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牛牛影视】我的黑白男友 (1-15)

我的黑白男友

. 【我的黑白男友】 作者:田微风2021/12/09发表于:SexInSex.net (序) 你不懂,世事无常。 我已经67岁了,所见的未来,每一天都在变得黯淡,但是过去……即使最肮脏的过去,却在慢慢的发光…… ——台词,守望者 (01) 离婚已经三个月了,没什么悲痛,也没有伤。 整个人心里,只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木,就像着的僵尸。 无所事事,于是我窝在家里看电影,希望能从别人的故事里找一点着的觉。 最有印象是《西部世界》,那种毫不遮掩的人,竟让我有种罢不能的快。 只可惜,第三季不好看,弃剧,我果断看起了别的。 而后,《黑袍纠察队》,那种耳目一新的反派故事,真心不错! 我也不知我为何会喜欢,直到看到了《守望者》。 我无法忘记这个镜头,面对别人寄来的色秽漫画,年迈的丝女竟这样说: “我已经67岁了, 所见的未来,每一天都在变得黯淡,但是过去……哼,即使最肮脏的过去,却在慢慢的发光……” 瞬间,台词如闪电般击中了我,把我带回了过去。 …… (02) 事实上,我离婚有两次。 第二次不说,第一段婚姻,其实很幸福。 前前夫很我,面对他,我就像多了个爸爸,捧在手心怕摔着,含在嘴里怕化了。 而我离开的原因,说起来可笑,仅仅是因为我发现了一些。 怎么说呢,为一个女人,你能接受你的老公其实是个变态,不止喜欢背着你女装,还喜欢一个人偷偷躲在厕所,悄悄玩眼吗? 总之,我不能接受,哪怕他用的,仅仅是一些玩——仿真的那一种。 发现的结果,就是离婚咯。 而我最坏的做法,就是把一切都公之于众。 看着公公婆婆那惊讶的表,老公的羞愧,我有一种特别的快,就像复仇得逞的那种。 直到经历了第二次婚姻才知道,比起一个真心你的变态,一个不你的正常男人,那才是真正的地狱。 尤其再加上一个事事都刁难的婆婆。 四年不见,他还过得好么? …… (03) 有人说,当一个女人想一个人的时候,她很难忍住不给他打电话。 这就是我。 拿出手机,我很快背出了前前夫号码。 这简直是个奇迹,四年不曾去回想,为何我依然会记得? 鬼使神差,我把电话拨了出去,夜的一点零一分。 第一次,电话没有接通。 我在想他是不是睡了。 第二次,依然没有。 而这次,理智提醒我停下,拨通又怎样呢?分开时那样伤害别人,你觉人家还会惦记着你吗? 于是我挂了,并后悔打他的电话。 然而,就在我挂断之后,电话竟拨了过来,是他! 瞬间,看着不断震的手机,我变得好紧张。 接还是不接? 终于,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忙音替我将电话给挂断,这让我长松一口气。 随即,我想起了一句话,相见不如怀念,既然已分开,为何要再一次打搅? 就在这胡思乱想之际,电话再一次响了,似有些不依不挠的意味。 5次,10次。 终于,我忍不住接了。 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我要说话之际,一个声音却意外传了过来: “Hey,honey,who?” 初时,我没听明白,半晌才意会,这应该是英文。 关键——这句话并不是问我,而是有人在问他,并且,是一个男声。 瞬间,我想到了同恋这个词,并且敢肯定,我的断定没错。 立即,我把电话给挂了,有些疯狂的摔掉了手机。 我根本不知道我在生气些什么。 …… (04) 不知不觉,一星期过去。 整天宅在家里,我连电影都不看了,每天就是吃饭,喝水,睡觉。 实在无聊,就去洗澡,然后在浴缸里一遍遍自,用高潮来足我自己。 或许是玩得太多,第八天开始,我已经没有任何的快。 高潮的魔法消失了。 我开始觉得沮丧,觉失落与孤单,不知道着的意义是什么,未来是什么。 就在这沮丧之中,突然,一丝疯狂的想法闯进我脑海,我竟然望被强的觉,想象有一群人闯进我家里,蒙着面,我,让我肆意的享受被人轮的快。 那样会快乐吧? 当然,我只是想想,真实的,不敢。 就在这时,我又想起了前前夫,想起了那晚的电话。 我很好奇,两个男人是什么觉呢? 互相眼? 不会觉得恶心么? 但说来也奇怪,就是这一丝好奇,却意外令我着迷。 我突然也想试试那种从来未体验过的觉,想要试试那肮脏下的滋味。 这算不算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 我也不知。 …… (05) 事实,在我此时此刻笔之际,我早已走到了故事的结局,完成了我也不知道好坏的蜕变。 而现在,所有的文字不过是我的回忆和记叙。 你觉得,一个从来未接触过的女人,从第一次尝试到习以为常要多久呢? 答案是半年。 这时间太长,我不想细说,就挑一些关键说说吧。 一开始尝试,我首先想到了一次去医院做检查,接受灌肠的经历。 