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原神刷矿】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26-27)

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 【我的乱伦轶事】 作者:xhg0072022-1-29发表于SexInSex (26) 中午小启一家子又来陪着吃了一顿饭,下午父亲跟大哥就都要回去了,姐夫跟孩子要在这边陪大姐到周末,我却是要跟着大哥回去相亲了。 我那年25了,在县城都算是老姑娘了,家里就剩下我了,说不急那也是假的,尤其是家里的亲戚问起来就很让人厌烦。当然,我的急切主要是心理上的一份需求,或者说一份归属。体上这几年倒是被滋的很好,父亲,小启跟姐夫都不止一次的说过我现在嫩的出水,也不知道说上面还是下面…… 所以这次大哥说春晓给我介绍的对象还不错,全家一致同意让我回去一趟,相完亲再回北京。我虽然嘴上嫌着烦,但心里也想着去一趟也好,就算不意至少看看我那侄子跟侄女,我也挺想春晓的。 小启送我们三个到了火车站,我跟父亲和大哥登上火车,人也不少,父亲比我们提前一站在县城下车,座在另一个车厢,我跟大哥要到市里,就坐一起,一路上大哥除了说一点孩子的事就是聊春晓的表哥,对于我去北京这事他倒是一次也没提过。 当初道北京的事就跟春晓说了,大哥自然也就知道了,但他从来没跟我说过这事,我去姐姐家里带孩子,跟姐夫住在一起,说是没什么外人也会腹诽。这事本来就是姐姐跟父亲在床上商量的,父亲自是知晓其中之事,说实话,现在的我在父亲的眼中,不知道先是一个女人还是先是女儿,只不过我们之间的确实要比父女亲更要浓厚,像是还有一层人的关系;小启当年跟他通电话时就笑了,说我这是羊入虎口,他有了老婆后对我的占有就没以往那么强烈了,以往他一听我要相亲就会愈发的“欺辱”我,恨不得搞得我死去来,现在倒是把我和姐夫的风流事当成了跟我调的手段,压根不觉得有什么不合适的,以我的觉,与其说他当我是姐姐,不如说是把我当成了能够倾诉和“深入流”的友;姐夫就不用说了,我在他眼里就是…… 而大哥,明显对此有些避讳,压根不会谈我在北京的事,每次我们聊起他也会岔开话题,要不就不接话,我能隐隐觉他对这事觉得不合适,虽然他肯定不知道我跟姐夫的关系,但他还是觉得不合适,我也没法说什么……我昨天晚上被父亲折腾的厉害,就加上这两天一直坐车,我聊了一会就靠着大哥睡着了。 到了县里的车站父亲过来打了个招呼就下车了,说我要是相完亲有空就回家一趟。等我们到站天就已经大黑了,我跟大哥打了一个出租车就往家赶,倒是迫不及想见见春晓她们娘仨了。 见到我春晓自是开心异常,而春晓生完孩子后倒是养的白白胖胖,比原先得胖了一圈,那对龙凤胎我是稀罕的不得了,大哥的岳母也在这边帮忙一起照顾孩子,等我逗完孩子,春晓跟她妈就迫不及的跟我聊起这次给我介绍的对象来。 我未来的丈夫是春晓二姨家的表哥,叫赵华。今年二十八岁,是县里初中的一名教师,然后各方面一通说,天乱坠,云里雾里,反正都是好话。我只是笑着听着,点头同意明天见一面。 晚上大哥去睡沙发,两孩子跟春晓妈在一个屋,我跟春晓睡一块,两人想多聊会,多亏我在车上睡了四个多小时,否则恐怕真没什么神。到了床上我就跟春晓笑道:“行了,给我说说吧”。 