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感官世界》】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54)

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54) 作者:一只泥怪 2021/11/23发表于:SIS001 第五十四章 开韩芷萱 回去后,夏明洗澡便睡。韩嫣虽然心里也不喜欢自己的小男友那么博,但看到他如此受伤,内心的心疼还是战胜了不快。拨电话要一位韩氏的女员工给她带了一套趣内衣,换上后,她开始挑逗小男友。可惜不管她怎么努力,小男友似乎兴致都不高。 “夏明,这种况,姑姑肯定不会去的啊。”床上,韩嫣抱着夏明说。 夏明呼吸绵长,似是睡着了,也不知听没听到。 “这两天我们好好在江南玩玩吧,我也很久没回来了,我们开心开心,别那么闷闷不乐的。” 小男友还是没说话。 眼见如此,韩嫣叹了口气,未几,打开手机,发出了一条短信。 后半夜,夏明是被一种奇奇怪怪的觉吵醒的。 睁眼一看,老师的头正在自己的胯间上下耸着,口里含的不就是他的巴么? 他有些无奈,挖了挖眼屎,说,“行了,别搞了,都几点了,睡吧。我没生气。” 月光下的青丝兀自在飘曳着,老师没反应。 正当他打算说第二句,忽然一个激,全皮疙瘩暴起——被月光浸透的窗边闪过一道人影。 埋首在他胯间的女人呜一声,因为夏明猛地抬起了上。 “谁!” 声音划破夜空,却又如坠谷底,迅速淹没。 不等夏明有下一步作,室内陡然明亮如昼。同时他听到一声来自女人的哼声,似有些不。他发觉这声音十分熟悉,但却不是老师。 那是谁?! “嘘!”有人捂住了他的眼,“别紧张,是我。” 老师的声音。 夏明紧张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大半夜的,你干啥呢?” “嘘,好好享受,别声张。”说着,又含住了他的头。 不知不觉,一副画卷在他眼前徐徐展开,老师确实是老师,但没有在给他口,而是着黑色的蕾丝内衣,坐在他大腿旁。含着他不断上下吐的,是一个穿着白色冰丝睡裙的女人,青丝覆着她的面庞,直到她的一次抬头,他才看清了那张脸,韩姨。 他大脑瞬间宕机,任他怎么想也想不到,半晚爬到他床上给他口的,竟会是这位执掌江南龙头企业的韩总裁。 “韩、韩姨,你这是……”夏明目瞪口呆。 韩芷萱吐出妹妹儿子的,抬起头,捋了捋头发,面色有些红,接着白了旁边的侄女一眼。 罪魁祸首不以为意的耸耸肩,甚至还吐了吐舌头。 接着,女总裁一手捋着头发,一手扶着夏明的,埋首再度吐起夏明的。 “嘶…啊…” 夏明双手紧攥床单,像个初潮少女,大腿绷得笔直,脸上似痛非痛。虽然这一切没头没尾的,但他心里清楚,享受总归是没错的。 韩姨的技术无疑是生涩的,只知道含吐,舌头也不会用,牙齿也时常硌到她,但被她含所带来的爽根本不是物理上的,而是源自其年龄、份上的,她是江南龙头企业的执掌着,是三十多岁的风韵少妇,是他母亲的姐姐,也是他女友的姑姑,更是他自己的阿姨。 而此时此刻,这样一位人物,却穿着白色冰丝睡裙,埋首在他胯间,一言不发的,只专心含吐他的器,这叫人如何不激? 于是在接下来长达五分钟的口服侍中,整个房间里除了夏明的声,就还有韩芷萱口水的滋滋声以及旁边韩嫣若有若无的笑声。 这时,韩芷萱将妹妹儿子的吐了出来,看了眼上面是自己的口水,亮晶晶的,不由地微微脸红。 “韩姨,没事吧?”看着韩芷萱呼吸有些紊乱的样子,夏明住韩姨的脸颊,轻声的问。 “有点大,”话说出口,才觉突兀,脸不由地更红了。 “韩姨,你们今晚什么意思?”一边问着,夏明一边帮韩芷萱清理她的仪容。 “还不是看你太伤心,所以只好找小姑一起来——” “嫣儿!” 