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真实租人陪玩APP】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30)

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我的乱伦轶事】 作者:xhg0072022-2-2发表于SexInSex (30) 我絮絮叨叨一阵,也是想让春晓放松下来,只是我刻意没有提到大哥,因为我心里还是有些矛盾,我同意赵华选择春晓是因为他俩有过一段过去,是有基础的,两人当年没有走到一起的勇气,现在都有各自的家庭和孩子,最多也就是相互倾诉和藉,给生增添一些色彩,而不会有别的什么想法。 但这事说的难听一些,就是我这个妹妹的在主给大哥戴绿帽子,我自小跟大哥关系最好,这事又不是小事,虽然我在这些事上我看的比较开,但大哥什么心思可难说的紧。所以从这一方面我又觉得春晓要是不答应就好了。 春晓听我说完,手握着我的手说道:“小惠,你能这么想我我也开心,本来我跟表哥的事我是打算忘了的,刚才听表哥说跟你说了之后我可是下了个半死,就怕你对我生分了,你放心,我喜欢表哥是多少年前的事了,要说心里没那是假的,但也没有什么非分的心思。你跟表哥说的这个事其实我挺羡慕你们的,这说明你们真的是很为对方着想,我也知道你也为难,毕竟还有你大哥呢。这事我不能这么答应你,对你哥也不公平不是,你跟表哥好好说说,我不忍心直接拒绝他……” 我忽然觉得心里落下来一块石头,笑着抱着春晓道:“真是我的好嫂子,没事,别担心,慢慢来吧……” 晚上回到家,把孩子哄睡了,到了床上赵华就抱着我问我什么况。我倒是不着急,反问他今天怎么跟春晓说的。 赵华搂着我说也没什么特别的,虽然刚开始确实不知道怎么开口,寒暄一些日常,支支吾吾说不到重点,弄得春晓还以为他碰到了什么大事,最后赵华平静下来,把前因后果一件一件慢慢讲了,其中自然少不了一些对往日的怀念等等,两人毕竟有段过往,开了头就好办了,只是春晓听完只是脸红,但也没说答不答应,只说要先跟你聊聊…… 我点点头,这倒是春晓的格,便也不再让他着急,把春晓的意思转达给他。 赵华明显有些失望,但也表示理解:“也是,这事怎么想也绕不过大哥这个坎,想想将来要是大哥真知道了恐怕咱们都得后悔,我看就算了吧”。 我笑着逗他:“怎么了?这就打退堂鼓了?前两天一提起春晓就跟吃了伟哥似得,现在就蔫了?还以为你是真的喜欢你表妹呢……” 赵华摇头道:“我当然是喜欢春晓的,不过不是那种占有的喜欢,原先只是觉得合适,但春晓既然不愿意咱们也没啥办法啊!” 我戳着他笑道:“你们男人啊,就是不会听女人话里的意思。春晓哪里说过不愿意了?” 赵华一愣:“她不是说了不能答应吗?” 我看他还是不明白,就给他解释道:“春晓说的是不能‘这么’答应我,这可差别大了,她的意思是她是愿意的,只不过因为大哥她不能答应,其实她要是痛快答应了我还有些心里不舒服,但她还顾虑这大哥我倒是觉得作为人,咱们就选春晓了”。 赵华有些糊涂:“那不还是没啥用嘛!我们总不能再去跟大哥谈吧?” 我拧了他胳膊一下:“这种事怎么长的了口?跟大哥说咱们借他老婆用用,来缓解咱们之间的夫妻问题?看大哥不把你腿给打断?我的意思是这事要慢慢来,这样,你以后就把春晓当做人,没事了聊聊天,谈谈心,这样对你俩都是个藉,至于大哥这边,春晓自然有计较,这事就要看有没有这个缘分,尽人事听天命罢了。” 赵华明白了我的意思,我们决定找人,归根到底并不是为了找一个人做打,那样的话还不如嫖娼来的干脆,我们是要给枯燥的生增添一些色彩,给我们疲惫的心找一个发的渠道,至于将来走到哪一步,不是我们能够决定的。 看着赵华点头,我心里又想起以前的自己,小启也好,父亲也好,还有姐夫,三个人我从来没有一开始就想到一张床上,但最后都自然而然的欢好,是我真的还是天赐的缘分我也不清楚,大哥跟春晓,我他们,我心底里绝对不会伤害他们,春晓这件事大哥会不会有接受的一天我也不知道,但我相信春晓能够处理好这些。毕竟夫妻之间才是最了解的。 以后的日子里,赵华果真如同我们商量的那般,开始不时的与春晓聊天谈心,很多还是我在旁边的时候,一开始春晓还不好意思,后来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两人聊天就如同年轻人恋时差不多,除了不会发那些“我你”这样的语句,但听赵华说后来两人聊天的尺度也在慢慢的升级,比如各自的生等等,让我说,两人除了没有体上的欢,跟人没什么两样了。 