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山里那些女人 小说】我的理想国 (13)

我的理想国

. 我的理想国 作者:神之救赎2021/9/7首发于:第一会所,色中色 第十三章,外出见闻 就这样,看似白天我一如往常的认真学习着一些基础的文化知识,以及构建修炼体系要用到的一些专业知识,晚上则肆意的在边一众奴母畜包围中享受着她们的侍奉,并宣着自己的望。 甚至还从学校中又招收了七名女教师,二十名姿色不错的女学生,从我之前住的公寓中也招收了三十四名年纪不一的少妇与萝莉,成为我的奴,在她们狂喜中,使我的后得到一次扩充。 实则无论是上课的间隙,还是享受那些奴母畜侍奉中,都受着冷悠然带给我的巨大压力更加努力地思考着更高修炼体系的构建,以及自神力的快速回复和增长办法,时间也在飞速的流逝着,不知不觉间,便已经我与冷悠然约定的时间。 “爷……我可以跟着您去吗?” “爷……母狗也想去。” “爷……” ……………… 就在我拿出冷悠然给我的请帖,告诉她们我要去赴约,并笑着问谁想跟我去的时候,那些姿色更优的奴与母畜,在听过燕奴介绍冷悠然后,一个个大多争先恐后的想要跟我去。 索,通过神链接,还有她们美眸中闪耀着的光彩,我可以清楚地知道她们对于我有着无可比拟的自信与虔诚膜拜,哪怕是听说了冷悠然那被称作少年神的尊称,依然也只是抱着好奇或者凑热闹的心理,并没有什么暧昧心态。 于是心大好的我,大手一挥,便点了包括燕奴、小涵、江宁、楚玉,以及其他三组母女,五队姐妹在内一共三十六只奴,以及一百六十只母畜,跟我同行,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次出行本就比较内向不喜出门的姐姐,却是兴趣不大,选择了留在家里温习功课,为五天后的回校学习与考核做准备。 这么多人沈家四女拉着的女体马车自然盛不下了,哪怕马车外已经悬挂了六十四条银白色细长锁链,依然不够。 不过这些天这个庄内也填了一些东西,尤其是在我收服了一众奴后,那些女教师与几位女白领积攒的工资,以及我现在这个成成就每月得到的奖励金,还有购买各种商品时那惊人的不足一折的福利,使我的购买力大增。 因此,我与燕奴、小涵、江宁、楚玉,四女乘坐沈家四女的女体马车,马车外面的细锁链拉扯着十八只奴,四十六只母畜,并命令其他的母畜分乘两辆反重力小巴士,奴则左右护卫着负责斩杀沿途扰的飞行兽,一行便直接升到了城市防护外,然后快速朝着约定的地点飞去。 第一次飞出城市防护后,我终于意识到这个世界防护的重要与必须,就在我们前进的途中,不时会遇到一些异兽的袭击,高达八米的巨猿就在地上一跳便可以腾空数千米;翼展超过十五米的不知名猛禽,看上去分明比我原来世界中翼龙更加恐怖;吸血蝙蝠不大无非鸽子大小,但是不仅白天出,竟然还多达上万只,简直铺天盖地。 此外还有拳头大的蚊子,恐怖的飞天白蚁,看到人便会飞速出荆棘刺的怪异植物,以及长度恐怕超过万米的长藤。 不过这些东西固然恐怖,但是只要不是实力更加恐怖的星空兽闯入星球内部,或者误入星球中为了培养高手而保留的险地与绝地,五级的实力在星球上也足以面对任何怪物自保了,因此一路上我根本没出手,便在那些护卫的奴守护下,有惊无险的欣赏了荒野美景与一场场战斗后,横跨两千公里的路程,来到了这次的目的地,一处四面环山,面积大约一百平方公里,里面还算平整的小山谷外围。 “来者可是李枫大人。” 不等我再联系冷悠然,一队三十名穿银铠的高挑少女,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一个个娇躯上涌着让我心悸的气息。 “不错就是我。” 我上下打量了一番,看着这些女人衣着很,想着抽时间自己也弄一组这种打扮的母畜,口中却很自然的回答道。 “妾,见过李枫大人。” 听到我的回答,面前的这三十名材高挑的银铠女人,立刻收敛了那磅礴的气息,并且就在说话间,已经单膝点地,将自己那秀美的头部低垂了下去,表达着她们的谦卑。 接着,为首的一名银铠女人又开口道,“冷神谷内正在大营,恭候枫爷您的大驾,还请您随妾到大营门口,冷神为您准备了欢迎仪式,表达对您到来的欢迎与愉悦。” “头前带路吧。” 听到这名银铠女人的话,对于冷悠然我有了更大的好,甚至真的受到了一种仿佛学长甚至兄长的关心与照顾,一时间脸上也出越发愉悦的笑容,随意的点了点头。 同时,听到了女人这么说,对于冷悠然行事风格有些了解的燕奴心中也越发高兴,因为这分明代表着冷神对我的认可,而一位少年神的认可,绝对是非常难得的,那代表着我有着至少接近少年神的资格。 