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B级文件未删减版】未婚妻小琴的性福生活【BGMBGMBGM老太太的PP视频】

未婚妻小琴的性福生活【BGMBGMBGM老太太的PP视频】/

未婚妻小琴的福生
发布于:2022-05-30

,

烧烤晚会小琴,成为我的女友三个月,看上去是一个纯乖女

,

我们去同学家别墅参加一个小型烧烤晚会。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小琴已支援不住,我送她去别墅客房休息。

,

上楼后,寻找客房时误入主人房,我看到小琴已迷迷糊糊,顿生凌辱女友之心。我将女友仰面放在大床上,下她的,只留内和衬衣,并把衬衣扣子全解开,我躲入落地窗帘里,拿出随携带的数码摄影机准备拍摄。

,

不一会,

,

陈伯伯得起,下了小琴的内, 玩弄小琴的小,小琴在迷糊中起来,小中流出大量的水,在灯光的照耀下,双腿中间的部们亮亮的。

,

陈伯伯下睡衣,他的已坚硬,他的小儿子我的同学陈义就很大,我们一起玩时量过,起时有18公分长,3公分的直径,陈伯伯显然要更大,估计有22公分长,4公分直径。

,

陈伯伯分开小琴的双腿,跪在中间,那巨大的头沾上小琴的水,顶住小口,我的心提到嗓子口了,也了起来,看着他的头分开,并缓缓地将推入小琴的道中,我越来越兴奋了。

,

大在小琴的小中抽,发出叽叽咕咕的声音, 只能进入半支,越越深,最后把整支都进去了,小琴的道并不深,平时我那17公分的入时都顶进子口一点点,他的头一定全部进入了子。

,

小琴在迷糊中达到了高潮,双手抱紧了陈伯伯的,自已的部用力的扭,陈伯伯也一出一进地大力抽送,在小琴小的紧下,两个向上提起,部顶紧小琴的小,全抽搐着把注入小琴的子内。

,

隔了一会儿,陈伯伯去卫生间清洗了,我关上摄影机放进口袋,走到小琴边上,小中才有少量的和着水流出,看来大部分已留在了子内。

,

为避免烦,我赶紧抱着小琴,带着小琴的衣物离开主人房。

,

把小琴送到一间客房后,我发现小琴的内不见了,大概是在陈伯伯房里,我便去取,陈伯已睡了,内拿不到,回去只好编个理由了。

,

来到客房,却发现有一男人正在床边正在弄小琴,原来是陈伯伯的大儿子陈新,他不知到我的原女友已和我分手,也不认识小琴。看到我,轻轻对我说,让我们一起来干她。

,

我呆了一下,说到,我先来给你拍下来好了。

,

陈新继续逗弄着小琴,小琴经过刚才大战,已醒了一半,被他一弄,水直流,这也是小琴的特点,只要男人一弄她的房或部,立刻会流出大量水。

,

小琴一边,一边睁开眼睛,发现了陈新,不知该如何,我赶忙躲到陈新后面。

,

陈新下衣,出男根,他家的男人都有巨根,他的最大,足足有25公分长,5公分直径,连我都呆了,小琴更是一脸惊讶。陈新把大吊放到小琴的口边,经过陈新的弄,加上看到如此巨大的,小琴的已被挑起,她很自然地像平时帮我口一样将陈新的含入口中,贪婪地吮吸起来。

,

我看着他们,忍不住去舔小琴的小,小琴更加大声地起来,对两个男人一起弄她竟然一点也没有不适应。

,

我找机会停下来,在桌上找到一个舞会用的面戴上,拿起数码摄影机拍下这一迷的景象。陈新举起小琴的双腿,分开两边,大太粗了,困难地挤进了小,看着小琴一脸享受配合着陈新的抽,两个大上下跳如波涛汹涌,我真怀疑这是不是我的女友。

,

由于我和陈新先弄了小琴很久,加上陈新的大用力抽,小琴很快就高潮了,也变成了肆意的大叫,持续了很长时间后,小琴的高潮快要过去时,陈新的大完全埋没在小琴的小中,(估计这回可以顶到子底部了)喷出他的,充了整个子。

,

陈新趴在小琴的上休息了一会,站起来,抽出缩的,仍有15公分长,在他的跨下一晃一晃地,沾了小琴小里的水和,我给了他一个大特写,然后把摄影机对着小琴,小琴双腿张开,小还不能闭合,一张一合的着,缓缓从里面流出一来,沿着一片的会部经过门流到床单上形成了一滩。

,

陈新说到,这小妞的小好紧,高潮又长,干起来特爽,你不要浪费啊,我先走了。说完便离开了客房。

,

小琴对我说,嘿,把你拍的给我看看,我要留作记念,干得我好舒服啊。

,

我并不答话,还是趁她未发觉看着她被人的是她的男友我,赶紧离开了客房。这一次我锁了房门,今天小琴已被陈家父子先后,我的凌辱女友的心愿已足,该让她休息一会了。

,

出了房门,正好碰到了我的前任女友小芬,小芬在作我女友时,我也经常找机会使她和别的男人做,小芬知道我的好,正好也试试其它男人的,就顺水推舟地让其它男人上她,直到她在我的策划下和陈义做后,上他的大,成了他的女友,我才找了小琴作女友,小琴的以只有过一个男友小平,在我追问下,她告诉我她总共和她的前任男友干过5次。

,

小芬笑道:「你还是不改,又让小琴和别人干。」我忙说,「你可要替我保。」小芬又说,「陈义喝醉了,如果你想的话,我愿意温故知新。」我刚看过两个男人先后干了我的女友,正好需要消消火,便随她去了另一间客房,把她干了个爽,搂着她一直睡到天亮,回到小琴睡的客房小琴还在睡觉,我看到她的小又红又肿,上面还有陈伯伯和陈新的干了以后的结晶,我好爽。

