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莫那原神】我的高中生活28

我的高中生活28/

【我的高中生28】

      作者:不详

(28)腷胅腔豢哑
 
「欸!左边!左边啦!」
 
「挡一个!」
 
「阿良!外面!传出去啊~」
 
「不会吧~~~」
 
「唰」的一声,我刚从掌心投出的球,再次应声破网.
 
「不错嘛,建文!有在偷练喔」俊宏走过来跟我击了个掌。
 
「马的,你会不会太夸张,说很久沒打,还这么准。」敌队的阿平忿忿地说 .
 
「吼~我啊知道,欸,阿平,我真的不行了啦,你代我一下啦,我沒力了。」 
我双手撑着膝盖,退到场边休息,看着他们三个继续在场上跟下一组高三的 学长们斗牛。已经好久沒跟他们来打球了,今天要不是在校门口被阿良逮个正着, 我现在应该已经在家里,继续坐在书桌前发呆了吧。
 
在地上坐了一会,等到痠痛的下腹部渐渐和缓,我走到球场角落的贩卖机投 饮料,也顺道帮他们三个买了几罐,算是为我最近都沒理他们赔罪吧。结果沒想 到,我才刚走回场边,就看到他们已经一字排开,坐在地上休息。看样子,刚刚 是被快速清盘了。然后四个大男生,又跟以前一样,坐在球场边开始瞎聊。 
这是以往最让人放松的时刻,只是今天,我一直很怕他们会提起那件事。 
但我总觉得他们好像是讲好的,从他们坐下来到现在,不是在互相吐槽,说 我不在时,谁谁谁又在扯后腿,老害他们被学长电;不然就是在讲游戏最近的更 新和地图,还有最新的团队战术,觉瞬间又回到了半年前,制度还沒施行前的 …那个纯真的时光。
 
听着他们天南地北的扯着,我们聊到球场的灯都要关了,大伙才准备离开. 就在俊宏和阿平先走了之后,阿良突然从后面把我叫住:「欸,都不用讲一下喔」
 
「讲…讲啥」
 
「你们的事啊。」
 
「我们」
 
「你跟你那个妍萱啊还是,你椅伴,吴暐榕」
 
「我…我们…又沒怎样。」
 
「妈的,还给我装. 我看你这样,八成是被甩了吧」
 
「…嗯。」
 
「她有说,为什么要跟你分手吗」
 
「沒有…其实,是我提的。」
 
「靠,好好的幹嘛跟人家分手」
 
「唉,你不懂啦。」
 
在阿良的逼问下,我把上学期末,开始跟妍萱往的事,到这学期,因为新 规定,和暐榕一起坐,产生了原本不该有的愫,进而引起后续一连串的错误, 而后发展成这样的结果,都跟他说了。当然,我避掉了那些不勘的内容。 
「你既然这么喜欢她,也跟妍萱分手了,那为什么不去把她追回来」 
「我…,她都已经跟別人在一起了,我不想当人家的第三者。」我沒有说实 话,其实是我沒有自信,因为之前也不是沒有想挽回过,但都被拒绝了,她连听 都不想听。再加上,那一次又做了那么多伤害她的事,我哪有那个脸,再去追她。 
「妈的,你这个白痴!」他听完,忍不住开口先骂了句。
 
「算了啦,我看这就是你的报应,很厉害厚一次吃两个,噎到了吧」 
「唉…」我沒有回应他。
 
「好啦,沒关系啦,反正下学期,就有新的椅伴了,你这么厉害,到时候再 换一个,不就好啦!」阿良可能怕真的刺激到我,补上一句后,又用力地拍拍我 的肩膀,那力道,大到真的让人会痛。结果我们坐着又聊了一会,直到球场都沒 人了才离开.
 
跟他道別之后,我一个人站在公车站牌前等车。不知道为什么,觉得今天的 空气,好轻. 也许是跟他们畅快地打了几场球,让压抑的绪都跟着汗水排出来 了;或者是因为终于把心中藏了许久的跟阿良讲了,觉有另外一个人可以 帮我担着,那重量,就好像轻了一半。
 
也许我应该早点跟他坦承的,或者早点接受他们的关心,这样也不至于让这 两週以来封闭的生,会过的那么痛苦。
 
说真的,我都快忘了这两週是怎么过的了,只记得那趟旅行回来,第一天上 课我就请了假,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再面对学校的生,怎么去面对她。也不 记得隔天去学校是怎么样了,大概就是像刚开学那样吧,我和她,一句话都沒说, 真的,一句都沒有。
 
*********************************** 
今天是一个重要的日子,如果我沒有记错的话。
 
从后门进到教室,快走到我们的座位旁时,一如往常的,我刻意用力跺步, 让她知道我来了,而她也顺势起,背对着我,等我坐下后,再缓缓地坐到我的 腿上。这样机械式的反应作,对我们而言已经习惯了。而今天不同的是,我需 要去确认一件事。
 
