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花椒直播APP官方 下载】我,当备胎女友就可以了 (完)

我,当备胎女友就可以了

. 【我,当备胎女友就可以了】 作者:强强者2021年10月21日首发于:堕落方舟 门铃响了。 林雨对着镜子再检查一下自己的打扮。 洗过的头发已经干了, 分成两束扎在了脑后, 微微卷曲的头发有一种孩子气的觉, 配合林雨以高中生来说有些过份稚嫩的脸, 可以充份激起某些喜欢小孩子的人的。 林雨上香喷喷的, 穿着的是口敝得有点开的小背心。被大杯约束着的两只大白兔没有被小背心困住, 连同的红色蕾丝边一起醒目地漏了出来; 下穿着的是尽展美腿的小短, 要是坐在椅子上的她不雅地把脚踩在椅子的边缘, 她穿着的内肯定会被人窥见, 她穿的短就是这么短。 可能有些暴, 但毫无疑问, 这确实是会在家中穿着的衣服。 可不是为了勾引男人而特意穿的。 林雨怀着兴奋的心, 把门打开, 出现的当然是约好了会来她家拜访的同学。 “梁志安, 你终于来……” 以及, 她不曾期过会于此刻出现于此地的人。 “林雨, 晚上好。” 一头顺的黑发倾泻而下, 从梁志安后探头出来的, 是穿着校服的黄希儿。挽着梁志安的左手, 靠向自己单薄的部, 傲然一副是他女朋友的模样。 梁志安有些尴尬, 但他并没阻止黄希儿宣示主权的举。 所以, 事就是这样了。 一言以蔽之, 他们是来借房间打的。 *** “你喜欢的人, 是黄希儿吧?” 放学之后, 留在课室里的人只剩负责值日的林雨和梁志安。就在刚才, 林雨向梁志安告白了。 梁志安明显吃了一惊, 他拒绝了林雨的告白。他没想到自己喜欢的人会被人猜到。 林雨轻笑道: “很难不察觉呀, 上课的时候, 小息的时候你总是看着她。” “你喜欢黄希儿, 对不对?” “对不起……” 被人告白, 理应是值得高兴的事。但被不喜欢的人告白, 那份心绝对不会是喜欢。 “不用道歉的, 我早就知道你喜欢她。所以, 这个结果, 也在我预料之中。” 我可没有伤心哦, 林雨充朝气地说出这种在强颜欢笑一样的话, 梁志安心中的部分隐隐作痛。告白失败的痛苦, 他也品尝过。所以林雨此刻的心, 他是非常了解的。 “剩下来的工作不多, 给我来做的话可以了。林雨同学你可以先走……” “梁志安同学好温哦。” 林雨微微弯腰, 从侧边由下往上地用她那双有些的眼睛仰视梁志安, 不知道该说些甚么的他只好撇开了脸。他的脸在夕映照下变得通红。 “备胎女友, 梁志安同学有听过这个词吗?” “是一脚踏两船的家伙的女朋友吧。” “不对哦。” 林雨得意地竖起了一根手指, 在梁志安面前左右摇摆。 “一脚踏两船, 是指一个人同时和两个人往, 这才叫做一脚踏两船。但备胎女友不是。备胎女友, 或者备胎男友, 是两人的恋难而实现, 为了藉彼此痛苦的心而互相取暖的关系。双方都会为对方的恋加油打气, 任何一方恋实现关系就会就此结束。是非常保险和健全的往哦。” “这种做法对双方来说也太失礼了吧, 你说的保险我听不明白。” “如果我们是备胎侣的话, 你想想, 最后会出现甚么况?” “我不想想。” 黄希儿拿起粉笔, 在黑板上把况列举出来。 “最后会出现四种况: 你和黄希儿成为侣, 我和陈一山成为侣。你和黄希儿没有成为侣, 我和陈一山成为侣。你和黄希儿成为侣, 我没有和陈一山成为侣。我们都告白失败, 然后我们成为了侣。 所以, 你看, 只要我们成为了备胎侣, 我们失恋的概率不就只下降到四分之一了吗? 这很了不起吧, 发明这个方法的人一定是个恋天才!” “还有一种可能: 我们都告白失败, 我和你也没有成为恋人。因为, 我从一开始就拒绝了你的备胎建议。” “你好像很不屑呀, 如果你对黄希儿的是无比真挚的话, 那就不会对我移别恋才对。” “这是两回事, 你的激将法对我是没有用的。” “你有没有察觉到, 你想要的东西, 其实是互相矛盾的? 你要求自己必须对她绝对忠诚, 而你从她上得到的, 只会是二手的。