一位没有神血脉,却有着堪比一些拥有神血脉的人都不备的堪比少年神资质的主人,这在她认主后,虽然幻想过,却没有真的期过,因为根本不敢有这种奢望,然而此刻冷悠然却通过这场迎接,告诉了她这种幻想已经实现了。 我并没有注意到燕奴那泛起了绯红的俏脸上的狂喜,只是跟着这三十名高挑的银铠女子迅速朝着山谷内侧的边缘位置降落。 当我下降到距离地面还有千米处,前面寂静无声仿若无人,却又能隐约受到一些女人那近乎同步的心跳声的山谷大营中,一个个排列整齐的圆形帐篷中骤然飞出一个个高挑的银铠女子,其中大部分是五级,少部分是六级,完全没有低于五级的存在。 而且才从山谷中飞出,这些高挑的银铠少女,除了分出三百六十人在门口分成两排站好,其他的已经整齐的在大营内组成了四个五十乘五十,好像尺子丈量般整齐标准的巨大方阵。 接着,又有一群穿着银白色全覆盖紧胶衣,只有头部暴在外面,体质最少达到二十五倍常人体质的高挑母畜,也蜂拥着从一个个帐篷中出现,又无比迅速的汇成了几个六十成六十的标准方阵,还有一些母畜则快速褪去了自己白皙娇躯上的衣服,全赤着从大营内部五人一组平躺在地上,组成了一条六米宽,一千米长的女体地毯。 上穿着银铠,下却赤着的冷神,腰上用锁奴环牵引着十八只穿着银铠跪爬在地上的高挑少女,边又有百名同样的少女左右护卫着,一边肏着一个在他前的跪爬着的熟妇向前走,一边大声笑道,“欢迎李枫兄弟过来,我痴长你几岁,你叫我声冷哥不算我占你便宜吧,来,里面请,哥哥一大早赶来辛苦了,哥哥我给你备好酒宴了。” “那就谢谢,冷哥了。” 我稍稍一愣神,没想到被燕奴说的那么高高在上的冷悠然会这么和气,但是我又能够觉到冷悠然这种和气分明是发自内心的,因此我也是轻轻一笑,直接踩上面前着至少七千只母畜组成的女体地毯。 “走……里面请。” 冷悠然说着手在自己胯下肏着的女人那挺的上一抽,示意对方转向,然后叫如同之前来时一样,用他那条似乎不输于我的大巴,肏着对方向里面走去。 “爷……” 似乎是怕我丢了面子,跟我来的五只奴齐齐的迈步出来,对我低头屈膝万福行礼。 “屄,我们也进去。” 我手在一名材微微腴的白领少妇那挺的部上重重的一抽,口中说了一句后,这个与自己女儿一起成为我奴的白领少妇,便散发出自己四级的气息将那遮住娇躯的JK裙震碎成粉末,接着美眸中带着虔诚与谦卑的神缓缓屈膝跪爬下去。 我也如同冷悠然一样,一边肏着她,一边向前走,其他的那些奴母狗则全部跪爬下,在我后的摇曳着自己的娇躯,手脚并用的跟着我前进。 “冷哥,你这边女人好多啊。” 几步追上在前面的冷悠然,我一边肏着下的奴,与冷悠然并排着向前走,并不时用九尾鞭在我肏着的奴玉背上抽打,使她发出一声声细碎压抑的,一边对边与我做着相似作,可前面奴却始终咬着牙,不敢随便出生的冷悠然问道。“女人?” 冷悠然微微皱了皱眉,重复了这个词一遍后,然后才又说道,“你说她们是人,兄弟你可真抬举她们,她们就是摆件、家、牲畜、以及我们的宣器,唯独不是人。 至于说多,我现在六级,所能拥有的奴极限数量是六百万,用了百万奴名额填充的母畜圣殿,大概可以收八千万到一亿母畜,虽然因为我经常上战场奴难免有死伤,平时的训练也会有一些折损,所以体的数量经常有变化,但也不过一万五千左右;母畜的数量要多一些,负责各种杂物的母畜加起来大约四万八千只,远远称不上多。” 听到冷悠然的话我不由得一愣,随即真正意识到这个世界已经与我原来世界不同了,即使是我达到五级后拥有的收奴极限数量都已经达到了九十六万,更不用说是冷悠然,六级的实力了,几万奴母畜绝对算不上多。 哪怕是每收一只奴母畜都会对自己的神力造成一些压力,一般除非认为自己已经没有潜力进步的男人,没有任何一个男人会使用超过三分之一的数量,甚至很少有超过五分之一数量的,可为了足这个世界上男人的旺盛与暴,冷悠然这种收奴数量怕在六级强者中也是十分少的。 当然,环视了一眼周围那高全部高于一米七,清一色的C杯房,又如同我前世仪仗队般整齐跨立姿势站定的奴,我可以判断出这绝不会是冷悠然收不到更多奴,想来是冷悠然的收奴条件抬高,眼光太挑剃。 于是,我干咳了一声,掩饰了刚才那有些冒失的叹,接着开口道,“冷哥,不好意思,我也没怎么和其他男人流过,你的那些母畜我看是都穿着紧胶衣,这是你的偏好吗?” “不要紧,同是帝国的男人,尤其是像你这种有着优秀潜力的男人,我很乐意结。” 冷悠然不在乎的摆摆手,接着一指前面那些穿着胶衣的母畜,又开口说道,“至于这些母畜穿上胶衣,你不妨先给她们一鞭子试试?” “这不好吧?” 因为我不喜欢别人碰我的女人,所以本能的也以为对方有着同样的喜好,于是有些犹豫的开口道。 “没什么不好的,无非是一些下的玩物而已,只要不去肏他们,其他的也不用那么矫,就算没有你,每年我这里都会报废百十只母畜呢。” 