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特种兵混都市】文城书墨 (2)

文城书墨

【文城书墨】(2) 作者:179078752 2021/12/22发表于:sis001 二、审讯与游行,运少女的无惨经历 话分两头说 姚涵诺自驿站被四马攒蹄般带回城中。少女一纯白色的紧衣被汗后略显透明,从外面清晰可见少女娇嫩微凸的骆驼趾与包裹在外的粉色纯棉内。 上内衣则是一套运,完全包裹住她还未完全成熟的鸽。一道不大不小,看起来只手可握的弧线被紧衣勾勒出来。因为被绑缚的缘故,少女头向后仰去,一头披肩长发向后倒垂,将少女俊朗清秀的容颜彻底展现。假小子——就是少女多年来同学对她的评价。 两名士卒扛着她走向城内衙门处,其中一士卒开始劝说起少女 “你今日倒不如从了我们这批士卒,也好少进衙门里受罪,不然,等进了衙门有你好哭的。” 姚涵诺听闻,蛾眉微皱,怒斥道 “放,从什么从,你们这可是犯法的,回头就有人过来抓你们。什么文城,没想到就是一群色鬼的垃圾堆。” 那士卒被姚涵诺骂了一通后也就闭口不言,两人开始加快步伐将少女送往衙门。 到了衙门,郡守,郡丞及郡尉等几大要员早已升堂开衙,一旁的县令领着一帮官吏在一旁伺候。看到两士卒费力的押着还在不断挣扎的姚涵诺进来后,那郡守笑盈盈的面孔猛然一冷。 “大胆民女,竟迟于公堂,怠慢拘捕,杖责十板,先行罚处,即刻施行。” 只见众小吏中站出几个壮汉,两人手持长木板,余下几人一拥而上将姚涵诺按在了公堂上早有准备的木制长椅上,一双粗糙的带有茧子的大手在姚涵诺的上狠了一把,惊得姚涵诺叫出了声音。 紧连带着内都被扒了下来,出了少女雪白浑圆因为长期学习体而富有弹的幼嫩腴的蜜。蜜下,是光洁的小,稀疏的毛还大多聚集在三角区处,外处几无遮掩。 姚涵诺顿时便觉得下体一片寒冷,又惊又惧中不禁哭出了声。再扭头看到两壮汉手中拿着的宽大木板,吓得体发抖,不复初时威风。 堂上高坐的郡守看到少女又最初的反抗到现今的畏惧,想起这么多年来无一入城者能做到毫无胆怯的面对古时的刑。他示意了一下姚涵诺两侧早已准备就绪的壮汉,表示开始施刑。 左侧壮汉将木板高高抡起,双臂肌暴起而凸,又将木板重重落下。只听一声沉闷的拍击声,少女雪白的蜜上顿时多出一道血红的印痕,击起一片波。 本来还趴在木椅上的姚涵诺猛然起上,俊俏的面部带着狰狞的表,眼中的泪水被甩出,在空中洒落,嘴中发出惨痛的尖叫。 “啊——,别,别打了,,要烂了啊。” 右侧壮汉手中的木板倒也不急着落下,杖责的疼痛不仅在于最初的拍打,还有后续伤痕处带给人的火烧般的痛苦。那伴随着时间流逝而愈发的伤处再去承受新的拍打时会带给人更多的痛苦。 约几秒过去,右侧壮汉抡圆膀子打了下去,这两人配合湛,多年的练习让他们分外娴熟,以至于拍击点都几无分毫之差。 这方才两板,姚涵诺那从未经历过折磨的肌肤已经开始浸出血星,而姚涵诺此时只觉得已经不属于自己。火辣的痛不断的刺激着这位富家千金的大脑,逐渐失去思考。 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两名壮汉富有节奏的一人打下五板,却只留下一道印痕。两人仿佛在制作工艺品一般完成了杖责。 