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主角上完了所有的NPC笔趣阁】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49)

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作者:一只泥怪2021年9月1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四十九章 芷萱的绽放 应该没人会相信,以那样一种姿势缠在一个比自己小二十多岁的男孩上的女人,会是名震商界的江南韩氏总裁韩芷萱。 裙子被撩到腰间,肚兜被扔到床边,肥厚的和稀疏整齐的毛显无遗,俏脸通红,云鬓散落在枕边,空旷近四十年的冰肌玉体,尚未有男人有能在此留下自己的印迹。 夏明愣了下,显然也被韩芷萱异常的放浪吓到了。 他左手卡在彼此的下体之间,腾出空间以让右手持续的刺激韩芷萱的地带。 里面异常火热,就像一个熔炉一般,约三四厘米深的上壁处,遍布着一片疙瘩,那里即为女人的G点,而且韩芷萱的G点格外的广,是正常女人的至少两倍,每一颗疙瘩的体积也远超正常女人。 夏明不清楚到底是韩芷萱的体质本就是这样,还是服用了烈春药所致。专心致志的扣了一会,富的水分就淋了大片床单,越到后面,进出得越困难,因为里面越越紧。 韩芷萱两条腿依然紧紧的缠着夏明,面色奇红,鼻息,看样子没有丝毫缓解。 拇指按住,同时刺激G点,双管齐下又弄了一会,除了韩芷萱越来越高涨的,那奇红的面色始终没有消减。 几分钟后,把自己手都搞得酸了,在夏明喘息的功夫,韩芷萱隐隐又有自的倾向。 夏明焦急万分,又拍了拍韩芷萱的脸叫了几声“阿姨”,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看着韩芷萱蹙额颦眉一副万蚁噬心的样子,夏明叹了口气,用力掰开韩芷萱的两条长腿压到她自己的上,两团违背地心引力的被大腿压扁,白亮的从侧面溢出。 夏明挪了挪子,头埋到韩芷萱的胯间,浅尝辄止的弄了几下,道的反馈给得很足,夏明脑子里莫名闪过“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八个字,没再多想,舌头钻进去挑弄了起来。 一道的从韩芷萱的口中涌了出来,两条长腿紧了夏明的头。 这种觉很奇怪,给母亲的姐姐舔屄,对方用双腿紧自己,不由诧异这眼前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双方是怎么演变成这样的? 但夏明还是像个溺水的人一样在母亲姐姐的私处“呼哧”的喘着粗气,舌头奋力的探到深处,与那收缩节奏变得乱七八糟的褶缠斗。 “咕噜咕噜”清冽的水声响起,为了给韩芷萱消解,夏明不得不了口的水。 韩芷萱的水实在太多了。 舔的时候,韩芷萱给的反应很剧烈,但没过几分钟,夏明竟打了个饱嗝,他的舌头有点酸,呼吸也不自然了起来。 他奋力掰开韩芷萱缠紧他的双腿,把头放了出来,“哈哈”喘了两口大气,然后看了下韩芷萱,仍然是老样子。 用手或者用嘴,一直弄不到高潮,也是无济于事。 夏明心中天人战,真的要那样吗? 现在已发生的一切勉强还能解释,但若真进行到那一步,韩芷萱知道后,今后两人该怎么相处?这事会不会被更多人知道?