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海鲜图片】我的理想国 (14)

我的理想国

【我的理想国】 (14) 作者:神之救赎 2021/10/11首发于:第一会所,色中色 第十四章:属于主人的威严 当我很认真的听完网络中那个不知道位于帝国何处的强者,所讲的关于修炼体系创造中各种注意事项,并凭借着我现在创造的修炼体系的等级而在帝国中央智脑中搜到一些一般男人根本没有资格去阅读的绝资料仔细的研读婉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 虽然达到我这个级别,无论是吃饭、还是排便其实都可以摒弃,但事实上除了一些战斗时刻或者特殊的况下,那些奴母畜也只会舍弃大便,男人更是完全不会舍弃任何一项,因为这样才会到更多的乐趣。 也因此,已经三个多小时没有方便的我,直接走进了专门为我设计出来的男厕所。 才掏出自己那条大涨硬的巴,对准前面那个全赤跪坐在地上,双手被束缚在后面,清纯秀美的面容上带着深深虔诚与膜拜在这个厕所中伺候着我小便的便器母畜,那双大张着出来的口腔,并将一淡黄色的尿不断入她的口腔中,让她努力放松喉,不断地。 突然,一阵清脆的高跟鞋踏地声靠近这个厕所并停了下来,下一刻后厕所的房门打开,而后三个人走了进来,并在距离我大约两米远的地方跪了下来。 “嗯……” 因为没有什么特殊况,我并没有使用什么神知,只是等着一泡绝对超过五百毫升的尿彻底尿完,又将自己那似乎越来越难下去的大坚挺巴入这个被燕奴安排在了厕所的便器母畜嘴里,等到她用那粉嫩的舌头熟练地在我巴最前端红色的头上舔舐了一圈。 然后,才就那么让自己那还沾着这个便器母畜唾的巴暴在外面直接转过来。 “爷……” 看到我转过来,三个在我撒尿的时候跪在我后的女人,直接用自己嫩的素手压在光洁的地板上,那秀美的头紧紧低垂着,以保证她们的目光不会超过我的膝盖,甚至都无法越过我的足踝,同时用无比虔诚恭敬的声音开口道。 “起来说话。” 虽然她们全都跪在地上,那秀丽的面容压得也很低,但是这些天我不止一次的她们高潮迭起,全每一处我都曾经用双手丈量过。 所以,我一眼便看出了他们三人正是,小涵、楚玉以及江宁她们三只奴。 “谢……爷。” 三人再次恭敬地对我道谢,这才缓缓站起来。 “爷……您的调教母狗小涵受不了了,求爷您就饶了母狗吧。” 小涵毕竟跟的我最久,而且在初中时我们便熟悉,因此主上前一步,一双修长纤细的玉臂环住我的右臂,使得我的手臂紧紧地贴在她一侧挺的豪上,即使隔着衣服似乎都可以受到其中的,然后用刻意拉长,而显得愈发撩人的声音对我腻声道。 “嗯……” 我低声拉了道长音,一对剑眉微微一蹙,心不由得有些不悦,尽管即使我已经适应了这个世界的规矩与世界观,依然不觉得对于边的奴与母畜太严厉有什么好。 但是,我也不希望自己边的奴忘记自己的份,恃宠而骄,因为一旦那样的话,不仅为面对其他男人的时候会很丢脸,而且一旦被女人摆布,那么和我原来世界中又有什么区别。 心中这么想着,我的眼神虽然看似没有变化,却也已经有了一抹冷光,这倒不是因此对于小涵以及楚玉、江宁有了什么芥或者开始反,只是小涵有些小聪明,现在适当警告一下对她对我都好,否则如果不及时敲打一下,将来要真的犯了大错,反倒会让我为难。 