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美尼尔氏综合症症状】文凯的幸福 (4)

文凯的幸福

. 【文凯的幸福】 作者:lhbaillx2022年4月10日发布于第一会所 (4)关于眠琳轩一家人的 在开车去往心理诊所的路上,我仔细思考着这两天以来发生的巨变。出国多年青梅竹马的琳轩回国了而且还被我的发小老张眠,但是琳轩的母亲王阿姨竟然被我眠控制。 而根据老张之前的计划还要控制王阿姨,这就让我到为难了,我和老张多年的好友关系再加上一起合办心理诊所,两个人早就在事业和生上绑定,怎么能合理地解决这个问题成为了我现在最大的难关。 开了几小时,终于从酒店回到了心理诊所,推开门后诊所的书小婷小跑过来笑着说“凯哥你来了呀?你已经两三天没来了,你干嘛去了呀?”我说“最近体有点累就在家休息了几天,倒是你这两天可是变了呀?以前都是清纯女学生的风格现在怎么变了?” 小婷叫廖玉婷今年20岁,是我和老张的学妹,她除了在学校上课就是在诊所里做一些打杂的工作,平日里只愿意穿着白衬衫,牛仔的她如今却成了一紧的西装了,加上一双六七厘米的高跟鞋很难让人将她和学生妹联想在一起。她平时那么开朗光的女孩今天怎么突然穿这种制服了?…。 小婷听完我的话支支吾吾的,顿了口气突然就说了句“现在我突然对这种制服兴趣了,女为悦己者容嘛” 我笑着说“确实啊,你穿着这一比以前那老一套好看多了,这衣服往学校一跑,肯定能吸引一大批追求者”小婷听完小脸一红“凯哥,我不理你了,你老是打趣我。” 我问她老张在不在。“你还好意思说呢,这两天你不在,平时三个人的工作全是我和张哥完成的,可累死了。今天张哥跟我打电话说他的车被小孩拿树枝划了,他去4s店保养汽车了今天是不回来的。 我这不是准备打扫完卫生就走嘛,没想到你来了”“哈哈哈哈,是我错了,我向你道歉而且我帮你打扫卫生,你现在就回学校休息吧”。 小婷听完高兴地比了个耶“凯哥,我死你了,我原来还打算约闺蜜看电影呢,现在去看完电影还能吃个饭,太好了,那我可走了呦,拜拜!” 说完她踩着高跟鞋一扭一扭的离开了诊所。我看着小婷离开后想着现在诊所没有人,正是调查老张的好机会。因为心理诊所要保护病人隐私,整个诊所只有大门口那个防盗的监控头,我可以自由地进出老张的办公室而不被发现。 于是我走到前台拿出备用钥匙打开了老张办公室内的门。进去后我翻找了书柜及其办公桌,都是平时治疗病人的记录和分析,没有什么重要线索。然后我打开电脑,突然弹出的码栏让我头疼,老张平时没有把什么生日或者手机号作为码的习惯,只是我想起来有几次在我家喝多后他解锁手机的时候总是哼唱长亭外,古道边,芳碧连天这几句。 我想码是不是歌曲的音调呀?于是我拿出手机百度了送别的简谱,将第一句简谱输入后,电脑神奇般的打开了。之后我就一直在电脑上翻找,直到一个叫极乐天堂的文件出现时,我觉得里面肯定暗藏玄机。 径直点进去,里面第一个文件是一个类似聘用证明的东西,上面写着欢迎张玉龙先生成为极乐天堂第3003位欢愉使者。第二个文件上是一个合同,是这个组织与张玉龙达成的协定。 组织帮助张玉龙眠远在国外的琳轩,将她控制。并且提供张玉龙大量的极乐散。而张玉龙的责任就是为极乐天堂寻找并生产极乐女奴。我心想“好啊你张玉龙,你这小子早就心怀鬼胎了呀,还加了什么鬼的这种组织,这都是犯罪呀,不怕掉脑袋呀”。 但转念一想我无耻的眠了王阿姨,这也是犯罪行为吧,比他也好不到哪去。之后是一个发生在去年的视频,琳轩正在路上走着,一个面包车突然急停在她旁边,她还没有任何反应就被车里出的一个电电晕,被拉进了车里。 之后画面已经转到了一个类似仓库或者地下室的地方,琳轩慢慢转醒过来,发现自己被五大绑在一个床上,她惊恐地叫着“救命啊,救命啊,有没有人啊”。 两个戴着褐色头套的男人走了过来“小妹妹,别怕,我们请你来呀是因为有位欢愉使者大人看上了你,我们只是打算把你改造成大人的女奴而已,嘿嘿嘿…” “什么女奴啊,放。放……开我,你们抓了我,是要违法的快……快……松开我,我不当什么大人的女奴”两个男人听后恻恻的笑了起来“被使者看上是你的福分,要是把你改造成母猪随便任人那才惨呢,老老实实的,听话就能少受点罪”。 琳轩连连摇头,“别别,两位大哥,放我走吧,求求你们了,咱们都不认识的,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们要是要钱我也可以给你们呀。” 个高的男子不耐烦的叹了口气“冥顽不呀,看来只有用极乐散才能让你屈服了。”说完他拿出一个纸包,打开后把里面的粉色粉末倒进了一杯水里,搅了搅直至全部溶解后拿到琳轩的嘴边说“姑娘,喝了它,你就可以登入极乐了” 随后另一个男人撬开了他的嘴,高个男人将杯里的水全部灌进了琳轩的口里。由于倒得太快,琳轩被狠狠呛了口水,她不停地咳嗽,眼泪都不自觉的流了下来。“你们喂我喝了什么呀,咳…。咳………,求……求你…。们………,放……我…。走吧” “现在还想着跑呢,真是烦。服了极乐散,会啊你就老实了”过了一会,极乐散开始发作了。琳轩的头微微低了下来,伴随着低沉的声,琳轩的口水挂在下巴上拉了长丝。 她不自觉的全扭,额头上冒出大量的汗,脯不断上下的浮。几分钟后,琳轩喘着粗气,已经没有多少的意识。高个男子走过来想翻琳轩的眼皮查看况,不料琳轩缓缓地扭过头“…。 坏……。,别…。别…碰…我……” “你可以啊,中了极乐散还能有自己的意识,不错,你很不错。