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御女戒指】我,妈妈和表哥【金陵岂是池中物TXT】

我,妈妈和表哥【金陵岂是池中物TXT】/

我,妈妈和表哥
发布于:2022-05-30

,

(一)

,

我是一个少女,叫小雯,今年16岁,正在读高中。在我10岁时,我爸因

,

车祸去世了。家里只有我和妈妈生在一起。

,

妈妈今年38岁,在银行工作,但保养得好,加之材又好,混圆,房高高耸起,看上去仍是一个诱人的中年美妇。

,

妈妈没有再婚,主要是怕影响到我的生。本来我和妈妈的生很平静,但自从表哥来做客后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

,

有一天早上,我吃过早饭就匆匆地上学去了,走出了我家所在的小区,才发现课堂上要用的学习材料丢在了家里,没办法,只好回到家里去取。匆忙地打开

,

门,发现表哥和妈妈都坐在沙发上,靠得很近,妈妈和表哥的样子都很不自然,有些慌张的样子,而且妈妈的脸色绯红,裙子领口的两三个扣子已经解开,可以看到里面白色的。

,

我当时很奇怪,但也没多想,抓起丢在床上的材料就直奔学校而去。后来仔细想一想,妈妈和表哥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我于是就慢慢地留心起来。

,

一天傍晚,我在房间里看书,妈妈在厨房里洗碗。透过客厅的门缝,可以看到表哥走进厨房,正在和妈妈说着什么。只见妈妈眼的笑意,以前真是很少见到妈妈这么高兴过,我于是就偷偷地门缝看去,从那儿可以看到二人的侧影。

,

二人说了一会话儿,不知是什么时候,表哥的一只手已放在了妈妈那挺的上,并在不停地,妈妈则向我的房间门口看了看,就主把嘴送给了表哥,二人了起来。表哥的另一只手则放在了妈妈高耸的房上,起来。

,

我看到这儿,觉得两腿中间有一尿意,于是连忙回到床上,用手往两腿中间一,发现我的两片之间已经的了。那一夜,我第一次用手弄了自己已经鼓起的房和突起的。

,

星期天,妈妈带我和表哥游览了绿苑公,自从上高中后还没真的痛快地玩过,吃过午饭,因为劳累,三人各自回房午睡,睡了一会儿,我觉得口异常,于是爬起来到客厅猛喝了一通。

,

经过妈妈的房间,发觉里面有人轻轻的,像是痛苦又像是快乐,我轻手轻脚走到房门前,发现门关着,由于我家是老式门,门上并没安锁(其实就我和妈妈生在一起,也没有必要安锁)。我轻轻地把门打开了一条缝,向里看去。

,

一看之下,我的心猛地跳了起来。只见妈妈全一丝不挂,仰躺在床上,双腿蜷起,向两侧大大地分开。只见妈妈那红红的已向两侧张开,中间隐约可见一幽深的洞,洞口已经,沾的体在两片上,泛着亮光,上那粒核已经突起。表哥正跪在妈妈的两腿中间,正出舌头舔着妈妈的核。每舔一下,妈妈的全就轻颤一下,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

,

核在表哥的舔弄下,越发的红艳突起,足有一粒生米大小,表哥玩弄了一会儿核,逐渐把目标转移至妈妈的两片和洞上,只见他轻咬着妈妈的,并不时把舌头深进妈妈红红的洞里。

,

妈妈在表哥的舔弄下,肥嫩雪白的不停地扭,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啊……好弟弟,啊…好哥哥,我…我不行……了,求求你……求求……你……别舔了……,快……快……干……我一下……吧……」

,

表哥并不理会妈妈的,说道:「要叫我老公,小货,今天可真,流出这么多水。」说着又用舌头玩弄着妈妈的,只见妈妈全颤抖。

,

「啊……老公……亲老公……,求你……求你……快……干………妹妹……一……下。」妈妈哀求道。

,

表哥慢慢站起来,用手握着他那又长又粗已经高高起的,凑到妈妈的洞口,用前面的光头去磨妈妈的两片,磨了一会儿,见妈妈确实已经无法忍受了,才用力一顶,整个就全部进入妈妈的洞里了。