而两人迟迟不跨出那一步,应该就是春晓最后的底线,她跟我说过,她大哥,依赖大哥,但也喜欢跟赵华的这种暧昧,这给她的生带来了很大的幸福。而相应的,我跟赵华之间因为有了春晓竟然也更加的亲起来。 有一次,赵华喝了一点酒,回来后就有了兴致,说要与我大战一场。我自是迎头而上,期间春晓来了视频,赵华就一边肏我一边跟春晓视频聊天,那种觉竟然很刺激,而我跟赵华之间被手机隔开,一想到赵华看着春晓的脸肏着我的子,我下面那个啊!最后我高潮时赵华更是把手机对着我,羞得春晓骂了一句“一对不要脸的”就关了视频,而我俩却是爽的不要不要的。 日子就这么过着,赵华偶尔也会跟我说我要是有喜欢的就不要拖,他可能是觉得自己如今晚上回来经常跟春晓聊天会让我觉得不舒服,我让他不要多想,说反而我要比他更喜欢跟春晓聊天的。 其实我并不是说不想找人,想想我从小就没怎么跟人谈恋的经验,赵华跟春晓那是青梅竹马的初恋,这让我很是羡慕,我跟小启和父亲都是亲和,我一直在想或许我真的没有谈恋的天赋和基因,高中前就知道学习,高中后就开店伺候父亲和小启,虽说也被人追过,但都没真正的上一个人,现在更不用说了,已经是人妻人母了,真有撩拨我的恐怕也都是为了下半,这让我根本没有兴致去深入的流。但赵华能这么想我也很高兴。 年底的时候是卖衣服的旺季,我那几天特别忙,赵华放了寒假就带孩子,偶尔也会来店里帮(捣)忙(乱),不过到了腊月二十七那天他要回老家上坟,只是我店里生意那么好,就想让他爷俩先过去,我再等一天,觉能多挣几百块钱。赵华自然答应,就先带着子明回老家了。 果然,第二天的生意也很好,来往的客人络绎不绝,我的嗓子都冒烟了,跑前跑后,今年最现款的衣服基本都卖光了,看着手里的钱我心里美啊!就算体累的要死也值了。 一看时间五点半,我也不想回自己家了,本来我是打算明天回老家的,但回去一个人又冷清又要自己做饭,还是回老家吧。打了一个三蹦子,只不过实在偏远,竟然要了我四十块,但毕竟过年了嘛!我又在超市买了点年货,还有两件给公公婆婆的衣服,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八点钟了。 山里夏天凉快,冬天可就是真的冷了,风也大。老家里没有暖气,是在东屋里生的炉子,冬天平时做饭吃饭都在这边,公公婆婆的床在里面,隔了一个帘子,我大包小包的放下,又拿出给公公婆婆的衣服,两人都很高兴,婆婆一听我没吃饭,就给我做了一碗汤里面放了胡椒和,喝了一碗我全就暖和了。外面风声呼号,在窗户边发出“呜呜”的声音,一家人围在炉边嗑瓜子聊天,说着家长理短,加上子明在一旁偶尔几句不着边际的话,倒也温馨。 除夕夜,吃饺子,男人出去拜年,一起看春节联欢晚会,而到零点时才是祭天的时候,农村这方面特别讲究,大家一阵忙,子明熬不住睡了。赵华去村南的山神庙烧纸,而我提着贡品跟公公到果去烧纸祭天,说是能够保佑果明年大收的。我也不懂,但东西真不少,贡菜贡酒,还有馒头,还有一大包火纸,鞭等等。我提着贡菜贡酒跟公公进了果,祭天的地方实在果中间,我把脸埋进围巾里,听着四周绵绵不断的鞭声,心想时间过得真快,都2016年了。忽然间听到公公说道:“小惠,家里太冷,是不是不适应啊!” 我一愣,平时公公跟我话很少,更别提主聊天了,我下意识回道:“没什么,几年还好吧,也没下雪”。 公公接口道:“明年点钱按上暖气片,烧炭就行,到时候就好了”。 我噢了一声算是回答,公公似乎找不到别的话题,又沉默下来,到了地方,摆上贡酒贡菜,又烧了纸,公公又放鞭,那一大包火纸烧起来烤得脸红红的,倒是暖和的紧,最后公公跪下来,我也跟着磕头,公公还嘟囔几句,似乎在祈祷一般,才算完事。 两人收拾东西,公公把东西提了,往家里走,我裹紧羽绒服,跟在公公后面,公公走的很慢,我走在这条小路上又想起暑假的那场雨,公公现在的样子很不自然,在我面前似乎不自在,我又想起那条丢了的内,心里又暗自叹了一口气。 要是说我一点没意识到什么那是假的,我当年对父亲的心思没有察觉是没什么经验,现在的我可是过来人,公公那点心思我多少还是能够察觉到一点的,刚才那一句没话找话恐怕是耗尽了他所有的勇气,我看着他的背影,倒是有些可怜他,我对他对自己的儿媳心思倒不是怎么鄙视,毕竟有人连自己的女儿都搞上床了,而且还是两个,而且我对那个人还敬有加,那公公有这个心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我对父亲有天生的敬畏和亲,对公公我可没有什么亲近,结婚几年来除了逢年过年见面都很少,话就更少了。