,

(二)  山村夜色我与小琴去山区郊游,天色已晚,机车轮胎被钉子扎破,只能找人家借宿,明天再想办法了。

,

一户胡姓村民收留了我们,那是一所旧房子,只有公公和媳妇在家,他们非常客气。公公老胡让我们睡他儿子媳妇的房间,那个房间稍微现代一点,让他儿子媳妇睡到他坑上(公公是北方人,习惯于睡坑),儿子小胡去上班了,要明天凌晨4点钟才会回来,4点时他已经起来,会告诉儿子的。

,

入夜,我在房间里想和她亲热一下,小琴却有些难为,说不能让人家以为她很随便,加上白天爬山已经很累了,想早点睡,我只好到客厅的破沙发上,拿出数码摄影机看白天拍的景色,不知不觉睡着了。

,

半夜,我忽然听到开门声,迷蒙中一个男子进来,估计是小胡回来了。

,

我刚想起来告诉他借宿的事,小胡直接进了他自已的房间,对着床上说道,「媳妇,今天少,提前下班了。」说着便下衣服,座到床上。

,

我看着他健壮的体,心顿起,想看他与我心的小琴共卧一床的景,便拿起了数码摄影机,开启了微光拍摄功能,到户外去从窗口拍摄,我蹲在窗下通过晶显示屏窥视。

,

小胡以为床上的是他媳妇,一下子光光上了床,他从背后抱住了小琴,一只手小琴的房,小琴那的房和光的皮肤,给他异常的觉,他发现睡在他床上的并不是他的媳妇,他翻过小琴,仔细一看,觉得很奇怪,他摇了摇小琴,轻轻地叫,喂,喂,你是谁啊?

,

也许小琴真的很累了,一点反映都没有,小胡坐在床上,看着熟睡的小琴,不知所措。

,

过了一会,小胡似乎对刚才过的房有一点兴趣,弯腰轻轻地掀起小琴的衣服,里面没有穿其它衣物,小胡 是轻轻地,后来就越来越重,就像面团一样地玩弄着小琴的房。

,

我真担心小琴会被弄醒,但小琴还是一也不。

,

小胡把被单掀开,小心翼翼地下了小琴的内,看来他要进行下一步行了,我的心也随之收紧。小胡分开小琴的双腿,把手进小琴的两腿之间,用一根手指拨弄小琴的小。小琴立刻有了反映,轻轻的,听起来像是梦到了。

,

当小胡的手指从小琴的小中出来时,我从晶显示器中清楚地看到他的手指亮亮的,沾了小琴的水,小琴睡觉时分泌的水也不少喔。

,

小胡站起来,他的已坚挺,得高高的,黑黝黝的,蘑菇状的头特别大。小胡趴到小琴的两腿中间,用他的大头顶开小琴的小,坚硬的有力地抽着,发出奇怪的声音,显示器中他们两人的器的合部时隐时现,看着女友意外的被人干了,我愈加兴奋,忍不住打起了手枪。

,

忽然传来小琴的呢喃:「坐飞,你的刮得我好舒服啊,我快要丢了,快一点,干死我吧!」我赶忙把镜头对准小琴的头部,小琴仍闭着眼,看得出还在半睡状态中,一边叫床,一边紧紧地抱住了小胡,她一定以为是我在干她,我真佩服她,一边睡觉,一边还能高潮。

,

小胡的大头抽出时把小琴的小里的红都翻出来,入时又挤进去,他听着小琴的叫床,在一阵快速地抽后,发出低沉的哼哼,将他的入了小琴的小中。

,

小琴在高潮后并未醒来,紧紧地抱着小胡强壮地体甜美的睡着。小胡仰面躺着,刚从小琴的体里拔出的亮晶晶的贴在他的小肚子上,他的毛也全被小琴的水弄了。

,

我正想收起摄影机,移中我忽然发现,在房间门口还有一个人在看小胡和小琴做,仔细一看,原来是老胡,老胡转离开,我跟着进了屋,到老胡的房间门口偷看。

,

老胡到房里,来到他儿媳妇的那一头坑边,爬上去搂住了他儿媳妇,他儿媳妇醒来说到:「小胡快回来啦,不要搞啦!」老胡道:「刚才我去偷看了那两个年轻人做,想要干一干了,儿子还有2个多钟头才会回来,来吧!」原来他以为是我在和小琴做。

,

老胡说着就下了自已的衣,又帮他儿媳妇光了,一翻,趴在他儿媳妇上亲起来,他儿媳妇也不反对,两脚从两边勾住老胡,和他亲起来,原来他们早就勾搭上了的。

,

我休息一会儿,再次观看。

,

1我回到客厅里躺在沙发上,想着如何分开小胡和小琴,以免小琴醒来时大家太过尴尬,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

不知过了多久,我听到有人在客厅,睁眼一看,4点多钟了,小胡正在拿东西吃,这时,老胡从里面出来说道:「儿子,回来了,今天有两个年轻人借宿,你和你媳妇睡到我屋里吧。」他以为小胡刚回来。

,

小胡进去睡后不久,便传来呼呼地鼾声,也许他干小琴干得太累了。

,

老胡来到我跟前,轻轻地叫我,我装做睡得很死,一也不。老胡走进小琴睡的房间去了。我心中一阵激,难道他也要去干小琴吗?我带着摄影机,来到绝佳位置刚才的窗下,继续看下去。