林雨是有男朋友的, 她的男朋友是陈一山, 你应该是知道的吧? 你想做的事, 从一开始就是不对的哦, 是会被一般人所不齿的哦? 所以呢, 梁志安, 你可没有资格鄙视我。你这个想抢别人女朋友的混。” 林雨那张像小狗一样可的笑脸, 梁志安到了可怕。可怕的是, 她完全说中了。 “我也你一样, 我是想抢别人男朋友的货。你不觉得, 我们在一起的话, 会很相衬吗? 我们一起把他们拆散吧!” 课室中点点尘埃在夕的照下闪闪发亮, 林雨就在梁志安面前转了一圈, 出大腿的裙摆随风飘, 部看起来也很, 而且充分量, 比黄希儿的部要大上几圈。 这样的美女来向自己告白, 要说不心, 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正如她所说, 梁志安就是想抢别人女朋友, 他就是如此无药可救地上了黄希儿。但甚么叫呢? 难道那不纯粹就是荷尔蒙作用下的冲而已? 梁志安没法给出一个能使自己信服的答案, 因为此刻他从林雨上体会到了那种不应该体会到的觉, 那是对他所的人的一种亵渎。他的血开始往下充去了。 “你不回答我呀? 你不回答我的话, 那我就……” 林雨含默默地注视梁志安, 好像眼里只有他存在一般。 “当你答应了。” 她子靠了过来, 好闻的气味传到了鼻腔, 梁志安弹不得, 任由她靠近。两人的嘴越靠越近, 梁志安闭起了眼, 下了口水。 他听见了轻笑声, 然后, 嘴覆上了一种。接, 原来是这样的觉吗? 他张开眼想看清楚, 于是他发现了他在与手掌接。 “初是要献给’真’的吧? 你在想甚么呀?” “戏弄我的话就算了!” “不要生气哦, 虽然我们不能够接, 但间接接, 还是在误差范围内许可的。” 她亲自己的手心, 那里是梁志安过的地方。把舌头出来舔弄手心的她, 好像真的在和梁志安接。 她用手轻嘴, 双手把红得像个红苹果的脸遮起来。 “这是, 我的间接初。” *** 成为了备胎侣之后, 林雨和梁志安定立了往规则。 第一, 关系不公开; 第二, 要支持对方的恋; 第三, 独处时, 要把对方当成男女朋友来对。 像现在, 他们就在做男女朋友独处时会做的事了。 “蝴蝶结, 知道怎么解开吗?” 林雨半边体躺在床上, 梁志安的手搭在她红色蝴蝶结上, 他轻轻一拉, 蝴蝶结便解开。红色的缎带飘落到地上, 好像在拆解礼物一样, 梁志安心跳加速了。 “做得很好哦, 接下来, 就是校服了。” 解开校服纽扣的手有些笨拙, 梁志安当然有穿校服的经验, 但那仅局限于自己, 他可从来没过别人校服, 更不用说女孩子的校服了。 他的手不禁颤抖, 当解开前的扣子时, 手指不禁碰到了林雨的部, 他的手抖得更厉害了。 林雨解开了发带, 及肩的短发披散在床上, 她迷蒙的眼神像在眺望远方, 脸上挂着耐人寻味的笑容。 “真的, 要这样做吗?” “把我光了, 才说这些, 你太狡猾了。” “我是觉得有些过火了。就算是男女朋友, 如果不是关系非常亲蜜的话, 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我们关系不亲蜜吗?” “我们只认识了几天。” “我说, 梁志安, 无关紧要的东西你考虑得太多了。时间越长并不代表关系越亲蜜呀。我们知道对方, 为了对方的恋我们都可以献, 这难道不比一般的侣要来得更亲蜜吗?” “变得比一般侣更亲蜜是好事?” “黄希儿和陈一山往了好几个月了, 他们应该接过了吧。” “怎么突然说这个?” “不只接, 接之后的事也做了吧。” “别说了。” “约会之后, 他们会做甚么呢, 能想象吗? 我觉得很容易就可以想象出来了哦。在房间里, 他们体一次又一次重合, 确认着彼此的心意……” “不要说了!” 梁志安一脸怒容, 林雨不以为然地大笑。 “你非常妒忌他呀。你这么生气, 你还觉得你会移别恋吗? 你所的人, 始终是黄希儿。” “这不用你说。我只是觉得我们做这些毫无意义。” “你忘记了, 我们是彼此的’保险’呀。