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亚洲 无码 制服 日韩 中文】未亡人铃子的悲惨遭遇 (完)

未亡人铃子的悲惨遭遇

【未亡人铃子的悲惨遭遇】(完) 作者:11217512022/04/03 发布于Sexinsex 一个光明的日子,普通的家庭妇女铃子又一次从床上醒来,开始进行起了新一天的。 说是,其实也不过就是在家里扫扫地,打扫打扫卫生,并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东西,最多也就是擦擦摆在桌子上那张她和一个男人的合影,在擦合影的时候她的脸上还出了淡淡的笑容。 这张照片是她和她的丈夫留下来的照片,照片拍摄的时间她也不太记得了,也许是刚刚结婚的时候吧,反正在结婚之后,她的丈夫就很少回到家中,也不知道是在外面干的什么。 如果是那些女妇的话,想必这个时候就已经找好别的男人当自己人了,然后在男人不回家的时候跟人玩个痛快。 但是铃子并不是这样,她对于丈夫的非常忠贞,哪怕有人拿出几十亿来收买她她也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这并不是胡说八道,她真的遇到过这样的事。 不过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丈夫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回家看她了,原本该回来的日子丈夫也没有任何消息,哪怕是一封信件都不肯发给她,这让铃子很是担心,生怕丈夫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怎么还不回来啊……” 即便是现在,铃子也一样在对着丈夫的照片说出了这样的话,她觉自己已经等自己的丈夫很久很久了,到底有多久连她自己也搞不明白,就好像自己等了快一辈子一样,觉自己剩下的人生就没几天了。 最后,在擦干净了丈夫的相片之后,铃子又像以往一样叹了一口气,她的担心依然没有消失,并且随着时间的增长开始日渐强烈。现在的她渐渐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要是丈夫今天还是没有回来,那她就直接去警察局报警,至少让人帮忙找找自己的丈夫。 想到这里,铃子就做好了决定,准备明天早上就去警察局里向警察说明自己的况,而今天的生则还是像往常一样,该怎样过就怎样过了。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 家庭妇女的生其实并没有什么可说道的,就是出门闲逛也不过是去平时经常去的那几个地方,包括铃子自己都没怎么在意路上有没有遇到什么事,或者说即便是发生了什么她也完全不在意。 然而,铃子并不知道,真的又可怕的事盯上了她。 在她去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她并没有注意到,超市里的几个普通的顾客似乎正在盯着她看,他们的眼神就好像发现了猎物的野兽一样,仿佛下一刻就要扑上前去将铃子撕成碎片。 不过他们还是没有扑向铃子,但他们还是跟踪了铃子一路,最后找到了她的家。 他们的样子在发现了那里之后,就表现得像是在谋划什么一样…… …… 很快,第二天就到来了,在经历了早上的日常洗漱和早餐之后,铃子就开始准备起了去警察局的准备。 也许是出于女人的心理吧,铃子在出门前还特地心打扮了一番。现在她的脸上化着淡淡的妆,让她本就清纯漂亮的脸多了一丝诱惑,乌黑的头发也梳成了波浪卷,增添了一分成熟女人特有的魅力。 她的上穿着的是一件白色的连衣裙,裙子是吊带式的,雪白的肩膀就这样在了外面,材也在连衣裙衬托下显得更加了,虽然这还是要归功于她本就有着对肥的缘故。 她那两条修长的腿上套着的则是两条丝袜,脚上还踩着一双出脚趾的拖鞋,她打算等会换上玄关那双高跟凉鞋,要是穿上了估计会让她显得更加高挑。 “我打扮成这样不会被误认为是来自首的女吧。” 铃子在打扮好之后还给自己开了个玩笑。 