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硅胶娃娃厂家批发网】我被做成了成人游戏 (3)

我被做成了成人游戏

【我被做成了成人游戏】(3) 作者: 易东卿 2022年1月30日发表于SIS001 眠控制篇(3) 清晨,我是被一阵尿意惊醒的。 终究是逃不过。 无可奈何的拖着脚步来到马桶前,我坐下便要尿出来。 “诶?!” 可尿道却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尿意一直盘旋于尿道口不肯倾泻而出,难受得我使劲儿掐了掐自己的大腿。 这时我才忆起,昨天的小便是阿伟帮我解决的,在他发出那种“嘘嘘”声后我才顺利尿了出来。 讨厌!这变态色魔…… 想清楚问题的关键,我离开厕所寻找着阿伟。 刚才路过客厅的时候没看到他,看来在客房里。 来到位于走廊的客房门前,我扭了扭门锁,发现门被阿伟从里面反锁住了。 犹豫了一下,我轻轻的敲了敲门,“阿伟,起床了。” 无人应答。 心想着他可能还没起,本来就有点羞于启齿的我没好意思再扰人清梦。 反正还不是很急,忍一下吧。 坐在沙发上静静等候着,我渐渐觉到一些不同寻常之处。 一燥热伴随着尿意而来,在心底点燃了火苗。 无论我怎么转移注意力,这火苗都坚定不移的扩大著,呈现出愈演愈烈的趋势。 讨厌鬼……肯定又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对人家做了手脚。 心知自己对他没有任何隐私可言,我没有过分纠结这点,然而这下可苦了我。 下的沙发好似成了一块烧红的烙铁,得我不断地扭着。心神渐渐不受控制,注意力被强制固定在下那两张磨人的小嘴上。 “尿意”和“”的双重折磨,让我脸上渐渐起了一层细的汗珠。 不行!忍不住了! “阿伟!!!” 再次来到客房前使劲儿敲了敲门,我发出一声河东狮吼,“起床了!!!太晒了!!!” 等了一会儿没见静,我焦躁的踹了踹门,“再不开门今天别想碰老娘!!!” 蓦然意识到自己这个威胁很没杀伤力,我平复了下紊乱的心绪,态度化下来,“好了好了~好阿伟~好老公~人家不该那样说,人家知道错了~赶快开开门嘛~……” 里面还是没有静。 “禽兽~!” 可能是昨天不让他进房,现在他借机报复想要“调教”我一下。如此猜测着,我暗自啐了一口,过了好一会儿才羞着脸道:“快起来了,人、人家想尿尿,人、人家想高潮……” 终于说出来了! 心里一阵解似的舒坦,我红着脸期盼着阿伟带着一副色样开门的场景。 可又过了一阵,房间里还是没静。 拨打了他的手机,铃声自客房里响起,确认了他确实在里面后,我终于忍不住爆发了。 “牲口!!!你什么意思?!?!” 鼓足力气踹了踹门,巨大的反震力刺激得下如同快要爆炸一般,我不由捂住那两张可恶的小嘴蹲下去,痛苦之色霎时间爬了我的小脸。 汹涌澎湃的尿意起到了火上浇油的作用,让心底的火苗蜕变成了熊熊烈火,给了我又一个致命一击! 好想尿尿!好想做!好想高潮!!! “哎呀~!你这人格怎么这么恶劣!” 找借口似的埋怨了两句,我抛弃了矜持撒起娇来,“嘤~~~不就是昨天锁了门不让你进来嘛,死样~跟人家一般见识干嘛~……况且你还偷偷对人家做了那种事,搞得现在人家的死了~好想被哥哥的大狠狠的~❤把人家干到失禁的尿一地~❤” 羞耻度爆表的言媟语此刻却显得那么的自然,我一边在心里安着自己:“这都是这死冤家逼得,人家也没办法。”,一边更骨也更的起来,“呀~~~这么的”奴“,没有一只”大色伟“想要过来调教一下吗~?❤” 本来要自称“小晚”的,却不想口而出的却是“奴”这个羞辱的自称。我顿时忆起这是昨天阿伟“改名字”的命令。这样也好。 “呜嗯~~~这是谁的”玩“啊~流了一地脏死了,还不赶快过来帮她堵一下❤……” “咦~?这个”盆“的BB里面怎么一点都没有~?这样还怎么做一个合格的”便器“呀~?快用”白“把她填吧~❤” “嗯嗯嗯~……啊啊~……” 猥之语至此戛然而止,只余下我的声。 呜~这样作践自己好有觉~难道我其实有着“抖M”的潜质? “砰!” 无法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深究,因为面前那道铜墙铁壁终于被人破除了,一声巨响过后,敞开的门户里出现了光着子双眼布血丝的阿伟。 “吼!!!” 