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鬼吹灯之殷家鬼咒】我的快乐跨越的爱史

我的快乐跨越的爱史/

其实从来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但是它发生了,而且自己也乐在其中,而且乐此不疲。或许家中比较传统,因此大人们对男女之间的处理就极为保守。家中人口很简单。老爸是公务员,钱少事少离家近。老妈是家管,闲时就到附近的成衣厂拿些半成品回来剪线头,论件计酬。所以小时候也没太多时间玩,没事就得在家里帮忙剪线头,贴补家用。因此那时候家境谈不上富裕,不过也饿不死人就是了。    我排行老二,上有一个姐姐,下有一个妹妹。听妈说本来是想再多生一个男孩子的,没想到怀胎十月后冒出一个女孩。那反正生都生出来的,总不能再把她塞回去吧,就加减养吧。因此从小 妹妹就有点被忽视,并不是被照顾的很好,都长大了心理还是有点不平衡。她国中快毕业时,看起来还像是个国小 女生。那时妈妈就很担心这样下去怎么得了,以后怎么嫁得出去。不过后来事实证明妈妈是白担心了,小妹上护校第一年就开始突飞猛进,我不是说功课,而是说脸很清秀,材变得像女人了,至少该突的都突了,皮肤也变得细嫩光,不像小时候那样又干又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功劳,问过小妹她只是笑著我,这是后话。不过美中不足的是她还是那么矮,号称150公分,不过大家心知肚明,150是无条件进位取整数后的数字……    至于我姐,谈到我姐我就觉得很愧疚。有很多事的对错不是绝对的,或许随著时间流逝,而对错互易。跟小妹不同,姐高大多了。当然不是材魁梧,人高马大。而是跟小妹比起来有著鲜明的对比。姐的高跟我差不多,接近170公分(相较之下我好像蛮矮的),材中等,长像也中等,不似小妹般好看。比较特殊的是姐的部很好看,又圆又,我不知一般人对部的审美观是怎样,至少我觉得很吸引我。上天对姐跟小妹是公平的,没有偏袒谁。    我呢,长得既不高又不帅,资质平庸,口才笨拙,无过人之处。不过老天爷对我还是蛮好的。怎么说呢,这也是后话        第一章 儿时点滴        我不知道一个男生到底怎样才算是早熟或晚熟,只是在我国小还是低年级的时候对异的体就很兴趣。只是好奇,不带任何念的,也不会兴奋。    那时家里的卧室只有两间,一个是我爸妈的大卧室,小妹跟他们一起睡。另一个小卧室是我跟姐睡。或许我爸妈认为我们还小吧,理应不会有什么问题,所以让我们姐弟两睡在一块。后来才知道那时的我(大概国小三年级吧,姐大我三岁)不小了,姐更是长大了。    现代的人大概不会自己缝制内穿吧!都是买现成的,男生女生都一样,华歌尔,宜而爽……但我小时候家里可都是“自制”的。我妈有部裁缝车,不是像现在用电的,那时的裁缝车是用脚踩的,没什么式车法,很简单的构造。家里大至窗,桌斤,小至手帕,内衣,都出自我妈的巧手。既然是自制的,难免因简而陋,谈不上豪华,能穿就是了。    窗廉,桌巾没什么好谈的,但内可就有很多文章了。现在想想是蛮好笑的,没有松紧带的内,宽宽松松的,腰用一条带子串起来充当松紧带。所以要子是很容易的,带子一拉,子就掉下来了。很简陋,但也让我很方便,不管是我自己的,还是她们的……    我的乱伦历史就是这样子开始的,卧室的不够加上宽松的内。刚开始是好奇,对异的体觉得好奇。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觉每晚跟我一起睡觉的姐可以足我的好奇心,尤其是夏天。因为夏天衣服本来就穿很少,加上电风扇(我家可买不起冷气机)吹出的风,我发觉姐宽松的内会随著风摇摆。那是一个晚上我半夜尿急上完洗手间后回床上时发现的。    微弱的灯光下,姐的下体隐约可见。我就跪著扒在姐的大腿旁看了许久,也不敢手去,就只是看著。直看到好想睡觉为止,然后就又躺下去继续睡了。    这是第一次看到姐的下体,没有发生什么事。其实说第一次也不对,因为很小的时候我都是跟姐一起洗澡的,只是当时根本就不会有什么觉,也没什么印象。