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谐字组词】文革最淫荡的生活【男女猛烈无遮激烈太紧动态图】

文革最淫荡的生活【男女猛烈无遮激烈太紧动态图】/

文革最的生
发布于:2022-05-30

,

高中毕业时,我遇上文革乱,不能继续升学了,唯有留在厦门市原来的学校里混日子。学校里的建物经历过武斗的劫数,已经没有一座是完整的了。学生们也多数离校回乡了,我们这一派系剩二叁十人的「文攻队」驻在后方 十几个不怕死的「武卫队」在学校隔篱的一座叁层高坚固的大楼里坚守着。我正是这些亡命之徒中的一员。

,

生在战乱的日子里,连最宝贵的生命都朝不保夕,所以同学们都放浪不拘。日常生里充暴力

,

色事件最早是发生在燕妮和秀莲上。她俩是我们驻地仅有的两位女同学。由于护送一位受伤的同学到医院去治疗。回程的途中被捉到敌方一个小分队的驻地。那里有十几名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一听到捉到两个女学生,个个像猪公似的,十分兴奋。燕妮和秀莲被剥得一丝不挂,然后捉住手脚,轮流。

,

轮之后,他们不再让燕妮和秀莲穿上衣服,给两条毛巾毯子让她们遮避寒。以后的两天里,那些守卫的男人对她俩的体想就,想玩就玩。兴致一起,任何一个男人都会随时把他们硬硬的入燕妮或者秀莲的道里取乐。他们看出燕妮个比较懦弱,就叫她为他口。秀莲的反抗比较剧烈,因此没人够胆将放到她嘴里。可是也有人在她前面被的同时时,将硬塞入她后面的眼里抽弄。幸亏在她们被捕的第叁天,我方也捉到人质来换,她们才得到释放了。

,

燕妮和秀莲放回来时,已经连走路都有困难。在短短叁两天内,燕妮一共被那十五个男人过叁十八次,秀莲自己没有计算过,相信也差不多如此。因为在燕妮被的时候,自己的体里也往往同时被其他男人抽着。

,

燕妮和秀莲就住在我附近的宿舍里。初回来的两叁天,她们一直哭着不敢见人。我忍心不过,便带了些吃的东西去安她们。燕妮本来和我比较熟,就让我进去了。我没有再提起她们被强的事,是表示一定要帮她们报仇雪耻。秀莲愤地说道:「如果能捉到那些衰人,我一定要单对单搞到他条腰骨都直不起来。」

,

我笑道:「那你不是又要跟他做他们强迫你的那回事吗?」

,

燕妮说道:「我和秀莲已经想通了,那种事被做一次也见不得人,被做一百次也见不得人。其实那种事女人本也有享受的一面的,我们是气愤在被迫的况下做。所以一定要报仇雪恨。至于男女间的事,现在我们也已经看开了,就算现在你这时候要和我们玩一下也未尝不可的!」

,

说实话,我虽然看过许多有关的书籍,那时候却从未经历过男女之间的事。当场脸都发烧了,口里也说不出话来。

,

秀莲对燕妮道:「算了吧!他那里看得起我们这种残败柳呢?」

,

我连忙分辨说道:「没有这个意思,是我都未曾试过这种事呀!」

,

燕妮说道:「那你是怕失于我们这两个破烂女人了吧!」

,

我急忙说道:「完全不是这个意思,两位是历劫梨,更加娇艳人,我是担心你们的体不知已经复原了吗?」

,

燕妮笑道:「这你就放心了,要你不是看不起我们,都算真正地给了我们一点安,阿莲,不如你先试一试,看他是不是说真心话。」

,

秀莲一听燕妮这麽说,立即将绵绵的体偎入我怀里。这时已经不容我再多想什麽了,我应该帮助两位不幸的同学重新建立自尊心。再说她们其实也长得很漂亮可。

,

我运用书本上的对的描写,把秀莲搂着亲了亲嘴,又把手入她的衣领里索她的房,秀莲虽然平时敢作敢为,这时也难免粉面通红。我继续把秀莲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去。直至她一丝不挂地依偎在我怀里。我将她赤条条的体浑上下了一番然后抱到的木棉床垫上。然后自己也得赤溜光,手持着粗硬的大对准了秀莲一对嫩腿间毛茸茸的户缓缓进去。秀莲欣然接纳了我对她体的侵入,双手还紧地箍着我的腰部。我开始一下接一下的抽送了,秀莲也舒服得叫着。燕妮在一边看得脸红耳赤。秀莲见到了就娇喘着说道:「阿燕,不如你也去衣服一起玩吧!」

,

燕妮稍微迟疑了一下,终于也忍不住把上的衣服除去,光地躺到秀莲边。

,

我也让粗硬的大从秀莲的户里抽出来,到燕妮的道里,燕妮刚才看着我和秀莲做,已经燃起火,户也溜,所以我的很顺利地直到底了。我一边让在燕妮户里深入浅出,一面玩着她酥上一对嫩白细腻的子。一时兴奋起来,就忍不住将抵在燕妮道的深处突突地喷了。燕妮也紧地把我揽住。我们紧紧地互相搂住一会儿,才分开来。秀莲小心地用毛巾替我和燕妮抹了下体。接着和燕妮赤条条地睡在我的臂弯里。我回味着比较了她俩可的体:燕妮的皮肤要比秀莲白晰细嫩,秀莲的材却比燕妮苗条秀气。燕妮的房肥嫩大,时绵舒适。秀莲的子属于竹笋型,虽然躺着仍然是那麽坚挺弹手。燕妮的户光洁无毛,时美可。秀莲由阜至眼,两边的都长了茂的毛,看起来特别。燕妮有一对脚趾齐整的白嫩小脚,秀莲的脚丫子纤细而小巧玲珑。燕妮白里泛红的圆面时时都流着甜蜜的笑容,秀莲的瓜子脸平时虽俊俏,但比较冷淡,不过当我的入她体后,她便显出热烈奉迎的风。