细皮嫩的部此时早已被打的血模糊,而木椅上也是一片水迹。在剧烈的刺激之下,不知在何时,姚涵诺失禁了。而这时的她无力的趴在木椅上, 看着堂下一片狼藉,甚至还有淡淡的尿味冲入鼻腔,郡守大人嫌弃的用手在面前扇了扇,让一旁的小吏去清理一下。 哗啦 一桶桶冷水泼洒到姚涵诺的上,寒冷的井水将她惊醒,上的刺痛继续折磨着她的神经。 浑透的姚涵诺被两名壮汉从木椅上拽起。其余几人上前将木椅搬到一旁后,两壮汉将姚涵诺随意的扔到地上。姚涵诺刚想坐下便被上的剧痛疼出泪,只能屈辱的趴跪在地上。一头乌黑的秀发被淋后一起,披散在两侧。 “哼哼,罪女姚涵诺,你可有冤要申?” 姚涵诺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郡守大人愤怒地拍了一下桌子“砰” “好啊,小小罪女竟敢驳斥公堂,铁证如山,尔竟还敢狡辩。看来是不见黄河心不死啊,来人,给我行刑。” 捕快中窜出两个尖嘴猴腮的瘦汉子出来,一名黄务,一名何晟。这二人是官府里最善于处理女囚的人,这时自是当仁不让。 二人手脚利的把姚涵诺的上衣扒开,紧衣褪到腰腹处,出了里面被水淋透了的纯白运内衣,但棉布虽然较为轻薄,头处却没有出现凸起。 一般而言,无论男女,在冰水刺激后头都会自然挺立,但这次黄务二人却并没有发现这一现象,破有些好奇。 看着一圈仅仅包裹住房的棉布运内衣,黄务与何晟二人一时也不好下手。索拿把剪刀来把这内衣剪开。 冰冷的铁器紧贴着姚涵诺娇嫩的皮肤,一想到体的缺憾就要被看到,姚涵诺四处晃挣扎着。何晟抡起一把掌打在姚涵诺娇嫩滴的脸上。 “你特娘给爷老实点,小心这刀子给你皮肤扎破咯。” 说着就作势要用剪刀去扎她,姚涵诺吓得不敢弹,只能流着泪独自啜泣。 “撕拉”一声,内衣被剪开了散落开来挂在姚涵诺的双臂上。一对小巧的鸽在众人面前,原本应该挺立在外的头蜷缩在晕之中,向内凹陷形成一道缝来。 原来青春期时因为时常要练习体,每天姚涵诺都是穿着紧绷的运内衣。长期的束缚不仅限制了房的发育,还使得头内陷。姚涵诺又生娇贵,母亲多次想要帮她把头挤出来却最终因半途而废。 黄务笑着了姚涵诺的晕,手指在缝隙上划过触到了内里至极的头,姚涵诺的体不由得在头的刺激下颤抖起来。 “头内陷可不好,会影响后来婴儿的哺育的,今天算你运气好,就让爷几个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黄务一手住姚涵诺一侧的晕,两指先是轻微按压晕去刺激藏在内里的娇嫩头。接着将两指向头内陷处合拢,如同撸头般用力下压晕。长期躲藏的粉嫩诱人的头被人强硬地从晕中挤了出来,暴在空气之中。 在挤出头这一段时间内,姚涵诺因为的头而受到的不仅是强烈的疼痛与羞耻心,还有超越常人头所能提供的刺激。在头挤出的一瞬间,姚涵诺只觉得下体一片潮,一暖流从小腹流向小,她好像,失禁了。 一旁驻足欣赏的众小吏见姚涵诺的头被挤出来,争先恐后的想要一品芳泽,但是一个个都被黄务拦了下来。 “哎~,不要着急,先拿个环过来,把这头套到外面防止再缩回去了。等到我们处理完再尝也不迟。” 两个金环被递了上来,郡守一看,这可不行啊,一个罪女能用上金环? “黄务,不要急着戴上去,这小小罪女岂能配得上黄金?” 