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泊船瓜洲的诗意】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55)

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55) 作者:一只泥怪2021/12/4发表于:SIS001 第五十五章 双腿叉开,扶墙挨,这是韩氏总裁此刻的真实写照。 已是秋季的屋子里,并没有熟悉的薄凉秋意,反而是如在蒸笼般热火朝天,并且还在急剧升温。 房门前,浑大汗淋漓的夏明手捧韩芷萱的柳腰,一下一下像打桩般把巴朝淋淋的屄洞里捅去。 这给一旁的韩嫣都吓坏了,这还是做吗?这怎么想在施一样。但是呢,姑姑的表却很放。 她寻思自己和夏明做时应该不会变成这样吧?夏明也没有这么对过她吧? “不,不行了,啊,不行了。”韩芷萱拍着门板猛喊。 夏明默不作声,反而越干越狠,这样连续高速抽了几十下,他忽然扛起韩芷萱的一条腿,从侧面狠狠捣去。 “嗯……啊…不…不行…”韩芷萱拼命拍打夏明,但自己的子依然被撞得像散架一样不停摇晃。 没多久,她就紧紧抓住夏明的手臂,痛痛快快的来了一回。 “韩姨,你享受过破的滋味吗?”夏明叼住韩芷萱的耳朵,笑着问。 韩芷萱一听,立马面色苍白,激烈挣扎起来,“不,不要——” 但不等她把话说完,夏明就狠狠一挺,然后就见到韩芷萱像中箭一样娇躯崩得笔直。 “夏明,你干什么?!”韩嫣终于坐不住,从床上下来,狠拍夏明的手臂。 而夏明就像僵住了一般,维持着入的姿势,久久不。因为韩芷萱的子实在太爽了,无比的温暖,无比的。 过了几秒钟,夏明开始了抽。 而韩芷萱的表现则是不停的翻着白眼。 “夏明,你快停手,你这样会坏姑姑的!” “放心,我有分寸。” 狂抽猛了上百下,韩芷萱就又来了一回,出的水直接把房门淋了个半。 “韩姨,你尿得真多,刚才是不是得很爽?” “夏明,你,你别这样,我,我年纪大了,经不住你这么折腾。” “韩姨,放心,都是我在,你只管享受就好。你不知道吗,男人的对女人有保养作用,今晚这次开之旅后,你又会年轻几岁。” 韩芷萱默不作声,但俏脸愈发红。 听到“年轻几岁”这四个字,旁边的韩嫣心里没来由涌起一嫉妒,她甚至有种想把姑姑替换下来,自己挨的冲。 把她思绪拉回来的是韩芷萱忽然的一声惊呼,只见夏明捞起韩芷萱的腿弯将她抱了起来,一个标准的火车便当姿势就此形成。 夏明那黝黑粗长的将他与韩芷萱紧地连接在一起,姿势一形成,夏明就胯部紧绷,开始了凶残暴。 没过多久,韩芷萱就迎来了三十多年人生中的第一个连续高潮。 她的子不停地被外甥的撞击,强烈的快促使她喷出了第一,接着就像决堤山洪般,再也收不住,一温的像泉涌似的不停从道内喷出。 夏明堵着道疯狂暴,使得每一喷出的都被他撞散,不多时,他大腿就被韩芷萱的给淋得漉漉的。 “老师,你也来给韩姨舔舔菊,她会更爽的。” “不,不要!”一听这话,韩芷萱强烈抗议。 韩嫣也犹豫不决,她怎么可能这么做?那可是她的亲生姑姑啊。 但架不住夏明再三劝说,最终她还是跪到了韩芷萱的下。 “不,不要,嫣儿,不能这么做,啊——” 她没能把话说完,就被夏明突然而至的暴给堵住了嘴,只能。 此时,韩嫣的嘴也覆上了自己姑姑的菊,在上面温的亲亲舔舔。 正面是道被凶残的狂抽猛,子被狠狠猛怼。