因为已经入冬换季了,女孩子早就都换上了长,这样也好,让那尴尬的接 触少了些,但对于我今天想要确认的事,就增加了点难度。榕榕今天坐回我的腿 上后,我并沒有觉到跟往常有什么不同,大概是因为隔着两人的长吧,而且 因为天冷,加上我们的关系更冷,底下那根现在已经不太会像以前那样,不 就有反应了。沒办法,只好晚点再看看。
 
早上几堂课,我都一直偷偷地观察她,其实我也不很想这样,因为这几週来, 我都是尽量无视她的存在,就把她当作一个普通的同学,一个必须一直坐在一起 的普通同学,这段时间才能慢慢熬过来的。
 
所以现在上课时,我都强逼自己认真地听老师在说什么,因为只要一不留神 去注意到她,受到那熟悉的体温,熟悉的髮香,我就会掉入先前回忆的迴圈中, 整个人又会难过了起来,只要一进入那种状态,那堂课就会很难熬。毕竟两个人 零距离的坐在一起,心却隔着完全看不见的距离,那种觉,真的好痛苦。 
可是今天不一样,我一定要确认她,到底有沒有…
 
「嗯…」就在我还在想的同时,榕轻轻地发出了一声哀号,尽管很小声,但 被我听到了。就在那之后,我看到她人慢慢地往前靠到桌上,原本放在桌上的左 手,现在也到桌子底下去,应该是在按着肚子吧。
 
还好,来了。由她现在的反应,我很确定,榕她…那个来了。至少她沒有在 那天被那傢伙那个的时候…不小心有了。我大大吐了一口气,但为她放心的同时, 却也开始替她到不捨,因为这次看起来,又是很痛的样子,她现在整个人,已 经趴到桌子上了。
 
我看了看讲台上还在念课文的徐老师,再回头望向右后方,阿堂那傢伙正趴 在他椅伴的背上打瞌睡。我缓缓地坐正起来,把上的外套掉,然后悄悄的把 它绕到前面去,用内衬还温热的那一面,裹着榕榕她的小手和肚子。
 
还好她只是缩了一下子,并沒有其他反应,也许她是痛得都沒办法管我要 对她做什么了吧。其实我很想像之前那样,直接用温暖的双手去抱着她,可现在, 已经不能那样了。看着她痛到微微发抖的躯,真的让人好心疼。
 
榕,他对你,现在有沒有比较好了
 
*********************************** 
「欸!建文,这里啦!」阿良他们在餐厅的一角对着我招手。
 
端着刚刚取好的餐,我越过人群向他们那桌走去。要不是又被阿良硬拉着来, 我现在应该还趴在桌上发呆吧。其实我一点也吃不下,因为下礼拜就是期末考了, 而今天,是这学期最后一天上课的日子。
 
「妈的,你又在神游啊还不坐,帮你佔很久了欸. 」阿平说.
 
「喔,对不起啦。」
 
「欸,建文,怎么样啊」俊宏突然问,让我紧张了起来。
 
「什…什么怎样」
 
「期末考啊刚刚大家都讲完了,你准备的怎样啊」
 
「唉唷,你问他幹嘛,还不是只有数学ok,其他都等着『挫赛』吧。」阿 平嘴说.
 
「妈的,至少比你好啦,起码我还有一科数学能看!」
 
「嘿嘿,要不要再来岔赌啊我这次可是有我们家巧歆帮我…」
 
「喂!」我看到俊宏偷偷顶了阿平一下。
 
「喔。」阿平突然止住了嘴。
 
阿良他看现场突然干掉了,赶紧接着说话:「好啦好啦,不然我们来讲一下, 考完要去哪啊妈的都聊考试的,都已经够闷了,还一直讲. 俊宏,你也出个主 意嘛,考完去哪啊就我们四个。」
 
「噗,就我们四个喔还能去哪,当然是网咖啊。」俊宏说.
 
「挖靠,欸,连俊宏都主说要去打欸,建文,你这次可別再躲了啊!」阿 平说.
 
「对啊,马的你不知道少你一只,跟那些乱凑的很难玩欸. 」阿良接着说. 
面对他们的『好意』,我也只能微笑点头. 一伙人就这样鬧哄哄地在餐桌上 边吃边聊着。突然觉得,有这群朋友真的很好,虽然他们掩饰的有点假,但那心 意,真的,其实我内心澎湃不已,也许是最近比较吧,竟然有种想哭的觉 . 当然,在这些狐群狗党面前,要是真的掉下眼泪,可是会被笑一辈子的。 
这样想起来,我还好,榕呢她的好姊妹也很多,她们的还是像先前一 样吗会不会因为那个人的关系,而跟她们疏远了
 
萱呢其实我更担心的是她。她跟她唯一的好姊妹,经过那次之后,还能像 以前一样面对彼此吗而且孟真她,真的是一个很危险的女孩,我真的不希望妍 萱再跟她走那么近。可是如果连这唯一的朋友都沒有了,她能还去找谁想到这 里,自责的绪又涌上心头,我是不是,不该那么残忍
 
「欸,你们有看过这个吗。」阿平看着他的手机萤幕突然说.
 
「什么啊」阿良问。
 
「提神的好东西啊,这超勐的欸!」阿平说.
 