尤其母亲,她如果知道了,会怎么样? 可是… 看着床上的丽人面色奇红,蹙额颦眉,贝齿紧咬,假如放任不管,今夜过后她会变成什么样? 寻常春药顶多让人发,但现在这款显然不同寻常,韩芷萱平日是那样一个温婉端庄的人,但即便如此在中了这种春药后,也放浪成这样。 在夏明思考的期间,韩芷萱喉头又涌出两道低沉的,在床上狠狠的挣扎了一下。 夏明面上发苦。 后来夏明就像消失了一样,他静止不,房间里再无任何他的声音。 他前的女人像中电一样痉挛扭着,的时不时地从她喉头涌出。一静一,像一出戏剧。 不知什么时候,夏明了,他下子,掏出一根早已起得十分粗硬的,然后压向了前局促不安的女人。 像溺水的人抓住稻,女人安静了下来。 夏明坚毅的面容给人一种视死如归的觉,对准目标,用力了进去。 “嗯!”韩芷萱从床上弹了起来,四肢如八爪鱼般紧紧的缠住夏明。 夏明脸上浮起一丝不自然,顿了顿,趴到床上,挂在他上的韩芷萱也因地心引力摔到了床上。 两手撑在韩芷萱秀肩两侧,像个没的机器似的了起来。 女人的没有丝毫克制,充斥了房间的每个角落。 男孩得很快,体合处迸发出清脆的“啪啪”声,同样响彻每个角落。 雪白的肥被撞得浪,像雨中飘摇的叶舟,赭红的肥翻进翻出,蜜顺着眼积蓄在床单。 只进出了几次,表面就沾上了浓厚的透明体。 没多久,男孩就停下了作,被从膣道里拔出,上面沾了白的体,水亮混得像雪糕。 男孩用手撸了撸,整个才清晰起来,表面通红,显然内部充血很严重。 要了。 紧窄火热的道太过刺激,与他往日体验过的女人大不相同。 得快,接下来的事就没办法进行了。 他刚喘了两口气,女人就扑上来抱住了他。 肥在他胯上蹭来蹭去,却始终对不准。 男孩脸上浮起一丝不耐,腰一挺,只听“噗呲”一响,女人高高扬起了螓首,男孩再度抱住女人的细腰冲刺起来。 女人像个树懒一样挂在男孩上,双手环抱男孩的头,压向自己的豪,随着男孩的冲刺,螓首高扬,不止,子像坐云端飞车一样抛起抛落,全的白一起抖,脑后的秀发四散飞舞,腰肢配合似的轻轻扭,缠在男孩后的双脚弯曲、放松,弯曲、放松,如此循环,脚心通红,脚面上铺开一道道秀气的褶皱,像朵委屈的。 没多久男孩“哼”了一声,有些闷,有些沉,他卡住女人的腰,把女人放到床上,刚往外耸了耸,虎腰就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眼中闪过一丝瞬间的挣扎,接着就咬牙把顶了回去,女人“哼”了一声,扬了扬细颈,然后不知名的声音在两人合的地方响起。 男孩抖着腰,女人也抖着腰,抱住男孩背部的双手像爪子一样蜷起,手背青筋毕,双脚也是一样,高高蜷起,把脚心扯得发白,螓首高扬,鹅颈雪白。 男孩没音,女人则是像中弹一样闷哼不断,终于两人一同倒在床上,男孩埋首在女人的白间,面容祥和如初生婴儿,静静的喘着气,女人也差不多,只是呼吸要更短促一些,面色似乎有些消减,眼角多了一丝人的风韵。像从某个阶段到某个阶段的跨越。 不知何时,女人沉闷的再次响起,男孩睁开眼睛,眨了眨,从女人上爬起,凝视了女人的脸好一会,面色复杂,然后叹了口气。 女人的四肢在此前的某个时候从男孩上放下,男孩退出,一条绵绵的耷拉在多毛的卵上,上面白的都是两人的体。 男孩爬到床头抽了几张纸,坐回女人前,在子上擦了擦,基本出其的轮廓。 看了眼不断吐着的蜜,正要把女人扶起,女人却呜了一声,似是有些不,然后两腿紧了男孩。 