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肺部结节能自然消退吗】我的迟钝女友小维 (10)

我的迟钝女友小维

【我的迟钝女友小维】 (10) 作者:w232837165 2021/12/3发表于:春四合院 第十章 开学才几天,给女友军训请了假,陪着女友一起来妇科检查,因为女友最近月经一直没来。 最开始我以为是怀孕,因为最近有过内,还有我的一些作可能导致外人的子也进入其中,所以一提到这个,我就挺的,第一时间就用验孕查了查。 结果确实一切正常。 但我又不放心,最终还是拜托老妈帮忙找好一点的医生看看。 虽然老妈笑话我大题小做,不过,一听未来的儿媳可能未婚先孕,也挺重视,立刻联系了自己的老同学,省医院的妇科专家付医生。 人家今天本来是休息,但一听自己的老同学,老闺蜜的儿子可能搞大了别人的肚子,虽说验孕就能确认,但也是坐不住,临时过来串个班。 最终约在了旁边综合楼的三层。来的时候,女友就一直笑我浪费医疗资源属于,但我觉得,这是我的人生大事,此时不重视更何时? 结果我刚在外面坐下,女友才进去不久,付医生就出来了。 “付医生,什么况?” “稍等啊!小王,我临时有个事,稍微离开一下,马上回来!” 看着付医生火急火燎地匆匆离去,这里综合楼三楼人少,一般人都聚集在新建的门诊大楼那边,外面等候区也确实没什么人,闲的无聊的我便敲了敲门。 “谁呀?” 女友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你说是谁呀?” “你干嘛?” 女友听出来了是我的声音,在门后咯咯笑着。 “我进来了?” “进来呀,没事!” 虽然付医生说闲人免进,自己也能理解,但,诊察的是自己女友,未来的老婆,自己怎么着也不算完全就是闲人了吧? 我说服了自己,拧开门把手推门而入,引入眼帘的是各种药剂的柜子,还有一个看起来有点像手术台的东西,上面有着帘子。 另一边则是一张简单的床铺,医院常见的那种用于检查让病人躺着的床,很窄,没啥舒适度,上面包裹着白色的床单。 而我的小女友,正在穿鞋子,一旁则是扔着她的安全,或许是因为等下检查还得,她直接就没穿了。 “检查的怎么样?” “还没开始呢,刚把鞋子了躺上去,她就出去了。” “我觉得应该没啥大事,验孕不会出错的一般。” 明明要来查的是我,结果却是我开口安女友了。 “估计就是最近熬夜熬多了,还有烧烤吃多了。”女友略带娇憨的瞪了我一眼:“就是你!天天晚上不让我睡觉,还带我出去吃夜宵,吃多了也不拦着我。” “那我哪敢拦啊!你护食跟小狗似的。” 我开着玩笑话,一把搂住女友,在女友白皙的脸上香了一口:“再说了,你想要的,我肯定会给你呀。” “你这是溺!” 女友义正言辞的站了起来,离开我的怀抱,叉着腰道:“下次一定要阻止我!” “下次一定!” 至于是不是真的下次一定,那得再说了! 就这么和女友两个人在床上坐了一会,玩了一会手机,约莫过了十来分钟,付医生也不知到底是啥紧急况,颇有一丝一去不复返的味道。 “她别是给你忘了吧?” “应该不会吧?兴许是有什么急事呢?” “要不,咱打个电话问问?” 我是跟付医生互相留了WX号,打个WX网路电话还是可以的。 “算了吧,再等等,人家如果忙你打电话过去不合适。” “说的也是。” 这年头,医生也不容易,医疗资源还是属于比较紧张的,付医生作为专家,虽然是我老妈的闺蜜,老同学,但休息时间能抽空来给我女友瞧瞧怎么说也是人,再人家,多少有点不知礼数了。 我这么一想,也就不怎么急躁了。 但总归是闲着无聊,于是我就开始在房间里瞎转悠,不一会就盯上了房间中央那个带着帘子的“手术台”,心中顿时有了些不成熟的想法。 “你说这玩意,加上这个场景是不是有点眼熟?” “什么眼熟?” 女友从手机上移开视线看向我这边:“医院,不都差不多嘛?” “你不觉得,这个场景有点像我们前几天看得片?” “片?” 女友先是一愣,接着盯着中央的那个“手术台”看了半天:“什么片?” “就我们看的那个AV,大伟发给我的那个!” “大伟发的……噢!我知道了!你说那个在医院的AV啊!” 女友在我的提醒下顿时恍然大悟,拍着手道:“你这么说是一样诶!” 大伟那小子发给我的AV确实玩的,剧也简单,大致就是几个女主到妇科检查,男医生让女主们躺在这种带帘子的手术台上,骗她们要用器进去检查,结果用却是自己的棍。 我看的AV倒是不多,主要也都是直接开干的,要么就是国产内一些牛人拍的乱七八糟的。 像大伟发我的这个,我是第一次见,当时挺有兴致的,便也跟睡一起的女友一起分享看了,当然,看到激处免不了一番盘肠大战。 “要不,我们试试?” 我斗着胆子道,属于是色心起来壮胆子了,男人胆子大,色与酒都是助兴良物。 “啊?” 女友呆了一下,随即翻着白眼,小拳头闷在我的口上:“死相!说什么呢?” “这里是真的医院!” “我知道啊。” 就是真的医院才刺激啊!光是这么想着,我觉自己裆都撑起来了。 “那你还说……说……”女友到底是脸皮薄,说到关键处,脸腾一下就泛起了红晕,声音也小了不少:“在这里试……付医生回来看见了怎么办?” “这里又不是很隔音,她那高跟鞋,回来了一准能听见!” 我搂着女友谆谆善诱:“反正你穿着裙子,咱也不什么,她来了直接收工!然后你找借口上个厕所,清理一下就完事了,发现不了的。” “想想看,你不是在这种场合更容易兴奋嘛?咱们玩一把角色扮演,你当病人,我当医生?” “成人版家家酒。” “你才容易兴奋!” 女友又捶了我一拳,小粉拳不痛不,看着女友闪烁的目光,我知道这事有戏。 毕竟女友作为一个女人,当然也是想享受,平常做的时候,由于体在这方面较为迟钝总是有点没觉,但之前,那几次在外面可太容易兴奋了。 这个是她自己也知道的事实。 只不过,她觉得都是我弄得,实际上却是便宜了别人。 “哎呀!宝贝试试嘛!” 我开始和“女友”撒娇,大部分时候,都是女友对我使用这一招,偶尔我回敬一下,效果其实异常的不错。 大概也跟她本就有些心了有关,只见女友先是跑到门口把门打开探头看了看,紧接着又跑回来,一脸严肃的问道:“那你带安全套了没?” 嘿,成了! “就知道你最好!” 我立马对着女友的脸颊香了一口,然后从兜里掏出钱包亮了亮:“那当然是带了的,这玩意怎么可能不带?” “死相!” 女友白了我一眼,然后鞋都没,以极快的速度躺到了手术台上。 “怎么弄?” “嘿嘿,马上就好!” 我乐呵呵的一笑,颠颠的到一旁的衣架子上拿了一件白大褂,这白大褂大约不是付医生的,还挺大,穿我上刚好合。 接着,我又走到手术台靠脚的位置,将女友的双腿搬到两边的架子上,现在女友就是一个M字打开腿呈现在我眼前——牛仔小短裙翻折到了腹部,丝质的淡黄色小内被的撑得鼓鼓。 女友的比较大,所以一般的内会稍微往下褪一点,一小撮整齐的毛在内上方边沿看得让我血脉贲张。 “这个姿势好羞耻啊!” 女友顿时脸就红了,腿就要放下来,被我一把按住。 “就这样,这样好!” 说着,我又将原本扯到一边的帘子拉上,遮在了女友的上腹处,将女友的视线完全遮蔽。 “这样就不羞耻了吧!” 属于是掩耳盗铃了,原本这玩意也就是一个心理暗示,解决医患尴尬,妇科检查难免会有这种问题。 “嗯……” 女友轻轻的“嗯”了一声,而我却发现,女友的小内上出现了一点淡淡的浮水印。 