,

当燕妮讲述她被迫口时,秀莲故意叫她实地示范示范。燕妮也豪不犹豫地将我的叼在嘴里吮吸,我的迅速在她的小嘴里膨涨起来。燕妮吐出我粗硬的大笑着对秀莲说道:「阿莲,你也示范示范让人家眼吧!」

,

秀莲苦着脸说道:「那样会很痛的呀!」

,

我笑着对燕妮说道:「我不忍心难为阿莲了,你也饶了她吧!」

,

燕妮洋洋得意地说道:「饶她也可以,不过她要像我刚才那样做……」

,

秀莲未等燕妮说完,已经低头把我的含入小嘴里了。

,

燕妮说道:「我还没说完哩!你要把他的吃下去才行的!」

,

秀莲吐出我塞住她嘴巴的棍儿说道:「没问题,我这是自愿的。不像阿燕让人揪住头发硬灌进去的呀!」

,

燕妮手就要打秀莲,我连忙劝道:「你们不要闹了,我知道刚才未能足你们,不如我们现在再玩过吧!」

,

俩人这才安静下来。于是燕妮和秀莲并排倚在床沿分开双腿,我让棍儿轮流入她们的洞里抽弄十个出入。秀莲还特别吩咐我要入她嘴里。

,

燕妮的道里还留着我刚才入的,抽送时也特别流畅。但是当我把沾的入秀莲的毛洞里时,我在秀莲体里的也顺了。这一次我特别持久,也记不清在两个各有特色毛洞和洞变换了几次。燕妮和秀莲都足得了子,我却仍然坚硬不倒。后来还是秀莲用嘴巴将我吮吸,我才喷了她的一口。

,

秀莲把下去后,就开始为难燕妮了。她要燕妮下次让我弄一次眼,燕妮清楚秀莲的硬脾气,也不敢和她太对抗,好勉强答应了。结果我第二天和她们玩的时候,秀莲就首先要我入燕妮的眼。我生怕弄痛燕妮,就在她那里涂了许多涎沫。不过燕妮的肌可能比较松吧!并没怎麽用力,我的豪不困难地尽根纳入她的缝里了。我尝试抽送几下,燕妮也完全没有痛苦的觉,还特地回头对着秀莲傻笑。秀莲气不过,也褪下子叫我试试入她的缝。可是当我仅仅挤进一个头时,秀莲已经大声地惨叫了,燕妮笑得枝乱抖。我赶紧退出来,好生安了秀莲,说是每个女人的生理不同,不要太逞强了。又表示我兴趣她们的户,并不喜欢玩她们的后庭。

,

以后,燕妮和秀莲同基地里十几个男同学都发生过体关系。甚至广播站有叁个女同学,也因为偶然过来探望她们而卷入了这个有无的旋涡里。

,

记得那一天,我和另外四个男生正在和燕妮秀莲玩游戏。当时我的正入秀莲的户里,秀莲的小嘴里塞住另外一个男生的。而燕妮的小嘴以及道和缝中也塞入叁位男生的。大家玩得正开心,忽然林淑惠 苏真妮和郑玉珍等叁个播音员闯了进来,一见到这个场面,即时呆住了。

,

燕妮和秀莲立即跳下床,先将房门反锁,然后秀莲对她们叁人说道:「淑惠,虽然我们是好朋友,但是你们撞见了我们的,我们不能让这个传出去的。」

,

玉珍说道:「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

燕妮道:「有谁能够相信你这样说了就算数呢?」

,

真妮说道:「我们真的不会讲出去的呀!」

,

秀莲说:「除非你们也一齐玩,否则我们不会相信的啦!」

,

淑惠说:「我们都未曾和男人玩过,怕不太好吧!」

,

秀莲说道:「我们并不一定要你们破的,你们体上还有两处地方可以让他们玩的,如果你们和他们玩了,大家还是好朋友,如果你们不肯,那可是没完没了的了!」

,

玉珍说道:「是怎麽样玩的呢?我是怕家里骂,要不破我怎样做都肯的。」

,

燕妮笑道:「刚才已经看到了,还要问吗?用眼或用嘴,顺便你们选择吧!」

,

玉珍道:「那麽我就用嘴让他们玩吧!」

,

真妮说道:「用嘴巴我怕不惯,我让玩好了。」

,

淑惠笑道:「我还是直接和他们玩算了,让自己人破,总好过像你们那样给人家捉去用强的吧!」

,

燕妮笑道:「这就好了,我们抽签决定公平一点。」

,

秀莲要她们叁个自己光衣服,然后抽签。淑惠最先爽快地得一丝不挂,看她的材长得很不错,一对嫩白的房涨鼓鼓的,艳红的头微微向上起。浑圆的粉,白嫩的玉腿非常匀称,阜上长着一簇乌油油的毛。

,

玉珍和真妮虽然羞人答答,但是终于也得赤条条的了,真妮的皮白白胖胖的,段跟燕妮差不多,户生得较高,站立的时候已经可以看见她部的裂缝,不过她毛很浓,把小都遮蔽了。玉珍的肤色比较深一点儿,接近古铜色,房大而坚挺,户生得比较低,这时能见到她小肚子尾有一丛细细的茸毛。