,

老胡进入房间后,来到床边看着小琴,小琴的上认还掀到颈部,老胡瞪大眼睛看着小琴那大大的房,老胡双手了上去,小琴的一对房,好像是两个汽球,老胡一搓就马上变形,从他的指缝里挤出来,一放手就成人原状,一弹一弹的,看得我口水都流出来了。

,

良久,老胡索去她的上衣,小琴翻了个,我吓了一跳,但她没有醒,正好让老胡把衣服从她上剥了下来,现在小琴已经一丝不挂了。我 担心如果小琴现在醒来会发生什么事。

,

老胡分开小琴的双腿,看着她诱人的小,低下头去舔,小琴有了觉,嗯嗯的轻轻,我更加紧张了,但我没有办法,现在进去阻止也许小琴会立刻就醒,我只能切关注事的发展的小琴的眼睛。

,

小琴开口了:「坐飞,你真好神,又来弄我了。」幸好她的眼睛还闭着,但明显已醒了,我只能豁出去了,看看到底会怎样。

,

老胡跪到小琴的两腿中间,他的对准了小琴的小,小琴的小已的透的,老胡很容易地了进去。小琴的眼睛还未张开。老胡双手扶住小琴的腰, 抽。

,

可能是老胡粗糙的双手让小琴觉不太对劲,才了四五下,我最担心的事发生了,小琴的眼睛睁开了,一眼就看到老胡,一下子惊呆了,语无伦次的说:

,

「你、我、这……」老胡马上把手指放到嘴上说:「嘘……你男友就在外面,如果你叫喊的话,他进来看到我们两个这样的姿势会很高兴吧。」小琴果然不说话了,但还在反抗,老胡大力的压住小琴,挣扎中弄出了一点声音,小琴怕我听到,又不敢了,老胡的谋得逞了,现在他肆意地在小琴上为所为,小琴却只能顺着他的意思做了。

,

由于老胡刚刚喷过,的觉可能比较迟钝,所以他不停抽着小琴,小琴在他不停的刺激下,从下体传出的快越来越强,忍不住叫出声音来,她的叫声,完全配台着老胡抽时的节拍。

,

老胡作愈加强烈,那条,有时得好深,一点不,有时用力一拔,整条抽出来,再入时就经常不准,不是每一下都得中,小琴又又,手拿住老胡的帮他对准,老胡「滋」的一下,又是全根入,小琴不停地抬起向上顶,配合的老胡的抽,两人的部一下一下地撞击在一起,发出很响的啪啪声。我从未见过小琴如此放怀去做,如此尽地叫床。

,

我见到小琴已达到高潮,她双眼上翻,大口喘着气,两个大波上下晃如波涛汹涌,老胡的在小琴的小中进进出出,两个春袋跟着撞击小琴的,小琴高潮时的喷出的大量水被一一地挤出来,泉水一般不停流下去,沾了她整个,床上了一大滩。

,

现在我不得不佩服老胡,他控制着两人的节奏,使小琴一直保持高潮30多分钟,口中一直在喊:「啊啊……我……我快……我快要死了……啊……不行了……你太强了……啊……我快死了……喔……喔……喔喔……我快上天了……啊……再深一点……再深一点……啊……」小琴高潮过去时,全都没有一点力气,摊在床上,可老胡还没有发。

,

老胡爬起来,骑到小琴的颈部,把沾水的塞入小琴的嘴里,小琴毫不反对,津津有味的吮吸,还用手去老胡的根部和两个,老胡毫不1面容和的舌头刺激了老胡,他终于在小琴的嘴里发了,两个一缩一缩,小琴嗯嗯地接受了。

,

我与小琴做时总想试试看在她嘴里,小琴老也不肯,今天竟然被一个素不相识的老头入,令我觉既吃亏又兴奋。

,

老胡的从小琴的口中抽出时已是干干净净,小琴的口中装了老胡的,嘴边还留着一圈摩擦留下的白沫,她刚想吐出来,老胡却让她下去,小琴犹豫了一下,就 ,完口中的还出舌头来舔嘴边的白沫,那种的景像我一生都不会忘记。

,

我回到客厅,看到胡家媳妇只穿着衬衣靠在小琴睡的房门口,一只手正在自已的下体自,原来她也在偷看。那白白的、的一一的,看起来应该很好干。

,

我决定要她来给我补偿,我去拉她过来,她吓了一跳。

,

我拖她到沙发上坐下,问她:「看了多久了,你公公刚才没把我干够吗?」她见我都看到了,就坦白说:「我公公刚才只干了我一会儿就了,我刚有点兴奋就完事了,后来我老公进来就睡死了,我弄他的小都不理我,我赌气就出来了,恰好看到我公公在干那女孩,我就……」我暗想,你老公力气已经用在我的女友小琴上了,当然不理你了。我问:

,

「那你现在想不想有一根来你?」她看出我有意思要和她搞搞,一手到我的裆抓住我的,说:「我就想要这一根!」我们飞快地光了,我将她按在沙发上,她的房也很大,但不如小琴的坚实,松松的,令我更兴奋的是她的下体居然是天生光洁无毛,看上去白白的象小孩的部,上去很光,中间的缝还是粉红色的,早已透了,大腿两边都沾了水。

,

我的比她家的两个男人的都要大一号,她迫不急地把我的入口中,贪婪地吮吸,我倒过来,为她口,没有毛的舔起来觉很特别,加上刚才老胡和小琴做给我的刺激,我的涨得像铁一般,头发紫,上血管都粗起来了。

