两个大人干什么事还是很清楚的,只不过声音听得不是很清楚,但此时我是根本不在意这些的。 我敢肯定姐姐是忘了开着摄像头的事了,她再怎么样也不会想着给我看她床上的镜头,我想着是不是赶紧关上电脑,但我心底另一个声音马上阻止了我,这么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可碰不上第二次,这两个人可是和我一起过床单的,他们的子我可是亲自探索过,这么说来我看一看也没什么,就想着姐姐可千万别朝这边看。 这些话虽然多,但当时不过是转念之间,我关了网页,把聊天框最大化,又想起什么,忙出去把房门从里面锁上,这样姐夫有钥匙也进不来,真要是让他看到了那可不得了。 我急忙忙跑回来,看着视频框里的画面,心里砰砰直跳,要知道以往我对父亲和姐姐之间的事很是好奇和激,每次从两人口中听到的版本都有些差别,但都让我致盎然,尽管我在床上亲眼见过两人做,但那时自己也投入了进去,不知道这俩人单独相处时会是个什么样子,今天倒是真的可以一饱眼福了。再说就算两人会知道了也不会对我怎么样,山高皇帝远嘛! 姐姐今天出去时穿的是一件黑底白的圆领T恤,下面是一件白色纱裙,因为姐姐材偏腴,所以穿的都比较宽松,此时被父亲亲着脖子进来时T恤早已被扒掉,那夸张的巨被一件黑色包裹住,父亲仍然是老样子的格纹短袖衬衫,黑色长,这会衬衫也被姐姐解开来,出父亲微微的啤酒肚。 父亲低头来回啃着姐姐的脖子和膛,姐姐仰着头,双手着父亲的头发,口中不知道说着什么,声音很低,实在听不清楚,父亲听了之后抬起头来,住了姐姐的双,一边双手解开姐姐的,一边掉了自己衬衫,姐姐也没闲着,手把父亲的腰带解开,父亲的子立时掉到了地面,我能看到父亲被顶的高高的白色内。 姐姐的被解开,那白皙的房给人一种不真实, 那么大的房竟然很是坚挺,如同两个发育太好的子一般,我在屏幕前都有些惊叹,更别说把它们捧在手中的父亲了,父亲贪婪的把头埋在其中,来回吸吮着姐姐的头,姐姐已经掐了,但似乎比生孩子前又大了一圈,姐姐微张着嘴,似乎很是享受,双手不停地着父亲的头发。 我的注意力倒是都在父亲那边,当时我可是喝过姐姐的水的,那个滋味我到现在还记得,所以看着视频中父亲埋头其中来回的吸吮竟是让我一阵心悸…… 父亲站直了子,双手捧住姐姐的脸庞,开口说了些什么,姐姐抬着头任由父亲亲,双手在父亲上游走,不时一下父亲鼓鼓的下体,父亲的双脚用力,蹬开皮鞋和子,姐姐也用手把父亲的内到以下,解放出父亲挺立的,并用手握住轻轻的撸着。 父亲的手也隔着裙子上了姐姐的部,两人就这么索一阵,他们还没怎么着,我倒是下面了起来,也知道不过就是前夕中的前戏,跟姐夫给我放的那些岛国片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可是这里面的两个人与我是曾经同床共枕过的,我能隔着屏幕闻到父亲的气味和姐姐香的气息,光是这种联想就能让我激起来! 两人索一会,听不到声音,但能看到两人一直在说着什么,依我看来应该就是一些调的话,这一点跟我就不太一样了,父亲跟我做时都是事后聊一会有的没的,前戏和过程基本上就那一套,说两句话就是夸我材好,子大,,小嫩,激地时候再加两句就是说我,说我浪,说我欠肏,其他的基本没什么话语,现在看着两人激四竟然还能甜言蜜语,倒让我真的想知道两人在说什么。 父亲终于把姐姐压倒在床上,从姐姐的嘴一路往下,最后把姐姐的裙子撩起来整个人钻到里面,似乎在给姐姐口,这让我又是一阵悸,父亲跟我做在我印象中就给我口过两次,过程还都很短,就是为了让我的道尽快的起来,而看视频中的模样父亲倒是在尽心竭力的想让姐姐舒服。 