「哇靠,会不会太夸张,来真的啊」一旁的俊宏,看的下巴都掉下来了。 
「不会吧,这我们班的吗」连凑过去看的阿良都惊讶的说.
 
「对呀,你沒听这里面有录到,我们班那个谁的声音啊。」
 
「靠,旁边都是人欸,他们会不会太敢」俊宏说. 听到他们夸张的反应, 还有内容,该不会是教室里有人偷偷在幹嘛…被录到了
 
「建文,你不看一下」阿良突然叫到我,害我吓的一抖。
 
「对呀,建文,我看这位置,是坐后面的吧该不会是你吧,嘿嘿…」阿平 尖笑着说.
 
我盡量克制发着抖的手,接过他的手机一看,还好,不是我们。在那猥亵的 画面里头,我一眼就可以认出来那是谁.
 
「妈的,这小,又黑又短,才不是我勒,我看是你自己吧!」
 
「靠,林杯才沒有那么小好吗,要不要大家现在『偏』出来看啊!」阿平说 .
 
「欸,好啦,说真的,你这影片从哪来的」俊宏问。
 
「就那个私社啊。」
 
「私社」我好奇的问。
 
「就说嘛,谁叫你要搞自闭,跟社会节了厚。你以为我们班上只有一个社 群网站的社团吗这学期中,不知道谁去搞了一个私社团,里面专门讨论男女 椅伴间的大小事。」阿平说.
 
「那,你知道贴这个文的是谁吗」
 
「我哪知道啊这版大家都马开分进来的,里面尺度超大的好嘛,谁敢用 自己帐号上来贴文。」
 
看着那个画面,发文者的头贴是一片黑,名字叫做『痴腥人』。底下的影像, 好像是在视听教室拍的,虽然很暗,但从闪烁的微光中,我可以看出那应该是痴 汉还有孟真他们在教室中媾的画面。画面好像是从前排的椅子下拍的,这么近 的距离,很难说是被別人偷拍,还是他们自拍的,毕竟经过那几次,我很明白他 们什么大胆的事都做得出来。
 
「你看,搞得么刺激,害我也好想坐后面啊。马的,真是羡慕你,要是我也 够高,平常上课可以坐后面几排就好了,这样就可以跟椅伴…」
 
「欸,够了喔,阿平。刚刚就跟你说他们都已经…」阿良说.
 
「好啦好啦,不刺激你啦。」阿平也用力的拍了我的肩膀,白了他一眼,正 想要给他打回去,突然钟声就响了。
 
「靠!午休了喔,怎么那么快!」
 
「快闪啊!!」
 
大伙齐声唿喊,把餐盘拿去回收桶随便弄一弄,就赶紧往教室跑回去。 
*********************************** 
一回到教室走进前门,往座位看过去,就不小心和她四目相对。暐榕坐在椅 子上,两眼无神,看到我回来了,便默默的低下头去。
 
「对不起,我刚刚在餐厅,沒注意到时间. 」她也沒有说什么,只是缓缓地 站起来让位,等我入座后,再坐回我的腿上,人往前一趴,就自顾自的开始休息 了。
 
这样的画面,马上就让我想到了开学那时,我们的第一次午休,简直就是一 模一样。沒想到这学期最后一次的午休,我也迟到了。还记得她那时候的神, 也是一句话都沒说,只是恶狠狠地瞪着我,一副要把人吃掉的样子。想到那时候 她生气的可模样,就忍不住想笑,但一瞬间,鼻头却又是泛起一阵酸。 
望着她的背影,我忍着难过的绪,赶紧把头往后一靠,闭上眼睛,盡量不 去想。但怎么可能呢闭着眼睛,你可以清楚的受到她熟悉的重量,她温热的 体温,还有体随着唿吸缓缓传来的起伏。
 
从那次之后,每天来学校,最难熬的就是这一刻了。今天终于是最后的一次, 我有一种即将解的觉,但其实内心深处,却是多么盼望着它不要结束,盼望 那下课钟永远都不要再响起。我忍不住,又掉入了那些回忆的漩涡…
 
上数学课,我在后面嘲笑她时,她嘟着嘴生气的侧脸;
 
保健室里头,听到我要留下来陪她,那不小心出来的一抹微笑;
 
巴士经过夕照耀的河面,她闪耀着金黄色光芒的脸庞;
 
KTV中,她手舞足蹈跳上跳下时,那彷如慢作拨放缓慢飘逸的短髮; 
晚自修后,和她在漆黑的校里追逐打鬧的声音。
 
与她相处的点点滴滴,一幕一幕,不断在我眼帘放映着。对我而言,这些都 是弥足珍贵的回忆,对她呢是否跟他在一起后,这些都不重要了是不是这学 期过了,换了新的椅伴,这些都只是短暂的过去
 
「噹~噹~噹~噹~」
 
「啊!」被突如其来的钟声吓到,我抖了一下醒过来。奇怪,整间教室仍然 静悄悄的,而且后面那桌的男同学还在「唿唿」的打着瞌睡,明明就还在午休, 还沒敲钟吧
 
好……好温暖,好香喔。
 
回过神我才发现,我怎么趴在她背上睡着了本想赶紧爬起来,但我怕吵 到她,体僵着一时不敢。两手此时还轻轻地放在她的腰间,全趴在她 的躯上,有多久沒有像现在这样,抱着她午睡了
 