就这样,铃子在一阵轻笑后就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那接下来她就要走到客厅,然后从自己家的大门走出去,随后一路走到警察局向警察报案,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打乱了她的计划。 她刚一走到客厅,就发现客厅里忽然来了三个根本不认识的男人,这三个男人各个看上去都人高马大,长相也是一个赛一个的凶狠,正常况下铃子根本就不会去靠近这样的男人,现在出现在铃子的家里更是让她到恐惧无比,甚至当成直接发出了“啊”的一声大叫,然后转头想往回跑,跑回自己的房间里面。 但是那些男人可不会让铃子如意,在铃子刚想往回跑的时候,那三个男人就直接冲上前去,直接将铃子按到了地上,随后,还没等铃子反应过来,其中一个男人就掏出了绳子将铃子的手脚都绑了起来。 “嗯……” 铃子害怕地看着男人们,并吐吐地说到:“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我家里?” 她说这话的后觉浑都在发凉,自己的心脏也有种要从自己嘴巴里面跳出来的觉。她到自己两条被捆住的腿开始颤抖起来,子也是很想跑,但问题是根本跑不掉。 看着如此害怕的铃子,其中一个男人用他低沉的声音缓缓说到:“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不知道!快放了我吧!” “放了你?”男人听到这话后发出了一声冷笑:“我们偏要宰了你。” “什么?为什么啊?”铃子不解地看着那些男人,心中开始回想自己是不是得罪过什么人,但不管她怎么回想,她就是想不起来和这方面有关的事。 这时,另一个男人开始做出了答复:“我来告诉你吧。” 说着,这个看上去有些沉稳的男人就像讲故事一样缓缓讲起了事的前因后果:“就这么跟你说吧,你的丈夫其实是一名特警,我敢肯定你并不知道,因为这个份对所有人都是一个。” 紧接着,这个男人继续说到:“你丈夫的任务是在一个叫白龙会的黑帮里当卧底,很不幸,他的份最后暴了,不过他也尽到了他的责任,在最后他成功引爆了组织的军火库,让组织中和他对峙的高层们和他一起葬火海,同时也让这个拉出一支军队的黑帮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之后。” 说到这里时,这名男人的脸上涌现出了一种悲伤与愤慨并存的。 “不过他没有预料到,格拉夫家族还剩下了我们几个幸存者,而我们要做的事,就是对那个家伙的遗孀进行复仇。” 这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平静,但却让铃子的内心产生了新的一阵恶寒。 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许久未归的丈夫居然是特警,而且还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死了,还给自己带来了一堆仇人,这种事让她想好几年她都不一定能想出来。 然而,这种她连想都想不出来的事,却在现实之中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遇到了这种事的铃子觉自己脑袋顿时传来了“嗡——”的一声,她的心理素质并没有她死去的丈夫那么好,在听到自己所的男人死了之后心里本就受到了重大的打击了,在得知自己又成了黑帮的复仇目标后更是觉自己快要被吓成死人了。 如果那些男人再来几句别的什么话,那她估计会被当场吓死在这里吧。 还好,不知道是不是不幸中的万幸,男人们在说完了之前那些东西后就再也没有继续往后说了。至少铃子没有当场被吓死在这里,不管怎么说勉强还能说是幸运的。 当然,有了之后发生的事,铃子的现状又变的和不幸没什么区别了。 之前那个一直没说话的男人忽然把铃子扛了起来,随后走到了铃子的卧室,随后就将铃子强行扔到了床上。的床铺并没有让铃子到太大的痛苦,但这样重重地一摔还是让铃子受到了一些痛苦的觉。 “唔……唔唔……” 铃子原本想问男人们想要干什么,但因为嘴巴被住的原因根本没法说出话来,只能不停地躺在床上唔唔叫,叫出来的声音根本没法让人理解她想说明什么。 