从此以后,就常常晚上睡觉时故意不睡著,等姐睡熟了后把电风扇对准,然后偷看姐的下体。没想到看著看著居然看上瘾了,晚上睡觉变成的每天最期的事。之后的一些变态的乱伦行为或许就是在这段期间养成的也说不定每天看,但从来没过手就是了。也不知看了多久,慢慢的天气变凉了,因为冬天到了。当然冬天来了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但要命的是衣服越穿越多。原本姐都是穿裙子睡觉的(家里穷,没有穿睡衣的习惯,反正不管白天穿什么衣服,到了晚上依旧穿就寝),都开始穿长睡觉了。    这很不得了的,因为我再也偷看不到了,偏偏看上瘾了。当然不看是不会死人的,只是会很想,然后会不好睡。几天之后实在忍不住了,真的好想看姐的下体。于是决定手了,手把姐的长拉下来,这样就又可以看得到了,我当时想。表面看这个决定好像只是为了足我的好奇心,但很多事的发生就是由此开端。    当天晚上就在姐熟睡之后,开始我的行。我们小孩子的子大多也是我妈做的,不过这个就有松紧带的,穿在外头的嘛,总不能太寒酸。有松紧带就比较不好拉了,不过我还是很小心的用极慢的速度把姐的长拉下了。    拉下后(拉到大腿)发觉里面还有内,看这时姐的双腿合著(子松紧带的关系,张不开的),也没电风扇吹了。怎么办了,只好一不做二不休,再把姐的内一并下。这内就好了,带子一拉,就整个松开了,然后往下拉就很容易拉下来的,除了部外。    但是还看不到什么,因为姐的双腿还是合著。不过我也不敢再往下拉了,因为若要让姐的双腿张开的话除非是把子整个下来,这我可不敢。不过这样已经够好了,因为已经有好多天没看到姐的下体了。虽然连那条都只出一点点,也心意足了。    这次我就不只是看了,反正都敢了,也就索一下。于是就轻轻的碰一下姐的下体,然后慢慢的把手掌覆盖在突起处轻轻著。的,细细的,温温的。当时我也没什么觉,只知道到了。其实自己干嘛要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想,但完却觉得没什么。    那时候才国小三年级,当然不会有什么觉,因为那时根本连最基本的冲与都没有,只为了好奇。自从这次之后就很少再姐的子了,因为好不容易把子下来后也不知道要干什么。除了一,可是好像也没什么好的。然后又要费功夫再帮姐把子穿上,搞了老半天也不知道到底在干什么。    一个冬天就这样快过去了,好奇心并没有消失,只是不想那么烦。我自己也不知道姐到底知不知道我在偷她的子,不过心想应该没有,因为姐都没有突然醒过来。    过完农历年没多久,终于有事发生了。有天晚上妈说姐以后就去大卧室睡觉,换妈跟我睡。我一听吓了一大跳,心想是不是姐早知道我会偷她的子去跟妈讲了,所以妈才不让我继续跟姐睡。    可是妈也没讲什么,我当然也不敢问。只是觉得很奇怪,如果姐跟妈说了,那怎么不是老爸来跟我睡,而却是妈呢?    就这样子我开始跟妈一起睡了,这段期间当然就学乖了,再好奇再胆大也不敢去妈的子。就这样子平安无事过了两年多。但人总是会长大,然后总是会被学校的同学带坏。当天气越来越热,衣服就越穿越少,然后就会发生一些意外        第二章 妈的体        终于夏天来了,这年的夏天与往年并没有什么不同,还是一样的热,热得有点失控。    没错,事终于失控了。    我想妈这时候还是认为我只是小孩子,而且妈可能认为我再怎样也不会对自己的母亲乱来吧!这时候我已经是六年级了,当然年纪变大跟人变邪恶并无关连,只是在学校里就是也些同学可以弄到一些小本的(现在叫A书)。大家传来传去,有时我们会将一本书拆成一页一页的,大家轮流看。看完第一页后就开始找第二页在谁那里。然后类推。有些人则是不分前后反正拿到那页就看那页,然后自行在脑子里把剧连贯起来那时的A书比现在的好看多了,有剧的,不像现在的A书没有剧,男女主角从头干到尾。    我也就在这时候开始会起,也会打枪了,不过是怎么学会打枪的倒没什么印象了。我想这样应该不算早熟吧,很多同学都跟我一样的。