,

妈妈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绯红的脸颊上一副足的神。表哥则展开了新一轮攻势,只见他那粗大的快速地在妈妈洞里抽着,每次都是齐根没入妈妈的洞,抽出时不仅带出了一些,还使洞口里的向外翻着,红红的,煞是好看。

,

表哥一边干着妈妈,一边用手玩弄着妈妈大大的子,问道:「比你老公怎么样?」

,

妈妈在表哥的进攻下也不甘示弱,不时地扭来迎合着表哥的扫,说道:「我那……死鬼……哪会你那么……多样……,哥……,你再弄……进…去……深……一点……儿。」

,

二人又进行了十几分钟,表哥伏在妈妈上全一阵颤抖,于是不再了,妈妈用手搂着表哥的肩膀,把自己右侧那高耸雪白的房送到表哥的嘴旁,表哥于是含住那粒红红发硬的头不停地吸吮。

,

我看到这儿,觉得自己的下体发凉,用手到两腿中间一,原来白色的小内已经透,我悄悄地关上门,回到自己的房间。

,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男女合,也使我完全明白了男女之事,尤其发生在妈妈和表哥之间,每当想起妈妈红红的洞和表哥那粗大的巴时,想到妈妈舒服的样子和浪的表,我心里就一阵兴奋。那天晚上,我觉得混燥热,眼前不时地浮现出表哥那红黑粗大的,我使劲地搓自己的房和部,也用小手指慢慢入到自己的洞里去缓解那种,真希望表哥也来干我一次。(二)

,

表哥每天晚上都帮我复习一小时功课,有意无意地我们体都有一些接触。有一天,我故意穿了一件宽松的t恤,我发现表哥不时从我的领口向里看,原来他可以看到我里面黑色的。

,

我又想起表哥那粗大的,于是我问他:「表哥,你有女朋友吗?」

,

「有过。」表哥回答道。

,

「那你和她接过吗?」我脸色红红地问道。

,

「过。」

,

「那你和她做过吗?」问完这句话,我发觉自己的脸热热的。

,

表哥抬起头来用奇怪的目光看着我,当他明白过来我是在挑逗他时,说道:「回答这个问题之前,你也要回答我一个问题。」

,

「你问吧。」我说道。

,

「你有男朋友吗?你接过吗?」说着向我走了过来。

,

我看着表哥,红着脸用低低的声音说道:「没有过。妈妈说应该把力放在功课上。」

,

表哥走近我,在我耳边说:「你现在想不想尝一下是什么滋味?」

,

我的心跳得厉害,头也低下,脸上热辣辣的,但心里确很想,于是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那多难为啊?」

,

表哥看到我羞涩的表,又没有拒绝,于是一把抱住了我,嘴也在我的上,我只觉得一男人的气息一下包住了我。

,

表哥用舌头轻轻撬开了我的牙齿,在我的嘴里乱,同是他的一只手也从我腰部到了我的小上,并且来回地,他的手和我的小只隔了一条薄薄的裙子和一条小内,一热流从他的手传遍了我全,在他舌头的带下,我的舌头也开始慢慢地起来,不时地入到他的口中。

,

原来接的觉是这么美妙,慢慢地,我发现他的慢慢地硬起,顶在我的小腹上。

,

表哥慢慢地撩起了我的裙子,两手同时在我的小上,那儿只隔了一条白色的小内。一会儿,他的一只手已从短上部进入,直接按在了我的上,另一只手这时已移到了我的房上,用他那大大的手掌紧紧地盖在我的小房上,不住地。这时,妈妈的脚步声响起,我一下推开了表哥,整理一下衣服,红着脸说道:「表哥,你好坏!」