不过不需要说明了,因为在这之后,男人们就开始做出了自己的行。 那个之前一直没说话的男人开始缓缓地朝铃子走了过去,看上去就像一种无法躲避的危险一样可怕。铃子现在本能地想要躲开他,但由于被绑住手脚的原因,她现在连都不了,只能在床上进行那毫无意义的。 “唔——” 铃子依然在发出那毫无意义的声音,不过男人们看上去依然毫不在意。 在这之后,那个慢慢朝她走来的男人就开始将双手放到了她的肩膀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要干什么,她就到衣物附在上的那种舒适开始渐渐消失,自己的体好像直接暴在了空气之中。 实际上况也确实如此,那个朝她走过去的男人确实将她的那条连衣裙从她上撕了下来,那件连衣裙虽然看着漂亮,但质量却并不是很好,男人只是稍稍使了使劲,她上的衣服就直接被男人给撕成了碎片。 现在她的上就只剩下了那套贴的内衣和两条套在腿上的丝袜。值得一提的是,她上的那件内衣也是色的,离远点看很容易就把她看成体。 这套内衣实际上是铃子为自己的丈夫准备的,她的丈夫每次回来都要跟铃子干上好一阵,有时候甚至连午饭或者晚饭都不一定吃,一天之内除了做还是做。 这样的习惯让铃子也逐渐变得起来,她每天都会在漂亮的衣服下穿好诱惑的内衣,以便在丈夫回来后能好好地挑逗他,让他和自己都能享受到最快的。 只是,不管铃子的格再怎么,她的也是只属于她丈夫的,其他人根本不会想到她有这样一面,她自己也根本不会在丈夫以外的人面前表,因此当那些男人撕碎了她的连衣裙后,她的内心之中顿时就涌现出了一种羞耻的觉。 这种羞耻的觉几乎贯穿了她的全,她觉自己全都在发凉,同时全又在发热,整个人恨不得把自己塞到一个小盒子里,然后这里所有人都不会注意到她了。 可惜她做不了这种事,现在被她隐藏许久的一面最后还是被丈夫以外的人发现了。 那三个男人在看到铃子美丽的体后顿时觉下体一硬,呼吸也跟着变重了起来,虽然他们并非没见过女人的处男,但面前这个美丽的少妇相比他们以前玩过的婊子来说简直是漂亮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 虽然他们原本就是想着杀掉铃子之前先轮一圈来羞辱那个死去的魂的,但看到这样的铃子之后,他们愤怒的心也逐渐有了一些变化。 看来之后不是仅仅轮一圈就能解决的。 到了这里,男人们终于克制不住了自己的望,开始对铃子的体做出了相应的攻势。 首先是那个之前根本没说话的男人,他是第一个走上去的,他走上前之后就将铃子脚上的绳索解了开来。 不过还没等铃子享受这来之不易的舒适,这男人又再次用自己的手强行抓住了铃子的双足,紧接着就开始用铃子的脚住了自己高高耸立的。 “唔?” 铃子对这样的行为到了一丝疑惑,不过她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现在这个男人要用自己的双脚玩足。 足这种事铃子并不是没跟自己的丈夫做过,而且她丈夫还特别喜欢舔自己的脚,因此她保养体的时候也非常注意脚部的保养,现在她的这双脚就是送到外面当脚模也没有问题。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铃子这双只给丈夫使用的美脚现在却被这个毫不相干的男人用了,铃子的内心真的非常抵触。 她一点都不想用这双脚给男人爽,因此即便男人把她的脚强行放到上她也不会做出任何作,可这种事说到底也不过是铃子单方面的,她不想做,但是男人依然可以抓住她的脚自己玩,而事实也正是如此。 那个男人确实在用铃子的双脚撸着自己的,这两只脚的脚底十分,仅仅只是在上轻轻擦几下就能让他到一种舒适的觉涌入脑中,这就让他不由自主地将两只脚更用力地住自己,之后由于太过用力,铃子还发出了“唔——”的一声痛苦长啸。 这声长啸并没有对男人玩弄铃子双足产生任何影响,他依然在用这双穿着丝袜的玉足玩弄着自己的。 他的抽着双足相时留下的缝隙,抽这里产生的快比下体还要好不少,现在他就很羡慕那个死去的特警,居然能把这么好的女人玩上很多年,凭什么他就不能有这么好的福气。 