不过妈还是把我当做小孩子,没想到这小孩子已经很邪恶了,很色了。    每天跟妈睡在一起心里面总觉得的,有时候躺在床上边想著跟某个女生(通常是电视电影明星)做,一边就轻轻的打起枪来了。不过这样很不过瘾,因为会害怕把妈吵醒,所以有时候就干脆到浴室打,打完在回来睡。    慢慢的也不知怎么回事,打枪时脑中幻想跟我做的女人居然是妈的脸孔了,也就是幻想跟妈做。现在想起来觉得很不可思议,但那时候好像觉得没什么,很自然,没有罪恶(现在还是没有,我想我大概很变态)。而且幻想的频率越来越高,到最后就只幻想跟妈做。    每天晚上就这样躺在妈的旁边,边打枪边幻想,但没有过其他念头。不过日子一天一天过,开始想做一些事了,至少想看看妈的体了。    有一天晚上我决定要看看是否妈也像姐一样能被我看到下体。我一上床就开始装睡,没多久妈也上床了。不知过了多久,我想妈应该熟睡了吧。于是我做一个大作的翻,故意去碰妈一下,然后观察妈的反应。    妈一也不,我想妈已经睡得很熟了。我把电风扇对准角度,自己也调整的视线的角度,就等著看了。风是把妈的裙摆吹开了,也看到了妈的大腿跟内了,不过其它什么也看不到,因为妈的双脚并不怎么张开。    我不敢去搬妈的腿,只好静静的等著看看妈会不会换姿势。等了好久终于了,结果妈翻了,侧卧了,这下什么也看不到了。等得实在很累,就睡了。    第二天晚上就被我等到了,而且没等多久。妈一上床就大八字躺著,直到熟睡。风吹著就如同姐一般,内被吹开来,于是我看到了妈的下体了。因为只能从侧一边看进去,所以看到黑黑一片都是毛。不过这样已经让我够兴奋了,因为以前看大姐的是没有毛的。    从此每天晚上的例行公事就是偷看妈的下体,就如往常一般偷看姐的一样。直到有一天有些不一样的状况。    这天跟往常一样我装睡,只是这天妈很晚才睡。我等了很久,都快真的睡著了。好不容易妈上床了,躺了下来还拉著小薄被盖著。我觉得有点奇怪,等妈熟睡后我起来看著妈,我不明白怎么妈今天会盖起被子来了。    不过我还是等,看看妈会不会踢被。运气很好,或许真的天气太闷热吧,没多久妈就踢被了,还把双脚张得蛮开的。我一看真得傻了眼,原来妈没穿内。整个下体一览无遗的呈现在我面前。    顿时我的心跳得好快,脑子好像有点空白。我瞪著眼看了好久,因为这次看到的不仅是毛,以前看不到的都看到了。大小,甚至都快看到眼了。我看得好仔细,因为机会难得,妈不是天天都不穿内的。    看著看著,我就忍不住出手在妈的大腿上一下,妈没反应。于是我放大胆子继续往妈的下体,然后停留在妈的下体。我一直那个部位,觉好兴奋,弟弟都硬起来了        第三章 第一次接触        从此以后只要家里没人我就喜欢往妈的怀里钻,表面上是撒骄,其实是吃妈的豆腐。当然妈也知道我在干什么,只是不介意罢了。或许是把我当小孩子,或许是溺而不忍拒绝我这种行为。不过后者的可能大些,因为我不只窝在妈的怀里,而根本就上下其手,乱一通。如果是前者的话,妈就错了,因为每次的时候我都会起,都会很兴奋,每次完就会到浴室打枪。    就在妈的纵容之下,我越来越大胆了,慢慢的开始敢把手到衣服里面了。刚开始是手到衣服里隔著妈的部,或到裙子里隔著内妈的下体。不过我都是用试探的方式试探妈的容忍度,所以一开始都不会太过份。所以我并不是直接把手到妈的衣服里面妈的部,而是从肚子开始,如果妈没反应,就再往上。    第一次把手进去的时候妈就马上把我的手拨开,并且轻声责备说不要乱来。但我从不把这种责备放在心上,只是不会再得寸进尺就是了。然后下次有机会再试看看。    不过家里只剩我和妈的机会不多,差不多一年之后才开始手进妈的裙子妈下体。刚开始只敢妈的大腿,而且第一次手进妈的裙子时还被妈敲一下头,警告我不要乱来。当然我不会这样就放弃,等下次有机会时在试看看。    不了解妈为什么那么纵容我,而且我知道只要不太过份,太急进,其实就算第一次不行,第二次,第三次……妈总是会让步的。这时妈应该不会再当我是小孩子吧,都快升国中了,连腿上都开始长腿毛了。    国小六年级国一的暑假的进展最快,因为姐跟妹都在外婆家。白天家里只有我跟我妈,还有一些讨厌的邻居。