父亲把自己的内和袜子也都掉,把姐姐的黑色内扒了下来,此时光溜溜的跪着趴在床上,双腿跪在床下,上钻在姐姐的裙子里,姐姐左手放在嘴里咬着,似乎在竭力忍耐,右手在搓着自己的巨,腰不住的往上挺,不时会有一两声微弱的声传过来,我的子倒是开始发热了,下面是真了。 也就十几分钟,姐姐子一下子了下去,似乎高潮了,父亲从裙底爬出来,慢慢往上过去,压在了姐姐的上,把姐姐的房压的扁扁的,姐姐似乎在高潮的余韵中, 光看着父亲在她耳边说着什么,父亲跟姐姐温存了一会,便用左手撑着,侧着子用右手把姐姐的裙子拉倒姐姐的小腹上,我能清晰的看到姐姐的那一团黑色,姐姐的毛比我的腰茂一点,父亲用手了一把,起把姐姐的双腿分开,爬上姐姐的子挺了进去。 耳中能微弱的听到姐姐的,父亲一上来就大起大落,虽然从视频里看不清楚,但就那个幅度父亲肯定卯足了劲,姐姐的双腿屈起,双手搂着父亲的脖子,父亲两手支撑在姐姐两边,卖力发着自己的激。 这一下耳中的声音清晰了一点,主要是姐姐的声音大了起来,只是传过来后有些失真,但就是这样也让我听的心潮澎湃。我看着自己的两个亲无间的亲人在颠鸾倒凤,尽管视频有些模糊,但我的脑海中确是清楚异常。父亲的从尺寸到模样我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姐姐的道我是用手指探索过的,此刻父亲抽姐姐的小我脑海中是有一个完整的画面的。 父亲的速度慢了下来,但姐姐似乎更加的销魂,我们上次三人行时看样子还是都没放开,姐姐这会儿的叫床表现的要激烈的多,隐隐约约还能听到她在叫着“爸爸”,此时她的脑袋也抬起来,跟父亲对视着,不时地亲一下,父亲的作虽然缓下来,但力度看着一点不小,每一下都让姐姐的房一阵颤,父亲停了下来,姐姐抬头亲了父亲一下,起转过来趴下来,双手撑在床上撅起,变成了狗爬式,我又想起父亲当年跟我说起姐姐如同一只狗的话,我能想象现在姐姐必定面潮红,香汗淋漓。姐姐中上的气味就是我闻着都觉得心。 我的手进内里,内早已经透,我的手指轻轻的触着,慢慢的喘起粗气来,眼睛仍然盯着画面,看着父亲把姐姐的白色裙子掀到腰上,姐姐那圆肥的就出现在父亲面前,我跟姐姐是双胞胎,但体素质却差别不小,姐姐从小就发胖,如今经过锻炼和调整饮食,通过自律保持,如今已经稳定在腴以下了,姐夫和父亲都不止一次的说过姐姐的体只有在她上做过之后才能知晓其中的妙处。按父亲的描述,姐姐的的子跟一团棉似得,上去了就不想下来。 不提我的呼吸也有些急促,父亲跪在姐姐后,收拾了两把姐姐耷拉着的白裙子,出姐姐白的,确实要大我一圈,姐姐因为生过一胎,胯部也比我的要宽,但不显的臃肿,尤其是小腹平坦,腰苗条,显出一条极为诱惑的弧线,更别提前坚挺的巨,要是正常的男人看过去很难不往事方面联想。 父亲不多耽搁,扶着就捅了进去,只一下姐姐垂着的两个子就是一晃,在屏幕里看着都觉得震撼,我的也不小,但摇起来可没有姐姐这般耀眼。但这还不是看着最给人冲击的,最让我惊叹的是父亲奋力撞上姐姐部时,姐姐那肥的便会掀起一巨浪般,当真是层峦迭起,怪不得父亲那么用力,光是为了看那一波波的浪恐怕就能让父亲火大涨。 传过来的叫床声又大了一些,姐姐被父亲用这个姿势一就是二十分钟,我都能看到姐姐脸上的头发都已经被汗水打,一缕缕贴在姐姐的脸上,父亲的两只手一会趴下来抓住姐姐的两个房搓一阵,一会两只手不断地着姐姐的后背,一会抱住姐姐的两胯使劲冲撞,最后隔着团在一起的裙子使劲往下压着姐姐的腰,最后姐姐似乎两只胳膊也累了,整个上半趴在了床上,这样就变成仅仅双腿跪着,着,这个姿势相当于把小最大限度的了出来,父亲似乎也想更过瘾一点,由跪姿变成了蹲着,如同扎一个马步,也从水平抽变成了自上往下一般。 姐姐的声变的短短续续,声音如同呜一般,父亲这个姿势明显很累,但入似乎更深,力度也更大,不过几十下就看父亲猛地大起来,姐姐的声音都没了,然后就如同画面静止一般两人停止了作,看来父亲是了。 