男孩愣了愣,叹了口气,“怀孕了怎么办。” 在床上发呆了一会,男孩开始用手撸头,他的面色相较第一次进入女人体时要放松了一些。 没有丝毫反应,男孩的嘴角抽了抽。 又尝试着撸了几下,男孩停了下来,垂着头,顿了顿,忽然转头看向了女人的手。 五星级酒店套房的灯光下,女人的嫩手白得发亮,恰到好处充美的轮廓曲线犹如艺术品,葱指纤长,甲盖莹。 男孩顿了顿,抓住女人的手放到胯间,握住绵绵的老二,上下撸起来。 没几下,气的头慢慢抬头,夏明继续,又起了点,但大到一定程度时停止了增长。 夏明顿了顿,又撸了几下,还是半起,等了会,他叹了口气,“这才多久,果然硬不起来。”然后挪到韩芷萱前,握住往里面挤,方向没错,但挤不进去,稍微用点力,头就拐弯了出来。 “真紧…” 嘟哝了句,又试了试,还是老样子,反而头上沾了不少自己的。 过一会,他重新握住女人的手在自己的子上撸了几下,没有变化,又过一会,他的目光转向女人淋淋的,顿了顿,抵过去在上面蹭了起来。 女人双腿紧了夏明,口里开始低低地“嗯嗯”,雪白的体像蛇似的在床上扭。 好几会,起到完全体状态,夏明把其压弯然后对准,一挺,“滋溜”一声就都了进去。 “啊…好。”抬头喊了声。 下的韩芷萱也攥紧了床单。 夏明两手撑在韩芷萱头部两侧,骑在韩芷萱上了起来。 夏明的呼吸均匀而有韵律,韩芷萱则紊乱许多。 在韩芷萱紧蹙的秀眉里,清脆的“啪啪”声在两人胯间释放,大的房上下甩,肥腻的被撞得波浪,在这热的一切中,还有微不可闻、十分腻的接声,两人没在接,所以只能是下体在“接”。 干着干着,夏明的目光来到韩芷萱的房上。韩芷萱有一对美丽的房,首先很大,估夏明一只手也抓不完,形状饱,稍微有点下垂,然后很白,与房以外的肌肤一样白,尤其运中出了汗,再加上酒店天板上的灯光一照,更是绯色人。 在顶端处,有两颗葡萄一样的小疙瘩,但比葡萄略微小一点,色泽呈褐红,毕竟不是少女了,不可能是粉红,少女也很少有粉红的。 这对房随着夏明的冲刺上下摇晃,顶端的头上下左右划着乱七八糟的弧线,组成的图案估计会像一团乱。 夏明顿了顿,低下头,到一半又停下,眼睛又看了跳的头一会,然后猛地沉了下去,一口咬住,发出吮吸声。 “滋溜滋溜。”韩芷萱抱紧了夏明的头,自己的头深深地陷进床单里,鹅颈被扯得发白,当然本来就很白,微张的红吐出一道又一道的,像某种化不开的物。 清脆的“啪啪”声兀自在响起,韩芷萱越抱越紧,夏明半个头都陷在房里。他的呼吸变成“呼哧呼哧”的,韩芷萱的也愈发高亢。 “真刺激,真爽。” 什么时候夏明抬头说了句,然后挺直子,挪肏了起来。 清脆的“啪啪”,夏明的喘气,韩芷萱短促的,在酒店的灯光下,在十月的秋天下,在外面车子呼啸的声音里,一切愈演愈烈,像要冲破命运的响曲。 后来男孩把女人的两腿压到她的上,饱的巨被再次压扁。男孩骑到女人的上,上的汗水滴到女人上,开始了鞭笞一样的抽。 这个姿势男孩显然得更轻松,从他越越快的速度以及更响亮的“啪啪”声中就可以看出。胯部高速的撞击下,女人的大前所未有地“啪啪”巨响,泛起一阵阵浪,没几下就被“啪”得发红。 男孩的喘息越来越粗,女人的越来越尖。 看样子,男孩已经沉浸到和女人的中,忘了自己最初的目的了。 不知什么时候,两人的上都光秃秃的,布汗水的肌肤被灯光一打,油亮亮的像真裹了层油。 了一次的男孩比第一次持续得更久,两人的姿势已变成女人侧卧,男孩躺在她后捞起她一条腿,不知疲倦地把往她里面捣。