当然这些邻居三不五时就拿他们自家做的馒头包子来我家的时候是不会讨厌的,不过大部份时间他们是到我家串门子。每次来都可以上一个上午或是一个下午,我妈就边剪线头边跟他们聊。我当然要帮忙剪线头,成为理所当然的听众。然后东家长西家短,材米油盐酱醋茶开门七件事,每天就尽聊这些。    因为家里只有我跟妈,所以跟妈独处的机会很多。我最喜欢每天中午睡午觉的时候,我总会到妈的房间跟妈一起睡。每次睡午觉我觉得很高兴,因为这时候妈就躺在床上任我。她也不会管我在干嘛,反正她睡她的。不过妈通常是让我过瘾了才睡就是了。    到后来胆子越来越大了,索把妈的衣服掉。刚开始妈不太愿意,当我解扣子时妈总是把我的手推开,不过我还是继续解。几次之后妈也不理我了,就让我解她上衣的扣子。解完扣子把衣服摊开来看到的是妈的上半,当然还有。我隔著了一阵子后觉得很不过瘾,于是把手硬进内。    这时妈还是没反应,只是闭著眼睛躺著。我心想再过份反正妈顶多就是责备一下而已,于是心一狠,把妈的肩带拉了下来,再把杯移开,于是妈整个房全出来了。这时妈还是没反应,我想妈是默许了。我轻轻著妈的房,同时一只手也开始往下移。慢慢的移到了妈的小腹了,妈还是没反应,我觉得很意外,但也没想理会。我心想既然如此,把妈光吧。于是就把妈的裙子从裙摆慢慢拉上来,直拉到整个翻上来。一不做二不修,再把妈的内整个拉下来,拉到小腿。这时妈突然睁开眼睛,我吓了一跳,心想妈生气了,可能要发飙了。可是妈就只是张著眼睛看著我,也没说话,脸上也没什么表。结果我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要继续怕妈真的生气了,打退堂鼓又觉得不甘心。    就这样两人干瞪眼好几分钟,或者更久我也不知道,反正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这样杵著。然后妈又把眼睛闭上,我不知道为什么,但觉得妈好像不像在生气。于是就继续我得作,我把妈小腿上的内整个下来,这时妈的腰部以下全都了。白白细细的皮肤,毛很浓。    我手了一下妈的大腿,妈震了一下。我继续往上往内,妈的大腿内侧,一直到妈大腿根处。这时我的手已经在妈的部了,我的心跳得好快,又是兴奋,又怕妈突然生气发飙。    我也不知道妈的容忍度到什么程度,不过我想把妈上剩下的衣物全部掉。裙子是松紧带的,很容易。但就不知怎么了,我拉来扯去的就是不下来。既然不下来也不干脆不了。这时候我好兴奋,完全起了。    我连自己的衣服也光,然后就压在妈的上。我觉得温温的,好舒服。我紧紧的抱著妈,把头放在妈的肩膀。这时妈又睁开眼了,而且这次脸上的表好像是很讶异的样子,然后随即就把我推离她的体。我侧卧在妈的旁边,有点紧张,心想妈大概生气了。    妈躺著侧著头注视我,我被妈看得有点心虚,不知道妈接下来会怎样发飙。但妈却慢慢的把目光往下移,我发觉妈是在看我的下体。这时紧张归紧张,还是硬梆梆的著。然后妈开口说话了,妈说我的从什么时候开始会变大的,我说从小学六年级就会了。妈注视著我说没想到我长那么大了。我不知道妈是说我长大了,还是指我的。    妈又注视著我,问我知不知道男女之间的事。我潜意识觉得妈是问我有关男女方面的事,于是我把我知道的跟妈讲,连在班上看A书都跟妈讲。妈还问我A书都在写些什么,我也就把A书的剧大略的跟妈讲了。    结果我跟妈两人就这样著体谈了十几分钟。然后妈突然问了一句说刚刚我把她的衣服和我自己的衣服都光了,我是想做什么。结果我口而出说我想跟妈做。妈听了愣了一下,随即又问为什么会有这种念头。我就把我晚上打枪幻想跟妈做的事说给妈听。妈又问我从什么时候学会自的,我说国小六年级。    接下来忘了又谈些什么,只记得妈笑一笑闭上眼睛,然后我很兴奋的翻压到妈上抱著妈,压在妈得阜上,我下一直上下顶著,没多久就了。    完我还是抱著妈,不过妈好像知道我了,就把我推下去。我低头一看,我跟妈的小腹都是。妈说她要去洗澡,拿著她的衣服就出去了。我则躺在床上,因为刚完有点想睡。过了不知道多久妈又进来,衣服都穿在上了。妈把我摇醒叫我去洗澡,洗完再睡。