野兽般的嘶吼了一声,他一把抱起我的柳腰,在我的娇呼声中将我顶在墙壁上就是一通狂干。 “啊啊啊~~~……嘶~!轻、轻点~!臭伟~!你弄疼人家了~!嗯嗯~❤啊啊啊~❤……” 那头又硬又大的狰狞巨兽毫不懂怜香惜玉的在紧窄的幽谷里横冲直撞,把我干得如同风雨飘摇的小船那般抖不已。那粗暴的作,刚猛的力度,令我既痛又爽。 “噢噢噢~……你这个不知廉耻的玩、便器!干死你干死你~……” 好似把我当做了一个真正的玩那般,阿伟的作俞见狂暴,大手在我上出了道道红痕,顶得我的小腹隐隐凸起,“就这么想要主人的吗?!给你!全都给你!” “啊~啊~啊~呀~呀~……” 那狂猛的力度,干得我声都无法连成一片。 “太、太用力了~!太爽了~!人家要、人家要、要~……呀~~~!!!” 狂猛的干了一阵后,酥酸胀的觉很快就累积到了极限,小和蓦然绷紧,下一瞬便一泻千里。 “诶?!诶?!怎、怎么能这样……” 可就在这时,那被压制住的尿意蓦然急剧膨胀,瞬间就反客为主,占据了绝对主导。 “呀!!!” 还没来得及多享受一会儿高潮的快乐,我就痛苦得尖叫起来,双手死死抓住阿伟的肩膀,指甲深深陷入了他的里,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从脸颊上落。 这尿意来的是如此迅猛,只是瞬间我就觉自己的膀胱涨得快要爆炸一样! 稍微适应了这种痛苦后,我疯了一般的摇晃着阿伟的肩膀慌乱的哀求道:“我要尿尿!我要尿尿……阿伟!快让我尿尿!让我尿尿……” “想要尿尿?” 望着已经陷入了狂乱中的我,阿伟胯下作稍缓,对我嘿嘿直笑,“那要好好求我哦~” “求你了!好阿伟!求求你让我尿尿!” 我焦急的继续摇晃着他的肩膀。 “嗯~不太意~……” 微微摇了摇头,阿伟凑到我耳边,轻轻地咬了咬我的耳朵,“以后还敢不敢把你老公挡在门外?” “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拼命地摇着头认错,我不自觉地出了讨好的神,“好、好老公~快!快让人家尿出来……” 似是被我有些卑微的模样刺激到了,阿伟重重的咬了一下我的耳朵,“叫”主人“!” “啊!” 吃痛的叫出声,我可怜兮兮的小声道:“主、主人。”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似是在疑问着什么,可随即阿伟就换上了严厉的口,“大声点!” “主人!” 从未有一刻觉得自己的尊严和生理需求相比是那么的无足轻重,不需要那种不由己的觉,我就认命的大喊了起来。 “很好~” 阿伟嘴角起一个大大的弧度,“玩就该有玩的自觉。” “来~再求我一次~想清楚再说~” 望着笑得和恶魔一样的阿伟,我心底最后一丝侥幸也被撕碎,“主、主人,求求主人,让、让奴儿……嘶!” 膀胱处突兀传来一摧心蚀骨的疼痛,我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脑海里全然被“尿尿”的念头占据了。 “我要尿尿!尿尿!尿尿……” 机械式的晃着脑袋,我呆呆的看着阿伟,嘴里一直在重复表达着这个念头。 “说的断断续续,说一半就不说了……” 生气的鼓着嘴嘟囔着,阿伟脸上蓦然浮现出暴的神,在我小腹上使劲儿按起来,“母狗!主人让你好好求主人!你这条狗听到了没有!!!嗯?!” “啊啊啊啊啊!!!” 哪里受过这样残暴的,我痛得仰着头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噗~!” 下面的小嘴终是承受不住外部的重压,喷溅出一黄橙橙的尿。随着下的压力稍缓,一奇怪的快涌上我心头。 即是便意得到缓解的舒张,也是一病态的愉悦。 喷溅了一小尿后,膀胱的括约肌又忠实的履行起它的职责,像两道牢不可破的关隘那样,将想要破关而出的尿堵在了关内。 蓦然的解放,又蓦然的约束,这极限的反转可是要了我的命。 眼泪不争气的决堤而出,我崩溃的尖叫道:“主人!求求主人让奴儿尿尿!” “在这里尿也无所谓吗?” 按的作稍缓,阿伟粗壮的根又开始在我体内耕耘起来,“即便被我看着,即便把家里弄得脏脏的,也无所谓吗?” “嗯嗯嗯!” 我拼命的点着头。 “不行!小晚!你为什么这么?!” 阿伟似是恼怒的一下又一下的扇着我的,“你是我最最的宝贝呀!怎么可以这么?!” “嗯~!嗯~!