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30ML粉底液飞机被没收了】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24)

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我的乱伦轶事】 (24) 作者:xhg0072021-8-30发表于SexInSex 说是拉着我去洗澡,还没到门口就把我给扒光了…… 小启的急切和热也在慢慢点燃着我:“姐,我可是想死你了,这都多长时间了,好几次我都梦到你了”,他的双手急躁而有力的游走在我的全,我被他带着也一起帮忙他的衣服。 “臭小子,都有老婆了还真么急齿白咧的,刘洁还不够你消受的?”小启的材比起以往记忆中要结实一些,竟然有一些肌块,看来这小子有健,不过说实在的,我对肌块并不是特别来,春晓当年跟我说悄悄话,说大哥的腹肌着就让她心潮澎湃,我也过,倒是没啥觉。反而像姐夫这种光的我觉得挺舒服。 小启一边与我接一边放开我的嘴说两句:“那怎么能一样?姐,你现在材怎么这么好,觉你子又大了,着真舒服”。我想说话却没机会,小启的如同以往那般,粗野激烈,但我真的有些迷醉,那种强烈的索取让我根本不舍得离开他的双,下面也觉有了反应。 终于小启放弃了我的舌头,嘴的,他低头一边用双手托着我的房,一边来回吸吮着我的头,不一会我就觉得头变得硬硬的,喘息着说道:“舒服你就多吸一会,看你这毛猴子一般,就知道欺负你姐,你……啊!轻点”。 小启的右手开始我的下体,一看漉漉的,竟直接把中指捅了进来,我又又,立时娇嗔起来。他似乎有些发急,看我下面透了,三两下把内掉,我也没来得及看看他的是不是又变大了,他就把我的子转过来,按着我的脖子让我扶着墙,就觉得他的头在洞口磨了一下,一下子就进来,我和他都“嗯”了一声,两人都在喘着粗气停在那里,似乎都在受对方生器的模样,毕竟算是久别重逢了。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觉道内的要比印象中更加的雄壮,此时道里的壁似乎在慢慢的适应侵入者,不停地去包裹和吸吮,小启左手着我的,右手在整理我的头发,在我耳边轻声说着:“姐,下面还这么紧啊!怎么样? 我是不是比以前要强壮了?“我点点头,说着:”是比以前大了点,看来刘洁照顾的你不错啊,嗯……嗯!轻点,啊!慢点,嗯……“他开始了,一边抽送一边说着:”姐,我太想你,先让我一次,我是不知道我有多想你……“小启似乎被与我长时间的分离憋着了,也不再说话,就想着先进来一次,今天不是安全期,但我也不愿意让他扫兴,家里也有备的避孕药,就咬紧牙,扶着墙任他抽。 他也不讲究什么技术节奏了,就抱着我的腰使劲的撞,那觉太粗野,我的快没有那么强烈,但心里被他燃起来了,我压抑着声,也就是七八分钟,小启低吼着把进来,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道壁受着那丝,心里也有些觉得刺激。 小启着我的后背,等到了被挤出道才把我转过来抱在怀里亲,我到大腿上有什么东西流过,知道是他的,便抱着他往浴室门口蹭,他一边走一边在我耳边说着:“刚才有点发懵,觉真有点不真实”。 我打开洒,等水温好了就跟小启一起给对方洗澡,两人就是笑,也没开口说话,一对上眼睛就发笑,我心里暖暖的,温的给小启洗头,小启也没手脚的,就是把手放在我的腰上让我贴着他,我们两人都很喜欢这个氛围,等洗完差不多用了半个多小时。 安静的互相擦完子,臭小子不时的挠我,咯吱我,我笑着扭着子逃开,引着他进了姐姐姐夫的卧室,他一下子蹦上去仰面躺着,指着姐姐姐夫的相片,笑道:“怎么也想到会在他们的床上做,快上来”。 我也爬上床躺在他的臂弯里,他的小弟弟已经起来了,但他没有着急做,似乎想要跟我聊聊天。诉一诉相思之苦,我也喜欢这会的氛围,两人赤相拥的聊了会对对方的想念,又聊起家常来。 “小启,跟姐姐说说刘洁家的况,你跟你未来的老丈人和丈母娘相处的怎么样?不会吃气吧?” “没有,刘洁父母都很好,我那岳父是一家国营公司的办公室主任,为人谦和,丈母娘在一家医院的人事科,两人对我都不错,将来我结婚时你见一见,就知道了。刘洁现在考了公务员,在街道办事处,也不累,总之都挺好的,你放心就是” “刘洁小姑娘是挺好的,跟大姐聊天时见过她好几次呢” “是啊!自从大姐去读研,,刘洁有时间就过去找她玩,也不知两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的,我才见了大姐两三次而已”。 “这你就不懂了,两人的共同语言多啊,就跟我和春晓似的。对了,大嫂应该出月子了吧,也没机会见见她生的那对龙凤胎”。 “爸去了一趟,给了一笔钱,总之高兴的什么似的,等有机会我们一起去看看就是,唉!姐”,小启了我额头一下,低笑着道:“问你个事,你可别急”。 我看他一脸坏笑,也笑着用手指在他上画着圈道:“又有什么坏心眼,快点说”。 小启手着我的子,趴在我耳边问:“你跟姐夫是不是?”我被他息喷的耳朵,抬起头看着他:“就想知道这个?怎么?你想我跟姐夫发生点什么,还是不想我跟他发生点什么?”小启嘿嘿笑着:“姐夫又不是外人,大姐都不在意,我有什么不乐意的,跟我说说,姐夫怎么样?”我拍了他脑门一下,多少有些害羞:“咱们这个姐夫厉害着呢,就在这个床上,把我和大姐都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怎么样?是不是想听这些?”小启我子的手力度大起来,说着:“姐,你现在的样子太浪了,让人看着就像日,想来姐夫也让你榨干了不少,今天我帮帮忙,把你收拾了,回头姐夫还得谢我呢”。 我被他的又疼又爽,也跟他调笑:“就凭你?还想收拾我,以前那次你不是被收拾的那个”,我一边调一边握住他硬的跟铁似的,一使劲,他嗯了一声,我撸了两下,笑道:“让我看看你从刘洁那练了什么功夫,别就脚虾一个”。 小启被我拱起火来,一下子站起,把我拉的坐起来,把塞到我的嘴里,低声道:“浪的出火,我让你看看我的长进,会你可别求饶”。 我喊着他的,任他在我嘴里抽送,他的长度跟以前没什么变化,也就十四厘米,但是比以前粗了一圈,也变得发黑,应该是没怎么闲着,看样子跟刘洁也很和谐。等他觉得够了,就让我躺好,跪在我前,把我的两条腿扛在肩上,磨了两下,一看早就了,就扶着了进来。 这一次他开始控制节奏了,六浅一深的样子,速度不紧不慢,打定了主意要把我送上高潮,我俩彼此是知根知底,对方的生器都熟悉的不能再熟悉,尤其是给对方破处的人,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牵绊,我放松的承受着他的冲击,他知晓我体反应是什么样子,我喘息声的变化,我体颜色的变化,我额头汗水的程度,都在向他无比熟悉的表明我离高潮还有多长的距离。 我看着他的眼睛,我在床上太了解小启了,他要我在他的下登上顶峰,这对他来讲比他自己高潮都让他足,所以我闭上眼睛享受着每一丝快,我不会去可以的压制我的,去控制我的作,我会无比自然的,极为新任的把自己给他,他和我都知道,我会在他不紧不慢的抽下慢慢变得大汗淋漓,我会着颤抖躯,我会想要去一直逗弄着我的他,让我不到他的嘴,我的双手会慢慢的去抓住我能抓住的任何东西,我会不停的扭躯,最后在嘶哑的中绷紧颤抖,下面紧紧裹挟着那根让我又馋又的,最后认命般了洪水,温的包围着它。我会微张着嘴,迷离着双眼,任凭他一脸足的看着我… … 等我全的直觉回来了,小启会双手与我十指相扣,我屈起的双腿尽力的分开,他把我的双手压在脑后,膛压在我的子上,下面开始发总攻,没有什么节奏,就是一味的四顶乱冲,最后吸着我的嘴到我的道里,以往我都会无比温的着等他最后的高潮,今天确是失误了。 