我再给你来一包,虽然可能会损坏你的大脑,但是也没办法了。我们的工作还有很多,总不能都耗在你这边吧。你连喝两包极乐散就不信你不屈服。” 之后男子又给琳轩灌了一包极乐散,琳轩的脸眼可见的变得更红了,她大喘着气,脖子和额头上也爆起了青筋,手脚不住地颤抖,“混…。………混…。………”个子低的那个男人说“现在她服用了两包极乐散,体比咱们平时弄得那些货色肯定更加吧? 现在我到想试试她能有多”他走到床尾坐了下来,“我天生就喜欢这种硬气的妞,今天又碰见一个,嘿,真是缘分呐” 之后他一步一步的解开了琳轩左脚帆布鞋的鞋带,猛地一把就下琳轩的鞋了下来放在鼻子边闻了起来“回味无穷啊,这国内的女孩的脚闻起来真是香呀,淡淡的洗衣加汗味搭配的恰到好处。 国外的那些母猪一的味,恶心死老子了” 说完他把鞋扔到了地上,“呦呦呦,紫色的小袜子看着就是有觉,还有个HelloKitty呢,挺有童心呀”他把琳轩的腿抬起来,拿着手指隔着袜子挠者琳轩的脚心,琳轩的脚边颤抖边不断地扭曲着“啊……啊…啊……啊…” 琳轩不自主的叫着,低个男子下来琳轩的袜子塞到琳轩的嘴里“烦死了,啊啊啊的,耳膜都快吵破了,半天都不屈服,磨叽死了” “你也别不耐烦,上面特的代的任务必须得尽快完成。弄完这个女的咱们就出去好好喝顿酒,潇洒潇洒”高个男子边说着边把手进琳轩的子里了起来,另一只手从琳轩的脖领处深入,左右起来。 受到如此刺激的琳轩全扭,体反着挺了起来,由于手脚都被绑着的缘故,琳轩挺成了一个弓形,体和床不断接触,不断分离又不断靠近。 低个男子见状“快了,她快坚持不住了,让我再给她加把火。”他把琳轩的子全部扯了下来,两只手不断地上下着琳轩的大腿根部。琳轩的脖子,大腿等所有暴在空气中的躯体变得通红,伴随着琳轩发出的“呜呜”声,这样的场景比起AV来都不遑多让。 等到琳轩的部出来一道长长的体后,琳轩重重的倒在床上,流出的汗早已经把她的鬓角打,头发散乱的贴在她的额头上。两个男子一对视“成了,该准备下一步了”高个男子转头离开了床边,而低个男子把塞在琳轩嘴里的袜子取了出来, “嘿,这小妹妹口水还挺多的嘛,来让我给你擦擦下面。”他随意擦了擦琳轩毛上的,就这很随意的作,琳轩都大受刺激,她的道竟然又流出水,肚皮上下浮还带着轻微的颤抖。 低个男子看了看便把袜子塞到了琳轩的道里“这样就不怕乱流水了嘛”。而此时的琳轩因为长时间的刺激早已失去了意识,嘴里只有断断续续的发出啊~啊~ 的声音。 片刻高个男子又走了过来,他手里拿着一包和之前一样的纸包。他撕开纸包的一角,让里面蓝色的粉末倒入琳轩的口中。不一会,琳轩的意识彻底消失了,琳轩甚至浅浅的打起了鼾。 高个男子翻开琳轩的眼皮,由于长期体的疲劳加上药物的作用,此时琳轩的瞳孔扩大,黑色的眼球此时也失去了往日的光亮,眼白中布血丝。 低个男子抬起了琳轩细长白嫩的大腿,从脚跟开始舔到了大腿根部,然后突然松开了琳轩的腿,腿不受控制的快速落到了床上。他又翻了翻琳轩的手指,原来因紧张握紧的手指现在可以轻松的被扒开。 高个男子扒开了琳轩的嘴,那手指跳了几下琳轩的舌头,琳轩便开始大声的打起了鼾。“还行,她对极乐散不过,没有窒息的风险,可以继续了”,之后他又左右扇了琳轩两个耳光,琳轩迷迷糊糊的发出了“嗯………嗯…”的声音。 只有高个男子又开口了“姑娘,姑娘,醒醒,别睡了。你是谁啊?你怎么在这里呀?”“我…我……我叫……叫…李琳轩,我……我也不……不知道…我是…怎么……来…。这里的………” 高个男子笑笑并点了点头“琳轩啊,你现在累吗?”“累…。我好…。累…”“那你想好好睡一觉吗?”“想…。想…。,我想……睡…觉……”“你看啊,你面前就有个床,你躺上去就能睡了。 但是啊,这样的你可是睡不好呀?”“为…为…什……么?”“人什么时候最轻松啊?就是没有杂念的时候最轻松。你啊,如果想要好好的睡一觉你就得抛弃你的意识,你愿意吗?” “抛……弃…意……识…,不……不行…。”“可是你不抛弃意识,你就睡不好觉,你难道不累吗?你难道不想睡个好觉吗? 只要你能把意识给我,你就可以安安心心的睡了,没有人会打扰你,你会睡得特别舒服,没有疲劳,没有害怕,没有忧伤………” 坚持了许久的琳轩终于还是屈服了,原来皱着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她喃喃道“失……… 去意…识,,好好…。睡觉…。失去意…。识,好……好…。睡…觉………”随着琳轩说话的频率越来越慢,琳轩终于还是落进了圈套之中。” “琳轩,琳轩”“………嗯…。”“你的意识是不是给我了呀?”“………是…是的…。” “既然你把意识给了我,你是不是要听我的命令呀?” “…是…,服…。从你…命…令…”“服从我的命令就是要听我的话,接受我的控制,对不对啊?”“听……你…。的话………,不…。不对…。,不能…被……你…控制”“你难道不累吗?你不被我控制就不能在床上好好睡觉了呀。 你看看你,眼睛多累呀,都睁不开了。腿、胳膊多累呀,都抬不起来了”一连串的心理暗示加上本就劳累的体,让琳轩基本上破去了心房。“累…我好…。累……累……”“再累下去你就要死的,你难道想死吗? 只要服从命令,接受我的控制,你就可以不死了,还能美美的睡一觉,这多啊”“是…很… ……服从…。服从………接………控………制…。”高个男人一看琳轩的状态差不多了就又问到“你是谁?”“李琳轩”“你多大了” “二…。二十三岁”“你的妈妈是谁?”“王佳”……。