冷悠然随口说了一句后,见到我还是有些迟疑,接着又解释道,“我说李枫兄弟,你也太小心了吧,放心打坏了不会让你陪,就算死三五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我知道有些男人有种莫名的洁癖,就跟我们学院里的白神那样,自己的奴母狗不许别人碰,你放心大哥我不会对你那些奴母狗心思的。” “呵……呵……” 被点破了心思,我尴尬的笑了两声,但是也没有反驳,害怕到最后因为客气而弄巧成拙,接着我在冷悠然示意下,走到一队奴面前,一名银铠奴在冷悠然示意下,递给我一条十五米长的青藤鞭。 随手在空中抽打了一下,青藤鞭立刻发出一声空气爆鸣,然后我有些不解的看着前面这些胶衣美女美眸中的惊恐,手腕一抖便将手中的鞭子朝着前面一排胶衣母畜被胶衣覆盖着的娇躯上扫去。 毕竟只是发,这些母畜还都不是我的,所以我这一鞭子,也只是用了正常人的极限力量又杂了一些甩技巧,要是抽在我原来世界中任何一个女人上,怕是都绝对会让对方上留下十分严重的鞭痕淤青,但是在我面前的这些女人体质都已经达到了正常人的二十五倍甚至三十倍,在我想来这一下也无非是到一些刺痛,绝不会太严重。 但是就在我手中鞭子挥出去的那一霎那,三十四只被我鞭子扫过的母畜,无论是扫到了那挺的豪,还是平的小腹,亦或者修长圆的大腿,无不仿若遭到雷击般浑巨颤,白嫩的俏脸上肌不断地颤抖,溢出一滴滴汗珠,其中一只母畜更是无力的瘫倒在了地上。 “这他妈的是碰瓷吧。” 我心中不由得升起这个念头,也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碰瓷这个概念,同时有些惊愕的转头望向冷悠然。 “枫兄弟,没事,这不怪你。” 冷悠然说着,又对一边一个全赤,那头、与上都穿着环,上面用一条条银色锁链缠绕着的女人说道,“把那个废物拉走,好好调教一番,三天后还这么不堪,她直接杖毙,你自罚十五荆棘鞭抽屄。” “是。” 这个女人浑一颤,随手招过两个同样打扮的女人将那个瘫在地上的母畜抬走。 接着,冷悠然才又收起严肃冷厉的面容,脸上很自然的出笑容,对我解释道,“这些胶衣你说是我的癖好也没问题,不过我这可不是因为觉得她们穿这些好看,对我来说奴是发望的,这些母畜时服侍生的,就连被我肏都没资格,她们怎么打扮更好看我完全没兴趣。 之所以让她们如此打扮,其一是我本出军人世家,习惯所有的奴母畜都有严格的纪律,包括被我肏被我玩的时候不能随便出声,也包括她们穿衣整齐,行走坐卧要有合适的仪态。 这些胶衣是我专门定制的智能胶衣,里面设定了她们行走坐卧时的姿态与各种作时的频率,甚至包括心跳与呼吸节奏,只要不合格就会接受高强度电击惩罚,不经过我的许可濒临高潮也会被惩罚。 除此以外,这些母狗穿着这衣服,也会极大的强化她们体受,哪怕是一阵清风吹过体,都会放大数十乃至上百倍,让她们受到如同刀割针刺的剧痛,就这么站着脚底都会有越来越重的灼热烙,但是又不会真的伤害体。我就是用这种极端考验来垂炼她们的体意志,让她们在我玩弄那些奴时可以更高效的吸收我散发的气息,来修复自己的体损伤,提高自己的等级。 只要经受得住考验,我还可以为她们提供各种药物辅助她们强化体,并在每年给予她们一定数量奴晋升名额,我边这些星辰战奴中就有一些是从这些下母畜中晋升的,当然我的考验也不是那么容易通过的,每晋升一只奴,至少要有一百只母畜死亡,这也是她们的归宿,不成功便成仁。” 听着冷悠然如此风轻云淡的说着这些,我不由得有些咋舌,要是在我刚来时我觉对无法接受这种对于女人来说堪称地狱的折磨,但是现在了解这个世界的我,觉得我虽然不太能接受这种方式玩弄奴母畜,可是这也是你我愿的,别人这么干我也不会反。 而跟在我后面的那些奴与母畜,听到冷悠然的话,却想到了在他手下的奴与母畜怕是都不容易。 “冷神好暴力。” “好希望我们主人也这样残暴……” “主人这么残暴先抽死你……” “那就让我死吧……哦……被主人打死一定很爽……很幸福……” ……………… “还好……主人没那么暴力……” “说起来主人平时还是很温的……很多时候我们犯一些小错,主人都不会太严苛惩罚我们……” “好喜欢我们现在的主人,又有潜力,格还好……” ……………… 一时间,在我后的一众奴母畜美眸中带着几分惊惧,几分庆幸,纷纷与关系要好的奴母畜,用神力流了起来。 “别乱说话了,不要在外人面前,拉低主人的形象,让别人觉得主人管不好自己的狗。” 燕奴又是庆幸我的温,又是望我可以更加严厉粗暴一些,不过知道现在处的环境,尽管我与冷悠然都必然不会知道后这些奴母狗说的是什么,但却可以受到神波,于是连忙也发出神波喝止了后面奴母畜的流还有近乎犯痴的臆想。 