,

我分开胡家媳妇双腿,用双臂勾着,大进她呼呼的中,抽中两边的瓣被带进去,又带出来,由于没有毛的阻挡而一览无余。

,

我不由地加快节奏,加大深度,让对里面的刺激愈来愈大,胡家媳妇已经 毫不掩饰地。我的在那流着的中进出,明显觉到她那小小的口随着我的抽变大变小。胡家媳妇喘息着把体靠紧我,双手紧抱住,我的整个被那壁上的褶皱击,望着不时消失在胡家媳妇那销魂的中的,我的全到前所未有的舒服。

,

一会儿,胡家媳妇呼吸急促,全颤抖,双眼迷离,有节律的收缩着紧握着我的,喉部发出难以压制的嗯嗯声。为了持续她的高潮状态,我更加大力地抽,每次抽出时连头都快要掉到外面,入顶到胡家媳妇的子里面。

,

她脸绯红,她的两个松的房随着体的跃上下跳,甩得快要飞起来了。干了30多分钟,觉得一种酥的快从我那的头部,一直传递到我的神经中枢,我不由自主地叫了起来,「我好爽!」而胡家媳妇也非常配合地起来「啊……喔……」看着她高潮的样子,没有男人能抵挡得住这样的剂,我的下体死死地顶住胡家媳妇,头顶开子口,全为向子内发出我的子弹,胡家媳妇也紧紧地抱住我的,美美地承受了我出的,一边叫道,「舒服死了……舒服死了……全给我,给我……死我吧……」我地趴在胡家媳妇的上,她的体也是的,我的部挤压两个球,好舒服啊,一点也不想起来,宁愿被胡家父子发现也不起来,我心里暗想。

,

但胡家媳妇说:「现在快7点钟了,如果你想你女伴起来后看到我们这样的话,你就继续趴着好了。」我马上跳了起来,问:「你公公呢?」胡家媳妇说:「他早就出去锻炼体了!」我一想,他出去时肯定看到我和胡家媳妇的样子了,只是没打扰我们而已,等一会儿我该如何呢?

,

我穿上衣服去看小琴,小琴已经穿上了内衣,可能是刚才的高潮令她太累,她还在睡梦中,我掀开被单,她穿着的内上留下了一大滩半干的斑。我低头闻了一下,一浓浓的与水混合后的半香半的味道使小琴的全充了的觉。

,

小琴醒来后,发现我在看她,快速地盖上了被单,妄图掩盖从她体内流出的其它男人的造成的斑,我抬头看她时,她的脸通红通红的,不敢看我,我从她的未扣好衬衣中又发现了房上有一个紫红的痕,小琴并未注意到,我故意说:「你睡得那么死,晚上我怎么弄你都不醒。」说着微笑着给她衣物,然后到客厅去等她。

,

小琴梳理完出来,胡家媳妇已经做好了早饭,笑地看着我们吃完,看来她对我凌晨的表现十分意。

,

当我和小琴离开时,我想下次一定要再来过夜,想信小琴也不会反对。

,

(三)  健美老师自从上一次山村回来后,我们已经好久没有一起出玩了,小琴为了保持好材,参加了健美课。

,

一天,小琴到我租的房里过夜,第二天她要到健美中心去练舞,我心中念头一闪,在做时我特意把她的内弄坏,第二天,小琴只好不穿内直接穿健美服,外面套上外衣去健美中心。

,

那个健美中心是我介绍她去的,之前我也在那练过,地形很熟悉,老师也有几个认识的,但他们大概不会记得我了,教小琴那一组的是李相老师。我偷偷地到那里选择了一个有利地形,用数码摄影机的变焦功能来观察,小琴会不会春光外。

,

好不容易等到练习结束,似乎没人注意小琴的健美服里的异常,我失望地想要离开,忽然听到李相开口说,「小琴,你刚才有几个作没做好,反正下面场地有空,再留下补习一会。」小琴体这几天重了1 公斤,正想加大运量,就说:「好啊!」我心想,有戏了。

,

他们做了几个作之后,李相让小琴躺在地板上,双腿尽量分开,给她拉韧带,李相的双手推着小琴的双脚,推着推着竟然越来越往上了,他的用在小琴的大腿内侧来回的擦,好像在放松她的韧带。

,

我暗骂:一定是想趁机占便宜。但却有一点兴奋。小琴是一个非常容易被挑起的女孩子。平时,我只要略微地挑逗她一下,在她的部位——头、小、大腿内侧、耳朵周围等十秒钟,她就会有生理反映。

,

李相不停地擦小琴的大腿内侧,小琴当然有了反映,我从晶显示器中看到她的头明显地突起在健美服上,由于没有内,渗出的一点点水都清楚地在张大的双腿中间显现出来。

,

小琴自知失态,想要收起双腿停止练习,便说:「我想……」后面的话还未说出口,李相突然手把小琴的健美服从裆部拉到一边,小琴那的毛和小一下子全了出来。我呆住了,想不到他会如此直接地拉开小琴的衣服。小琴更是羞红了脸,不知该如何应付。

,

李相问:「你为什么不穿内来练?是不是故意想要暴自已?你不知道这里不准穿暴的服装吗?」小琴难为地说:「我……不是故意的,昨晚我的内弄坏了。」李相又问:「被谁弄坏的?怎么会弄坏的?」小琴被他问得突然,没时间想一想就回答了:「被……我的男友,不小心弄坏了。」李相笑道:「一定是和他做时弄坏的,是不是?」小琴的脸更红了,说:「是。」也许是被教练发现了,太紧张,一下子没回过神来,小琴对李相的所有问题都毫不隐瞒的回答。