这些本来相当私人的问题琳轩是不会对一个陌生人回答的,可是在眠的面前一切都被打破了。 “琳轩,琳轩,我是谁?”琳轩痴痴地摇了摇头。“你要服从我的命令,听我的话,所以我就是你的主人”“主…人…。”“对了对了,琳轩,我是你的主人”“你是…我的…主人…。”。 低个子男人走过来说“这事终于快搞定了,你快点弄啊,老子还着急喝酒呢”高个子男人踹了一脚低个子“别TM了,正在最要紧的地方了,马上就好了。” 之后他又拿出一张老张的照片对着琳轩的眼前说”“他是谁?”“张…玉…龙,我的…。朋友…。”“琳轩,从今天起只有张玉龙可以让你好好睡觉,你只能服从他,你只能听他的话,知道吗?” “是………,听……他的…话……,服……从…他” “以后当你听到乱的琳轩时你就会回到现在的状态,你会安安稳稳的睡着,你要把你的意识,你的体,你所有的一切给张玉龙,他就是你的主人,明白吗?”“明……白…”。看着电脑屏幕变黑,我才从这段视频中回过神来,原来琳轩去年就被眠了。 亏我那会儿还拿着琳轩跟我的聊天截图跟老张炫耀,没想到我竟然是大输家。之后点开的语音记录更是让我愤怒不已,老张用眠控制了琳轩,还让她偷偷回国直到现在,这老张骗得我好苦啊。 后来的视频更是震撼。只见琳轩回国后直接去到了老张的家门口,老张刚打开门还没有等琳轩说话就说出了眠琳轩的暗语“乱的琳轩”,听完暗语的琳轩双眼顿时失神,手里提着的行李箱砰然倒地,连肩上的挎包也到了她的腰间,她摇头晃脑的斜倒在门框边上,体不自觉的沿着门框落在地上。 她两腿岔开,像一个木偶一般倒在了老张家门口。老张兴奋地搓了搓手“组织真靠谱啊,不到一个月就给我解决了”说完,他把琳轩扛到了家里,让她像烂醉的夜店女一样斜躺在沙发上。“琳轩,我是谁啊?” “张玉龙,我的主人”“哈哈哈,琳轩,从今天起你会上我,你会痴迷上我的一切,我说的一切你都得服从,就是你的人”。 只见琳轩摇摇头“不…不…。,你不…。是我的………人”。老张一拳砸在沙发上“说,张玉龙是你的人,说…。”琳轩还是沉默的摇了摇头,老张见状十分生气,大喊大叫了半天后终于冷静了下来,他坐到琳轩旁轻声说“琳轩,你现在躺在温暖的海水里,你在和你最喜欢的人游泳,在这里只有你和你人的回忆,说吧,你想起了什么?” 琳轩甜蜜的笑着,不紧不慢的说“十……岁的……时候…。我…在和…文凯…玩游…。戏…。捉…… 迷藏…他找不到我………,十七…岁的…。时…候我…。在和文凯………看…。烟,烟…。好…。 美……” 琳轩虽然已经丧失了意识,但想起我们两个人的愉快时光她还是出了甜蜜的笑容。“宋文凯,又是你!从小到大你都压我一头,什么你都比我强,凭什么?连琳轩都喜欢你,凭什么? 从小我就喜欢她,凭什么被你抢先了。凭什么?凭什么?”老张声嘶力竭的喊着。过了一会,他红着眼说“宋文凯!我一定要得到琳轩,无论付出什么代价。不行,我得下杀手锏了。”随即他从茶几的抽屉里拿出一包大红色的药粉,“琳轩,别怪我,这烈最强的极乐散会破坏你的大脑,直至把你弄成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 但我却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回到宋文凯的边,我会一点一点的抹去你和宋文凯的联系,让你成为我的奴隶………哈哈哈哈……” 之后老张倒出十分之一的药粉喂给了琳轩,琳轩吃下去全就颤抖起来,老张趁机走到琳轩的耳边说“琳轩,你的小时候是和我一起玩的捉迷藏,你和我一起看的烟火……,总之,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要无条件的信任我,知道吗?” “是……最好…。朋友…信任…。”之后琳轩抽搐的越来越厉害,双眼翻白,口吐白沫,昏死了过去。 老张捧起琳轩的发丝闻了一下“这大红色的极乐散啊,真是厉害,才十分之一就把我的琳轩弄成这个样子。林轩啊琳轩,以前你连手都不愿意和我牵,现在我都能你的,你的逼了。 哈哈哈,宋文凯,老子要让你也跪倒在我的脚下。”之后老张不断地把极乐散一份一份的下给琳轩,让琳轩越来越痴迷他,琳轩的穿着也越来越暴。之前网站上老张发的那些让琳轩模仿什么潘金莲,日本女,也是在哪个时间段发生的。 琳轩的瞳孔越来越红了,而她的人格也基本上慢慢地被摧毁了。视频里什么子,逼,大屌这种平时她绝对不可能说出的污言秽语已经变成了她的的口头禅。 在第七个视频里,当琳轩刚刚服用了第五份极乐散后全一抽直接就晕过去了,大量口水顺着嘴流了下来。 “妈的,服了这药琳轩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了,现在直接就晕过去了。 现在强行和琳轩做点过分的事她都会头疼裂,发出痴笑。看来药量下到这里就有点危险了,我可不想让她真成了个傻子,看来还得加点眠的东西让她慢慢接受我”。 最后一个视频里,在琳轩接受完眠后依旧不断地张着嘴挤出文凯的口型。看完视频所有视频的我泪流面,原来琳轩心里一直有我,只是因为我生来腼腆在她出国之前都没有向她告白,现在她回来了,一切却又完了。 现在琳轩变成了这个样子我该怎么办呀。还有老张竟然如此歹,控制了琳轩还想控制我,我一定让他付出代价!之后文件的资料里讲述了极乐散的用法,粉色的有极佳的效果,蓝色的有眠效果。 而红色的药猛烈,可以完完全全控制一个人,就是副作用明显,容易让吃药的人变成痴呆。最后有一个文件是关于这个极乐天堂组织拥有的俱乐部——极乐盛宴。