,

表哥笑了笑,附在我耳边说:「小美人,你的体可真好,哪天我再教你一些功夫。」说着,走出了房间。表哥被我勾起的,那天晚上都发在了妈妈上。

,

表哥的机会终于来了,那是一个星期六,妈妈加班,只有我和表哥在家,妈妈走后,表哥就来到了我的房间,瞪着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抱着肩膀看着我,似笑非笑。我知道昨晚表哥又在妈妈的房间里过夜了,而且我也偷看了全过程,今天一想起来,我的小洞里还的,于是我也看着表哥,说道:「坏表哥,昨晚又对妈妈使坏,而且还那么用力,妈妈被你弄得……弄得……都不了了。」

,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啊!」表哥边说边靠近我,手已到了我的房上,我也慢慢地靠在了表哥的怀里,主把舌头放入了表哥的嘴里,表哥吸吮玩弄了一会儿我的舌头,一只手已慢慢地解开了我的衬衫,并掀起了我的,我的两个小巧的房一下就出来。

,

表哥用手轻轻地了一会儿,我那红红的头就硬了起来,表哥把我抱到床上,让我仰躺在床上,用他那蛇一般的舌头在我的小头上舔弄着,我只觉得阵阵酥的觉传遍了全,全也同时充了望。

,

表哥用嘴轻轻地含住了我那红红的小头,用牙轻轻地咬着,同时一只手慢慢地掀起了我的裙子,出了我的小内。

,

表哥把嘴从我的房向下移,移到了我的小腹上,不停地亲,然后他站起来,慢慢地下了我的小内,用手擎着我的双腿,使它们向两侧大大地分开,顿时,我的少女神地方就展现在他眼前。

,

「表妹,你还是处女吧?」表哥问道。

,

我羞涩地点了点头,表哥听说我还是处女,双眼一亮,用手轻轻地弄着我那稀疏的毛,然后把他的双印在了我左侧小上,并不时地用舌头玩弄我那肥嫩雪白上的肌肤,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小雯的好小好香啊。」

,

舔弄了一会儿我的小,才把舌头向我的核,像狗一样在我的核及洞上来回舔着,他的长舌像一条饿的蛇,一会舔我的壁,一会儿舔我的。

,

这时的我全已经瘫,一也不能,只觉得快一次一次地从我的下体传遍全,我的细小洞里也涌出了大量的浪水,表哥把我的浪水全部吃进肚后又进行一个目标,他把我的双腿尽力分开,压向我的头部,使我的小尽量的起,用舌头在我的门上吸吮。我心里一惊,心想怎么来那儿也可以舔,但随即被异常的快所淹没。

,

「表……哥……,你怎么……连……人家的……眼……都舔?」我问道。

,

表哥又舔弄了一会儿,才说:「小雯,我好喜欢你,喜欢你上的每一个地方,你看你的眼又红,又小,又紧,舔上去好舒服啊。」表哥在我的下体玩弄了十几分钟,每一个地方都玩够,看够了,才站起来,扶起了我,光了我所有的衣服,也光了自己的衣服。

,

我的目光一下被他那已经胀大上的所吸引,以前看表哥干妈妈时,虽见过他的,但都离得较远,现在这个宝贝东西就在我眼前。表哥看到我紧盯着他的棍,禁不住邪地笑了笑,抓住了我的手,放在了他的上,说道:「表妹,你看它都想你了,你要兴趣就好好看看它。

,

我的手触到它时,只觉得它又热又硬,回想就是它在妈妈的洞里进进出出,把妈妈弄得死去来,加之我从没有如此靠近地和看过男人的生器,于是我蹲下来,仔细打量。

,

只见它怒首昂头,表面黑红,上表筋怒张,表哥这时按住我的头,把他的靠近我的脸,嘴里说道:「表妹,你亲它一下吧?」并且不由分说,把他的就进了我的嘴里,一下就把我的小嘴塞得的。

