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梁山好汉名字】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50)

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50) 作者:一只泥怪 2021/9/27发表于:SIS001 第五十章 韩芷萱正在办公,忽然一通电话打来。 是个陌生电话,她犹豫了会,接通了,“喂。” “你好,是韩女士吧?我是曹亮,那天在茶庄我们聊过。” “什么事?” “呃……我想问,你没事吧?” “你知道些什么?” “徐斌和茶庄的老板娘红韵是老相识,两人配合欺辱良家不少,徐斌对你了心思,于是红韵对你下药,将你送到徐斌房间,但我中途将你救下,要夏明来接你,之后的事我就不知道了,今早跟你的书要来你的电话,想特此问问你,没事吧?” 韩芷萱沉默了一会,“没事。” “那就好,那先这样,打扰了。” “嗯,再见。” 几天后,韩芷萱决定离开帝都,返回前去了趟医院,走向妹妹林梦曦的病房时,隐约有一道人影从自己边闪过,没太在意,来到病房时,里面仅妹妹一人。 “妹妹。” “姐姐。” 韩芷萱走过去在床边的椅子坐下,“我下午就走了,来看看你。” “好,可惜这几天都没能带你玩。” “没关系的,你是孕妇。” 两人又嘘寒问暖了一遍,韩芷萱离开,出了门第一个拐角,却碰到了夏明。 “韩阿姨…”夏明犹豫了一会,还是上前。 韩芷萱眼神有一瞬的失焦,咬了咬嘴,“我要走了。” “对不起。”夏明轻声说。 韩芷萱张张嘴,一个字都没说出口,作势要走。 “你听我解释。” “不必了。” 夏明疑惑地看着她。 “曹亮都告诉我了。” 夏明点点头,“那个药很烈,我尝试了所有方法都行不通,所以…阿姨你要打要骂都随你,我不会有怨言。” 韩芷萱再绷不住,颗粒般的眼珠从眼眶流下,快步离开了。 看着阿姨的背影,夏明叹了口气。 这几天,夏明都没有碰母亲,两人的事早已成为了默契,忽然刹住车,彼此心里都清楚互相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但彼此也都没提。 产期越来越近了,两人又稀里糊涂恢复了事。 这天白天夏明正关门在母亲上耕耘着,怀胎九月的林梦曦腰粗了一圈,胯也变得巨大,夏明冲击起来,发觉十足,像撞在一团弹上。 回想起这段时间的点滴,心中没来由一阵火气,顾不得下女人肚中还有胎儿,加快了速度,一时间“啪啪”声响彻房间的每个角落,下女人一阵浪。 林梦曦被得不止,忽也意识到什么,忙推搡儿子的腰要其放慢速度。 夏明这才冷静下来。 俯下去叼住林梦曦的头,又是一阵也不慢的抽送,然后“噗噗”地在里面起来。 完后,避免压到孩子,夏明翻过去,正喘气着,旁的母亲扭过来抱住了自己。 他忽然有些歉疚,无厘头地说了句“对不起”。 林梦曦没说什么,但眼神逐渐温。 一月后,林梦曦肚子里的女儿顺利诞下,看着这个呱呱坠地的婴儿,夏明心中慨万千,母子抱在一起,相拥而泣。 余下的一月,夏明悉心照料母亲的月子。林梦曦产后工作做得不错,材恢复得很快,眨眼间又是那个苗条的都市女郎了。 外面的杂事都在夏明心中沉淀,这段时间他的心里几乎只有母亲,眼看母亲又回归昔日的美艳,他又忍不住求。 “妈,今天穿丝袜做好不好?” 在酒店房间里,夏明从背后抱住母亲说。 林梦曦没说话,夏明笑嘻嘻地跑到衣柜拿了双黑色袜,递到她手上。 昨晚母子俩同睡,没有做,现在早上刚起来,林梦曦上还是睡裙。 夏明到浴室去避嫌,几分钟后回来,林梦曦已换好了制服裙,以及丝袜高跟。 夏明把衣服光,掏出一根大来,林梦曦脸颊发红,低下了头,夏明颠颠的跑过去,住母亲,上来就是最热的口水舌。 林梦曦双手抱住儿子,出舌头迎合。 夏明一边着,一边坐到床边,抓过母亲的手握住自己的。 林梦曦的小手雪白娇嫩,跟夏明黝黑粗糙的形成鲜明的对比,夏明引导她的手撸,一边也手钻进她裙底,扣弄她的小屄。 清晨的光从窗帘若有若无地洒进来,被儿子扣弄小屄的林梦曦微微仰着鹅颈,发出一声声的娇。 “妈,你好啊,这就出水了。” 夏明没扣几下,林梦曦的私处就被蜜里的水分给打了一大片,生孩子后,林梦曦了不少。 林梦曦没说话,然后夏明到母亲忽然咬紧了自己的舌头,把她的唾渡到自己口中来,想来这是对他打趣的回应了。 “妈,给我舔舔。”夏明只浑燥热,挣母亲的说。 林梦曦还有些喘,经过一番小前戏,眼神微微有些涣散。 夏明站在地板上,拉住母亲。 林梦曦顺从地跪到地上,裹着丝袜的膝盖把地毯压陷。 夏明住母亲的头,在顺的发丝上轻轻摩挲。林梦曦顿了顿,张嘴把头含进了嘴里。 夏明仰头喘息了一声,子不可抑制地颤了颤,只到的头进到了一个温暖的空间,接着一条的小舌攀附到头上,四处舔扫,时不时空间深处涌出一巨大的吸力,像要把他的魂也给抽走似的。 时隔多日,林梦曦的口无疑愈发炉火纯青了。 “妈,来几下深喉。” 林梦曦含着头顿了顿,吐出来,手背捂嘴咳了咳,然后抬头看了儿子一眼,又顿了顿,接着张嘴重新含住了头,同时双手攀到夏明的大腿上,脑袋前的作没有停,一直到把大半根都含进了嘴里,才干呕般“略”了几下,停了下来。 “啊…嘶…好爽…” 夏明双手背在后,微微挺腰,有些颤抖。林梦曦含着儿子的嘴里“咕噜咕噜”的响,修长的鹅颈有一个凸起在不断地。 一直持续了有将近半分钟,林梦曦才“略”一声吐出了,一条晶莹的丝线连接着她的嘴和夏明的头,被不断拉长,直至断开,线的一半顺着地心引力附到她的下。 从女总裁口中出的猛地弹了弹,上面裹着一层浓郁的唾,也跟着甩溅了些许。 夏明眼神炙热,把瘫坐在地的母亲抱回床上,地把袜和内推到母亲膝盖弯,然后扶着找准位置就捅了进去。 “嗯!” “啊!” 夏明把林梦曦的两腿扛在肩上,箍住她的细腰,开始抽送起来。 林梦曦下十分,夏明上来就进出得很顺畅,肥厚的小翻进翻出,吐著稀沫,稀沫顺着会流到眼,在眼积聚。 抽送间,室内“啪啪”作响,没几下,夏明的就裹了一层白沫。 “妈,你水好多。” 林梦曦“呜呜”地叫着,没有回应,夏明俯下去,抓住她的两颗,一阵狠狠的鞭挞,得林梦曦脚上的两只高跟都了起来。 林梦曦脸上表凝结,似痛似怒,在夏明的抽送中,她的越来越尖,越来越细,忽然呼出一声,“轻、轻点!” 夏明遂放慢速度,了一会停了下来,“你上来?” 林梦曦没说话,夏明扶住她的背,把她扶了起来,她上出了不少汗,这一坐立,汗水凝聚,纷纷滴落到夏明肚子上。 夏明躺到床上,没一会,林梦曦自己了起来。 微暖的秋日把她的体照得油光发亮,乌黑的发丝像黑色的瀑布一样飞舞,大坚挺的房上下抛甩,挺立的头划着一道道不成样的弧线。 