介绍里说极乐盛宴诚邀社会名流到访,让人宾至如归,享受极乐快。 每个月一号、十号、二十号的晚上十点均有举办。地点是水木大街202号帝豪酒店。而今天正好就是十号,我正想探探老张加入的这个组织是何方神圣呢,现在机会就来了。想起来电脑桌抽屉里那个妖艳的紫色请柬,我便拿了出来,上面一个盛放的玫瑰背景下介绍着老张的份和俱乐部权限。 没想到是最高一级的权限,让我十分兴奋。介绍中说参加需佩戴好面方可进入,于是我拿好了老张的面和请柬向帝豪大厦进发。 晚上十点,我配戴好面手持请柬来到帝豪大厦台阶处,看到人来,穿着一天蓝色晚礼服的十七八岁迎宾员走了过来,她脸上画着和她年纪并不相仿的成熟妆容,眼神里流出一丝常人难以发觉的呆滞。 可能穿高跟鞋的经验不足,她深一脚浅一脚歪歪扭扭的走到我的面前,带着极为机械化的笑容问道“请问您是来参加俱乐部的吗?请问您有请柬吗?”我点点头拿出请柬,她在看过之后对着脖领处的麦克风说了句3003号到了,请找人迎接。 之后右手一抬,请我向大厅走去。在上台阶的过程中,由于她走在我的右前方,我的头往前一,便听到了迎宾员下体的嗡嗡声。她一扭一扭的向前走去,台阶上留下了由她下体产出的滴滴水水痕。 进入大厅走到一闪巨大的电梯门前,迎宾员输了一长串码后电梯门打开,一个头戴兔耳朵,穿着趣服装的女人将我迎了过去,电梯门关上后电梯行驶了许久大门才缓缓打开,一个巨大的宛如歌剧院的场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中央巨大的舞台上有几个全赤的女人跳着热舞吸引着观众的注视,而场下的观众反响也很激烈。纷纷叫好鼓掌。 场面比古时的院还要浓烈。几个坐在楼上台的男人虽然戴上了面,一看就知道是政府的几位高层领导。 还有几个在旁边阿谀奉承的竟然也是商界里数一数二的金融大亨。大厅里传来了无数的声音,一层的一间房间里突然有人喊了起来“服务员,他妈的你们这次给我找的这个女人不经啊,才nm两次就成死猪了”,随后一个女服务员走了过去“张少,今天是我们的工作失误,作为赔偿啊,我给你多找几个小美奴你看好不好啊?” 不多时,两个男保镖分别拉着房间里死猪女人的一只脚向外面去,浓的还挂在她黑色森林里。而我的兔耳服务员此时妖娆的走到我的边,贴着耳朵对我说“先生您好,我是您的专属服务员小蝶。今晚您在俱乐部的所有均由我来帮您准备,由于您的权限最高,给您留的包间是最高一层的,风景最好。 今晚您就是这个包间的爷,我也可以为您服务呦”说完她歪着头对我眨了眨眼,之后邀我走上楼。每一层的楼梯口都至少有三四个荷枪实弹的黑衣男子把手,终于我们费劲了力气,被检查了无数次后终于来到了包间。我的包间里有一个巨大的金黄色沙发还有一张足够五六个人躺的大床,粉色的被子枕头让我还以为这是一个小女生的闺房呢。 茶几上摆了酒水和大量促进的药物。墙壁上的电视循环播放着女人的照片。看我一直盯着电视里的人看,小蝶嗲声嗲气的说“先生,这电视上播放着的就是今晚可以服务的人员名单,她们一会都会走到舞台上走秀,要是有人看上就需要费一定的费用去购买她夜晚的使用权,如果有多人购买还需要拍卖定输赢的。 但是鉴于您是咱们的内部人员,您可以有优先点选奴仆的权利,而且不用费的”。我来这里是想探究组织的事,本没有什么兴趣玩弄这些女人。 于是坐在沙发上思考着接下来的行,小蝶见我没反应也呆呆地站在我旁边,一言不发。不知过了许久,整个场地爆发出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原来今晚的走秀开始了。无数靓丽的美女穿着暴的服装纷纷走上舞台,搔首弄姿。 有明星,有学生还有风熟妇。台下客人反响热烈呼喊着“王少,你妈今晚的打扮真好看,今晚啊她归我了”“老李,今晚我想试试你的女儿呀”“我靠,大明星王丽丽呀,上次和我握手都不愿意,今天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了?” 有的女人直接被客人付费后接走,有的女人由于受欢迎程度高,在舞台一侧开始了拍卖。达官显贵们一掷千金的样子体现出了这个社会上层最风流奢侈的一面。突然,广播里播出的下一批女奴的名单吸引了我的注意。“廖玉婷,20岁。由3003号欢愉使者引进。处女,价格5000元……。” 我走到台向下看去,小婷穿着jk,双腿纯白色的丝袜被拉到腿根。双眼无神,呆呆地走到台前,两只手叉腰,然后手从腰部慢慢抬到了肩膀那边,一扯就把自己的内衣扯掉了。她亲了内衣一口,然后就把内衣甩到了台下。 台下无数的色狼欢呼着争夺着小婷扔出去的内衣,当这一组的女奴开始准备订购的时候,我看到无数的色狼已经准备对小婷下手了,我不忍小婷惨遭,于是让小蝶把小婷定了下来。 而小婷的闺蜜则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她被一个脸横的胖子拍得,胖子一脸坏笑,横抱着她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几分钟后,小蝶把小婷带到我的面前。我对小蝶说你就在外面侯着吧,我拉着小婷的手进入了房间。 关闭所有门窗后喧嚣的房间里只剩下我跟她。把她拉到床边,她呆呆地说着“廖玉婷已经做好服务准备,卫生健康工作已经做好,请您放心使用”“婷奴有多种模式可供您的选择,母狗模式,女仆模式,女朋友模式,母亲模式,女儿模式,冷艳上司模式……”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主人,你可以随意调制我的模式,放心,我会对你好的。”