黄务一听,连忙脸堆笑地点头哈腰起来 “是是是,大人教训的对,这罪女恐怕就值个木环罢了。” “算了算了,拿个铜环吧,下次切莫再犯。” 不多时,便拿来两内圈带刺的铜环。黄务拿起一个铜环,将铜环打开,对准一侧挺立在外的红头套了上去。 内圈尖锐的利刺刚刚接触头便引起一阵疼痛。在姚涵诺颤抖之中,只听“卡蹦”一声,铜环闭合,锁死,尖刺咋进头之中,钻心的疼痛让姚涵诺两眼直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要疼死了,我有罪我有罪,被套了,我错了我错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姚涵诺的求饶声中,另一个环也被黄务迅速地套了上去。接连的剧痛让这本就心疲惫的富家千金再度晕了过去,不省人事。 看着倒地的姚涵诺,何晟踢了踢那本就挺而今更是肿大的 “这女子属实娇嫩了些,这就晕了过去,我二人日常功力方使了些许,这还有多半未现。” 郡守大人看着时辰已晚便也不打算继续审讯了 “罢了,今日就到此为止吧,这罪女也就不用带入监牢了。黄务,何晟,你二人今日也颇为劳累了,这罪女就给你二人罢,记得几日后巡游示众时莫玩坏即可。” 黄务何晟二人一听,大喜,似他们这等小吏,如果没有特殊况,莫说每年的外来美女了,就是青楼都没什么钱去。二人忙是鞠躬拜谢,一直到两眼余光看到郡守离开公堂后才敢起将姚涵诺带走。 黄务,何晟两人因为工作的缘由,在文城妇女之间早已是臭名昭著。这使得二人虽已二十有余,却仍然打着光棍住在衙门为各个小吏安排的庭院之中。 两人扛着这娇嫩的美回到二人共居的小院中。这院子本是四人居住,在其余二人一个个寻得婆娘后在城里买了房子搬出去后,这院子也就成了黄务二人的双人院了。 “何晟,你说这罪奴何处安置为好呢?” “可还记得以前那大黄的窝棚?不若将着罪奴拴养在那里,量这罪奴也没有自杀的胆量。” “到也不错,那我去将之收拾一二,你且去多买些食物回来。” 得黄务将窝棚整理地差不多时,何晟也回来了,后还跟着一名皮肤紧皱,下巴尖凸,眯着眼睛浑散发出猥琐气息的老中医。 这老中医同这二兄弟一般在文城臭名昭著 。虽说各种偏方怪法都有用,医术高超,经验厚,但就是没有几家人敢于在家中女生病时去请这老中医的。不因为别的,就因为这老头太好色了。 据传闻,早年这老中医还因为给一富贵人家看病时趁机揩油被家打了出来的。 “哎呦,何晟,你怎么把洛老爷子请来了。” “嗨,半路碰见老爷子,老爷子一听咱这里有个雏就想来看看。我寻思着今天也有些过了,别把这罪奴伤坏了,就把老爷子请来了。” 洛老中医挥了挥手:“嘿,请什么请的,我就是为了来看这雏的,带路。” 走到那窝棚外,洛老中医看着破旧的窝棚,啧啧几声。 “小美女竟然被你们两个这般对,着实是暴殄天物了些。” 黄务两人脸上堆着笑意,连连称是。心中不仅毫不在意,还有些鄙倪。 “别管这罪奴再好看,现在也是老子的。想怎么处理怎么处理,管哩到是颇宽。” 刚推开木门,洛老中医立即睁大了微眯的双眼,两眼在昏暗的环境中闪烁出微弱的光芒。何晟刚想跟进去,去迎面看到一扇正在关闭的木门。 他们两人被关在了门外…… 在这个看重医生的时代,像这种老中医,即使他风评再怎的不好,也不是他二人惹得起的。 