『我不要起来。』
 
这是心理浮出的唯一的念头. 我微微抬起头往右后方看,阿堂那傢伙又沒有 在位置上。因为还是有点担心,所以我再把头转到另一边,望向窗外。那傢伙, 应该不会突然回来吧
 
不管了,下定了决心,我把头轻轻靠回她的背上,再盯着窗外和后门一会, 我才缓缓地闭上眼睛。这是最后的一次了,我小心翼翼地将放在她腰间的双手, 悄悄的往前,绕到她的小肚子那轻轻地抱着。
 
自从开学以来,榕的头髮好像也长长了不少,原本不到肩膀的长度,现在已 经长到贴在肩上了。熟悉的茉莉髮香不断传来,还有那尽管隔着冬季的外套,却 仍然由紧贴的体不断传来的体温。我把脸颊轻轻地靠在她的背上摩擦。 
「噗通噗通…」无法控制的,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才停下作,想冷静下 来,此时却好像听到有另一种相似的声音。我把耳朵轻轻地靠在她的背上… 
「噗通噗通…」是榕的心跳声!静止之后,才觉到她的肚子唿吸的起伏, 频率越来越快,还有那清晰的心跳声也是。榕,妳…也醒着吗妳是不是,也 觉得有点捨不得呢
 
我用环在她肚子上的双手,悄悄的把她抱得更紧. 她沒有把我挣开,也沒有 说任何的话,而我也不敢开口,因为我害怕,可能一句话,这最后的温存,就会 到此结束了。
 
就这样,最后的一次午休,听着彼此的心跳,我忍着绪的波,抱着她, 直到钟声响起。在周围同学起前,我赶紧放开手,和先前一样,过了一会,她 从桌上爬起来后,起头也不回的,就往教室外走出去了。
 
***********************************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好啦,各位同学,下礼拜加油啰!」陈老师在台上说.
 
「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再见。」
 
这学期最后一堂课,就这么结束了。在我还沒意识过来之前,坐在一旁的暐 榕早已经起,刚要走出教室的前门.
 
望着她即将离去的背影,心里头突然又到好纠结,从学期刚开始的不熟识, 那时一句话都不讲,到现在学期要结束了,竟然是同样的收场。说真的,心里好 难过,可是又能做什么呢叫住她吗就算她回头了,又能说什么说最后一声 再见
 
听着教室里同学们在互相道別,或者相约周末去图书馆K书,还有些嬉笑声 此起彼落,我一个人坐在我们的课桌椅上发呆。直到周遭的同学逐渐离去,我两 手着那张桌子,还是不想起来。
 
心里有一种被掏空的觉,鼻头又是一阵酸,才想低下头掩饰,突然发现抽 屉里,靠右边那侧,我的书多了很多本。手把那叠厚厚的书本全部拿出来,才 发现除了我原来的课本,里头还多了好几本笔记和教科书。这是……榕留给我的。 
她为什么,最后又……
 
仓促的把所有的书籍塞入书包,我追出门外,沿着走廊狂奔而下。一直跑到 校门口,也不见她的踪影。隔着马路望着她的公车站牌,一样沒有看到她。拿起 手机,我做了最后的尝试,拨出电话后,仍然是那个熟悉的声音:「您拨的电话 沒有回应,将转接到语音信箱…」
 
*********************************** 
结果她留给我的笔记,不但沒有帮到我,反而打乱了我原本的K书计画。其 实在那之后,我为了分散注意力,所以上课时,我都有强逼自己认真地听老师讲 课;而且回家后,我甚至也都会将那些脑海中记下的内容,整理到自己的课本和 笔记上。
 
而这样用功的目的,其实还有另一个,就是,我想守住……她的另一个愿望。 
还记得,她许下的生日愿望,第一个已经不可能实现了,但第二个,我好像 还能做点什么. 她当时是说,希望我们这一组椅伴,两人的成绩都可以进步很多。
 
后来我一直把她的期望和那些碎念的叮咛记在心底,尽管我知道,现在就算 真的用功了,成绩进步了,她也不会因此回心转意。但我就是想做,反正现在的 生,也已经沒有其他可以寄望的目标了。
 
可是现在,我抱着她留给我的那几本笔记,根本就读不下书。我傻傻地从头 一页一页的翻,看着上课时我们在空白处斗嘴的笔迹,忍不住又红了眼眶。 
「对不起嘛!我真的会开始认真啦!下次考比妳高可以了吧。」
 
「你说的喔,沒做到的是大猪!」
 
「好啦,那可以原谅我了吧」
 
「不行。」
 
「为什么」
 
「除非,你答应我以后每个礼拜都要跟我留校自修两天。」
 
「还要考虑那么久!」
 
「愿意什么,用写的,还要在这里签名 许建文愿意跟吴暐榕在一起 晚自 修」
 
最后,手中的英文课本读到这里,我忍不住停下来,才回想起当时的画面, 眼泪就不小心落了下来。我赶紧用手抹掉书上的那滴泪珠,可是渗下去的水分, 已经把笔迹给弄煳了。
 
阖上她的笔记,我换上自己的课本,强逼自己回到先前定的读书计画,但看 着桌上的书本,却怎么也进不到那个内容中。
 
*********************************** 
「啾啾啾…」清晨窗外的鸟叫声,让我从书桌上惊醒过来。怎么睡着了本 来想说再背一下最沒把握的英文单字,沒想到趴在桌上想着想着,竟然就这么睡 着了。
 
看一下时间,好像也可以刷牙洗脸准备出门了。这是我有史以来,最认真准 备考试的一次,从来沒有想过,原来认真的去准备,去读这些生硬的东西,其实 并不难.
 