我拉她坐到床上问“小婷,老张什么时候控制的你?你现在还有意识吗?”而小婷除了回答使用事项和傻傻的笑以外没有任何反应。我想着要是琳轩最后成了这个样子那就是真的没有任何解决的余地了,一定要早点救出琳轩! 看着面前面无表的小婷,我的火也已经点燃。反正已经深陷这个漩涡当中,我也退无可退了。于是我让小婷调制成母狗模式,她从床下的工箱中拿出了一根白色尾毛的塞,随意滴了些油后便生硬的的到自己的后庭。可能是第一次这样弄,小婷的菊上开始渗出了血丝。 而当塞一到她的体内,原来冷冰冰的小婷立刻跪在地上,出长长的舌头舔我的脚。快速的喘息声和不断的狗叫声让人会误以为她就是一只真正的狗。我把她抱到我的怀里,两个手一边一个她的头,才几下小葡萄就变得又硬又紫。 小婷十分兴奋却只能发出汪汪的声音,她摇头晃脑,无数的口水顺着嘴角到房上,再由房向肚子上划去。她两腿叉坐在我的两腿上正对着我,下体流出的水顺着我的子都刺激到了我的jj。 我褪下子,亲着她的嘴,jj入到她的道中。不多时她的处女膜便被我捣破,她一受刺激全不住的摇晃,她像一只水蛇双腿紧我的腰体左右扭,而受到刺激的菊部也因此不断地出,染红了塞根部的白毛。没一会她就高潮了,淋出的打了我的毛,我突然一受刺激也顿时了出去,她的体往后一仰发出了嗷呜一声便瘫在我上, 我把她抱到床上,双手用力拔出了塞,丝丝殷红的血证明了刚刚的疯狂。她像烂泥似的正面躺在床上,低声的喘着大气,部浓的白色也因为她不断地呼吸引起的腹部收缩而流出。 我下她的丝袜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她道和菊流出的体,毕竟是我把她破瓜的,好歹得搞下售后服务吧。我正打算调试小婷新的模式时,门口传来的的声音一下子点醒了我“老板,你把我从国外叫回来就是继续解决那个李琳轩的问题吗? 那个张玉龙不是个眠师嘛,还用得着我来?” 这正是老张电脑视频里控制琳轩的那个高个男人。另一个声音说“那个女的意志比较强嘛,不好解决,再说今天她都来这里了,现在就在实验室呢,你好歹给张玉龙解决一下,目前都是自己人,小刚你可别给我耍小绪!………” “他呀,我还真不想帮他…………”随着声音消失我才反应过来,原来琳轩今天也被带到这里进行深入眠,看来今天的任务才刚刚开始呀。但是令人不解的是老张明明加入了让他们,可是为什么组织里的人好像对他有意见呀?探索这些事都是后话,现在主要等的是我该怎么才能找到他们的实验室呢? 回过头来我看了眼躺在床上的小婷已经昏睡过去,我就穿好衣服,戴上面顺着刚刚两人声音离开的方向前去探查。因为我的房间是楼里最右面的,所有我怀疑眠琳轩的高个男人和极乐天堂的老板一定是通过暗门到达他们眠的场所。我等了半天,见也没有别人走来,我便走到楼的拐角处索起来。 “幸亏我带了老张的请柬来,让我假装成了他们的内部人员。而且这层就是没有什么巡查的人员走”了半天我发现壁纸上的一个玫瑰标志有些凸起,我就怀疑他们的大门在这里。果然用手一按墙壁顿时分裂成了两部分,一个悠长黢黑的通道出现在我的面前。 往前走去通道里安静的不成样子,我只能听起自己因为紧张吐沫的声音。走出来后一个巨大的实验室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静谧又有些可怕。墙两边有着许多分开的房间,破旧的木门觉只要一推就能响起腐朽的声音。 索房间周围都有许多的纸箱,让我可以自由的索,减小被发现的可能。走到左边的第一个房间我蹲下来想探听一些组织的。 第一个房间里躺着一个穿着致的女人,她被困住了手脚,赤红的嘴中间塞了一块发黑的抹布。她一黑亮色的晚礼服,脖子上佩戴者闪亮的珠宝。她无助的全扭转,不停地发着呜呜声,早已镂空的下体正对大门,若隐若现的对我展示。 一白色医生服的男子有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对着女子的胳膊上打入了一针。过了几分钟女子迷迷糊糊,喃喃自语道“呃… …呃…呃…。”。白衣男子掰开了她的嘴“这舌头挺诱惑呀,虽然你紧紧地咬着牙,可是我依然有的是办法征服你。”说完他把女子的体整个了一遍,之后把堵嘴的抹布扔在地上, 两手放到女子的脚时他说“这妞也太漂亮了,可惜你是电信大王的女儿,家里搞石油的张公子已经了我好几遍了,今天要是破了你的话,那个豪横的张公子能弄死我,算了,今天就忍忍吧…。”“女孩,女孩,你叫什么名字呀?”“陆……陆晚… ……晴”“你喜欢石油家族的张胜利吗?”” “不…不…喜欢,他这个…。人…很……张扬,太…太…。讨厌………了”“晚晴啊,你想想,你爸爸能弄到这么大的家业是不是因为他有钱啊?” “是…。我…爸爸……有钱…”“那么要是你挣不到钱,家业就没有了。没有家业你爸爸会很难过,难道你想要你爸爸很难过吗?”“不…。不…。,我不想让爸爸难过” “张胜利家里就有钱嘛,你只要嫁给他你就可以获得他家的钱了,你爸爸就会高兴了”“我………不想………想嫁给…… …他”“你不想有钱了吗?你不想让你爸爸高兴吗?”“有…有……有钱…?我想………,高…。兴…。” “那么你就得嫁给他,成为他的奴隶,让你爸爸高兴…”“眼见女人没有被药物控制,白衣男子又拿出一支针剂打到了女人的头上”。