后方是菊被温的舔舐,双重刺激下,韩芷萱很快就攀至了今晚最巅峰的一个高潮。 她高声乱叫,全开始猛颤,小腹抽搐间,一道道透明的水流从道内喷涌而出。 夏明猛地退出,于是一道道水箭就直接到了他的肚皮上。 这场一直持续到了凌晨四点,三人才相拥一起沉沉睡去。 日上三竿时,夏明才醒来,望了眼空的屋子,他有些错愕。 下床四周审视,发现空空如也,莫非昨晚是梦?否则怎么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他拨去电话,老师说人在魔都,准备上课,过后再说。 他沉思了很久,最后叹了口气,买了张机票,当天返回了魔都。 晚上,夏明心不在焉的在林梦曦上着,旁边的摇篮里婴儿哇哇的哭。 林梦曦推开儿子,撩被下床抱起摇篮里的婴儿开始哄。 婴儿只有五个月大,还在襁褓期,是个女孩,面相娇憨。 夏明翻靠在床头板上,捋了捋头发,只是半硬,因为今晚怎么着都没法完全硬起来,虽然是和母亲做,却不是很能提起兴趣。 看了眼床边那傲然的姿,似乎想起什么,莫名的叹了口气。 “又发什么疯?大晚上的要做,做也不好好做,还吵醒女儿。”林梦曦将嫣红的头喂进囡囡嘟嘟的小嘴里,一边“呜呜”的哄着一边轻轻摇晃。 夏明张张嘴,却又闭了回去。 “不就缺个人么,这点事都经不起打击,以后还怎么接管公司?” 夏明沉默良久,忽然说,“要不——” “你想都别想!”林梦曦小声呵斥,“如果这种事都要靠我,以后别上我的床。” “但是,她也是你的姐姐啊…” “但她也是个女人,”林梦曦冷冷地说,“如果连一个女人都制服不了,今后还是别上我的床了。” 夏明沉默了很久,这让人不禁怀疑他是不是睡过去了。 等林梦曦都哄睡了孩子,他还在床上发愣着。 林梦曦捡起床尾的内衣,一件一件穿上,躺到床上,冷冷的瞥了儿子一眼,就盖住被子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林梦曦的呼吸渐渐变得绵长,夏明忽然了,他慢慢的缩进了被子,面向侧着睡的林梦曦,盖住两人下的被子一阵,空气中响起某种细微的窸窣声,接着被子的变成连贯的,夏明似乎在被窝里一耸一耸的。 以上状态大概持续了半分钟左右,两只有力的手攀上了林梦曦的秀肩,接着耸开始加快,原本只是窸窣的声音慢慢变成了“滋滋”声,像什么东西在泥泞的摩擦似的。 又过了大概一分钟左右,睡梦中的林梦曦开始发出呜,紧跟着没过两秒,一声惊呼传出,她猛地回头,“你在干什么?!” 回答她的是被窝里更加快速的耸,这时更是响起了“啪啪”声。 “嗯…啊…你…你是不是…有病…” “对,我有病,你是我老婆,是我妈,你不帮我,还把事都丢给我一个人做,我是你女儿的父亲,有你这么当母亲的吗?” “夏,夏明,你赶紧给我停下!” “想得美,今天必须到你服,到你愿意帮我,否则别想睡觉!” 于是接下来是长达两分钟的林梦曦对儿子的训斥,无疑是什么大逆不道,胆大包天云云,但回应她的只是越来越猛烈的抽,渐渐的都响起了水声。 到了后面,她的话也渐渐被所替代,面上浮起了潮红。 夏明也不知何时骑到了她上,用最经典的传教士体位对她进行输出。 夏明的雄风似乎又回归了,把林梦曦得在他胯下不止。 这一场,结束在林梦曦的求饶当中,历经了连续好几次高潮的她,再也端不住那个总裁架子,忙说自己愿意帮夏明解决家宴的事。 然而夏明并未就此停下,甚至给她套上了白天办公用的黑色漆皮高跟鞋,将她双腿扛到肩上,进行了更加猛烈的抽。 