,

燕妮做签让她们抽,我被淑惠抽中了。淑惠大方地把她的体赤条条地投入我的怀抱。我把她嫩白的娇躯抱到床沿,让她的粉腿垂下,然后开始她的房,淑惠闭着双眸任我为所为。我拨开她的小一看,果然不像燕妮她们有个明显的小洞。而是一些鲜美的嫩挤在一起。我轻轻地撩拨她的,淑惠的两条粉腿就随着颤。后来,我不再拨她,她也自己微微地颤抖着,而且有一滴从她嫣红的缝里沁出来。我估计时候差不多了,便扶起淑惠两条嫩白的粉腿,握住她的玲珑小脚高高举起。再让粗硬的大抵在淑惠两腿间嫣红的缝微微一顶,觉得「卜」地一下,已经进去一个头。淑惠体猛地一震,我忙问她道:「阿惠,你受得了吗?」

,

淑惠睁开眼睛娇地望着我微笑不答,我继续向里面挺入,淑惠稍微皱了皱眉头。我也暂时不抽,抬头望向正在搏的其他男女。见燕妮和秀莲已经让两位男同学抽弄得如痴如醉。真妮也伏在床上,一支手捂住自己的户,让一个男生将从后面入狭小的缝里。玉珍的腮边鼓起,小嘴里正塞住一条粗硬的大。

,

我开始让粗硬的在淑惠紧窄的道里抽。淑惠终于渐入佳景。见她粉面泛红,双手紧紧搂住我的体。玩了一会儿,玉珍的小嘴里首先被灌入,接着入真妮缝里的也喷了。燕妮和秀莲仍然和她们的对手紧紧搂住,但是男生们已经没在抽送,看样子也已经玩完了。我加快对淑惠的抽送,淑惠忍不住叫起来,惊了众人的眼光都望了过来,看着我部一挺一挺地往她道里喷了。

,

看她们的样子,都玩得很刺激,不过从此以后,她们再也没有来了。倒是我偶然有去播音站修理器材,所以仍然有和她们保持体关系。

,

有一次,我去播音站修理被敌方破坏的喇叭,修好之后,我到播音室休息一下。那时候播音还没有开始,有淑惠和真妮在闲聊。我一进去,淑惠就亲热地扑过来搂住我了一下。我也搂着她的娇躯,把手从她的衣领和腰进去她的房和户。

,

真妮脸红耳赤地笑道:「哇!你们这样玩法,别人在旁边看了真受不了!」

,

淑惠也说道:「不如叫他再捅捅你的吧!」

,

真妮说道:「捅就不必了,要嘛就来真的。那天看见你们玩得那麽过瘾,反正我迟早都要让男人干进去的,不如今天就试试吧!」

,

淑惠又了我一下说道:「我去楼下关上大门,你们放心玩吧!」

,

说着离开我的怀抱,又向真妮笑了一笑,就下楼去了。

,

我走到真妮旁,手将她的裙子掀起来让她的牙齿咬着,又把她的内褪下去。真妮低着头粉面通红,一对眼睛望着地下。我把自己的也掏出来,让真妮握在细的小手里。接着就把手进她的衣服里玩房和户。真妮被我弄得浑颤抖着。水透了我轻轻弄她核的手心。

,

播音室里没有床,我坐到椅上,把真妮的内完全去,真妮坐到我大腿上,把她的户勇敢向我粗硬的大凑过来。真妮的户生得高,所以这个姿势很适合。我叫真妮自己出力套过来,真妮笑着扶着我的,让头拨开毛抵在她道口,然后努力套进去。真妮的道紧紧地包围着我粗硬的大,我觉热呼呼的很是好过。

,

淑惠已经上楼来,站在旁边观看。她关心地问真妮道:「阿真,你疼不疼呢?」

,

真妮道:「有点痛,不过不要紧。」

,

我把淑惠的上衣卷起,让她一对白嫩细腻的子出来,然后用手指轻轻弄她的头。淑惠也一支手到我和真妮合着的地方玩。我腾出一只手,也去玩她的房。淑惠笑道:「你也不多生一条棍儿,可以让我们俩都可以同时快。」

,

真妮笑道:「淑惠,我让你先玩一会儿吧!」说着就要从我怀里站起来。

,

淑惠忙按住真妮的子说道:「你先别忙,等我了子你再起。

,

淑惠匆匆地把内外子一起去,真妮也让出位子给她。淑惠急忙跨上来,把她的户套上我粗硬的大,而且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说道:「好舒服!」

,

接着便让她紧窄的小洞一上一下地套弄我的棍儿。

,

玩了一会儿,我叫她俩站着让我轮流入。这个姿势当然是真妮好玩一点了,因为她的户生得高,很方便让我以站立的姿势把棍儿进她的道。我尽力把她俩玩得很兴奋,最后就在真妮的道深处喷了。

,

以后每逢我去播音室修理机器,总要和她们玩一轮,在她们任何一个户里注入之后才足地离开,有一次玉珍在场时我们也照做不以为意。玉珍看得粉面泛红,春心漾,终于忍不住也将她的处女膜断送在我风流的棍上。

,

那一次我到播音室时,刚好玉珍在念一份稿子,我一进门,真妮就高兴地迎过来扑在我怀里。我也搂住她的娇躯,在她粉嫩的香腮上美美一,然后把她抱到沙发上坐下来。淑惠也过来坐到我的边。我左拥右抱着两位青春娇嫩的女孩子,双手入她们的衣服里玩弄着她们的细嫩房。淑惠也把我的链拉开,将我的掏出来玩。我那条棍儿立时坚硬如铁。