我很想睡,不过还是去洗了,因为小腹的也不大舒服。洗完穿好衣服回妈的房间,妈还没睡著,妈叫我赶快睡觉,下午还有线头要剪。    就这样与妈发生了第一次的亲蜜关系,虽然不是真正做,不过觉跟妈变得很亲近,体上的亲近。而且之后妈对我的容忍度又提高了很多        第四章 再上一层楼        当晚睡觉时,我先进卧室。妈通常都是全家都睡了后才进卧室睡觉。等妈进卧室时我都快睡著了,不过我还是硬撑著,因为想跟妈亲热。当妈进卧室时我闭著眼睛装睡,妈看了以为我睡著了,爬上床在我脸颊上亲了一下。    印象中妈好像从来没有这样亲过我,或许很小的时候有过,但已不在记忆里了。我蛮讶异的,于是张开眼睛就亲回去了,原本我也是想亲妈的脸颊,但却亲到了妈的嘴了。    这下轮到妈吓一跳,我自己也吓一跳。不仅是吓一跳,心里面还有一些难以形容的觉,很想再亲亲妈,而且是那种真正的接。妈愣了一下后,没说什么,躺下来就准备睡了。我等妈躺好后,翻抱住妈,然后嘴就往妈的嘴凑上去了。    那时我还没有接的经验,只在电视及电影上看过,也不知道什么是法国式热。我抱紧妈亲了一下又一下,起初妈还有点挣扎,但我把妈抱得紧紧的,妈就不再挣扎了。    一直亲到我过瘾为止才放开妈,这时才发现其实妈也把我抱得紧紧的。我就这样任妈抱著,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这一觉睡得很沈,清晨一早天都没亮就醒来了。醒来之后继续躺著,慢慢的脑子开始清醒了,不过也发觉下面弟弟硬梆梆的著。    这时习惯的拉下子就打起枪来了,打著打著忽然间想到昨天白天发生的事,心想妈就睡在旁边,干嘛要这样打枪。于是先把自己的衣服光,然后开始妈的衣服。还没完妈被吵醒了,醒来后发觉我在她衣服愣了一下,但没说什么,也没有什么抗拒。于是我继续的。    结果又碰到同一个问题,就是妈的还是不会。妈看我手忙脚乱的,笑了一下,起来自己掉了,这时我才知道原来的扣子是在后面,难怪我怎么都不下来。    妈解下她的后又躺了下来,这时妈已经全了。我好兴奋,马上就翻压在妈的上抱著妈,妈也环手抱著我。我就不想这么快就,想多享受这种肌肤接触的觉。这次维持比较久,后来出来了,又弄得妈跟我的小腹全是。    就这样维持了十几天,每天晚上都跟妈两人光溜溜的抱著,直到我。有时候放假,白天又只有我跟妈在,若我又想,我就拉著妈进卧室。直到妈的MC来时。那晚她不愿我她衣服,也不喜欢我抱她。那时我对MC也不是很了解,只知道女人在这期间下体会流血。    第一次妈MC来时那天晚上睡觉前我照例先了自己的衣服,然后妈的衣服。但妈把我的手拨开叫我不要,并且跟我讲她MC来了,也稍微解释什么是MC。其实我也听不大懂,不过妈的下体流血,我也就不敢怎样了。    不过问题还是在,我还是致。我坐在床上握著坚挺的问妈这要怎么办,妈笑著说就自己自呀。妈还说从来就没看过我自,刚好让她看一看。于是我就坐在床上自起来。我在自时一直看著妈,妈则是目不转睛的看著我的弟弟。    我越打越快,打得手好酸,但就是出不来,大概是我人在旁边看不习惯。后来实在不行了,手太酸了,只好停下来休息。妈看我停下来了很奇怪的就问怎么了,我说手很酸,妈听了大概觉得很好笑,一直笑个不停。    这时我突然想到A书上的吹喇叭,于是就跟妈说,要妈给我吹。妈听了有点惊讶,她说她听人家说过,可是她从来没做过。我要求妈做,但妈不肯,我问妈是不是觉得脏,她说是不好意思。因为要做妈的把儿子的含在嘴里吸吮觉得很难为。    于是我退而求其次,要妈帮我打手枪。妈顿了一下子,点点头说好。我躺了下来,然后妈就坐在我腰部旁边,手握著我的开始打起来了。跟自己打的差很多,舒服多了,不过有时候角度不对会有点痛。痛的时候我就告诉妈,慢慢的妈就打得很顺了。真的很舒服,妈还一面打一面问我会不会太慢或太快,太慢或太快要跟她讲,我告诉妈要慢点,因为我不想太快。于是妈放慢速度,我则注视著妈静静的享受。妈边打边告诉我说我的弟弟很大,我不知道到底怎样才算大,也就没有答话。妈又问我舒不舒服,我说真舒服。的确我是很舒服,比自己打舒服太多了。    慢慢的我开始忍不住了,我要妈打快一点。