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伊素婉直播间】未婚妻和乡下表弟(新修版) (9)

未婚妻和乡下表弟(新修版)

【未婚妻和乡下表弟(新修版)】(9) 作者:jinglebellchang 2021/12/7发表于:春四合院 九 浴室里的逼 不知什么时候,我沈沈地睡了过去,只觉可可在卫生间里呆了很久才出来,继而静静地回到床上裹紧被子缩在床沿的一角,我能觉到她的颤抖和鼻息中带着的哭腔,让我好几次忍不住想出手去拥抱她已经脏了的子,但还是没能出那只手,我害怕,害怕她再次翻上我的,着我,求我的保护,而我却不能足此时的她。 第二天一早,我听见可可静静地起床穿衣走出了门。 当我浑浑噩噩简单洗漱走下楼,就听见楼下那间房里传出一阵啪啪声,接着就是小皮和他干妈那些没羞没臊的声音, “怎么着?玩着城里的小表嫂?就不要妈了可是?” “嘿嘿,哪、哪能咧!这不是瞧俺哥不行,放着大好的嫩屄不懂日,俺帮他怼进去捅一捅嘛!不过嫩屄也就尝着嫩,没嚼头,完事儿还哭哭啼啼,闹心!俺妈这才叫女人,这大子!大!往俺大巴上一裹,快的俺、俺巴不得钻回你肚里去!” “哼!光会说好听的,谁不知道你跟你家死老头一个德,吃着碗里的,也不知道惦记着哪家锅里的!都不知你亲老娘怀你那会儿吃了啥老龙鞭,生了你、你这么张小狗嘴,小狗吧,哄的女人一个个你的命都没了!” “哈哈,俺这叫嘴上吃着俺妈的头,巴惦记着俺妈的屄!妈,你、你给说说,可比俺爸猛多了?” “哎哟哎哟!就你猛!咱儿子最猛、最男人,咱儿子巴最大!妈的壮儿子、亲儿子、小老公、小板汉…快、快!使劲妈的屄,得屄多,才是咱家的男人!” 啪啪啪啪啪!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此时俩人调说的粗口都刺激着我一根根脆弱的神经,这时有人拍了拍我肩膀。 我老舅又出现在我背后。 “大侄儿,说个事。” 然后他勾勾手,示意我跟他拐到隔壁间角落里,然后夸张地长叹一声,说, “大侄儿,你别怪俺,老舅没长眼,把事儿给弄砸了!” 我两眼一懵逼,心想这老家伙别再给我惹事就不错了,我啥时候拜托过他给我弄事。 “就小皮那事儿,老子气不过,回头便狠打了他一顿,结果这小狗巴急了,在俺手机里翻到你和你舅妈干事儿那视频,说给他逼急了就发到咱家的群里,你、你说说,这整的啥事儿!” “我?我什么视频?我舅妈不是早没了吗?” “嗐,就你刚刚,搁房里跟阿春干事儿那段,俺想图个刺激,就给你俩拍了下来,谁知道好死不死的,被这小狗巴给翻着了!” 后来我才知道,我老舅确实有这好,不但拍他自己睡别人老婆,还拍别人睡他老婆。 “你们……” 我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原来我这是被摆了一道,这一出原告变被告,倒让我落下把柄,不仅失去了道义上的优势,就算我报警,说个女人强我?谁信?一屋子里两对人,我在楼下干他老婆,我表弟在楼上干我老婆,没准还是个聚众乱,到最后我和可可进去了,小皮这小色批仗着有未成年保护法的保护没他鸟事,我老舅这老色批呢?他全程没参与。 “你一家子干的不要脸事还特么要挟起我来了?叫你家婊子儿出来,当面把视频删了!” 我狂喊道,我老舅却一脸无奈摇摇头说, “有鸟用?现在的小子,当面删了,背后也不晓得搞了多少份,唉!你说你这今天还要带姑娘回家,这要是发群里让你爸妈和那些嘴碎的看见,你老舅头上这顶绿帽子做实了不要紧,可别把你家老爷子的高血压又闹犯了哟……”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他脸不要了,你给他左脸一拳,他能笑嘻嘻把右脸凑上来,可你要脸呀,给你脸上来一拳,你就得跪。 