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成人一区二区三区视频在线观看】未婚妻和乡下表弟(新修版) (6-7)

未婚妻和乡下表弟(新修版)

【未婚妻和乡下表弟(新修版)】(6-7) 作者:jinglebellchang 2021/09/27发表于:SexInSex 六 手机里的疑问 当一个人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心力瘁的我顾不上洗澡换衣便歪倒在客厅沙发上,恍惚间我做了个梦。 梦见一个混黝黑的少年正将我的未婚妻可可压在下,一面不停地作一面在她耳边说着最下流的黄话,两赤条条而又黑白分明的躯体就这样毫无羞耻地媾、缠绵着,而可可在少年一次次有力的冲击之下两眼失神地望向天板,又像是望向我,嘴里发出阵阵轻微的喘息,似是承受,又似是享受。 而我时而像是个旁观者正亲眼目睹着自己的娇妻被侵犯,又时而幻化成那个青春力的少年正占有着她,这样奇妙的觉完全不曾有过,我觉体某个部位快要喷涌而出…… 一阵微弱的敲门声中断了我的梦,我来不及多想赶忙打开门,当看到可可正低着脑袋两手压着那条她最穿的学生裙裙摆,一言不发站在门外时,原本各种复杂的思绪都被我压了下去,只想上前把她拥入怀中。 她却只是轻轻推开我,闪进了门。她看起来也没睡好,原本并不算很白很美但却小巧致的脸上挂着淡淡的黑眼圈,长长的刘海有些凌乱,似乎掩盖着一抹泪痕。 原本有千千万万想问的话到头来竟然只剩下那么句。 “你……还好吧?” “还好……” “昨晚……上哪了?” “不知道……” “那小皮呢?” “回学校了……” 当我们目光相接处的一刹那,我看到她的眼眶又开始泛红,赶忙再一次把她揽进怀里,这一次她没有拒绝,而是温顺地把头依偎在我的肩上。 “以后不要那么对我了,好吗?我知道我很傻,但不是你想的那样……” “是,是,我知道,我知道……” 尽管嘴上说着知道,我的脑子里依旧是一团乱,只是看着娇妻楚楚可怜的样子我实在不忍心再去提那些不愉快的事。 就这么温存了会儿,很快到天已全亮,我洗漱上班,可可回房睡下了,她今天上小夜班。 当我下班回家时,可可已经出门了,卫生间里也传来哗哗水声,小皮训练穿的衣服正扔在外边,兜里的手机消息提示音正响个不停,看来这小子也回来了。 对了?聊天记录? 我猛然间想到可可和小皮之间那些火热,就连我看着都脸红心跳的聊天记录。 不知道他俩之间今天会不会又说些什么? 趁着小皮没出来我掏出他的手机,好在他之前来我房里蹭网时被我瞥见过他的解锁码。 很快便找到聊天列表里备注写着“可可姐”的头像,可他们聊天记录却停留在昨天白天,也就是俩人也将近一天没说话了。 但是手机相册里的一张照片却看得我血脉沸腾,那是张昏暗的自拍照,尽管看不清背景,但看得出照片里的小皮正躺在床上搂着个女孩儿脸的炫耀神色,一只胳膊高举着手机,另一只胳膊挽过女孩的脖子冲镜头比着剪刀手,而那女孩侧着脸庞,偎在小皮肩头沉沉睡着,尽管照片下缘只到俩人的肩膀,但看得出来,俩人都光着子,至少是赤着上半! 这时卫生间里传来开门的声音,我赶忙把小皮的手机揣回他的兜,不声色溜回我房里关上门。 房间里,我躺倒在床上,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下嗡嗡的声音,尽管辨不出那女孩的样貌,但凭直觉我认定那就是我的可可,难道我的未婚妻真让这么个乡下来的野小子给糟蹋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要怎么跟他俩对质,我想如果可可此时在我跟前的话,我可能会忍不住把那些刺激我神经的手机照片和聊天记录扔到她的面前。 