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酷狗搜索】文城书墨 (1)

文城书墨

. 【文城书墨】 作者:1790787522021/10/18发表于:sis001 一、入城,汉服萝莉初受辱 农历三月一日夜,一座汉代古城悄然浮现于人世间,无声无息,无人注意。就这样,偌大一个古城悄然无息地出现,城中四下了无人烟,寂静一片。 数只鬼鸟兀然出现在城中,振翅而起,飞入深夜天空,逐渐消失不见。 书桌前,穿一粉嫩吊带睡衣的何曦刚刚将今日学校笔记整理一番。已经初三的何曦却还是一副小学六年级时的模样,贫瘠的房,娇小的幼,151的高与70斤左右的体重,稚嫩的白里透红的俏脸,搭配上头上随意而又整齐地扎起的齐刘海低双马尾,如果穿上一小学校服恐怕就能回炉重造了。 明天是放假的第一天,虽然临近假期,但每天的笔记整理终归是不能忘记。再过几个月就要考中考,实在是放松不得。 窗外忽然传来响亮的行车声,不知是哪个飞车党夜晚不睡觉在城市中飞驰。何曦看着窗外皱了皱眉,对于深夜城市内的偶然的喧闹有些不。 扭头继续整理书桌时,却发现桌子上不知何时摆放着一张幽暗色的信封。何曦手触及,一种不可名状的暗冰凉的触从指尖直抵大脑。她有些抗拒去打开这纸信封,几次放手却又在不知何来的好奇心勾引下拿起信封。 “我就看一看,应该没问题吧。” 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何曦最终还是选择打开这纸信封。 【何曦谨启】 【久闻曦之盛名,尝于博客之间拜读君之高作,每每观及君之美貌,常觉昭君,昭姬不若君之美也。今鄙城初立,望何君于上巳清晨光临寒舍。若君着汉服莅临,小城不胜受恩激。】 【己亥年叁月初一】 【文城】 何曦有些疑惑,伴随而来的还有一些畏惧。毕竟知道她自己发汉服照片的人只有那么几个人,但很明显不包括这个所谓的文城。 古怪的是,虽然信中并没有说明文城的地点,但不知为何她已经清楚地知道了到达文城的方式。 莫名其妙出现的信,文言式的说话语气,不知何时多出的记忆。这一切一切都透着怪异的气息。何曦对于前往文城愈发抗拒。 次日,何曦在网上近乎疯狂地查找有关于文城的信息。但无论是百度百科,还是维基百科,无论是贴吧还是知乎都没有任何的消息。 就这样,何曦在慌忙而又畏惧之中度过了一整天。 农历三月三日到来了。这一天清晨,何曦迷糊着起床。她在桌子上僵硬地拿起一张纸,用笔迅速地给父母写下留言后,便近乎机械式地穿上一套平日里她最喜欢的青白淡雅曲襟魏晋制汉服便出了门。 清晨的城市还在沉眠,道路上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行人。偶尔有行人,许是司空见惯了罢,倒也并不觉得惊奇。 就这样一路搭载公车去到汽车站,到了汽车站后,何曦并无任何迟疑,看了看方向后便一路走向汽车站边缘的停车处。 那里停载着一辆水墨画般的大巴车,车里也已有几人安稳地坐在车里安静的等着,不言不语,不喜不怒,面无表。 何曦登上大巴车,坐在了后排的位置上。车上几人都是女,有的清丽文雅,有的妩多姿,也有一人一紧装,的运系风格。几人年龄也都不是很大,约在22岁上下。 车子又等到片刻后,得最后一名看起来大概25岁的盈装女子同样机械地登上大巴后便驶离了汽车站。大巴走在路上,车型却慢慢淡化,直至消失不见。 转眼间,大巴车不知行驶在什么地方,车上众人眼中的空洞逐渐消失。何曦这时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坐上了一辆大巴车。不知去向,不知缘何。 “你们也是收到信后稀里糊涂的就来了吗?” “大家都是吗?” “我是。” “我也是……” 车上的众人有些慌乱,原本寂静的车厢轰然间乱起来。大巴车照常地行驶着,停在了一栋古风驿站处。 “各位旅客,本次旅程已达中转站,请下车转乘其他通工去往最终的目的地——文城。” 