那误导了我,以至于很多次之后,我才知道,真正要洗肠子,最快捷的方法不是用什么工,而是把莲蓬头取下,直接将水柱对准就好。 如果家里的水压够大,你甚至只需要放松,水就能轻松的进肚子。 之后,真正的难题不是怎么去灌,而是你的体如何去适应。 总之,在我刚开始尝试的时候,每一次浣肠基本都以拉肚子腹泻而告终,伴随着剧烈的腹绞痛。 这简直是一种酷刑,丝毫没有快乐可言。 但慢慢的,我的体开始适应,我开始无法接受肚子有“粑粑”的觉,结果就是,明知道这样做很惨,我还是会去做。 然后痛着痛着,肠子就和我一样逆来顺受,开始对浣肠这种事习以为常。 我可以很轻松的灌进1升,甚至1。5升水,可除了把肚子涨得老高,就像充气的气球,再无任何的异样。 我甚至觉得舒服,一种腹腔被填的觉,摇晃时沉甸甸,泻完就很轻松。 连带的好处还一点,长期这么做,我瘦了!简直比所有的减肥方法都管用。 但是我知道,这是因长期浣肠造成的营养摄入不良。 说完了清洗,我再说自亵的过程。 事实上,就算你做好接受这种事的准备,尝试也需要克服很多的困难,免不了弯路。 我的弯路是这样子的。 一开始,我尝试进去的东西只是我自己的手指,然后是牙刷等等,则是香皂。 但这样,除了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异物,我没有体会到任何的觉。 我想,是不是我用的东西太细了。 然后我开始找道,比如平时吃的小黄瓜,做菜用的小茄子什么。 但是,它们太硬了,耿直而没有丝毫的弹,如果前面还可以,用来开发后面的菊蕊,不好玩。 再加上香皂的作用并不好,所以前几次尝试,我只能说,我把一些东西反方向塞进去而已。 有一次尝试,还刮伤了自己,那种像嘴被撕裂一般的疼,简直了。 之后,我学乖了,出门看见街上有趣用品店,徘徊许久,终于在某一天鼓起勇气闯了进去。 不过那店员太讨厌了,就不能让我一个人逛吗?硬要跟着我一个劲问这问那,还说这个如何那个如何,当场把我给吓跑,红着脸走了。 但收获也不是没有,原来玩有这么多玩,我以前怎么没想到? 当晚,我就从网上购买了玩,一根外形很吸引我的。 说起来可笑,这不就早年,前前夫所用的东西么? 兜兜转转,我竟回到了原点。 …… (06) 等快递的那几天,的我焦灼不已,每一分,下都是泥泞,一,答答一片。 而手指的搓,根本不能解除这火分毫。 更叫我上瘾是网上那些玩,长的、短的、粗的、细的,好多我都想尝试。 然后就买买买咯,第一天真蠢,怎么就只买了一根? 终于,艰难的等之中,第一根玩到了。 面无表的签收,我像个冰冷的僵尸一样送走了快递员,只有天知道,我的心里,是一种怎样的期。 迫不及的打开,亲切油然而生,伴随着高涨的——你是我的! 当即,我把它带进了洗手间。 首先,香皂、酒、沐浴,各种洗涤用品轮番上阵,我为它洗了个澡。 然后我开始端详,怎么说呢,看实物,还是和网上的效果有一些差距,个头也比想象中袖珍,不过做得还真像! 不管了,等了这么久,我只想把它吃进我肚子,缓解我现在的。 女人想要的时候,是没有理智的。 比划了一下,我把它吸在了马桶盖上。 心里的觉很奇妙。 明明,这是个玩,靠近,我却到了羞涩,就像是开启一扇全新的大门。 三分忐忑,四分不安。 不好意思的靠近,我一手撑马桶,一手扶着它对准了自己,那里的蜜水早就流下来了。 第一次触碰,陌生的觉,很新鲜。 我尝试用它刮蹭我自己,就是这一下,我发现它与真人的不同。 怎么说呢? 触比真人硬,如果没有,刮在皮肤上涩涩的,就像是一块橡皮擦。 不过还好,淅沥沥水很多,都是我泛滥的春,没几下,就从头了它。 然后我一手撑着马桶,双腿向下弯,再一次尝试进入。 这次很顺利,对准,哇哦,慢慢就进去了! 瞬间,一个羞耻的念头闪过,我这是被玩干了吗? …… (07) 不得不说,这想法很奇妙,给我一种十分异常的刺激。 我开始上下移,双手撑着马桶,受它在我肚子里进进出出的觉。 毫不夸张的说,这觉太了,就像真的在做一样,我已经好久没享受这样的觉。 不过我体能不行,没有做多久,就到了累,主要是马桶太矮。 于是我把它从马桶盖取下,左看右看,又在了浴室的墙上。 这次我背对它,让它从背后入侵,经由我道,侵略我体和魂。 只可惜这样子更累,因为对面的墙很远,手没有支撑,全靠我自己挺着。呼!换样子! 于是我再一次改变姿势,尝试了几番,才发现最舒服的姿势是把它在地上,我像只朝天的蜘蛛一样,让它进入我。 主要是这样,我可以背靠着浴缸,从浴缸上借力。 然后再一只手搓我下的小豆豆,呜呼……就是这种觉,好快乐,让我去吧! 那一天,我不知在浴室沉迷了多久,就像一个吸上瘾的女人。 总之,第二天清醒的时候,我连手指都不想,只觉整个腰是断的! …… (08) 接下来几天,我一直在休息,恢复我体力。 而这期间,其他的玩也到了。 有惊喜,有失望,就像是一场赌博。 其中有两根异味特别大,讨厌的橡胶塑料味,开箱就让我扔了,剪碎扔进了垃圾桶。 剩下的几个则有幸被我拎进了浴室,接受我的洗礼。 说来也奇怪,面对新加入的它们,我再没有第一次玩玩的那种悸和新奇的觉,或许是用尽了,就像纳兰德的诗句,人生若只如初见。 