,

淑惠和真妮猜拳决定谁先和我玩,结果淑惠猜赢了。于是淑惠就掉内,撩起裙子,骑在我上,把她的户套入我粗硬的大玩了起来。玩了一会儿,淑惠的户里发出「卜滋」「卜滋」的声响来。

,

玉珍不时地偷眼望过来我们这边,嘴里结结巴巴的,连稿子都念错了。淑惠玩够了就起过去帮玉珍念稿子。真妮早已经去内,她掀起裙子以站立的姿势让我入。玉珍在旁看得粉面尽赤,真妮也玩得兴致,一个劲地把她的户向我凑过来。玩了一阵子,真妮的道里水津津流出,顺着她的大腿往下淌。真妮对旁边呆呆望着我们做的玉珍挑逗地说道:「阿珍,想不想玩呢?」

,

玉珍低声说道:「当然想啦!不过还是你们玩吧!」

,

真妮对我说道:「我都差不多了,不如你为阿珍开导开导吧!」

,

我说道:「不知阿珍肯不肯呢?」

,

真妮道:「你放心去弄她吧!平时她就已经告诉我说很想玩了呀!」说完我就让她的体和我分开,又把玉珍向我这边推过来。

,

我双手搂着玉珍的细腰,玉珍闭起双眼偎入我怀里。我先把手进她衣服里面贴地将她庞大而富有弹的房玩了一阵,然后迅速把她的内下来,她的盛和户。玉珍被我得浑颤着,户也泌出好多水份。我见已经是时候了,就着她双手撑在沙发上,昂起肥圆的大。因为玉珍的户生得低,所以我特地选择了这个姿势为她开苞。

,

我撩起玉珍的裙子,见她两片肥白的着一条艳红的缝,我双手按在她粉上,两个姆指轻轻把那缝撑开。便清楚地看见玉珍那一个鲜嫩的道口,我把粗硬的大凑过去,真妮快手扶着那淋淋的棍儿,把头对正玉珍的道的部位。我用力一顶,就把头顶进去了。

,

玉珍叫了一声:「哎呀!好痛哟!」

,

真妮劝她说:「阿珍,忍着吧!一会儿就不痛,而且会好舒服哩!」

,

玉珍不再叫痛,乖乖的昂着,任我那粗硬的大在她道里一出一入地抽送着。玉珍紧窄的户宛如一双挤牛的手,不一会儿,我的就在她体内跳着喷了。当我拔出来时,我见到玉珍的道洋溢出红红白白的混合。

,

望着玉珍那个已经洞开的户,我意自己已经将播音室里的叁位黄闺女的小姑娘全部开苞了,看来日后和她们还有许多好玩的节目哩!

,

果然,淑惠她们叁人自从让我的进入过他们的体之后,就找机会到我们的驻地参加无遮大会。驻地里男同学常是多于女同学的,所以女孩子们往往一个人要应付好几个男孩子的轮流甚至同时进入她们的体里。不过我就甚少去玩她们的缝,因为其实她们都是未生育过的,道很紧窄,我的进入时觉得温销魂,所以我总是对她们的户比较有兴趣。

,

五月份的一天,我驾车送小分队到邻近的一个市镇。回程的时候,已经夜深了。有一个女孩子在路边挥手截车。我把车停下来,那位少女随即开车门跳上驾驶室,并掏出一把手枪,来势汹汹地指着我说道:「喂!我现在要征用你这部汽车,你识相的,就听我指示,把车子开到我们的驻地。如果不听话,我可要对你不客气的。」

,

我看清楚了这位少女,原来竟是敌方的一个女头目,名叫李丽玲。心里不禁暗叫不妙,幸亏她并未及时认出我。不过如果我跟着她到敌方驻地,那可不是说笑的了。

,

我在她的劫持下继续驾车向前驶去,估计大约再过一公里就要到通往敌方驻地的路口了,我乘李丽玲也在注视路面时,猛力踩下急刹车。丽玲未及防避,体向前冲去,一头撞上车头玻璃,登时晕了过去。我刹停车子,从她手里夺过险些跌落地下的手枪。然后扶起李丽玲的子,见她仍然昏迷不省人事,便让她靠在座位上,继续驱车驶离这危险地带,直至我方的控制范围才把车子停下。

,

李丽玲还没有醒过来,我便将她抱到后面车厢里。趁她还迷迷胡胡,把她的衣服清光,然后把一条木扳斜架着。再让她的体倚着木板,而把她的双手绑在车厢的横担上面。我对李丽玲赤条条的体上下打量了一番。李丽玲当时是读高中一年级,不过体已经发育得很好。型的皮白里泛红,前一对肥嫩的房犹其白晰可,阜上长着稀疏的一撮细细短短的毛。两条浑圆的粉腿白嫩细腻,一双不大不小的脚,脚趾长得十分齐整。

,

望着李丽玲这一副光的体,我当然要了。我先她一对尖挺的房,又用手指拨开她的,见粉红色的嫩中出现了她细小道口。想不到李丽玲仍然是处女一个。李丽玲还没有醒来,我的底下却不自觉地已经膨涨起来。拉开链,把粗硬的大放了出来,一对手指拨开李丽玲的,涂了一些涎沫在她户,再让头抵在她的道口了用力一顶。李丽玲在疼痛的刺激下苏醒过来,可是我的已经整条地入她的道里头了。

,

我尝试抽了两下,李丽玲痛得浑颤抖着,额头冒出豆大的冷汗。她婉言哀求我拔出来一下,我可没理会,不过我也暂时停止抽送,把粗硬的大深深在她的道里,却用双手去一对肥嫩的房。