众人在懵懂间跟随着大巴车上的提示音走下大巴车,再回头看去时大巴车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驿站里外站着一名脸堆笑的商贾,看到何曦几人的到来,连忙拱手问请 “几位贵客总算是来次驿站,在下已为几位备下车马,请。” 队伍里那个运系少女皱了皱眉,显然并不想听之任之 “老板,你这能不能直接送我们回去,谁想来这什么文城啊,听都没有听说过。” 商贾轻蔑地笑了笑,摇了摇头并不多说。 “几位,请吧。” 那少女见商贾并不回答,站在原地不肯前去,双臂叉环抱在前 “哎,老板,我们这没有一个人想要去文城的,可否请你把我们送回去?” 有了运少女的带领,其余几人也是纷纷附和道 “对对对,就是,老板,快点把我们送回去吧,要多少钱并不是什么问题。” 商贾看到众人一同反抗,面色有些难看。拍了拍手后,商贾后忽然出现几名穿盔甲手执长绳的士卒,步伐有序地走向众人。那商贾从袖袋中拿出一张名册,核对了一下名字 “是姚涵诺,姚姑娘吧,既然不愿乘坐马车,那只好委屈一下姑娘了。” 姚涵诺面色一惊转就跑,商贾后的几名士卒一拥而上,她还未跑远几步便被擒拿在地。一个个粗糙的大手在她的上来去,几名士卒笑的声音让众人到畏惧。 几名士卒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吃尽豆腐后将姚涵诺一衣服扒净,接着用绳子将不断反抗的她如四马攒蹄般捆绑起来。随后带着姚涵诺在原地渐渐淡化,直至不见踪迹。 商贾扭头看向众女 “不知几位姑娘想不想乘坐马车呢?” 何曦她们都生在法治时代,何曾见过这种场面,忙不迭地点头同意乘坐马车。 跟随着商贾的脚步,几人来到了专属于自己的马车前。 每辆马车都有四匹骏马负责拉车,马后便是木质双轮马车,车前部有一布幔遮挡住内部的景象,两侧各开一扇木窗,上有木蓬而盖,下有木轮而驰。 何曦马车旁便是姚涵诺的马车,想起姚涵诺被四马攒蹄地捆绑起来被带走的景象。何曦倒也不敢再耽搁,忙要登上马车,生怕自己过于迟缓被抓去文城。 看着几位来宾纷纷匆忙登上马车,商贾意地笑了笑 “祝几位姑娘一路都有美好的体验” 何曦掀开布幔后愣住了,整座马车里只有一处供人坐下休息的太师椅。但太师椅上却装着一个约十七八厘米长的竖直宽大的玉势。而椅子腿部与马车紧连接,以防椅子随意。一根木棍则从马车下出,穿过椅子与玉势相连。 何曦已经初三了,虽然一直洁自好,男朋友都没有谈过,但自然还是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 现今前有狼后有虎,何曦犹豫不决,就这样楞在马车前。 其他人也是如此,看到车内布置后全都愣住了。 这一楞不打紧,商贾后立马出现十几名盔甲士卒,两两一组默契地走向众人。 何曦还在犹豫之时,只觉双臂忽然被人抓住,整个人立时腾空而起,坚硬的盔甲顶在何曦的后背,一名士卒抱住何曦将她抱了起来。153的她只能扑腾着自己的腿在空中挣扎。 另一名士卒直接袭向她的下体,撩起夏季轻薄的汉服下摆,可的白色纯棉内便显出来——她没有穿安全之类的衣物,只有一件内是最后的抵抗。 那士卒顺势上,两手手指勾住内向下褪去,两手用力再往下一拽,的白色纯棉内便被了下来。 觉到内被下的何曦挣扎的更加厉害了。受到两腿挣扎的力度后,士卒有些不喜,粗鲁地扯下内后将她的内扔出车外。 因长期握住兵器而磨出老茧的右手狠狠的按在了何曦粉嫩的小上。何曦的双腿因为恐惧而紧绷起来,两腿尽力向内住那侵袭私处的糙手。 士卒用右手在何曦的小口处不断的挑拨着,不一会儿便到。 撑起汉服下摆,两名士卒将小刚刚的何曦放在车内那根宽大的玉势前,同时松手。在地心引力的带下,这玉势狠狠地撞进了何曦体内。玉势顶端一路开疆扩土,破城斩关,直抵敌军腹地,携势冲关,凶猛地冲击着关口。 何曦体肌瞬间收缩,上成弓形后仰,两眼大睁嘴中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啊~,疼啊——” 与此同时,车外同样传来数声略带意的惨叫。众人在各自极限玉势的冲击下发出尖锐的惨叫,汇聚在马车前,老板意地点了点头,转离开了。 