嗯~……不、不要再打了……” 双重的痛苦折磨得我神志不清,嘴巴却是在忠实的回答着他的问题,“因为、因为我是一条母狗,母狗、母狗想要尿在各种地方做标记,求求、求求主人……让我、让我这条……变、变态、下、下的母狗,尿、尿在走廊里!” “好好好……” 似是没有想到我会这样羞辱自己,又似是得到了意的答复,有点扭曲的笑容在阿伟脸上放大了,可是他的声音却透着一怒意,“足你这条的母狗!!!” “嘘嘘嘘……” 这不正经的口哨声,听在我耳里却是久违的天籁之音。 朝此刻表有点复杂的阿伟投去一个恩的眼神,我怀着朝圣那般的激之闭上了眼,静静的等着将要到来的狂风骤雨。 下一瞬尿便奔涌而出,配合着突然又开始了狂干的阿伟,让我受到了什么叫“高潮迭起”。 “呀啊~~~!!!啊啊啊啊~~~!呜嗯~~~!啊啊啊嗯嗯~~~……” 不断跨越顶峰的高潮是如此的猛烈,一瞬间就冲垮了我的神智,让我只会张着小嘴不断浪叫。 这个高潮是如此的持久漫长,持续到我再也尿不出来也还没到头,更要命的是,阿伟还犹自不放过的将他怀里这块美得更加乱不堪。 “嗯嗯啊啊啊啊啊~……” “呜~嗷嗷嗷嗷嗷~……” 快终于累积到了极限,阿伟嘴里发出一连串的狂吼,最后疯狂的抽了几下,将无数子孙灌进了我的小里。 搂着体急剧颤抖个不停的我来到沙发旁,阿伟倒在沙发上剧烈的喘息着,和我一同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休息了好一阵,回过神来的我立即对阿伟拳脚相加。 紧紧抱住推搡着他的我,阿伟了我脸上的泪痕。 “松开!” 抗拒的作愈加激烈,我声音有些冷,也有些哽。无尽的委屈盘旋于我心头。 “我不!” 更加用力的抱紧我,阿伟有些孩子气的往我怀里挤了挤。 我气得锤了几下他的头,手就被他抓住了,紧接着他的大嘴就朝我嘴上印了下来。 “mua~” 猝不及防之下被他住,我刚要咬下去,他就料敌先机一般收回了嘴。 战火再起,我不住的在他怀里挣着子,而他则无赖似的对我又亲、又、又抱,每当我想用力反抗做出一些攻击他的举,他又会死死钳制住我让我弹不得。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挣扎了许久的子终是无力的在他怀里,我转过头不再看他,愣愣的盯着地板。 似是察觉到了我的屈服,亦或是想让我看得舒服点,不再扭着脖子。阿伟为我翻了个让我背对着他,随后再度将我抱在怀里,一手枕在我脑袋下,一手在我不知道沾了多少的而变得泥泞的小腹上摩挲着。 “宝贝~” 过了一会儿,他轻轻的叫了我一声。 “嗯?” 将“宝宝非常生气”这种神明明白白的摆在脸上,我闷声闷气的回应着他。 “你还在生气吗?” 多少有点不识好歹的阿伟在这明知故问。 “哼!” 重重的挤出一声鼻音,我用使劲顶了顶他的小兄弟。 “哎哟~!” 听到他吃痛的喊声,我心稍稍美丽了一点。 “宝贝,你不知道……” 没有责怪我的意思,阿伟只是挪了挪子,让他受伤的小兄弟抵在我的上摩挲着,似是在以此寻求,“我是有多么的你,多么的不忍心伤害你……” 转过头来脸怒色的望着他,我就要开口驳斥,但他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 捂住我的嘴巴,阿伟目不转睛的直视着我,诉说着他的变态望。 “我是多么多么想……让你变成一条下的母狗……变成一头的母猪、一个绝对服从命令的奴、一个没有思想的玩、一个可以被随意践踏乐的便器……” 终是听不下去他越来越变态的绅士发言,我如法制的堵住了他的嘴,但没一会儿手指就被他粗暴的掰开了。 “心里这丑恶扭曲的望驱使着我这么做了,可当你真的从嘴里喊出自己是一条母狗时,我的心好痛好痛……” “你能理解吗宝贝?!那种想要伤害你,又不忍让你受伤……那种想要把你调教得不正常,又不想看到你真的变得不正常的心……” “你能理解吗?!” 此刻的阿伟显得有些不正常,他声音中带着点点哭腔,嘶哑而又无助;双眼布了血丝,眼神混杂着希冀和痛苦,眼中晶莹闪亮,似乎随时会流下泪来;四肢手足无措的在我上辗转发力,让我体各处都留下了红印,显示出其主人的内心是如何的忐忑紧张。 “我……” 惴惴不安的看着眼前如同受伤的野兽那样的阿伟,我不知道自己心里是如何想的,可已经失去钳制的嘴巴一就要擅自回答。 “等等!不用回答!” 