这一次,我很平静的享用了它们,不过平静的仅仅是理智。 因为,每个玩的长相都不同。 有的头大子小,这样拔出来比进入时舒服,尤其要拔出来又故意不拔出来的时候。 你觉它想撑大你的道钻出来,却又在出口被道回去,一种反反复复膨胀收缩的快。 有的冠状很深,再加上夸张的血管,能给我强烈的刮蹭,仿佛将道都展平,直接刮出水来。 一开始难以接受,适应了好刺激! 另外有两根,它们看着是很好,流畅的线条有一种艺术的气质,干净的色给人萌萌的觉。 但进去的滋味却并不怎么样,除了很顺畅,剩下的唯有平淡。 至于最后那根,好吧,它的尺寸太大了,完全是我失心疯买的,强硬坐进去的时候,我觉道都撕裂。 不行不行,完全受不了,我暂时放过了它。 休息一会儿,重新搓小豆豆找回觉以后,我用了其他的玩,那些小的。 侧躺着,每个玩几下,然后又换,脑子里幻想被人轮流的觉,既羞耻又觉得好舒服,就像一滩化开的黄油。 潮退之后,我从地上爬起来,一面把它们一个个扔进浴缸,一面想起了买来的初衷。 最初的想法不是用来开辟谷道热肠吗? 怎么叫前面先吃了? 休息了一下,我不顾体的疲累,开始清洗浣肠。 过程用了我1个多小时,结果洗干净,天色已很晚,再加上开始没吃东西,真的是又累又饿,饿得心里都发慌。 我知道,这个是低血糖。 本来,我应该去吃饭。 但你不知饱腹再做的觉,食物在肚子里摇晃,真的很不爽,尤其是官也变得愚钝,没有饿时。 所以我仅仅就喝了一点可乐。 得到这点糖水的补充,我重新回到了浴室。 整个穿越到厨房,开冰箱,再回到浴室的过程,完全赤体,如果客厅台和厨房对面有人,那我一定会被人看光光。 但我赌的就是没有人恰好在看,而且天色也黑了,我又没开灯,就算看见,也看不见。 我享受这种肆无忌惮奔的快。 回到浴室,其实这时的望已经跑掉了很多,好不容易把它们召集,我挑出最开始被我嫌弃,起来最没有觉那一根。 因为小嘛,我怕太过分,会像上次的黄瓜一样刮伤我,毁掉我所有的觉。 后面没有水,我用了油,挤在手指上一次次塞进去。 好多遍以后,我觉得可以了。 准备到位,我扶住了那根小,将它一点点对准了自己的小眼——不知为何,这里,我很喜欢这个粗俗的字眼。 此刻,我进入的姿势是下蹲,而它站在地上, 因为它不大的缘故,再加上充分的,所以我尝试几下,就找了蕊绽放的觉,和手指进去完全不一样,就是被异物撑开的觉。 我有些小小的成就——我的菊开放啦! 然后我继续放松,继续向下坐,被撑开的觉就更加的明显。 再一用力,被压弯的它竟然一下子弹了进去,哧溜一下! 我被吓住了,糟糕,不会又弄伤吧?还好并没有,只是吓了我一跳。 上下几下,我开始认真受。 不得不说,菊被穿透的觉还挺好玩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微妙,就像排到一半,卡住,一直被卡住,然后再用力也拉不出来,反而越卖力,越深入。 而肠子则是有苦说不出的酸涩,微微痛,又好舒服。 尤其是每一次深入却卡住,然后在微痛之中反复突破的时候。我不断试探我的底线,结果发现,只要我足够的耐心,它能整个都侵入。 得越深就越舒服,到最后,我竟然意犹未尽嫌它短。可惜现场没有比它更长的了,除了我觉得好大的那根,它肯定进不去。 就这样吧。 左右摇摆两下,我开始抽。 然后又发现,比起上上下下的进出,让它一直霸占着我的肠子要更加的舒服,就像一直在排,排,排! 直到某个临界点,再真的把它拉出来! 呜呼呼~!好爽! 真的是全心舒畅! 不用人我,马上,我又来了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直到把真正的排勾来,发生严重的腹痉挛。 …… (09) 第二天起床,我的嘴里是苦的,每一次浣肠洗过头也是这样。 而肚皮像劳过度的铁板,硬邦邦,一碰就疼。 这绝对是酷刑,痛得我直哼哼,虾米般蜷缩在一起,一都不敢。 但最为过分的是,大姨妈就在这时候来了,天呐,放过我吧! 随后有半个月过去,好不容易,我才能再一次站直体。 照镜子检查的时候,我有些好笑——你看你,贪欢的下场,懂了吧? 绝对是懂了!至今都难忘。 而那之后的过程,我打算不继续写了。 再写,无非也就是一个寂寞的女人,在家玩玩开发自己的故事,而这并不是我想让你看的。 正如我标题——《我的黑白男友》,那才是正题。 不知不觉,1年要过去。 某一天回顾的时候,我都惊讶我自己的进展。 我上了双,上了小逼逼、菊同时被贯通的觉。 而起初那根“巨大”的,我也不觉得大了,反而嫌弃它有些小。说起来,不过是19厘米,4。7公分罢了。 这算什么? 除了逼逼的深浅不够,差一丝不能下,我的前后都能接受它肏干。 事实这一年,旧有的玩我已经统统都玩腻,偶尔添新的,也就是一次便抛弃。 因为,玩可不会自己啊,每次都玩得很累,而我又很懒。 再加上玩也有它缺点,最大的缺点就是没有我想要的规格,每一次买来,不是太长,就是太短,粗细都不说了。 一次次将就,很快就耗尽了我的热。 我开始望那种一切都刚好的觉,的大小要合适,深浅要刚好,整个都进入之后,还能完美的撞上我,一分不多,一丝不少。 