,

李丽玲的头宛若两颗鲜红的葡萄,我不禁用嘴去吮。李丽玲的双手被我绑住,根本不可能反抗,能任我为所为。在我吮吸李丽玲的子时,我觉得她底下的户也随着抽搐着,使得我在她道中的十分好过。

,

弄了一会儿,我隐约地觉得李丽玲的道有了分泌,也不像刚才那麽紧了。便尝试着我的棍儿。李丽玲也不再像刚才那样痛苦地央求我把拔出来。我渐渐增加了入时的深度。李丽玲似乎也接受我对她的,不仅没有出声抗拒,而且微微哼叫着,像似很享受的样子。我也开始放纵地让粗硬的大在李丽玲滋的道中肆意椿捣,李丽玲终于舒服得忘形的呼叫了。我听见她的声音,激发到达高峰,也在她道的深处急促地喷了。

,

我没有立刻把抽出来,望着李丽玲笑道:「怎麽样呢?有舒服吗?」

,

李丽玲睁开眼睛说道:「我不够你的鬼计多端,还有甚麽好说呢?我也让你给强了,你放过我好吗?」

,

我把从李丽玲的道里抽出来说道:「本来就可以,不过我们还有一位同学让你们捉住,好用你去换放他出来了。」

,

李丽玲垂下头,望着红白的浆从她的户溢出,低声说道:「我惨了,一定会给你们玩死了!」

,

我用她的内为她抹了户,说道:「你不必担心啦!我们有两位女同学,燕妮和秀莲岂不是也让你们捉去过,现在还不是好好的嘛!」

,

李丽玲叹了口气说道:「我就是听说了她们被我们的队员轮的经过,才会这样害怕的呀!」

,

我着她的房说道:「你放心吧!虽然你难免也要让我们的队员轮,但是那并不是一件可怕的事,刚才你不是让我给强了吗?可是你总不能否认有得到快的一方面吧!将来同学们玩你时,要你合作一点,你一定也会得到很大的乐趣的呀!」

,

李丽玲说道:「这一点我是明白的,不过我现在头还有一点疼,手又被你绑住,你能不能放松我一下呢?」

,

我说道:「现在我当然不能信任你的,不过我也不想使你太难受,我把你抱到驾驶室,不过你必须让我把你的手脚绑起来的。」

,

李丽玲叹道:「我现在是你砧板上的,你怎样就怎样吧!」于是我解开她的左手,再把她的左手和左脚绑在一起,又把她的右手和右脚绑在一起。我见到她被我绑得很稽,忍不住笑出来。

,

李丽玲气愤地说道:「你还笑我,下次你如果不好彩被我捉到时,我实行把你治到哭笑不得!」

,

我笑道:「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刚才我都曾经被你劫持过,如果我真的被你捉到你们的驻地,后果我都不敢想像。现在你可是我的猎物,起码我都没打过你呀!」

,

李丽玲说道:「可是我毕竟已经让你夺去处女的贞了,你还这样绑住我吗?」

,

我笑道:「我还是小心一点好,否则一会儿我又成了你的囚犯哦!」

,

我把李丽玲赤条条地抱到驾驶室的座位上,望着她赤的样子,我不禁又笑出来,李丽玲央求道:「给我穿上衣服行吗?我求求你呀!」

,

我把自己的上衣下来披到她上,然后继续开着车走了。

,

到达驻地时,已经是凌晨时分。可是一听说我捉到了李丽玲,立时有几个同学围上来,我吩咐他们把李丽玲带到值班室。他们便七手八脚地把她抬走了。

,

我到厨房找了些东西填肚,就准备去睡觉了。经过班房时,我听见里头传出一阵阵笑闹的声音。我走了进去,见李丽玲仍然像刚才那样绑住一丝不挂地放在桌子上。那几个同学正围着调戏她。有的她的房,有的她的大腿,有的用手指她的核。李丽玲四肢被绑有完全被地任他们大肆手足之。我进去时,他们暂时停下来。李丽玲用一种求救的眼光望着我。

,

我对同学们说道:「李丽玲在半路劫持我的车,后来反让我制服了,刚才让我在车上玩过,下面被我弄伤了。我们明天再玩她好吗?」

,

大家都听话地散去了。我解开绑住李丽玲手脚的绳子,对她说道:「要不要吃一点东西呢?」

,

李丽玲摇了摇头。

,

我又问道:「你想让我关起来,或者跟我到宿舍呢?」

,

李丽玲问道:「如果关起来,会不会再有人来搞我呢?」

,

我说道:「我可不敢担保呀!你长得这麽漂亮,是男人的都想玩你呀!」

,

李丽玲道:「那我还是跟你吧!」

,

我笑道:「但是我又要将你绑起来才睡的着呀!」

,

李丽玲说:「绑住都要跟你去了!」

,

我把李丽玲带到宿舍里,和她一起在洗手间洗了个澡,那时我难免要玩她肥白的房和户,李丽玲梢加撑拒,但还是让我了。我站着小便时,李丽玲看得脸都红了。洗好之后,我再把她的手脚分别绑在床的两头,然后就在她边睡下了。