带着这种羡慕与嫉妒混杂的,男人抓住铃子双足的手便使出了更大的力气。 “唔——” 男人的力气非常大,以至于他的双手死死抓住铃子的脚时,铃子直接到一骨头快要断裂掉一般的疼痛。遭受到如此强烈痛苦的她自然而然地发出了惨叫,这声惨叫哪怕她的嘴巴被胶带死死堵住都能发出来,足以见到她的痛苦有多么强。 不过对于此时的铃子而言,现在的痛苦也仅仅只是个开始罢了。 在这之后,男人就以这种足以让铃子双足断掉的巨力强行抓住她那两只穿着色丝袜的美脚,然后就用这双美脚对他的上下撸着,铃子的脚本就是很适合足的那种,现在这样一搞,男人瞬间觉自己爽的快要非常了天。 只是铃子的样子就表现得不是那么舒适了…… 看到铃子的凌辱已经开始,剩下的两个男人也开始对她做出了自己的行为,又一个男人走上了前去,下自己的子后就出了另一只大的黑色。 他在出后和之前那位一样并没有直接入铃子的下体,而是跨坐到了铃子的上,紧接着,就抓住了铃子上的色,将撕开之后,铃子那对大的美就毫不保留地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嗯……” 铃子脸上的神色已经不能仅仅只用羞愧一次来形容了,她的脸已经红的像苹果一样,要是上去也能到发。她的部和她的脚一样,在这些男人到来之前从来就没有别的男人看到过,这也是只有她的丈夫才有权享用的福利,而现在这个东西居然也被要被别人用了,这让她的内心觉更对不起丈夫了。 或许……要是之后铃子没有被杀掉,那她也会因为自己愧对丈夫而选择自杀吧。 铃子的悲惨遭遇依然在继续,那个男人在撕开了铃子的之后,就先在铃子微微凹陷的粉色头上面了,随后,他就俯下了子,开始用舌头挑逗起了头。 “唔……” 铃子到一种不适的觉从头处传来。 老实说铃子也不是没有被丈夫舔过头,但她的丈夫舔舐头的时候,她觉到的一直都是那种幸福的舒适觉,现在产生的这种不适还是第一次遇到,难道说这就是上天对她的惩罚吗?毕竟不管她愿不愿意,她的体终究还是背叛了自己丈夫。 虽然实际上上天根本不会在乎这种事,铃子之所以有这种觉完全只是因为她不喜欢丈夫以外的人她而已,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已经跟丈夫的巴绑定了,别人对她做那种事她可是真的一点都爽不起来。 当然,这几个男人也不会在乎铃子到底爽不爽就是了。 舔子的男人终究是觉得只是舔舔什么的很不尽幸了,因此他便将自己的头重新抬了起来,原本铃子以为自己终于不用再受到这种不适的损害了,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她的不适更加强烈了一分。 这个男人在铃子刚刚松了一口气后没多久,就开始用自己的双手抓住了铃子的子,他的左手和右手都抓住了一只,然后他的双手就开始像面团一样不断地搓着铃子那对漂亮的房。 “唔……” 这样的作让铃子内心羞愧的觉更进一步了,她又一次想起了自己和丈夫恩的过去,她的丈夫就经常抓着自己的子玩,除了像现在这个男人用双手搓的方式以外,他还做过把自己的头埋到双之中,然后用子住自己的头,或者用两住自己的巴,用这漂亮的子给自己。 铃子现在非常清楚,眼前这个男人光自己子就足了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他要是想做的话肯定会更进一步,换句话说,以前丈夫对铃子做的事他也会跟着做起来。想到这里,铃子的眼角开始流出了泪水,她真的不希望这些男人占据她和丈夫的美好回忆了。 可是不管铃子再怎么期望,她的想法都是无法改变现实的,男人们根本不会在意铃子在想些什么,他们只会想办法让自己舒服,不然的话他们来这里光复仇有什么意思。 果不其然,在铃子的想法产生了大概一段时间之后,那个坐到她上的男人就开始用她的双住了,随后就开始抓住铃子的双上下运。 “唔……唔唔……” 铃子的泪水流的更多了,这种让她不适的行为对她的刺激太大了,她到自己和丈夫的美好回忆都在慢慢被这几个男人摧毁,她真的不想让现在的事继续下去了。 现在的她老实说非常想死,毕竟这些男人真的让她到了生不如死。 而与此同时,享受着铃子的那个男人则是一脸享受的样子。 这也难怪,铃子的体本就是适合做的体,再加上她丈夫的各种调教,像是这种事能给人带来的快甚至比一些女都要强上不少。 