我跟着长输了一口气,就看父亲一下子倒在旁边,似乎真是累的不轻,看嘴型似乎在说着什么,我真的很想知道两人在说什么,但一点也听不见,郁闷的我不轻。父亲在姐姐的背上来回,姐姐趴在床上一不,看样子应该也高潮了一次。一会儿父亲从床上坐起来,从那边的床头柜上拿了卫生纸,给姐姐的下面擦拭,想想以前跟我做都是完就走,拔屌无,我都是自己收拾,换了姐姐他倒是勤快的很。 等父亲给姐姐擦完,就继续躺下,把姐姐翻过来抱在怀中,两人就那么躺着,似乎在聊什么。我没再自,心里倒是不上不下,便恶作剧心思起来,拿出手机打了过去,我盯着屏幕,姐姐抬起头往外面看,似乎手机在客厅里,就见她推了推父亲,父亲只是她的子,姐姐又亲了父亲一下,父亲才光着子站起来往外走去,姐姐把枕头垫起来靠在床头,把在缠的乱七八糟的裙子了下来,扔在一旁,这样就赤体的躺着,看着似乎很舒适,还了一个懒腰。父亲拿着手机进来,递给姐姐, 应该是告诉她是我的电话,然后看着姐姐打开手机接听,父亲便在床沿边坐下,手着姐姐光的大腿。 “喂!小惠?怎么这会儿打电话?是不是鹏飞有什么事?” 我憋着笑说道:“没,家里都好,就是问问你这会儿干嘛呢?” 姐姐笑道:“周末在宿舍歇着呢,明天还要跟导师出门”。 我笑着问:“你一个人歇着?” 姐姐回道:“是啊!本来打算睡一会的,接你的电话倒也不困了……”。 我不再逗她,怕会她知道了发急,笑道:“恐怕你这会连衣服都没穿吧……” 姐姐下意识的转头看向电脑这边,一愣神,就急忙起下床,光着子跑过来,我连忙笑道:“别发急,我可是看了半个多小时的春,你让爸过来跟我聊聊”。 姐姐本来是要过来关摄像头的,一听我说这话倒是平静下来,也没回过头穿衣服,在电话里说着:“死妮子,诚心看我的笑话,你又不是没见过,想看你直接说我让你看的清楚点不是更好?”,然后转头对着还坐在床边的父亲说道:“快来看看你的乖女儿,可把我们俩当电影看了”。 父亲也是光着子走过来,期间我还看到了他绵绵的,父亲按姐姐说的坐在椅子上,自然就看到了我,嘿嘿乐道:“死丫头,真会看笑话,是不是想我了?” 姐姐挂了电话,走过来侧坐在父亲的双腿上,左手搂着父亲的脖子,父亲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一双手老老实实的放在桌上,我笑着跟父亲说:“爸,边换了我姐你倒是自在了,就怕你到时候被榨干了”。 父亲只是笑,似乎当着两个女儿不太好意思说的太骨,姐姐倒是毫不在乎,手把父亲的左手拿起来放到自己的上,还帮着父亲了两下,笑道:“爸,小惠这是馋呢,怎么样,小惠,还想再看?” 我心跳倒是有些加快,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偷看和他们主在我面前表演可是两码事,我一时不知道怎么答复,姐姐眼睛看着我,右手把父亲的头往下按到自己的房上,父亲下意识的吸吮,姐姐“啊!啊!”两声,听得我又是一阵心悸,我下面似乎又有些,刚才就没发出来,这会正想着干脆看着自出来算了,谁知道姐姐看这我调皮的眨了一下眼,就把屏幕给关上了,像是说你就自己想像吧。 我也莞尔一笑,就是姐姐也是害羞,我也没了自的心思,出去照看鹏飞,收拾屋子去了,不过当晚我可没放过姐夫,那晚上我仿佛有着无穷的力,脑子都是父亲握住姐姐的腰冲刺的画面,姐夫做了三次,加上手指和舌头,让我高潮了五次,第二天我腰腿酸,路都有些走不了,觉真的有些纵过度了。 不过姐夫这么卖力也是因为要外地出差几天,想着要好多天见不到面,自是要多享受一番。我自己带着鹏飞倒也没什么烦的,姐夫也代我有什么事就给石叔打电话,我反正就是看孩子追剧,顺便给自己也好好补补。 