蓦然下达的指令,挽救了接下来可能要出现的尴尬局面,阿伟目光游移不定,始终不敢看向我,“不用急着回答,你、你也可以不回答……” 他脸上纠结无比,似乎生怕我接下来说出的话伤害到他。 看着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出过如此弱的一面的阿伟,我不禁扪心自问,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 老实说,我无法理解他刚才讲的那种矛盾心理。 但我知道,自己依然深着他,他也依然深着我,这就足够了。 回想着不久前那场宴中的每一处细节,我觉得自己的心仿佛被一只小手狠狠的玩弄着,的、酥酥的,既痛又爽。 “你真的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变态……” 冷着脸说完这句话,看着如丧考妣的阿伟,我突然展颜一笑,“但……我并不讨厌~❤” 谁让……人家也是这样的变态呢~ 望着陡然出惊喜之色的他,我羞着脸别过头去,声如蚊呐的道:“臭伟……人、人家喜、喜欢被你、被你…………❤” 本来声音就很小,我还说的断断续续的,这句话大概只能说给自己听了。 偷眼看了看阿伟,他脸上还残留着惊喜之色,明显没有听到。 这样也好…… 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头那莫名的愫,我正打算岔开话题,就觉到耳根子的、的,似乎正被什么东西舔舐着。 “我、听、到、了、哦~❤” 一字一顿的悄声细语在我耳边响起,似是在以牙还牙的回应着我刚才的调戏。 脸上“腾”的冒起两朵红云,这次我却没有选择逃避,而是饱含意的与他对视着。 搂过娇羞不已的我,阿伟给了我一个绵长的法式。 原始的有氧运,自然而然的开始了~ …… 战了一次又一次,阿伟分别在我脸上了两发、上了一发,直到我俩的肚子不约而同的“咕咕”叫起来,这场戏才算唱到了尾声。 各自分头打扫着狼藉的战场,想起阿伟刚才说的话,对这种“羞耻PLAY”已经适应了不少的我,还是有点羞不自胜。 这个变态色狂,居然让我“肚子饿了就自己来取”…… 死阿伟~臭阿伟~!天天变着法的凌辱人家,H死算了! 我倒要看看你还留着多少“存货”等着姑来取! 今天不把你榨成“伟干”,姑名字倒过来写! 闻着上再次泛起的那熟悉的香味,我拿着拖把的手一顿。瞥了眼眉开眼笑的擦着桌子,嘴里还哼起了歌,显得心十分舒畅的阿伟,我重重的哼了一声,很干脆的将拖把甩给他,坐到沙发上看着他收拾。 姑很不高兴!想让姑服侍你,先拿出点诚意来吧! 阿伟倒也没生气,乐呵呵的接过拖把,将我的工作量接手过去。 收拾好后到了正午时分,看着将清洁工放回原位的阿伟,我放下手机,装作不在意的道:“阿伟,过来坐。” 拍了拍旁的位置,我打定主意等他过来坐下,就让他看看什么叫“玩的逆袭”! 放好工的阿伟走过来看着我,“宝贝,擦一擦嘴角的口水,太不淑女了~” 下意识的擦了擦嘴角,我才意识到上当受骗了。 望着在那窃笑不已的阿伟,我娇的白了他一眼,隔空一指他胯下,“这个不听话的小弟弟怎么还不抬头敬礼?!这是”绅士“对”淑女“该有的礼节吗?!” 听到我挑逗意味儿十足的发言,某只工口伟的弟弟立即有了抬头的趋势,他走到我边时,弟弟已经雄赳赳气昂昂的把头抬得老高,仿佛在冲我示威。 “我的”绅士弟弟“不止想对眼前这位美丽的淑女敬礼哦~还想被这位淑女”亲亲“、”抱抱“、”举高高“~” 阿伟毫不示弱的回击着我,而他的弟弟也不甘示弱的扇了扇我的俏脸。 带着点羞辱的举令我兴奋起来。 按照自己理解的最能挑逗男人的方式,我开始了行。 起按着阿伟坐在沙发上,我跪坐在地上使自己的脸与他的弟弟齐平。 扑闪扑闪的眨着自己的大眼睛,我歪着脑袋轻点着自己的红,做足了可的姿态,“小弟弟~你真的想和姐姐亲热吗~?” 听着我貌似疑惑的话,弟弟立即不争气的跳了几下,仅有的独眼中挤出了几滴好色。 “嗯嗯~明白了~” 用可俏皮的语气回应着,我凑上自己娇艳的红,住了颤着自己好色体的弟弟,“亲亲?是这样吗~❤” 弟弟猛颤了几下,独眼中流出了泪水。 “抱抱~是这样吗~❤” 握住开心得血脉喷张的弟弟,我轻的上下弄着他的体。 弟弟颤得更厉害了,眼中的泪水多得仿佛不要钱似的。 “举睾睾~是这样吗~❤” 空闲的手攀上沙发,托住弟弟的两个小弟,我调皮的往上拨弄着他们。 弟弟颤得更凶了,蓦然好似猛兽出笼那般直取中!