就在我怀着自信,要收拾书包去面对这第一次真正认真准备过的期末考时, 打开书包,看到她的书本才又想到,就剩这两天了,这之后,我们椅伴的关系, 也就要到此结束了。深吸了一口气,我背上书包,踏出房门,迎接期末考第一天 的挑战。
 
*********************************** 
「噹~噹~噹~噹~~噹~噹~噹~噹~」
 
「耶~~~终于考完了,放假啰!!」
 
尽管教室内还沒卷、写到最后的同学不多,但是听到这学期最后一次的下 课钟声,欢唿声还是此起彼落的在教室内响起。我把手上的考卷缴回讲台之后, 又呆坐回我们的座位上。
 
榕她很早就卷离开了,结果我今天也沒有跟她说上话。想不到,到了最后, 我们还是连一句再见都沒有说. 抱着那份遗憾,我坐在椅子上发呆。
 
「陈骏炜!你收那么快是要去哪啦」
 
「等下唱歌不是六点吗还不走要幹嘛」
 
「先拍一张啊,这学期最后一次欸. 」
 
「对欸,小瑜,我们要不要也拍一下,说不定下学期就要分开了。」
 
「蛤~我不要~~」
 
前排那两对开始这样做之后,教室内有几组还沒离开的同学,也纷纷拉着他 们的椅伴,坐回椅子上,摆着不同的姿势在自拍,有的男生直接从后面搂着对方, 有的把下巴倚在对方的肩膀上;坐在腿上的女同学,则是拿着手机,歪着脖子靠 在对方头上,「喀擦」一声,为相伴了一整个学期的彼此留下纪念。
 
我低下头,看着我们的抽屉。我,好像连一张她的照片都沒有,唯一在公车 上拍的那张,当时不小心删掉了。为什么我后来沒有保握机会,找她再合照一下 呢
 
我的手下意识地翻着我们的抽屉,榕的东西大部分都沒有带走,包含她那只 宝贝的梳子,都还是放的整整齐齐的。我正想要打开书包,把今天一直沒有机会 还给她的笔记和课本,放回去她那边,才刚拿出来,我就后悔了。带回去吧下 学期,再当面还她好了也许还能跟她说上一两句话,问她这个寒假过的… 
「许建文!」突然一个有点熟悉的女声叫我。抬头一看,是婷妤,暐榕的好 朋友。她们,等下沒一起出去吗
 
「怎么了吗」
 
「你现在有沒有空跟我出来一下。」
 
这个『小鱼』,也沒等我答应,就迳自往教室后门走出去,我赶紧起跟在 她后面,一路走到往顶楼的楼梯间才停下来。我们站在四下无人的阶梯上,她好 像想说什么,但又犹豫着,要讲不讲的。
 
「妳到底要幹嘛」
 
「我问你喔,你是不是跟那个吕妍萱分手了」
 
「我跟她… 对,我们,早就沒有在一起了。」
 
「那,我问你,你有喜欢过暐榕吗」
 
「啊我」
 
「你老实说喔!」
 
「我…我沒有,沒有」喜欢过「,是后来,后来一直……喜欢着她。」 
「你……那我问你,你为什么当初要骗她骗她说你跟妍萱沒有什么你知 道,她听到你们早就在一起之后,有多伤心吗」
 
「我…我也很想跟她解释啊,其实我…」
 
「你知不知到她最讨厌小三了,更何况自己莫名其妙地当了人家的小三!」 
「她以前国中的时候,好不容易跟一个喜欢很久的学长在一起,沒想到那个 看起来很斯文的男的,后来竟然噼腿了,而且跟他偷偷往的那个女人,还是 我们其中一个好朋友。『为什么人要这样互相伤害,为什么明知道对方已经有另 一半了,还要跟他往』我还记得她当初跟我讲这句话的时候,哭的有多难过 . 」
 
「这学期,当她抽到你的时候,我们本来都还为她高兴,因为她,其实从高 一就喜欢你了。她说过,你跟那个人很像。我本来很为她担心,但她说跟你相处 之后,又觉得不一样,她说,跟你在一起的觉,很真。」
 
「我也…」
 
「你知道她默默为你付出了多少吗我们都很惊讶,她这学期怎么突然变得 那么用功,问她只说,因为她的椅伴不念书,所以她只好多加油一点,说希望 可以跟你,一起变的更好。」
 