如果能自己抽,那就更好了。 可惜没有这样的玩——除非真人。 那去找??? …… (10) 找男人…… 怎么说呢,听起来,这似乎是一件很简单的事。 但事实上,这对我很难。 总结起来,大概就一句——谁都看不上,谁也看不上。我给你举几个例子吧:比如有一个男人就对我说,一年给我100万,让我做他的小人。 这听起来好笑,不说我现在的房子就值10个100万,光是我外面出租的门面,每年就远不止这些。 所以钱,你可以试试一个亿能不能打我。 主要是他得意的样子让我很不爽,100万,很多吗? 还有个男孩纸很稚嫩,向我搭讪的时候,说他喜欢我。 我问他喜欢我什么,他却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嘻嘻,可怜的小处男,一看就没有追求过女孩子。 于是我逗他,假设我很喜欢3P,还想要滥,你还会喜欢我吗? 他当场就脸红,一副傻了的样子,不可置信的望着我。 而我心里虽羞怯,脸上却若无其事。 “你不信?我说真的!”我继续骗他。 然后他傻傻真信了,异样的看我一阵,再也没联系我。 这把我气得呀,假话听不出来吗? 就算是真的,你也可以歪曲我意思啊,3P表示我前后都可以给你,而滥嘛,给谁上不是上,你也可以上啊! 所以,来调戏我嘛…… 真的是一点趣都没有,诅咒你永远找不到女朋友! 不过这事也提醒我,或许一般的男孩纸无法接受我,就像我曾经无法接受我的老公。 而能够接受的,又可能只把我当玩物。 然而我贪心,还想要一点真。 现实没找到,过了一段时间,我把目标转移到网上。 最早是陌陌之类,也傻傻的注册了几个婚恋网。 后来我发现,陌陌上约的多,大家都喜欢天亮之后就分手,而婚恋网全都是套路,参与了一次线下拍拖聚会,我就再也没去了。 简而言之,那种觉就是,我像是被红娘打包出售的商品,她们在意的只是赚钱,根本没有真心。 而且我自己的癖好我知道,陌生人之间,这个要怎么说? 最后,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加入了一些3P和BDSM的流群。 这觉很刺激,语音验证之后,再被群主高亮设置管理员,找我来搭讪私聊的人很多,一开始应接不暇。 不过多数人目的很明显,可以要你的照片吗? 可以知道你住哪吗? 可以私底下见面吗? 或许是真的想放,那一段时间,对于前来找我聊天的人,我是来者不拒,除了一种。 上来就两个字——约吗?那种人。 他们说话,我的话更,他们在撩我,我就放肆的享受那种被撩拨,高涨的觉。 但是,只要剧发展到约我去见面,我就会开始拒绝并退缩。 倒不是迷途知返,而是我害怕会染病或者惹出其他什么的。 终究,我还是要脸,希望现实中有一块遮羞布。 而我最过分,无非也就在群里晒了一些我洗澡的照片,3秒就自毁的那种。 中间有个群主很来事,发现我喜欢用玩双,就问我喜不喜欢拳击和扩张的觉。 扩张我知道,就是越用越大嘛,甚至主去开发,我还不想那么焦急,玩到合不拢怎么办? 至于拳击,这个我真心不知道。 于是他解释,就是拳到一定境界,开始像拳击手那样快速击打道或门,一拳打进去。 ? 天呐! 真的吗? 我简直不敢想象,但莫名的,听完又好刺激。 怎么样?群主问我,想不想试试?想的话,他可以训练我! 呸! 我群聊发去一个鄙视的表,我才不要那么变态。 群员也起哄,群主你这么搞,田会给你玩坏! 群主不知收敛,高调的喊话,就是要玩坏啊! 而私底下,他一直在单独撩我,勾引我,还给我展示各种各样的开发玩。 比如充气,扩张器械,还有一些AV中截取的拳Gif,最吸引我的是一条好长的深入型塞,细细的像条蛇一样。 他说有1米长,如果我喜欢,还可以送我! 主要我问他,这个从哪里买。 我哪敢让他送我,说不定一送,就真人上门了。我虽然想放纵,但还真没我嘴上说的那么放得开。 几度央求我无果,他急了,也正是他之后的所作所为毁了我网上和人聊的兴致。 说起来,就是我不够谨慎,对手机的功能知之甚少。 就是手机发出的照片,其实是包含定位信息的,只要你设置中开放了记录定位的功能。 他通过我私底下发给他的几张照片,算出了我所居住的小区。 就是羊城哪哪哪哪哪,然后他半玩笑半威胁一般说,如果我不和他见面,他就把我的私处照片发到网上,包括我发在群里的那些阅后即焚的照片。 他有截图! 这让我好生气好生气,而我的格,也绝不是受到威胁就妥协的那种。 你发吧! 我当即回他,把他拉黑,然后从所有的聊群退群,包括我自建的那个——解散! 这一番作,好多撩我群员懵了,他们纷纷来私底下加我,问我怎么了? 而我统统都拒绝,已加的也拉黑删除,除了留下3个我觉得印象还不错的。 其中有一个喜欢装逼的中年人,平时和我卖弄文笔,聊一些有的没的。 有一个听起来胖胖的男孩,昵称叫肥猫,我很喜欢他时不时提供的照片和视频,总能刺激到我,让我自的时候高涨。 最后是一个很少和我说话的人,但是我喜欢他,因为我看过他照片,很粗糙,很man,不是那种健房出来的man,而是从战场上出来的那种man。 