于是妈加快速度,不停的上下套,没多久就出来了,而且了好多。妈的衣服还有我的脸也有被喷到,帮我打枪的那只手也沾到好。    妈拿了张卫生纸帮我擦一擦,再把自己也擦一擦,然后就起到浴室清理了。我躺在床上,妈还没回来我已经睡著了。    就这样子,平常时就跟妈赤相拥,然后用弟弟摩擦妈的大腿或把妈翻让妈趴卧,在妈的上磨擦,直到。如果MC来了,妈就帮我打手枪。虽然妈每次MC来时我都要求妈给我吹喇叭,但妈始终不愿意。不过我也没给妈口过,虽然我几乎亲遍的妈的体。    妈兴致来时也会把我从头亲到脚,但就是会跳过。跟妈的接慢慢的有进步,刚开始时妈是紧闭双,只让我亲她的嘴。但慢慢的妈放开来了,不但会张开双,还教我法国式热,也就是将舌头进对方口中。我很喜欢这样接,只要有跟妈独处的机会,我总会抱著妈长。    所以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家里只剩我们两个,我就赶紧跟妈亲热一下。不管是妈正在煮饭,或妈正在拖地板,都可以亲热。甚至家里有其他人在都会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亲热。妈很喜欢帮我打枪,这并不是她不喜欢我在她上摩擦,而是喜欢握著我的,觉它的粗大灼热。    其实并不是单是我在妈上发,有时候妈也会因为我的亲及而达到高潮。妈很喜欢我亲她的房,她的下体。妈的下体很容易,有时连都还没,只是亲而已都会。不过不是A书所形容的得一蹋糊涂,只是下体部位了。    如果正逢她MC来临之前几天,而且我亲得够久,妈就会有高潮。其间我也曾要求跟妈真的做,妈也不肯。顶多能让我的在她的部摩擦,好几次想来硬的就进去,可是每次总被妈阻挡住。而且妈也不准我在她的下体及其周遭,那时我心想妈可能嫌脏。后来我终于知道原因了,因为妈没有在避孕,所以怕怀孕。    好几次要求妈帮我吹喇叭,妈始终不肯。我问妈要怎样妈才肯,妈总是说以后再说。天知道以后是指什么时候。最后我决定我先帮妈口。一天晚上,妈洗完澡上床睡觉,我们就如同往常一样,俩人嘻嘻哈哈,边玩边对方的衣服,直到光。光后我让妈躺平,然后开始亲。    我从脸一路亲下来,妈发出轻微的声。直亲到小腹后我把妈的双腿拉开,这时妈的水已经流出来了,我没想那么多,直接舔妈的下体。第一个觉是觉得咸咸的,的。那时我也不知道什么大小,,反正就是整的部到处舔。妈被我这突来的举吓了一跳,但随即起来。    妈的声比往常大声而且急促,我知道妈一定很舒服,所以加紧努力舔妈的下体。结果很快的妈的高潮就来了,而且很激烈,全抖个不停。高潮过后,妈就只躺著不,好像很累的样子。我拿了张卫生纸把妈的下体擦一擦,因为水蛮多的,整个下体都糊了。    妈不我也只好躺在旁边等妈恢复神志。不知过了多久妈侧过来看著我,我也看著妈。我问妈觉怎样,妈红著脸点点头。妈问我从那里学来的,我说看A书学的。妈又问怎么会想到要帮她口,我说这样妈会很舒服。妈听了好,把我紧紧抱在怀里。我则有点心虚,因为我另有企图,不过让妈觉得很爽是真的。    看妈这样子我也不好意思提出吹喇叭的事,不然妈一定认为我根本是另有居心,而不是为了让她爽才帮她口。妈抱著我亲我,一只手就到下面去握著我的套了起来。其实我很期妈会主帮我吹喇叭的,可是妈没有,就这样亲著套著,我那不争气的弟弟就被妈给打得了。    后来我常帮妈口,但没要求妈帮我吹喇叭,妈也没主过        第五章 更上一层楼        国一升国二那年搬家了,搬新家当然是一件很高兴的事,但我可不开心了,因为新家房间够多,而且爸说我长大了,给我一间房间睡。这意谓著我不能再跟妈睡了。妈知道我很不开心,但也没办法,因为没理由男孩长大了还让他跟母亲一起说,妈不知道怎么跟爸说。    我自己很心虚,更不敢跟爸说想跟妈一起睡。于是我睡一间,爸睡一间,妈和姐和妹一起睡在一间铺榻榻米的房间。从此就比较少跟妈亲热了,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子,跟妈的越来越好,似乎转成男女朋友的关系了。    