一下就捅进了我嘴里! “呜嗯~!嗯~……” 猝不及防之下,我不由杏眼圆睁,还未有所反应,一双有力的大手按住我的螓首,使弟弟入侵到了更深处的喉咙里。 “不愧是”老姬“~” 阿伟激的抱着我的脑袋,“宝贝~你这副模样实在太工口了~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更何况你老公我了~” “呕~……” 从来没有试过“深喉口”的我忍不住干呕了一下。 “嗯嗯~呜嗯~” 调整着脑袋的位置使那根棍退出喉咙,我妩的白了他一眼,专心的帮弟弟口。 想到要不了多久就可以再次品尝到昨天那种极致的美味,我心里自然而然的升起了一期,嘴里顿时舔得更加卖力了。 舌头的在弟弟的子上穿梭,时而点一点他的小脑袋,时而将其体整个包住细细品尝…… 好色的小弟弟在嘴里不住颤抖,本该是乘胜追击的好时候,但我却蓦然停下了作。 说起来从弟弟接触到舌头开始,舌头上就一直有一酥酥的觉,随着我做出舔舐的作,这种觉变得愈加明显了。 这种觉似曾相识……不!这种觉我无比的熟悉,这是……弟弟入小里的觉!!! 难怪不久前我要用嘴巴主帮他清理都不肯,原来在这儿等着我! 这头无脑兽!!!为什么能工口到这种地步?!脑袋里装的全是子吧!!! “呜嗯!” 我轻轻咬了咬他的弟弟算作报复。 “别!不准咬!” 这个举好像触碰到了他那根的神经,他立即紧张着脸对我下达了命令。 “死样~!还敢不敢欺负人家~!” 吐出弟弟,我嗔怪的瞪了阿伟一眼,轻轻舔了舔嘴,回味着弟弟的滋味。 眼神赤的看着他,我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挑衅。 这副勾引意味十足的态,顿时让阿伟化为狼。 手上再次发力,阿伟按着我的螓首,耸着下在我嘴里进进出出起来,每一下都狠狠贯入我的喉咙里,“噢~!这紧窄的窒腔,比干你的小还要爽多了~!” “呜嗯~!呜嗯~……呕~团遇团(停一停)……呜嗯嗯~……” 这明显是报复的弄,令我难受得干呕起来,嘴里含混不清的示意他等等。 “不准做什么奇怪的事哦~我的小玩~要让主人好好你的小嘴哟~” 阿伟很没良心的调笑道。 “嗯~呜~呕~……” 忍着恶心承受了一阵冲击后,我稍微适应了这种难受,舌头上泛起的快逐渐占据了主导。 又过了一会儿,有些木的喉咙里也泛起了相同的快。 这、这头无脑兽! “呜嗯~!” “嗯嗯嗯❤~~~嗯嗯❤~~~” 表从惊讶到嗔怒,逐渐变得越来越——这个过程只了我很少的时间。 “嘿嘿嘿~觉到了吧~小玩~” 看着痴态毕的我,阿伟嘿嘿直笑,胯下节奏更强,“不只是”舌头“哦~不出意外”喉咙“还要更哦~” 他说的没错,没过多会儿,我就觉到喉咙里传来了比舌头上还要强烈的快。 似乎是被嘴巴里的快带,和小也好似被无数双小手着,干燥并不能掩盖腔室和豆豆非常的事实,不一会儿腔室就被玩弄得起来,豆豆也充血肿胀起来。 “噢~真爽~……” 抽了一阵,阿伟兴奋的问着我的受,“宝贝~是不是觉自己的舌头和喉咙变成了小?” “嗯~~~嗯~~~……” 沉浸于快乐中的我懒得回应他的话,但体还是忠实的执行着眠指令,痴痴的点了点头。 “是不是觉你小嘴的同时下面的小也被翻了~?” 不等我回答,阿伟胯下的作一顿,自己寻找起答案。 “嗯~~~” 兀自点了点头,我瞥视着他。 只见他弯下腰在我的小上了一把,随后就嘿嘿笑着直起子,将沾了晶亮的手放在我脸上涂抹着,还故意将最多的量抹在我的鼻子上。 臭流氓!这么羞辱人家! 可是……这只有雌发时才能闻到的蜜香,这独属于自己的腥香味…… 闻起来好有觉啊~! “呜嗯~嗯~嗯~……” 直白的冲他抛了个眼,我主服侍起嘴里这根不知道让我仙死了多少次的棍。 接收到我这么明显的信号,工口伟再不行就不叫“工口伟”了。 缓缓的挺着腰配合着我套弄的作,工口伟脸享受的闭上了眼,任由我施为。 “呜~呜~” 嘴巴里好奇怪,小里也好奇怪……这样奇怪的觉,就像是、就像是…… 自已上真的长了三个小一样~三张小嘴还同时被人啪~爽死了~! 似是听到了我的心声,阿伟蓦然睁开眼,兴致盎然的问道:“宝贝~三个被老公的大巴同时透的觉怎么样?” 好似是想知道我确切的受,他抽出了,解放了我的小嘴。 依我看,询问我的受只是次要,他其实更想要听到我的痴言痴语吧。 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我却全然没有抗拒的想法。 