两人站在门外面面相觑,进去也不是,离开也不放心,只能守在门外等候着老中医离开。 “啊~!你,你是谁?别,别,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着屋里渐渐响起的男子的喘息声与少女醒来后的尖叫与哭泣声。两人只有趴在窝棚外的缝隙中,偷瞄着里面发生的春。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得见屋内喘息声早已消散,只留下少女的啜泣。 “吱呀”一声,木门被打开了。洛老中医提着手中的医药布包神清气爽的走了出来。侧脸向两人示意一番 “看在你二人没打扰我乐趣的份上,给你二人送些惊喜,先进去收拾一二吧。” 话说完,洛老中医转了转脖子,佝着背捶着腰走了。 进到窝棚中,一腥臭的的味道扑面而来,何晟用力地扇了扇面前的空气,皱着眉头看向坐在窝棚深处哭泣的姚涵诺。 少女光洁的肌肤上沾了白色的,浑漉漉的,原本乌黑亮丽的秀发如乱般盘旋着纠缠在一起,中间还杂着一块块斑。原本小巧的未成年鸽现如今向外鼓起一片通红,套着环的稚小头向外浸出几滴透明的微白色体。 黄务倒也不嫌脏,为了看清那浸出的体,脸趴在近处仔细观摩一番。又用两指按压两侧的晕,再用力斜向内下方挤压,在少女的呜声中,一道白色的体犹如离弦之箭般从头里喷了出来。 “pia” 那水箭直直地打在了黄务的脸上,顺着皮肤流到了嘴边。黄务用舌头舔了舔边的体,一淡淡的甜味在嘴中扩散开来。 砸吧砸吧嘴巴,黄务一脸兴奋地对何晟说 “这一次赚大了,那老头子竟然让这罪奴开始泌了,看起来量还不小——都开始往外溢出来了。” 何晟一听,迫不及地走上前挤了挤姚涵诺的子,又是几水箭了出来。何晟张嘴接下一,细细品味一番,淡淡的甘甜在嘴中弥散开来。何晟眼睛一亮 “嗯,确实赚了。这以后早饭就不愁了。” 本来未婚产就已经让姚涵诺足够崩溃了,再听到二人竟然准备拿自己的当早餐食用,更是悲愤加。她本想着死后一了百了,却没想到不仅被那老怪物治好,而且还被他连番强内,如今更是将被二人加倍凌辱。 但一回想起昏迷前的痛苦,她又不禁畏惧死亡,只好在绝望的缝中悲苦偷生,望顺从能换来不那么残酷的对,期正义的来到。 在水井边打了几桶水,黄务与何晟两人费力地搬进窝棚里。拿起水瓢一瓢一瓢的朝姚涵诺上泼水。 从最初面对凉水时的惊慌失措地挣扎,再到无力地反抗,最后姚涵诺爬在地上承受着一瓢瓢凉水在上泼洒。她,已经无所谓了。 等到姚涵诺上腥臭的被水淋净后,两人将剩下的水汇聚在一个桶中,搁置在了一旁。 也不拿来屋外的毛巾将她上的凉水擦干,两人就像是饿急了眼的野狼一般三下五除二就掉了上的衣物。旋即便扑向了躺在地上无力反抗的少女。 两人一前一后,宛如三明治一般将少女在中间,两根粗长的借着清水直直地塞入姚涵诺前后的两个小嘴中。 原本呆滞的少女吃痛下发出了轻微的悲鸣声,浑酸痛的肌不由自主地紧绷。菊和小用力住了外来顾客。 独属于少女的紧致得二人直吸冷气,只能暂缓抽的势头,缓慢地摩擦来缓解两的紧致。 “艹,这货,刚被那老东西的大家伙过,怎么还这么紧。不愧是天生欠的货,果然是天赋异禀。” 一双大手直接开始起肿胀的鸽,一道道箭从孔中出,击打在灰尘尘的地上。何晟的双手上也流了浅白色的,屋中飘起杂着一丝的香味。 挤了一会儿后,原本肿胀的鸽再也不出箭,只能缓缓淌出汩汩流。