春晓自然知道我问什么,说道:“我表哥离婚这事我也听他说过,我那个表嫂个很强势,家里条件也好,当初两人谈恋时都挺好,结了婚不到两年就老是吵架了,幸好还没有孩子,就离了婚,体的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我表哥人真的很不错,人也厚道,我还能骗你?又是个老师,明天你见了就知道了……”我也累了,聊着聊着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见到了人,人长的很周正,浓眉大眼的,因为是老师,说话办事都很周到,他跟大哥也认识,聊起来很轻松,总的来说第一觉还不错。后来听赵华说,他看我第一眼时也觉得挺好,所以一起在大哥家吃了午饭,气氛也算愉快。饭后我送他出了小区,互留了电话,也算都同意再了解一下。 我们俩都不是那种一见钟的,刚开始赵华发短信都是早中晚固定的时间,我也来一句回一句,总之都想着慢慢来吧。第二天一早我准备回老家一趟,春晓还买了不少东西,大哥店里忙,我就自己大包小包的坐火车回去了。 父亲开车来车站接我,一路上一直问我那个赵华的况,我笑着问道:“怎么,现在开始着急我的婚事了?” 父亲笑道:“你爸我总有老的一天,得给你找个依靠不是?就是这小子是个二婚,我有点不放心”。 看着父亲近年来难得的一次成为了一个父亲的角色,我拍着他的大腿笑道:“八字还没一撇呢,聊着看看吧。不过爸你这会服老了?那晚上可是生龙虎的紧啊!” 父亲似乎没料到我这么说话,那一丝惆怅瞬间消散,也出右手摩挲这我的大腿,笑道:“去了一趟北京倒是起来了,回去再收拾你”。 我看他被撩拨起来,也起了兴致,手了一下他的下面,转头凑到他的耳朵边上说道:“你可得好生锻炼,我没嫁出去之前还得靠老爸呢……”父亲的耳朵明显红了起来,我都能觉车速也快了不少,父亲似乎很不得马上到家。 提着大包小包进了门,刚想喘口气,父亲就把我抱住了,那晚在酒店虽是尽兴,但总是在陌生的地方,不像在家里这般放松自在,我也有些兴起,直接在客厅就扒光了衣服,父亲着我的全,,吸,舔,咬着我的全,直到我觉整个被烧起来,他的才了进来,我着,喘息着,缓过来才发现我已经躺倒在餐桌上,冰凉的桌面我都没觉到,只受着下面汹涌的快蔓延开来,父亲抱着我的大腿,奋力的征伐,我着自己挺立的双等着高潮的来临,等着父亲的子冲进我的体…… 余韵过去,我起看着坐在沙发上喘息的父亲,笑着过去跪趴在他的前,胳膊放在他的大腿上,笑道:“都被你搞的糊涂了,老爸一点都不老,看着家伙还糊糊的”,我把他的含在嘴里舔起来,父亲手着我的头发,等我舔干净了,才说道:“好不容易回来,给我炒两个菜,我可是想你的手艺想好久哎呦!” 我娇嗔的咬了他一口,心想还想着安他一下,这会完事就想着吃了倒是!不过我也有些饿了,便起去做饭了。 晚上父亲把我按在床上肏的兴起,郁闷道:“当初真不该答应让你去北京,要不然像今天这样吃得好玩得好,唉!” 我一边一边回头看着他笑道:“还不时你被姐给拿住了?你也不想想去找大姐的时候,我看你那劲头比毛头小伙子还起劲呢”。 父亲“啪”的拍了一下我的,我又是闷哼一声,父亲道:“关键跟你姐每个月见四次,偶尔还不能办事,我这两年被你勾起来,实在有些不尽兴啊!” 我受着父亲的冲击,笑道:“那也好,省的你尽人亡不是?再说我姐俩被你跟你女婿轮流肏着,你不是觉更来劲?” 父亲又是拍着我的,也不说话,只是用回击着…… 在家呆了两天我就赶回了北京,毕竟我还有工作。跟姐夫之间真就如同夫妻一般了,至少在事上如此,一直到年底,我都是一边在怀里照顾鹏飞,在床上照顾姐夫,姐姐就回来了一次,不过也没有圆姐夫双飞的梦想,而我其余的时间倒是跟赵华联系的越来越频繁,聊得越来越多,他毕竟结果一次婚,对女人没那幺小心谨慎,反倒让人觉得轻松,聊得也越来越多,最后慢慢的我也会主跟他联系,煲电话粥越来越多。