「但是沒想到,她期的这一切,以为即将到来的幸福,还是一样,都是假 的!你知不知道她后来因为你,做了什么傻事她跟那个陈贵堂越走越近,班上 大家都传说他们在一起,连我们那群另外两个,后来都很气她,为什么不听劝, 为什么不离他远一点. 你知道我后来逼问她,她跟我说什么吗」
 
「榕她…」
 
「她说!她根本就沒有要跟那个陈贵堂在一起!她只是为了不想破坏你跟妍 萱,所以才完全不去否认那些奇奇怪怪的流言。她为的就是希望妍萱不要因为她, 跟她受到一样的伤害!希望你,不要变成一个,跟那个男的一样的混!」 
『这个笨…妳为什么要…』越听越激,我紧着的拳头,不自觉的一直 颤着抖。
 
「榕榕呢!那她人呢她为什么沒有跟妳们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他们等一下要去哪本来不想跟你讲的,可是我真不知道怎么 办,所以才来找你。我怎样劝她都不听,她说她今天考完试,要去跟那个傢伙讲 清楚。我真的很担心她…」
 
「妳为什么不早说!!!!」
 
*********************************** 
「噢!幹什么!小心点啊!」
 
「对不起!」跟撞到的学长匆匆道歉,我在楼梯间继续往下狂奔。
 
回想起这些日子来,她一直都是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阿堂对她做的那些 不勘的事,还有她心里的煎熬,我的视缐就越来越模煳。一边奔跑着,我一边用 手背抹去眼角的水珠。
 
榕!妳在哪里妳在哪里!!
 
一路从教室那栋楼跑下来,都沒有看到她的影。刚刚也去看过视听教室, 还有其他偏僻的地方,全部都看过了,都沒有找到他们。他到底把她带去哪了 
心底焦急地几乎无法思考。
 
会不会,他们根本不在学校里
 
那会去哪呢现在追出去,还来的及吗
 
该跑去车站看吗还是…
 
强逼自己冷静下来,才想到,与其去找暐榕,不如去找那傢伙。下定决心后, 我往侧门的方向狂奔,我记得听人家说过,阿堂他都是把摩托车停在侧门外的小 巷里的。我有预,如果这次沒能拦住他们,就再也来不及了!
 
沒命地冲到侧门,望着人来人往的校门口,根本就沒有办法在人群中找到他 们的影子。心里正干着急着,突然间,就看到巷子口冲出了一台白色的机车,一 个男同学,载着一个短髮的女生,是暐榕!
 
「暐榕~~吴暐榕~~!!」我一边跑一边喊,但距离实在太远,加上门口 那些群聚吵杂的人声,她对我的唿喊完全沒有反应。
 
眼见她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就要消失在前方的车阵中,正想继续跑着追上 去,突然听到有人叫我:「建文!你在这幹嘛你不是说要回家吗不回家还不 赶快跟我们一起去…」
 
「阿良!脚踏车借我!」我对着刚从车棚骑出来的他说.
 
「幹嘛」
 
「快点啊!!」
 
「喔。」
 
骑上阿良的脚踏车,沒等绿灯亮,我就钻过车阵,拼命地往他们刚刚消失的 方向骑.
 
「小心点啊~~要不要我叫他们……」阿良的声音渐渐听不到了,我沒时间 跟他说明,因为我知道,可能一眨眼,就会再也追不上他们。
 
一路上,我把变速调到最重,用盡全力的踩,但是阿堂的机车更快,而且他 骑着车,在车阵中忽左忽右的钻来钻去,完全不顾后面载着连安全帽都沒戴的她。 
才刚闯过一个红灯,好不容易拉近点,但是绿灯刚亮,他油门一,我们之 间的距离又越来越远了。
 
就这样,我苦苦在后面追赶着,那台白色机车的车尾灯,却是离我越来越远, 几次在路口转弯后,我都差点找不着他们。就这样骑了有十几分钟,尽管双腿已 经痺,还是得用意志力撑着,用最后挤出的全力踩着踏板。
 
记得他们刚刚是在前面那个路口右转的吧
 
好不容易骑到他们刚刚消失的十字路口,这次弯过来后,却看不到那台白色 的机车了。
 
怎么办!他们去哪了
 
是已经骑到前方视缐的盡头
 
不可能!他们一定是转弯了!
 
是前面那条大路吧左转还是右转呢
 
右边那我还算熟,是个鬧区,有些补习班;而往左的方向,我真的不知道那 里有什么该怎么办老天爷啊!拜託你,我已经沒有再回头的可能了,让我做 出正确的决定吧!
 