,

第二天一早,我在睡梦中让李丽玲叫醒。原来她要上厕所,我为她解开绳子,并一起进洗手间,出来之后,李丽玲躺到床上,直着手脚准备让我绑住。

,

「我不睡了,所以不用绑啦!」我手去她的房。

,

李丽玲手过来推托,但是我捉住她的小手牵到我硬起的上。李丽玲握着我粗硬的大说道:「昨天我被你这里弄得痛死了!」

,

我着她的户说道:「那是你的第一次嘛!如果现在再弄,就不会痛了呀!不信我们再试试看嘛!」

,

李丽玲急忙捂住她的户说道:「我不敢再试了!」

,

我拿开她捂住户的手,用手指轻轻着她的说道:「你今天免不了要让我们这里的队员轮流玩的了,如果你太紧张和害怕,反而更痛苦的。你不如放轻松一点,或者会有一些享受哩!」

,

「那我就让你试试吧!」李丽玲幽幽地说。

,

这时她的道在我手指的作下已经了,于是我趴到她上。让粗硬的大缓缓进去。李丽玲还没叫一声痛,我已经尽根送入了。李丽玲紧地搂抱着我。随着我的抽送,李丽玲渐渐兴奋起来了。

,

「疼不疼呢?」我问道。

,

李丽玲闭着眼睛不肯回答。我加快在李丽玲道的抽送,她终于忍不住叫出来了。两条手臂也紧紧将我搂抱。

,

「舒服吗?」我问道。

,

李丽玲还是不回答。我说道:「那我拔出来了!」

,

李丽玲仍然不回答。但是双臂更紧地搂住我。我知道她是很乐意接受我对她的也落力地加强攻势,李丽玲兴奋地发出叫。

,

忽然一阵热烈的掌声从窗口传来,原来有好几位队员闻声赶来窗口看热闹。我回头向他们笑道:「想玩就进来啦!在外面吵什麽呢?」

,

那几位队员立即一窝蜂涌进来。我笑着对李丽玲说道:「你不反对大家一起和你乐一乐吧!」

,

李丽玲望着几位正在去衣服的小伙子,嘴里没有出声。那几个小伙子光以后,都竖起坚硬的子围在我们旁。我帮李丽玲挑了一个比较小一点的先上来。接着大家就一个一个轮流上。小伙子们的持久能力往往比较差劲,李丽玲让四个小伙子过之后,才兴奋地叫起来。当第六个小伙子的从她道抽出来的时候,李丽玲也已经兴奋极了。两条大腿分开高举着,许多半透明的从她的道里溢出来。

,

几个小伙子玩完之后,就相继离开了。我递过一些纸给李丽玲,我望着她抹过户之后,就笑着问她道:「刚才舒服吗?」

,

「去你的吧!让你们轮了,还讲什麽舒服呢?」李丽玲似笑非笑地说道。

,

「轮都不一定不舒服呀!要你自己放松一点,好好地享受一番,一样会领略到个中滋味的呀!」我坐近她边,手去她的房。

,

「说的也是,如果我不是听你的话,我可能会很难受。再说你们的女队员已经把被我方轮了,我既然落到你们手里,也好认命了!」李丽玲幽幽地说。

,

这时有一个队员进来通知我有任务要执行,于是李丽玲便被光地带去关住俘虏的房间里去了。

,

当天晚上我回到驻地时,站岗的队员迎上来告诉我,膳厅里正在举行庆祝会。原来专门负责捕捉敌方人质的「巡猎」小分队抓到一个上次有份燕妮和秀莲的敌方男队员。所以开了个晚会,让燕妮和秀莲发心头的怨气,也让驻地的队员们乐一乐。我匆匆泊好车,就跑步去膳厅赴会了。

,

到达那里的时候,大厅已经十分热闹了。今晚不止播音室的淑惠和真妮过来玩,连文攻队也有几个女队员过来凑热闹,在她们其中,淑黎和丽旋两位孪生姐妹曾经和我一齐玩过一男两女的游戏。另一个叫珊珊的,我在一次开车送她回家的途中,就在驾驶室的座位把她了。她们叁人在和我玩之前,就已经和文攻队的男队员玩过了。因为有过的经验,所以玩起来很豪放。

,

我的视线落在另一位队员明霞上。对这位年青貌美的女舞蹈演员,我早就看上她了,是文攻队驻在后方,和我们武卫队的驻地距离比较远。而我本又事务很多,所以还没有试过她的体滋味。看来今晚一定要跟她玩玩了。

,

晚会刚开始不久,我方的男女队员个个仍然衣冠整齐,围成一个圆圈。不过中间的敌方俘虏李丽玲和却已经赤条条地和一个男俘虏背对背把手臂绑在一起。俩人的眼睛都被黑色的布蒙住,所以并不知道是谁在作弄自己。

,

燕妮和秀莲在前面那个男俘虏的,却不见他的硬立起来,听到他在惨叫哀求着。原来他的在未硬起来时,就被她们用细绳子齐根扎住。然后才故意挑逗他,使他冲血时痛苦万分。

,

玩了一会儿才帮他松开绳子。男俘虏那条当场粗硬起来,但是秀莲又用绳子把它扎起来,不让它下去。然后自己光衣服,把户凑过去套弄。而燕妮就拿着一支毛帚抽打他的。看来这个男俘虏的虽然进入了秀莲的温洞,却是痛多于快哩!秀莲搞了一阵子,燕妮也上去如法泡制。当燕妮玩够离开的时候,我见到俘虏的已经变成紫色的。再玩下去可能他就要残废了,于是我劝燕妮和秀莲放过他,燕妮才帮他把上的绳子解下来,那条总算可以自然地缩小了。

,

接着我吩咐众人将男俘虏与李丽玲解开,将男俘虏另外绑在一边。我笑着对李丽玲说道:「今晚我们这将会很热闹的,你要是肯合作,那就大家都省事。如果你不合作,非但逃不了被轮,而且还会多吃一点苦头哩!你选择那一样呢?」