这时候我也跟着冷悠然,来到了正中心一座八级星空兽外皮做的大帐前。 两个银铠奴掀开大帐的帷幕,一片漆黑的大帐突然亮起了一道道烛光,我仔细一看,赫然发现就在这个面积一千平米的大帐中,一个个全赤的女人或者驷马倒攒蹄,或者整个娇躯倒立着被束缚在了屋顶,在她们屄与眼处则着一只只堪比成人手臂粗的红色蜡烛,随着蜡烛燃烧,点点蜡油落到她们娇躯上,显出一种邪的美,也让她们不时在绯红的俏脸因为痛苦而抽搐时,娇躯一阵轻颤。 望向地上,同样一个个全赤,将那诱人的娇躯全部展示出来的母畜,或被被银色锁链束缚,或被一些支架支撑着,摆出种种的姿势,一只只红色蜡烛就在她们屄、眼以及口中,或者干脆放在她们那诱人的肩胛、玉背、、豪、美足上,而蜡烛燃烧产生的蜡油则点点滴落到她们娇躯各处,每一次滴落都会在她们白嫩的娇躯上出一道明显的红印。 除此以外,这个大帐边缘还有至少五千名娇躯上缠绕各种宝石珠玉的母畜以种种姿势组成的帷幔,正中则是一张一百名母畜组成的圆桌,以及一把有五十只母畜被银锁束缚着组成的带脚垫的女体沙发。 “怎么样,这些兄弟你还意吧,我除了修炼与战斗对于其他的事兴趣不大,这些都是我手下奴布置的,你要看哪里不太好,我让她们再修改一下。” “不错很不错了,大哥这里比我那个小庄简直好太多了。” 我带着几分羡慕,还有谦虚与故意夸张,环视了一眼周围,口中说着,示意边的奴母畜也在桌子边上为我组成一张女体沙发,然后与冷悠然一起坐下,双腿大开着受着两个奴轮番跪爬着为我口的快。 “哥哥这里没什么好东西招你,不过收了一只大师级酿酒奴,她为我研制出一款子人酒,正好前些天新酿成一批,你不妨尝尝。” 冷悠然看我坐好后,手拍了一下,立刻又有五名高挑的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只是相比于其他女人她们的小腹就好像怀胎八月的孕妇一样。 “怕是这子酒,就是储存在子内吧。” 我心中想着,已经有三个女人走到我面前双腿大开着跪好,出了她们粉嫩的屄。 “你用吸管吗?” 冷悠然先是将自己的嘴凑到其中一个女人屄口,贪婪的吮吸了一口,接着才脸陶醉的问我。 “不……不用了吧?” 我舔了下干涩的嘴,甚至觉得自己那被奴口着的巴,都不自禁的颤抖了几下,然后也下意识地拉过一个女人,在她屄口吮吸了一下,顿时一甘冽的酒香混合着香,还有某种不知名的味的填的我的口腔与胃部,让我到一阵舒爽,忍不住发出一声长叹,“好酒。” “这些酒是用选的星兽,混合着多种珍惜异果百蜜,与一些名贵药,再用优质的少女初封于这些母畜子内发酵一年零六个月才酿成的,这个过程中这些母畜不仅要承受酿酒过程中各种药物灼烧侵蚀,还要每日至少三个小时濒临高潮,而达不到高潮的刺激,使得她们水融入其中,其味道自然是上品并且对于体与神都有很大的好处,一般人可没资格让我请。” 说到这个酒,冷悠然明显出了得意的神,而我也终于明白这些用子储存着酒的母畜为什么会显出那么狰狞的痛苦表。 不过现在我关心的可不是这些母畜,听到这些酒对于体神有帮助,我早已经更加迫不及了,一边赶紧又大口吸了好一阵,一边开口道,“那就多谢冷哥了,我可不客气了。” “以后你我就是兄弟,自然不用客气。” 冷悠然看着我一副猴急的样子,忍不住发出一阵畅快的大笑,随口说了一句后又从一只母畜屄那里接了一大口酒,然后才又不急不缓的对我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请你过来吗?” “不知道,还请冷哥你明示。” 我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你呀。” 冷悠然也摇了摇头,脸上出玩味无奈的笑容,让他后的一众奴都到有些惊讶,然后才又一边不时抿着从女人屄里,缓慢溢出的子人酒,一边缓缓地说道,“你是天才,这不是讽刺你,一个没有神血统的人能够如此年轻便达到五级境界,只要这件事公开,没人敢说你不是天才,甚至一些神后裔都未必有你优秀。” 说道这里冷悠然微微一顿,我知道他必然还有后续,所以也没有接话,只是看着他。 果然,又品了一口酒,冷悠然才又说道,“可惜天才从来不少,但是成为至强者的却很少,知道为什么吗?” “遭人嫉妒打压。” 我试探的说了一句。 “这个确实存在,不遭人嫉妒的怎么配称为天才,可是真正的原因不在于这个,要是连打压都扛不住,又算什么天才。” 