可问题就在于小妮子这会儿不在我跟前,而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和缺点都是太过理,在家吹了半天的冷空气,我就开始各种找理由为她开,也是寻找自我安——你说,大半夜的他俩一大一小,总得找个地儿歇息吧?既然找个地儿歇息,大热的天总不能穿得整整齐齐睡吧?俩人聊得兴起,一起来个自拍,那也不过分吧?那么,除了这张照片,我也没啥证据能证明自己戴了绿帽吧? 归根到底,让自己的未婚妻在自家未成年小叔子跟前寻找安全,还是我自己太没用了,想着想着,我竟然开始生出自责的念头。于是,暗暗做下两项打算——一是趁着明天可可下夜班,带她回趟老家见下家人,把我们俩的事定下来,也算给她的未来一个代,二是趁着这趟回老家,把小皮这小色胚送回去。 “亲,我俩也处这么久了,我想……带你回乡下见见咱爸妈,可好?” “啊,这么突然……你爸妈会不会不喜欢我啊!” 可可下班回来听到这个消息,起先一惊,继而娇羞撅起嘴儿,然而谁都看得出来她盼这一天也挺久了。 “去撒去撒,好嫂子,俺叔俺婶……对了,还有俺老爸,那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盼着你回去,你要去了咱那地儿,俺包他们把你当大明星一般供着哩。” “小皮,你闭上嘴没人把你当哑巴!不过,那我穿什么好呢……” 小皮还是一日既往的贫嘴,臊得可可狠狠推他一把,接着就傻乐着去她那堆刚买的小裙子里翻腾了半天,最终选了套学生款的修连衣裙,既显材,也不至于太惹火。 回去我那几年没回过的老家还挺折腾,光是火车、大巴、中巴、小黑车就倒腾了大半天,其间还发生点小曲,也预示着这是趟毁我三观的旅程。 起先去的我大表舅家——也就是小皮他老子,在我老家的隔壁村,按我想的是,借着去拜个门就找个理由把这小子丢下,省得日后给我搞事。 可我没想到的是,这么一番折腾,车到我那表舅家村口时天已经半黑,一下车我们仨都有些内急,小皮领着我去野地里解决就行,至于可可,小皮给她指了指不远处一间旱厕。 这边我同小皮刚解决完,就听到那边可可“啊呀”一声叫,我心想着不好,咱老家这些厕所年久失修,可别叫还没过门的媳妇儿第一次回老家就踩着屎。 等我冲进那间臭气熏天的小厕所,却听见一阵浪笑,就见三个和小皮差不多大的男孩,赤膊着上,将可可堵在墙角,打头那个,衩退到膝盖处,一只手不安分地冲可可套弄着他下面的玩意儿, “漂亮姐姐,来,看看这是啥?刚才看得过瘾呗?要不要一把?哈哈哈哈!” “变态!,啊!我叫人了!” 可可蜷在墙角,拼命捂着两眼不往他那看,直到听见我声音才挤开那死孩子跑来我边。 早觉得老家民风粗野彪悍,也是我常年不愿回去的原因,谁想到这都9102年了,老家的小孩竟然堂而皇之在我未婚妻面前显下体,自然叫我气不打一出来,挡在可可前着家乡话大声喝道, “小小年纪这么下流,谁教你们的!” “你问她呀?大叔,老子几个搁男厕里打飞机打得正爽,你女人跑进来,你说谁下流?” “上面没标志,我以为早没人用,就走错了……” 可可眼巴巴冲我解释道,乡下厕所都这样儿,我知道这还真怪不得她,可对面几个孩子却不依不饶, “那不管,老子撸管撸一半被吓着往后痿了生不出娃来咋办?要不给一百块就当没事儿,要不叫你女人给老子撸出来!” 听到这样的要求,我也是难得的怒了 “都回家去!再不老子报警了!” “你报个试试呗,大叔,老子几个都没成年,捅了你,再了你女人,可别说没提醒过你!” 仨孩子非但不怕,反倒各自从兜里掏出把明晃晃的水果刀来比划着。 “亲,不就一百块钱吗,给他们就是,别跟他们一般见识,好吗?” 可可死死攀住我胳膊,一脸的六神无主。 “嘿嘿,大叔,是不是你的太小不好使,你女人才跑男厕来偷看咱几个的呀?来,姐姐,看看老子的,跟你男人哪个大?” 见可可越是害怕,对面男孩越发得意地冲她炫耀着他那根丑陋的东西,就在这时,小皮的影箭一样冲进来,狠狠一脚踹在他那根东西上。 “就知道是你们几个狗逼,老子隔着墙就闻见臊臭味儿!” 