心中转过这些念头,我一边慨管理手下人果然不是什么轻松地事,一边假装沉片刻后,朝着三女扫视一眼,这才缓缓的说道,“这是你们谁的主意,还是你们三个一起,亦或是有更多人参与,你们只是过来传话。” “爷……,这……,这是我们……” 听出了的我的语气有些不善,三女连忙再次跪倒在了地上。小涵与楚玉赶忙用谦卑恭敬的语气对我回答。 反倒是格内敛又有些自卑的江宁,尽管此时跪在地上的她那除了一双半透明色丝袜,只有一淡黄色蕾丝内衣勉强遮住私部位,却暴出白嫩肌肤上一些羞耻纹的娇躯,在我的调教下,也如同小涵与楚玉她们一般的轻轻颤抖着,那出的肌肤因为内心的刺激,泛着淡淡的绯红色。 甚至,那潮以往白嫩致的俏脸上也已经泛起了诱人的潮红色,一双漾着波澜的美眸中,因为强烈的刺激不时有晶莹泪水在充盈而后滴落;一滴滴半透明的涎,都因为一双纤薄朱微微开合而不断溢出。 但是那原本平静矜持的美眸中,却带着越发亢奋的,尽管在犹豫片刻后便也与小涵和楚玉一般承认了这次是因为受不了我的调教,而与小涵、楚玉二女一起过来求。 但是,那美眸与俏脸上的表却并不想二女那么无法忍受,反而显出了一种与以往没有的痴女表,在那粗重的鼻息映衬下,分明在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爷……玩我吧……,求您用最粗暴的手段……尽的玩弄母狗吧……” “想不到这个表面清纯的小母狗,受到刺激太重后,竟然还能激发出这么深的受心。” 我心中想着,向前走了两步,用自己那有些粗糙又带着温热的大手,在江宁那因为屄眼内的跳刺激,而不断颤抖着的潮红俏脸,修长的粉颈,以及那仿若刀削般诱人却又如同白玉雕琢般腻的香肩上,缓慢的摩挲着。 同时心中想着,“江宁果然还是心,恐怕小涵她们根本没有费什么心思就把她哄来了,这样的格放在一般奴上倒也算不的坏事,可是要做我后的执掌者之一未免以后会被人打压吃过亏,以后应该好好教育教育她。 同时,对于小涵与楚玉这种自作聪明的想法,也要打压一下,让她们知道,什么是生,是我们之间的游戏与调,而什么又是规矩,属于我的规矩与威严。” 就这样我又在三女有些紧张畏惧的注视下,思索了一阵后,没有直接回答小涵她们的请求,反而用意念打开手腕上的微型智脑,接着开口吩咐道,“燕奴,姐姐,过来见我。” “是……” 燕奴与姐姐恭敬地应了一声,虽然我没有说我的位置,但是只要我不去刻意屏蔽自己与她们的神共享,每一个奴以及母畜与主人之间的神链接都可以让她们在任何时候准确的知道我的位置。 不过两分钟,燕奴便来到我的边,至于姐姐因为大学所在的位置距离我现在上学的这所学校相聚十公里,所以直接施展自己四级的实力御空而来,并不比燕奴来的晚多少。 “奴婢见过爷,恭祝爷吉祥安康。” 随着那燕奴与姐姐那修长笔直的美腿一屈,二女那有着夸张曲线的娇躯便如同小涵、楚玉和江宁一般跪在了我的前,那光洁秀美的额头与致的面容向下低垂着,两双美眸齐齐的盯着我的脚尖。 尽管只是瞬间,但是我还是清楚地发现与小涵、楚玉和江宁她们在我的调教中早已躁,只是努力地忍着,以至于小涵和楚玉甚至过来求,被她们半胁迫过来的江宁也因为巨大的刺激而一改之前的清纯羞涩,变得好像痴女一般不同。 姐姐毕竟学过高中的禁与高潮限制培训,并且成绩不菲,所以呼吸虽然有些粗重,潮红的俏脸上也带着些许的汗珠,但却不像小涵、楚玉和江宁那样忍耐的那么辛苦。 