我呆在原地,死死指住我老舅,怒火蹭蹭往脑门上冒,却一句话说不出来, “行了,啥都别说了,你信老舅一回,老舅回头开车送你们回家,把这小狗巴拴在边,咱俩一道盯着,他要敢乱说乱,老子撕烂他狗嘴!” 老舅愤愤摁灭手上的烟头,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 我觉自己掉进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可他们的猎物却不是我,而是坑外我的未婚妻,他们只想告诉我老实呆坑里看戏,别爬出来。 我跌跌撞撞出来,回到自己房间,可可已经回来,见我进来,一慌神手上的水杯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我看见桌上放着一盒左炔诺孕酮。 “啊……我、我怕昨晚,你弄进去了,所以……以防万一,就买了一盒……” 我脑袋嗡的一声,真的弄进去了!但弄进去的却不是我,或者说是梦游中的我。 “亲,我体不太舒服,可能这次…不太适合见爸妈,我们回家好不好?” 她拥住我,用几近哀求的语气问我。 “放心,宝贝,都是自己家人,不会为难你的……” 我背过脸去,深怕她看到我眼里转着的东西,本是她对不住我,可我对这个单纯的女孩却怎么都责怪不起来。 “嗯,我知道他们不会为难我,就是怕……他们不喜欢我……” 她的语气里充了歉疚,她知道我对这次回家抱了多大的期,也知道这一路上爸妈多少次打来电话问我们到哪儿了,还张罗了一桌子的好酒好菜和十里八乡的亲戚,就为款她这个新媳妇儿,就这么不见而别未免也太不近人。 这天我老舅开车载我们回家,一路上可可有意保持着和小皮的距离,一直寸步不离紧挨着我,头靠在我的肩上。即使这样,我还是见坐在她一旁的小皮三番五次有意无意地用膝盖磨蹭着她的大腿,面对娇妻眼神里透出的求助,我只能揽着她的肩膀,把头转向另一旁。 到了家,见了一年多未曾谋面的亲人,各种嘘寒问暖是免不了的,各路亲朋好友见着我带回这么个乖巧懂事的未婚妻,自然是各个赞不绝口,夸我有出息,有福气。 好在到了家小皮这小瘟神就跟着老家一群小子上村头篮球场上野去了,倒没给我惹什么烦,我松了口气的同时不知怎的心里却空的,觉有什么期的事却没发生。 农村里的一大家子,到了晚上流水席打将是少不了的,我见可可一晚上也没被亲戚们少灌酒,怕她子扛不住,就早早对她说 “可,我再陪爸妈叙叙,你早点洗洗休息。” 她会意地点点头,跟爸妈礼貌地打了招呼,然后挽着一沓衣服走到我边轻声问, “亲,洗澡的地方在哪?” “我带你去!” 我正要站起,就被一只手摁住,就见春姨站我后一脸嗔怪, “可别,咱领小侄媳妇儿去就成,你今儿是主角,可得陪大家伙多喝几杯,他大舅,还不过来!陪咱侄儿喝个痛快!” 就见我老舅面油光发亮,拎着酒壶就冲过来,我勉强和他碰杯,却止不住斜着眼看外边,就见可可犹豫地望了望这边,还是被春姨连拉带扯领了出去。 老家洗澡的地方就在前院一个简易的铁皮窝棚里,里边接根水管,拎壶开水就是浴室。女人们会进去洗,男人们有时图方便,就穿个小衩儿直接站院里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就算解决。 这不她俩刚走出屋外,就见着一个少年光赤的黝黑子,正是小皮打完球一臭汗回来,站在院里就着根水管里的凉水冲自己子,我一眼瞥见这小子正叉着腿一下一下洗着胯下粗黑的玩意儿,那东西挂在他两腿间,一甩一甩的,比他手里着的橡皮水管还粗上一个口径。 