我们都失恋的话, 到时候, 我们就不是备胎侣, 而是真正的侣了, 你也不想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在一起吧? 退一步说, 你成功和黄希儿往了, 黄希儿无意识之中也会将你和前度男朋友对比的, 现在先练习一下, 不是很有必要吗? 就算不为你自己, 也请为我着想一下呀。还是说, 你讨厌这样的女人?” 梁志安曾经在书上看过一句话, “道是直达女心的便捷道”。他不认为林雨说的话全无道理, 不如说她的话基本正确。所以先从体开始加深关系, 再进而喜欢上那个人, 也一点都不奇怪, 恋的形式可是多种多样的。 “你很会说话。至今为止被你诱惑过的男人一定很多吧。” 林雨把梁志安的手拉向自己口, 她的心脏剧烈跳着。她想向梁志安传达的意思是: 其实现在我很害羞哦! “现在, 你也觉得我是个不检点的女人? 你是第一个看到我体的男人, 如果把我看成是天放的女人的话, 我会很困扰的。” 梁志安的手被移到的扣子上, 啪的一声, 林雨用梁志安的手把解开了。 从图片或影视作品里, 梁志安看到过很多次女的体。但现实里, 生生的女孩子香的部, 他是第一次看见, 那种冲击力是虚拟作品无法给予的。就好像刻在基因里的生冲被激发了一样, 梁志安把面前的巨狠狠地抓住搓, 直到林雨忍受不住大叫, 他才松开了手。 “就这么喜欢我的部?” “男人都喜欢部呀。” 大得不像是女高中生的一对部把梁志安的手吸住了一样, 在他手里不断变幻着形状。而充弹的触令他对这对部不惜手, 林雨的肌肤染上了红色, 她两腿之间变得有些了。 “不要只执着于部, 也看看我其他地方呀。” 衣衫不整的林雨唯有下的裙子好好地穿着, 要说看哪里, 那自然就只剩下一个地方了。 “我来让你更舒服吧。” 林雨翻起了, 从床边拿起了一瓶东西, 从中挤出了一些, 充份涂抹在了梁志安坚硬如铁的上。 出生以来第一次被自己以外的人弄, 兴奋得一抖一抖。 “处女要留给最的人, 你也想把第一次留给黄希儿吧? 所以呢……” 林雨跪在床上, 拉开内出了缝隙。 “把我的内当成小来练习, 好吗?” 溜溜的突入了被沾了的内, 擦着一下一下顶着质地上乘的内; 被抽的牵扯, 激烈的快令林雨不禁轻哼。 好几次从内的边缘了出去, 林雨用手固定一下, 隔着内依然能清楚受到的热度。 如此炽热, 如此坚硬, 男的器, 都是这样的吗? 如果入道里的话, 会是怎样的觉? 每当向前突去, 林雨的手心都会缩紧, 就像是要握住甚么东西一样, 手配合的进出上下撸。恰似手的舒畅让梁志安舒服得快要。 梁志安在抽的同时, 手也没有闭着。他粗暴地起林雨的巨, 手指起得坚硬的头, 理应到痛苦的林雨发出了充的, 痛楚已经转变为快了。 五官受到强烈刺激, 几乎同一时间, 林雨和梁志安高潮了。 白喷而出, 红色的内沾了和, 被喷洒的道惨状莫过于此。两人体瘫倒在床上, 粗重的呼吸声织在一起了。 “我的体, 还用得意吗?” 微的没有抽出, 仍然在林雨的透的内里, 这下子它又开始变硬了。 “梁志安同学是行派呢, 喜欢用实际行来回答。可以哦, 我的体, 随你玩弄就好了。” “我可以进去吗?” “黄希儿会伤心的哦?” “现在你才是我女朋友吧。” 才刚过的重拾了坚挺, 抵在林雨濡的部。梁志安稍一用力, 头便顶开了两瓣瓣, 前端没入到温暖而的小里了, 处女小的触可不是手能比拟的。 “我只进去一点, 你的处女会留给陈一山。这样你就不用在意了吧。” “这种事……不要问我……” 头浅尝而止, 就在前端徘徊, 挑逗一般刚进去就拔出来, 涌出的水一次比一次多, 不停开合的舍不得离开, 两人的理都要被蒸发了。 梁志安就让头没入一点, 就一点, 就一点点。处女膜到底在哪里呢? 色故事里有说处女膜是一层有着良好弹的膜, 那直到遇到明显障碍前, 都是安全的。但色故事说的事又岂能完全相信? 能深入到哪里当然是以当事人的回答作准了。 “我不知道你的处女膜在哪里, 你叫停我会马上停下来。” 绅士的话语从耳畔传来, 耳珠被温含着, 林雨到一阵。 “一。” 三份之一进去了, 林雨发出舒服的。 “二。” 她抱住枕头, 把头埋进去, 企图掩饰连绵不断的娇喘, 咬着的枕头被口水弄了。 “三。” 光无毛的美腿在床上直, 林雨双手抱紧枕头, 一阵苦闷的叫声传出。道紧紧地缠挠着。不是通过手, 而是通过道完全把握住了的形状。 “都进来了吗?” 林雨问。含糊不清的话语。 “全进来了。” “那你要一下呀, 你不的话, 我会很难受的。” 不用她说, 梁志安也想马上抽, 但在此之前有必须要确认的事。 “处女膜不要紧吗?” 林雨转过头来, 眼神, 嘴边挂着口水的她惹人怜。 “处女膜不在这边哦……在更深入的地方。” “所以, 快一点, 起来呀……” 处女膜早就被梁志安捅破了, 林雨和梁志安都心知肚明。但他们就是不说出来。 说好要留给陈一山的初现在也被梁志安轻易夺去, 他一手抓住林雨的部, 另一只手强迫她转过头来和自己亲, 则在她紧致而是接褶的道内。 这副美妙的体处以自己支配底下, 可以像玩一样随便玩弄, 梁志安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原来有如此强烈的, 本能所求的征服都用林雨的体来足了。 他把林雨翻过了, 变换了体位, 学作片中男演员的作, 拉起林雨的一条腿当作支撑点抱住, 下无所拘束地摆起来。两人的器紧地贴合在一起, 进出道的拉出的丝, 床单被水打。每一下的抽送都强而有力, 的部被撞得发颤, 水溅得到处都是, 林雨浪叫不断, 沉浸于的他们就像两头的物。 快窜上了脑髓, 林雨蹦直了脚趾, 无处安放的手落在了部上, 头和道一起高潮了。 为了使林雨怀孕的毫不客气地进了道里, 道确切地受到了后半的脉。 梁志安想把抽出, 林雨阻止了他。 两人抱在一起, 饱含意地拥。 “对不起, 你的处女给不了陈一山了。” 林雨害羞地笑了。 “因为, 我现在是你女朋友嘛。” 之后, 两人忍不住又做了两次, 两次都进了道里。 “还好是安全期。” 林雨笑着说。 到下床的时候, 林雨和梁志安都觉得腰快要散架了。 *** 这几天, 梁志安都在思考和林雨的事。 自从和林雨有了体关系以来, 原本在追逐黄希儿的视线像受到驱使一般, 留意起林雨的影。 林雨坐在他的右前方, 离得不是很远, 透过校服可以隐约看到她黑色的肩带。女同学一般也没有勇气在白色校服下穿着黑色, 那实在是太显眼了。有几个男同学在偷瞄林雨, 在看哪里? 只能想到是在视她沉甸甸的部。 但他们也就只能视了, 这对部有多, 他们永远也不会知道, 林雨是他的备胎女友, 是他的所有物, 梁志安到了高人一等的快。 同时, 他也受到了痛苦。 只是做过而已, 思绪这么简单就牵挂在林雨上, 不就说明对黄希儿的就是这种程度的东西而已吗? 自己不过是见一个喜欢一个的人渣而已, 梁志安陷入了自我厌恶之中。 但是, 想要再做一次呀。 一旦尝过禁果, 就像吸一样想要求更多, 忠于望的体背叛了自己, 痛苦来源于此。 林雨喜欢陈一山, 她和自己一样, 也为心和体无法契合而到痛苦吗? 如果她最后和陈一山成为恋人, 这份焦躁就会得到缓解吗? 想象一下林雨和陈一山做, 林雨一边呼喊陈一山的名字一边和他抱在一起, 陈一山的在林雨道抽然后……梁志安没法想下去, 口一阵郁闷。她和陈一山结合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才对, 但梁志安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 他也没有权利去干涉。他该做的, 是鼓励和支持林雨实现恋。因为, 他是个备胎男友而已。 纠结的心持续到放学后, 今天是他到图书馆帮忙的日子, 也是黄希儿会来的日子。 两人在图书馆整理新进的图书, 了一个多小时, 还剩下一大半没整理, 看来今天之内是不可能做得完的了。 黄希儿了一个大懒腰, 她的部不如林雨那般, 但并不比同龄女生逊色; 随着向上去的手臂上衣的下摆提起, 出了没有赘的肚子。在梁志安面前, 黄希儿总是毫无防备。 “我们今天就做到这里吧, 其他人都回去了。” 梁志安点点头, 收拾起剩下来的书本, 搬到不会碍到别人的角落里。 “对了, 之前你借给我的片子, 我看完了。” 黄希儿来到图书馆深处, 像吐一样小声地说。 她说的, 是成人电影。AV. “有排上用场吗?” “还是不行, 看的时候跟着做会很舒服, 可是到实际要做时, 还是会觉得很痛, 很快就结束了。” 那就是看着片子自会觉得舒服, 但和男人做时就只觉得痛了。那个男人, 当然是指陈一山了。 梁志安第一次告白的对象是黄希儿, 第一次失恋的痛苦也是黄希儿给予。 “我们, 可以继续做朋友吗?” 还记得当时黄希儿的表, 一脸难受的她好像才是被拒绝的那一方一样。 黄希儿和梁志安是从小长大的青梅竹马, 从幼儿到小学, 再从小学到初中, 然后到高中, 本以为会顺理成章发展成恋人。但到底是过于熟悉而没有心的觉, 黄希儿没有上梁志安。 “我把你当作哥哥来看而已……” 妹妹的她, 现在长得和自己差不多高, 过去显得男孩子气的短发, 已经留长成乌黑的长发了, 纤瘦的体也发育起来, 变得充女人味了。把她当成妹妹来看, 而不是恋人, 实在是太过残酷了。 但, 梁志安没有拒绝残忍的黄希儿。不是恋人也可以, 只要能留在她边, 不管是要做哥哥还是弟弟, 他也心甘愿的。谁叫他上了黄希儿呢? 所以黄希儿和他的流变成尽是些和男朋友有关的话题, 他都会欣然接受。痛苦和快乐, 都是一体两面的。即使苦涩, 那也是甘甜的苦涩……梁志安的心每天都倍受煎熬, 而他是没法逃离黄希儿给他的痛苦的。 像现在, 如何才能和男朋友舒服地做这种话题, 梁志安也会积极地响应。 “有和男朋友商量吗?” 黄希儿摇摇头。 看片子又怎么可能解决得了问题呢? 要把黄希儿从她男友边抢过来, 没道理告诉她正确的方法。为床事不顺的侣排难解懮, 梁志安可没有热心到这个地步。 在梁志安准备把邪恶的想法付诸实行时, 黄希儿先他一步说出了他想做的事。 “可以和我试一下吗? 我想知道, 是我的问题, 还是他的问题。” 她的声音非常小, 如果不是在图书馆这种安静的地方, 根本听不见。 “你男朋友不希望你和别人做这种事吧。这是出轨呀。” “才不是出轨, 你是我的哥哥而已, 我们要做的也不是甚么大不了的事, 他要吃醋就去吃好了。还是说, 你怕你女朋友知道吗?” “我现在没有女朋友。” 脑海里闪过林雨的影, 但现在, 她的确不是女友。 “那就没有问题了。” 黄希儿羞涩地说。 黄希儿, 你真是过份的女人呀, 梁志安一边笑着, 打从心底鄙视她。 *** 粗糙的舌头在黄希儿娇小的部上打转, 缓慢地画着圆, 徘徊于晕附近。 一只手便能掌握的部有别于林雨的巨, 晕的颜色不是青春期呈现的玫瑰红色, 而是有些暗淡的红色。这对部陈一山到底玩弄过多少次? 想到自己在舔弄别的男人玩剩下来的东西梁志安就想作呕。 他一边观察黄希儿的反应, 一边避免给予强烈的刺激, 他恰到好处地施加快, 绝对不会去碰已经起的头。过份的温有时会带来痛苦, 黄希儿的体燥热难耐, 从刚才开始她就不停摩擦大腿了。 但受到火煎熬的她没有哀求梁志安更进一步, 因为她觉得要求别的男人玩弄自己体, 就真的会变成背叛男朋友的婊子了。 只要不说, 就没有出轨。 现在做的是测试而已, 所以, 没有出轨。 挺立的首依然没有被触碰, 黄希儿快要忍受不住了。 她发的样子梁志安完全看在那里, 他掀开她的裙子, 泛滥的流到大腿了。 梁志安掏出自己的, 在内濡的位置戳了好几下, 从道口渗出的更多了。 “等一下, 我把安全套拿出来。” 黄希儿从裙子口袋里掏出了安全套, 梁志安不禁相信。 套子放在家里不好吗, 有随携带的必要吗? 他们在学校里也会做? 脑中冒出的一连串疑问令梁志山几近窒息。 她充服务神地用口为戴上套子, 那技巧之纯熟, 暴出了她替陈一山做过很多次的事实。被迫直面一直以来都不愿意面对的残酷现实, 梁志安觉得心里有甚么东西崩坏了。那是一直以来无比珍视的事物崩坏所发出的声音。他所之人被玷污, 染上了别的男人的颜色了。 “片子里是这样演的吗?” 梁志安问。 “我记不清了。” 黄希儿小声地答。 一个装清纯的婊子, 梁志安在心里骂道。 她的道不如林雨的紧致, 起来也不如林雨的舒服。 林雨的道蜿蜒曲折, 而且充折皱, 只要一进去道就会紧紧吸附着, 如果在进去之前没有先一发, 一进去肯定就会出来了。林雨的小就是舒服到这种程度。 反观黄希儿的道, 没有任何突出之处。的和的, 带来的快和普通飞机杯没两样, 甚至飞机杯要舒服得多。黄希儿的小不过是用过几次就不会再想用的一般货色而已, 和林雨的小放在一起比简直是对林雨的侮辱。 和所之人的合没有想象中来得快乐, 空虚充斥了梁志安的心。 陈一山肯定内过很多次吧, 被别的男人的玷污过的二手道, 梁志安真是一秒也不想用。 明明很嫌恶, 明明很想将她推开, 但还是不能自控地拥抱她, 在她体内冲刺, 这就是所谓的? 梁志安不懂了。 铃声响起, 是黄希儿的手机响了, 上面显示的是她男朋友的名字。 “听电话。” “可是……” “这是片子里的剧吧?” 黄希儿不不愿, 她想平复紊乱的呼吸, 但没有用; 她吸了一口气, 接听了电话。 梁志安把黄希儿的腿抬到肩膀上, 这是片子中男演员最后冲刺时做的作。兴奋起来的他可不打算停下。 不管黄希儿怎样压抑, 她都无法控制声音中的颤抖, 那就像剧烈运时发出的喘息声一样, 她用杂着喘息的声音和男朋友说话。梁志安抱着绝对要令对方察觉到这边状况的暗想法加快抽的速度, 的响声自二人结合的部位发出。 “不, 没甚么, 有、有人在拍手掌而已……嗯, 我……我在追巴士……呀!” 突然的袭击令黄希儿叫了出声, 寂寞的首被粗糙的手指住, 缓缓的震让黄希儿止不住。 “刚才有石子, 我绊了一下, 有一点痛……嗯, 真的没事……啦……” 充血的被剥开, 梁志安用手指反复按压, 道猛烈收缩, 浑颤抖的黄希儿迎来了壮烈的高潮。 “巴士来了, 我……我要去了!” 黄希儿放开了拿着手机的手, 双手压着嘴巴, 可阻止不了呜声漏出; 小不停喷水, 手机传出了男朋友不断呼唤的声音, 过了几秒, 通话便中断了。 “做得太过火了, 暴了的话怎么办呀。” 事后, 黄希儿用干布擦拭地板上的水渍。 她发现书架上的书被溅到一点。被问到被人发现书本有奇怪的味道时该怎么办, 梁志安笑着安她说”谁也不会知道那是你的的”。黄希儿假装生气, 用粉拳敲打梁志安的口。 “你又没有出轨, 我们只是在测试而已。” 梁志安扬起了嘴角。 “虽然是这样啦……” 黄希儿不地嘟起了嘴, 装可是少女的特权。 我喜欢上的人不是甚么清纯的女孩, 单纯是一个婊子, 梁志安有了深刻的认识了。 他把装着的安全套打了一结, 然后递给了黄希儿。 “下周是你的生日吧, 这个就当做是生日礼物提前送给你好了。” “这种东西我才不要呢!” 她一副生气的样子接过温暖的安全套, 放进了口袋里。梁志安留意到她用手指了一下装着的部分, 大概是想到那是自己用道榨出来的东西, 黄希儿显得十分高兴。 “今天我觉得非常舒服, 回去之后我会和男朋友再试一次的。谢谢你。” 梁志安没有回答, 她穿好衣服, 要离开时, 他用平稳的声线开口问道: “他, 陈一山对你好吗?” 黄希儿停下脚步, 在思索该如何回答。沉默半响, 她才转过来, 眼神有些闪缩。 “在和他往之前, 我觉得他是我的真命天子。可是相处久了, 和他一起时我却会想起你。” 她用手指玩弄自己的发尾, 这个小作梁志安清楚得很, 那是当她犹豫不决时下意识做出的作。 “离开他, 当我女朋友吧。” 没想到这么流畅便说了出来, 心中连一点罪恶也没有。无论是对陈一山, 还是对林雨。 抢占别人的女朋友, 不是这种低级别的望。那是, 无论所喜欢的人真实的样子为何, 依然会想和她在一起的纯粹愿望。 即使, 她被人内过, 即使, 她其实是个质恶劣的婊子。 沉默的空气变得沉重, 无言地压在两人上。放弃的话语好几次到了嘴边, 但没有办法说出。此时, 像救星出现了一般, 梁志安的手机震了。 他打开手机, 上面写着一条讯息。 “发给黄希儿看。” 