,

「我又不是没让你们的人轮过,当然是合作啦!」李丽玲豪不犹豫地说。

,

「不过为了令大家放心,我要把你的手绑起来哦!」我笑着说。

,

「不要绑啦!我一定很听话地让你们玩啦!」李丽玲撒娇地央求着。可是站在我边「守猎」队长并不理会,迅速地把她的左手连左脚绑在一起,另一个队员也把她右手连右脚绑起来。并把她抬到一张铺有两张床褥的大床上。

,

这时那个男俘虏伏在一架学校里上体育课用的「山羊」上,手脚都被绑在「山羊」的四条腿上。有人眼里涂凡士林之后,接着便有五六个小伙子自告奋勇地轮流把他们粗硬的大塞进他的眼抽弄起来。

,

「武卫队的男队员们,现在是我们为曾经遭受敌方轮的两位女队员报仇雪恨的时候啦!」队长向在场的男队员宣布。说完,他首先下子,举着粗硬的大向李丽玲双腿间敞开的户刺进去。这时候的李丽玲双眼仍然被黑布蒙着,手脚又被缚住,有乖乖挨的份儿。大约十来个小伙子,包括刚刚从男俘虏眼里抽出的,排成了一列轮流她,每人在她道里进出了大约叁五十次。却没有把进去。

,

我不太兴趣加入轮的行列,便趁着几个女队员津津有味地观看时,悄悄的溜到了明霞边,明霞见我过去,就热地笑着和我打招呼。我在她耳边低声说道:「阿霞,等一会儿有没有兴趣和我做一场呢?」

,

「做一场什麽呀?」明霞早已让会场中间的表演挑起无限春意,却明知故问。

,

「做一场好戏呀!」我拉过她嫩白的小手儿,明霞也趁势依到我怀里。

,

这时俘虏们蒙着眼睛的黑布已经被取下了。有人恶作剧地要李丽玲用嘴把男俘虏的含硬起来,然后当众。不过当俩人的器官合时,就被赤地捆在一起了。

,

男队员们离开大厅去冲洗一番。当他们再度出来时,大厅里更加热闹起来。女队员们纷纷把自己上的衣物去,向男队员们投怀送抱。一时间香横溢,女同学们的体被放在大床四周的床沿,她们高抬着粉腿,让男同学粗硬的大入的小洞横冲直撞。不过在场的同学中毕竟男多女少,所以秀莲和淑惠就带头张着嘴给男同学的放进去让她们啜吮。

,

我的手已经进明霞的衣服里面索她的房和户,明霞的头小小的,但是房却是大。毛茸茸的户早已了。我的手指头轻轻地在她核上了几下。明霞浑抖着颤声道:「你把人逗死了,我光衣服让你玩吧!」

,

「我来帮你吧!」我抽出挖弄明霞户的手。向她的衣钮。

,

明霞的上衣敞开了,两个雪白细嫩的房跳了出来,我忍不住在她两粒粉红色的头上各了一次。

,

「死了呀!先光了再玩嘛!」明霞轻轻地推着我的头。

,

我继续把她的内连同外一齐褪去,明霞怕羞地用手捂住她毛茸茸的阜。我一边自己的衣服,一边问道:「阿霞,你玩过几次了?可以告诉我吗?」

,

「不知道,大概五次左右吧!为什麽这样问呢?」明霞红着脸回答。

,

「我怕弄痛你,你会不跟我玩呀!」我光了衣服,贴地搂住明霞美可的娇躯笑问道:「你喜欢怎样玩呢?」

,

明霞娇滴滴地说道:「我都已经剥光猪在你怀里了,你怎麽玩就怎麽玩啦!」

,

「我先放进去,再抱你到床边和大家一齐凑热闹好不好呢?」我笑着拿开明霞捂住户的手,并把它移到我已经竖起来的上。

,

「哇!我还没试过让这麽大的东西进去过哩!你要顾着我的小命哟!」明霞绵的小手握住我粗硬的大担心地吩咐我。

,

「不如我让你来套进我好不好呢?」

,

「也好!我就试试看吧!」明霞边说着,一边跨到我上,两条嫩白的手臂箍住我的脖子,接着移着浑圆的部,让她紧窄的小洞慢慢套上我粗硬的大。

,

「你下面好紧哟!会不会痛呢?」我关心地问她。

,

「好不容易全部进去了,你的东西也实在太粗大了呀!」明霞将我紧紧地搂住。

,

「我就这样抱住你到大床上和大家一齐玩好吗?」

,

「好哇!你要抱紧我的,别让我跌下去,不然我的体会被你那条东西切成两片了呀!」明霞风趣地说。我望望大床那边,除了珊珊以及淑黎和丽旋和一位男同学在做,其他的女同学都要应付两个以上的男人。因为她们早已习惯把男同学们的含入嘴里舔吮。而文攻队的几个女孩子就仍然一对一地欢着。

,

我让明霞的道仍然套着我的,双手抱起她浑圆的,向着大床走去。找一个位置,也让明霞躺在床沿。接着我握着她的双脚,举起她的大腿开始抽送。明霞的道还很窄小,加上她是「重门叠户」型的,里面有好些皱折的肌摩擦着我的头。使我产生很舒服的觉,几乎马上就要喷进去。我连忙深呼吸,按奈自己的冲。

,

绪安定下来之后,我环顾四周,见到众人也正玩得兴致。其中淑惠最利害,她伏在一个男同学的上,道里塞住他的,另一个男同学把他的入她的眼中一进一出地抽送着,还有一个男同学的让她含入小嘴里啜吮着。文攻队的女孩子们的嘴里没有被塞住,她们大声地叫着。另几个嘴里塞住的女孩子,就有「依依呜呜」地哼着。