下定决心后,我闪过从后而来、不断在鸣按喇叭的汽车,左转继续拼命往前 骑. 可是我越骑越心荒,因为往这个方向,宽敞的马路上,车流并不多,但一眼 望去,就是沒有看到那台白色双载的机车。
 
一连闯过了好几个路口,左顾右盼,都沒有看到他们。我只能继续咬着牙往 前骑,寄望能在某个角落看到她。但不知道是不是上坡还是怎样,渐渐地,我 到双腿开始不听使唤,踏板越来越重,越来越重。这里到底是哪
 
环顾四週,成排旧旧的建筑,有些是透天厝,有些是仅有六、七层高的旧大 楼。而且看这里的店家,清一色好像都是学生不该去的地方。这里,是风化区. 他们真的是往这边走吗我是不是又赌错了
 
我无力的踩着踏板的双腿,最后终于落地了。拿出手机,最后只能再试试看。 
才刚按下去,马上就听到那个令人失望的声音,又进了语音信箱。
 
榕…妳在哪里妳到底…在哪里啦
 
我沒有办法想像,那个曾经粗鲁对她的阿堂,如果听到榕要离开他,会对 她做出怎样的事。我颤抖的手,再也握不住龙头的握把,「喀」的一声,阿良的 脚踏车倒在路边。双手撑着膝盖,我激烈的喘着气,心脏的脉仍在狂跳着。 
忽然间,我听到旁边旧大楼的骑楼底下,有人在争吵的声音。
「我不要!你放开我!」
「马的,妳又要我手是不是」
「我不要去!你快放开我!」
「不跟我去啊妳不怕我把这个放上去吗嗯妳看看,这谁啊」
「你要贴就去贴!我已经无所谓了!放开我!」
「马的,妳这女人…」
是他们!!那傢伙站在楼梯口,紧紧抓着暐榕的手腕,好像要把她拉上二楼, 我看到骑楼上的招牌,那是一间不入流的小旅馆.
甩开书包,我从路边狂奔过去。踏进骑楼,我一个箭步冲上前,揪着他的领 口大吼:「陈贵堂!!你在幹什么!放开她!快放开她!!!」
被我突然其来的干涉吓到,阿堂为了反制而松开了她。一阵拉扯,他手上那 只手机也掉落地面。
 
「他马的!许建文,你找死啊」阿堂一手抓着我的手腕,一手掐着我的脖 子说.
 
「死我就这命一条!你要换,就来啊! 来啊!!!!!!」两手死命地 揪着他的领口,瞪着他那张邪的嘴脸,不禁想起他在厕所里对她所做的事。颤 抖的右手成拳头,才刚往后一拉,突然间,他就松手了,往后退了一步。 
「妈的,你…你给我记着!」他指着我说完,往我脚边看了一眼,犹豫了一 下,竟然就转头跑了。
 
低下头才看到,他的手机还躺在那边,而且萤幕还在闪着,正在拨放影片。 
那场景,好像是教室我捡起那支手机仔细一看,这是…我跟榕!是那次 下着雨的天,午休时,我们在躲在外套底下,在那个的时候被拍的而且看这 个角度,是走廊,这是由从窗外偷拍的。
 
「榕!妳为什么…」才刚转,空的骑楼里,已不见人影。
 
远远看到她人已经快走到前面大路的叉口,我赶紧拔腿狂奔。跑到路口, 就看到她对着路边在招手。
 
「榕!榕榕,等一下!」我冲过去,握着她的手腕说.
 
「你不要拉我,放开我!」从侧面看到,她的眼框红红的,泛着泪光。 
「发生这么多事,妳为什么都不告诉我」
 
「放开我!」
 
「那傢伙,他是不是用这个威胁妳这么严重的事,为什么妳不跟我讲」 
我把阿堂的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
 
「我沒有怎样,你不要管我!快放手啦!」她小手一挣,从我手中抽走。 
「榕榕,妳是不是,因为我跟妍萱,所以故意假装跟他在一起」
 
「我沒有!」她侧着子躲着我,不想让我看到她的正面。
 
「我都听婷妤说了!妳为什么还要这么逞强」
 
「我沒有,我沒有…」忽然间,我看到她背部急促的起伏,两手摀着脸,抽 抽噎噎地哭了起来。从来沒想过,一向坚强的她,竟然会哭的像个小女孩一样。 
我走到面前,紧紧握着她的双肩,低下头轻声说:「榕,妳为什么不早点告 诉我为什么要一个人去面对他为什么不让我可以保护妳」
 
「我不知道…」
 
「榕…」
 
「我…我如果告诉你…如果她…看到那个画面…你们…你们就不会在一起了 …」她一边抽泣,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
 
「那妳呢妳怎么就沒有想过妳自己妳自己一个人怎么办榕榕!妳知道 吗其实我…我更在乎妳呀!」
 
「你不要…不要再说了…」
 
「榕,妳听我说,其实我,我喜欢的是…」
 
「你不要说了!来不及了!都来不及了!我已经不值得…」
 
话沒讲完,她体一扭,挣开了我的手,转走到后停的那台计程车,拉 开车门上了车,把门一关,车就这么开了。
 
拍着车窗,我追在车后,只能不停地喊着。
 
「停车~停车啊!!榕~妳不要走~妳听我说~~」
 
「我喜欢妳~~一直都是~~我喜欢的是妳~~」
 
「再给我一次机会~~不管发生什么事~~让我~~保护妳~~」
 
「因为我喜欢的是妳啊~~~」
 
「吴暐榕~~~!!我喜欢妳~~~~~~!!」
 
随着最后一声吶喊,消失在喧嚣的车阵中…
 
留下的,只剩我一个人止不住的喘息。
 
*********************************** 
我很后悔,为什么当时沒有紧紧的抓住她,为什么又一次放开了她的手,就 算是会弄痛她,也应该要紧紧抓牢啊
 
从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找不到她了。无论我怎么拨电话,永远都是进到语音 信箱,我想不知道从何开始,她早就把我的号码封锁了吧;试着用其他电话拨号, 就算是响到完,也都不会有人接听。
 