后来她把双手撑在夏明的肚子上,雪白的大一上一下甩,每次下落都像一团雪砸落,“啪”地在夏明的胯部爆散开来,浪。 黝黑粗硬的在粉红的蜜中进进出出,油光发亮,像抹了蜡,底部的卵堆积了不少的白沫。 “妈,我你!” 突如其来的表白从夏明口中呼出,林梦曦没有回应,只是兀自甩着,把夏明的胯部砸得“啪啪”作响。 不知什么时候,“滴滴答答”的声音响起,一颗颗豆大的白色水珠在半空划出一道垂直的线条,砸在夏明的上。 夏明一看,母亲挺立的头正不断地溢着水,忙问,“妈,这是什么况?” 林梦曦也有所应,低头一看,脸羞红大半,事后两人才查知这是女人产后正常的溢现象。 但此刻的夏明没管那么多,一个鲤鱼打挺立到林梦曦面前,双手抓双,张嘴就把两颗头含进了嘴里,用力吮吸。 “呜呜…嗯…啊…” 林梦曦不自禁地抱住儿子的头,主挺起房让儿子吸,同时为了保持相同的高度,她的胯部由上下抛甩变成了前后摩挲,像极了妖娆的水蛇,母子的胯间不停地响起腻的 “滋滋”声,就像磨豆腐般。 一直到太灼热起来,这场战斗才鸣金收兵,林梦曦大大小小高潮了不下十次,夏明也实实地在母亲的体内了两发,中途两人的战场不断地切换,从床上到地毯,到沙发,到浴室,再到台,玄关鞋柜,到处是两人激的痕迹,媾的姿势也在不断地变换,男上女上,狗金独立,总之无论夏明什么要求林梦曦都会足,让这个宝贝儿子抱着她的丝袜高跟干了又干,不知疲倦,连她自己怀孕后增肥了的子也被亲生儿子的头给磨得酥不已,丢了又丢。 事后,母子俩躺在床上温存,两人侧躺着相拥一起,夏明的老二还在母亲的蜜里,浓的从屄屌的缝隙汨汨流出,嘴上还在咬着林梦曦通红挺立的头,像个孩童般吃。 林梦曦不发一言,呼吸绵长,一只手枕着脑袋,一只手搭在夏明的腰上,偶尔可能因为夏明吸的力大了,会秀眉紧蹙细细地“嘶”一声,但多数时候面容祥和,几缕发丝在红的面颊上,额头上溢着细的汗珠。 不知什么时候,夏明吐出母亲的头,轻轻喊了声“妈”,林梦曦没有回应,到第二声,林梦曦缓缓睁开眼来。 夏明想了想,鼓起勇气说,“你不要再排挤小姨了好不好,我和她,不能分开,这个家都是你做主,你不让她,她是绝不敢违背你的,但是这样,我们很痛苦,你能不能,真心实意地接纳她?” 林梦曦眼神一凛,扭过去,溢着水的头被这么一甩,有好几滴溅到了夏明脸上。 夏明想了想,咬咬牙,挪过去从背后抱住母亲,糯地喊了声,“妈…” “别跟我说话!”林梦曦小声叫了下。 夏明心中叹了口气,此事想成,任重道远。 几天后,夏明启程返回了魔都,这一趟回来,有私心,也有学业的因素,他不能老申请自学,那终归不像样。 回到魔都时是晚上八点,夏明拿开钥匙把门打开,别墅不定期请了保姆打扫,因此空气里也没什么灰尘。 夏明舒舒服服洗了个澡,倒头就睡,第二天星期一,早起去上课,母亲不在,自然由专门的司机接送,不管怎么说,魔都都是他长大的地方,在这里生,还是要安心一些。 抵达学校,在前往教室的路上,不少认得他的同学老师都在惊讶他的回归,他一一笑着回应,来到自己教室。班上的同学看到他的回归,也纷纷表示惊讶,一阵问候后,响铃了,各自就坐。 夏明没有看课表,当那道熟悉的制服影出现在讲台上时,他才恍惚发现早上的第一节课竟然是韩嫣上的。 韩嫣放下教案,正常地扫视一周底下的同学,忽的皱了皱眉,什么也没说。 