最后跟他约好年底见! 不过我想大家对我俩的进程不会太在意,其实就是跟大多数到了年龄相亲结婚的人一样罢了,互相觉得都挺合适,我觉得他工作稳定,又是春晓介绍,知根知底,他觉得我还算清秀,格不错,慢慢的就走到了一起罢了。没有轰轰烈烈,婚后才知道对方的缺点也一大堆,但那是结婚后的事了…… 年底姐姐二十二放假,我二十号就回了家,姐夫折腾我一晚上算是送别,我抱着又沉了许多的鹏飞亲了两口,才提着行李箱上了火车。这一次回家跟赵华的关系有了实质的进展,倒不是有了关系,而是互相见了双方的家长。 赵华父母都是农民,是一个小山村,家里有三十亩果,那都是结婚时我才见识到的。我第一次见我未来的公公婆婆还是在大哥家,年后走亲戚时我被春晓骗过去的,我跟赵华的家庭关系挺有意思,我父母都是高中教师,算是知识分子,但我就是高中毕业,无业游民,他父母是山村农民,他却是中学教师,莫名的有些合适…… 我知道大家都想看我怎么和赵华的第一次,其实我反而提不起兴致,第一次算是水到渠成。是我又回北京照顾鹏飞半年后,回来定亲时,两人有了第一次。当时我竟然很紧张,似乎因为对方是我的未婚夫的原因,他也很兴奋,似乎对我的体很意,两人在那一晚之后关系和也有了升华,男人跟女人拉近关系,道真的是不二法门。姐姐自然也不会再让我回北京,要在家里嫁才对。 我俩那段时间有机会就见面,因为在不同的县城,他住的是学校宿舍,因为订了婚才买了新房,正在装修,父亲给出的装修钱,我俩自是谢。 而一旦要结婚了,我在很多方面开始有了转变。第一就是心理上确实有了归属,那是一种自己要真正成为一个新家庭的一部分,不知不觉间我觉得自己应该更加成熟才行,考虑问题要更加的周到详细才好;第二就是一种为人妻子的责任,以前种种说实话,我真的没觉得自己或者无耻,我觉自己或许就是自制力差一点,但跟父亲,弟弟还有姐夫真的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错处或者罪恶,相反,我很喜欢他们在我上得到那种释放后的轻松和愉悦,我自然也得到了藉,父亲如今越越年轻,小启家庭美,姐夫跟姐姐恩如常,我都很高兴,但现在我马上要结婚了,我忽然觉到这种关系再这样发展就不太好了,因为我要有丈夫了…… 这跟姐姐不同,当初姐姐跟父亲卖出那一步归根结底在于姐夫的不忠出轨,而如今我结婚后再这般毕竟对赵华也不公平。我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姐姐,我坐车到了姐姐的学校,跟姐姐长谈一番,姐姐听了后支持我,觉得是不应该这样继续下去了。得到姐姐的肯定后我坚定了自己的想法,是该结束了…… 我跟姐姐说下午去省城的广场转转,姐姐有功课自然不能陪我,嘱咐我自己别逛的太晚就忙自己的去了。我在公车上给小启发了短信,我俩小半年没有见面了,都是电话里聊几句,他现在成熟了许多,跟刘洁仍在蜜月期,打算过两年再要孩子,想着多点两人世界的时光。自从去年在北京度过那一晚,我俩就发生过一次关系。 还是过年的时候,大哥因为孩子太小,自己回来呆了一天送了点年货就回去了,小启两口子回来陪父亲过年,四个人也算热闹,虽然我跟刘洁聊不到一起,但打打将说一说彼此小时候的事也是不错,而小启回来后自然对我起了心思,只不过刘洁跟他一直形影不离的,他根本没啥机会,只能暗戳戳的瞅机会我一下,我也乐的逗他,有机会就撩他一下,眉来眼去间也算有些趣。 