这一照面,让可可顿时羞得脸通红,摩挲着手里的衣物低头从小皮旁快步走过去,倒是春姨笑嘻嘻上去一巴掌拍在小皮黝黑结实的小儿上,小皮非但不躲,反而也笑嘻嘻地着让她结结实实一巴掌扇在上面,母子俩眨巴着眼会意一笑。 我心脏开始狂跳起来,明知道这一肚子坏水的母子俩准没安好心,内心的无力却又被一种刺激的好奇心所取代,想看看他俩这回又会想出什么样的法子来亵玩我的女友。 我假意接电话,从后门悄悄出来,绕到前院的院墙外,老家平日里用这浴室的也只有老人小孩,也没啥人会去偷看,年久失修也就敞开了道道裂缝,我便可以隔着铁皮窝棚的缝隙偷窥里头的况。 “丫头,别嫌弃哈,咱乡下都是这么一块儿洗!” 我笑嘻嘻说着,了自己,又开始扒拉起可可上的衣服。 “不会,我小时候也长在农村,那会儿每天能洗上热水澡就开心坏了。” “这就是哩,反正都是女人家的,俺也大不了你许多,不嫌弃的话俺就叫你声妹子好呗?” “春姨见笑了,认你做姐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往后阿诚欺负我,你可得帮着我。” 浴室里俩女人说着家常话,光了衣裳,可可因为不习惯这样的共浴,始终羞涩地低垂着脑袋,两只纤细的胳膊,一只挡在前,一只遮在胯下。春姨这老货倒是不在乎,或许有人欣赏她的子心里偷着乐还来不及,两瓶开水灌下去,浴室里水汽蒸腾上来,包裹着两女人赤的子,一个青春靓丽,一个风韵犹存,可如今如此难得的美丽画面竟然很难激起我的生理反应,我所期的是一些更刺激的画面。 “哟~~啧啧!阿诚这眼光,当真跟个白玉人儿似的!” 春姨上上下下打量着可可雪白干净的子,不住啧啧称赞,打量的可可越发不好意思起来,这傻丫头没听出来人家明着夸我眼光,其实夸的是她家的婊子儿, “哪有,姐别笑话我了,你也保养得挺好看。” “嘻嘻,这话姐听!来,姐给你搓搓背!” 春姨脸上笑成一朵,乐呵呵地拉过可可,就着一把肥皂泡向着她光洁的背上搓去,可可有些不习惯,却也不忍拒绝对方好意,只能没话找话,有一搭没一搭聊着, “姐…小皮他,是你带大的吗?” “那可不是!他亲娘一早跑了,还不是老娘一把屎一把尿把他养的跟个小牛犊子似的,咋啦?” “噢…我觉得他跟阿诚子一点都不像…” “嘿嘿,你是不是…” 春姨突然从后一把揽住可可两个子,一脸坏笑着说, “上咱儿子了?!” “姐,你瞎说什么呀!他才那麽小!” 被她这一揽,一问,可可惊得叫出声来,头赶紧摇的像拨浪鼓一般。 “甭给姐装,咱儿子人小,上家伙可不小,哪个姑娘不稀罕?咱小皮打小搁河边上洗澡时,谁家姑娘小媳妇见了都乐得上去一把、嘬一口他那驴儿大的东西。” 春姨越说越得意,竟然扯着嗓子冲门外喊道, “皮,进来,妈给你搓搓子!” 什么?! 她竟然叫她光屌的儿子进去和她们共浴?! 我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没等我回过神来,就听外边冲澡的小皮一声“来咯!”,就甩着他胯下那根老粗的“皮管儿”,浑光溜溜得跟条小黑泥鳅一样,一推门就闪了进去。 “嘿嘿,妈,姐,俺进来咯!” “呀!别进来!” 就听见里边可可一声惊叫,接着便又是春姨的声音, “怕啥嘛!咱一家人,互相帮着搓个澡有啥,再说咱小皮还小哩,光个屌怕啥,你家阿诚小时候都是俺给他洗的,那时候他小雀儿才这点点大咧。” 就见春姨一脸浪笑,比了个大拇指在食指和中指间的手势,我心想你放,我小时候压根儿不认识你! 小皮这一进来,小小的铁皮窝棚里顿时挤着三副赤条条、汗津津的体,几乎是脸挨着脸,贴着,可可本能地想挤出去,可一想到自己也光着个大白出也出不去,只能涨红着脸,缩在角落里转过去,将光洁的后背对着母子俩。 “来来,给妈瞧瞧,在城里这些日子小子壮些了不,小雀雀长大些了不?” 