但我却是不急,假模假样的咳嗽了一声,然后缓声说道:“这位女士,我现在要开始检查了。” “好……好的,王医生。” 我顿时心里一乐,女友还挺配合,场景代入之后,再加上我也看不到女友的脸,一时之间还真有种我在检查女病人,准备偷干的错觉,下体兴奋的蓬而起,顶在子上有些生疼。 “那好,我先触诊一下,有不舒服的地方要说出来。” “好。” 说罢,我将女友的腿一抬,然后将女友淡黄色的小内顺着大腿一拉,整齐的倒梯形毛与粉嫩的顿时失去了它的保护。内原本与接触的地方竟是拉出了一条透明的丝线。 “这位女士,分泌物有点多哦。” 略带调笑的话语,让女友的顿时微微收缩,饱的微微张开,一丝蜜从中溢出。 虽然我看不见帘子另一边女友的表,但女友的下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在这种看似暴的环境中,女友的羞耻让原本迟钝的她格外。 而我则是不放过任何一丝机会,大手直接按在了女友的上,中指轻轻挑弄着女友的蕊。 我能明显的看见,在我手放上去,并且挑逗蕊的那一刻,女友腴的大腿顿时变得紧绷,小腹微微收紧前顶。 “女士,冷静一下好吗?” 我继续装模作样。 “对不起,医生,嗯——!” 女友发出一声的娇哼,只因为我的中指与无名指已经没入了女友的口,进入到了之中,受着里面的包裹,我立马用力的抠挖了两下。 “医生,停……停一下!啊!停……呜嗯——!” 没有理会女友的求饶,我只是个“专业”的医生。 女友高高抬起了的部,蜜中的不断收缩,白皙的皮肤变得微微泛红,竟是如此简单就达到了高潮。 “这位女士,你这样我很难办哦。” 我坏笑道:“接下来我要用一个状仪器来检查一下里面,没问题吧?” 女友半天没有应答,直到我一巴掌轻轻拍在了女友的大腿上,让她的躯又颤了颤,才听见帘子另一边幽幽的传来声音:“你很得意嘛?” “啊?” 这台词不对啊?我走到手术台中段的位置,微微过脑袋,只见女友正咬牙切齿的瞪着我。 “你过去,继续演!” “啊?” “啊什么啊,过去继续演。”女友挥了挥手,皱了皱可的小鼻子出小虎牙:“会可别一下子就了!” “嘿,放心吧!” 咋还较上劲了呢?女友这莫名其妙的好胜之心,但我也是乐在其中,颠颠的回到原处,拉下子拉链,从里面掏出了憋了许久的大兄弟,然后戴上了套子,粗长的棍在女友的上前后摩擦起来。 “我们先在外面检查一下。” 我双手撑在女友腰两边的空隙上,惬意的耸着结实的,而女友也的开始扭着腰,很快,棍便被女友中不断分泌出的所。 “医生,什么时候开始检查呀?” 女友的声音很洪亮,比起之前的细声细气完全不同,带着一丝勾人的妩,纤细的腰肢带着胯间大幅度的扭着,的肥厚的包裹着棍的下部,配合着周遭的环境,这种刺激哪怕是我经常在女友上驰骋的“老骑手”都有点遭不住,小腿有些打摆子。 哟呵?这还得了,妥妥的妖啊!女友还玩起来了?于是微微咳嗽了两声,配合着正声道:“嗯,差不多了,让我进去看看况。” 再不进去让女友来一波高潮,就直接先丢盔弃甲在外面,那岂不是丢人? 心里想,就要有所行!我微微抽离开,站直了体,握住粗长的棍提胯就要上,却是有一只手突然搭在我的肩膀上,这一下,顿时把我差点吓得叫了出来,棍顿时都萎了不少。 一回头,却是看见一个脖子上纹着图案,穿着运服的黄毛小青年正嬉笑的看着我。 “卧槽?” “怎么了?” 女友在帘子另一边发出疑问。 “没!没什么,我子里手机震了,稍微出去接个电话。” “哦,医生快点哦!” 女友还在这角色扮演呢,我拉着小黄毛就走出了诊察室。 “你怎么进来的?” “你们这门也没关上呀!”小黄毛小声答道:“我本来打算上五楼,我哥们在上面割包皮呢,懒得等电梯走楼梯上来的,经过你们这就看到了。” 