女人全颤抖,手舞足蹈“张胜…。利,嫁…给…他…” 随后白衣男子拿出一张标签不知道写了什么就贴在了女人的头上,女人突然不说话了,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我移到走廊中间的大玻璃桶中,桶里布了绿色的体,整个人全挺直泡在巨大的桶里,她穿着白色的汉服,头稍微低沉,手和她耳朵上的项链随着绿色的体缓缓移,双目紧闭。 一个古装的美人。桶正上方的标签写着“邓若涵,女,30岁。赵总要求是1、女奴自我代入古代女人特征,喜欢汉服。2、别,器官度70% ,——未完成。3、回家见到母亲后转变为女王质,想要眠母亲为赵总服务…………评语甲级女奴” 看着毫无反应的女人,我又转到别的玻璃桶看了看,什么商业女王,什幺小家碧玉,什么豪门熟妇一应有。走到最后一扇门前时琳轩的声音传了出来 “我……将自…。愿…。服从…极…乐天…。堂的女…奴,我会…坚持…遵守……组织……的命令………”“哈哈哈哈,好好好,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的极乐天使了”“是…。” 高个男人和组织的老板相视一笑,之后极乐天堂的老板对着门口说“小子,别躲了,要不是我们故意放松了戒备你能进来这实验室吗?我们早就发现你了,进来吧”我面色一僵,硬着头皮走了进来问道“既然你知道我是谁为什么还让我进来这里呢?” 组织老板一声嗤笑“我想让你看看我们组织的实力,并且想要拉拢你”“拉拢我?”“没错,张玉龙自从完成一次出国的任务后,他仿佛获得了新的眠人的能力。从此他对组织若即若离,还吃里扒外自己偷偷组建了一个奴公司,这让我们很生气。 所以我们想在拉拢新人进入,我们在调查中他的过程中发现了你的存在,你眠李琳轩母亲的手段很新奇,于是想要吸引你参加我们的组织”我全直冒冷汗,原来我所做的一切早已被他们所知,这个组织挺恐怖啊。 之后他继续说道“怎么样,今天让你大开眼界了吧。只要你加入我们的组织,你就可以继承所有欢愉使者的权利,这里的女人你可以尽享用,包括她”他边说着边着琳轩的脸颊。 “世上没有这么好的事吧,你究竟有什么企图?”老板挑眉一笑“我就喜欢和你这种聪明人流,你享受组织权利的同时你得想办法把张玉龙和他弄得什么狗公司搞掉。你到时候再把他得到的眠别人的告诉我就行,怎么样? 反正你已经和张玉龙决裂了,你没有什么负担了。” “我要是说不呢?”“小宋呀,你得认清现实,要是你今天不同意,我保证你只能躺着离开这里。再说了,我们的极乐天使你不想要吗?”“极乐天使,来我这边”琳轩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两腿僵硬的放在地上,行尸走般的来到组织老板那边。 老板侧着子在琳轩耳边不知说了什么,琳轩呆滞的眼神突然变得妩起来,她去了黑色的风衣,里面淡粉色几乎透明一般的趣连体衣把琳轩黑紫色的头和下面的衬托的若隐若现。 琳轩眼角紫罗兰色的眼影让她更显了几分风与妖娆。老板笑道“小宋啊,你看极乐天使今天专属的装美吗?为了今天请你来,我们让组织最顶尖的化妆师给她打扮了半天呢,你好好享受吧”琳轩赤着脚,扭着腰肢慢悠悠的往我这边走来,她脚上用红绳装饰的铃铛也因为她摇晃的躯发出阵阵声响。 她刚走到我旁,我刚说了“琳轩,你………”她便用右手食指贴住了我的嘴“帅哥,我美吗?你要是觉得我美那你就要了我吧”说完后她轻一跳,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两个大腿像剪刀一样紧紧地着我的腰便与我热起来。 我们两个人的舌头织在一起,互相吸吮着对方的涎,直至我们都几乎快喘不上气琳轩才用她那赤红的嘴在我的脖子上种下了。亲罢,琳轩又说“帅哥,你就加入组织嘛,加入了组织我就是你一个人的了,你想怎么玩弄我都可以,要不然,老板可就要把我送出去给别人享用了” 我双手紧握成拳等着老板说“琳轩说的是真的吗?”老板轻蔑地说“是真的,她已经被我们最强的极乐散控制了,我们想让她出去卖她就得出去卖,想让她死她就得死,她基本上的生常识都已经被抹去了,她现在就是一只只知道的母猪,你最好识时务,不然的话………哼哼……” 随后他拍了拍手,琳轩瞬间变成了痴呆的样子向老板走去,我拉着她的手“琳轩,别走,清醒点呀,清醒点呀”。 不料琳轩冷漠的挣我的手呆滞的走到了那二人边。 老板对高个男人说“小刚,看来这个小宋不识时务呀,你去把这个新的极乐天使送到舞台上让那些高官老爷们享用去”。 小刚点了点头,拉着琳轩的手就往门外走去。联想到琳轩将会堕入那样的地狱,我出手拉住老板的衣服,声嘶力竭的喊着“老板,我加入你们,求求你请你别把琳轩送出去” 老板出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年轻人,你很懂事,从今天起你就是欢愉使者了,你以后叫我刘老板就好,希望你可以早点解决张玉龙,至于这个极乐天使嘛,她由于服了我们的烈药物,每几天就得服用缓解的药,要不然她就彻底傻了,你是带不走她了,不过你在这个俱乐部里想怎么玩都可以” 我激的抓住老板的手“刘老板,你行行好吧,我想带走琳轩”,刘老板无地甩开我“要是你带走她我还怎么能要挟你,放心,你好好为我们干事我们是不会她的,小刚,咱们走,让他们这对小鸳鸯自己玩吧,哈哈哈哈” 随即二人离开了房间。