春姨直接将大的子贴着他儿子黝黑的后背,俩母子脖颈之间就这么毫无廉耻地媾在一起,只见春姨两手环到前边摩挲着小皮硬挺挺的小肌,接着游移到他胯下,就着一手肥皂沫,跟挤似的一把一把套弄起他儿子胯下那根“皮管儿”。 “哎唷唷,妈,别、别弄撒,怪咧,的俺要尿…” 再看那小子脸上笑得龇牙咧嘴,下边那根管儿被他妈撸得乌黑透亮,不多会儿裆里就凸棱起来,弯弯向着小腹着,像两腿间了个跟他这年纪型完全不相称的大茄子, “看呐,这才是咱儿子!这小板,这小块头,这老大家伙,将来也不知该美死哪家的小姑娘!妈给你好好洗洗!” 春姨嘴上一个劲夸着她的婊子儿,还得意地冲可可这边扬了扬下巴。 “!憋不住了,俺尿了哈!” 小皮被他妈撸得受不了,嘴巴一咧,一尿柱就喷了出来,浇在地上,溅的每个人腿上都是,狭小的空间里顿时一尿臊味弥漫开来。 “哎哟,这小狗巴,咋说尿就尿咧?咋没见你在小姑娘屄里掉过劲?” “嘿嘿,俺妈,巴快了哪憋得住,老子又没尿你屄里怕个啥咧?” 听着这俩母子放肆的调笑,可可终于忍不住,拣了件贴小内衣挡在前,挤开俩人子就往外走, “你们慢慢洗吧,我先出去了…” “别撒,妹子,你看你见外了不是!” 春姨眼疾手快,一把攥住可可的胳膊将她拉到自己怀里,像刚才对她儿子那样,从背后一手揽住她一个子搓弄起来,还忙不叠招呼小皮道, “戆货!楞着干啥,也来替你嫂子搓搓撒!” “哎哟!瞧俺这脑子就是不好使,光顾着自个儿快,把咱姐都忘咧!” 小皮听了赶忙一脸笑嘻嘻凑上来,从他妈手里接过可可的一对大白子,也就着一手的肥皂泡起来,俩母子就像心三明治一般,一前一后光着子将可可在中间。 一时间狭小的铁皮窝棚里,女人天然的体香,劣质沐浴的香味,青春期男孩上的汗臭和尿味杂在一起,混成一的味道,窜进我的鼻息里,这个画面和味道竟然让我硬了起来。 我见四下无人,想起我老舅说过的话,抛开最后一丝廉耻心,也掏出手机对着铁皮缝隙里的火辣画面,点下了视频录制按钮。 “你、你们干嘛,放开我!让我走!” 可可这才意识到这对母子的用意,可却为时已晚,春姨勾住她脖子,在她耳边轻声说, “这可是阿诚家,别叫人看见。” 可可被她这一吓,果然整个人一时间都怔住没了静,就见春姨一手将水龙头拧到最大,一面冲小皮吩咐道, “刚撒完尿的手就搓你姐雪白干净的子,人家嫌弃你咧!” “嘿嘿,俺手脏,那俺用嘴给姐弄呗!” 小皮说着,顺势一口叼住,就把那头含在嘴里逗弄起来,用他那在无数女人上练出来的巧舌头划过晕,再或轻或重地点在那头尖上,以一个13岁男孩和成年女人的高差来看,就好像刚刚发育的弟弟含着亲姐的头一样, “啊……啊……啊……,你、你们太过分了,我要、要叫人了……” “傻丫头,叫谁哩?叫你家阿诚?嘻嘻,没准儿他望见你这开心劲儿,一旁撸的正欢哩!” “不、不会的,阿诚不是你们说的那样……你们放手啊!呼呼……” 我吓得下体一紧,差点以为那老货发现了外边偷窥的我,一时间心里想着——反抗呀!反抗呀!反抗老公就进来救你! 可我明知那只是我那点儿可怜的男人的尊严在欺骗着我,也不知是春姨的连骗带吓奏了效,还是小皮舌尖上的功夫确实厉害,这一串招使下来果然让这可怜的姑娘难以招架,不出一会儿便见她连哼带喘,抗拒的声音越来越小,微闭着两眼,一脸沈醉整个人瘫倒在春姨上,任由那小子一张巧嘴,两只黑手在她上游移开来。 “撒,这才乖嘛,瞧这粉嫩的小子,一吸就喘成这样儿,敢阿诚就没给你吃过,咱姑娘家遇见好男人乖乖享受不就得了,为难自己干啥咧! 春姨说着,仍保持着一手从后面勾着可可的脖子,压制着她越来越弱的反抗,另一手慢慢到她两腿间,用两根手指进去撑开那两片紧绷绷的的瓣, “妹子,姐给你查查生娃的地方,哟!