不过初五那天,父亲出去应酬饭局,刘洁有点冒,家里的冒药不多了,晚饭刘洁也没吃多少,我就想着去给她拿点药,小启也站起来说自己吃的有点多,想着出去走走消消食,正好陪我一起去。 天色已经黑了,我俩走出小区,一路上小启说着有的没的,我买了点常备的冒药出来等回到小区楼底下,小启却拉住我没让我上楼,往里面的贮藏室走去,每家每户下面都有自己的小贮藏室,放一些没用的小东西或者电车之类的。 我一看就知道他想什么,本来不想去,但楼里都是熟人,拉拉扯扯被看见了更不好,便只好由着他,他拿出药匙开了门,把我拉进去,正要去开灯,我一把拉住他,这个点有光线透出去可不好。他一看我不让他开灯,也不坚持,反正他的目标在我上。 隔着厚厚的羽绒服,抱着也没啥触,他急急的过来,我应付着,他一边吸着我的舌头,一边拉开我的羽绒服拉链,又从毛衣下面进去,冰凉的触让我哼了一声,全起了一层皮疙瘩,他也不管我,楼德我更紧,右手熟练地绕到后面解开了,这才握住我的子搓起来,作一气呵成,亏得他这么熟练。 等我把他的手暖热了,也被他得有些喘粗气,他又从里面拿出来,解开我的牛仔的扣子,进内里面,已经有些了,这一个星期跟他相互撩,说不想他也是假的,等他的手指摩挲这我的,我已经开始激烈的回他了。 他似乎也有些急迫,左手下来开始把我的牛仔往下扒拉,冰凉的手和暴在空气的让我又是哆嗦一下,他也知道不能久,把我转过来,我自觉地撅起,双手放在墙上,他悉悉索索一阵,那根熟悉又坚硬的就了进来,两人都一声,但都压抑着。里面可不隔音,真弄出静还了得? 他慢慢的抽起来,似乎在体会那温暖的妙处,没有什么静,除了偶尔碰到的声音真的寂静无比,我俩的呼吸声都在克制,只是越是寂静内心里面却越是激,快没有那么强烈,却在慢慢的,稳定的,不断地累计,我都能觉自己出了那么多的水,多到小启抽起来那么的顺,我的道壁上的褶似乎又那么有力,每一次都在吐裹吸,小启的呼吸粗重起来,他双手从我毛衣里进去着我的房,下面开始发起冲锋,我死命的咬着牙,寂静中只有显得清晰的撞击声和水渍声,那种又担心又刺激的觉让人发疯,小启也知道不是尽享受的时候,把双手拿出去放到我的腰上,开始不要命的冲刺起来。 那大力的“啪啪”声响起来,不管了,我只是死命捂住嘴,听天由命的等着小启的冲击,小启也有点发急,似乎越想越难出来一般,有那么两三分钟就累了,我能到小启的暴躁,一方面道里的早已硬的不像样,一方面又着急的没力气冲击,我一看他停下来,知道他累了,便拍拍他的大腿,直起子,转过来跪在地上,张嘴把那跟赢得不像样的吐进嘴里,右手握住它使劲的撸,小启手抓住我的头发,口中呜呜的,最后终于闷哼一声,了出来。 我大口大口的着,直到变,才站起来提上子,小启竟然有些腿发,我也觉得好笑,不过刚才我没有高潮,但心理上却觉得比高潮了还要过瘾… 我到小启公司附近的七天定了一个钟点房,小启说要半个多小时才能过来,我洗完澡,穿上睡袍躺在床上等他,他进门后看我的样子就笑了,一边衣服一边问我是不是想他了,来省城也不提前告诉他,我只是笑着,他想去洗澡,被我拉住了,我永远不会嫌弃他,我把他拉到床上,不让他毛手毛脚,让他躺好后,我把部对着他的脑袋,自己含住了他的,这种69式当年我们不知做了多少次,小启自然不客气,他还以为我发了,他卖力的吸吮着,我也使出浑解术,直到他缴枪投降。 我下他全部的,他也喝下我高潮的水,我们热起来,赤相拥,是意,我对他的那种疼远远超出了一般的姐弟,是母还是妻,或许都有,小启这时才觉出异样,放开我的舌头,用眼神询问着我。 我用手着他的头发,轻声道:“我跟赵华订亲了”。 小启眼神也和起来,似乎知道了什么,把头埋在我的前,闷声道:“姐,我你”。 