,

李相边问边用手拨弄小琴下体的小粒。李相又问:「你一周做几次?」小琴被他拨得的,扭着说:「七、八次吧。」李相问:「都是和男友吗?」小琴想了一下:「也有别人。」「你和别人做他知道吗?」「有的知道,有的不知道。」李相又问:「和你男友做得多还是和别人做的多?」小琴说:「大概一半一半吧。」李相问:「每次都有高潮吗?」小琴答道:「一半的次数有高潮。」李相问:「谁能给你更多的高潮?」小琴头一歪,想了一会儿说:「如果每周有四次的话,其中有一次是我男友弄的。」听到这里,我心暗骂:这小货,难怪,在我设法凌辱她时,这么容易就被人上,她根本就是半推半就。

,

李相又问:「你怎么不找个每次都能给你高潮的男友,辟如说我?」小琴答:「高潮和是两回事,很多男人能给我带来高潮,但不是都能给我。」听到这句,算是给了我一点安,小琴的还是我。

,

这时我注意到,小琴的表突然有些异样,她发出颤抖的声音:「嗯……哦……」原来李相的手指早已入小琴那的小,在小琴的体内搅,小琴被弄得罢不能,来了一波高潮,实在忍不住,叫出声来。

,

小琴弯下去,伏在李相的大腿上,扭着腰肢来配合李相手指的作,好留住那一波高潮。李相还是不紧不慢地刺激着小琴的,小琴高潮时涌出的水顺着李相的手指滴下来,在地板上形成一滩。小琴得不到更强的冲击,全说不出的难受,她突然拉下李相的短,李相的跳了出来。

,

看到李相弄小琴时我很兴奋,但这时我却有些后悔,小琴一般不很主要求,但很容易挑逗,一但逗起她的来就非干不可了。她主去拉李相的短说明她的已经被挑起来了,本来我也经常让她被别的男人上,但我都算好在安全期,而今天她是在危险期,昨晚我上她也是带套干的,这一次可不要出了错,被人家弄大了肚子可不是好玩的。我决定在李相的入小琴以前阻止他们。

,

想不到李相的人白白净净的,却生了一根粗大而黝黑的,头上似乎也长了肌,不规则地覆盖在上,面目十分的狰狞。小琴一口就将它含住,用力地吮吸,前的两个球挂在下面随着头部的作一晃一晃的,李相腾出一只手来。

,

口部、房和下体三重的刺激更加激发了小琴的高潮,地上的那一滩水又扩大了许多,小琴的呼吸更加急促,她突然站起来,双腿分开蹲到李相的上方,一手扶住李相那丑陋的,对准自已的,一坐到底。

,

我从未见过小琴如此急切地需要一根。她的作快得令在场的两个男人都来不及反应。李相的已经进入我女友的体内,我不知道该不该出去,但一种莫名的兴奋让我留在原地,我只能祷告,小琴没有忘记,在关键时刻会站起来避开他的。

,

小琴的体剧烈地上下运,头在不停地摇,披肩的秀发象奔腾野马的鬃毛一般飞扬,双在前疯狂地跳,李相的在她的中时隐时现,当小琴抬起躯时,我可以看到李相的小腹已被顺着流下的水全部沾,当小琴用力坐下时,李相的两个被紧紧地压在小琴的下。李相虽然也再用力向上顶,但相对小琴狂野的作,显得仓白无力。他没想到会如此激烈。

,

这样的场面持续了二十多分钟,小琴一直不停地剧烈运,我在一边简直看呆了,四个多月来,我看小琴做(包括她和我,包括她和别的男人)近200次,她一贯温,也不太主(美丽的女孩子,男人一看就忍不住主了,她想主都很难),今天她表现出野的一面,真该好好地记录下来,我用数码摄影机对着他们细细观察,李相从她体内抽出时带出的白沫浓厚而腻,连我这里都可以闻到那种发出的麝香般的气味。

,

她的一对巨快地跳跃着,似乎快要飞离和它并不相称的体。当我看到她如痴如狂的表的特写镜头时,我忍不住大力地套弄自已的直到发。

,

当我再看他们时,小琴弯下了腰,伏在李相的上,双手搂住李相的脖子,髋部以下快速地颤,并大声地叫道:「哦……吧,哦……在里面,全部都进来……」小琴知道她的体教练要发了,却完全没有避开的意思,反而叫喊着让他入自已的体内。

,

在我还来不及从垫高的凳子上下来的时候,我最担心的事发生了,李相的部高高抬起,全部顶入小琴的中,两个 有节奏地收缩,可以想像李相的正一喷到我的女友的体内,今天是小琴最容易受孕的日子,而她的子、道中充了李相的。

,

我正想冲出去阻止,有个声音对我说:「他们正在高潮的颠峰,不要阻止,让他入,在你女友体的最深处留下他的,让你的女友怀上别的男人的孩子吧。」另一个声音对我说:「赶快冲过去,把你的女友从那个男人上拉下来,还来得及,再等,你的女友怀上人家的孩子你就后悔了。」第一个声音说:「让他们圆地完成这次激吧,危险期未必会中弹,何况还可以事后补救的嘛。」我的脑子在反复地思想斗争中模糊起来。等我回过神来,他们已经离开了,地上只留下一滩水混合物和几张的擦拭过体的纸巾,我带着一点英勇就义气概走出了空的健美馆。

,

(四)  少年维阿我和我的女友小琴都是足球迷,所不同的是我迷战术、风格,很少有个人祟拜;而小琴迷的是球星,尤其是有华丽的脚法,经常上演个人带球突破的球员。

,

在我追求小琴时,我们校足球队与邻校队的比赛中,我个人盘带晃过对方两名后卫攻入一球,成为我在众多小琴的追求者中颖而出的重要法码。

,

小琴之所以喜欢足球可能是受她舅舅的熏陶,她的舅舅青年时代是省队的替补门将,现在本市的一所国际足球学校当守门员教练。今年暑假,她舅舅在足校为我找了一个业余训练的名额,让我接受一点正规的训练。