冷悠然摇摇头,再次喝了一口酒,手示意我品尝陆续摆在两个材修长的少女娇躯上的烤与水果沙拉,然后才又开口说道,“天才最大的敌人是安逸与自负,没有对手的鞭策很容易懈怠的,而这个偏僻的地方你很难找到让你产生真正压力的对手,慢慢的你就会懈怠,井底之蛙难窥天之大,我希望你走出去,来我神圣星空大学,那里才是属于你的世界,我在二十年内必然可以踏足七级,如果你来神圣星空大学,我相信十年甚至更早也绝对可以踏足六级。” “多谢,冷哥你的邀请,我会好好考虑的。” 我点点头没有拒绝也没有接受。 “嗯,你记住我的邀请就好,我的一只奴正好是那里的副校长,我还是有些特权的,一年内你过去,报我的名字可以接受一次额外入校考核,我相信你通过不难。” 冷悠然又说了一声后,见我点头,然后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转移话题对我说道,“还有你现在的实力,空有境界缺乏实战经验,这样会使你又很大的短板的,不管任何修炼体系,没有足够的战斗都不能真正完全发挥自实力,而且在战斗中不仅可以总结不足,还可以通过战斗获得各种珍贵的资源,外物对于自实力也是一种强化,譬如我手中龙枪,它就可以让我实力至少提高两成,可以越级与寻常七级强者一战而不败…………。” 我再次点点头,而冷悠然则是依然一边吃着女人娇躯上的烤,一边品尝着子人酒,一边不厌其烦的跟我讲各种我在网络上以及边奴那里完全得不到的信息,甚至一些隐,我可以看出他确实是因为欣赏我而可以点播我,所以丝毫没有嫌他烦,就这样,在这个小山谷中,我足足跟他呆了三天,才因为他要回校而依依惜别。 “爷……,冷神对您可真不错,母狗也听过一些传闻,冷神虽然对男人都很和善,但是除非在他眼中跟他相当的天才,绝对不会这么亲近的。” 燕奴在我耳边悠悠的说道。 “老子当然是天才。” 我心中也是一阵足与得意,不过表面上却不屑的一撇嘴,对着燕奴那挺的就是一巴掌。 “嗯……” 燕奴发出一声带着几许夸张的娇,也将这几天因为冷悠然而产生的无形压迫而消弭干净,随后有些正色的问道,“爷,您要去神圣星空大学吗,冷神的提议,母狗觉得您还是要认真思考一下,您是条龙,却确实不该困在这种浅滩。” 我沉思了一阵后,望着冷悠然那一闪即逝的星空战机飞去的方向,缓缓道,“我会去的,不就是冷神吗,不就是神后裔,少年神吗,他做的到的我也能做到,早晚我一定超越他,不过我与他不同,他有家势有底蕴,我什么都没有,所以再去之前我要先努力把我现在境界巩固好,并且彻底掌握熟练,否则到时候恐怕应付不来各种烦与危险,八个月……我给自己八个月的时间,到时候我会去神圣星空大学的,也会让他们知道,没有神血脉我一样不输任何人。” “爷,您好霸气,母狗都被您说的高潮了……” 燕奴听到我的话,有些的贴到我后背说着。 “是啊……爷,就凭您这种豪壮志,母狗越发觉得就是您的洗脚水,都比母狗吃过的任何东西更加高贵,母狗们一定更加努力提高自己,这样才配给您舔脚。” 江宁与王诗颖也的跪爬到地上,一边说着一边向我脚上沾着些许灰尘浮土的鞋子,甚至只是几下舔舐,就达到了比以往更强烈的高潮宣,让我不由得一阵大笑。 ……………… 今天光明,天气十分好,至少坐在我侧后方,距离我三排的姚琳心中是这么想的。 相比于高普遍高于一米六,甚至不少接近一米七的其他女生,平时极少穿校服,大多是一白色,或者黑色萝莉裙,头上还经常戴上猫耳、兔耳发饰的姚琳高只有152公分,让她看上去像极了一个还没有长到可以被人采摘的幼齿小萝莉,那大约一百斤的体重,又让她很娇小的材多了几许却又不会显得臃肿的腴,甚至会让人升起用手好好把玩的冲,不过那一对总是有种将萝莉裙撑爆趋势的D杯的球形豪,又让人清楚的知道,这真的是一只已经年十六,可以去尽采摘的合法萝莉。 在我原来的世界中,姚琳似乎应该比这稍微高一点,那对豪应该也要小一些,那绝对是天然的没有任何人工干预,而这个世界中姚琳其实刚上初中便达到这种高了,之所以三年过去没有长高一点,那是因为她做了萝莉体型固化改造。 与素来比较矜持的江宁和楚玉不同,同样在初中便注意到我的她,虽然表面上呆萌,实际上很有心机,认为自己的幸福就该自己争取,而且羞耻心极低,这几年下来,除了没有让我真的彻底看到她最私的屄与眼,也没有真正伺候过我那条大坚挺的巴外,各种夸张的挑逗其实已经做了不少。 如果用这个世界的道德标准来说,这其实是个离经叛道的小萝莉,如果最后不被我收了,那么其他任何男人收了她,都会因为她做的那些事去狠狠地责罚她的。 在经历了我因为实力晋升而神虚弱休息几天,以及没过几天便又因为跟冷悠然谈而旷课几天后,今天又见到我,她这么开心并不会让人觉得意外,事实上不仅仅是她,这个学校绝大多数女人都是因为我才考进来的,而我所在的班级更是对我更加痴迷,也更加优秀的女人,甚至不乏几个因此故意留级的女生,我的到来几乎每一个女生都很开心,我都不需要神知就可以发现,不少坐在我后的女生在我坐下开始便一直盯着我的背影观看,一些在我前面的女生不时也会偷偷找各种借口回头看我。 