至于燕奴,以她的年纪再加上常年接受的一些培训,以及在智脑中的神模拟,早已经掌握了一些特殊的忍耐技巧,虽然不能说我的这些调教对她轻如无物,却也只是俏脸绯红,美眸中漾着几分波澜,让她那本就妩的容颜显得愈发旖旎人,就好像涂抹了一种足以挑逗所有人的胭脂般,并没有其他的异样。 “刚才小涵她们三只奴求饶,说是受不了了想我放过她们。” 我一边不急不缓的说着,一边缓慢的踱着步子,右手中能量涌而出缓慢的在她们那光洁的玉背上凌空着,甚至随着我的五指仿若不经意的敲击作,明显可以看到她们玉背上那白嫩的肌肤也仿佛真的被人敲打着一般,不时会压下一个个指痕,而后又在瞬间恢复如初。 “嘤……” 一声细碎压抑却又带着深深的低,不知道从谁口中溢出,让我脸上的笑容越发明显张扬,并且多了一种不加掩饰的威严。 然后,我才在转到五女前后轻咳了一声,又开口道,“都起来吧。” “是……,爷。” 五女恭敬地应了一声后,齐齐站起来,虽然看到我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愠怒,却依然全部出了越发紧张的表。 “这种事对我来说……无非是一场无关紧要的游戏……停下来也只是一句话……一个念头的事……” 我一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不急不缓的开口说着;一边在来回走间,用温热的右手隔着她们娇躯上那一件件的蕾丝仿佛随意的依次把玩着她们那挺饱的豪。 当一句话说完后,更是直接拉下楚玉娇躯上那间淡紫色的,让她那因为认主后注药剂,而可以泌的白嫩豪暴在这个厕所内。 接着,先是低头含住了其中一粒殷红如同红豆的头,吮吸了一口略带腥气却越发甘甜丝的;又直接用右手一楚玉另一只白嫩宛如雪堆砌的豪,将一些挤在我的手上,洗了洗手。 然后,才又一边用自己的手掌,仿若随意的摩挲着眼前五女,那虽然各不相同,但却无不让人到惊艳的面容。 一边开口说道,“不过,我为什么要让这个游戏停下来,……别忘了你们这些女人……虽然与我一样都被称为人,……可是对于我来说也不过是用来取悦我的,最卑的畜生与玩而已,……哪怕是我的游戏,除非我愿意,否则你们也要当成最高指令来执行,你们说对吗?” “主人,说的是,您最下卑微的母狗绝不敢忘记自己的份。” 五女听到我的话,尤其是我最后的提问,心中齐齐的一颤,赶紧诚惶诚恐的回答,才站起来的娇躯都抑制不住的微微颤抖了起来。 不过除了深深地畏惧外,我却又从燕奴、姐姐与江宁的美眸中看到了越发深沉的膜拜与亢奋,似乎对于我这种强势的男人气概,二人到越发兴奋、狂热。 “江宁……姐姐……燕奴……还有因为上课没来的颖奴……” 我一边继续来回踱着步,并用自己的指尖在面前五女那平细腻的小腹上着,不时还用手指摩挲着她们那的朱,甚至将中指与食指缓缓地入她们的口腔内,在来回搅中随意的拨弄着她们魂粉嫩的舌头。 一边又缓缓地继续说道,“你们四女可以结束这次的调教,算是我对你们这些下卑微的奴展示的仁慈与关心;至于你……” 说到这里,我的手卡在了小涵那修长宛如天鹅颈般的粉颈上,然后在手掌缓慢上移间,缓慢的划过了小涵那诱人的粉颈,致圆的下巴,最后手上微微用力,让小涵那两片纤薄的朱与里面整齐宛如编贝的皓齿,在一声低中不自禁的缓缓张开。 “呸……” 一口痰吐进了面色潮红的小涵口中,我的手掌又下移到了小涵那对挺饱的豪上,右手随意的将那勉强遮住挺饱豪上的红色蕾丝扯掉,食指的指尖沿着那一对挺饱的豪上写着的文字,轻轻地勾画着。 