夏明心里五味杂陈,昔日缠绵缱绻的人,一口一个“明明”,一口一个“嫣儿”,如今却只能形同陌路。 这节课夏明走神了,而韩嫣,自然也没有提醒他听课。 同桌依然是那个王王刚,经常对着老师撸管,韩嫣更是他的梦中人。 王刚拍了下夏明的肩膀,“喂,你怎么回事,韩老师的课你都不听了?” 夏明苦笑了声,说心不好,然后就到走廊去了。 早晨的光很好,这里对面的教学楼走廊上都是人,夏明有好一段时间没受过这种热闹了,不免有些叹。 正惆怅着,忽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夏明,你真的回来啦?” 夏明转头看去,一道靓丽的影浮现眼前,光下,她长发飘飘,笑靥如,“对啊,回来了。” “你这一走就是好几个月,功课还跟得上吗?” “我有在自学。” “是哦,你个大聪明,这点小儿科当然难不倒你。” 夏明笑笑。 “放学去看我打球吗?” “可以啊。”夏明几乎没有犹豫。 “下个星期就要比赛了,这次必须还是冠军!” 夏明一听也热血澎湃,陈希璇已经连拿两届冠军了,是学校名副其实的网球健将。 “那就这么说定啦!”陈希璇泼的声音又再次响起。 放学,夏明陪着陈希璇练了半个小时,下午还要上课,所以不能练太久。 穿着运服练了一汗的陈希璇朝夏明跑来,夏明递给她一瓶水,她笑着接过,“哟,还帮我打开瓶盖了,谢谢啦!” 扬起修长的鹅颈,矿泉水“咕噜咕噜”地过她的喉咙,涌进她的肚子。 被汗水打的衣服紧紧的熨帖着少女的段,玲珑纤细的曲线纤毫毕现,让夏明一阵惊慌失措。 “走吧,去吃饭!” ··· 离开网球馆的路上会路过停车场,两人正走着,一道婀娜的影映入两人眼帘。 陈希璇微笑着打招呼,但夏明愣住了。 视线里,一教师制服的韩嫣打开车门,正要钻进车中,看见了经过的夏明两人。 秋风吹拂,学校的停车场里,师生三人相对。 陈希璇甜甜地叫了声“老师好”,韩嫣愣了一下,也笑着回应,目光很快地扫了夏明一眼,收了回去。 “你们去哪?” “去吃饭。” “不在饭堂吃么?” “这个点饭堂没菜啦。” “哦…那上我车吧,我送你们。” “好呀!”陈希璇看向夏明,夏明顿了顿,点点头,于是两人上车。 车上,韩嫣问,“怎么出了一汗?” “练球呢。” “是哦,下个星期市里有网球赛。练得怎么样?” “挺好的。” “一定要拿冠军呀,为学校争光!” “嘻嘻,会的,老师!” 一番谈后,两女不再说,片刻,陈希璇说,“老师,你不是上夏明他们班的语文课吗?你俩咋不说话?” 韩嫣微笑道,“夏明这种三好学生,做老师的最意了,哪还有刺挑。” “嘻嘻,说的也是,”陈希璇拍了拍夏明的肩膀。 夏明没太多表示,只是笑笑。 韩嫣把夏明两人送到大学城的一家煲仔饭,陈希璇邀请韩嫣留下,韩嫣摆摆手说不了,于是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各点了份饭。 “你跟韩老师怎么回事?”陈希璇看着夏明问。 夏明微微一愣,“什么?” “你跟她的状态怪怪的,”陈希璇看着夏明的眼睛。 夏明躲躲闪闪,“一直都这样,你别大惊小怪的。” “嘁!”陈希璇撇撇嘴。 吃完饭,陈希璇父亲的司机来接,陈希璇要夏明坐她的车,夏明拒绝了,说自己也有车。于是陈希璇先走了。 夏明是有车,但他没叫,自己打了个的,来到了附近的小区。 