,

这时明霞已经让我玩得高潮迭起,她兴奋得连泪水都流出来了。户里也充了水,使得我粗硬的大在她紧窄的道里也可以进出自如了。我边让在明霞道里横冲直撞,一边欣赏其他几个和我有体之缘的女孩子也在和男同学肆意。

,

珊珊双腿举得高高的,让我们驻地的一个小矮子玩的脸红耳赤。记得那一天她和我在车上玩时也是这样投入的。

,

那天晚上,我驾车到她的队址附近的机械厂加好油,刚好遇上珊珊要回家,便顺便送她一程。在车上时,珊珊诈打磕睡,把她的娇躯依到我的上。我在她们村口停下车准备叫她下车,但是她故意迷迷胡胡不醒来。我认为她有心和我相好,也不勉强摇醒她。反而将她抱入怀中,而且手接她上衣里面她的房,珊珊的房生得很尖挺。当我弄她的头时,珊珊的体就颤着。我见有了反应,就更进一步手去索她的户,还把手指头探入她的道里。

,

珊珊显然已经不是处女,而且她早已了,户里充了滋的水份。我的手指轻易地进她的道里。这时珊珊也不再诈睡了。她也把手到我的子里握住我硬起的。我小声在她耳边问:「珊珊,我可以把你手上握住的放到你体里吗?」

,

珊珊闭着眼睛点了点头。于是我把她下的子全部去,又解开自己的子,把粗硬的大放出来。珊珊也不等我吩咐,已经跨到我上,将她的户套入我高高昂起的上。珊珊雀跃着她的体让她的道套弄我的可是搞了好久,我都没出来,结果我还是车她到我的宿舍里,把她玩痛快,才在她的道了。

,

后来,珊珊还介绍了淑黎和丽旋一对双胞姐妹,让我左右逢源,玩得淋尽致。

,

那一天,我接到珊珊的电话,叫我一个人到她宿舍去。初时我还以为是她自己约我我的游戏,然而当我去到她宿舍时,她却说是自己正来着月经,不方便玩,但是淑黎和丽旋俩姐妹想和我玩。我望望淑黎和丽旋,她俩也正粉面粉红地斜视着我。她们刚升上高中一年级,年纪还不到十八岁,正值样年华,这时更是娇艳迷人。

,

珊珊见大家怔着,没有开始行,就笑着出声道:「你们怎麽还呆住呀!还不赶快去衣服,舒舒服服玩个痛快呀!」

,

我笑着问道:「是不是同时一起来呢?」

,

珊珊把我一推笑道:「当然啦!你又不是不行,那一天我和你单对单,差点儿给你玩死,现在她俩同时和你玩,我想一定恰到好处呀!」

,

我笑道:「也好,那我来帮你们衣服吧!」

,

说着我手向大姐淑黎的衣钮,淑黎低着头羞答答地让我解开她的上衣。还顺手了她两个白嫩的房,然后了下来。接着又把妹妹丽旋的上衣去,原来小妹的房比大姐还要一点。我一手捉住她俩每人一个房不释手地玩了一阵子,才把大姐淑黎的子下来。

,

哇!见她凸起的阜上长着黑油油浓的毛,一条殷红的缝,两条雪白的大腿,还有一对玲珑的嫩脚。我迅速把小妹丽旋也得一丝不挂,丽旋却是拥有一个白馒头似的户,她的大肥美凸出,看不见她的小,大概深藏在肥嫩的缝里面。我恨不得立刻把自己粗硬的大进去,不过觉得应该由大姐开始玩。于是匆匆地把自己得赤溜光,吩咐她们俩姐妹并排坐在床沿。接着叫举起淑黎的玲珑小脚,我手持粗硬的大,对准她毛茸茸又淋淋的缝,「滋」地一声,已经轻易地入去了。我出手,弄边做妹妹的丽旋光洁可的部。

,

珊珊道:「我可以旁观吗?」

,

我笑道:「你不怕了子就留下来看着嘛!」

,

珊珊并没有离开,她看着我的在大姐淑黎的毛茸茸的户里抽弄了一会儿,又拔出来塞进小妹丽旋光的洞中,就这样轮流地玩着她们俩。

,

我回头笑着问珊珊道:「阿珊,会不会看得心呢?」

,

珊珊也笑着回答道:「当然会啦!不过都没办法啦!下次你再弄我吧!」

,

我边玩着俩姐妹的体,一边比较着这一对双胞胎:除了她们的脸相似之外,个子高矮也差不多,不过光了之后,却有很大的分别。淑黎的皮肤没有丽旋的白晰细腻,但是却一付健美的好样子。她的房结实弹手,丽旋的就大而。她们的户除了毛的分别之外,丽旋的道是比较紧窄的。淑黎的虽然比较松一点,可是她的道属于重门叠户形,我的进去时,很有摩擦。我和俩姐妹周旋了一个钟头,才专心在大姐淑黎的户里狂抽猛直至喷。

,

休息了片刻,我又卷土重来。因为叔黎的道里已经饱含着我的,这次我专心地玩丽旋,我让她躺在床沿举着双腿挨,望着自己的在她两片白嫩之间嫣红的缝里进进出出,抽送了好久。丽旋的水流了床单,我才在她的道里,总算对俩姐妹均分雨了。

,

明霞的叫声又使我的思潮回到现实。目前,淑黎 丽旋以及珊珊的户里各自拥有一支男人的在出出入入。她们都兴奋得如痴如醉了。我也努力地在促使明霞进入物我两忘的景界。一堆男女玩了好一会儿,男同学们终于先后在对手的体内喷出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谐字组词】文革最淫荡的生活【男女猛烈无遮激烈太紧动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