至少这个男人是没有想到还能有这么舒服的的,他一直以为就只是前戏,但铃子这对的大却让他到了一种如同一般的快。 他的内心到非常好奇,如果就能这么爽,那起来会有多爽呢? 想到这里,男人下面的就变得更大了一分,青筋直冒的那玩意看上去更加凶狠,若是进里面不知会有什么样的觉。 他的双手也因为这种想法变得更加用力了,铃子现在到疼痛的地方现在又多出了一个,她觉得自己的子真的快要被爆炸了,配合上脚部传过来的疼痛,现在的铃子觉自己在这样下去恐怕真的会被碎成两截。 不过按照这几个男人的格,只怕她就算碎成两截,这几位也会用她的尸块尽享乐吧。 实际上他们也不是没干过类似的事。 在这之后,也许是觉得仅仅只用手子还不过瘾吧,在用子住自己好一会之后,那个男人就松开了自己的一只手,紧接着,就对着铃子的子重重地打上了一巴掌。 “啪” 这一巴掌的声音很大,因为男人用了很大的力气往上扇了一下,这一下直接让铃子上的都掀起了一小阵浪,而铃子也因为这种觉疼的想要叫出来。 而就在这一刻,之前一直没上来的男人忽然走上了前去,然后就把铃子嘴上的胶布给揭了下来,这下,没有胶布阻碍的铃子终于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了。 “啊——” 铃子在胶布撕下来的那一刻便立刻喊出了一声惨叫,这不仅是因为那两个男人她体带来的痛苦,也因为刚才男人撕下胶布的速度太快导致的一些疼痛,反正不管是哪种,铃子的疼痛都是存在的。 与此同时,在铃子发出高声惨叫的时候,那两个男人的脸上也开始出了有些忍不住似的表。 这种表出现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他们忍不住快要了。 那个用铃子双足足的男人觉铃子的脚就像是黑洞一样,两只脚之间形成的缝隙好像在不断吸着他的,他的也根本顶不住黑洞的吸引,没过多久就到有些撑不住了。 而的那个男人也有着类似的觉,他就觉铃子的子好像一团的棉,他的进里面之后很快就要陷进去再也出不来,再用不了多久就要直接缴械了。 “我要了!” 玩弄铃子双足的男人先说到。 紧接着,那个玩弄房的也跟着说出了自己的话。 “我也是!” 随后,在两人同时发出了咆哮声之后,他们那粗大的便一起喷出了白的,将铃子的美足和美都打了,除此以外那个没铃子的男人也跟着出了,他从刚开始就一直在旁边看着而没有上去,也许是因为他是三个人里地位最低的吧。 铃子双眼迷离地看着天板,她并不知道这样算不算结束了,但她的内心已经觉自己的人生马上就要结束了,她已经没有脸去面对自己的丈夫,如果男人肯放了她,那她在得救后的第一件事恐怕就是自杀吧。 只是,现在这种状况,即便是自杀都是一种奢侈品…… “这娘们真,都没就这么爽了,要是进去该有多爽啊。” “是啊是啊。” 男人们讨论的声音听起来很开心,而铃子的内心已经变得无比悲伤了。 “说起来咱们下面还没消肿呢,再来一次怎样,反正条子一时半会也过不来。” “哟,我还以为你一回就不行了。” “去你的,不过咱们换个地方,光在床上做也玩腻了。” “好,那换个地方。” 说着,这几个男人就将铃子抬了起来,一起抬到了她家中的浴室。 “嗯?” 由于之前那两个男人干的太过猛烈,以至于铃子的神开始出现了恍惚,等她恢复过来的时候,她便发现自己已经被男人们给抬起来了。 “怎么回事?他们要做什么?” 铃子在自己的内心中想到,她心中的恐惧也跟着增加了一分。 直到他们将铃子带到了浴室之后,铃子混乱的内心才多少意识到了什么东西。 “他们是想在浴室里再做一次?” 虽然答案已经显而易见了,但铃子依然不愿相信那些男人还不打算收手的事。 在这之后果不其然,他们刚到浴室就把铃子给扔到了浴缸里面,随后,就有一个男人进到了浴缸里面,铃子就这样和男人四目相对了。 看着这张脸,铃子那颗快要死去了的心又开始变得冰凉无比,她已经完全明白男人接下里想要做什么,而且她的内心也和之前一样完全不想让男人玷污她。 这间浴室和她的房间一样,也是充着和丈夫美好回忆的地方,她和丈夫在浴室这里做过的次数也完全不算少。 像是浴室的橱柜这里,就有着一条白色的比基尼泳装,这件泳装是铃子去年买的,买来之后就穿上了这件泳装在浴室里给丈夫擦背,而且还是用自己的大擦得。