咋还跟没开过苞似的,不会阿诚那家伙就没怼进去过吧?呀,瞧瞧,这啥呀,里头咋还乎乎的哩?” 春姨抹了一手糊糊的体,往可可上抹了一把,又往她儿子脸上抹了一把,闹得俩人又是一阵哄笑, “喏,你嫂子上流出来,闻闻啥味儿?” 可恶!这母子俩不光使劲了法子玩弄我的未婚妻,还不放过任何羞辱她的方式。 “姐,我求求你……别弄我那,那有伤,好疼……” 可可被他们玩弄得气若游丝,却又忍不住出现了生理反应,但她昨天被小皮暴力侵犯,又吃了避孕药,确实再受不得任何伤害, “咦?怪呀!咋会疼?咱家昨天不是叫小皮压床了吗,莫不是你跟谁偷吃了?” 春姨顿时板着个脸,一脸嗔怪说, “敢咱阿诚那麽老实,娶了个偷男人的货进门,那咱可得好好查查了!小皮,掰开!” 春姨一声令下,自个一条大腿进可可胯间,稍一用力就将那紧紧着的地方给别开,就见这女人一甩膀子,一手一条胳膊扛住可可的大腿,像掰只螃蟹一样,将我未婚妻两腿扛成个大大的M型,任由她怎么哀求也无于衷。可怜我的娇妻,一个刚出大学校门的小女生,哪是这种农村劳妇女的对手,任由她怎么哀求也无于衷, “好咧!” 小皮一得令,便跪到可可两腿间,装模作样将整个脑袋凑到她两腿间,此时那里正门户大开,女生最私羞耻的几个都一览无余排列在这个男孩眼前,甚至可以闻得到那里的气味。 “快闻闻,屄里可?可有男人的味道?” 这小子果然将鼻尖顶到我未婚妻嫩的户上,夸张地嗅了半天,然后着鼻子装作一副夸张的表说, “咿!!不光得要命,屄眼子还黑乎乎,跟个鱼嘴儿似的一缩一缩的,一看就是刚刚被老大的巴弄过。” “没有!没有!你们都在胡说……!” 我见惯了太多乡下的校霸凌事件,知道这些话都是乡下孩子打小以来就会的羞辱人的方式,目的就是将人的尊严剥的一干二净,可我那刚从大学校门里出来的未婚妻哪里经受过这些,惊吓、羞辱、无助之下,我听到她只能用呜呜的哽声表达自己的抗拒, “那就是了,我说念了那麽些书,装的比谁都纯,原来也是个欠干的屄,吊着咱家大的,又来勾引咱家小的,咱就说呗,咱儿子这根大黑屌儿哪个屄见了不犯?要俺说这屄就得咱儿子大巴来治,她想被人玩,就叫她玩个够!” “呜呜……求你们不要、不要说了……我没有,都是你们逼我的!” “哈哈,姐都了一儿了,还敢说不?不信俺尝尝!” 我见小皮整个脑袋埋在我娇妻微颤的两腿间,出舌头,在那小儿上轻轻划过,舌尖拉起几丝半透明的,她立马如触电一般,浑哆嗦起来,胳膊几乎支撑不住子,整个人快要瘫死在春姨上, “啊……啊啊……不要……不要啊……” “哦……屄……姐的屄……真的又又香……俺要亲……亲个够……亲完屄……再亲姐的眼子……亲完眼子……再跟姐亲嘴……” 只见那孩子小狗舌头顶在我的未婚妻两腿间,将那娇小的瓣先横着拨弄几个来回,又竖着扒拉几个来回,再打着转儿顺、逆时针各逗弄几个来回,到后来玩开了索双手紧紧托住可可两瓣峰,将脑袋埋在中间,像托着两瓣大圆西瓜,嘴里发出“吧砸吧砸”的声音,卖力啃个没完。直把个可可个小屄玩的整个人似虚一般,两腿拼命打着颤儿,时而紧,时而松开,糊糊的体拉着丝线顺着往下淌。 如果说第一次的失是不知,第二次是被强迫,到了这里她下体传来的巨大快意让她丢掉了最后一丝廉耻和对未婚夫的忠贞,终于抵挡不住诱惑的她往前一挺,零距离贴到那孩子的脸上,奋力扭着腰将自己的下体——无论是、门还是门,贴合在那孩子的脸上磨蹭着。 哦哦哦哦,这是多么刺激难得的场面,我老婆竟然被一个乡下男孩舔屄,还舔得这样津津有味,我忍不住像中学时代那样,偷偷一人躲在院里解开带开始自我安,这自我安除了体上,还有心理上的,毕竟人家13岁的就可以弄我的女人,而我呢?从13岁到30岁,还是只能自己解决! 