女人的面色较最初已缓和许多,但仍很通红。 “这大,真过瘾…” 是的,从女人正面看,在她后的男孩的部全部被她的大挡住,从腰到再到腿是如山峰般蜿蜒的弧线,令人不禁怀疑睡美人的睡姿是不就是仿照她的。尤其当男孩用力往这上面撞,,整座“山峰”都摇晃起来。 在男孩的又一声闷哼中,这个夜晚的第二发“子弹”也进了韩氏总裁孕育生命的子。 而这位了近四十岁也没体验过高潮的妇人,终于借这次机会攀上巅。 看她整个在床上“张牙舞爪”的样子,似乎终于鲜了起来。 夏明坐在床上喘气,上是媾产生的汗水,后的在眼可见地萎着。 韩芷萱侧趴在床上,呼吸绵长,发丝铺开在枕上,健美的白流淌着细的汗珠,间的赭红缝犹在吐着蜜。 她皮肤上的那层绯红消退许多,所剩无几。 夏明的视线被旁那团起伏的峰吸引过去,顿了顿,大手“啪”地一声拍在上面,顿时浪,的主人发出一声娇的呜。 夏明微微用力,那真实就像水一样涌现出来,嫩的把整个巴掌噬,或许当手掌离开时,上面还会留下一个疤印。 夏明弄了起来,于是弹的开始像果冻一样窜。 夏明眼神红了一下,接着他猛地扑到韩芷萱间,但视线在来到那吐出的蜜上时,又抬起了头,顿了顿,又是“啪”地一声,浪。 韩芷萱已经没有了异样,面色几乎正常,肢体不再,如果夏明不再去弄她,她应该就会像这样睡一晚。 不知不觉,画面陷入了静止,房间里回的两人的呼吸声,还有外面车辆的呼啸,都在说明眼前的不是静止画面。 某一刻,夏明抱起韩芷萱,走进了浴室。没多久,里面响起“哗啦啦”的水声。 大概半个小时后,夏明抱着上裹了浴巾的韩芷萱出来,扶女人在床尾坐下,拿来吹风机给女人吹干头发,最后扶女人到床上躺下,给女人盖好被子。 然后夏明开始穿自己的衣服,接着他拿张纸条写了写,放到床头柜上,但看了看旁边的韩芷萱两眼,又把纸条收进了口袋。最后穿上鞋子,关门离开。 ··· 夏明漫无目的地把车开到一个自己不熟的地方,然后莫名其妙地下车,莫名其妙地游。 或许是公,有湖,有凉亭,有树,有山。但这个点,没什么人了。 远处还能听到马路上车子的呼啸,这里应该是边缘。 夏明步伐踉跄,像行尸走,偶尔碰上一两个路人,看到他这个样子都避之不及地躲开。 夏明不置可否,忽然跑到一棵树旁对着粗壮的树干猛砸。 沉闷的“碰碰”一直响,几个看到的路人都吓得远去。 直到血迹顺着树皮的纹路蔓延,夏明也还是仿佛觉不到疼痛。 再直到手机响,响了很久,他才终于冷静下来。 掏出手机,来电人是“小姨”,他苦笑一声。 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 还是接通了。 “喂。” “嗯。”有气无力。 “明明?怎么了?刚才小姨在洗澡。” “没事。” 林梦莲沉默了一会,“还不睡么?” “准备了。” “你到底怎么了?”林梦莲嗅到了夏明的不对劲。 “真的没事,我挂——” “别挂!”林梦莲叫了声,“明明,你妈妈真的很你,我们的三角关系,终究要有一个人退出,我希望那是我,也只能是我。有空,到小姨家里吃饭,小姨永远还是你的小姨。好吗?”林梦莲还以为夏明是为她的退出而难过,实则不然。 夏明沉默了很久,林梦莲甚至以为他挂了,反复确认,终于,夏明开口了,“小姨,你来看看我吧。” 林梦莲说了退出,又怎么能答应呢?如果让姐姐林梦曦发现她还和夏明藕断丝连,那该怎么办?她不想伤了姐姐的心。 “很晚了,小姨要睡了。”她轻轻地说,这是一种变相的拒绝。 “你来看看我吧。”