这两年他确实是成长了,他在自己冲刺的阶段竟然顺道又把我送上了第二次,我双手双脚死死的缠在他上,两人一同达到高潮的瞬间实在太美妙了… … 一晚上做了三次,第二天一早他要去培训,因为时间关系又来了一次五分钟快速,把我肏的一汗,他倒是神清气爽的走了,再见面就得等到他培训完毕了。我抱着鹏飞送他上出租车,心里面竟是有一丝不舍。 接下来一个多月也就那样,我跟姐夫算是事上亲无间,我的经历都用在照顾鹏飞上,这小子倒也省事,闲了我都是跟姐姐视频,跟春晓煲电话粥打发时间。姐姐课程忙碌,春晓自己两个小家伙就够她忙的,不过听小启说后天就该回去了,姐夫便给家里买了些礼物,头一天晚上又让我准备了几个菜,要跟他这个小舅子一醉方休。 我家里这些男人都是好酒的,排个位次的话,我未来的丈夫当仁不让的第一,只不过他一般不喝酒,除了需要喝的时候,但他酒量极大,五十多度的白酒一斤半不耽误正事;接下来就是大哥,在军队磨练出酒阵上的杀气,一般人光凭架势就能吓退,一斤白酒也不至于走形;第三位就是姐夫,觥筹错应酬出来的,七八两算是常态;第四位的椅就是父亲坐了,半斤打底,往上浮多少看心; 第五位就是小启了,三两酒下肚,脸就红了,一激来瓶啤的,直接就懵了,还不如我呢。 不过我还是做了几个小启吃的菜,当着姐夫的面小启自是老老实实的,就在那陪着鹏飞玩耍,酒喝的倒也尽兴,姐夫是酒场老手,说起话一套一套的,小启哪里听过这些,一激整下去半斤酒,还没吃完饭就睁不开眼了,我一看,忙让姐夫把他扶到我床上去睡了。 跟姐夫聊天看电视,一看小启睡熟了。只能给他在床头放了一杯水,怕他半夜醒了,鹏飞的小床搬出来放在客厅,等他睡了。姐夫又开始不老实起来。知道他喝了酒,兴致高,但小启就在那边睡,我有些担心,姐夫酒劲正足,虫上脑,哪里管得了那么多,抱着我进了卧室。 刚开始我害怕小启惊醒听见,毕竟虽然他也知道我跟姐夫有了关系,但当着他毕竟不好,可是姐夫酒后状态神勇,我实在被搞的生死,最后声也大起来,彻底投入了进去,最后被子都给蹬掉了,把全部进我体内后姐夫多少知道真躺在一张床上不好,起拿了毛毯去沙发上睡了。 我被搞的体虚乏力,大汗,今天是安全期,被内也没什么,我有些迷糊,在姐夫的呼噜声起来时我趴在床上也睡了过去。 忽然间惊醒了过来,原来是有人开门,屋里面黑乎乎的,我以为是姐夫,心想这大半夜的总不会又想要了吧? 不对,客厅里姐夫熟悉的呼噜声传进来,我心里一紧,马上想起来小启在家,心里刚放回一半,又提起来,这小子了过来,还带着酒气,他过来蹲在床边,手了我的后背,低声道:“姐!姐!”我低声道:“你要死啊!就不怕你姐夫听见?快回去”。 小启似乎很急切:“姐夫喝多了。你听听睡的多死?姐,我可是被你们给吵醒的,我也不想过来的,但实在是憋不住了,好姐姐,快给我一次,明天回去又不知道得多长时间见面”。 我不敢作太大或者声音太高,只是想让他快些会去,小启似乎着了魔,非要搞我,其实也不愿他,在酒店被关了一个多月,今天喝了点酒又听见我俩在这边颠鸾倒凤,这点酒劲壮着胆他是管不了那么多了。 这个冤家!刚才姐夫跟我做就算被发现那也没什么,本来嘛,自我来到这里就不在乎跟姐夫传出风言风语,虽然这边也没人认识我,就算刚才被小启听到我也没什么担心的。但小启不同,这是我亲弟弟,这要是被姐夫知道了我还不,我跟父亲和小启在一起我从来没有觉到愧疚或者大逆不道,但我对安全的注意是近乎严苛的。对外,从来都是在我认为百分之百安全的地方;队内,我绝对不会搞出孩子来。只是这一会小启已经要爬上来了,我可推不他,再说弄出静可了不得。 我没办法,低声道:“床上不行,有静”,刚说完我就觉得这句话怎么这么熟悉? 我自己爬下来,们已经被小启关上了,能清晰的听到姐夫震耳的呼噜声,我跪在地上,上半趴在床前的脚榻上,撅起示意小启上来。 小启看来真是火焚,他本就只穿了一件内,这会把内了放在我的背上,扶着就要,我忽然间想起什么,忙回头想起来,小启以为我不答应了,有些发急,两手按着我得腰不让我起,我这会已经适应了光线,轻声跟小启说道:“你姐夫进来的还没清理呢”。 小启的眼神很亮,他听完根本不在乎的把我的两条腿分开一点,在洞口一磨直接了进来,里面还有姐夫的,的很,小启的真硬啊!