我只能不断告诉自己虽然我的未婚妻被一个小孩上了,可既然她被别人上了,那也就不是我的女人了,这心态就好比为自己开过的车寻了一个不错的买家,看着下一个买家享受自己曾经的车,似乎心里还挺美的? 春姨抛给小皮一个眼神,示意他该入正题了。 那小子立马站起来,脸贴过去就要跟我未婚妻亲嘴,只见可可无用地躲闪了几下很快四片嘴便在了一起,起先似乎是可可咬紧牙关紧守着最后的防线,但春姨这死婆竟然一把住我娇妻的鼻子,就这样没两下可可便缴了械,似乎还主用嘴温地包裹住对方,我甚至清楚地看到俩人的舌头织在一起,拉出长长的丝线。她似乎忘了那可是刚刚亲过她排器官的地方…… “噢!噢!姐,姐,香不?你眼子的味道?” “唔唔……嗯嗯……别、求,求求……别弄我里面……我刚吃了药,不、不能再弄……” “嘿嘿,妹子,有啥不能的?听姐给你说,你是没尝过大巴的好,你尝一次,往后就惦记上了,那硬邦邦的家伙往里头狠命一怼,怼的你里边的,心里头可比吃了蜜还要甜!” 春姨一面说,俩手一面使劲将可可的胯又白开几个角度好方便她儿子长驱直入,我甚至没注意到小皮那根已经上了天的黑巴什么时候进入了我娇妻的体,又开始有节奏地耸起腰来…… 我清楚知道可可下面的紧致,这样毫无阻力地进入,说明这次并不是小皮硬怼进去,而是她的体确实起了女人该有的反应,让对方粗大的器轻轻一就一到底,甚至是仅仅挨着瓣的边沿就“刺溜”一声被她吸了进去。 小皮女人有他特有的节奏,也不知是他跟谁学的,用他自己的话说——女人最爽的法子,就是把吧不顾一切地狠狠到底,然后再慢慢地往外拔,直到把屌头拔到洞儿口,享受女人的屄恋恋不舍地裹着你的屌头,再狠狠到底……几次下来,便能的女人管你叫爹。相对于昨晚的暴力抢占,今晚在他干妈指导下,对我未婚妻从体到魂全方位占有和掌控的乐趣更让这个男孩罢不能。 当然前提是你得有那个宝贝家伙,而这恰恰是我所不能足自己女人的。 “这才对嘛,屄就是屄,瞧这大扭的,屄芯儿颤的,一看就是让大巴玩的料儿,何必装纯找不自在?” 春姨见她儿子已经控制全局,便将可可瘫的子缓缓放平,自己则颠颠地绕到她儿子后头蹲下,把脸贴着她儿子两瓣黝黑结实的小儿磨蹭起来,还出舌头来顺着那黑不溜秋的轻轻舔下去…… “!妈你弄俺干撒?” 小皮一个浑一个激,脚底一,巴一歪从那里了出来,再往前一怼正怼在可可硬邦邦的耻骨上,痛得这小子龇牙咧嘴。 “嘻嘻,别!妈给你洗洗和腚子!” 春姨乐呵呵地把嘴贴上去,冲着那黑不溜秋的里和裆里两个甩来甩去的大黑球儿就是一阵吧砸,不得不说这小子常年跑步练出来的大小腿肌线条修长又紧致,小黑还长得乎乎的,还的,上面还印着小三角绷出的两道勒痕和在泳池边晒出的印记,估计在他干妈闻起来一裆里都是的雄味道。 “哎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唷!” 后庭的刺激让这小子越发兴奋,乎乎的小黑上肌一下绷到最紧,又缓缓松开来,任由他娘半张脸都陷进他缝里头,嘴凑到最里头好一阵逗弄,每弄一下便爽的这小狗巴往前猛地一挺腰,挺得可可也不知是舒服还是痛苦的眉头随着下体一阵紧缩…… 狭小的铁皮屋子里,春姨的脸贴着她儿子的,她儿子的巴在我女人的里,我女人则背靠着铁皮墙,两眼失神地望向天板,一面承受着男孩无的冲击,一面喃喃自语着什么…三条狗男女就用这样奇怪的姿势毫无廉耻地合在一起,使尽法子足着自己,也互相足着对方。只有我,和我的未婚妻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铁皮墙,却只能用自己的手足自己,眼看她被,被凌辱,宁可低地乞求这些欺负她的人,却不向我发出求助,我又如何忍心打断她享受这样的“快乐”?