自然而然,在那之后铃子和丈夫也做的非常非常舒服。 铃子和丈夫在浴室里做的样非常非常多,有的连趣酒店都不一定会提供,然而现在,这些男人连这里的美好回忆都要给她毁掉,这让铃子到非常悲伤,她真的希望自己能早点去死,她真的不希望自己在这个家里剩下的美好回忆再被毁掉了。 “求求你们了!” 就在这时,铃子忽然发出了一声叫喊:“求求你们给我个痛快吧,你们既然想复仇那就随你们复,求求你们不要再这样了,我真的不想让丈夫以外的人我啊!” 铃子的话音里带着哭泣的声音,要是一般人听到了估计很容易就会产生恻隐之心,但这三个男人已经失去人了,因此不管铃子的哭泣声多么容易让人到共,他们那颗早已冰冷的心也不会对这种况产生任何容。 很快,在铃子的哭泣与咆哮持续了一段时间后,那个进到浴缸里的男人就开始有些不耐烦了,他抬起自己的一只手就对着铃子的脸上来了一巴掌。 “臭娘们,别叫了!” 这一巴掌的力气非常巨大,铃子只觉自己的耳边“嗡嗡”的,晕晕的觉几乎要在一瞬间之后遍布全,如果不是她本体素质就比较好的话,那这一巴掌真的能让她整个人都晕过去。 “呜……呜呜……” 铃子现在已经没有说话的力气,她唯一能做的仅仅只是小声的哭泣罢了,她甚至害怕如果自己哭的声音再大一点,那这些男人会不会打她打的更狠,原本想着的一死了之也在这种痛苦的觉中犹豫了。 但是她内心之中依然觉自己对不起自己的丈夫,只是完全不敢去死的她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才能为自己赎罪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这就不能是一场梦呢?” 铃子在内心中说出了一句幽怨的话,她开始在内心中慢慢祈祷着,祈祷下一刻自己能从熟睡中醒过来,随后自己的丈夫就回到家中,和她开始福的新一天。 但是铃子自己也很明白,现在的状况根本不可能是做梦,要不然她怎么可能会到痛呢?她所想的纯粹只是一种无意义的自我安罢了,对她现在的遭遇完全没有任何影响。 她唯一能做的就只有默默哭泣,除此以外她什么都做不了…… …… 那个进到浴缸里的男人此时已经将过一次的瞄准好了铃子的蜜,在确定了刺入的方位之后,他就将铃子的两条修长的丝美腿一块扛到了自己的肩上,然后就开始猛地向前将子一挺,他下体的那根黝黑的巨大就直接捅进了铃子的里面。 “啪——” 体碰撞的响声在这一刻就响了起来。 在这一时刻,铃子脸上的表瞬间就扭曲了,她脸上的神色看上去极其痛苦,随便哪个人看到都会对她脸上的表到害怕,能硬的起来的估计也就这三个没人的男人了。 造成铃子这样的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个男人给她的刺激太强了。那个男人的非常大,打到了仅仅只是往前一顶就直接顶到了铃子心的级别,铃子被这样一顶之后瞬间到某种无法用简单的语言形容的酥觉,这种觉让她觉非常难受,整个人全上下都出现了一种力。 老实说她和自己的丈夫做的时候还不会有这种觉,在和丈夫一起享乐的时候,丈夫的那根并不是特别大但非常适合铃子蜜的巴到铃子的里时,铃子也受过和现在类似的酥,但那种觉是很舒适的,舒适的让铃子觉自己下一刻仿佛就要飞到天上一样。 也许人和人之间确实是有契合度这种东西的吧,像铃子和她的丈夫之间就是完美契合的夫妻,做起来的觉也是完美中的完美,要是换个人的话,估计就会因为过强或者过弱的快到不适了。 不得不说,铃子失去了自己的丈夫在某种意义上确实是一件意义重大的损失,世界上又少了一对可以说是完美契合的夫妻了。 当然,不管铃子什么觉,反正这个干铃子的男人是干的非常舒服的。他不断地抽着铃子的蜜,时而将抽出,只留下一个头在道之中,时而又将子向前用力一挺,直接让自己的撞击铃子道的最深处,将一头撞到子上。 男人抽铃子的速度也在随着时间而加快,转眼之间,他的速度就变得仿佛打桩机一样,铃子头脑中的那种不适也跟着出现的越来越频繁,她的大脑也觉越来越眩晕。 当然,那种不适是只存在于铃子的大脑里面的,男人自己的觉依然是爽的不得了,他觉铃子的道紧致的不得了,完全不像已经结婚数年的少妇,每进去一次他就觉自己的整个就被四周的壁完完全全地包裹住,强烈的快刺激也从所有的方向刺激着他的。 