夏明重复说。他也清楚小姨退出的原因,两人再纠缠不清的后果,但他此刻做了相反的选择,他的心真的很乱。 林梦莲可能也发现了夏明的状态真的有问题,想了想,也不打算管那么多了,问,“你在哪?” “我不知道,可能…公吧。” 帝都公好几个,林梦莲不能确认。 “你从酒店出发的?” “嗯。” “开车了多久?” “不知道,十分钟吧。” “那我知道了,你等我来。” 槐树旁,夏明拳头深陷树皮,整个人纹丝不,许久,一阵“呲咧”的声音响起,他背靠着粗糙的树皮,瘫坐在茂的地。 等很漫长,期间有行人路过,大多数不予理会,少数想上前询问,但在看到夏明手背和后树干的血迹而止步。 到最后,他还是一个人坐在槐树旁,月光淡微,清冷的夜色笼四周,十月的秋风格外地萧瑟,像刀一样刮得脸生疼。 久久,在夏明快化作雕塑时,那个穿风衣的女人终于踩着高跟“哒哒”地来了。 十月的冷冽秋风里,她似与夜色融为一体,但高挑的姿,修长的双腿,也不失自己的风采。 她目光在四周寻寻觅觅,终于锁定在槐树旁那道消瘦瑟缩的影。 鼻子一酸,眼泪决堤似的涌出。 她奔了过去,临近,来不及询问树干上的血迹,就一把把地上瘫坐的男孩抱住。 她轻轻地男孩有些的头发,上面还残余着海飞丝的香气。 抱紧男孩的同时,也给足男孩充足的呼吸空间。 男孩抱紧女人,贪婪地吸食女人上的香气,来前女人洗了澡,上自带的体香混合着沐浴香,格外浓郁。 抱了一会,林梦莲说,“你都流血了,我给你包扎一下好吗?” 夏明在林梦莲怀里钻了钻,又吸了一口,没有说话。 见状,林梦莲尝试扶外甥起来。夏明不配合也不抗拒。好在林梦莲力气也不小,扶着夏明站起,然后朝出口走去。 十几分钟后,两人来到林梦莲的住处。 自从白家事件结束后,林梦莲就在帝都定居了。平常就在人民医院上班,上面发了这套房子,也在市中心。 两人没有换鞋子,林梦莲扶夏明到沙发坐下,刚转,夏明拉住她。 “我去拿纱布。”林梦莲说。 夏明顿了顿,松开了手。 拿来东西,林梦莲坐到夏明旁边,打开酒瓶盖,“会有点疼,忍一下。” 然后往夏明的手上倒。 夏明没吭声,但还是皱了皱眉头。 消完,林梦莲给伤口缠上纱布。 “洗下澡吗?”林梦莲问。 回应她的是夏明突如其来的。 林梦莲一惊,推开外甥。 夏明呆着不,两人注视彼此,默不作声。 “小姨,我想要。” “不可以,快睡吧。”林梦莲起,走远了几步。 夏明呆坐在原地,耷拉着头,默不作声。 林梦莲看了他几眼,“你到底怎么了?” “没事。”有气无力。 “说吧,小姨在呢。”林梦莲坐回沙发,轻轻抱住夏明,温地说。 夏明眼中闪过一丝挣扎,终于还是将实说了出来。 林梦莲听后,沉默良久。她想安些什么,但这种事如何安?何况听到外甥这么说,她心中也有些不快。虽然是为了救人,但毕竟… 于是她只说,“不管发生什么,小姨会和你一起面对,别怕。” 夏明搂紧了小姨,心中终于多了一丝安定。 ··· 第二天夏明醒来,出房间门,就看到林梦莲穿戴整齐准备去上班。 休闲装,没换工服,大概到医院去换。 “醒啦?桌上有早餐,吃了好好休息,我去上班了,有事打电话给我。” “嗯。” 虽然心里还是很乱,但夏明克制得住,毕竟是大公司董事长的儿子,这点自控力还是有的,只不过绪爆发的那一刻,需要有人拉一把。 早餐是面包牛,都是林梦莲自己手做的,夏明吃好后,想到自己自己也有些时间没去看母亲了,但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没胆量再面对母亲,尤其还不清楚母亲对这事到底是否知。 