他不确定还是不是那个门牌,到了后,敲了敲门,里面哐啷一阵响,过了两秒,脚步声渐渐靠近,夏明看到猫眼上一黑,接着恢复正常,但门没开,又过了两秒,里面传来韩嫣的声音,“你来干什么?” “老——嫣儿…” 过了两秒,门开了。 转走向厨房的韩嫣留了个苗条的背影给夏明,腰间系着围裙,米色线衫紧贴腰,直筒牛仔绷得下格外地修长,脑后挽了个高马尾,行进中来回甩。在圆上扫了一眼,夏明赶紧挪开目光。 刚进客厅,就闻到一扑鼻的香味,厨房里哔哔啵啵地响,朦胧的水汽从厨房门散出。 韩嫣走进厨房,一阵噼里啪啦的忙,等出来时,看到夏明还在客厅傻站着,“坐吧。”语气不浓不淡。 夏明才把放到了的沙发上。 “吃过了吧?”韩嫣把菜端到桌上。 “吃过了,我帮你吧。”夏明起。 “不用了,你坐着就好。”韩嫣又往厨房走去。 几个来回,两菜一汤在桌上便齐了。 韩嫣把围裙下挂在椅角上,拿起筷子刚要菜,抬头看了旁边沙发上的夏明一眼,“还吃点吗?” 夏明想了想,坐了过去。 “我去给你打点饭。”韩嫣拿起碗走进厨房。 夏明等她回来。 韩嫣自顾自的吃着,夏明没怎么筷子,刚跟陈希璇吃了煲仔饭,还不饿。 过了会,问道,“这几个月,你还好吗?” “挺好的。”韩嫣起一块鱼放进嘴里。 “韩阿姨,都跟你说了什么?” 韩嫣顿了顿,停下筷子,“没什么。” 头顶的吊扇“哗哗”地转着,过了不久韩嫣又起了筷子,夏明也象征的了几下,同时不由叹韩嫣的厨艺愈发长进了。 不知什么时候,夏明开口了,“嫣儿,我不想这样。” 韩嫣的筷子又停了下来,接着又了起来。 “别吃了,”夏明说。 韩嫣放下筷子,看向他。 “我的事,你都知道了,但是…你我不会放手,我知道这很渣,可是…”言又止,“那就渣吧,反正我不想放手。” 韩嫣没有回应,眼眸渐渐了。 夏明想去抱她,被她手打开。 “可能会委屈你,但我不会放弃你,你愿意吗?”夏明诚恳的问。 韩嫣看了夏明许久,“你都想好了?” “嗯,”夏明重重点头,抓住韩嫣的手,这次她没再闪躲。 “那就这样吧。” “嗯?” “听不懂?” “哦。那…就这样!” 夏明咧嘴一笑。 几分钟后,桌上还摆着残羹饭菜,但卧室里已酣战起来。 换上教师制服的韩嫣被学生压在床上,脚上穿着高跟,丝袜褪到膝盖,承受着夏明一下又一下凶猛有力的撞击。 脚上的黑色红底高跟不停抖,像颤抖的,一道道不加克制的从口中喷出,充斥整个房间。 “老师,你知道这几个月,我有多想你吗?”夏明扛着老师两条长腿,一边抽送一边问。 “想我,又不来见我?”韩嫣没好气的说。 “你不都知道了,我妈看着,韩阿姨也盯着,我能找你吗?” “那你现在怎么来了?” “我前两天跟我妈说了,她没明确答复,不过算是某种程度的默许吧。” “哼!这么怕你妈!”韩嫣把头撇向一边,却又在夏明忽然猛烈起来的冲击下“嘶”的吸气。 夏明汗出如牛,呼吸都变得“呼哧呼哧”的,忽然嘿嘿一笑,“那我现在不是回来找你了嘛!” “那你当着我的面你妈去!”韩嫣狡黠的看着夏明说。 夏明愣了愣,然后啐道,“瞎说什么!”一边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一时间啪啪作响。 韩嫣被干得“啊啊”一直叫,两团不停摇晃,架在夏明肩上的两只高跟丝足也不停抖,忽然她睁大眼睛抬起头说,“你个畜生,听到你妈,那东西就变大了!” 