,

以前我也看过妈妈舔表哥的大巴,但没想到它这么大,嘴里几乎都放不下了。我挣扎了一下,却被表哥按住了我的头,一也没不能,没办法,只好学着妈妈的样子用舌头在他的头上轻舔划圈,并不时把表哥的大巴进来又吐出去。

,

表哥的巴在我的吸吮下越发地胀大、坚硬。想起昨晚它还在妈妈的洞

,

里,现在却被女儿含在嘴里,想到这儿,我心里有了一种莫明的兴奋,我的下体又涌出了一。

,

表哥让我给他舔弄了一会儿,扶起了我,让我仰躺在床上,双腿大张,他用手扶着他那粗壮的,慢慢地贴到了我的源洞口,摩擦着我的,我的很多都到了他的粗大的头上。我的部被他的摩擦得很,我不住地扭小,浪声说道:「好表哥,人家下面啊……」

,

表哥邪邪地一笑,说道:「让我给你止止。」用他的大巴顶在我细小的洞口,猛然用力一挺,向一沉,「滋」的一声,整根火辣辣的棍已有一半进入了我那窄小的道中。

,

「嗳唷唷!」我觉到洞里又痛又胀,禁不住叫出声来。

,

表哥趴在我上,这时不再运,只是用手和嘴不停地和亲我的房和头,并在我耳边说道:「好孩子,女人第一次都是这样,很快就好了。」

,

几分钟后,表哥可能到我上的肌已经放松,我也到下体的疼痛和胀的觉减轻了许多,代之的是表哥在我头和房上的玩弄越来越让我难受,我不禁轻轻扭体来缓和。

,

「是不是不太痛了?」表哥问道。

,

我羞涩地点点头,表哥于是慢慢地抽出他那粗大的巴,又慢慢地顶入我的小洞里,如此反覆,不知不觉表哥的大巴已全部入到我的小洞中。

,

现在我洞里的疼痛已经消失,随之而来的是有点酸,表哥这时已改慢慢抽为大力的抽送,每次都把他那粗大的顶入到我洞深处的蕊上。

,

表哥耸,大起大落,埋头狠,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我只觉得快一次又一次地涌入全,脑海中一切都已消失,只有快和。

,

我把双腿绕到表哥的腰上,表哥则用双手捧着我又圆又小的,床上只有「扑滋,扑滋」的抽声。我在表哥入时,也尽力地抬高迎合他的进入,嘴里也不知不觉地起来。我已达到了高潮的巅峰,表哥也全一抖,我只觉得他的在我的里一阵跳,一一热热的体全部打在我洞深处的蕊上,表哥趴在我上不了。

,

我和表哥就这么相拥相抱着一不,好一阵子,才慢慢地起床穿好衣服,表哥又抱住我,温存了一番后,才回到他的房间。

,

我回顾床上,发现床单已经被自己的和血水弄了一大片,我整理好床后,躺在床上,只觉得全酸,回想起被表哥抽时那种快,心想怪不得妈妈愿意和表哥偷,而且还那么浪,原来这种滋味这么好受。一边想着,一边迷迷糊糊地睡去。(三)

,

中午时我醒来,由于上午的过度运,觉得腹中饿,慢慢地起床。透过门缝,只见表哥正站在客厅里,牛仔和短落在脚脖处,妈妈正跪在表哥面前,正用嘴不停地舔着表哥的巴。妈妈的领口大开,左侧的已被拉下,左侧雪白的房在外面,随着妈妈头部的运房也不停地晃。

,

原来妈妈也这么喜欢吃表哥的大巴,为了不打扰他们,我只好回到床上,继续装着睡觉。

,

过了好一会儿,门口才响起了脚步声,同时,传来妈妈的声音:「小雯,吃饭了。」

,

我于是故意装作未睡醒的样子,了眼睛,问道:「几点了?」

,

「都中午了,小懒虫,快来吃饭。」妈妈促道。妈妈可能由于刚刚和表哥温存过,心很好,脸上洋溢着笑意。走路的时候,我只觉得下体有些轻微的疼痛。

,

吃饭时,大家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但表哥的手还是从桌子下边过来,在我的大腿内侧了一会儿。