极强的快不断刺激着他的大脑,他觉自己前半生真的就是白了,居然没想到世界上还有干起来这么爽的女人。 这个抽铃子的男人陶醉在了铃子的里,没过多久就觉自己越来越控制不住关,很快,他便发出了“哦——”的一声长啸,紧接着,他那根就在铃子的里面出了他的。 他的量非常之大,以至于铃子的小肚子瞬间就鼓了起来。要是这些人和铃子都没有终结掉生命的想法的话,那铃子过不了多久就会发现自己怀上了别人的孩子吧。虽然铃子就是发现了也肯定不会养着。 在出了第一发之后,这个男人的居然还没有掉,虽然他确实将从铃子体内拔出来了,但那东西看上去依然在高高地矗立着,这甚至让剩下两个人都觉得这个男人是个怪物了。 “你们玩不玩?不玩我就来第二了。” “怎么可能不玩,早就看不过瘾了。” “那好,前面还是我的,你后面吧。” 说着,男人就放下了抗在肩上的两条丝美腿,并将铃子强行抱了起来,将铃子抱到了自己的怀中。 在被抱到怀里之后,铃子根本就不想看见这个侵犯她的男人的脸,她唯一想近距离接触的男人除了自己的丈夫以外,基本上就没有任何人了。想到这里,铃子就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不再去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在心里默默忍受现在的痛苦。 男人将铃子抱起来之后,就将自己的再次对准了铃子的蜜,然后再次了进去,这种事铃子是已经预料到过的,但是在这之后,又一个男人进到了浴缸里面,随后也拿出了自己的,不过他对准的地方是铃子的菊,或者说铃子的后庭。 “唰——” 转眼之间,另一个男人就将进了铃子的后庭里面。铃子后庭的紧致度和前庭一样,都是那种紧的不得了的类型,而且这里光是进去就能让人觉非常费力,但在真正进去之后,那种从各个角度包裹的强烈快就会立刻从下体传到脑海之中,让人受到一种极强的快。 “呜……啊啊……” 不过被的铃子自己可就没那么好受了,过大的到后庭时给铃子带来的是一种几乎要把她的后庭撕裂的极强痛,这种觉仿佛都要被撕下来一样,觉下一刻自己就要被人从那里撕成两半了。 虽然铃子也不是没有过,而且还是一种她非常喜欢的玩法,但她后庭的丈夫可不会让她这么难受,如此生不如死的痛苦她是真的第一次觉到。 “亲的……救救我……” 铃子在心中发出了呼救,虽然她也清楚自己的呼救是毫无意义的,但她真的没有别的选项可以选择了。 两个男人就这样一前一后地进攻着铃子的两个洞,这两个洞给铃子带来的痛苦也随着他们运的加强而加强,随着时间的推移,铃子已经觉不到自己下面了,也许是已经疼的突破极限,所以人脑根本就无法反应了吧。 “啪——啪——” 体碰撞的声音响的越来越频繁了,铃子已经觉自己快要变成一块没有思想的了,这种过于强烈的真的让铃子非常难受,和自己丈夫的可以说完全不是一个东西。 铃子的眼角再次流出了泪水,她的嘴巴也不由自主地长了开来,这既是在呼吸,同时又在发出低声的哭泣。 然而,在这之后,剩下的那个男人又强行剥夺了铃子哭泣的权利,他也跟着将自己的拿了出来,同时抓住了铃子的头,将铃子的头转过去后就把自己的进了铃子的嘴巴里。 “唔?” 嘴巴被进的铃子猛地张开眼睛,她到自己的呼吸开始变得不太顺畅,就好像有东西堵住了她的气管一样。 实际上确实有个东西,那就是一根直接入她口中的,这根和另外两个男人的相比也是大的不得了,所以仅仅只是随便一,就能直接到铃子的气管附近。 老实说要是第一个她的是的嘴巴,那她肯定会尽自己的最大力气往那家伙的上咬一口,但现在遭受了两个方面的不适来回冲击的铃子已经没法再使出力气了,即便她在尽可能地用力,那根就是没有任何可以称得上是静的变化。 着铃子嘴巴的男人脸上着享受的表,他觉得这么好的口即便是一些女人的都没法比得上,这里面不管是度还是度都堪称是极品中的极品,能到这么好的嘴巴真的是好几辈子才能有的福气啊。 这个男人笑了,在他想到这种事的时候毫不犹豫地笑了,笑的非常猥琐。