不过,素来比较有心计的姚琳却不只是把目光投向我这边,还会注意包括我边的小涵以及这节课过来给我们讲课的燕奴,这些属于我的奴们。 因此,渐渐地姚琳发现一些异样的端倪,平时因为经常联系芭蕾舞,坐姿很优雅的楚玉,今天两节课一直有些不太安稳,总有些小作;本来话就不多的江宁今天带着一只素色的围纱,一句话都没说过;小涵那一双从刻意裁断了一般,以至于只能勉强遮住屄,一坐下后面都会出黑色蕾丝内的短裙中暴出来的美腿越来越频繁的做着紧与摩擦的作;自己同桌苏儿俏脸今天显得越发绯红,还带着一层薄汗;自己左侧前方的杨兰娇躯不时微微颤抖,呼吸也有些粗重;自己右侧前方的刘婷从这节课开始就不时摆弄自己的微型智脑。 甚至,就连之前走的数学老师,与这次过来上课的燕老师,讲课时也经常出现一些不正常的断句,或者顺序有些错乱。 只是这一切开始很微小,而且都掩饰的很好,不要说那些一直将注意力投向我的女生没有注意到,就连姚琳开始也没有察觉到丝毫异常。 可是现在不同了,既然察觉到了,姚琳突然发觉自己没那么开心了,甚至有点小郁闷。 “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 姚琳有些好奇的问着,手肘则如同之前一样,在边材窈窕的苏儿那丝毫不输于自己的豪上撞了一下,只是这次她除了那之前无数次受到的外,还隐约受到了一种异样的坚硬。 “唔……” 不等姚琳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苏儿那一直微微抿着的朱已经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含糊压抑又带着几许缠绵的低,让燕老师与几个正在听课的女生都朝她这边望了一眼。 然后苏儿美眸中快速闪过一抹惊慌,又很快镇定下来,假装很自然的用神力传音对姚琳说道,“没……,没事……,正在上课呢,能有什么事,琳琳你不要瞎想?” “不对,肯定有什么事,你看你的腿,平时不会这样抖和腿的,告诉我,就告诉我嘛,虽然你已经是李枫大人的奴了,可是我也不是外人啊,你知道我一定会努力让李枫大人收了我的。” 姚琳一边用那带着撒娇的童音对苏儿传音说道,一边左手搭在苏儿被丝袜包裹着的修长美腿,右手环在了苏儿那挺饱的完美梨形豪上,那有些婴儿肥却显得越发可的小脸还在苏儿的怀中摩挲了几下。 也就在这时候,姚琳终于发现,苏儿的豪上分明贴着无声跳,而且那只跳正在时快时慢的震颤着。 “唔……” 一声低通过神力传入姚琳脑海中,苏儿知道再被姚琳闹自己还会发出,而这一次课堂被玩是我在送走冷悠然后给她们的一次考验,每发出一声,都要在事后领五鞭子抽屄惩罚,再加上看姚琳现在的神恐怕也看出了一些端倪,而且姚琳之所以还不是我的奴母狗不是她不够优秀,恰恰相反她更加优秀,希望得到在我边更高的位置,所以以后姚琳多半会成为她的上司。 因此想过这一切后,虽然觉得自己贸然透这种事不太妥当,苏儿还是传音道,“我告诉你好吧,不过千万别再外传,不然虽然主人没有要求隐瞒,这个也不是大事,可是主人没有允许就让太多人知道,我也该被罚的。” “好啦,好啦,我早晚也是李枫大人脚下一条狗,他的狗怎么会惹他生气呢,你说吧。” 姚琳一如既往地不加掩饰自己的望,说着一般没认主的女人绝对会认为违反女德,而根本不会说的话。 对于姚琳这种离经叛道的作风,苏儿不知道自己是该鄙视还是该羡慕,她只知道一般女人这么做一旦不成功后果绝对不会好,而姚琳本有这种资本,除非发昏,绝对不会失败,所差无非是地位高低而已。 于是,只是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苏儿便传对姚琳音道,“前几天主人跟一位帝都来的大人物见面,体是谁不方便透,你只要知道这回事就好,回来之后主人从那位大人物玩弄奴母畜的过程中找到的,所以今天跟我们玩了个小游戏。” “什么游戏,就是你上面这对大子上塞了跳吗?” 姚琳有些邪的看着苏儿,手隔着衣服在苏儿右边豪上,用力了一下。 “嗯……” 早有准备的苏儿用力咬紧牙关,让这声没发出去,毕竟被抽屄事小,她可不想让我认为她废物没用,接着苏儿便又神态娇的白了姚琳一眼,轻嗔道,“你还要不要听啊,想听就不要手脚的,今天况不同往日。” “好,小母狗给姐姐赔罪了,姐姐你说。” 姚琳丝毫不知道廉耻的还没有认主就主自称母狗,这让苏儿一时都有些哭笑不得,暗自啐了一口,觉得不管姚琳以后表面上什么地位,就凭借着她这下模样,也必然会十分受我宠。 