看着赤脚站在地上的琳轩,我不禁有些心疼,这么脏的水泥地还有一堆石子琳轩的脚一定很疼的,我横抱起她往我之前订的包间走去,走到门口,我无视小蝶的询问,带着琳轩进入房间,让她两腿叉侧躺在沙发上。 小婷依旧躺在床上死死的睡着,我坐到沙发上拿着纸巾仔细的清理琳轩脚上的灰尘,琳轩却突然坐起来用她那赤红色的眼睛盯着我看“小帅哥,你想要我吗?男人嘛,整天想着的不就是我们女人上的这点?”,她边说边着自己的下体。 随后她手脚并用把我扑倒在沙发上,她两腿跪在我的大腿两侧准备我,我推开她激地问道“琳轩,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你的凯哥啊,你清醒一点呀”。 谁知琳轩已经了我的子开始为我口,在的灯光下,不久我就了,琳轩的嘴里,眼角处都有我浓的,她用细长的手指慢慢在脸上涂抹着我的,她嘴里含着我的“琳轩?谁是琳轩?好土的名字呀。再说我也不记得你是谁啊,我只知道我就是极乐天使,我只能为主人你服务呀” 看着原来天真烂漫的琳轩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心中的很是不忍,我了她的脸“琳轩,我一定会救你的,请你相信我。”而琳轩却是出不解的眼神,“主人,你在说什么胡话呀,春宵一刻值千金,来嘛,来嘛…。”看来琳轩所有关与道德伦理、还有记忆格全部被极乐散抹杀了。 看着这样的琳轩,我没有了玩弄他的意思,我下自己的大衣盖到她的腿上,之后我就起离开了俱乐部。开车返回心理诊所,确定老张不在,我就跑到他的办公室拉开抽屉放回了面和请柬。检查了四周没有留下痕迹后我便开车回家。 走到家门口,我想起了楼下的王阿姨,我眠了她,还保不住她的女儿,真是惭愧呀。我就下楼去敲她家的门,敲了几下后门就开了。王阿姨右手拿着锅铲,左手整理腰间褶皱的围裙,由于我给她下大了在家也得穿衣服的暗示,她上低的内衣挤出了长长的一道,下红色的渔网袜把她的脚趾自然地挤到了分散的网洞里,脚趾头上大红色的指甲油仿佛还在讲述着前几天我们俩荒唐的故事。 见我站在门口没,王阿姨说“进来啊文凯,傻站着干什么”我应了一声便坐在沙发上,王阿姨又返回厨房做饭。“王阿姨,琳轩不是说这两天要回来嘛,怎么不见她呀” 王阿姨无奈的说“那个妮子啊也不知道在国外学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回家东西就扔的哪里都是,坐在沙发上两个腿岔开放在茶几上很不雅观的,还有她那些里胡哨的衣服,真是丑。我说了她几句,她就说她又要出国了,会好长时间不回来了” 说完这妮子就走了,她现在太不听话了,文凯你要是下次见到她可要好好跟她聊聊,让她好好改一改。听完这个我还想打听一下关于老张和琳轩的事,就说出了眠暗语“沉睡的嘉”,可是王阿姨一点反应都没有,还问到“文凯啊,你刚刚在说什么呀?” 我正一头雾水的时候,老张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说了句“沉睡的嘉”,这时王阿姨突然扔下了她手中的锅铲,笔直的站在原地“奴王佳恭迎主人”,之后她就跪倒在地上一点一点挪到老张边。 老张踢了脚王阿姨对着我笑道“文凯,我估计你现在肯定是一头雾水,来,坐到沙发上,我好好跟你讲讲其中的缘由”。原来在老张出国的一次任务中,他意外获得了一个恶魔使用过的酒杯,只要将自己的血滴下去再喂给想控制的人,那个人就会乖乖地成为酒杯主人的奴仆,控制的力度比任何的极乐散都强,而且没有什么后遗症, 老张本想把酒杯进献给刘老板,可是没想到到处刘老板也是以琳轩作为人质要挟老张,老张那是就对组织心生不,想要推翻组织。而老张早就用病侵入了我的手机,我的一言一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 老张一边讲述着故事,一边怀里抱着王阿姨,一手她的头,一手王阿姨的,王阿姨的左右扭,不一会失禁了,金黄色的尿直直的落在地毯上,老张抬起二郎腿的时候左脚不小心碰到了沾尿的地毯,眉头一蹙“货,去把你的尿给我舔干净”, 王阿姨迅速地跪在地上舔舐起老张皮鞋上的尿。老张看着我“文凯,我承认之前我挺羡慕你的,你什么都比我强,连琳轩都喜欢你,我嫉妒死了。可是我现在有了酒杯,我想要什么都可以,现在这个母狗和他的女儿我一点都不在乎了。”我打断了他的话“老张,你可别越陷越深呀”, “你和我早就被挤到了这个漩涡里,早就不由己了”我知道你刚刚同意加入了极乐天堂,你肯定是迫不得已的,只要你我联手,什么事解决不了。再说了,圣杯可以改变人的体构造,解救琳轩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加入我吧,这母狗、琳轩、还有我公司里的所有女奴你都可以自由的玩弄。 我愤怒地质问道“连你发小的女人你也不放过,你还监听我,我拿什么信任你?还有小婷,你好好地把这个不相干的人眠了送到极乐天堂去,你还有没有良心?”老张一脸淡然“我也是有苦衷的,再说了,夺走小婷初夜的好像就是你吧,咱们是一丘之貉,别自命清高了。 文凯,我真的已经不在乎什么琳轩了,现在的我什么贵妇明星我都能轻而易取,放心,我现在的能力可不比刘老板差。”