起初林梦曦还能做一些反抗,但到后面也没了声音。 两人间、床间一片漉漉,像海面上的粼粼波光。 夏明其实也有很久没好好的过母亲了,今夜决定不睡觉,来一场酣畅淋漓的。 两人姿势不断的变换,合处愈发的泥泞,室内温度急剧升高。 戏进行到下半段,林梦曦已经开始主迎合儿子。比如每次夏明的抽送,她都会挺起大,使得碰撞更加的结实,声音更加的响亮。她的双腿也主缠上儿子的雄腰,在抽送中进行助力。两手时而紧攥儿子胳膊,时而在儿子抱住她时也抱住儿子。 高贵冷艳的女总裁,已然完全沉浸在禁忌中。 某一刻林梦曦忽然惊疑了一声,明亮起来的室内,她的体浸着汗珠像一块油脂般发亮,又分外的雪白,这种雪白还杂着一种高潮后的红晕。 “你干什么?”她微微皱眉。 “妈,我撞你心的时候你爽不?” “你说什么呢?”林梦曦作势要起,却马上被儿子紧紧抱住。跟着她又一声,显然还在她体内的巴又顶了她一下。 “放开我,不做了,睡了!”林梦曦拍打儿子的手臂。 夏明不为所,四肢撑在床上,像在发力。 “嗯?你干什么?别顶我!”林梦曦尝试拜托,但无奈她一有作,夏明就会赶紧抓住她。 这个状态持续了几秒,林梦曦到不对劲,挣扎变得剧烈起来,“拔出去!快拔出去!拔——呃!” 她猛地扬起螓首,全僵住般一不,像个躺尸。 夏明则是“嘶”地一声,死抵住林梦曦的大,紧绷的腹部细微的颤抖,像内里装了什么震装置。 两人将这个姿势维持了将近半分钟,夏明凝固着汗渍的双臂撑在床上,缓缓的起了胯部。 林梦曦的反应是两手攥紧了床单,柳眉紧蹙,像在承受某种莫大的痛楚。 “滋滋”像什么东西在一起的声音回在这房间里,两人的合处内,一根粗长黝黑的缓缓犁开一片片肥沃,向深处挺进,直到抵到里面的深也未曾停下,直接将那圈红色的洞破了开来,整个头挤了进去。 蜜迅速的分泌,整个道内都漉漉的,像大雨过后的丛林。随着的拔出,淌到屄口,淋会,淋门,淋下的白色床单。 夏明慢慢的加快速度,上的蜜经过多重摩擦化作白沫,沾卵,像个白胡子老头。 “爽吗?妈?”这个过程中,夏明俯下去了母亲一下,抬头问道。 林梦曦没有回应,而是顺势抱住了他,主挺起,于是媾进行得更顺利,开始响起了清脆的“啪啪”声。 没多久,林梦曦就到了一次高潮。她的反应是紧紧抱住上的儿子,挺起,小腹不断的抽搐。 夏明依然抵着母亲的肥,等林梦曦高潮结束后,又恢复了抽送。 “妈?爽吗?你子里好不好?再给我生一个。” 林梦曦只是,但眼角眉梢的意代表她并不拒绝。 在林梦曦又到了两次高潮后,夏明才抵着她的了出来。 其时,林梦曦如遭电击,频频抽搐。 夏明“嘶”出了声,“啊,妈,你在我,你的好。” 高潮结束后,夏明在母亲屄里泡了一会,然后抱着只有脚上穿了一双高跟鞋的母亲,来到窗边。 在如银月色下,又一次进入了母亲。 这一场,一直延续到后半夜。两人几乎是在窗边完成的第二次。大多数时候,林梦曦都是两腿叉开,双手扶窗,被儿子摁在墙上。 那一根黑色的大像勤奋的农民,不断的犁着那一片片的肥沃泥泞,入时尽根没入,深抵子,拔出时蜜飞溅,沾大腿。 女总裁清的如折断的风筝飘到窗外,弥漫在这漆黑的夜空中。 在这场乱伦大戏结束时,女总裁的下已积了厚厚一滩水洼。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泊船瓜洲的诗意】我的冷艳总裁母亲 (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