以前和他聊天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出国做过保镖和雇佣兵,还受过刀伤和枪伤。 现实中,他有合法的持枪证,还给我展示了子弹和手枪,包括他收藏的战术匕首和武士刀。 说起他经历,也很简单,就是去应聘,莫名其妙出国了,然后一出国就接受保镖训练,训练的内容是通过枪声来迅速判断对方的枪支类型,方位,和子弹数量。 总之,听起来很魔幻,仿佛与我们不在同一个世界。 然后他告诉我,别听很多人想当然,国外不管哪个国家都比我们想象中要乱,而且非常的乱。 那你为什么回国呢?是因为不想干了吗? 然后他告诉我,不是,是受伤大腿骨骨折,被狙击枪打的,做不了了。 接着子,拍照片给我展示他大腿上的枪眼,还有后面被子弹出的空洞,虽然长好了,但明显缺了好大一块。 我说,那你还能够走路吗? 他说可以,只是不能跑,跑不快。 可是我重点完全不在这些,我最关注的,是他发给我的照片里出的内。 通过内的隆起来判断,他的似乎好大呀,让我想入非非。 但是你绝对想不到,他最喜欢玩的游戏却是马眼和尿道,用注器反向往膀胱里注水,最后再上一把金属做的锁。 他还录视频玩给我看。 我很惊讶,这样不难受吗? 他说还好,因为玩太多,别的都已经没有觉了。 然后听我说被人威胁的经历,他很寻常的说道,网上没什么好人,遇到这种事,很正常。 之后还劝我说,如果我寂寞,就去找个好人家嫁了,会比这样子放纵要强。 我开玩笑说,嫁给你怎么样。 他回我,我们不合适,他已有老婆和孩子。 那之后,我不再上网。 …… (11) 时间又过去一月,这一天天气很好。 早上到夜晚。 清晨的光是一种淡淡的橘色,通过窗帘的缝隙入我眼帘。 但我看不见色彩,越是美好,越觉得荒芜。 我手,试图去触这一缕光,觉温暖的同时,也觉得距离这世界好远。 我与它节了吗?断绝了一切的联结? 总之,一种强烈的空无包围着我,让我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我讨厌这觉! 下午,我像只游魂一般出门,机械的吃东西,机械的川流在人海。 每一个与我擦肩而过的人,我都觉很陌生,仿佛有一种无形的距离,将我们分割在天涯海角,令人莫名的狂躁。 啊…… 好想不顾一切的发火啊! 走着,最后我去了一间路边的咖啡馆,点了杯不知所谓咖啡,坐在那发呆。 店里的小哥哥忙着,似乎很享受这种忙碌的觉。 而我看着他,却在想,他兜里的东西好使吗?真的。 或许是见我老盯着他,一会儿,他来和我搭讪,还额外送上了一份糕,上面点缀着。 “不要。”我摇头说。 这明显让他意外:“为什么?” “我不喜欢别人送我东西。” 他不理解:“没关系,就是邀请你尝尝,这是我们店新品。” 我还是不要,一指对面的小侣:“你可以送给他们。” 他不听,还是把小糕留下,怕我拒绝,还装样子很忙,掉头就走了。 这让我难过,因为真的不想要这种半强迫的盛,你以为在床上? 留下100块,我走了。 之后,我也不知要去哪,只知道上了的士,任由它带着我走,直到司机反复问我,我才说随便找一个人多的地方。 或许是看出我的异常,司机什么都不说了,直接把我送去了一个展会,主题是什么不知道,只知道好多Cosplay,就像来到了一场假面舞会。 汹涌的人潮,欢呼声,音浪,还有不停在闪烁的镁光灯。 气氛是无比的热烈,而我形单影只的穿行其中,像一块格格不入的冰。 我也想跃起来,但心却像死水,怎么去摇晃,臭的,它就是臭的,不会因晃了晃就变得很香。 而上帝和我开了个玩笑,此时,有人撞翻了我。 …… (12) “Sorry Sorry!” 撞我的那人立马就道歉,接着手,要把我拉起来,而我抬眼一看,才发现他是个黑人,光着头,整个人相当的魁梧,令人不得不仰视。 “你不长眼睛呀!”我骂了他一句,拒绝他拉我起来的好意,自己爬了起来。 看看蹭破的手掌和膝盖,我心里更加不开心了。 但又有种有火发不出来的觉,因为他一直在诚恳的道歉,合十哈腰,就差没跪下。 算了,算我倒霉。 我掉头就走。 但并未走多远,那黑人又过来,后勾了勾我。 “Hey,Wait!” 我很不耐烦,回头就凶他:“干嘛!”因为他喷了我的手。 “Sorry Sorry,I just……” 他快速的拿出手机翻看,时不时打量,又不太敢相信的样子。 你能和我来一下吗?他用英语和我说,说了好几遍我才明白。 “你到底想干嘛?” 然后他跑了,让我在原地等他,并告诉我他叫Jim。 本来,我打算掉头就走,但冥冥中似乎有一种力量让我留下,于是我耐着子等。 不一会,他来了,因为广场上人很多,他还找了我一下,而我很远就看见他。 等他走近,我才发现他后还带了个人,穿着里胡哨的Cos服,丑死了。 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世界上有人喜欢Cosplay这种东西,老实做自己不好吗? 而真正令我意外的是,Jim对她说的话,翻译过来就是: “嘿,杰瑞,你看看她是不是晴?” 杰瑞?晴? 