何曦上用腰带系紧的汉服在腹部不是很明显地向外微凸,剧烈的疼痛使眼泪充了她的眼眶。她尝试着蹬地来分散一部分重力,却发现她的双脚完全无法触地,只能悬空着四处乱蹬。 两名士卒用绳子从下至上将何曦牢固的捆绑在太师椅上。 两条纤细的小腿被强制分开,再用绳将双腿与两条椅子腿分别捆绑起来。上被迫紧贴椅子背,绳子在腰间将何曦的腰部与太师椅背捆为一体。 双臂则被绑在两侧扶手之上,一个玉制口球塞在何曦嘴中,绷带绕到脑后与一根细绳相连。细绳向下系在腰后的绳子上,逼迫她仰首而坐。 见一切都准备妥当,两士卒遗憾地了何曦那如飞机场般的部,走出了马车。 这两名士卒走出马车时,一同出现的几组士卒同样已经解决了各自的任务,互相对视一笑后,饱含期的离开了驿站。 几辆马车就这样无人驱下启了,各自进退,最终排成一列,在廖无人烟的道路上奔向文城。 马车上的玉势与马车轮轴相连,通过运形式的转化后随车轮的转有规律的上下起伏。 何曦坐在车上,玉势如同机一般由慢至快最终迅速的在她的小中疯狂抽。何曦小腹上有规律的一阵凸起一阵凹回。在巨大的刺激下,小萝莉早已失去了自我控制能力,口水混着眼泪与鼻涕顺着脖颈落将前的衣物染一片。 下体也在玉势如同打桩一般的撞击下从略微变为了溪水汩汩,鲜红的落红顺着将座位覆盖。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去,去了啊~” 在巨大的刺激下,疼痛伴随着快将何曦送向了巅峰。何曦只觉大脑一片混乱,已经分不清什么是疼痛什么是快了。 玉势的抽仍在继续,快一波接着一波,此已起彼未伏。刚刚经历了人生第一次高潮的小萝莉此时正是的时候,哪里经受得起这接连不断的抽。没多久,何曦就又一次冲上了顶峰。 马车还在前行,高潮接连不断,何曦的大脑在一次次的高潮中早已混淆了什么是疼痛什么是快,终是将他们混为一谈。 文城,到了。在马车奔波了数小时后,文城的城门已是清晰可见。在守城士兵的拦截下,马车逐渐停了下来。 看着前来的一辆辆马车,一名名士兵笑中充了期望。 “这应该是今年的一批新人了吧,去年的早就玩腻了。” “嗯,肯定是,人间这时已经在过上巳节了。” 当先打头阵的马车正是那装美女所乘坐的。马车刚停稳就有三名士兵迫不及的一拥而入。看着那起码d杯的子,一片潮的椅子以及昏迷中仍流着高潮时妩状的俏脸。盔甲下的兄弟纷纷立起,向昏迷中的装女子敬礼。 女子浑圆的部将装高高撑起,前的扣子费力的锁紧一片春光。皙白的从缝隙中挤出,似非的样子只会激发男更多的趣。更遑论其前衣服上有两粒凸起,被刺激的鲜嫩头显然也迫不及的展示自己的存在。 其中一士卒上前用力一扯,不堪重负的扣子瞬时蹦飞,出一道深陷的。两侧的洁白衬出中间一道的漆黑,显得格外深邃。 这士卒急忙扒开自己的子,将昂扬的顺着捅了进去。干燥的皮肤与强烈的压迫显然让他并不好受,低头往里吐了几口唾沫,稍稍后便迫不及的开始打起。两手抓住那浑圆的子,大拇指不断的挑逗着衣服前的两粒小葡萄般大小的凸起。 另外两人看到同伴已经开始享受巨带来的美好体验,一人抓起已经被褪去布鞋的雪白嫩脚。一人则选择装女子微张的檀口,一手住她的下巴用力下拉,一手扶住自己的进嘴中。受着女子舌头无意识的舔弄,向喉咙发起了冲击。 在一阵玩弄之中,装女子终是转醒,迷茫之中发现自己竟在同时被三名男弄,奈何体仍被捆绑,无法挣扎,只能嘴中慌乱的说着什么话,但外人听来也只是发出沉闷的呜呜声。 又是一刻钟,心意足的三名士卒走下了马车,车上只留下一个一装被透的女子啜泣着。这女子挺的巨头上着一个子,子上悬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已过审。 马车启了,带着车内的景况驶入城中。 几辆马车过去,最后一辆马车缓缓驶向城门,也就是何曦所在的马车,停在城门前等着即将到来的检查。因为是最后一辆,所以检查的时间可以毫无顾忌的延长了。 两个士卒兴致冲冲地登上马车,映入眼帘的就是体态娇小,面容幼稚的何曦被玉势肏晕晕在座椅上。 