何晟张嘴对着左吸了上去,香甜瞬间在嘴中散开。 狠狠地嘬了好几口后,原本盈的彻底被榨的一干二净。黄务有些急了,连忙制止何晟想要去吸吮右的冲。 “哎,你个老瘪三,给老子留点,可不能光让你一个人补充营养。” 言罢,黄务加紧了冲锋的势头,沾着红的血的大的巨龙在稚嫩而又娇小的菊中高速进出,带出一层层粉红的嫩。 受到仅搁着一层嫩的黄务开始紧抽的劲头,何晟有默契地保持同步抽。两根粗壮的巴在姚涵诺未成年的小中富有节奏地进进出出。 已然放弃挣扎的姚涵诺在二人上肆意地叫喊着,全然不顾自己过往的矜持。 内心防线溃败的人就是如此,直面自己体最本质的望,坦然地接受起下体传来的快。 “啊啊啊啊,哦,好……好爽啊。哦哦哦,太了,大……实在是……太了,啊……” 快如海边的波涛一般而来,一次次冲刷着姚涵诺的大脑。接连不断的快将她送上青天之外。 至于痛?早已不知被甩到几层云霄之外了。 几天后 “哎,来看一看咯,官府今天又要游街示众咯。” 文城向来不缺少喜好旁观看热闹的民众。更何况每年这个时间,游街的大多还都是些外来的美女。一时间主街两侧站了人群,男人们在人群中挤来挤去,想要抢到一个最好的位置,只为瞥得美人一眼。 随着时间的流逝,日晷的影不断的偏转,只听见吱扭一声。 监牢的门打开了,领头的是两匹骏马,上面坐着两名小吏驭使着,紧接着是一辆囚车在两匹骏马的牵拉下驶出了监牢。这囚车四四方方,由数根木板错而成,木板间留出巨大的间隙。被扒光外衣仅留下先前穿来的高帮板鞋,和不知从哪里搞来的纯白及膝袜。 她的白嫩的手腕与脖子被套在木枷中,嘴里塞着口塞,而木枷又被固定在囚车的正中央。囚车里装着一套木工打造的榨机,机器套在姚涵诺大小不过b 的子上,在车轮旋转的带下可以源源不断的榨取鲜嫩的。 在姚涵诺的下,两根凹凸不平,如狼牙般粗长的假深深地捅进她那通红浸血的两中。两根假与车下的轮轴通过力转换装置连接起来,随着木轮的转在流着鲜血的嫩中来回抽。连日来的折磨已经使得两有所损伤,而今更是入这般假,自是有点点鲜血流出。 这些天里,洛老中医隔三差五就要去小院一趟,美其名曰是来看病,但病不见有,倒是姚涵诺每日的水愈发充足起来。 可惜不知为何,纵使每日产出大量的水,姚涵诺部大小总不见涨,堪堪保持在b 左右,任谁也无法想到,小小的子中竟有如此多的。 马车走一路,姚涵诺便被两根狼牙一路,一路高潮一路喷。就顺着榨机喷向空中撒了一路。一路上还有些许不要面皮的乞丐仰着头,张开嘴出黑黄的牙齿,接住从天上落下来的。 人群中更有众多单汉子,一脸笑地侮辱这少女脆弱的自尊心。 “不守妇道的婊子,大庭广众之下还一路高潮一路撒,真是该被游街。” “真不知道这等女娃子是如何长大的,怕不是自幼就引诱着自己的父亲来强自己吧。” “这在外界还是个未成年,笑死了,这比城里的女还要浪,恐怕打小就跟着母亲卖吧。” 一句句羞辱的话语飘进了,无法反驳的姚涵诺初时还哼哼几声,但随着马车行驶的越来越快,两根假在两中几乎出了残影。小中流出的如同绵绵细雨,抛到空中又撒在囚车上。 在一波波快的冲击下,两次高潮之间的间隔愈发短暂。渐渐的姚涵诺就彻底沉沦在那源源不断的浪潮之中了。 奔腾的马车一直行驶到了城中心的广场处,这里一直都是衙门处刑犯人示众的地方。