直到男孩一汩一汩的热浇灌进她的芯深处,我仿佛看到小皮那万千健的子孙,个个甩着粗黑的尾巴,涌进她门户大开的腔里争相结合…… 小小的铁皮窝棚不住地摇曳,随时都有倒塌的可能,浴室里边雾气缭绕,响着各种吧唧吧唧的水声,亲嘴的声音,舌头舔眼的声音,巴在洞里的声音,巴掌打上的声音,手撸巴的声音…杂着少妇的叫,少年的低吼,少女的哭泣,混合成一曲人的乡村小夜曲。 好不容易等到铁皮窝棚停止了摇晃,我也耷拉着胯下疲的东西,靠在外边的墙上不住喘着粗气,就听里边春姨咋呼起来, “!你个小狗巴,叫你给你嫂子搓子,咋就怼进去咧?” “嘛!梆硬的巴挨着流水的屄,还有不怼进去的道理?” 小皮也不甘示弱回怼,却被他干妈一个大脚丫子踹在裆里,甩着胯下半的家伙一个趔趄叠出来。 我慌得连子都没提就躲到一旁,说真的,我此时越发害怕这小子胯下那个凶狠丑恶的东西,觉它就算是着的时候,抽在我脸上也能把我原地抽地转个圈儿。 “你们……你们……这些混!畜生!我要去告你们!” 屋里传来可可连哭带骂的声音,成年人完了火,都进入贤者状态,唯独小皮不需要。 “别,妹子,咱小皮多大?你多大?他昨晚弄你那会儿,你也没跟人说,对不?如今说他把你给糟蹋了,谁信?闹不好说你勾引小娃,还聚众乱,你和阿诚还咋处?” “什……什么?!……你知道昨晚我被他……你、你竟然……还……还……?” 可可抹了把眼泪,惊得瞪大眼睛,她这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原来自始至终都在帮着她的婊子儿算计自己。 “哎哟,傻丫头,姐不光瞧见了,还拍下来了!多大点事嘛,妹子,听姐一句,咱女人不都这么过来的,趁年轻有的快干啥不快个够?往后阿诚是你男人,小皮也是你男人,一个专管把你养得白白嫩嫩,一个专管床上让你快地哭爹喊娘,美不死你?” “!!你们都给我!我只阿诚一个!我再也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 欺骗和胁迫面前,可可气得声音和体一同颤抖,两脚一阵乱踢乱打,地上的水溅了春姨一脸。 “呵呵,都是婊子,装啥清白?说实话老娘早看不惯你这傲劲儿了,你他?咱阿诚那麽敞亮的人,要你个破鞋?咱丑话说在前头,往后你只管乖乖伺候咱儿子,这事儿就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阿诚那边姐替你瞒着,可你要对不住小皮,那可别怪姐翻了脸,卖你去做!” 春姨一抹脸上的水,顿时变了脸色,冷笑着说,顺便还得意地扬了扬手上的手机,她见可可没了回应,知道她这一番连哄带吓起了作用,便随便穿了小吊带,扭着水蛇腰哼着小曲推门而出,只剩下可可坐在一地的冷水中,将头埋在膝盖中幽幽哭着。 看到这一幕,墙外的我捂住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谁能想到,两个高学历的成年人会被一伙没文化的乡下人玩到这种地步,不要不相信这样的事,对于那些不受法律和道德约束的孩子成年人是很无力的,就像《伊甸湖》这一类的电影里说的那样。 想到我的未婚妻,这个刚从象牙塔里出来还对这个世界抱有美好幻想的女孩,在这个自小在乡野里爬打长大,且无需承担任何法律责任的孩子面前干净的就像一张白纸,且日后将被他长期玷污的景,我不由地打了个冷战,但奇怪的是,当我一想到因她的无知和对我的背叛而即将遭受的惩罚,刚才那种刺激的觉又占据了我的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伊素婉直播间】未婚妻和乡下表弟(新修版)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