门没关上?我明明关上……正这么想着,我突然想起,最后女友打开门往外看了一眼返回来的时候,门没关好!然而,当时因为女友答应玩而激的我以及紧张的女友都忽略掉了。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鞋,这尼玛,才刚走上就了。我顿时一阵无奈,这家伙走路还没声。 “兄弟,就当啥也没看见?” “那可不行。” 小黄毛顿时咧嘴一笑,对我比着大拇指,小声道:“哥,你这是真牛逼!我刚才看了老半天了,这女的被你骗的团团转,明显发了!” “早知道当医生有这种福利,我当初就好好念书了,,非得当个妇科医生不可!” “……” 还真是谢谢夸奖,问题是我是个假医生,患者是我女友! “咱也不会特别威胁你怎么样,砸人饭碗的事我也不愿意干,这样,见者有份,你帮我掩护,我干一就走!” “从此以后,你就是我大哥!这医院以后谁敢来医闹,你找我!保管给你妥帖解决了!” 问题还是那个问题,我压根不是医生……但此时也是搬着石头砸了自己的脚,黄泥巴子掉裆了。 “那我要是不答应呢?” “嘿嘿,大家都是男人嘛,我也不想那么下三滥。” 说着,小黄毛一掏手机,上面播放着视频,我的脸则是清晰无比:“您一句话,我就删了。” “这可是妇科,你不怕得病?” “嘿,这您就别开玩笑了,要是有病,您也不会自己上不是?” 这黄毛脑子转得倒是挺快。 这是真坑女友了。 虽说女友也不是没被其他人占过便宜,甚至都过了,但这么直接明着告诉我,要在我面前做还是头一遭。 这么一瞬间,我也想过其他办法,但,若是女友发现自己被其他人看到了…… 呵,都是虚的,只是我逐渐膨胀的下体在告诉我,绿帽癖是真的有。 我朝着虚掩的门内看了一眼,女友竟是一个人手过了帘子正在自! 忍不了了! 我强忍着怦怦直跳的心脏,从兜里掏出了钱包,分了一个安全套给小黄毛,手多少是有点抖的。 第一次当最直接的帮凶让别人干女友,我兴许是昏了头,但血冲下了下,也别指望我脑子有多清醒。 “戴套。” “那肯定的!不戴套了那怕是要馅。”小黄毛一脸我什么都懂的表:“放心吧,不会让医生您难做的,我这辈子最敬重医生了!”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我懒得听黄毛鬼扯,带着黄毛蹑手蹑脚的进入了诊察室,这一次,我是确定关好了诊察室的大门。 “医生,忙完了吗?” 女友娇声道,手却是仍旧在自己的小上个不停,纤腰微微的扭着,透明的缓缓的从溪谷里涌出。 这可把黄毛看得口水都流下来了,他也不是没干过女人,但那都是吃速食,都是女,这可是良家妇女,而且一看这嫩,就知道年纪不大!哪是那些松垮的老黑屄能比的? 于是,他急吼吼一把拽下自己的子,戴上了我刚才给他的安全套。他这运起来倒是方便。 “忙完了。” 我有些无奈的站在黄毛后回答道,本来享受女友体的应该是我,现在我却是成了掩护黄毛继续演戏的工人了。 “那来呀,快检查我呀!” “来了来了。” 黄毛一听女友促,有些哆嗦的杵着大棍站到了女友两腿之间,这家伙的本钱倒也还算雄厚,跟我差不多大小。 我微微侧看去,黄毛的头已经抵在了女友的口,肥厚的因为女友自主的收缩不断亲着头,让黄毛顿时仰头开始吐气,那表何止一个美字了得。 觉到了棍已经顶在了自己的口,女友在帘子那头娇声道:“医生怎么不放进去呀?” 放进去? 黄毛有些恍惚,实在是有点太过舒服一时间有些忘了,这美着实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带着套都这么能吸,他不敢想像不戴套自己会不会被口。 