于是打开电视,有意无意地看着,打发时间。 ··· 清晨的光透过窗帘若有若无地洒进房间,让整个房间没开灯依然亮堂堂的。十月的秋日还是很亮、很暖的。 中间的一张大床上,白色的薄被裹着一道修长曼妙的影,青丝如云洒在雪白的枕上,一张瓷器般致的脸十分祥和,呼吸平和,睫毛细长,琼鼻挺,红微抿,下巴尖俏,白皙的脸上隐带一抹红,不知是光晒的还是怎么。 也许受到了暖暖的秋日,女人缓缓睁开眼来,带着惺忪的眸子打量了几眼房间,然后像受到什么般,秀眉一蹙,掀开被子。 随着被子一掀,整个房间一下子亮堂起来,好像有一道白光闪过。 冰肌玉肤,削肩细腰,肥,色生香。 女人的视线停在她的私处,女人虽瘦,阜脂肪却不少,上面覆着一簇细的毛,下面两片馒头似的瓣含着两片赭红的扇贝,扇贝紧闭,有些红肿,中间隐约出一条缝来,鲜红的质裹着清似的蜜,有种奇异的可口。 随着女人坐起,那扇贝还微微吐出一白的蜜。 在那个混乱的昨夜,一位男孩用他的了数不清多少的浓到女人的体深处,纵使男孩很细心地做了善后,但那么深,那么多,又岂是一时半会能清干净的。 这会一坐起来,潜藏在深处的便都汨汨地流了出来。 意识到自己昨晚遭遇了什么的女人,瘫坐在床上,发丝盖住面容,看不见表。 这一坐,更将她傲人的材展出来。大的房微微有些下垂,头挺立,像位高傲的战士。细腰紧绷,肥膨胀,还有紧致光的三角地带。 没过多久,房间里就响起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早饭,一家人其乐融融。 主位上坐的是徐家老三,徐洪,徐家三兄弟一人一套别墅,老爷自己一套。其他位置上,则是徐洪的妻子,和几个妾室,还有儿儿女女。 吃着,坐在徐洪左手边第一个位置徐斌说,“老爸,曹亮打了我。” “怎么回事?”徐洪看了看包扎了头部的大儿子,皱了皱眉。 “我跟我女朋友开房,这小子可能也看上我的马子了,跟踪我,手打了我。” “你不知道打回去?” “我…”徐斌语塞。 “孬货,丢老子的脸!” “爸,你替我教训一下他。” “行了,你们小孩之间小打小闹,我手做什么?下午还要和曹亮他爸喝茶呢。你真要气不过,自己去找人单挑,找老子算什么本事?老子也不会帮你。” 徐斌咬咬牙,愤愤不平。 吃完饭,回到房间,他叫手下去查夏时董事长林梦曦的信息,听说那也是个美女,在魔都很有名,还有什么“冷艳女王”的称呼,自己看过照片,长得确实有几分姿色,最近没事,刚好弄来玩玩。 曹亮打了他,背后有曹家,徐曹两家是大势力,不会为了小辈的事大干戈,但他一夏时这种民企,还是十分随便。虽然夏时做得很大,但终归是民企,他们是帝都大家族,放到古代那就是皇亲国戚,皇亲国戚想民企,除了皇帝,没谁有资格也没谁敢手。 ··· 中午,林梦莲回家做饭。平常她都是在医院吃,但现在家里住了个外甥。 打开门,把包包放到鞋柜,在玄关换鞋,林梦莲直直走向厨房,中途对客厅里的外甥说了句,“我去做饭,你再看会电视。”吃饭的时候,夏明说,“这件事,我要不要跟她说一下?” 扒饭的林梦莲顿了顿,“你看着办吧。” “她可能对事并不清楚,还以为自己被侵犯了。当然,这跟侵犯也没什么差别。不过,单纯的被迷,和迫不得已为了救人才发生关系,还是有点差别的。” “那你就打个电话吧。” 夏明苦笑一声,“我有点说不出口。” 