,

因我是临时的,被到一个缺人的宿舍,那间宿舍原来住的是学校刚从非洲招来的两个黑小子,大概十五六岁,一高一矮,体都很健壮,还有一个和我一样也是业余训练的,从北京来的,是守门员,体条件不错,1米9的个头。我们在教学比赛中分在一个队,我的位置是前腰,我的传球经常喂得大黑、小黑很舒服的进球,所以我们相处得不错。

,

小琴经常来陪我,有时下午就在我的宿舍里休息,睡醒了就回去。

,

训练 两个星期多后,我发现我同宿舍的大黑和小黑两人中,每天下午都会有一人(每天换一人),或是两人同时受伤回去。

,

一天,在他们两人回去不久,我被人踢到了肚子,稍有不适,也回了宿舍。

,

回到宿舍走廊,发现那个定时来清扫走廊的徐大爷站在凳子上趴在我的宿舍气窗上,我以为他在擦窗子,走过去问候道:「徐大爷您辛苦了。」没想到徐大爷吓了一跳,差点从凳子上摔下来,我赶紧扶住他。

,

徐大爷说:「要不你看看,不过不要吵到他们。」说着从凳子上下来,我疑惑地站了上去,一看差点晕倒。

,

里面是大黑、小黑和我的女友小琴,三人都一丝不挂,大黑跪在小琴的后面,双臂勾住小琴的双腿向上举,在小琴的跨下一沉一沉地,从我这里看下去,只能看到大黑的两个黑一次次地撞击着小琴那雪白的,发出啪啪的声音。小黑跨在小琴的头上,一根漆黑的长棍在小琴的口中进进出出,有时几乎全部入小琴的口中,直达小琴的喉咙里,两只黑手抓住小琴的一对大,雪白的房从黑手的指缝里挤出来,特别的显眼。

,

小黑从小琴的嘴里抽出长长的棍,大黑躺到床上,把小琴拉起来趴在大黑上,大黑和小琴两个人的部一直都紧地结合在一起。小黑半蹲着在小琴的后扶住自已的长棍,一手在大黑和小琴的合部沾些水涂在小琴的门口。

,

难道他要干小琴的后庭,小琴从来不让我干后面的,有几次我想强干,见小琴痛得流眼泪,也就只好作罢了。今天小琴的后庭竟然要被一个黑人开苞,我又担心又兴奋。

,

徐大爷不知何时也站了上来,看到我怪怪的表,就说:「没见过干这个的吧,外国人就是头多,前些天我第一次看到也很奇怪。」我听到赶紧问:「你什么时候 看到他们在房间里搞这个的?」徐大爷说:「大概有一个星期了,唉,既然你也看到了,那就见者有份吧,等一会儿他们要走的,你就跟着我吧。」原来小琴的后庭已被他们干了一个星期,怪不得他们两个老是在训练时中途离开。

,

小黑把他的头顶住小琴的菊蕾,慢慢地半旋转着往里顶,果然不像以前那么困难,小黑的头进入菊蕾后,前后了一会儿,那根黑人特有的长长的棍就入了一半了。小琴似乎还在睡着的状态,趴在大黑前一也不,只有当两根棍在她的两个洞里触到她的G点时,小琴才轻轻地几声。

,

小黑的棍越越深,直到完全被小琴的菊蕾没,小黑的长棍就像一个黑色的长程塞一样,在小琴那被子撑开的门中运。虽然看不到大黑的在小琴的小中如何抽,但从小琴被顶得全擅的况看,大黑在下面也在不停地运。

,

两根隔着一层薄薄的膜,在小琴的前后洞内抽,把睡梦中的小琴干出了高潮,小琴全痉挛,脸色绯红,双眼翻白,双臂抱住大黑的脖子,发出低低的声,大黑与小黑一齐加速抽,把小琴送上快乐的顶峰。

,

在持续了几分钟后,大黑和小黑相继吼叫着在小琴的体内发了,过后两人离开小琴的体,让小琴躺在床上,我有点奇怪:小琴的双腿呈M形的分开着,两个洞中并未流出来。

,

当我转头看到大黑与小黑的棍时我就明白了,刚才没看清,他们两人的棍是典型的细长型,直径也就有3公分,长度确足有25公分,过后不是很硬地挂在双腿之间,看上去快要到膝盖了,家伙长得深,得也深,就不容易流出来了。

,

两个黑小子干完后就带着浴巾去浴室洗澡了。徐大爷和我避开他们后回头进了房间,一进房间,徐大爷就光了衣爬上床,用放到小琴的部,但他的的,根本不进去,弄了一会还不行,向我招手说:「你先来,等我硬了再让我。」说着就下来了。

,

我问:「她怎么睡得这么死。」徐大爷指指桌上的空饮料罐说:「他们放了药。」如果这时我不上的话,好像不太合理。于是我了衣上了床,分开小琴的双腿,把我的从她微开的小中进去,里面的东东还真不少,只了几下,刚才那黑小子的便被挤了出来,每一次抽都带出一点白白的,小琴的小里发出叽咕叽咕的声音,看着自已女友的体里流出别人的,而我的还在别人的下入女友的小里,那种觉令我的坚硬无比,我一边抽,一边想象的大黑和小黑我女友的景,不由地加快速度,心理上的冲击令我有点把持不住。

,

就在我想要全力一击,一喷为快的时候,徐大爷说:「快、快下来,我现在够硬了,你等一会儿再干吧。」我转头一看,徐大爷的老屌果然绷得直直的,上面几根青筋有如树根般扭曲着盘在他的上,特大的头泛着青紫色,像一顶大沿帽戴在顶端。