,

接下来的日子,每晚表哥帮我复习功课的时间就变成了我和表哥接拥抱和互相的时间了,但我和表哥做的机会却很少,因为我每天都要上学,而且在妈妈的眼皮底下,根本就没有机会。只是偶尔有几次,均在后半夜,表哥偷偷进我的房间,偷偷和我做,但时间很短,而且不敢弄出声响。

,

表哥大部分时间都陪着妈妈,几乎每天晚上都睡在妈妈的房里,妈妈在表哥的滋下,神焕发,脸上充了笑意,越发显得年轻漂亮。

,

终于有一天,我和表哥之间的关系被妈妈知道了。那几天,我患了冒,有一些头痛,其实也不打紧,但我想休息一天,一则可以休息一下,二则可以尽地和表哥做一次,于是我装在冒很严重的样子,让妈妈向老师请了假。

,

妈妈上班走后,表哥来到我的房间,坐在我的床边,由于我还没起床,表哥就把手进了我的被子里,透过我的睡衣,弄我的房,小。

,

我于是掉了睡衣,表哥让我跪在床边,高高起,双手拄着床,两腿分开,表哥则站在我的后面,用手扶着他那粗大的,慢慢地刺入我的洞里。他说这叫「隔山取火」。

,

在表哥的抽下,很快激起了我的,我不住地向后耸我那混圆小巧的部,两片也一张一合地迎合大巴的前后移。

,

表哥在我的鼓舞下,也用手紧紧地抓住我的,狠命地抽,我的小嫩被他连续不停地攻击,早已又酥又,我能觉得到我道内的肌一阵阵地的收缩。在我的刺激下,表哥一边把在我洞里的大巴不停地旋转,一边用他的右手手指不停地弄我那通红的门,嘴里问道:「怎么样,表妹,快吗?」

,

我一边摇小,一边道:「你的大巴得人家舒服极了,你要干死人家了。」同时也觉到一丝丝的水顺着我的洞和大巴之间的缝隙汩汩地流出,顺着我的大腿流到床上。

,

表哥又狠命干了我四五十下,才猛地抽出他粗大的,把一白色的在了我的小上。

,

不知何时,妈妈站在房门口,表哥看到妈妈后,胀红了脸,急忙抓起衣服跑

,

回了他的房间。

,

我看妈妈脸色铁青,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好慢慢地拿起毛巾,擦干了表哥在我上的和我自己的浪水,低头羞愧地说:「妈,你怎么回来了?」

,

妈妈狠狠地骂我一番。然后坐在床上,默默地流着眼泪。看着妈妈那么伤心的样子,我不禁抱住了妈妈的一只胳膊,也流出了眼泪。

,

我说道:「妈,你别伤心了,我以后再也不做这种事了。其实,我偷看到你和表哥做是那么的兴奋,才一时糊涂……」

,

妈妈听说我偷看了她和表哥做,禁不住脸色一红,长长地叹了气,说道:「小雯,自从你爸爸抛下我们娘俩到现在已经好几年了,你知道象妈妈这个年龄的人这几年是多么痛苦和寂寞,妈妈以前也曾想过再找一个男人,但又怕对你不好,自从妈妈和你表哥好上后,妈妈觉生彩了许多,彷佛自己也年轻了,妈妈的体需要男人的滋,而你还小。」

,

一面说,一面把手向我的小洞,说道:「你看你,小都被弄得这么松了。再说,你不采取预防措施,怀孕了怎么办?妈妈就你一个宝贝女儿,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二短,妈妈可怎么啊?」