梁志安后悔没有把音量收细, 更后悔没有看清楚便点开视频。 女人高亢的叫声在寂静的图书馆里响起, 还伴随着男人粗重的呼吸声, 就像刚才梁志安和黄希儿做时那样。 视频中只能看到女人下半张脸, 但那姣好的轮廓, 那的部, 那熟悉的叫床, 都透出一种似曾相识之。可以断定, 片中的女主角是林雨了。男主角的脸映入镜头, 是陈一山。 下一个视频传来, 梁志安迫不及地打开。一个流出白体的小出现在画面。纤幼的手指把扣出, 每扣一下小就会流出更多的, 那量之多是梁志安比不上的。这也难怪, 他与黄希儿每次都完事, 遇上林雨这么一个名器, 积蓄已久的肯定会大量喷出将道灌。林雨的小有多好用, 梁志安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镜头最后一转, 前着卷曲毛发的林雨, 双眼被当成马赛克来用的遮住, 她摆出了M字开腿姿势, 向镜头比出了胜利的手势。有男人的笑声。影片到此结束。 梁志安的手无力地垂下, 握着手机的手关节用力到发白。 没必要再发给黄希儿了, 在旁的她已经看到了。 记得林雨说过放学后有事要做, 那就是做做到现在了? 在他和黄希儿行苟且之事的时候, 林雨也在和黄希儿的男友做。好讽刺呀, 明明是想笑的, 却没法笑出来。林雨是想让黄希儿知道, 她男友出轨了吧, 然后梁志安可以乘虚而入安黄希儿, 林雨也能和陈一山在一起。备胎恋法, 将会迎来所有人都获得幸福的结局。 可惜, 林雨的行是徒劳无功的, 黄希儿可是能够为了和男朋友顺利地做, 而不惜和男朋友以外的人进行”测试”的女人。她对男友的才不会被这种小手段破坏。 “那个女人是谁呀, 梁志安你认识她吗?” 黄希儿眼中雄雄燃起对抗的火焰, 有时候和执着是很难分得清的。 “我带你去见她。” 梁志安艰难地吐出了这句话。 *** 晚上。 门铃响了半刻, 出来的是穿着小背心和小短的林雨。 “梁志安, 你终于来……” 以及, 她不曾期过会于此刻出现于此地的人。 “林雨, 晚上好。” 一头顺的黑发倾泻而下, 从梁志安后探头出来的, 是穿着校服的黄希儿。挽着梁志安的左手, 靠向自己单薄的部, 傲然一副是他女朋友的模样。 梁志安有些尴尬, 但他并没阻止黄希儿宣示主权的举。 所以, 事就是这样了。 一言以蔽之, 他们是来借房间打的。 *** “没想到才过去了一个星期多一点, 我们的备胎关系就暴了呢。” 梁志安和黄希儿坐在一起, 隔着桌子, 林雨和他们面对面坐着。 在来之前, 梁志安把一切都说出来了。 听完一切的黄希儿就淡淡地问了一句: “你是站在她那边, 还是我这边?” “当然是你这边。” 帮助黄希儿的话, 就意味着梁志山的恋失败; 帮助林雨的话, 就意味着黄希儿的恋失败。把真和备胎放在天秤上考虑, 只会得出命中注定的结论——他们的恋终告失败, 他们终成眷属。 他们是谁? 谁又是他们? 复杂的事不想去想了。 约好了要支持彼此的恋, 结果轻易就打破约定, 意外地, 梁志安并不觉得纠结, 不如说得到了解放。 他发现只要不再思考谁是备胎谁是真, 为而痛苦的心就会获得平静。 但他面前的这两个人, 还在为这种徒增烦恼的事争个不停。 “梁志安真正喜欢的人是我, 认清自己备胎的份吧, 你这只偷腥猫!” “你言语错乱了哦, 你的男朋友是陈一山才对吧? 话说回来, 你有看到视频吗? 你男朋友出来的好多哦, 你们真的是侣吗? 平时有做? 听他说你们每次都很快就结束, 他觉得很扫兴哦。” 黄希儿生气地把放在裙子口袋里鼓鼓的已使用的安全套甩到桌上, 那是她今天榨出的。 “梁志安出来的比陈一山的要多得多!” 大叫着的她看起来快要哭了。 林雨撇过头, 用手掩着嘴偷笑。 “牛你在笑甚么呀, 不准笑, 不准笑呀!” “不要吵了, 我们来这里, 不是为这种事争吵的。” “你闭嘴!” “梁志安同学还是闭上嘴巴比较好哦。” 二人一致同步。 梁志安站了起, 两人不解地望着他。他绕到了林雨后, 毫不顾忌地掀起她的小背心, 拉开她的, 就在黄希儿的面前, 浑圆的部跳弹了出来。 “突、突然之间, 你在做甚么?” 黄希儿惊呼。 林雨心领神会, 傲人的双峰托在了桌子上, 梁志安连同内一起扯下她的小短, 粗暴的作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 “我都下定决心要支持你和黄希儿的恋了, 你是要让我怎么办呀?” “我现在就想要。” “真强硬呀, 如果我拒绝呢?” “把你的体当成玩, 你之前是这样说的吧, 你可没有拒绝的权利。” 梁志安的不由分说地挺进了林雨的蜜壶, 林雨发出了, 黄希儿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 “黄希儿, 我你。来做我的女人吧。” “好过份, 居然一边我一边向别的女人求。” 林雨明显变得比平时兴奋, 炽热的蜜壶把吸紧, 折皱一层层缠上来。要选飞机杯的话, 还是这个蜜壶好。 黄希儿涨红了脸, 的声音在房间里回响, 她下意识地紧双腿, 手压着裙子, 施加在户上的压力带来了微弱的快。 “这样的梁志安我不讨厌哦, 说好了我会支持你的恋嘛。你呢, 黄希儿, 你喜欢梁志安吗?” 林雨一边喘气, 蒙上一层雾气的大眼睛看着迷惑的黄希儿。 “只要你答应做梁志安的女友的话, 我就会从此退出, 这根永远就只属于你一个人了。你和陈一山做并没到快吧, 你不想独占这根舒服的吗?” “我……” 林雨昂起头, 张大嘴巴吐出粉红的舌头, 她向黄希儿艰难地出手, 就像想要抓住甚么一样; 黄希儿战战竞竞地回握她的手, 她受到的快有多强烈, 透过握的十指清楚传达到黄希儿的心里。她觉得自己好像和林雨一起高潮了。 黄希儿答应了。 *** 林雨在梁志安胯下娇喘连连, 黄希儿在舔梁志安的眼, 三人上一丝不挂。 “说好的从此退出在哪里呀, 你这头嘴谎言的牛。” 黄希儿口齿不清地说, 她一边舔, 一边弄梁志安的。 “现在我才是正哦, 谁叫你只愿做备胎女友呢?” “别胡说了, 你和我是一样的!” 钻进眼里的舌头狠狠地舔了一下, 梁志安直哆嗦, 进了林雨道里。 黄希儿是答应了, 但她没答应做梁志安女友, 她始终舍不得陈一山。她答应梁志安, 或者说, 答应了林雨, 当陈一山不在她边时, 她就是他的备胎女友。反过来, 林雨也是一样。 “我们和梁志安在一起的时候呢?” “那时候, 我们都是备胎女友啦!” 林雨和黄希儿的体重迭在一起, 林雨在上面, 黄希儿在下面, 小溢出的流到了黄希儿的毛上, 和混在一起, 发出了的水光。 一大一小的房互相挤压, 四条腿缠在一起, 她们有默契地拉开对方的小, 在充血的上打着转。在一张一合的等来前, 热地舌。她们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撄取快乐, 就算没有, 互相磨擦起小的她们也定能得到高潮。 羡煞旁人的光景令梁志安头晕目眩, 到底谁是备胎, 谁是真, 无聊的事完全不想去想了。 备胎也好, 真也罢, 无须强行分辨, 给的就是真, 答案就是这么简单, 梁志山领悟到了人世间的真理。 (所以, 林雨, 你提出的备胎恋法是有漏洞的, 只要你们都成为我的真, 那我就绝对不可能失恋。) 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陶醉于幻想之中, 红黑的进了终于等来了的小。唯有这里, 唯有这个温暖而充包容力的地方, 是他疲惫的心唯一能寻得的港湾。纵使, 这个港湾不是仅属于他, 还有其他男人和他共享这个港湾, 他也不会在意了。 他由衷地向心的少女送出了那句无比真摰的告白: “我你。” 好像承载了他魂重量的又一次被绞出, 他心意足地闭上了眼。 【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花椒直播APP官方 下载】我,当备胎女友就可以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