由于晚上不再跟妈一起睡了,所以自己打枪的时候变多了,甚至几乎都是靠打枪解决问题。因为独处机会少了,所以只要一有独处就非常珍惜。妈知道我很难过,也很心疼我。有时候会趁家人不注意时抱著我亲我。    这时期我跟妈平均一个星期亲热不到一次,通常都是趁其他人去逛赶集(住乡下的朋友应该知道,有点像夜市,但不是每天都有,通常是固定一星期一次)的时候,赶紧趁这短短的一或两个小时到我的房间亲热。每次赶集的前一两天我都会禁,然后跟妈亲热的时候再多几次。    国二寒假跟妈回外婆家住了几天,因为外婆家房间不够住,于是我跟妈就一起睡。第一天晚上我和妈进房间后就把房门锁起来,然后相拥而,就如同一对久别的侣一般。长之后妈问我开不开心,我点点头说很开心。我真的很开心,因为我跟妈几乎半年没一起睡了。    这天晚上我们一直不断亲热,我了好几次,妈也来了一次高潮。最后一次我硬了好久就是不出来,无论妈怎样帮我打枪,我就是出不来。最后我要求妈帮我吹喇叭,妈点点头。然后妈握著我的含到她的嘴中,轻轻吸吮著。第一次被吹喇叭觉得真的好爽,我忍不住一进一出的开始在妈的嘴中抽送。我的蛮长的,只能进一半,再多妈就会用手挡住。很快的我就了,全在妈的嘴中,妈没吐出来,全进去了。    妈吐出我的后,用舌头清理一下残留在头的后,说要去冲洗一下。因为住的房间是套房,我就跟妈一起洗了。我帮妈洗,妈帮我洗,两人在浴室玩了很久才出来。这晚上是我半年来睡得最甜的一个晚上,搂著妈睡,轻轻著妈的头发。    久别胜新婚,虽然我跟妈之间并不适用这句话,但我们都有这种觉。几个晚上都是疲力尽后才睡,而且都是妈帮我吹出来。我问妈怎么把都下去了,妈说是我的,所以就敢下肚。我又问妈为什么这次要帮我吹,妈说自从第一次我帮她口之后就愿意帮我吹了,但我都没有再要求过,所以也不好意思主帮我吹。妈问我喜不喜欢,我说很喜欢,很爽。    回家的前一天晚上,还是一样跟妈在床上亲热。我想既然要要求妈才愿意做,那这次我再要求看看,于是我跟妈说可不可以进去。妈看著我想了很久,握著我的一边套弄一边注视著我。不知道妈在想什么,但几分钟后妈脸突然间变得很红,然后低著头点了点头。我又惊又喜,因为被拒绝太多次,这次也只是抱著再试试看的心态询问,没想到妈答应了。    我马上翻压在妈上,把妈的双腿撑开,然后一只手握著就往妈的。或许角度不对还是其它原因,就是进不去。我一直顶著顶著,还是进不去。妈原本一直闭著眼睛,我顶了几分钟后,妈张开眼睛了。我说我不进去怎么办,妈笑著说那就不要了呀。我当然要呀,于是我把妈的腿撑得更开,然后换一个姿式,在妈的双腿间用跪坐姿再试试看。这样可以看得到妈的了,于是握著对著妈的进去。    这次很顺的就进去了,觉紧紧的,暖暖的,好舒服。我两手抓住妈的膝盖,把妈的腿撑得很开很开,让整个下体出来,看得更清楚。我开始抽起来,同时看著妈。妈闭著眼睛,皱著眉头,看不出来是舒服还是不舒服。我抽得很快,结果很快不行了。我用最快的速度猛猛抽,很快的就出来。那种觉好像要爆炸一样。    完后我倒下去趴在妈上,妈抱著我,我的头。我的并没有拔出来,还是在妈的里。觉温温的,的。几分钟后妈叫我下来,她要擦一擦。我下来后妈拿卫生纸擦一下我的,整根都的,头还有一些。擦完我后妈擦自己的下体,妈的下体也是得糊糊的,口还有白白的流出来。    清理完后两人抱著躺在床上,我问妈觉怎样,舒不舒服。妈点点都说很舒服,尤其刚进去的时后那种充的觉还有我一进一出的觉让她全都掉了。妈又说她已经很久没做了,我的又比较长,所以舒服中又有点痛。    我亲著妈,妈把舌头到我嘴中让我吸吮著,同时用手套弄我的。我想妈还想再来一次,因为妈知道我每次吸吮她的舌头的话我就很快又会想要了,所以有时候妈故意要逗我就把舌头进我的口中让我吸。很快的我的又硬起来了,我用同样的姿式又干了妈一次,这次就维持比较久了,可是妈并没有达到高潮。这晚我们做了好多次,做到疲力尽后才睡。我睡到尿急半夜起床小便后回床上,又把妈的腿拉开干了一次。    隔天早上起得很晚,不过妈倒很早就起床了。吃过午饭就回家了。    这几次跟妈做,妈都没有高潮,我想可能是我的技巧太差了。