,

说着又流下了眼泪。「其实妈妈今天是怕你病得厉害,所以请了假回家照顾你,可……可没想到你竟然假装有病,不去上学,却在家里做。哎……」

,

妈妈叹了口气,想了一会儿说道:「其实都怪妈妈,自己和男人偷,却不让女儿做,这也挺不公平,再说你也十六岁了,也算大人了,既然被人破了处女,你要想做就做吧。不过千万不能怀孕,要采用预防办法,你和妈妈不一样,妈妈是带了环的,所以可以让你表哥直接到我的体里。哎……,我们娘俩都被你表哥弄了,真是便宜死他了。」

,

我听妈妈这样说,禁不住抱住了妈妈,在妈妈的脸上亲了一下,说道:「妈妈,你真好。」我又和妈妈说了好一阵儿悄悄话。

,

中午,妈妈把表哥叫到面前,看着表哥脸通红,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妈妈禁不住又好气又好笑。对他说:「这件事说起来也不能全怪你,我和小雯都有一份责任,你以后还可继续和小雯在一起,但不要影响她的学习,再一个要戴安全套,千万不能让小雯怀孕。」

,

妈妈看到表哥那种又害怕又局促的样子,向表哥飞了个眼,把表哥拉到我和妈妈中间坐下,说道:「我们娘俩都让你给上了,真是便宜死你了。」

,

表哥用手搂着我和妈妈,小声说道:「这叫肥水不流外人田吗?」

,

从此我们家的生又恢复了平静。(四)

,

和以前的生比,家里也出现了一些小小的变化,那就是表哥和妈妈,以及我之间的接、拥抱、都公开地进行。有时,表哥和妈妈就公开地在客厅里接,并不避开我。有时在吃饭时,表哥也会同时把手入我和妈妈的裙子中我俩的。只不过现在表哥已公开地和妈妈睡在一起,偶尔也会陪我一晚。

,

有趣的事终于发生了。那是一个周末,吃过晚饭,洗过澡,我们三个人都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当然是表哥坐中间,我和妈妈坐在两边,电视里放的是一部剧。

,

表哥用手搂着我和妈妈的肩部,妈妈和我都把头靠在表哥那宽大的肩膀上。表哥的双手则从我们的脖子上回绕回来,按在我和妈妈的房上,不住地。妈妈则像是无意识地把手放在了表哥两腿中间的子上,那儿表哥的已微微彭起,妈妈轻轻的弄着表哥的。

,

受到这种旖旎气氛的影响,我们三人都觉到有些燥热和兴奋。于是我下了睡衣,只穿着一条白色内和。妈妈看到我了衣服,也顺手掉睡衣,她穿着一套粉红色的和内。表哥转过头来,和我亲了一会儿,又转过头去,拉下了妈妈的,含住了那粒已经发硬有些黑红的头,一只手到了妈妈的两腿中间,隔着内妈妈女人那神的所在。

,

我随手解开了,我的双一下子就跳了出来,自从和表哥发生关系后,在表哥滋下,我的体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我的房比以前长大,小也变得浑圆上,毛也逐渐增多,就连大小也比以前了许多。

,

表哥看到我和妈妈都了衣服,也迫不急地下了衣服,妈妈用手握住表哥已经起的大,温地着。

,

表哥在妈妈耳边说道:「今晚我们三个人一起快乐一下,好不好?」

,

妈妈抬头看了看我,羞涩地点了点头,我当然是举双手赞成了。

,

我们三个人互相搂抱着走进妈妈的房间。表哥把妈妈抱到床上,用双手分开

,

妈妈的双腿,只见妈妈粉红色的内很小,仅能盖住两片的,有一些黑黑的毛透过内的边缘了出来,由于表哥刚才的弄,妈妈两片处的内已经了,内紧紧地贴在上,使的形状显出来。

,

表哥则用舌头在妈妈内中央的处舔弄着,我一边看,一边不自觉地用手搓着自己的房。表哥舔了一会儿,才褪下了妈妈的内,只见妈妈的两片已向外突起,红红的,上面布了血丝,一张一合,妈妈的好大啊。