我舒服的一声,声音不小,吓得我俩一惊,不过姐夫那边一切如旧,小启忽然把我的头发往后一拽,接着我就觉他在往我嘴里塞什么东西,我下意识的含住,酸咸,是他下的内! 我却没心思吐出来,因为小启开始抽了,我一想到道里还有姐夫的,就双腿发,子也没了力气,小启似乎也激起来,左手按着我的脖子,右手着我的后背,一下一下的顺畅无比的抽着。 又害怕又紧张又刺激,我下面也不知道出了多少水,都能听到细微的“吱吱” 声,我咬着小启的内,拼了命的不发出声音,只有鼻子微微的嗯几声,小启似乎也竭力不让撞击声太大,但啪啪的撞击部的静还是让我提心吊胆。 我瘫的趴在那里,也不知他肏了多久,因为我一直在担心分神,也就久久没到高潮,小启似乎也状态极佳,就觉得道里那越来越硬,哪有要偃旗息鼓的意思,第二天电话里小启告诉我他也想急着出来,但越急越是不行,把他憋的也难受的不得了,不过听他电话中的语气倒是怀念的很…… 我这么小心是有用的,姐夫的呼噜声断了,我猛地抬起子,用手撑住小启的膛,小启也停下来,我忙往床里面指了指,小启放开我急急的爬到床里面躲着,我轻轻的爬到床上躺下,万一姐夫开门进来我就起把他拉到外面,说什么不能让他看到小启才是。 听静姐夫是去厕所,一会就是冲水声,又踢踢拉拉的一阵走过去,似乎又躺到了沙发上。外面又安静下来。 我这时候才发觉自己的嘴里还含着小启的内,赶紧吐出来,着都让我的唾浸透了。我听到小启又爬起来,知道他也想上床,我赶紧阻止他,黑暗中他的斜刺冲天,看着杀气腾腾,我下面一,便让他躺在地板上,自己扶着他的坐了下去。 姐夫这会正在慢慢睡着,还很惊醒,不能出来一点静,我也不大起大落,只是晃着自己的研磨,不过这样实在是太舒服了,道似乎在不停的吸吮按摩般,想着让那赶紧释放出来,我能到下面在不停的出水,小启的似乎也触及到了我的心,那似乎慢慢往四周传播开来,到了骨子里,我慢慢的摇着骨盆,小启也舒服的闭着眼睛,手握住我傲然挺立的两个子,我看着在他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的房,子一震酥酥的震颤,牙都要咬痛了,我又把床边小启的内塞到嘴里,使劲咬着,在姐夫的呼噜声又起来时我也登上了顶峰,的趴在小启上。 第二天小启电话中说我当时子抖的厉害,他本来也想安我一下,但是看到我嘴里含着他的内,直接把他点燃了。 小启没让我缓过来,他坐起来挪着我的腿,把我放到下,自己男上女下的爬下来抱着我的肩膀使劲的肏弄,我当时大汗淋漓,只把自己的鼻音控制住,其他的就不管了,也不知道他了多少下,最后咬着我的肩膀进来时,我总算是舒了一口气,对于这种吓死人的我可不想来第二次,以后再有这种事我得提前锁好门了,真要被发现了可怎么得了? 小启虚般在我上怕了好一会才起,抽出我嘴里的内,把我抱到床上,自己悄悄的回去了,姐夫的呼噜声倒也均匀…… 中秋节的时候姐姐回来了,抱着鹏飞就不撒手,鹏飞乐呵呵的,已经会叫妈妈了,姐夫一脸期,不止一次在我耳边暗示过相让我姐妹俩一起伺候他,我只是笑笑,我不支持可也不反对,说实话跟父亲三人行的时候给我刺激最大的反而是姐姐的体和气息,想想那时候的激涌,心血沸腾的场景,我也有些心。 但这事还是得听姐姐的,他的老公,我可不愿意越俎代庖,就笑着说:“你要是有本事让我姐答应了,我是没什么意见,对了,姐夫,你告诉我,你上我床这事是怎么跟我姐汇报的?”姐夫嘿嘿笑道:“这有什么好汇报的,当初你姐让你来这边的时候我可是不同意的,说对你一个大姑娘不好,你姐就说我心口不一,我说我可把持不住,你姐就说只要你心甘愿她才不管我。你啊!就是你姐拴我的缰绳”。 我狠狠的睬他一脚,看他呲牙咧嘴的样子笑着道:“让你得了便宜还卖乖,等着姐姐收拾你吧”。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30ML粉底液飞机被没收了】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