两人解开了何曦上紧绕的绳。士卒甲将何曦抱在怀中,将自己粗大的径直捅进她那粉嫩多的蜜之中。而后坐在椅子上用双手环抱着何曦的腰部把她当做飞机杯一般套弄自己的。 体内再度入,何曦虽然还在昏迷,但体却已经不由自主的紧,内的一层层尽力地吮吸着。淡眉微蹙,微张的小嘴中发出一声轻微的娇喘 “啊~” 士卒甲仅仅套弄几下便停了下来,站起后把何曦丢在椅子上,任由她下微张的口流出一缕缕混着淡淡血迹的,皱着眉头对士卒乙说: “咱们先把这货打醒吧,这跟肏玩一样,没意思。” 士卒乙倒也不多说话,转便从一旁摆放的绳中拿出一根。握住一段后,稍稍瞄准便是一鞭子抽了下去 pia 只听清脆的一声,何曦在外的飞机场上便多了一道血淋淋的印痕,这印痕跨过挺立着的粉嫩头,带给何曦强烈的灼痛。但早已将痛觉与快混淆的体竟然再一次达到高潮,何曦在强烈的快中惊醒,发出尖锐的悲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痛,好爽啊。” pia,pia,立时又是两鞭狠狠地抽打在何曦娇嫩的躯上,强烈的痛却带起激烈的高潮。在体浑肌不断地抽搐之中,何曦悠然转醒。 刚睁开双眼便看到两名壮汉听着粗大的对着自己,手中还拿着令人胆怯的绳。何曦不由得想要缩蜷体,才发现浑肌早已怠懈无力,浑上下不听使唤。 士卒乙拽着何曦一条凌乱的马尾将她从椅子上拉下,立马横刀般跨坐在太师椅上。何曦跌落在地,四肢无力的她只得瘫在车厢中,受着下体撕裂的痛苦所带来的奇特快。 将瘫的何曦翻趴在地上后,士卒甲高高拉起何曦的双腿,掰开大腿出她那还在淌着水的小。大屌沾了沾一旁的水略微后,便顺势而入,在饱经折磨的小中开始了新一轮的抽。 何曦趴在地上,虽然双臂尽力撑起体,但肌的无力还是让她只能用脸贴着粗糙的木板。在士卒甲的抽之中,何曦娇嫩的俏脸在肮脏的木板上不断来回摩擦,在那嫩白肌肤上留下一道道划痕。 士卒乙再拽起她的脑袋,掐住何曦的下巴后迫使她大张檀口。上浓郁的气冲入何曦鼻中,让她不由得想要屏息闭气。但士卒乙怎么会给她机会,直接将大的狠狠地塞进她的嘴中。 这时何曦已经完全腾空,全重力都依靠上下小嘴中的去支持。故而士卒乙刚松开何曦的头发,她的嘴便入大半,头直抵喉,呛得何曦想要呕吐却又被部的顶了回去。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呜呜” 何曦想要说着什么,却只能发出一片呜呜声,回想着今天一天的经历,泪流出,滴落到木板上,一幅可见尤怜的模样。 但这在两名士卒眼中,却成了最好的助兴剂,两人对这幼女的凌辱之心愈发增高,胯下的抽不断加快。士卒乙甚至彻底将女孩的嘴巴当做飞机杯,齐根没入后又齐根抽出。何曦宛如一个人偶玩,在两人手中被各种玩弄。 十几分钟过去,士卒乙率先禁受不住幼女喉咙对的榨攻势,齐根拔出后将头对准女孩的眼睛。何曦吓得闭紧了双眼,却又被士卒乙强行翻开眼皮。一发发浓从马眼中出,进了女孩眼中。 士卒乙笑出声, “哈哈哈哈,看你哭了半天了,给你洗个眼吧,爷心善,就不要你的谢了。” 士卒甲闻言也是笑出了声, “他娘的,你是真不要脸。既然如此那我就给她洗洗吧,那么多脏血和,要冲干净啊。” 言罢便加紧马力,在何曦一声声痛苦的娇喘中飞快地进出着。最终只听甲一声大吼,腰部前挺紧贴何曦的小。粗大的在口喷出一摊摊浓进入了少女的子中。 就这样,少女子第一次接触就给了这么一个不知名的守城士卒。 士卒甲将失神的何曦扔在地上,从上拿出一张已审核的子拿在手中,左手拽起一片晕后用子在上面。没办法,头太小不好。 两名士卒收拾一下体后便走下了马车,留下何曦一人失神地瘫坐在木板上,眼中的泪水流淌着,两眼无神,双手无力的搭在地上,两腿箕踞状,原本整齐的双马尾散落的披在肩上。 马车启了,载着失神的少女进了文城。 【未完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酷狗搜索】文城书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