石叔到这边来的很少,一个月也就两三次,都是看看大孙子,放下点钱就走,饭都很少吃,他工作也忙,我跟他流也少,倒是苏老师有时间就会过来陪陪我,不过我俩的话题实在太少,倒不如我一个人自在。 姐夫走后的第五天,我接到了小启的电话,说是来北京培训了。这件事我倒是早知道的,就是小启体时间一直没有定下来。听着他话语中的欣喜,我心里也暖洋洋的,我对小启有一种很复杂的,既有姐弟的亲,又有一些如妻如母的觉,就拿他结婚这件事,我一方面有一种作为姐姐的如释重负,觉得那时候才算真正完成了母亲临终的托付;一方面也有一种如同母亲般的自豪,看着他朝气蓬的模样我认为有我很多的功劳;还有一方面就是作为“妻子”的妒忌,小启是我的第一个男人,这一点永远改变不了,不论他是不是我的亲弟弟,我们生命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是属于彼此的…… 不过这么一来,一个我极为不愿意面对的问题也出现在我的面前,那就是我在姐夫家照顾鹏飞这件事。 我跟大哥和小启联系很少,最多的除了姐姐就是春晓,如果姐姐在家里那也没什么,但家里就剩下姐夫跟我孤男寡女,姐夫和小姨子这么听起来换了谁都会往哪方面想,但谁也没有跟我聊天时提起过,或者说都在刻意的回避。但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有一丝尴尬,但事实都有了,也只能这样了,毕竟也没法解释…… 说回小启,我俩自从他跟刘洁决定关系后就从来没有再上过床,当然不是我俩不想或者默契的决定结束这层关系,而是没有机会! 不过小启跟我就算打电话也没有聊这方面的事,应该说都很谨慎,或者说小启也成熟了,知道有些事自己揣着比说出来要好得多。毕竟很多烦都是从多嘴开始的。另一方面小启跟刘洁很恩,马上就要结婚,如漆似胶的,所以我俩也没有刻意的去创造什么机会。 他在电话里说明天一早就到,先去酒店安置,晚上报道,后天开始培训,因为是封闭式的,在完事之前就明天一天的时间,要把刘洁给我捎的东西送过来。我自然说可以,把地址跟他说了,电话那边又换了刘洁,我这个弟妹声音是真好,就是在电话里都那么悦耳,想起那时她那婉转娇嗔的叫床声,我心里竟是的。 聊了一会就把电话挂了,我从冰箱里取出冷冻的,准备明天给小启做点好吃的,说实话,当时的我压根没往事方面想,对于小启我的是很复杂的。 第二天小启提着大包小包从出租车上下来,我抱着鹏飞在楼下接他,听他说自己的行李都放在宾馆了,这些都是给姐夫和我带的礼物和一些土特产。等进了门他也是累的不轻。 时间已经过了下午一点钟,我忙着把饭菜端上来,小启一边吃一边跟我聊天,当听到我说姐夫出差了的时候他眼睛一亮,就说那今晚就住在这边,我白了他一眼,给他菜,他一看我的样子就知道我同意了,笑的更欢,还让我给他拿了一瓶啤酒。然后都是问他一些生的事,他现在跟刘洁住在他们的新房里,是刘洁父母给准备的,父亲给的装修费,等小启这边入职了就结婚,看着小启一边狼虎一边侃侃而谈对新婚生的憧憬,我倒是有些慨,想起当年那个半夜跑到台偷用我的内打飞机的鬼样子不禁一乐,小启吃喝的痛快,也没理我。 吃饱喝足了让他帮我看着鹏飞,我自去收拾,从厨房出来看到他正抱着鹏飞看电视,我就把带来的那些东西整理归置,忙的我倒是一头汗。 不一会小启就叫我,说是鹏飞睡着了,我过去抱着他放到小床上,给他盖好小被子轻轻的关上门退了出来。紧接着就觉腰间一紧,被小启抱起来转了两圈,我笑骂他不老实,他亲了我的额头一下,拉着我往浴室就走,说自己一臭汗,要跟我洗个鸳鸯浴。 【未完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微软模拟飞行】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