我还是坐在沙发上没有理他,老张无奈的讲了起来“文凯,不管我有什么私心,我对你肯定比刘老板对你好,你明天可以来我的公司看看,保管你大开眼界,至于这个母狗,我就送还给你吧,让你也看看圣杯的威力” 说完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金色的名片放在茶几上,他两眼和王阿姨两眼一对视,然后又说了几句晦涩难懂的话,王阿姨就两眼呆滞,两腿斜叉跪坐在地上,随后老张顺时针摇起来王阿姨的头“母狗,从今天起你就是宋文凯的女奴了,你要好好的听他的话”。说完老张松开了手,王阿姨的头还在自行的摇晃 “我是宋文凯的女奴,我会听话…………我是宋文凯的女奴,我会听话…………”。说了几次后王阿姨两眼一翻白就昏倒在地毯上。 老张扶着我的肩膀“文凯,看到了吧,圣杯的力量是无穷的,你看着母狗被眠的时候多流畅,还不用担心什么大脑损伤的后遗症”。 你我都是心理学的学生,都知道极乐天堂的药和你的眠也是有界限的,你让她们做一些很过分的事会烧坏他们的大脑,我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如今琳轩的大脑已经收到损害了,就凭那几个废物是不可能治好琳轩的,只有我才行。等这母狗一会醒过来你就知道有多爽了,好好享受吧。 希望明天可以在公司见到你。经历了一天离奇的过程,到现在我整个脑子都乱了,连老张什么时候离开的我都不知道。随着整点时钟的到来,王阿姨家的钟表当当当响了三下,规律的钟声把我从沉思中拉了出来,王阿姨也逐渐转醒,她像刚才一样慢慢挪到我的脚边,我见状把她抱到我的怀里,因为刚刚躺在沾尿的地毯上,王阿姨的围裙和大腿上的,充了尿味, 我从茶几抽了几张餐巾纸大致给王阿姨擦了擦,“主人,你想怎么玩弄我呀?”,王阿姨冷不问了我这么一句,我过头问她“你能怎么玩呀?”“圣杯主人给我留了很多有趣的设定呦,像什么成熟美妇呀,出轨妇呀,痴女奴呀,还有最标准的眠模式,您可以自由的调教我,连我的体都可以调制的”。 听完这个,我确实对老张佩服起来,像我眠控制一个人还得一步步地引导,老张的这个圣杯果然神奇呀,一步就到位了,再说平时眠的时候被眠的人还有抗拒的可能,看着王阿姨这个样子基本上连基本的伦理道德全丧失了。 王阿姨说罢见我没有回应“主人,看来你还没有想好呢,那么奴婢我就自作主张了呦”,王阿姨回到卧室,等到淅淅索索的声音渐渐停止后,卧室的门打开了“代表月亮消灭你!”,嗲声嗲气的王阿姨还摆了一个美少女战士很经典的pose,她带着金黄色的长发头套,海蓝色的美瞳在白色的灯光下反出了异样的光,她穿着白色的超短水手服,深v领的衣服根本控制不住两个大白兔地随意跳,她穿戴白色的手穿过了领口仔细的着她的头, 真空的下体随着王阿姨美的起出了沾水的黑森林,红色的高跟鞋长到了她的膝盖,她一蹦一跳的来到我的声旁,细声讲了句“坏人,我要用我的体净化你的邪恶”她拉着我的衣领走到了卧室,她双手抱着我的腰,我轻轻一推,我和她自然而然的躺在了床上。 双手推开王阿姨的刘海,看着风韵犹存的王阿姨竟然在扮演我小时候最喜欢的漫角色,我很激,我不自禁开始亲她,而躺在下面的王阿姨双手套弄着我的。前戏做完后,我盯着王阿姨,她的脸红扑扑的,我深吸了一口气“嘉,我今天要好好的玩玩你”, 之后双手一推,超短的水手服便从王阿姨的两间落,我双手着她的头,想起来王阿姨说连她的体都可以调制,我就说了句“王佳,从现在起你的房可以产”。王阿姨突然叫了起来“涨,头好涨…”,我用双手一,白色的人像不要钱似的飞溅出来, “连体状态都可以调制啊,真厉害。”我躺在她的脯上不断地吮吸着她的,过了一会,我想到一个更有意思的点子,“嘉,从今天起你的脚会不自觉的冒汗,你的脚度是原来的一百倍,你会连续一周不洗脚,不换袜子,你会渐渐的迷上你的脚臭味,你也会不由自主的被其他女生的美腿所吸引”。 命令刚下完,由于王阿姨的脚正对空调,吹出的风像小孩子的手不断地撩拨着她的脚,她的脚立刻变得通红,脚背和脚心上出现了的汗。 我想测试一下脚的暗示究竟有多少效果,我就命令她掉渔网袜,径直的站在地上,王阿姨刚站到地上就两腿颤抖倒在地上“哈哈哈,嗯~ 嗯~ ,死我了,哈哈哈,死我了…” 她躺在地上全弯成了弓形,她双手不停地在挠自己的两只脚,可是却无济于事,脚心越挠越红,脚上出的汗也在频频地冒出,她的两腿岔开又紧,岔开又紧,短短几次双腿之间就开始有了斯斯的水声。 我走到衣柜前拿出了一双黑丝给王阿姨套上,没想到王阿姨笑的更加大声了。“哈哈哈,更了,更了…。”,没想到连丝袜都穿不了了,看来只能穿棉袜了。我又返回衣柜拿出了一双纯白色的中筒棉袜,在袜子的脚腕除还有用蕾丝编制的蝴蝶结。我拿过来一闻,淡淡的薰衣味道还挺好闻。 我小心翼翼的给王阿姨穿上了袜子,王阿姨才缓缓安静下来。”“嘉,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来”是,王阿姨轻声回应后徐徐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像我这边走来。看来王阿姨一时半会还适应不了这个况了。她走过来抱着我“主人,别玩我了,咱们干些正事吧” 她颇风的躺在床上用手指勾引我,我干净全的衣服跳到了床上去……。夜才刚刚开始,而解救琳轩的故事也才刚刚开始。 “反正明天左右无事,去看看老张的公司究竟是何方神圣………” 【未完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美尼尔氏综合症症状】文凯的幸福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