不需要眠指令的鞭策,看着眼前这根令自己如痴如醉的大,我发自内心的道:“爽死了~!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大巴哥哥~继续干人家的”口“嘛~❤” 听着我明显是在自己的意志下说出的言媟语,阿伟再次兴奋起来。 不他有所作,我出舌头舔了一下近在咫尺的大,是挑逗的用舌尖抵住马眼玩弄着。 这一系列的举止让阿伟全一哆嗦。 “嘿嘿嘿~三倍的快乐~!让你这个乱的玩爽得飞起~!” 猛地一挺腰,他又把捅进我嘴里一到底,狂干不止。 “呜嗯嗯嗯❤~~~嗯嗯嗯❤❤❤~~~” 比之前还要强烈几倍的快蓦然传来,让我快乐得全都微微颤抖起来,蕊好色的抽搐着,毫不吝啬的将蜜洒得地都是。 呜~……好舒服啊~!太舒服了~!真的超级超级舒服~……脑子好像融化掉了一样~什么都不想思考了~…… 如果说最初时难受得大脑处于紧绷状态,好似被放了冰块那样。现在就是冰消雪融,暖洋洋的觉持续不断的冲击着脑海,让我觉整个脑子都被融化掉了。 “呼~呼~……” 狂干的作变得有规律起来,阿伟剧烈的喘息了几口,手指轻佻的挑着我的下巴,“哇~!表超色超啊~有这么爽吗?你这头的母猪!” 用夸张的语气说完这句话,他还羞辱的拍了拍我的脸。 “呜嗯~嗯~” 屈辱之色爬了脸颊,我却更卖力的吮吸着他的大,看向他的目光中充了。 再、更多的羞辱我,再、再更用力的干我的“口”吧! “噢~!就这么想让我干你的”口“吗?” 我的小作让阿伟胯下加了点力,嘴上越加不客气起来,“你这条看见男人的巴就会发的母狗!” 看着连连点头,不知廉耻的摩挲着双腿,明显对这种羞辱很有觉的我,他越说越兴奋,“是不是很想得到主人的啊?你这头闻到就会发得不能自己,把吃进嘴里就会高潮的”母猪“!” “嗯~嗯~……” 再次点了点头,我痴痴的看着他。 凶狠的拽起我的头发,迎着我痴的目光,阿伟邪恶的笑了起来,“干脆把你眠成没有主人的滋就不下去的变态痴女吧!” “让你的口、、后……” “让你所有能给人玩的地方……” “让你心内外,从思想到全每一寸皮肤每一个细胞,都变得永远离不开主人的大巴!” 兴奋的说到这里,阿伟终于忍不住在我嘴里狂干起来,每一下都是他往常最后冲刺时的力度与速度。 看着飞快的在自己嘴里进进出出的,意和痴迷之色几乎要从我眼中溢而出。 傻瓜~人家早就离不开老公你的大了~❤❤❤每当想到以后得不到这根恩物的宠,心里就慌乱得不知所措~❤❤❤心痛得快要死掉了~❤❤❤ 很快我就迷失在了“三同”的那种极致快中。 随着阿伟越干越狂,最的蕊最先支持不住了。 随即,嘴巴里也不甘示弱的紧跟而上,阵阵电流自舌头和喉咙汇聚,化作快乐的长鞭狠狠的抽打在脑子上,让只剩下“爽到死”这个猥念头的脑子颤抖着陷入了高潮中。 两截然不同却同样激烈的高潮在体内爆发开来,早已称得上“乱”的体立时无可救药的疯狂抽搐起来。 “呜嗯嗯嗯嗯~~~!!!!!” 痴无比的声再也压抑不住,从我喉咙里蹦了出来。 “嗷嗷嗷~!!!口收缩得好厉害~!噢~!太爽了~!” 默默的享受了一会儿我“口”里的,阿伟再次疯狂的耸起来,“来!不是想要主人的吗?!你这头的母猪!!!” “马、马上……赏给你!!!嗷嗷嗷……” 狂干的作突然定格,他蓦然死死的按住我的脑袋,让捅到喉咙末端,死死的堵住嗓子眼,“接好了!!!” “噗嗤~!噗嗤嗤嗤嗤~……” “嗯?!嗯嗯嗯嗯嗯!!!” 超多量的猛然灌入喉管,呛得我不由自主的翻起了白眼。 哪里受得住这样的暴,我本能的挣扎着想要逃他的束缚,可他的一双大手却如同老虎钳一样将我死死的控制在原地。 好在没有折磨我太久,他猛然抽出还在“噗嗤噗嗤”着的大,将其抵在了我的舌头上,“噢~……母狗!忘了让你好好尝尝你最吃的”沙拉酱“了!谢仁慈的主人吧!” “嗯?!嗯嗯嗯~~~!!!” 舌头刚一接触到,我还在高潮中的子就被送上了一个新的顶峰,刚刚才平息下来的颤抖顿时再次剧烈起来。 “嚯……呼……” 终于完了最后一,阿伟大喇喇的瘫进沙发里喘着粗气,一时间没有再管我。 失去钳制的我登时委顿在他的大腿上。 枕着阿伟的大腿,我享受着高潮的余韵,闭上眼眸细细咀嚼着嘴里这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 你说的对,我并不否认自己一直在等着品尝你的臭~现在总算是等到了~❤ 可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 喜欢骂人家“母狗”、“母猪”是吧? 