当马车停下时,两名小吏方才发觉车上的少女早已陷入昏迷。 姚涵诺现在浑透,不只是还是汗水亦或是。原本肿胀嫩白的鸽现在被吸得一片通红,一滴水都难以吸出。紫葡萄大的头红紫的耸立其上,看起来颇为突兀。 就在几天前还是凹陷的娇小头现如今已经变成了紫葡萄大小的大头。这一切都要得益于黄务何晟二人近几日来夜以继日的吸吮与,再加上洛老爷子配置的专属药材,虽然房不见长,但头却成长迅速,现在已经成长到了大多产妇都自愧不如的境地了。 两名小吏解开姚涵诺上的拘束,一人拽着一侧的头把昏迷的少女从车上拖了下来。两根细绳绕着紫红的头缠了一圈后被系在了广场中央的施刑架上。 施刑架不断升高,少女如同上吊一般被两根细绳拉着头拽了起来,只不过上吊挂的是脖子,而她则是头。全的重力使得只有b杯的娇嫩房被拉扯成了圆锥状,刚刚才被榨干的两颗紫红的头又开始向外分泌出白嫩的。 “真是头牛,这么高产。” 小吏说笑间弹了弹被拉的惨白的房,几比先前更猛烈的喷了出来。 这时,周围已经站了围观的市民。两名小吏拿着马鞭指着姚涵诺,大声宣布着衙门的决定。 “因此女屡犯公堂,不遵法度,乱不堪,有违妇德。今特悬于市,广邀各勇武之士共惩之。既为刑法,亦为警诫,告诫世人,切莫习之。” “此三日,一则该女子一应食物有市民供应,不得予以人食,当以饲之。二则该女子有市民处置,不得残其体,害其命,其余皆准。” 念完后,便松开了施刑架,姚涵诺当即仰面摔落在地,紧接着飕飕两鞭子抽在了姚涵诺还在浸血的小上。一声惨叫下姚涵诺醒了过来,而这时她面前的便是各式各样乱的笑容与大小不一的巴挺立在她面前。 两名流浪汉一马当先,是污垢的紫红头直挺挺的刺入到少女前后两之中。少女还来不及尖叫檀口便已被一根乌黑粗的巴塞得结结实实的。浓厚长的毛遮挡住了她的脸部,两颗沉重的睾丸不停地拍打着她的鼻子。 就算如此,如似的单男们仍不意,姚涵诺被绑起来的手脚也难逃一劫,两名男一人抢到姚涵诺的双手,一人抢到了她被拘束起来的嫩足。甚至有两个屌丝将细直的塞进白色及膝袜中撸了起来。 从远处看去,少女被里三层外三层的男人包裹起来,无论是良家子还是地痞流氓流浪汉,都挤在一起随意的玩弄着少女每一寸肌肤。 姚涵诺那嫩白透亮的娇以及其上傲然挺立的紫红色大葡萄头更是惨遭手。不时都有几张毛茸茸的大手肆意,更有两个张着一嘴黑黄牙齿的乞丐难耐般咬弄着,吮吸着。 小被粗大的极速地抽着,每一次拔出都带出一层层嫩红的褶皱,诚实的体挽留着健壮的客人,道里的每一处都在竭尽全力让远道的客人意。 一时间男人的抽气声,吮吸声,体与体之间的撞击声,沉闷的拍击声,还有微声难觅的呜声在广场中间散开。余音绕梁,三日而不绝。 不得不说,学过体的少女就是不同,体的姚涵诺完全可以毫不费力地用独特的姿势接受着更多的来客。浑上下没有一处可以歇息之处,凡是能被众人玩弄的地方都难已逃。 男人们在少女上发疯一般倾泻着自己的望,一次次直击弱点的冲击,一阵阵激烈的快。内心早已崩溃的少女沉沦在这无尽的深渊之中。 既然无法反抗,那就去享受吧。 少女一声声娇喘,在深喉中演变成了一如母猪般的鼾声。 男人的低吼,少女的浅,一白的喷而出。或撒在少女白嫩的肌肤上,或是灌进幼稚的子中,亦或是向高帮板鞋和及膝袜里腻的。 日去月生,黑暗笼这片土地,文城里各家飘散出昏暗的烛光。