而就在黄毛准备提枪冲刺进去的时候,突然,女友纤腰微微一挺,大向上一扭,黄毛的头直接被女友的完全没。 “嗯哼……!” 这一下让黄毛有点措手不及,顿时发出一声闷哼。 进去了?我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朝前走了两步,脚步声有点太大了都没有注意到。我现在有些茫然,有些手足无措,我不知道自己做的决定是否让自己后悔了。 我想将黄毛拉开,但一切已经晚了,这一次,我避无可避,我“真正”知道了,是我自己将女友送了出去。 下越发狰狞的怒龙,因为女友被入而兴奋的一跳一跳,像是在嘲讽我头上绿油油的帽子。 “快点呀!” 女友依旧天真无知,像是谋得逞般的笑道,她只知道男友被自己弄的差点叫出声来了,却是一时间没发现这闷哼声有些不太对。 不过想想也是,谁又会想到,正牌男友竟帮助外人干自己女友呢? “受不了了,太了!” 黄毛撇过脑袋,张口不出声,跟我对着口型。 尼玛的知道了,不要刺激我了,我红着眼,一只手自己开始不受控制的撸起棍。 而就在下一刻,女友的腰部又是微微一挺,黄毛的棍没入了一半。 受着与平常那些老站街女完全不同的紧致蜜,里面层层叠叠的都不需要就能挤压摩擦,黄毛几乎就要出来。 他猛吸了几口气,决定一转攻势。 我看着他用手握住女友的柳腰,立刻回过神配合着说道:“我要用力加速了!” 我的话音刚落,黄毛便配合的猛地一挺腰。 “啪!” “咕唧!” 两人结合的部位发出的碰撞声与水声,女友自我手里高潮过一次,加上此前一直在自,早已泥泞不堪。 “呼——!” 黄毛连连吐出几口气,稍微稳了稳神,便开始进行小幅度的激烈冲刺,没办法,他倒是想大幅度,但那样就太明显了,虽然大家看似心照不宣,但他认为,这要是捅破了窗户纸,女孩脸面很有可能会闹事。 再加上,他实在是忍不住快了,若是幅度太大刚开干就了那岂不是成了秒男丢人? “啪啪啪啪!” 饶是冲刺的幅度小,黄毛的子孙袋依旧在女友肥厚的上拍击发出不堪入耳的声音,男女媾的糜气味在室内扩散开来。 “嗯!嗯!医生,再用力一点!往里面,顶到里面去!” “女士,你在说什么呢?我们可是在检查!请你不要乱!” 我这不是在演戏,我是真的想女友收敛一点,毕竟这服务的可不是我,而是别人。但在女友那边则完全是起了反效果。 对于女友来说,这是趣,也是我的“求饶”,意思是让她慢一点,“我”快不行了,要了。 于是她更加卖力起劲了。 “医生~~~!” 女友撒娇一般的喊道:“还要人家主配合你检查嘛?” 一边说着,女友的整个腰腹却是完全挺了起来悬在半空中,和大死死的贴在黄毛的小腹上,乱大幅度的扭摆着。 “嘶——哦!哦……!” 黄毛已经开始小声的怪叫起来,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暗黄的部上,肌一阵阵的收缩着,双手用力的掐住女友扭的腰肢,不管不顾的开始了大幅度的冲刺。 快了,哪还管什么明显不明显,在他看来,下的货就是在迎合他! “啪啪啪!” “要了!要了!” 黄毛喘着粗气,他也能受到裹着他棍的壁在一阵阵的收缩,这是痉挛的前兆,是高潮的前兆。 做一起高潮,那绝对是一种享受! 而就在两人都闷头寻求高潮的那一刹那,我的手机震了。 不大的震声在安静的诊察室异常明显,已经被有些冲昏头的女友甚至都没注意到为什么之前我说有电话的时候没有震声,现在有了。 只是停下来问道:“医生,又怎么了?” “又有电话,稍等一下。” 黄毛也停了,他也经历了和我一样的遇,差点被吓萎了,这让我心里平衡了不少。 而当他从女友紧致的中抽出棍时,似乎是因为女友包裹的太紧,光是抽出来,被吸吮的棍就已经再一次恢复了力。 