那就让你看看贪得无厌的小母狗、小母猪是怎么把“大色伟”榨成“伟干”的!❤❤❤ 想起自己的计划,我偷偷瞥了眼还在剧烈喘息着的阿伟,旋即马上低下头去躲开他的视线,带着小恶魔般的微笑再次闭上了眼,舔舐着他时从舌头上溢出到了嘴周围的。 各自休息了一阵,缓过劲来的我率先发难。 “我还要~❤” 娇滴滴的向他撒了个娇,在他惊讶的眼神中,我红轻张,将他趴趴的二弟纳入嘴里。 “呜嗯~呜嗯~……” 顾不上还在隐隐作痛的喉咙,我极尽所能的服侍着他的小兄弟,不一会儿,小兄弟就在我湛的口技下再次恢复了雄风。 “想要就自己哦~宝贝~” 宠溺的着我的小脑袋,阿伟冲着我坏笑道。 看了眼跟个没事儿人一样的他,我低下头更加用心的吮吸着他的。 在他无法观察到的地方,邪恶之意开始在我眼中汇聚。 以为装作无事发生我就想不起你刚才羞辱我的话吗? 想要让我成为你的玩、便器,就要努力不被我榨干哦~ 现在轮到奴儿的主场了~ 我的“好”主人~❤❤❤ …… 榨了两次,自己高潮了更多次后,这顿荒唐的午餐总算以我的败北而结束。 躺在沙发上,我失神的看着厨房里忙碌着的阿伟,实在是想不通他哪来的那么旺盛的力。 算上早上的四次,他今天已经了整整七发了,为什么还是那么力? 餐桌上,我不信邪的又向他发起了挑战,结果就是被他干得丢脸的高潮不止,小里装了他的子孙。 然后被命令蹲下,看着自己小里的一点一点淌进饭里,再被逼着吃了碗又浓又的“拌饭”。 总算是吃饱了~ 有些心虚的别过头去不敢看好似察觉到什么的阿伟,下一刻我就被他拦腰抱起狂扇小。 着自己有些发肿的小,我撅着嘴瞪着对面的工口伟,脸上还挂着泪珠。 对面沙发上,工口伟优哉游哉的晃着二郎腿玩着手机,对我的目光恍如未觉。 僵持了一阵,似是终于受不住良心的谴责,阿伟走过来搂着我坐到沙发上。 “好了好了~宝贝~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没忍住~” “可也不能全怪我啊~宝贝你的太诱人了~早就想这样打你的了~” “好好,别这样看着我了,我不说了,都是我的锅,我的锅。” “……” 在他一连串不正经的安下,我终于破涕为笑。 “死相~!没个正经样~!” 娇的白了他一眼,我红着脸别过头去,“下次……下次必须征得人家的同意~” “这种事先说再做就没气氛了。” 见我态度化,阿伟立即顺着杆往上爬,将我抱到他的大腿上坐好。 “那你想无缘无故的打人家吗?” 我瞪着他问。 “怎么能说无缘无故呢~肯定要根据当时的气氛来~” 阿伟和我拌着嘴,大手轻轻的着我的,似是在进一步我受伤的心。 “什么气氛还不是你一句话说了算?!你这个”鬼畜工口绅士伟“!” 我气愤的点指着他的口。 “我在你心里的形象已经崩塌到这种程度了吗?” 阿伟伤心不已,另一只手不老实的攀上了我的大腿,了上面的。 “你居然觉得你还有形象?” 好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那样哂笑着,然而这个表只维持了一瞬就从我脸上消失无踪。 “讨厌~!” 阻止住已经开始入侵和幽处的大手,我羞愤又惊讶的瞪着他,“都几次了!你还嫌不够吗?!” “不够~!和我的宝贝做一辈子都不够~❤” 阿伟用小狗一样的语气向我撒着娇。 “噫~~~多大的人了!这样说话羞不羞啊!没个正形~!” 听着这句话,我表面上嗔怒不已,心里的欢喜却是不足为外人道也了。 罢了~正好再榨一榨他~ 老娘还就不信邪了! 拗不过他,加之“饭饱思”的我也有着自己的小心思,下午场的宴就这样开始了。 客厅、厨房、卧室、厕所、台…… 沙发、桌椅、床铺、窗帘、墙壁…… 家里的大部分场景和物品上都留下了我们的痕迹,期间我又不可避免的被他玩了一次“排便管理”。直到我实在担心他“尽人亡”,坚决的否定了他再来一次的提议,这场狂的宴才结束,而此时已到了晚上。 到最后我统计了一下,单这一天内,这门“宇宙超级无敌乱工口H人形自走”居然总共在我上了二十多发! 脸上是的最多的,大概有个七八发的样子,多到能让我拿来做“面膜”了。 其次就是嘴里和小里,分别有个四五发那样。 其他部位就比较分散了,部、小腹、大腿、、背上、后庭等等都被他的白玷污了个遍,每处地方都平均被了一两发。 