广场上一片漆黑,浑布白的的姚涵诺蜷曲着子,弓着腰。双臂依然被禁锢在背后,头贴着膝盖,侧卧在潮的土地上。 一天的疯狂轮,姚涵诺早已迷失了自我。头发丝间,鼻腔里,耳道内,眼睛里,腋下,鞋中,及膝袜里,以及小和肚子里到处都有静的痕迹。 傍晚时分已经有些玩得腻歪的男人们开始折磨少女。强行扒开眼皮往眼里,用头在外耳廓上打钻,一根一根地将少女本就稀疏的毛薅掉。 一名小吏拖着一床被子一脸不愿地走了过来,看着淋,散发著腥气的姚涵诺。用脚狠狠地踹了一脚浑圆的,只听见少女有气无力地用沙哑的喉咙轻叫了一声。 听到少女还能叫出声来,小吏将被子铺开扔到她上,拍了拍手,转就走了。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往日里那些个游手好闲的地痞流氓不见了踪影,就连偷窃案件都少了不少。 那些良民单汉们更是夸张。从第一天时的神饱,到第三天的神恹恹。其变化之显著可见一斑。 一名小吏转着手上一串铁钥匙,哼着歌谣,一路上晃晃悠悠的悠达着走向广场。这三天是他这一年来最是休闲的三天,心中暗喜着 “谢谢你,姚涵诺。” 走到广场附近,只见在一滩体中央瘫着一个人形状的生物,这是姚涵诺。腥臭气,尿味隔老远都闻得一清二楚。从第二天下午开始,姚涵诺就从一个的便器被男人们降级到了公共厕所。除了没有人在这里大便之外,多数男的小便都是在姚涵诺的三张口中解决的。 小吏着鼻子,皱着眉头靠了过去。走进了才看到少女此时的状态。 原本洁净的脸上布了污黄色的斑,头发成一坨盘在头上,嘴角挂着一抹痴笑,鼻孔像母猪一样撑开呼吸着这污的空气。眼里,鼻孔边到处都有挂着,尤其是她的两眼之中,即使睁大双眼,也只能看到一片白的和下朦胧的黑眼珠。 前几日任凭黄务二人如何努力都无法是它变得更大的房,现如今肿胀着像两袋袋一般挂在上,粗略看去,起码也要有个h杯那般大小。仅仅三天,这是很不正常的一种现象,恐怕是先前数日服下的药方里的药效终于发效了罢。 而晕和头更是不正常,通红的晕将前端彻底覆盖,晕上的凸起中泌出一滴滴淡白色的体。头更是大无比,中间的孔都被人强行撑开,留下了两个几厘米的孔洞来。那孔洞中同样不断的淌出淡白色的体,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 少女的上到没留下多少斑,毕竟一刻不停地被一众男用尿淋浴着,除了一尿气外到是颇为“干净”。 下体的小和菊都大开着,黄色的尿还如同汩汩溪泉向外流淌着。看着那臌胀而又透了的及膝袜和随着少女脚部的抖而不断溢出的高帮帆布鞋,虽然仍旧穿戴整齐,却透出一丝。 小吏忍耐着心中的各异踩着一摊体走到少女的旁,将捆绑在她手腕上和脚踝处的锁链打开。拿起锁链后,这小吏便飞也似的跑开了。 远处一群乞丐们目送那小吏离开后,便合力将少女拖向他们往日里的老窝里了。神已经有些失常的姚涵诺睁眼看到这群乞丐的第一句话也不再是尖叫,而是在低声呢喃 “巴,小厕所要大巴,我快受不了了,快,快给我……”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特种兵混都市】文城书墨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