这两个发音瞬间让我警惕起来,因为晴是我的名字,而杰瑞,这是我前前夫所用的英文名,取自猫和老鼠,我实在太熟悉了。 再看,不等“她”确认,我很快就认出Jim带来的“女孩”正是我前前夫——李杰。 再瞧他边的Jim,呵…… 我不得不承认,三观被刷新了。 女装也好,同恋也罢,结果找朋友还是个黑人,我不得不承认,杰,我的好老公,你的口味还真重啊! 没有去关心的想法,我当即掉头就走,看都不再看他们一眼。 Jim很意外这样的场景,老人见面,不该问候一番? 他追了上来,再一次拉住我,见我要逃走,还抓住了我的胳膊。 我也很极端,当即打110。 Jim被吓住,立马放开我,像是投降一样高举双手退后。 而我根本就没有得理饶人的想法,硬是把巡警给叫来,这才肯作罢。 事实那一刻,连我都不能理解我自己的想法。 后续,在了解到杰是我的前夫,而Jim并没有想要扰我之后,警察们走了,拒绝做我迫害别人的帮凶,最多对女装的杰有些意外。 而羊城是个包容的城市,这点小意外,冇事啦! 这让我十分的生气,恨不能立即告诉他们,这个人不只是女装,他们还同恋! 气急之下,我完全失去了理智,一不小心,可能把心底最真实的想法给说了:“你的屌很大吗?”这是问Jim。 “眼很爽吗?”这是问李杰。 在他们目瞪口呆之后,我完全放开了:“一起来我啊,我也想!” …… (13) 后续,我不知如何回到家的。 只觉关门的时候,一切都犹如在梦里。 我说了什么? 一起来我啊,我也想? 天呐,恨不能脸皮都撕下来,一种无与伦比的羞耻。可恨,体却像是中了最下的,的水一直在哗啦啦的流。 我估计回来的时候,的士车坐垫都给我弄了。 至于Jim和李杰,他们没跟来,因为我逃了,他们也没有反应过来。 现在……要不要给他们发一个地址? 黑暗中,我首先开灯,然后发现,光亮让我羞耻。于是我又关灯,黑灯瞎火中,迟疑的拿出了手机。 翻出李杰的号码,我首先把他拉出了黑名单,但编辑好地址要给他发去的时候,我又怯懦把信息给删了。 他会怎么看我? 下,不知廉耻的女人? 还是虚伪立牌坊的婊子? 尤其是想到我和他离婚的时候,呵……我已经完全没有勇气。 万一他以此来羞辱我怎么办? 而我不知,此刻,其实杰也和我一样的纠结,这是Jim后来告诉我的。 怎么说呢,就从Jim先说起吧。 Jim是黑人,但他并不来自非洲,而是法国,意外吧?除工作之外,他最大的好就是ZG女孩子。 在他看来,黑人,白人,亚洲人。 只有我们亚洲人最有女的魅力。 而其他亚洲国家不好去,比如说隔壁的日本,所以他选择了ZG。 不过到ZG之后,他的求偶之旅却并不算顺利。 绝大多女孩子无法接受一个黑人的示好,哪怕你有体面的工作,国籍是法国。 而好不容易追求到一个,又因女孩的家里不同意告吹。 直到遇见我前前夫。 说起来,自从我与他离婚之后,李杰也认命了——我就是女装,就是同恋,就是希望自己是女孩子,可以吗?要怪,就怪老天让他生错了别。 熬不过他,李杰的爸爸妈妈,也就我原来的公公婆婆,放弃了,只当没他这个儿子。 而他也离开了SH,独自来到了羊城。 之后,一次女装上街的时候,Jim遇上了“她”,一见钟,展开了追求。 面对这样的搭讪,杰心里那个慌! 但说话又怕馅,主要Jim太高大,看起来又不像是个好人,所以“她”只好装哑,不理他,这反倒让Jim误会,以为这女孩子有戏。 于是借故离开,其实一路跟踪到家。 知道了李杰的住所之后,Jim展开了疯狂的追求,大清早送送早餐那是常有的事,下午下班还时不时到“她”家门口弹唱。 这让李杰又慌张,又害怕。 女裙和假发更是一刻都不敢,生怕被邻里或者外人看见又传到Jim耳朵里——他不是女孩子呀,真不是! 就这样纠缠了整整一个月,李杰受不了了,毕竟再怎么伪装,假的也不能成真的。 于是在某天把一切都告诉了Jim,当着他卸妆,假发。 Jim告诉我,当时,他简直气疯了,为此还踹翻了好多公共垃圾桶,愤! 之后的剧掉转,Jim的追求突然间消失,李杰反而不习惯,莫名其妙的思念之中,竟带着小礼物去了Jim上班的地方。 当时,Jim的反应是开口就骂,法语骂完,又用英语。 骂到他同事都出来劝他:嘿嘿,这么漂亮的小姐,Jim,你不能这样。 Jim都要疯了,也不知怎么想的,当时就把我前前夫拖进了男厕所…… 第一次发生关系后,Jim很后悔,他明明不想的。 但一看到任由他摆布的杰,又忍不住生出强烈的望和怒火。 一次,两次,三次。 冥冥中似乎有一种定数,最终,他们同居了。 越洋和家人打电话的时候,Jim甚至让女装的杰出镜,骗他们说这是在ZG的女朋友。 说到这,再说我。 本来,Jim是不知道我的。 直到上一次我给李杰打电话,就是想起他那个晚上。 而当时,Jim正在上他。 因为我中途的打搅,Jim产生了好奇,好奇我是谁。 追问了好久,李杰把一切告诉了他,包括我为什么离开。 一开始,Jim当然是站在李杰的角度,为他愤愤不平,结果在看了我照片之后,不骂了,掉头问李杰他是不是疯了,连我这样的Angel都可以放弃。 总之,或许是黑人天生就很坏,他当时就对我升起了邪念,再听我就住在羊城,还鼓了李杰好久,让他来找我。 