我着他的头回应道:“姐也你”。 那一刻,我俩似乎真的有一种的东西在萦绕其间,我俩开始做,小启说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没说,我的心思有些飘忽,我在等着小启,似乎等他进我体里他的后,我就能带走他对我的那一丝意,小启做了多久也不知道,只知道最后我俩做完后全部大汗淋漓,当时的我们真的把它当做我们的最后一次…… 在姐姐宿舍住了一晚,聊了很多,姐姐跟我说了很多夫妻之间,婆媳之间的事,如同一个母亲在跟即将出嫁的女儿代种种,我笑着说以后你那里就是我的娘家,姐姐说这个自然,将来赵华欺负你你就告诉我,我来对付他! 第二天我就回到了家中,做了一桌父亲吃的菜,等着父亲下班回来。 【未完续】 (27) 父亲在饭桌上高谈阔论,今天似乎很是高兴,细问后才知道原来父亲升职了,成为了高三的年级主任。这对父亲来说意义重大,他一直以来属于那种典型的书呆子类型,钻营上还不如当年的母亲,本来打算一直熬到退休也就是了,没想到五十了还有升官的机会。其实这个年级主任也没啥大权力,但不用代课,每天还可以给高三的所有老师开会,这就让一辈子被开会的父亲立时兴奋起来。说的好听点是说对父亲这么多年兢兢业业教学的回报,说不好听点就是父亲终于可以过一过“官瘾”了。 他这么兴奋我不好意思扫他的兴,只是笑着给他菜,饭后他出去了一趟,回来就拉着我上床,翻云覆雨间看得出他是真的高兴,我都累得头是汗,趴在他上了,他都没有,升官发财真的是很好的“春药”,我的体被那种愉悦噬,内心却有点苦涩,但我还是配合着父亲的各种要求,当真是用了好几个姿势才让父亲痛痛快快的了进来。 我趴在父亲的怀里,用手指在他膛上画着圈圈,父亲畅快了才发觉我今天话特别少,用手着我的后背问我怎么了。 我笑着道:“爸,我结婚就要搬到那边了,家里就你一个人我们几个也不放心啊。上次大哥他们不也说让你赶紧再找一个嘛!至少家里有人做饭,不会显得空牢牢的不是?” 父亲接口道:“你结婚后我也就算是彻底没了心事,这些年难为你了,我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我手捂住他的嘴,在他口亲了一下,笑道:“这次来姐姐还跟我说,对我们姐俩来说,你是最好的爸爸,我们两个是心甘愿的,我们俩就是你这辈子的两个小人,爸爸是最好的”。 父亲呵呵笑了两声:“就你嘴甜,这几年你姐俩能接受我,让我觉得自己重生了一般。尤其是你,没你我都不知道这些年该怎么过来,不过等你结婚后,老爸我就不能在这么烦你了,你也得有自己的生,爸不能拖你的后腿,至于再娶的事,看缘分把”。 我把头埋在父亲的膛里,知道以后跟父亲的关系又要回到普通的父女了。 婚期定下来之后,我就搬出了父亲的卧室,回到自己跟姐姐的房间,因为周末的时候赵华会过来,自然会住在家中,晚上做时我竭力不会发出静,就怕父亲听到会觉得难受,我跟父亲真就没有再做,但每每眼神对视的时候还是有些心悸…… 乱伦的刺激无法形容,但生有它自己的规律。自从我跟父亲和小启聊过后,这份心思被我们深深的埋进不见天日的心底,之后的四年里,我们就是普通的父女,普通的姐弟,跟姐夫更不用说,只见了两次面都是在过年的时候,姐夫倒是还能跟我调笑两句,但也规规矩矩,应该是姐姐给他打过预防针。我的生中没有了这一份禁忌,因为我所有的热和心思,都被消耗在那琐碎繁杂的家庭生当中。 一个女人结了婚,要融入到一个全新的大家庭,真的不比爬上喜马拉雅山简单多少。 