甚至这个变态还强迫人家,在人家的眼睛、耳朵、鼻子里都了一发。 那种觉非常的奇怪难受,不过看阿伟一副很亢奋很爽的模样,也就由得他了。 况且~人家也很享受这种被强迫的觉~ 晚餐是一杯他在这场宴里专门为我收集的“白牛”。 混合著饭菜吃完这杯足足有小半个矿泉水瓶的,我又无可避免的经历了一次漫长的颅内高潮。 简单的帮阿伟收拾了一下家里的乱象,早已累得不行的我坐在沙发上看着他还在忙碌的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朦朦胧胧中觉有人将我抱起,随即耳旁响起了一道温声语,“宝贝~你看你~脏死了~去洗白白哦~” “嗯……” 迷糊的应了一声,意识又归于沉寂。直到与某个冰凉的东西来了个亲接触,我才猛然惊醒。 “坐稳了宝贝~” 将我放在浴室的小板凳上,阿伟就去开闸放水了。 坐在凳子上恢复了下神,看着他在水雾中有些模糊的背影,我小声的嘀咕了一句,“不是不让人家洗澡吗……” “什么?” 阿伟转过头来望着我,“宝贝你说了什么吗?” 多少适应了那种无可奈何的觉,不等眠指令接管嘴巴,我主提高声调道:“我说,你不是不让我洗澡吗?” “天天这样脏脏的,会生病的哦~” 回答完我的疑问,阿伟笑意盎然的走过来,刮了刮我的鼻头,“我可舍不得我家宝贝生病~” 听着这句话,我心里正有些甜蜜,就见他坏笑起来。 “难不成……宝贝~你舍不得洗掉老公我”的痕迹“吗~” 挡住我嗔怒之下拍打着他的手,阿伟的坏笑转为了特别特别猥琐的笑,“改天让你体验一下”地狱“,当一回真正的”便器“哦~” “你怎么这么变态啊!老是想让人家当你的”便器“、”盆“什么的……” 似是承受不住他的变态程度那般猛地给了他一拳,在他防御的空档里,我却趁机舔了舔他的耳垂,“大色伟……改天……榨干你哦……” 我这极诱惑的悄声细语,让阿伟胯下的小蛇急剧膨胀起来。 眼看着小蛇就要变成巨龙,我赶忙把他推开,让他试试水温去。 趁着这个空档,我照了照浴室里的落地镜。 噫~~~脏死了~! 只看了一眼,我就羞红了脸。 镜中那个漂亮的玉人,本是面容靓丽、肤若凝脂,可此时却有一条条干涸的虫爬了她的娇躯,个别体部位,如脸部,更是宛如盖上了一层泥。那高挑、火辣异常的材,本该是这个亭亭玉立的大美人最好的点缀物,可配合体上那副秽不堪的景象,却让她看起来更符合“便器”的形象了。 看着镜中下流得不成样子的自己,我心中复杂极了。 有嗔、有怒、有悲、有喜…… 回想最初,我只是很享受那种被强迫、被控制、被物化的觉,可阿伟想要的却更多,他亲手将我一步步的推向这堕落的深渊中。 我不知道是他的“调教”有了成效,还是自己内心深处本来就隐藏着的本。 我只知道,我现在到很幸福、很足、很快乐。 这就足够了~ 一起洗了个色气十足的鸳鸯浴,被阿伟半强迫着喝了一泡他的尿后,他抱着我来到了卧室里。 躺在已经焕然一新的床上,我俩相拥而眠。 “宝贝~你说以后玩什么好呢~” 阿伟向我吹着枕边风,“要不给你下个”排便必定高潮,高潮必定排便“的指令。” “变态!想都别想!” 眼皮上下打着架,早就累得不行的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跟他聊着。 “那要不让你变成看见男人就会发,接触到就会高潮的”超级乱色变态痴女“~” “你敢这样我就给你带许多许多帽子去。” “你敢!!!” 部突然遭受重击。 懒得理他。 “……” “宝贝,你怎么不说话了?” 打架的眼皮终是战得难舍难分,我彻底闭上了眼,只剩下嘴巴还在自个发出微弱的回应,“懒得说……” “那你回答”嗯“就行~” “……” “宝贝~改天把你打扮成”小狗狗“好不好~” “嗯……” “把你物化成”真人摆件“好不好~” “嗯……” “改造成”娃娃“好不好~” “嗯……” “洗脑改造成”便器“要不要试试?” “……” “”完全拘束“呢?” “……” “宝贝?宝贝?” “放心吧宝贝~以后肯定每天都让你”快快乐乐“、”福美“~” 最后的意识里,是阿伟轻的呢喃。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硅胶娃娃厂家批发网】我被做成了成人游戏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