其实李杰很清楚Jim想要什么,Jim的取向正常,骨子里更喜欢女人,和他在一起,不过是差错的结果。 这一点,从Jim和“她”同居之后,仍然会去撩拨其他女孩子就知道。 有时候李杰若吃醋,Jim还会出馊主意,撩回来一起玩嘛,你不想尝试开火车的觉?就是后面被他干,前面干别人。 事实在同居的时候,他们已经这样做了,不过用的是飞机杯。 若是把飞机杯换成前妻……嘿!哈尼,真的不想试试?总之很荒唐。 对此,李杰明确的表示拒绝,他说我绝不会答应,以我的清高。 万万没想到,再一次见面,我会给他这样的惊喜——说是惊吓还差不多——这还是我吗? 总之,他觉好生气——好生气好生气! 一方面想质问我,问我是真的吗?一方面又带着一丝侥幸,希望我是和他开玩笑,目的是为了戏耍,并羞辱他。 再深层一点,或许他依旧还我,所以不希望看到我下的样子。 否则,当初那么残忍的离开,又是为什么呢? …… (14) 夜深了,我早已给李杰发去了短信,内容是我的地址。 一开始,我心里是一种只想要逃避的羞耻,我将要面对他们,毫不避讳的展示我本。 而这种事,哪怕再放肆,天生也是羞耻的,尤其对女人来说。 渐渐的,他们没来,羞耻也变成了怀疑,变成了愤怒。 他们还不来? 他们不来吗! 快天亮的时候,我完全生气了。 很好!你们没机会了! 气鼓鼓上床,我睡觉。 一觉睡到下午两点,我郁郁寡欢的起床,觉疲累又没有意思。 洗澡刷牙,我打算出去吃一点好的,再喝杯酒痹下自己。不远处开了家酒吧,灯红酒绿的,我早就想去了。 只是在开门的时候,什么东西把我的门给堵了呀! 打不开,我就用力推,使劲踢,好不容易挤开一条缝,门猛地开了,原来是门外有个人。 “是你?”我认出了Jim。 “Hi,晴。”看见我开门,他连忙向我招招手,拍拍,呈现黑口白牙的笑容,总之我只看见那口白牙。 “你怎么在这里?李杰呢?”我看看他后。 然后他可怜兮兮的告诉我,他和李杰吵架了,李杰没来。 为什么? “Why?”我用英语问他。 Jim用英语告诉我,也许,是因为他我的缘故,说那句I love you的时候,Jim表现得特别认真。 嘁! 我当即翻白眼。 “你我什么?你认识我吗?” Jim竟说认识,不信?你看在广场上,千万人之中,我一眼就能认出你来,这不就最好的证明? 我心里不屑,那你还叫李杰来确认? 然后说我,他说自从他看到我照片,他就上我了,喜欢我漂亮,喜欢我长得高。 “是么?还有呢?” 他贼兮兮的指指我,,还有穿上了丝袜的长腿,然后夸我说,我是他认识的人里面,材最好的,他好喜欢我。 嘁! 我表示更加的不屑一顾,说喜欢,不就是想上我? 但我也不知为何,或许得太久,以前最排斥的,别人对我的,现在却让我觉得自我觉良好。 再看他扭脖子舒展体的样子,我问他: “你在这坐了多久?” 他说从晚上到白天。 我说不可能,我早上才睡的。 他却说有人能证明,不管是监控,保安,还是清洁工阿姨。 “是么?”我依然怀疑,“那你怎么不敲门?” 他说,一是因为杰瑞没来,他怕我拒绝,二是因楼下的门禁,他不能进门。 早上进来的时候,还遭到了保安的盘问。 好吧,诸多证明,我信了,其实就是想刁难他。 接着他反客为主,问我能进来吗?进我的家里。 我犹豫,多看他一眼,最终让开门,而昨夜的气恼,早就忘了个干净。 “哇哦,你家好大。” 他一进门就说,然后这里望那里望,一点也不老实的样子。 而我站在门口,一时竟不敢关门,心脏也蹦蹦跳,觉好紧张,我怕! 但最终一个奇异的念头提醒了我,再过分,他也就把我给强,除此之外,我还有什么好怕?难道,担心他把我给杀了? 于是我关门。 放下包,我很拘谨的坐在了沙发的角落里,明明这里是我家。 而他在台上看看,,最后竟坐进了我最喜欢的吊篮,秋千。 这让我本能的不喜,那里是我的,你都不问我吗? 他则了说道:“哇哦,好神奇,就像在天上。” “你……你是非洲人吗?” 沉默了一会,我开始没话找话,或许是安静让我觉得压抑,就像自己的巢来了位不速之客。 “No!”他摆摆手得意的告诉我,他是法国人。 法国人? 我一点都不信,然后他开始叽叽咕咕说鸟语,让我完全听不懂……好吧,我勉强信了。 又开始盘问他工作啦,年纪呀,为什么来ZG等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最终莫名其妙的变成——如果我喜欢滥,还有艾滋病,你还会喜欢我吗? 一开始听到这个问题,Jim不可置信的望着我,接着他胜利的笑了: “No,你是在耍我,这是你对我的考验!” 而我一点也不慌,不信是吗? 于是我假装从抽屉抽出一本病历,放在茶几上,推给他。 他愣住,再一次不可置信的望着我,一手下巴思考,一边在台上不自觉的抖腿。 突然,他的腿停住,一下子站起来欺近我,快速的说道: “No!你一定在骗我!我肯定!” 然后大胆的拿起桌上的本子,哈哈,空的,就写了个名字,I am Win! 被他给看穿,我也不害臊,反而有种莫名的好,竟有人可以看穿我测试? 再看他,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碍眼,总有种下流而轻浮的觉,反倒是一种逗比的诙谐,就像个泼的孩子。 