小皮冲那捂着胯瘫坐在一地尿渍上“哎哟哎哟”的死孩子骂道。 “咋?小皮哥……你、你啥时候回来的?” “睁大你们狗吧眼看清楚,这咱家的女人,谁敢她一指头,老子给你吧踹进肚子里去!” “原来是小皮哥的女人!那就是咱嫂子!难怪这样漂亮咧,嫂子好!往后在咱村里有啥儿随便招呼哈!” 那仨孩子马上一脸赔笑,打头那个半截了的东西还在外边,这小皮倒也不解释,只冲我和可可咧嘴一笑, “哥,姐,都自家兄弟,他们不老实,俺替你们教训过嘞!” 这小曲就这么过去了,倒是让我知道了小皮和他家在这村里的地位。除了一肚子恶心之外,我最担心的是老家在未婚妻心里的形象算是败光了,好在可可始终那么善解人意,反倒一路上宽我,不停地夸我们老家房子建得漂亮,油菜开得美。 七 压床的童男 到我老舅家时,天已经全黑,按农村风俗,这点上门没有不留人吃饭过夜的,今晚带可可见我爸妈的想法也就成了泡影。 我老舅,一个黝黑结实的中年汉子,领着他那也不知第几任的姘头,据说是小皮的干妈,脸堆笑将我和可可迎上酒桌。 “嗝……要不说,俺家阿诚就是有出息,大城市的研究生,还带回来这么漂亮的媳妇儿……丫头,别嫌俺大老粗说话直哈,老子以前觉得,男娃子儿硬了就该去外头混,子练壮实了往后跟人抢女人都不吃亏,唉!现在看还是念书好啊……小皮!瞧你哥,就是念书多,才讨着这么好的老婆,这个暑假你就住你哥那儿,多学点儿文化,别整天打打杀杀的没个正经!” 几杯酒下肚,我那老舅便吐著烟圈打开了话匣,说得让刚想编个理由将小皮丢他这儿的我顿时想不着话来接,毕竟是第一次见我家长辈,可可为了让我安心,也是全程面带春风,落落大方敬了我舅好几杯。 “表舅,您就别再夸我了,您家小皮也挺,我也打心眼里喜欢,我跟阿诚说了好多次,现在城里男孩养的比女孩还娇气,哪找得到小皮这么皮实的孩子。” “那是!你要是喜欢,咱家俩大小伙子都给你得了!” 一旁那个叫春姨的,也就是小皮干妈不失时机地扭着她那水蛇腰也回敬我和可可,等我俩好容易反应过来她这话什么意思,可可“噗哧”笑出声来,倒是我一脸的尴尬。 又过了好一阵,不胜酒力的我胃里已经是翻江倒海,正寻思着找句下台的话,忽然见春姨跑去抱着一叠被襦进来问, “时候不早了,阿诚啊,带人姑娘今晚就搁咱这儿歇息,对了,你俩,见了爸妈没?” 我和可可各自摇头。 “噢,那就可得委屈你俩了,咱农村有个规矩,没见过长辈的新人不能睡一张床。” 听她一说,我这才想起来老家确实有这风俗,那还是几十年前,人们深怕未婚同房搞出事来,这都哪一年了,还有人担心这个? “这都啥年代了,现在的小年轻啥没玩儿过,诺,指不定都有了。” 我那老舅起先还没反应,泛着酒气指向可可小腹哈哈大笑,直到见春姨和小皮俩人止不住向他使眼色才明白过来,那春姨一脸正色说道, “那可不成,虽说咱阿诚是个老实孩子,但人姑娘大老远上咱家来,咱就要照顾周全不是?阿诚啊,别说姨不信你,人姑娘真心对你,你就不能欺负人家,要我说,你俩睡一张床可以,但按规矩,咱家要派个童男压床。诺,小皮,今晚就指望你给他俩守夜了。” “对对对,小皮这孩子气旺,他给你们压床,正好那个啥,采补!” “就你没文化,那叫滋壮!” 那女人没好气了我老舅一把,又冲小皮抛了个眼,再看小皮,这孩子还一脸的臭不愿, “切!俺都给他俩当老久的电灯泡了!” 所谓压床的规矩,就是排个未经人事的小男孩挡在未婚新人的床中间,一来有辟邪之说,二来可以避免俩人有出格举,可这童男一般都是4、5岁的小男孩,你叫个13岁吧比我都大的男孩睡我俩床上算几个意思? 而且,你确定他真是童男??? 但我此时脑子里实在晕得慌,也不知道该怎么拒绝,可可也使胳膊肘捶了捶我,示意在人家还是听从人家安排的好,反正也就一个晚上。 就这么着,我们仨人简单洗漱罢,又躺到了同一张床上,农村老大的屋子里只开了盏昏黄的白织灯,起初,我和可可和衣而眠,各挨着两边床沿,小皮按规矩躺在中间,三个人都有些尴尬,起初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最后还是小皮咯咯一笑打破了沉默, “甭管俺哈,你俩该做啥做啥,俺去角落里睡去!” 