同时,脸上带着戏谑玩味的笑容,缓缓地说道,“你……与玉奴、以及没有在这里的沈家四女,和薛奴……晴奴……凤奴……,继续接受惩罚,如果最后你们中谁落后了,惩罚加倍。” 说到这里我看着二女脸上那越发紧张恐惧的表,又继续说道,“雷霆雨俱是天恩,同样应当由你们这些奴母狗恩拜领,这些你们的政治书上反复记载你们不该不知道,现如今我对于燕奴她们的是雨恩泽,那是她们识得大体;对你们几个是雷霆恩泽,能够接受雷霆本也是因为你们值得我看重,而之所以如此要求你们,则是因为你们聪明有余,却也因为聪明有时候难免会不知道如何努力提高自己,而总想着走捷径,我喜欢聪明人,这样可以更容易领会我的心思,但是不希望所谓的聪明只是刷点小聪明,或者恃宠而骄。 你们未来在我这里都会是举足轻重的奴,是其他奴的表率,所以我提点你们一次,但是我未必有耐心每次都告诉你们我做事的理由,甚至有时候我做的事,只是因为我想做,本就没有理由,所以你们以后自己领会,不要让我失望,否则未必不会有人取代你们在我心中位置。” 终于将这番话说完,我的眼睛望向了在场的五女,同时也望向了因为各种原因暂时不能来这里,但却用智脑发来视频传影的几个奴。 “是……,主人。下母狗谨遵主人谕旨。” 我面前的五女再次下跪,同时恭敬地开口回答,那些用一缕神意念链接智脑发来视频投影的奴们,虽然没有说话,却也是借着视频投影,对我恭敬地跪拜行礼。 “好了,都起来吧。” 再次抬手,同时命令她们起来,我随意的在她们那挺饱的豪上拍了几下,正要再说什么,才关好的厕所房门突然又打开了,材娇小玲珑的姚琳从外面走了进来。 “好吧,看来暂时要在这个厕所一会儿了。” 我心中这么想着,却也没什么反,毕竟这里虽然说是厕所,可是面积也足有八十平,整齐的白玉石铺在地上,周围的装修虽然看似简单却处处透着一种低调奢华,更有空气循环机中不断吹出带着淡淡木香味的新鲜空气,可以说根本没有一点肮脏觉,丝毫不比我原来世界中的高级宾馆环境稍差。 因此我也只是随意的又在厕所中扫了一眼,便直接坐到了不远处一个由四名家母畜组成的小椅子上。 接着,小涵与楚玉平躺在了干净平整的地上,做我的脚垫,同时用那挺饱的豪为我按摩着双脚;江宁与姐姐在我后,用她们的豪为我按摩着后背,燕奴则半跪在了我的双腿间,熟练地为我垂着腿,一切只在瞬间便完全完成,似乎已经演练过无数遍一样。 “唔……” 虽然不是没见过,但是看到我那因为实力增长,而越发大坚挺,好像一只狰狞怪兽般的巴,与前面那带着些许痕迹,并弥漫着淡淡味的红色头,依然忍不住发出一声带着浅浅波澜的,那白嫩致的面容上也出了少许旖旎的绯红色。 然后,姚琳直接将自己嫩的素手到后面,作熟练地将这个其实除了我与我的那些奴与母畜们,一般不会有其他女人随意过来的厕所房门关闭。 接着,就在那俏脸上看似清纯的笑容绽放到最灿烂的时候,姚琳白嫩的素手突然一,飞快的将遮住自己娇躯的外衣褪去。 只是片刻后,她的娇躯上便如同我边的几个奴一般,除了玉足上的高跟鞋,美腿上的轻薄丝袜,以及那遮住部位的蕾丝内衣外,再没有任何多余的衣衫了。 然而做完这一切后,姚琳尽管清纯的俏脸上出越发明显的娇躯与绯红色,却依然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双膝一屈,那娇小玲珑,却又有着一对尺寸夸张豪的娇躯,便直接跪爬在了地上。 