韩嫣吐吐舌头。 过了两秒,韩嫣爬到夏明腿旁,“总之,今晚便宜你了。” 话落,便含住还沾着韩芷萱口水的大,尽心吐。 这让还在一同为韩芷萱整理头发的两人有些不知所措。韩芷萱看了眼侄女,又看了看表外甥(妹妹的儿子),出一丝无奈的苦笑,随后便也捋起鬓角的垂发,埋首在外甥胯间亲亲舔舔起来。 “啊…哈…啊…” 夏明双手紧攥床单,如同一个初潮少女。两位带有相连血缘的天姿国色一同俯首在他胯间为他舔含,试问世间除他夏明,谁还能有此帝王般体验? 左边的韩嫣俏皮泼,却也明艳人,上是一件黑色趣蕾丝内衣,两团的雪出大半。 右边的韩芷萱端庄温婉,雍容高贵,来前显然化了淡妆,使得本就天赋异禀的容颜更加美艳人,也可见其对此次姑侄同侍一夫颇为重视。 虽然她并未穿什么趣内衣,但带有蕾丝边的白色冰丝睡裙依然被她的曼妙体所撑得带有几分趣。 这般高贵的她,即便是在为男人口这种事上,一举一、一颦一笑依然是那么的温文尔雅,慢条斯理。 仅仅不到半分钟,夏明的已然完全起至二十八厘米,是的,经过岁月沉淀,以及女人的熏陶,他的又后天发育了三厘米。如今这个长度,完全可以轻易戳进女人的,进行子爆浆。 颜色也变成了通红,上面还残留着姑侄两女亮晶晶的口水。 夏明血脉偾张,不由对韩嫣说,“老师,我有个请求。” 韩嫣吐出,擦擦小嘴,不解地看着他。 “和你相处的时间比较多,但和韩姨相处的时间不多,今晚好不容易有次机会,我想当着你的面把韩姨昏厥,可以么?” 不止韩嫣,听到这话,韩芷萱也是面红如血,哪有男人当着女人的面对另一个女人说要把女人昏厥的?这也不治是该喜还是怒了。 韩嫣没好气的白了学生一眼,“你到底啥意思?” “说实话,韩姨日理万机,平常没什么时间和她做,所以,今晚我想只她,可以么?” “行吧,你开心就好,反正今晚的目的就是别让你生气,如果把姑姑昏厥,能让你开心,我无所谓。不过,要是真的弄坏了姑姑,小心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夏明抓抓头,“哪能啊,韩姨是我的小心肝,我只会疼她。”说着转头看向韩芷萱,“你说是不,韩姨?” 韩芷萱早已吐出了夏明的,整理仪容,随时准备逃跑,听到这话,不由脸红,“夏明,你太色了,没见过你这么不尊重女人的,我要走了。这太荒唐了。” 说着,果真就下了床,光脚踩着地毯,向门口走去,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夏明愣在了床上,看向老师,对方冲门口的方向昂了昂下巴,于是夏明会意,一个健步就从床上跳到了韩芷萱的前,断了她的去路。 “夏明,你让开。”韩芷萱贝齿咬着红。 “韩姨,你知道的,你已经到了这,今晚我不可能就这样放你走。” “你、你太过分了,你无耻——” 夏明一个拦腰将腴的韩姨抱起,扔到了床上。 大床真的很,在一声惊呼中,韩芷萱甚至在上面弹了弹。 而经过几次弹跳,她的睡衣裙摆也吊在了胯间,于是整个腴圆的胯部都纤毫毕现。 “夏明,你停下!你干什么——” 夏明住了韩芷萱的红,双手开始在曼妙的体上游走。 韩芷萱“呜呜”的,虽然在挣扎,但显然也不是特别坚决。 坐在一旁的韩嫣,则静静旁观着这一切。 经过多个女人的多次熏陶,夏明的调能力也已炉火纯青,双手在韩芷萱房、头、咯吱窝、私处等地带不停挑逗,只三两下就将韩芷萱的火勾弄起来。 韩芷萱已然如痴如醉,娇颜羞红。本就形同虚设的反抗逐渐瓦解。 后来夏明给韩芷萱来了一番尽心尽力的口,将舔得一片狼藉。 然后在韩芷萱清的下,在韩嫣又嫉妒又羡慕的复杂目光下,夏明将长达二十八厘米的巨物进了韩芷萱的小屄。 那一瞬间,紧窄的小屄就直接紧了头。 进入的过程自然十分艰难,一是夏明的太大,二是韩芷萱的太紧。 从上次破处开始,到如今,两人也不过就做了几次。 