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地经过了,铃子开始觉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晕,原本下面两处的觉就已经让她很难受了,再被一根来来回回的堵住呼吸的地方更是让她难受的不得了。 她现在真的觉自己要死了,除了对死本能的害怕以外,还有一种终于可以结束这种折磨的欣,要是现在能死了,或许就能见到死去的丈夫了吧。 想到这里,铃子的眼前又一次出现了丈夫那张清秀的面庞,她又开始回忆起了与丈夫过去生的点点滴滴。虽然她们聚少离多,但相聚的时间基本上都是很快乐的,他们除了做以外实际上也做过很多事,去过很多地方,也玩过很多东西,虽然基本上还是走到哪做到哪,但平时温馨的日常还是有不少的。 但是现在这么美好的日常全都没有了,铃子的人生已经彻底崩溃了,就算丈夫还着又能怎样呢,自己被轮之后还有脸能去见他吗。 铃子现在已经连哭都哭不出来了,心中的折磨最后还是只能留存在心中…… “啪——啪——噗!” 在某一时刻,三个男人同时在铃子的体里面出了属于他们的,而在这之后,他们就将从铃子的体里抽了出来。 “真爽啊。” “是啊是啊。” 他们甚至在浴缸外面流着干铃子的觉,而铃子则只能躺在浴缸里,任由自己的嘴巴和两个合不上的缓缓地流出白色的。 这个时候,一个男人不知道从哪拿出了枪,也许是干腻了铃子想要灭口了。不过,他掏出枪来之后没多久,另一个男人又开始劝住了他。 “光是枪毙多没意思,咱们换个新奇点的的怎样?” “有意思的?” “对。” 说着,这个男人就打开了浴缸的水龙头,并将浴缸的排水口给堵住,于是浴缸的水位就以一个飞快的速度上升了。 无的水很快就淹没了铃子的全,铃子虽然觉到了不对但根本没有力气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在水中慢慢无法呼吸,很快,冰冷的水就涌入了她的嘴巴和耳朵里,呼吸不畅的觉再次出现,铃子不断试图起来,但因为过强的导致的全酸痛还是让她无法坐起。 最终,铃子还是没有办法起来,她就这样被淹死在了浴缸里面…… …… “啊——” 铃子尖叫着从床上起来,看了看周围的一切,发现这里是她熟悉的房间,于是松了口气,说到:“只是个梦啊……” “铃子!”这时,铃子听到了门外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亲的!” 铃子兴奋地打开了自己的房门,还没等走到客厅,那个熟悉的清秀面庞就再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 “是啊,你怎么哭成这样?” “没什么了,只是做了个噩梦……只是个噩梦!亲的你不是特警对吧!” “嗯……”铃子的丈夫忽然沉默了,过了一会才说到:“铃子……这里其实是天堂……我们两个都死了。” “嗯……”铃子低下了头:“对不起……对不起……我……” “没事的,这不是你的错。” 铃子的丈夫着铃子的头,而铃子也低下了头,良久没有说话,直到过了很久才从嘴里挤出了一个:“嗯。” “那好,这里是天堂,是最美好的地方,以后什么悲伤的事都不要再想了。” “嗯。”铃子点了点头:“那么……” “怎么了?” “亲的……” 忽然,铃子下了上所有的衣服:“我的那几个地方被他们弄脏了,所以能用你的巴把它们清理干净吗?” “啊?”铃子的丈夫明显愣了一下:“这……” “怎么了?是觉得我被别人弄脏了所以配不上你?” 铃子鼓起了自己的腮帮子,看上去好像有点生气。 而看到自己的妻子这样,铃子的丈夫“哈哈”一笑,随后一个公主抱就把铃子抱了起来:“你既然这么想要那我就成全你了,你这个小妇。” “那你就是夫。” “那我们不就是乱夫妇了?” 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入了天堂上的卧室…… …… 顺带一提的是,白龙会那几个家伙后来被判了无期徒刑不得减刑,白龙会也就这样彻底退出了黑道的历史舞台……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亚洲 无码 制服 日韩 中文】未亡人铃子的悲惨遭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