接着,那混合著纯真稚嫩与些许青涩的妩放的绯红面容仰视着我,娇小而的娇躯学着母狗形课程中训练出的作,的摇曳着自己那饱挺的部,一边朝我这边爬行,一边用那清纯萝莉音开口道,“爷……李枫主人,我想您边一定还缺一条最娇小,又乖巧听话的一条萝莉母狗,您看小母狗姚琳如何?” 姚琳这番行为已经很过分了,如果非要找个形容词来说,差不多就相当于在我原来世界中上千年前,那个封建礼教森严的社会中,一个女人为了所谓的或者其他的事在一个男人面前光了衣服,虽然还没有真正彻底破坏自己贞洁,可是一旦男人最后不要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做的事又传出去,后果一定极其严重。 当然所不同的是,姚琳不会因此而被处死,或者再没人要,可是在她做出这种事后,我要她,自然一切都没有任何问题,而一旦我不要她,那么别人在选择她的时候,这却必然是她一个根本抹不去的污点,严重的可能会受到重罚。 不过姚琳本就大胆,在认定我后,频频使用各种手段追求我,想要成为我的奴,这种事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我也不惊讶。 只是微微俯,用自己那修长的手指在姚琳凑过来的俏脸上摩挲了几下后,轻声笑道,“萝莉母狗,我想要可不缺,只要我随便一开口,不要说一个,就算是一千个也不难,不过……” 说到这里,我的手指已经抵在了姚琳的小巧的朱上,最前面的一根指节甚至进了姚琳微微张开的双中,轻轻地拨弄着她嫩的香舌,接着脸上带着玩味戏谑的语气开口道,“熟女母狗和我的这些青春靓丽又妖娆的母狗玩着多么舒服,我又为什么要找一个发育还没完全的萝莉母狗呢。” “唔……” 在我的拨弄下,姚琳那小巧的双间再次溢出一声清浅的低,而后的出自己被我拨弄过的舌头在我右手的手背上舔了一下。 接着姚琳才用那带着几分稚嫩童音的声音说道,“爷……,您请听小母狗跟您回禀。 从思想上,萝莉是一个女孩最稚嫩纯真的年纪,她本代表的便是纯真、圣洁与懵懂,您玩弄萝莉母狗,会让你受到从一个女孩最稚嫩的时候,便完全掌控她的一切思想、行为,并且从她懵懂时开始教育引导她的成就,那种觉是其他母狗绝对给不了的。 从体上,萝莉的稚嫩,以及娇躯上的细嫩,还有屄处的紧窄以及种种与其他成熟女人不同的特点,又会及其吸引人,以至于不少男甚至不惜以试法,愿承担重责,而玩弄调教她们。 不过,依照帝国法律,违法的代价十分大,我想主人您必然也不想,但是想要合法做到这一切,条件却又太苛刻,所以才有了不少母狗为此进行萝莉母狗改造手术,母狗便是其中之一。 而且母狗本便是A级,在进行萝莉改造后,体保持萝莉形态,一对房无论是尺寸还是手,又丝毫不输任何熟女。 再加上喉处经过改造,既能承受主人您这么巨大的巴抽玩弄,又可以保证在不被入时发出绝对萝莉轻音。 腿部、小腹部都做了肌肤处理,平时用子内神经抑制锁封禁可以保持正常状态,一旦主人您通过神经打开这个开关,那幺小母狗小腹与腿上的肌肤便会十分,只要轻轻触就会产生被激烈的快。 小母狗的屄也进行了嫩屄改造,随着主人您的,里面的嫩会渐渐形成如同被烂的效果,甚至会产生相同的痛苦与愉悦,一旦停下休息又会快速回复到原来状态。 就连小母狗的眼也改造的,会在被的过程中渐渐失去韧,一旦停止又会快速恢复如初。 这些可以让主人反复受到开发萝莉的刺激。 