所以彼此的相还没开发得很好,或许多做几次,韩芷萱的道就能完美的与夏明的巨契合了。 “夏明,你轻点,别弄疼我姑姑了!”在一旁看着的韩嫣,也是不由皱眉提醒道。 “我知道。”说着,夏明缓缓用力,开始将只入了一个头的向韩芷萱的道深处推进而去。 “嘶!”韩芷萱不由绷紧了鹅颈,整个螓首都深陷在床单里,双手攥紧了夏明的胳膊,用力之大,指甲都嵌了进去。双腿也缠紧了夏明的熊腰。 见状,夏明也不由停了下来,他还真怕把韩姨给坏了。 哪知刚停下,下的美妇人立马就说,“夏明,没事,进来。” 美人发话,哪还有磨叽的理由? 于是发力,顶开一层层紧窄的褶,韩芷萱蹙额颦眉,两只雪白的荑将夏明的胳膊越抓越紧。 最后仿佛“咚”的一下,坚硬的头终于是撞在了的上。 夏明和韩芷萱同时发出一道。韩嫣看着像在进行某种仪式的两人,觉一切都十分荒唐。 “韩姨,你的屄会咬人,它在咬我。” “夏明!别说脏话…”韩芷萱蹙额颦眉着拍了夏明一下。 “没骗你,它真的在咬我。” “再说就别做了!” “不说?那我就!” 几乎在话音落下的同时,夏明就狠狠地往韩芷萱深处捣了一下。 大床猛地一震,两人在冲击中都像要弹起来一般。 “啊!”韩芷萱猛地攥紧了夏明的手臂。 “夏明,你轻点!”一旁看着的韩嫣,也是不由担心道。 “韩姨,狠的要来了,接着啊!” 话音落下,不等韩芷萱回应,夏明开始了一番长达五分钟的狂抽猛。 韩芷萱雪白的被砸得啪啪作响,合处不停的有噗呲噗呲的声音响起。 大床剧烈的摇晃,明明还是崭新的,却隐隐有老床般咯吱咯吱的声响。 期间尽管韩芷萱不停的求饶,韩嫣不停的要夏明轻点。 但夏明不管不顾,反而是越越狠,越越凶。 猛然间,韩芷萱哀嚎一声,螓首猛地扬起。就在这时,夏明噗呲一声拔出了,紧跟着一水箭就从韩芷萱的屄洞中喷薄而出,溅了夏明一肚子。 韩嫣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可不等两人有任何的反应,第二、第三…数不清多少水箭陆续从韩芷萱大开的屄洞中喷薄而出,那景象,就如同喷泉一般。 韩芷萱也意识到自己的异样,小嘴呜呜的,但是不能阻止私处狂奔的状况。 这时夏明俯下去叼住韩芷萱的红,对准捅了进去,迎着狂泻的又开始了疯狂抽送。 “唔…太凶了…太凶了…停…停下!” 刚才的一切又在重演,韩芷萱求饶,韩嫣斥责,夏明不管不顾。 夏明绷紧的腹部像重锤一样狠狠地砸在韩芷萱的玉胯上,白飞溅中,白的体也从被巨棍堵住的洞里喷薄而出。 冲击中的两人,似要在大床上弹跳起来。 一旁目睹这一切的韩嫣,觉得一切都太过荒唐。这根本与她印象里的完全不同,夏明干她时虽然也很凶,但绝不会如此激烈。她甚至想代替姑姑,也去体验一下,被夏明以这种高度将二十八厘米的巨贯入道,到底是什么觉。 子恐怕都要被顶穿吧? 然而事实就是,躺在床上被夏明以传教士疯狂砸的韩芷萱,原本正呜呜的着,忽然就开始啊啊的尖叫起来,那声音,就像魂被撕裂一般。 在韩嫣看不到的地方,夏明坚硬的头已经完全贯穿了韩芷萱的子,一整颗如婴儿拳头般大的头将韩芷萱娇嫩的塞得当当,头上的温度着娇嫩的子壁,使得韩芷萱刚来过一次汹涌高潮,这会子壁又被得收缩不已,仅仅不到两秒,又来了一次更加汹涌的高潮。 她啊啊的尖叫着,声音划破夜空,恐怕都能传到房间外面。 随着光小腹的一次次抽搐,内里,一汹涌的正在疯狂的喷而出。 但这次夏明并没有拔出,反而是绷紧腹部,迎着一汹涌喷而来的水进行更猛烈的抽。 两个人干得之凶,简直令一旁观战的韩嫣思想崩塌。 冲击中,透明的从巴和道的缝隙中喷溅而出,像洒一样洒了整个屋子。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感官世界》】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