刚结婚时,我跟赵华度过了一段蜜月期,我们彼此对这个婚姻都很意,新鲜劲起来两人恨不得在一起,事上他是二婚,我也是床上老将,一时间水融,琴瑟和谐,好几次周末我们俩就在家里光着子赖在床上,吃饭喝水看电视都光着子,有了激就云雨一番,当时真的觉得幸福就是那个样子。 那段日子一过,随之而来的就是漫长的相处中出现的各种摩擦,这时候的摩擦不会升级,算是磨合两人的格,这一点我俩还算磨合的不错,我子温和,他经验富,也算顺利,都是类似家务作息之类的,无聊的很,但生中却重要的多,就不详细说了。他在初衷教学,我有干起了老本行,卖起了衣服。 然后就是怀孕了,一时间无所适从,第一个孩子是最紧张的,我俩都很兴奋,畅想着孩子的未来,等到我肚子大起来,店面也关了,躺在家里养胎,一时间家里的整个世界都围绕我转起来。 婆婆从老家赶过来照顾我,我也是这时候开始了绕不过去的婆媳生。我想了想还是不细说了,无聊又烦,说到底就是生习惯截然不同的两人,又是天然的对立关系,自然免不了磕磕碰碰,但我怀着孩子时就是天大的功臣,那个时候矛盾还不明显。 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叫赵子明。自然都高兴,出了月子之后,婆婆又照顾了一段时间,然后矛盾也就慢慢浮现出来。怎么说能,公公婆婆在我眼中即有着朴实和善良的一面,又有着小和固执的一面,朝夕相处必然要出事……赵华自然少不了受板气,总算熬到半年后,婆婆回了老家,我自己在家带孩子,这我清车熟路,那两年我所有的心思和力都在孩子上,赵华算是不错的,毕竟能够帮我分担一些,只是到了第四个年头上,我两人在自己都没发觉的况下,慢慢的没了做的冲…… 很不可思意,两人还是很好的,相处自然和谐,所有的事都商量着来,但就是在床上没有了做的激。这种觉很不好,我们也努力过,但都是了事,两人都得不到应有的足,我们都把这份不安压下去,全心放在孩子上,都想着或许是因为力都被孩子耗尽了,等孩子大一点或许就好了。 天地可鉴,我当初真的也是这么想的,我跟赵华婚姻生在我看来是幸福的美的,尤其有了这个可的宝宝,我们都很小心的呵护着彼此跟这个小家庭。 这四年的婚姻生我一笔带过,是因为我的经历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但姐姐的经历却要比我彩的多,刺激的多,也烦的多了…… 生下子明的第一年年末,我跟赵华带着孩子回去看父亲,大哥和小启都没回来,姐姐跟姐夫倒是带着鹏飞回来了,鹏飞都能自己跑了,正是猫狗都嫌的时候,父亲仍然一个人,姐姐已经毕业回了北京,就职一家国企,遇还不错,姐姐能力也强,日后必然会更好。 姐夫跟赵华被我俩赶到大哥跟小启的房间,我跟姐姐又回到小时候一般,回到我们两人的小房间,除了我的床给鹏飞睡,我跟姐姐躺在一张床上轻声的聊着天。 聊着一些家长里短,聊了不知多长时间,旁边姐夫跟赵华呼噜声此起彼伏的时候,我开始问起电话里都不好意思问的事。 姐姐笑着掐了我一下,笑道:“你嫁人走了,老爸还能再放过我?在省城上学的时候他是有空就过来,打定主意只要有力肏我就不二婚,我这两年跟你姐夫上床也没有父亲多”。 我心里也是有些激,往事一幕幕涌现出来,心脏都跳得快起来,逼着姐姐跟我多说说,我俩不是一般的姐妹,是双胞胎,而且是跟父亲3P过的,所以姐姐根本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蒙着被子低声跟我说起来,声音中似乎也有些兴奋。 “你嫁人之后,父亲到我那里的时候还有些吃赵华的醋呢。