林梦莲端着碗筷一顿,“还是说一下吧,这种事,能误会少一点就少一点。” 夏明迟疑了会,“那我吃完饭打吧。” ··· 洗完澡的韩芷萱穿戴整齐,从房间出来。她知道这是夏明的房间,她知道自己昨晚经历了什么,她也知道,这件事不会是单纯的自己被夏明强了。但体的她不清楚,因为她没有昨晚的记忆。而且现在也不想去回忆。 酒店的走廊很长,地上铺着红毯,灯光通明,韩芷萱慢慢地走到尽头,影隐隐约约地虚幻起来。 ··· 病房里,林梦曦看着最新一期的化妆品杂志,是由帝都一家很有名的杂志社——风云出版的。 这段时间在医院,她几乎推掉了所有的工作,闲来无事,就关注了几家的杂志,其中有风云、清欢、飞雪。 她坐在床上,穿着大码的线衫,盖着被子。 怀孕的她,疏于锻炼,腰大了一圈,胯也比以前更宽更肥了。瘦的脸也变得圆嘟嘟的有了。但眉目如画,眼神凝练,风韵依旧在。 这时有人敲门,林梦曦眼中划过一丝诧异。平常除了饭点有人送饭,不会有人造访,会是谁?难道是… “梦曦,”随着门打开,穿黑色西服的嘉易走了进来。 “什么事?”林梦曦眼抬都没抬。 “有人在调查夏时,准确地说,在调查你。”嘉易走到离林梦曦一米处的位置停下。 “继续说。”林梦曦还是没有转头。 “我们中断了调查的信息源,截到了目标,是徐家的人。” “徐家?” “对,帝都四大家族之一的徐家,实力遮天。” “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我想说,你可以放心,现在你是高层重点关注对象,你受的保护远超所有人的想象,即便是四大家族想查你,也查不出什么东西,一切信息源都会被拦截下来,追踪到根源。这次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不过徐家为什么查你..据我所知,前几天夏明少爷和徐斌有过节,徐斌是徐家老三徐洪的儿子。那天在海边的一家烧烤摊,韩总裁也在,徐斌是那附近的小帮的老大,带着一群人和夏明少爷打了一架,最后进派出所了。” 听到这,林梦曦目光直直地过来。 嘉易继续说,“不过你放心,派出所也没对夏明少爷怎么样,可能也知道夏明少爷的份吧。从这点来看,徐家查你就有些说得通了,很可能是这徐斌在查你。好了,废话不多说,看你也挺不耐烦了。我知道的信息就是这些,先走了。” 嘉易走后,林梦曦打电话给儿子。 电话响的时候,夏明正打算给韩芷萱打电话。看到手机屏幕上“妈妈”两个大字,想到自己昨晚做的事,有些心慌。 但还是接通了。 “喂。” “你跟人打架了?” “嗯。”声音有些沉。 “出息了你,跟人乱来,人家是徐家的少爷,你怎么想的?” “这事不用你管。” “我是你妈!” 夏明冷笑一声,“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打他?” “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处理,一定要手?” “算了。” “别——” “挂”字没说完,夏明就掐断了通话。被这么一搞,他现在也没心思打电话给韩芷萱解释了。 【未完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主角上完了所有的NPC笔趣阁】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