从我们决裂之后,我传的上百封的讯息,到现在也都是显示着未读;试着从 同学那边,问到她几个好友的联络方式,她们好像说好的,每个人都说也找不着 她。从那天之后,暐榕她,就好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寒假过了快两週,今天都已经初四了。榕,妳今天,过得好吗我把房门关 着,躲在房间里,呆呆地看着手机,心想今天要再传什么讯息给她。突然间,听 到楼下有人在叫喊。
 
「许建文,还不下来!我们要走了啦。」老姊在楼下喊着。我把手机随手丢 着,拖着无力的步伐走下楼去。
 
「阿文啊,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去喔」
 
「不要啦,我想要在家里……念书。」
 
「妈,你別听他在那边,我看他啊,到时候还不是整天打电、玩电脑, 不然就是睡觉!」
 
「好啦,你不要去就算了。我在餐桌那边又放了一些钱. 冰箱里也有吃的, 记得每餐都要吃,如果…」
 
「好啦!妈,我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们赶快出去啦,爸他在外面等 很久了吧」
 
「好啦,你自己小心欸. 出门记得要关窗锁门…」
 
「知道了知道了~」
 
送走了唠叨的家人,突然觉得家里变得好安静. 我坐在沙发上,把电视打开, 漫无目的的转着台,本想刻意让自己享受这种片刻独处的孤独,但沒想到才刚 开始,就有点后悔了。早知道就跟着他们一起去南部找亲戚,一起去玩几天再回 来。
 
现在,诺大的家中,真的只剩下自己一个,突然又有点能够体会到,妍萱她 长期一个人独处的那种觉,那是有多么孤单啊。
 
实在受不了,我最后又上楼,躲回自己的小房间,开了电脑登入了游戏,却 沒有半个人在缐。于是我漫无目的地逛着网页,渡过了整个不知所谓的下午。 
晚上吃过东西后,我马上又躲回了房间,本想再打开电脑的,可是犹豫了一 会,就放弃了。
 
既然想她,那就想吧又沒有关系. 于是我从抽屉里拿出小心收藏的那几本 笔记,打开来一边读着她给我画的各种重点,一边看着我们在空白处斗嘴的文字, 回想着当时在教室中的场景,嘴巴忍不住笑了开来。
 
像个傻子一样,我就这样边看边笑,直到深夜。阖上书本后,才觉得一空 虚的觉又瞬间袭来,静悄悄的房楼,只有一个人在家。我躲进棉被里,打开通 讯体,做每次睡前的例行检查,传给她的讯息,一样显示着:『未读』。 
尽管如此,我还是发了一句晚安。关上灯之后,我戴上耳机,重复拨放着那 天在KTV里,偷偷帮她录下的那半首歌,让她的歌声陪着我入眠。
 
*********************************** 
好像被老姊说中了,我不是睡觉,就是在玩电脑,不过我昨晚可还是有读书 的,一边吃着早午餐,我一边盘算着今天晚上要再来读她哪一本笔记或是课本。 
用餐后,因为今天寒流发威,一回到房间我就躲进棉被里,干脆继续再睡个 午觉好了。
 
其实昨晚并沒有睡好,因为听着她的声音,自然又进入了那个回忆的迴圈中。 
其实这也是我自己想要的,我想,如果思念一个人,也许一直强逼着自己去 想她,去想你们一起经歷的总总往事,总有一天,当你忘记做这件事的时候,就 不会再去想起她了吧
 
躺了好久,意识渐渐模煳,体不自觉地抖了一下。
 
之后,我终于进入了梦乡.
 
「隐隐约约 闪的双眼」
 
「藏着你的羞怯 加深我的思念」
 
「两颗心的界 你一定会看见」
 
「只要你愿意走向前~」
 
「天天想你~ 天天问自己~」
「到什么时候才能告诉你…」
「天天想你~ 天天守住一颗心~」
「把我最好的留给你~」
梦里面,暐榕她清亮纯净的嗓音,又伴随着我。忍不住回想起她当时拿着麦 克风,那真诚的模样,就好像在跟我诉说着…
不对啊,刚刚躺下来要午睡时,我并沒有戴耳机吧忽然从床上惊醒,是手 机铃声!我拿起床头的电话,有一通未接来电,是榕!是榕榕打的!! 
我无法控制自己颤抖的双手,了好几次,好不容易才解开萤幕的锁. 拨出 电话,拿到耳边一听,电话那头终于传来「铃铃铃」的声音,拨通了,拨通了!! 
响了几声后,电话接通了。
「喂,榕榕…」
「您拨的电话,暂时沒有回应,嘟声后,将转接到语音信箱…」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莫那原神】我的高中生活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