然后,苏儿深吸一口气又开口道,“这个游戏是通过抽签决定的,主人的每只奴都要抽一支签子,母畜是没资格的,抽到的签子上面有不同的项目,比如五方同震,就要在屄、眼、口中,以及两个房靠近头位置,全部塞入跳,就像江宁那样;我是三点震,就是屄与两个房处贴跳;除此以外,上一个老师是尿道探针,会刺激她排尿,可是尿道又被堵着;燕老师是子、美腿电击,子里塞入电击球,丝袜也是电击丝袜;还有子气球,是一个随着时间不断充气让小腹膨胀如同怀孕的气球,直肠震颤拉珠,智能缩束缚绳。 反正不少玩大家全凭运气,抽到了今天就要带着,开关什么的都在主人智脑中,谁要是一声,晚上就要被抽屄一次,至于高潮,因为使用了高潮限制器,今天我们谁也高潮不了,惩罚最多的那个女人要给主人选定的一个女人进行一次舌浴与饮尿。” “啊……,这么狠吗?” 姚琳听完苏儿的话,美眸不由得一缩,有些期兴奋,又有些畏惧,最后还是调皮的了下自己那粉嫩的舌头。 “这不算什么的,主人见得那位大人,那些母畜全穿上胶衣后,体上百倍,就是有风吹过都跟针刺刀扎一样痛苦,而且同时产生被剧烈的快,可是她们却被要求不许,不许出声。” 苏儿也跟着吐了下舌头,美眸中闪过一抹惊悸,但是同时却又有着一种莫名的期,显然她有着很深的受,这在这个世界中的女人里倒是很常见的。 见到姚琳似乎还是有些不肯罢休,一边努力要听讲,一边还要忍着不出来的姚琳,索对姚琳说道,“我用智脑链接你的智脑,你可以同步看到母狗群里的态,那是我们这些奴自己私下里聊天的内容,所有的奴都在里面,你可以看看她们聊天。” “唔……,好吧。” 姚琳看到苏儿似乎真的没有力跟自己聊,于是也有些好奇我的奴们到底会聊什么,于是快速与苏儿的智脑链接后,姚琳便开始认真看起了里面的聊天内容。 毫无意外,里面的每一个奴无论是谁,最开头都标注着主人最下的母狗几个字,后面才是她们的名字与职业。 全部浏览了一遍,姚琳发现这里面的奴数量,已经暴增到了一百三十四只,其中这个班里学生一共七个,其他班级三十五个,学校的老师一共十九个,主任三个,副校长一个,其他的奴有几位是学生的家长,还有一些是,护士、女警、白领,以及一小队女兵和一只由楚玉领导的十六人组成小歌舞团。 全部看完这些人的况后,姚琳的目光又被里面的不断弹出的话吸引了。 主人最下的母狗—宁馨月—女警“哪位姑给小母狗求个啊,小母狗子里两个电击球,只要一就放电,好痛啊……呜呜……” 主人最下的母狗—小雨—护士“顺便帮我一下……前后两个跳还有震式尿道塞,我也受不了了,已经叫了两次了,会不会晚上把小屄抽烂啊。” 主人最下的母狗—小涵—学生“别想了……求不了……我已经濒临高潮六次了,现在只想被主人好好地肏一次,就是大街上被人看着我都认了,妈妈说的什么我根本听不清了……” “不要紧……妈妈讲的是什么自己也都乱了……妈妈现在就是觉狗腿好好疼,好想给主人跪着,让主人抽打啊……” 主人最下的母狗—苏儿—学生“燕老师……你可是我们母狗中的女神啊……注意形象。” “啊……形象什么的大家还注意什么,主人开心就好,……我给员工下属开会的时候被主人塞入屄里的跳电的瘫地上了,现在几个下属知道我的主人是谁,有的求我让主人收留呢,其中一个还不错,内衣照片我发过去了,你们看看。” “是啊……母狗在主人面前早就没形象了……主人抽我二十鞭子吧,母狗没叫……可是母狗屄,好想主人抽打……” “你这小婊子……好……我和你还是大学同学呢,以前怎么没发现?” “除了主人……谁有资格让我?” “我也……,给我也来二十鞭子,……不我的子觉好难受……主人您能赏这对不听话的D杯子三十鞭子吗?母狗好像让它们上面爬鞭痕。” “跑题了……跑题了……电击好痛……鞭子好疼的……我不想……饶了我好吗主人?” “求饶的一组……求打的一组……两边犹豫不定的一组……大家别闹……” “求饶的跟我吧……我是主人的姐姐……也是他的母狗……我们一点浪一点,尽量让主人别打我们……” “我是燕奴……我喜欢主人的暴力……好有男人味,啊……打我吧……打我吧……啊……” “那么犹豫不定的就跟我说吧……我是小宁……主人才赏赐我给他舔脚……主人的脚好高贵……他的洗脚水都那么让我回味,大家能让我今天先带这个头吗?” “你们不工作吗……都这么……那是谁……照都发上来了……你还在上班吧……办公室发照……” 主人最下的母狗—君奴—总裁“切……我私人办公室……就一个书还是主人的母畜我怕啥?” “那我也来一张吧,被主人用绳子绑着就像被抱着一样……我在开车路上,已经了,好兴奋……” “我……我不行……我在上课,不过我把内了可以……” 主人最下的母狗—明珠—白领“大家……大家……冷静……歪楼了……扶正……还有货们不要爆照……欺负母狗我小是吗,我可是D杯,做过牛改造的……” ……………… 一百多人的群里,除了少数人基本没有发言,大多数人都在线发言,有的甚至不时用照,点照与照霸屏,看着那如同瀑布般不断刷新的消息,以及越来越骨的称呼,甚至都讨论到屄与眼的内部尺寸弹,被我肏的觉的大尺度聊天内容,即使一向有些大胆的姚琳,也不由得俏脸绯红,呼吸变得粗重了一些,一双玲珑的玉腿下意识地紧了少许。 