一边干着我一边说以后再也没法肏你了,便宜了赵华这小子,越说越用力,我就笑他是人心不足蛇象,哪有成天惦记自己女儿的,老爸那时候床上功夫真好,我每次都被送上高潮,爸就说是你当初照顾的好,说实话,后来跟你姐夫做都觉得没老爸厉害” “老爸的胆子也大,又一次周末过去带我去看电影,还订了坐后排的侣座,光天化日之下搂着我的腰,搞得我想被包养的小三,看的是警匪片,结果等黑了没二十分钟,就拉开链让我口,也是人少,我吸的提心吊胆;晚上逛街都会找个没人的地方做一次,虽然害怕被人撞到,但也觉得刺激……” 絮絮叨叨的我也觉得兴奋,只是看到姐姐忽然言又止,我直觉上觉得姐姐有事瞒着我,便着她赶紧告诉我,姐姐寻思了半天,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跟我说了一件当时真的超出我预料的事…… 是刘洁。 当初小启就跟我说过,刘洁经常去姐姐学校找姐姐。我当初没觉得什么,毕竟刘洁跟姐姐两人聊得来,能玩到一块,所以经常找姐姐很是正常。 问题就出在这,那次父亲跟姐姐在一起似乎被刘洁碰上了,这也没什么,因为以往两人都会打电话约好,而这次刘洁自己跑过来了。以往父亲来看姐姐也跟刘洁见过,所以正常来说没什么问题。 但这次两人正翻云覆雨碰刘洁敲门打断,姐姐只能装作不在家,刘洁打电话姐姐就说自己正在学校的图书馆,让刘洁到图书馆找她,等刘洁走了两人才急急忙忙收拾利索,可谁知两人出门下楼就碰上了在旁边不知在跟谁打电话的刘洁… 我都能想象出当时的尴尬场面…… 刘洁倒是落落大方,跟父亲打着招呼,父亲应付两声落荒而逃,姐姐红着脸拉着刘洁又上了楼,也没法再遮掩,只能和盘托出…… 我都听傻了!这怎么说的,这事要是传出去还了得?不过看姐姐现在的模样也没怎么样,便继续听姐姐往下说。 姐姐也有些脸红:“当时我也有些慌了手脚,只是说跟父亲从小关系就好,后来母亲走了,父亲一个人很寂寞,错差走到了这一步等等。刘洁倒是表现的很沉稳,我俩关系本来就很好,说是妯娌,更像朋友,刘洁安我说她一定替我守住,毕竟是一家人,这种事遮掩还来不及,哪有外扬的道理,毕竟还有小启呢……” “不过刘洁很是好奇,最初有一些镇静,但一番畅谈后非要我给她详细说说,我一来跟她本就要好,二来也是没办法,就把当初你姐夫出轨,我抱孩子回家,吸器坏了等等的前因后果,除了你的事没说,其余都跟她说了。刘洁倒是也兴奋了,说没想到我还这么开放,这种只有小说里的事自己还能碰上,还是自己的公公和大姑子”。 “后来一段时间刘洁倒真的信守了承诺,父亲吓得够呛,不过听我说刘洁会保后他也放松了不少,不过好几个月他都不敢再来了,就怕再碰上刘洁”。 我心里想着父亲被吓的模样也觉得好笑,看着姐姐问道:“就这样了?刘洁后来没再提起过?” 姐姐点点头:“刘洁你也知道,是个知道轻重的,不过这事给她刺激挺大的,好几次为了保险我想把她也拉进来,只是想想小启就没好意思说出来,毕竟是我们的弟媳,总不能让小启难堪不是……” 第二天我找了个机会揶揄了一下父亲,父亲罕见的老脸一红,只说自己也没想到成了那样,后来小启回来两次刘洁也没跟着来,应该就是怕尴尬,这事确实有些尴尬啊!不过这事我可帮不上忙,只能想着刘洁看在小启的份上把这事永远埋在肚子里就好了。 不过姐姐回北京后跟父亲见面的机会就很少了,跟小启打电话时也没听出什么异常,这事小启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告诉我的,看样子刘洁倒是真的没说出去。而到了第二年的中秋节,我自然跟赵华回他们老家团圆,电话里得知小启带着刘洁回家了,我一想到他们两人见面后的尴尬就觉得好笑。 