我是真的没想过会跟公公发生些什么,也不会发生什么,除了一个公公的份,他在我心里就是一个没有什么危险的“陌生人”罢了。话说回来,我是不是有乱伦的体质?要不然为什么连公公这么老实巴的人都会对我起歪心思?但这事也没法处理,只能凉拌,不给他机会想来公公也不是有那个胆量的人。 当时的我是不知道有些flag是不能乱立的…… 过年嘛!就是一家人一起,吃好吃的,互相拜拜年,走走亲戚。我作为老赵家的媳妇自然也有自己的使命,反正也闲不着,迎来送往说着客气话,真心挺累的。 大年初四这一天,赵华舅舅家来了。我们这个舅舅每年来我都头疼,他是个好酒的,酒量还不小,也就是我老公能够陪他,他一喝酒还特别的蔫,总之一场酒下来总有喝大的,别人不大他就得把自己喝醉的类型。 你过舅舅家的孩子们都很好相处,我跟这个表姐就很聊得来,他们家是在县城开饭馆的,我们聊起生意上的事,县城里的事都很投机,就这样酒桌上他们四个老爷们推杯换盏,我们喝着果聊天,子明跟表姐家孩子早吃完出去放竹了。 老公是酒桌上的常胜将军,但越是这样我越是不愿意让他喝的太多,酒嘛!我倒不是太厌烦,偶尔我也会陪着老公喝上二两,就能助兴,提神,跃气氛,但一旦喝多了就是药了。 第一个败下阵来的是表姐夫,喝了两杯就怎么也劝不了,换了可乐,但说话已经有些不利索了;第二个“阵亡”的就是公公了,三杯酒下肚就开始耷拉着脑袋,不一会就要睡过去,我跟婆婆把他扶到了里面的床上,婆婆给他拿枕头,我给他盖上被子,知道他这一觉就得到天亮。剩下了老公跟舅舅两人又喝了一杯后,都在劝别喝了,舅舅喝得尽兴,哪里肯依,好说歹说说好再喝最后一杯,老公这个时候一点事都没有,我也就不担心了。 他们俩喝酒聊天,婆婆就带着舅母去取一些山货和土特产,一会让他们带走。我跟表姐在炉子边上聊天,忽然听到里面床上有掉落东西的声音,我自然起到了帘子后面去看,原来是公公翻把枕头给碰掉了,我过去把枕头拿起来,公公这会没枕头我怕他睡得不舒服,要是吐了就烦了,就过去用右手把他的头抬起来,左手拿着枕头往里面塞进去,这样我就得弯下子,离得近了就闻到那刺鼻的酒气,我皱了皱眉头,刚把枕头塞进去,公公忽然间睁开了眼睛!! 我一愣,公公似乎也不清醒,我们俩这么近距离的对视了两秒钟,忽然间公公出左手放到我的头上往下一按,直接亲上了我的嘴…… 我猛地一挣,直起子,但公公一下子抓住了我的右手,我来不及受刚才被公公秦国的嘴,就想着赶紧出去,这幸亏隔着帘子,要是被表姐他们看到还不羞死人?我不知道公公这会是醉的糊涂,还是清醒故意,撤想走,谁知公公的力气太大了,他抓着我的手往里一拽,我子一个不稳就倒在了他上。 我不敢叫出声或者弄出太大的静,就隔着一道帘子,公公左手握住我的右手,右手过来抱住我的后背,嘴就要亲我,我穿着白色的羊毛衫和红色的羽绒服,公公也盖着被子,公公的力气太大了,我越是挣扎,他的胳膊力气就越大,我的手腕都被他握的有点痛了,但我还顾不上这些,我摇头晃脑的躲避着公公的嘴。 他想我,我躲开他就亲上我的脸颊和耳朵,我心里有些发急,我不知道他是真的醉了还是趁着酒劲犯浑,但太危险了,我想他应该是醉了,要不然也不敢当着帘子后面的舅舅家的人这样乱来。 他这会亲上了我的脖子,我又又气,但是不敢发出声音,作又不敢太大,怕弄出响声表姐过来查看,而且这会儿时间已经太长了,表姐要是过来那就要了命了。 就在这时,我又听到婆婆和舅母的声音,知道她们要进来了,我知道再这样不行了,张口咬住了公公的肩膀,公公子一颤,但任我要的多用力他都没有防守,竟然还出舌头舔了我的脖子一下。 这时婆婆开门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知道没时间了,要是不能再几秒内恐怕真要闹出大笑话了。我松开咬着公公肩膀的嘴,转头住了公公的嘴,公公下意识的吸住了我的舌头,瞬间我就到困住我的两只手臂了下来,机不可失,我一下子挣开来。没有着急往外跑,而是收拾了一下头发和衣服,公公眼睛睁着,定定的看着我,我瞪了他一眼,平静了一下心神转走了出去…… 【未完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真实租人陪玩APP】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