不过后来慢慢的我的技巧变好了,耐力也延长了,妈也开始有高潮了。到目前为止的最高记录是连续七次高潮。那是我读大学的时候有一次跟妈去宾馆做。那次事后妈整个人绵绵的也不,摇她叫她都没反应,把我吓了一大跳,还以为妈怎么了。直到半小时后妈才有些力气说话,她说她不了了,让她睡一下,我想妈是太累了。    到现在妈有时候还会把在外婆家那几次做拿出来笑我,妈说那晚做那么多次每次都只不到一分钟,年纪轻轻就早。不过慢慢的妈越来越少拿这件事笑我,因为到后来每次做都是干到妈开口求饶。这时她就帮我吹出来,如果我继续干的话,那妈就又会瘫在床上不了了。不过我还是喜欢在妈的内,然后看缓缓从妈的口流出来的样子。所以每次如果妈不行了帮我吹时,吹到我快时我就把抽出来,然后进妈的,快速的抽直到。    有一次我问妈为什么愿意跟我做,妈说她自己也很需要,加上我们经常亲热,老是弄得妈上不上下不下的。而且口毕竟跟做是不一样的,每次看我的样子,就很希望这是在她的体里。我以前要求跟妈做,其实妈是很想,但又觉得一下子就答应好像太那个一点,至于主那更是不可能。妈说如果那时候我用暴力强 她,她绝不会怪我,因为这好像是一个很好的解决方式。第一次做前之所以妈会想那么久其实是在计算安全期,那几天刚好都蛮安全的,而且妈自己也有点想,所以就同意了。    其实我有点狂,因为我很喜欢把妈干到她披头散发,床打,然后开口求饶。用狗爬式时我就从后面扯著妈的头发,有时喜欢要妈跪著帮我吹喇叭,然后我从梳妆台上的镜子里看我的在妈的嘴中进进出出的样子。甚妈在上大号时我也曾打开浴室的门(用硬币就打得开那种喇叭锁),然后拉下子,手按住妈的头,掏出就往妈的嘴里塞,一直抽到。妈也说她上辈子欠我。    妈有时候也会色色的,起的时候就会挑逗我。尤其喜欢我含她的头。有时在看电视时,冷不防的解开上衣扣子及,挺著子就往我嘴巴塞了。妈也很喜欢接,任何场合跟时间只要是两人独处,想到就来个长。妈的舌头很,总是钻进我嘴里来回纠缠。我跟我女友接都没这么热烈。    跟妈的聊天中知道很多事。早在我国小六年级开始打手枪时妈就知道了。因为有时我懒得上浴室打,就躺在床上轻轻的打。我一直以为妈睡著了不知道,其实有时候妈根本就还没睡著。妈第一次知道我打枪是因为床摇把妈惊醒,妈张开眼睛看到我来去的,一只手还握著套,那时就知道了。不过妈一直不声色,就当作不知道,事实上妈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总不能跟我说打枪过度有碍健康吧。我一直以为妈不知道的,因为在床上打枪都会放轻作,没想到作再轻床还是会摇。    自从妈知道我开始打枪后,每次晚上只要到床在晃就会眯著眼睛偷看。而陶醉在打枪快的我却从不知道有一位观众,只是浑然忘我的猛打。的时候比较烦,有时来不及在之前用卫生纸挡住的话就会喷得到处都是。有时连妈的衣服跟脸都有,所以善后工作就很讨厌,要清理喷得到处都是的。尤其是妈脸上的就要很小心的擦,免得把妈吵醒。事实上妈大都是醒著的,脸上被喷到也不能怎样,还是继续装睡。    妈妈看过我偷带回家的A书,她说看了没什么觉。妈知道我在偷看她的体,不过没有刻意避开,妈说其实她自己也蛮想让我看她的体,至于为什么她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妈也不会刻意暴让我看,会害羞。妈知道我都是利用晚上睡觉时偷看她的下体,她也想让我看,只是不敢那么直接。直到那一天妈故意不穿内睡觉,然后我看到我忍不住去。我跟妈说根本是妈在引诱我,妈笑著说谁叫我那么色,这么容易就让她得手了。不过当然妈也不是存心故意引诱我,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做妈自己也不清楚。只是想跟儿子亲近吧    【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鬼吹灯之殷家鬼咒】我的快乐跨越的爱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