后来给父亲打电话,父亲倒是笑着说没什么了,本来他自己有些抬不起头,倒是刘洁主跟他开诚布公的聊了半小时,说自己能体谅他的处境和不容易,既然跟小静是你我愿,她也不会一直放在心上,让我不要有心里负担。 无论如何,算是没了心结,又恢复了以往的氛围,我也替父亲送了一口气,也觉得以前看刘洁老觉得她不合自己秉,看来也是通达理的。对她也有了新的认识,至于刘洁跟父亲,倒是还有一番纠缠,不过也是在数年后了。 姐姐跟父亲一直保持着关系,不过离的远,见面次数极少,但每年都会有那么一两次,姐姐其他的时候力都扑在工作上,成绩斐然,家庭上跟姐夫也算和谐。 还是说说我这边吧,平凡的,规律的,繁琐的生继续着,我跟赵华的问题我们都下意识的回避,等着某一天的复苏,但子明四岁这一年的夏天,我又迎来了自己人生中的一段至关重要的关系…… 暑假一般都是我最喜欢的日子,赵华放假在家,我就把孩子扔给他,自己忙店里的事,这个时候的孩子有着无穷无尽的力折腾你,平时送幼儿里还好,一放假自己就得专门看着他,一个不注意就会送你一份“惊喜”。 只不过今年暑假赵华要出去参加党员学习,是市里组织的,他一副“苦大仇深”的表示不能帮我看孩子,恐怕我要辛苦一下。我看他的样子就生气,不过以往我也是带着子明看店,也习惯了。谁知第二天他刚走,下午我公公就打电话说婆婆肚子疼,刚送到县医院。我忙关了店铺,带着子明去了医院。 公公高刚过一米七,常年的劳使他面色黝黑,脸上是皱纹,看着就觉得充沧桑和疲惫,此时穿着一件灰色的衬衫,卷着袖口,踏着一双解放鞋在大厅门口等着我。 公公这人沉默寡言,平时就知道摆弄家里的果,我跟他说过的话这几年不超过二百句,都是一些没营养的招呼话,家里应酬的事都是婆婆出面,一个老实巴的农民,这是春晓妈对他的评价,这辈子最大的荣耀就是培养了一个初中教师的儿子。 见到我来了,公公笑着先跟子明打招呼,子明很喜欢爷爷,最喜欢跟爷爷在果里瞎闹腾,这不,又一下扑到公公的怀里,让公公举高高。 我拍了子明一下,说道:“别跟爷爷闹,这是医院,回家再玩”,又对公公道:“爸,赵华去市里学习了,我接到电话就赶过来了,怎么样?妈没事吧?” 公公抱着子明,一边让我跟着他往里走,说着:“刚做了检查,说是什么食物中,吃坏了肚子,我就说让他把冰箱里的那块给扔了,她就是不信,说怕浪费,这不,刚挂上吊瓶”。 我是又好气又好笑,好听点是节俭,难听点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但也没办法,人要是一辈子穷过来哪里就能一下子转过弯来。 在医院陪着打完针,婆婆就好多了,医生开了药,说不用住院,明天再来打一天针应该就差不多了,回去喝点米粥就好,不要吃凉的。我拿着药,跟公公一边一个掺着婆婆出了医院,本来我想让婆婆回我家住一晚,但她非要回去,说是还没有喂,我也只能开车回去了。 也就是现在,以前这小山村的路能把人愁死,这两年国家扶持,把油漆路修到了家门口,才不让人觉得远。我看着这个幽静偏远的小山村,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度过一个终难忘的暑假…… 【未完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原神刷矿】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2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