,

表哥仰躺在床上,我和妈妈同时奔向表哥的那条大,还是妈妈作快,一下子就把粗大的头含到了嘴里,没办法,我只能出舌头舔着表哥的两个球。

,

表哥示意我下内,让我蹲坐到他脸上,他出舌头象狗一样舔着我的洞和核。表哥用嘴把我那的和洞完全包住,开始向我洞内吹气,一口一口的热气,吹得我全颤抖,忍不住前后挺小。表哥用双手握着我的两片小,用一根手指按在了我小巧的眼上,不时地抠弄,我只觉得洞

,

里又胀又热,不禁汩汩流出,我禁不住大声地起来。

,

此时妈妈红艳的脸颊上也沾了表哥上的,粉嫩的大腿间早已流出了水,嘴里也不停地喘着粗气。听到我大声,看了我一眼,发现了我前后两个洞都同时被表哥玩弄着,更激起了妈妈的。

,

妈妈站起来,骑跨在表哥的上,用手把自己的两片胀大的向两侧拉开,只见妈妈生米大小粉红色的不住地跳,鲜红的洞内,不停地流着「口水」,一直流向门。

,

妈妈用口对准表哥的,缓缓地坐了下去,把表哥的大全部没收进了自己的洞中。又慢慢地抬起,开始不停地套弄。

,

表哥则继续把舌头入我的小里,在道壁内翻来搅去,搅得我心里又酸又又,我只觉得全轻飘飘的,只好拚命把小凑近他的嘴,使他的舌头更加深入洞中。

,

二十分钟后,我和妈妈互换了位置,我骑在表哥上,入了他的,上下套着,妈妈则把肥大的骑在表哥的脸上,任由表哥去亲、去咬、去啃。又过了了十几分钟,我已经全发抖,表哥也把他那宝贵的入了我的小里(因为我月经后刚三天,所以表哥没带安全套)。

,

我于是退出了战场,坐在床边,看妈妈和表哥继续表演。妈妈和表哥正在表演六九式,妈妈弯下腰,把表哥略的又含入了嘴里,表哥的上了,有我的,还有表哥自己的,妈妈也管不了许多了,只是不停地吸吮。

,

表哥正把他的长舌入妈妈的洞中,舔弄了一会儿,舌头向后一移,直接舔上了妈妈的眼。妈妈的眼黑中透红,中间孔洞很大,表哥的舌头在妈妈的菊蕾上转着圈,舌尖每碰一下,妈妈的眼就收缩一次,妈妈这时全已微微颤抖,雪白的大不住地扭,好像要逃离表哥的舌头,怎奈大被表哥的双手牢牢地抱住,不了。

,

表哥的在妈妈的嘴里再次坚挺起来,妈妈禁不住讨好地向表哥献道:「啊……好哥哥……你……别再……舔……人家……人家……的小眼了……」

,

我在旁边看着妈妈的样子,不禁想:还小眼呢,足有我眼两个大。

,

「啊……人家……受……不……了……。」妈妈的声音带着些哭音。「你要想要,就我……我……的眼……一下……吧……,求……求……你别……再舔……了……」

,

表哥听到这儿,又狠狠在妈妈的眼上亲了几下,才站起来,让妈妈跪在床上,肥大雪白的部高高起,使和眼更加突出。

,

表哥站在妈妈后,先把大巴进妈妈的洞中,用力干了几十下,然后抽出来,把大大的头顶在妈妈那黑红色的门上,微一用力,巨大的头部就进入了妈妈的眼里。妈妈全一颤,嘴里「啊」了一声,表哥再一用力,整根粗大的就全部没入了妈妈的里,略一停顿,就开始了猛烈的抽。

,

表哥一手抓着妈妈的肥,一手向前着妈妈的房,妈妈似乎也很喜欢这种做方式,不时地向后挺着大,也不停地从妈妈的洞口向下滴落,表哥干了约十几分钟,全一抖,全部都在妈妈的眼里了。一场三人大战就这样结束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御女戒指】我,妈妈和表哥【金陵岂是池中物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