这小子说完就关了灯,跨过我子一骨碌进嘴里边的角落,不多会儿就听见那角落里传出细细的鼾声。 你别说,这小子关键时候还挺识人眼色。 这下可到了我犯愁的时候。 确定角落里的小皮没了静,可可便翻了个,黑暗中,我隐约看到她轻悄悄褪去外衣,然后拥住我,将脑袋埋在我肩膀,甜甜笑着说, “这下,终于没人打扰我们了。” “是吧,真好……” “亲,我们是不是好久都没……” “是,不过,旁边有人,不太好吧……” 我觉到一只光洁的腿在我上不住磨蹭起来,一只手也在我前缓缓着,伴着好听的娇嗔声音。 按说这样的场景平日里光是想起来就让我兴奋不已,可今天的我,也不知是喝多了还是怎的,心里一阵阵的发怵。 按说旁边就个毛都没长的小孩,我没理由怕呀,难道我是怕自己表现还不如他?为男人,不服输的念头让我硬着头皮,一只手攀上娇妻紧实的小圆,可当我手触到她穿着的那条小内上镂空的图案时,子却僵住了 “你穿的,是上次买的那条?” “是啊,人家特意穿给你看的……怎么,你不喜欢吗?” 这么一说,我脑子里就想起上次在商场里可可穿着三点式和小皮表演作的画面,又想到Simon老师那些话,刚刚有了些反应的下又变成了塌塌的一团。 “亲,你怎么……别这样呀!” 可可显然也觉到了我体的变化,不甘心地捶打着我的膛,一面向我索,我却只能推开她, “亲,对不起,我有点儿累……” “好吧……那,你早点睡!” 从可可体同我分开那一刻,我分明能觉到她的失落,其实我此刻心想的是,亲的,不是我不想,我此刻多想像作片里那些勇猛的男优那样霸气地将你压到,狠狠入让你尽享受美妙的晚上,奈何我就是书念的太多,血总是习惯往脑袋里涌,下半也就总是处于缺血状态,换句话说理智限制了我的物本能。 可可翻了个,将冰冷的后背留给了我,面朝向床另一边的小皮——这孩子只穿个紧绷绷的小三角内睡,正睡得四仰八叉,黝黑壮的小板几乎和深黑的夜融为一体,和我下垂的双,隆起的小腹,疲的下体截然相反,这小子紧实的小膛,平坦的小腹上一块块小拳头疙瘩似的肌块,还有胯下陡然凸起的那一大包,小小年纪就散发著浓烈的雄物味道——从可可微微跳的睫毛来看,她的目光似乎也久久游移在小皮那个几乎24小时始终坚挺的部位。 噢!这小子上穿的那条气小内,还是上次同可可一道买的侣款,此时床上的三个人,仿佛我才是多余的。我只能强迫自己闭上眼,希望一觉到天明自己就能一柱擎天,来弥补今晚留给娇妻的遗憾。 可越是强迫自己就越是睡不着,我听见可可轻轻长叹一声——或许她叹的正是同一家人的基因,同样是男人,差别为何会这样大? 我悄悄睁眼正瞥见她拽过一条床单在两腿间,接着便不断摩擦、扭起两条腿,噢,她竟然在自,而且是在两个男人的床上,原来看着雪白干净的女生也有这么不知羞耻的时候。 可可作的时候不断望向两边,确定我和小皮没有反应才敢继续下去,正当我为她选择自己解决,而不是床上另一根强壮的吧而时,让我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就见小皮嘴里含糊不清地念叨着什么,冲可可翻了个,像个撒娇的小弟弟似的将脑袋埋在了可可肩头,一只胳膊和一条大腿就这么叠在了她上,俩人大腿挨着大腿,小皮的一只手还似有似无得搭在了她的部。小皮这一举倒是让DIY中的可可惊得浑一个激,猛地停止了两腿间的作,刻意将子和脸转向我这边,我则慌忙闭眼装睡,不想让她知道我目睹了她刚才自的过程。 那一刻,床上的三个人似乎同时停止了呼吸,可恰恰我们仨偏偏睡都没真正睡着,反而各怀鬼胎,因为不多会儿我就看到这死小子那只攀上我未婚妻部的手开始慢慢打起了转儿,膝盖也不老实地在可可光洁的大腿上蹭了又蹭,在那之后,那小子索子又往上凑了凑,将胯下那鼓鼓的一大包东西也贴在了她的上。 