我承认,我对他印象完全改观。 但考验仍然在继续,尤其是我这种骄傲又虚伪的女人。 我开口对他说道,或许艾滋病的确是在骗他,但滥不是,我真的是个下而又十分的女人。 结果他完全不上钩了,得意的摇摇手指,斩钉截铁的说道,No,在他眼里,他只看到一个孤单缺乏疼的天使。 我不知这句话几分真,几分假,我只知听完,差一点掉下泪来。 可恨! 没想到第一次对我说这句话的人,竟是一个认识才一天的黑人。 这到底是每个黑人都油嘴舌,擅长哄女孩子,还是真的有神在垂怜我呢? 总之我所有的意——不是——在这一刻彻底的爆发出来,只想要抱着他亲。 不过在试图行时,好吧,还是有一些心理障碍,黑乎乎的,莫名让体排斥,于是我忍了。 之后我转移话题,顾左右而言他: “那李杰呢?他算是什么?” Jim纠结起来,十分尴尬的挠挠头,原来这才是他的弱点。 “说呀,他可是男人,你不是他的男朋友吗?” Jim的脸红了,如果黑人也可以脸红。 总之他扭扭,最终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 “I am Not Gay,I Just……Just……Fuck Bananas!” 我听得不明所以,Fuck Bananas? 肏香蕉? 好有意思的口语。 不敢再和他聊下去了,我找了个借口说出去吃东西,逃离了变得有些暧昧的屋子。 …… (15) 上街之后,我的迅速降温,再一次恢复了对人理不理的样子。 本来是去吃饭,结果买了杯麦当劳的可乐,我就打车去了李杰和Jim住的地方。 路上,我再一次问他们为什么吵架,这次Jim终于说了实话。 原来是昨晚他想来,李杰不给他地址,于是他偷偷去查看,结果被李杰发现了。 这让我相当的意外,竟是因这个? 剩下则是对Jim骗我的……怎么说呢,就是言巧语把我哄开心的觉,哼,真会骗人。 下车,走路,上电梯。 他们的出租屋到了,只不过进门之后,里面的场景叫人意外。 显然,有人在这里大发雷霆,把好多东西都砸了。 是李杰? 这让我惊讶,毕竟在记忆之中,李杰从来没有展示过这样暴力的一面。 他人呢? 我进屋寻找,回头却看见了Jim生气的样子,没有太在意,我把每个房间都搜寻了一遍,没有人。 正当我纳闷之际,李杰从门外进来了,短发,衬衫,第一觉是,但是是男人的打扮。 看见我和Jim,他明显一愣,接着很生硬的说道,问Jim回来做什么? Jim怒不可遏,直接说起了法语,我也听不懂,但估计不是什么好话。 接着,两个男人相互指责起来,针锋相对的样子,像是要打架。 我忍不住了,尖叫一声: “你们别吵啦!” 两人把目光望向我,Jim首先响应,愤愤的退开一步。李杰则没有,恼怒的眼神望着我,像是要把我给吃了。 我与之对视,寸步不让,最终和曾经一样,李杰颓然的坐下。 坐了一会儿,他似乎有话想对我说,张口几次,却只挤出一句,话说得很含糊,直接一点,就是问我和Jim有没有做。 “做了呀,做了一晚上,谁让你不来?” 我故意的刺激他,造着子虚乌有的事实。 结果他听完就站了起来,愤怒的抓起地上一张凳子,重重的砸在了墙上。 Jim看见,明显很生气,我阻止他过来,主站到了李杰的面前。 “你是在生气吗?”我明知故问。 他不理我,甚至不看我。 “说呀!”我摇摇他的手,就像侣间撒娇似的。 他把我甩开——“是!” “为什么?” 我再一次明知故问,其实大概猜得到他的想法。说白了,就是男人的专制和强权嘛,为他曾经的女人,别人没资格碰我,他不想。 果然,他的回答证实了这一点。 这让我觉得好笑,你不是女装,娘,和Gay吗?怎么这一方面又不Gay了? 退一万步来说,你有你的喜好,我就不可以? 听到我这样说,李杰大声的吼了出来,指着Jim说:“你觉得他是个好人吗?” 然后就开始说Jim的黑料,从他看见我照片就如何如何,总之把Jim说成了天下最恶的渣男。 Jim听得懂,听着听着就生气了,他的气本来就没消呢。 见他要冲过来理论,我冲他魅惑的笑笑,还眨眨眼,哄孩子一般:“乖,让他说。” Jim立即就乖乖的,反倒是李杰更加生气了,控诉的口水都冲到了我的脸上。 我等他说完,抛给他两个问题:“一,既然Jim这么的不堪,那你还和他鬼混在一起?” “二,你觉得我在乎吗?” 听到我这样说,李杰完全愣住了,接着冷不扇了我种种的一巴掌——“人!” 直觉,我想发飙。 但理智却陷入了一种奇异的冷静。 似乎挨打的不是我,而是一死寂的躯壳。 我甚至有一点明悟,还平静的问了出来:“你知道我现在对自己的看法是什么吗?” 李杰气鼓鼓偏头,而我继续说:“曾经,我觉得世界上所有人都要我,现在,我知道没有人关心,其实我什么都不是。” 说完,我抱抱他,难得的亲了亲他的嘴。 他抗拒,我就把他甩下,干脆的牵着Jim走了。 …… 【未完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牛牛影视】我的黑白男友 (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