暴,夏明不再隐瞒,两腿外,伏到韩嫣上,对着韩嫣的大鞭挞起来,“喜欢吗?喜欢吗?大难道不喜欢吗?” “嗯…啊……妈…男孩…真有出息…”韩嫣搂住夏明的脖颈,在学生的脸上胡乱的亲著。 “以后不许再躲我。”夏明住韩嫣的嘴,出舌头去吮吸。 韩嫣口齿不清的说,“唔..啊…不..不躲了…” 这一场,两人战场从房间切换到饭桌,再从饭桌切换到厨房,最后到浴室,犹如干柴遇上烈火,一发不可收拾。韩嫣被学生抱在怀里使劲的干,数不清自己到了多少次高潮,只记得后来自己的子都是瘫的,毫无力量。 夏明也在老师的体内了好几发的,头抵着子颈,把全灌了进去,以至于老师的小腹都产生了一个细微的突起。 这场媾结束的时候,两人正赤的抱在一起,躺在浴室的浴缸里,夏明在下,韩嫣在上,彼此的下体还紧紧的合在一起。 ··· 周日的网球比赛如期而至,举办地点定在市体育馆。早上夏明跟随陈希璇坐着专车前往,同行的还有韩嫣以及陈希璇的网球指导老师。 大清早的,街上已经人不少,但好在不堵,夏明等人十几分钟抵达了体育馆。 今天体育馆里只举办网球比赛,来的观众都是来看网球的。 陈希璇到场内热,韩嫣到观众席观战,夏明先去了趟厕所,路过备战间的时候,碰上两个工作人员。 “磁力系统装好了吧?” “嗯,没问题。” 上完厕所后,夏明也来到观众席和韩嫣坐到一起。 场下的网球场有四个,今天一共就八位选手参赛,这八位里包括陈希璇,都是八个市内中学挑选出来的网球健将,各自都是自己学校的网球冠军,来此争夺全市的冠军。 看着一粉色运服的陈希璇在场下热备战,夏明的目光也在其他地方扫着,忽然停了下来,那是一个材健壮的男生,梳着大背头,正和另一个男生对练。 看着健壮男生的脸,夏明没来由到一阵熟悉,但可以确定自己没见过对方。 对练下,双方都不会使出全力,好几次下来,对手男生都输了,场外人山人海的,可能觉得有人在关注自己,对着健壮男生喊了句什么,隔了太远,夏明听不清,但看到健壮男生的脸色明显沉了下来,两人又对着拉了一会,依然都是健壮男生获胜,那男生面色沉,甩下拍子走了。 夏明又看了几眼,就没再多关注。 只是后来,那健壮男孩跨越球场,来到了陈希璇所在的球场。 陈希璇正在与人对练,那健壮男孩上来拍了拍她肩膀,说了什么,陈希璇淡淡回应,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了一会,陈希璇似乎不耐烦的吼了句,然后健壮男孩才悻悻离开。 夏明没多想,半小时后,比赛终于开始。四个球场,四场比赛同时进行,陈希璇顺利拿下第一轮,虽然都是各自学校的健将,但陈希璇的实力还是比这些人高很多。 让夏明多关注了几眼的还有那健壮男孩,他似乎也赢得很轻松,结合刚才与陈希璇的莫名对话,他心里留了个心眼。 中场休息的时候,夏明和韩嫣下场看了下陈希璇,三人聊了一会,夏明和韩嫣要陈希璇加油,陈希璇拍着脯说“没事,肯定能拿冠军。” 第一场是八进四,接下来这场是四进二,经过一场激烈的战斗,陈希璇和健壮男孩双双胜出。 这场比赛结束,决赛就要到下午才举行了,于是夏明三人在附近找了个餐馆坐下。 中午吃饭的时候,一个健壮的男孩光顾餐馆,夏明的目光一下子就锁定到了他。 他径直的朝夏明这座走来,目光并未在夏明上停留,在韩嫣上留了两秒,然后锁定在陈希璇上。 