而可可也不知是惊慌失措,还是久旱逢甘霖的激,整个人如同僵住了一般,大气不敢出一口,尽管黑暗中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但可以想见她眉目紧闭,拼命想掩饰心中的躁,可脸上不断扩大的潮红还是出卖了她内心的想法。我起初以为,当着我的面,她就算再怎么望男体的,也会回给对方一个坚决的巴掌,或者果断躲进我的怀抱,可是这回我想错了。 片刻的寂静之后,我听到可可缓缓吐出长憋在心头的那口气,体止不住地颤抖起来,继而保持着面向着我姿势,随着小皮下的节奏一起扭起来。那小子得到这样的回应自然也兴奋到肆无忌惮的地步,越发夸张地向前耸着他那黑不溜秋的儿,隔着俩人上各自巴掌大的小内,将那一大包大的家伙在可可紧实,壑分明的间尽摩擦,手上的样也渐渐多了起来,他先用掌心划着圈儿弄凸起的峰,又用两只手指着那两颗粉嫩的小红豆,向外提了提,又向里摁了摁,嘴巴也向着她耳根、脖子等部位微微呵气……每当可可被他玩弄到体反应最大时,他却又调皮地停止了作,这一手擒故纵的手法显然是为了将女人的激发到最高点。 终于,可可抑制不住地发出了几声喘息,声音似有似无,可她还是紧张地屏住呼吸,停止了一切作,望向我这里好一阵,见我没啥反应,便又开始了扭,这一次的作频率和幅度似乎比前面更大,她似乎也不再顾忌地发出轻微的娇喘,直到我见她竟然扭过头去,将嘴巴贴在了小皮的嘴上!小皮则顺势勾住她的脖子,俩人忘地在了一起。 噢,他们竟然在接,还是久久不分开的舌,我的未婚妻,竟然主向一个侵犯她的13岁乡下男孩索?这分明是最的人之间才会做的事,我甚至不知道小皮有没有和女人亲嘴的经验,但从俩人默契地变换着脖颈间的作来看,看得出这小子技并不输给成年男人,我猜我的未婚妻会被他用舌头野蛮地撬开牙关,塞进嘴里肆意翻飞、搅,被他贪婪的将口水吸溜进自己嘴里,再吐回到她的嘴里,并让她进肚子里。 妈的!分开呀!赶紧分开!怎么能让这小子占便宜——老子心里不断暗骂,你跟这小子嘴都亲了,叫老子往后还怎么下嘴?可越这么想,他俩越是亲得如胶似漆,看得出来亲嘴真是征服女人的绝招,四片朱织缠绵传来的阵阵酥,外加上被这小子有力的胳膊从后方勾住脖子造成的窒息,让可可到脑子一片空白,让她仅有的那点为人妻的理瞬间流逝。 叔嫂间两青春的体似乎浑然天成,从来就没有分开过一般。只见小皮健的小板就这么紧贴在可可的上,像条黑虫般着,可可则忘地扭腰和,使劲力气取悦着对方,嘴贴着嘴,浑圆的贴着粗壮的生器,男孩的下体被紧紧的弹力三角勒出一个大蛇头的形状,穿在女人的和两腿间,一次次摩擦着女人的洞口,显然着“童男”的“大蛇头”,这滋味比着床单DIY要美妙多了。 从我现在的角度来看,我的未婚妻尽管体仍朝向我这边,可嘴巴给了小皮,子给小皮,也给了小皮,留给我的,就只有时不时眼角的余光,提防着我突然醒来破坏他们的游戏。我知道有人会骂,你老婆跟人一面亲嘴,一面被人吧顶着蹭,你就搁这儿装睡? 没错,那一刻我不是没想过像个男人一样上去一脚踹翻小皮,自己挺着吧狠狠足这屄,但只有我自己才明白只有眼前的这一幕才能让我难得的硬的起来。我也想过床沿一拍大喝一声制止这对狗男女当着我面赤的媾,可是我不备这样的勇气,因为我怕灯一亮,声一响,大伙儿涌进来看到这样一副离奇的场景——压床的“童男”挺着粗黑的大吧,和我的未婚妻穿着侣款内,搂在一起亲嘴,而我胯下那个几乎缩进肚子里的东西,却已经了一裆…… 正当我沉浸在这种异样的刺激当中,忽然我看到这死孩子不失时机的一只手正移向可可腰间,扯住内的边沿,试图褪掉她上最后一丝防备。 !这小狗日的要来真的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成人一区二区三区视频在线观看】未婚妻和乡下表弟(新修版)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