,

我想看看徐大爷干我女友,于是我从小琴体内抽出了然发的,徐大爷马上代替了我刚才的位置,他手扶,用大号的头在小琴的口上下摩擦了几下,了头后就往里顶,小琴的还未闭合,近在咫尺的地方,我看着徐大爷的头从小琴的口钻了进去,里面实在太了,徐大爷的一下子就全进去了,小琴本来已被我干得来了,加上徐大爷那特大号头的边缘来回刮着小琴的壁,给小琴带来更大的刺激,小琴一下子叫出声来,发出欢快的叫:「啊,啊,快一点,快一点……」我以为小琴醒了,急忙看她,小琴依然闭着眼晴,脸上却呈现出的表。

,

徐大爷看到小琴的表,为了足她的望,也为了表现自已征服女人的本领,加快了作,胯下的在小琴的小内剧烈地抽,但他毕竟老了,他的速度和冲击还是足不了小琴,看到小琴面却得不到足,我实在不忍心,上前到小琴的头部,用手拉住小琴的双腿,使她的尽量地向上,由于角度更佳,徐大爷的抽更顺畅了,从小里发出的挤压体的声音和两个人的下体相撞击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加上小琴不由自主地,成了一曲美妙地响乐。

,

在我的帮助下,小琴又一次攀上了的高峰,全颤,双眼翻白,腰部反着向上拱起,徐大爷的在小琴的体内被上下左右摇晃,又被小琴收缩的小紧紧地握住,强烈地刺激终于使徐大爷一吐为快了,徐大爷的下体顶住小琴的跨下,体抖几下,发出几声爽叫后无力地趴到小琴的上,过了一会才从小琴的内退出已缩的,下床后对我说,「该你了,搞完用纸帮她擦一下,帮她穿好衣服,这样她就不知道了,明天还可以再干。」说完就走了。

,

原来两个黑鬼让徐大爷分一杯羹,就是让他清理现场,这样他们每天都可以轮小琴,而不让小琴发现自已被人干了。后来我问小琴这几天午睡好不好,小琴脸红红地告诉我,她每天都做了很多、很乱的梦,醒来后全懒洋洋地,像是高潮后的觉,下也是地,地,不过实在是很舒服,好像真的做了一样。原来小琴觉得特别舒服,难怪小琴每天都来,从不间断。

,

徐大爷走后,小琴被干得有些红肿的小里流出白白的,双也被得红一块青一块,我真是有点心疼,就小心地帮她擦拭干净,穿上衣服,把剩下的饮料全都扔掉,然后坐在一旁守着她直到她醒来。

,

第二天,我们还在踢球,小琴就到场边来了,她说今天不知为什么睡不着,只好来我们了,大黑和小黑说这里太热,劝她回去喝罐饮料再睡比较好一点,被我瞪一眼,两人吐吐舌头溜了。

,

后来听说徐大爷在我宿舍的走廊里扫了一下午的地。

,

(五)  导游阿健我与小琴参加旅行团去海南,因为一天吃过晚饭,有几个团友说要去什么展览中心看摩托车展,我是车一族,便也跟了去,小琴对摩托车没兴趣,便约了几个团友留在宾馆打扑克。

,

我们一行打了车来到展览中心,乘他们买票,我先找个洗手间方便一下。出来时却找不到他们,我进电梯后发现这楼有四十多层,我决定先去最高处看看。

,

到了顶楼,原来这里是一个酒巴,没什么人,服务员告诉我白天在这里用望远镜可以看到很远的景色,并给我介绍周围能看到的景色。我问可以看夜景吗,他说可以,但不如白天清楚,所以这里晚上的生意也不如白天好。由于他热地介绍,我要了一杯饮料,坐到窗边一台高倍望远镜前。

,

我发现这里距我们住的宾馆并不远,有点怀疑刚才的出租车是不是斩客。我从望远镜里看我们住的宾馆,刚巧是对着小琴的房间,令我稍有窃喜。那边也有二十多层,在那一区也算很高了,一眼望出去很清爽,一般都不用拉窗帘,我便从那边的窗户把里面的形看得一清二楚。

,

小琴正和二女一男有说有笑地打扑克,小琴对面男的是导游阿健,两个女的是隔壁房间的,打了一会儿,一个女的站起来去开门,侍者送来一瓶酒和四个杯子,隔壁的两个女的先各喝了一杯,然后他们继续打,后来又喝酒,估计是输的那一对喝。没过多久,就喝了大半瓶,小琴的脸已经很红了,大概有人提议喝不下酒的可以用衣服代替,隔壁两个女人一人了一件衣服,然后一局可能是小琴和阿健输了,阿健也选择了衣,小琴不愿意衣服,选择了喝酒。

,

几轮过后,那两个女人居然只剩下内衣内了,阿健也只剩下一条小小的三角,这时那两个女人连输了几轮,她们连喝了好几杯,好像她们又输了,但怎么也喝不下了,阿健开心地大笑,小琴也在笑,但看得出已经不胜酒力了,两个女人竟然没有赖,无奈地下了内衣,原来她们没穿围,四个房就出现在我们的眼中,她们显然要阿健出丑,拖着他继续打,终于在她们下内,全一丝不挂后胜了一局,阿健想用喝酒来代替,她们不同意,自已上去手剥,阿健绕不她们,只让她们把内了下来。小琴还剩下一件宽大的睡衣和内,把头转过去,好像表示她不看。