我看了一眼手机,是付医生的WX电话。 好家伙,我朝着黄毛招了招手,两人提着子去了门口。 “喂?小王啊!哎呀,不好意思,临时有些私事,耽误了你们时间,实在不好意思,现在弄完了,我马上就过来了。” “啊?您马上过来?” “对,差不多五六分钟吧!” “哦,好好!” “……” 挂了电话,面对黄毛询问的眼神,我连忙解释道:“我同事马上就到了,你得走了!” “啥时候来啊?” “五六分钟!” “那还有时间!我马上就解决了!” 卧槽尼玛的,还想着解决呢?但我没拉住黄毛,又给黄毛溜了进去,扳着女友结实的大腿准备提枪上马。快要却没,这是最难受的,不上不下,我也勉强能理解黄毛,要换了我,天王老子来了我也要完。 但理解归理解,事败那可就真完了! 大概也是因为黄毛知道事紧急,随着女友的一声闷哼过后,进去就开始凶猛的冲刺。 “啪啪啪啪!” 小腹处相接的地方,在撞击中拉丝,女友也没料到“我”突然回来后这么狂暴,只当是“我”不服输,想要让她先一步高潮。 竟是更加配合的扭腰,说起平常根本不会说的下流话来:“医生,啊!医生!我,用力!顶到里面了!” 这尼玛真演起AV来了? 黄毛更是气喘如牛,他就知道,下真货什么都知道,既然都说开了,那就更加放纵了,抱着女友的腰,如同筛糠一般的狂抖。 但眼看着半分钟过去了,或许是因为刚才的中断,两个人激做半天都没高潮,付医生说是五六分钟,万一人家是为了留空余的时间多说了呢?兴许两三分钟就来了? 这么一想,我心里更是焦急。 事实证明,人确实有急中生智,但生的智正不正,那就另说了,我心中一横,装作大喘气的说道:“嘶——女士!哦!你转过来,背对着我趴下,我们换个姿势检查!” 换姿势? 黄毛微微一愣,转头看着我停了下来。在他看来,这医生也是有趣,刚才还很急,现在又让他换姿势玩?而女友则是有些依依不舍的抽离了蜜中的,配合的翻转过来趴在了手术台上。帘子挂在了女友的腰间,雪白的大像发的母狗一般左右扭摆着,出的白浆顺着微微开合的粉嫩口缓缓滴落。 光是视觉上的刺激便让黄毛的大棍连着抖了几下。 “卧槽!牛逼!” 黄毛侧着脸看向我,对我比了一个大拇指,对着口型能看得出他的赞美。 之前一直是平躺着,虽然知道下的货材好,但没想到材这么好!他看不见女友的子,但这结实圆的大腿,雪白的肥让黄毛知道,他捡到大便宜了! “医生,来吧!把你粗大的检查仪器进来!” 女友晃着,将“粗大”二字咬了重音。 这能忍?黄毛顿时贴了上去,扶着女友的一挺腰。 “啪!” “啊~~!” 女友少有的发出了浪叫。棍没入了,黄毛还算结实的小腹重重的撞在了充弹的上,掀起阵阵浪。 后入,这是我想到的“歪招”,我知道,几乎没有人能扛得住女友的美,当然,更重要的是,我知道女友这个姿势好发挥。 一切都是为了让这该死的混混快点完走人!我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颤抖着说道:“哎呀,有些累了,你自己一下?” “我自己?” 我几乎能受到女友的笑意:“真的要我自己吗?” “真的,越快越好!” 黄毛被我们莫名的台词弄得有些不适应,一时不知道是不是该开干,但很快他就明白了什么叫极乐。 只见女友的双腿微微打开,小腿在手术台上微微撑高,腰肢像猫咪懒腰一般压低,挺肥美的大瞬间后顶,只入一半的棍全部没入到了的双峰之间。 黄毛顿时爽的长舒一口气,眼睛直往上翻,双手就要搓女友的肥。 “开始咯!” 黄毛的手掌尚未落下,女友的电表演便开始了。 的大几乎是一秒以两三下的速度撞击在了黄毛的腹部,泥泞的告诉吐著不属于正牌男友的粗大棍,不断前后摩擦棍的捣出的白浆甩落在手术台上。 “嘶——哦!” 黄毛终于忍不住爽的叫出了声,但此时女友沉溺,原本就迟钝的她完全已经发现不了什么不对了。 “啪啪啪啪!嗙嗙嗙!” 与之间沉闷的撞击声混杂着男女浓重的喘息和低,女友,将自己最浪的一面展现给了一个小混混,而她马上就会被混混到高潮! “我这都是为了让他快点完事,是为了女友……” 我握着拳头,嘴里不断念叨这,双眼充着血丝,我好像是在生气,好像是在说服自己,但棍却是不争气的乱颤。 “妈的,这是真要了!” 他所见过功夫最熟练的乱站街女都不曾会这种下作的电,年轻却的体就像是羽毛一般撩拨着他的心弦,黝黑的棍上沾了白浆在雪白的之间进出,掀起的浪几乎晃了黄毛的眼。 受着内如有生命般的吸吮,黄毛只觉得腰间一酸,几乎是用尽了力气,黄毛带着不舍猛地抽出棍,一把摘下套子,几天没碰女人而变得浓的喷薄而出,还在拼命扭摆的肥上洒了黄色的生命华。 这是他的习惯,他不喜欢在套子里,与其套子里,他更喜欢外! “要是能无套内那该多美啊!” 回味着女友小的紧致,黄毛一边搓着女友的,一边将自己已经完毕的棍放在女友的大上摩擦。 但黄毛正爽,女友可不爽了,几乎还差一点就高潮了,尤其是黄毛最后拔出去的那一下抽离,就差那一下! 为了寻求最后的欢愉而完全没了理智的女友受着后坚硬火热的位置,将大猛地一下抬高,原本正抵着女友细腻的抽着棍享受着后的欢愉的黄毛,半不硬棍“噗嗤”一下。瞬间再次被紧致的所包裹。 “哦,这逼……!” 黄毛倒吸一口凉气,猝不及防间,叹之词直接口而出,刚刚过的棍被腻的一,竟是再度膨胀起来。 “就是这一下!” 受着被再次填,女友带着些许恶作剧大获成功的快,足的叹息了一声。肥白的大死死的抵住了黄毛的小腹,的头直直的抵在了一圈如同小嘴般开合的上,在这种刺激之下,黄毛再次发出一声闷哼,顿时,一小透明的浆喷而出,虽然没什么子淡如白水,但劲道十足。 充劲道的体冲击在芯上,男人杂乱粗糙的毛在上摩擦的快就是最好的调味剂,白皙的因为高潮到来而微微抽搐着、颤抖着,乱的腰肢仍旧在轻轻的扭摆。 我被这浪的一幕惊呆了,但紧急的况让我及时的回过了神一把扯开了黄毛,此时黄毛的棍早已经是踏踏的了,毫不知的我,只当是他完了又被女友主了进去。 黄毛张了张嘴,好像是想向我解释什么。 “快你妈的走!” 我小声怒吼着。 解释个!知道是我女友主的,你不是故意无套的行了吧?在我的促下,本来就有些心虚的黄毛只好提着子有些脚的冲出了诊察室大门。时间不够了都,哪还有空听他哔哔?我现在脑子都是别暴了。 付医生可是我妈的同学,这暴了,那可就玩大了,家丑外扬了属于。 而女友也刚好有些慵懒的掀开了帘子,看着我仍旧起的怒龙顿时一阵惊讶:“你怎么还硬着?” “快!快快!付医生快来了,你快去卫生间清理一下,我打扫战场!” 我促这女友,女友一听付医生要来了,也没多问我咋知道的,赶忙抓起小内从手术台上翻下来,拉下牛仔裙朝着外面卫生间跑去。 …… 这之后,检查顺利进行,没什么大问题,就是单纯的月经不调。付医生嘱咐我们近一段时间要减少做,让女友休息,这就让我很难受,黄毛是爽了,我没爽啊,憋得慌却不能干是什么道理? 但这事也没处说理去,是我自作自受。 后来又听我老娘说,付医生所在的医院之后几次医闹都被一群混混更加凶恶的混混挡了回去,还有混混送锦旗到医院给一个姓王的医生。 体是谁也不知道,只知道叫“王医生”,这也算是成了一件都市奇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肺部结节能自然消退吗】我的迟钝女友小维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