双手紧紧握着自己的微型智脑,一时间就好像握着一个带刺的宝贝一样,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俏脸上肌颤抖着显出了一种矛盾纠结的表。 然而,总是玩火的后果便是不小心容易引火烧,今天注定是让她受到折磨的一天,这节课上完后,下一节我要单独上修炼理论课,没有女老师指导,是通过网络上一些男强者指点,所有男人有偿听讲,而这些女生则要上她们独有的课程女生形体课。 因此一众女生纷纷跑到形体教室的更衣室中换衣服,然后姚琳便发现了边一位隔壁班的女生,里似乎有道黑线。 “晓琳,你那里是沾了什么吗,要不要擦擦?” 姚琳手指着对方那被一对C杯豪挤出来的,一边开口问着,一边还用另一只手掏出了一包纸巾。 “不……不用……你看错了……这是……是……线头……,对……是一衣服头……” 高之比她高上五公分,体重比她还低,显得十分纤细玲珑的晓琳美眸中闪过少许慌张的神,有些口不择言的辩解道。 “晓琳……别害羞……她注定是主人的母狗……这种事既然看到了……告诉她也不要紧……省的她瞎猜……” 小涵这时候手拉住了晓琳那小巧的玉手道,“之前跳、拉珠,还有其他那些小玩的事儿已经跟你说过了;晓琳这个其实是主人玩的另一个游戏,主人随机抽了五十个奴在她们上各处用不同粗细的记号笔,打上了纹标记,要一星期后才能由主人规定是否擦去,她这里写的是下大子母狗,不过普通人要用十倍放大镜才能看出来。” “我这里也有……我这个是……屄臭婊子……” 旁边一个左边头发遮住少半边脸的少女掀起自己的头发,就在她左脸上清楚的写了五个指甲盖大小的字,只是之前被头发遮住,才没有被人看到。 “这……” 姚琳惊讶的捂着自己的嘴,这种事她虽然大胆,但是真的没敢做过,也只是偶尔在电视中看过一些公共母畜表演的av中有人这么做过。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还有人在眉毛上面或者眼皮上,用小号笔写我是主人下母狗,婊子我好欠肏,或者用不同颜色的笔在大腿根,屄上面后背,子上写各种字,甚至干脆画上子纹,图什么的,这是主人的恩赐,得到这些是我们的荣幸呢。” 楚玉这时候也了衣服,只穿内衣的她小腹上就画着自己与母亲跪爬着被我轮的三幅春图,显得十分,可是那种表却又十分的清纯,就连那番明明十分的话,从她口中出来都像是信徒在诵神的旨意一般,充了一种虔诚与卑微。 “可是,这样……这样好羞耻啊!” 姚琳有些认同的点点头,随后又怯怯的说道。 “能让主人开心,羞耻些怕什么,主人愿意玩我们,不知道是多少女人羡慕不来的呢,之前主人见得那位大人边的不少奴母畜上都有这些,她们那是烙上去的永久烙印,其实我还想主人给我永久烙呢,最好烙在脸上,而且更大些,让所有人都看到,只是主人仁慈怜惜我们,不忍心那么玩弄折磨我们罢了。” 旁边一位教形体的女教师这时候也过来了,在她那白嫩娇躯上倒是没什么文字或者图画,可是她的嘴角两边分别写着母狗、欠肏两个词,上下嘴也用紫色小号笔写着“巴从这里塞入”“主人马桶”使得她的嘴如果不用放大镜看根本就是淡紫色的。 “老师说的是,姚琳知错了,以后姚琳会端正好自己的心态的。” 姚琳听到这个老师的话,心脏剧烈的跳了几下,深吸一口气压下自己不知不觉中升起的望,以及屄内的空虚,恭敬地开口道。 “不用这么客气,闲聊时发表慨而已,大家赶紧换衣服,去上课吧,今天我教大家行走时怎么表达自己风,还有一些常用姿势中的标准微作,这都是我这些年总结出来的。” 女教师不在乎的摆摆手,俏脸上带着温婉知的笑容,随口说了一句后,迈步朝着形体教室走去,换好了内衣与薄纱的一众女学生,也纷纷嬉笑打闹着离去。 而走在最后面的小涵,这时候又发现,俏脸上带着优雅矜持笑容,走路也很优雅的楚玉,那光洁的玉背正中,画着一条以脊椎为中心,从颈部到部,头朝上,两粒睾丸分别搭在两片饱部的巨大巴简笔图,巴中间则是写着一行红色的大字,“老子李枫,大吧肏死你们这些杂种母狗。” 【未完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山里那些女人 小说】我的理想国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