,

阿健的内被子下后,出他的,别看他人不高大,家伙倒是不小,黑黝黝的挂在中间。两个女人对着他大笑,小琴也偷偷地看了一眼他的。

,

看来他们准备结束后,阿健和两个女人出门了,小琴斜靠在床上,一也不,看来喝得太多酒,已经睡着了。

,

演出结束了,我正有离开的打算,房间门又开了,阿健回来,我心头一紧。

,

他是来拿他的外套,他拿了外套后看到小琴斜靠在床上睡着了,走过去将她抱起在床上放平,小琴一点反映没有。

,

在放下的时候,那宽大的内衣上去,出了她的小头和半截肚皮,阿健手想把内衣拉下来,但拉到一半时,却不了,犹豫了一下后,反而向上掀到脖子处,刚才打扑克时小琴就去了衣,这一下两个35寸的大全暴在阿健的面前。

,

阿健双手轻轻地小琴的双,小琴毫无反映,阿健又用嘴去亲小琴的头,小琴的腰肢扭了一下,阿健停了一下,见小琴并未醒来,向下拉小琴的内,小琴在睡梦中顺从地抬起,内轻易地被子剥了下来。

,

小琴那雪白的体完全暴在阿健的眼前,阿健分开了小琴的双腿,用手着她的和稀疏的毛,接着就埋下头,舔起小琴的小来,小琴的反映很快,一会儿就从小中流出了水。

,

阿健光了自已的衣,一根又长又黑的大骄傲地昂着头,他把小琴的双腿分成M型,自己跪在她双腿中间,一只手扶住在小琴的口上下,头沾小琴的水,他先把半个头放入小琴的口,双手扶住小琴的腰部,他的腰部慢慢地沉下去,鼓鼓的头慢慢地顶开小琴地小,带领着进入了小。

,

一 阿健只是浅浅地抽,全部后用力一顶,整个的全部没入小琴的体,小琴的体一震,扭了几下。阿健大力地抽,小琴的体被子顶得一上一下的,一双大上下晃,阿健看到后府下,顺手拉掉小琴脖子上衣服,双手小琴的大,髋部抖着把完全送入小内。

,

看到他们两个一丝不挂的体缠绕在一起扭着,我的已太硬了,不得不拉下拉链,从子掏出来打手枪。

,

小琴越来越主地配合阿健的抽,这说明她即将进入高潮。这时她的睁开了眼睛,她看到了阿健。

,

但她似乎并不惊讶,而是更加用力地抬着,双手抱住阿健的,用一种望、迷茫的眼神望着阿健。阿健的双手扶住小琴的髋部,他的下体剧烈地撞击着小琴的下体,(一定有很响的声音),小琴完全进入了高潮,头发散乱,面部绯红,头部左右摇摆,双手用力地掐着阿健的,下半狂乱地晃,口一直张着,(一定在叫)。

,

两个人的作越来越快,阿健脸上的表也有点异样,估计他也受不了小琴的大晃特晃加上,快了吧。由于两人的作过大,阿健的突然从小中出,坚硬的向上一,刚好他在这时发,只见一束白白的从他的马眼中喷而出,一下子喷到小琴的脸上,还有些掉落在小琴的部,阿健立刻用手扶住向下压,这瞬间,第二到了小琴的肚皮上。

,

阿健重新把塞入小琴的小中,两人又继续剧烈地晃下体,阿健的表既是痛苦又是舒爽,看来他正在把他的子孙灌入小琴的体内,两人好一阵子才停下来,(这小子倒挺能的,足足了2分钟),小琴似乎很意他的表现,躺在床上闭着眼流出微微的笑意。

,

阿健从小琴上下来,走到床头,低头小琴的嘴,小琴居然投入地回,几分钟的深过后,阿健直起来,把半的放到小琴的脸上,沾着刚才在脸上的,移到小琴的嘴上涂抹,小琴又一次令我惊诧,她张口将阿健那沾和水的含进口中吮吸,几乎把整个都入口中。

,

让小琴为刚从自已小中抽出的口,这样的要求我也有过,但小琴从未让我享受过,今天她实在是太令我惊讶了,也许是阿健给了她超常的高潮,她给予阿健的回报吧。

,

小琴的嘴边残留着阿健涂抹的,小中也回流出阿健入的,两个口边都是白白的一滩,看到这里,我的手更加快速地套弄那涨得难受的,终于在桌子下发出来,一部分到窗玻璃上,一部分落在地上。这时,酒巴里仅有的两个女服务员中的一个背着手向我走来,她来干什么,让我离开吗?

,

她走到我跟前,她看到了我的还在子外坚挺着,马眼中还在渗出来,我的手上也沾了,正在尴尬时,她从背后拿出一盒面巾纸放到我的桌上,脸颊上浮起一片红云,说道:「先生请用纸巾。」然后又偷瞄了一眼我的,转离开了。

,

难道是这里的规定需要这样服务吗?还是她自已想来看我的?她带给我又一个惊奇,这不眠的夜啊。

,

阿健和小琴一起进了卫生间,估计我回到宾馆他们也该完事了,于是我起回宾馆,离开时两个女服务员向我说了谢谢光临,然后掩嘴偷笑,我也笑了笑就离开了。

,

在回去的路上,小琴向我坦白了她与导游阿健做的事,又把我吓了一跳,原来那晚两人在卫生间里洗澡时,忍不住又作了一次,(经我追问,就在浴缸旁从后面进去的)。临回来的那一天夜里,我们男同胞都去喝了整夜的酒(当然有当地MM陪同),小琴就在阿健的房里过了一夜,两人做了3次,直到天亮才回自已房间。小琴说虽然并不很喜欢他,但他做的技巧很好,被他干过一次后就不会拒绝他的再次了。

,

看来我要去向阿健取经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B级文件未删减版】未婚妻小琴的性福生活【BGMBGMBGM老太太的PP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