被影盖住了光亮,陈希璇有所应,抬起头来,皱了皱眉,“你来干什么?” “希璇,下午决赛就是我们俩了,你很强,但我也不弱,我是不会放水的。” “哼!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我可以坐吗?”一共四个位置,健壮男孩作势要坐下第四个空位。 “吧!我们不欢迎你!”陈希璇叫道。虽然餐馆人很多,也很吵,但陈希璇这道尖细的声音还是让餐馆里大部分人把目光挪了过来。 按理来说这健壮男孩面子上要挂不住,会生气,但却依然彬彬有礼的微笑,“既然希璇现在心不好,我就不多打扰了,再见,期我们下午的决赛。” 于是非常干脆利落的离开了。 “他有点面熟,”吃着饭,夏明说。 “大名人了,任兴龙的儿子。” 夏明顿了顿,抬头看向陈希璇。 陈希璇补充道,“叫任开祥。” 夏明恍然大悟,怪不得看着有点熟悉,看来还是个冤家,当年名事件,其中就有兴龙会的影。母亲还为此上台跳舞,令人愤怒的回忆。 看着夏明面色有点不对,韩嫣想去握握他的手,但又意识到陈希璇在场,于是只能忍住。 夏明觉到了,温的回了她一眼,然后对陈希璇说,“下午一定要赢!” “嗯,一定要赢!”网球健将陈同学握拳说道。 下午比赛如期进行,因为是决赛,观众席更热闹了,夏明和韩嫣去得晚了,差点没位置。 球场上,陈希璇一粉色运服,任开祥一黑色运服,随着裁判的令下,比赛正式开始。 前三局双方打得有来有回,但陈希璇还是多赢了一局,五局三胜,陈希璇已经拿下胜点,再赢一盘就可获胜。 但接下来的对局,陈希璇却频频失误,球经常高度低了,过不了网。这很诡异,她再怎么体力消耗也不至于连过网都做不到。 于是第四局由任开祥拿下,比分还领先了四分。 看到这,夏明已经皱紧了眉头。 第五局开始,比分先来到二比二,然后陈希璇又开始频频失误,一度落后了三分。 夏明跟韩嫣说去上个厕所,离开了位置。 来到员工工作间,他推门进去,这才发现这个体育馆是有地下设计的,他按照球场的位置来到对应的地下位置,发现这里装了一个仪器,崭新的,不像是最初就有的,上面吸附了一些金属,他大概明白了,手开始拆卸。 中途来了两个人,说他在干什么,要阻止他。 他认出来是一开始早上上厕所碰到的那两个讨论仪器的工作人员,没多想,两拳把他们掀翻,然后把仪器拆了下来。 回到观众席,陈希璇落后两分,忽然陈希璇漂亮的拿下一分,全场传来欢呼,大家似乎对陈希璇获胜还是比较兴趣。 夏明看到这时任开祥手进口袋弄了弄,接着新的一球开始,陈希璇还是赢了。 夏明看到任开祥皱紧了眉头,反复手到口袋鼓捣,心中不禁冷笑。 最后,陈希璇获胜了,第五局还领先两分。 任开祥脸气馁,比赛结束直接离场。 夏明和韩嫣到场下给陈希璇庆祝,颁奖后,三人上车返程。 车上,夏明把自己上午在洗手间遇到的事以及刚才比赛发生的事告诉了陈希璇。 陈希璇听后,十分愤怒,“任开祥这个老屄!” 接着对夏明展颜一笑,“夏夏,你这么帮我,我是不是要以相许呀!” 夏明微笑不语,和陈希璇一起坐在后座的韩嫣不免看了陈希璇一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梁山好汉名字】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