因此小母狗虽然不敢称为最优秀的萝莉母狗,但是绝对是帝国少有的上品萝莉母狗。” 就在我饶有兴趣的倾听中,姚琳脸上带着一种得意与傲娇的神说完这一切后,跟着却立刻变成了一种混合著纯真与的谄,秀美的头熟练地向下一低,用那小巧的朱在了我得鞋尖上。 这才又说道,“而且小母狗各科成绩在学校中都是名列前茅的,无论是卖萌撒娇,还是发,都绝对会让您到意。” “哦……如此说来,我倒是真的不能不尝尝这块送到嘴边的了。” 听到姚琳这番话,对于萝莉的兴趣并不大的我,一时间也升起了几分兴趣,当然想到姚琳本也是A级,再想到她这么主,也让我有心试试看,她在我没有答应收她时,她究竟敢豪放大胆到什么地步,这种在这个世界中相当于打破禁忌的刺激究竟有多过瘾。 于是我又看了一眼智脑上显示的时间,距离下午课还有两个小时,索站起来,一边朝外面走去一边开口道,“跟我来。” “是……主人。” 姚琳那清纯中带着几分娇的俏脸上闪过一丝犹豫,而后用自己那皓白整齐的贝齿轻轻地咬了一下自己纤薄的下,接着那俏脸上便带着矜持羞怯的笑容,越发的摇曳着自己的雪白,四肢并用的跟在我后向着厕所外面爬去,那一对挺饱的豪也因为她的作,即使被蕾丝束缚着,依然漾出越发旖旎诱人的波澜。 “那是……姚琳……” “她好大胆……” “是啊……要是我肯定不敢这样……” “以她的等级……应该不会……” 只是,片刻后姚琳便在我的引领下,爬到了外面的走廊中,然后便听到了一些往来的女人在眼惊讶、震惊以及偶尔带着因为嫉妒而升起的鄙夷,与不断指指点点中,说出的话。 一时间,姚琳不由得到越发强烈羞耻,却又因为这种羞耻而升起一种变态的快,一时间甚至那腻的屄内都不断分泌出一滴滴水,使得内上都出现了一片慢慢扩大的。 “走吧……” 不过几分钟,我便带着我的那五名奴与姚琳来到了这座教学大楼外面的围栏处,轻声说了一声后,我的心念一,子凌空而起朝着我住的地方踏空而去,姚琳则在燕奴的与姐姐的拉扯下,紧随其后也飞了出去。 很快,我从空中降落,已经来到了我庄内的空地上,双手负在背后,我一边欣赏着庄内的风景,还有与风景几乎融为一体的那些奴母畜,一边不急不缓的朝前走着。 而被燕奴与姐姐带来的姚琳,这时候也落到了我的后,几下喘息平息了她因为飞行而升起的紧张与恐惧,接着便与燕奴、姐姐、小涵、楚玉以及江宁一样,的摇曳着自己的,手脚并用着跟在我后,爬进了庄主建筑幽林内。 “看到了吗,这就是我庄内的主建筑,这一个个笼子中,住着的都是我的奴母狗,虽然现在还称不上每一只都是人间绝色,但是以后我会让她们知臣服于我是她们几辈子修来的荣耀。” 我一边在幽林地面上缓慢的走着,欣赏着周围一个个或者在各处奔走忙碌,或者安静的做好自己家与风景的本分,或者被锁在笼子中休息的奴母畜们,一边指着其中一个长长宽不过一米高度大约半米的狭小笼子,淡淡的对后亦步亦趋的跟着我的姚琳说道,“像你这种萝莉母狗跟我之后,除非我使用你,或者有特殊况,否则每天只有四小时外出时间,其他时间都要被关在里面,做一条母狗该做的事,就算是吃饭也要用你的狗嘴舔舐,而不能像现在这样。” “唔……主人,母狗早已经进行过相关培训,您说的笼子对于母狗来说很宽松呢,而且还有四个小时的放松时间,母狗一定会很幸福的。” 听到我的话,姚琳以为我下一刻就要收下她了,兴奋地朝前爬了几步,用自己的体在我腿上来回蹭着,那一对挺饱的此刻又倒垂着显得越发诱人的豪,也在来回摇曳间,摩擦我的皮鞋。 “别急,我还没说要你你呢,我跟你玩个游戏,我要你在没有认主前,像我这些认主的母狗一样侍奉我,经过我的考核通过,那么我会允许你成为我的母狗。” 看着姚琳喜悦的表与此刻激地作,我突然升起了越发强烈的恶作剧心理,微微俯按着她那光洁的玉背,脸上带着戏谑的表缓缓地说道。 “嗯……” 姚琳正在作着的娇躯突然一僵,清纯的俏脸上一阵白一阵红,反复快速的变化着。 我的要求在某种意义上,接近我原来世界中的封建时代,一个男人说我要玩你、你,你让我意了我才会娶你,一旦她这么做了那么退路就越来越小了,如果我最后不要她,她会因为这段经历在以后任其他人为主时,多出太多坎坷,后期也很难得到对方重视珍惜。 只是,就在想过这些的时候,姚琳突然又想到,既然已经选择了认我为主,那么为什么要想着退路,放手一搏也许会得到更大惊喜呢? 这些念头快速闪过后,姚琳那清纯的俏脸上突然出一种为了理想慷慨就义的坚决,然后沉声说道,“主人……,母狗愿意,母狗相信自己的能力与主人的仁慈,请主人放手考验。” “真乖……” 我笑着手在姚琳那顺的长发上着,同时心想,“无论她是为了投机还是真的我不能自拔,既然她敢接受我给的这种一般女人绝不敢轻易去越雷池的考验,我边又可以收下那么多的奴,那么虽然我对于萝莉母狗的兴趣并不是很大,单凭她的忠心与勇气,我也必定会给她一个位置,而且是一个小高层的位置。” “唔……” 似乎天生就拥有惊人的胆量与冒险神,决定一旦下了,姚琳便以惊人的速度,投入到了属于我的母狗的份,在我的玩弄下,俏脸上出越发愉悦陶醉的表,小巧的双微微张开发出一声绵长的。 吩咐姚琳将自己上的内衣掉,我又细细的用手把玩了她全各处部位好一阵。 然后在姚琳用双为我按摩后背的况下,吃完午餐,我这才恩准她重新穿好内衣以及被我的奴带回来的那校服,将她带回学校。 “今夜八点半,全着到你宿舍楼下,我要在你宿舍楼下遛狗。” 知道姚琳是住校生,她们所在的那片住宿区三栋宿舍楼,成品字形分布,一共住着不下三千学生与数百名教职工,我又想到早晨中央智脑监测到我的实力变化后,发给我的那份让我到有些震惊,却又十分得意的奖励,于是开口吩咐道。 “唔……是主人。” 听到遛狗,姚琳当然知道狗是什么东西,想到自己要全赤着在宿舍门口被遛,一种羞涩、紧张、以及被主人使用的陶醉,还有因为现在都没有名分便被这么大尺度玩的禁忌快不断地涌向自己的大脑,一时间那娇小的娇躯都忍不住轻轻地颤抖了起来,美眸中漾出了越发浓郁的波澜。 似乎是对于晚上要玩的游戏有了很深的期,我下午听课注意力都有些不集中,还好下午两节大课的老师现在都是我的母狗奴,其中一个老师的女儿与妹妹都一样是我的奴,而且她们讲的人文地理知识对于我的修炼体系构造帮助并不大,只是一种增长见识的学科,我完全可以在事后一边玩弄她们,一边让她们为我讲解那些知识。 就这样终于到了放学,借助空间我又在自己庄内随意的找了十来个女人,发了一下自己体内越发暴涨的望,更加理解为什么这个帝国实力越强的男人越会极少出现在外面,而是选择让自己的奴处理各种事物,甚至包括战争与寻找新的奴这些事,然后将才用牛与红酒沐浴过,娇躯上只穿着一件纯棉长袍,在清纯中显出一种另类的江宁叫过来。 “宁畜,爷今天玩个小游戏,就不带更多人了,你随我去学校。” 我手在江宁被长袍包裹住的上拍了一下,随口说了一声后,就借着夜色,凌空飞行朝着学校赶去。 这个帝国与我原来所处的世界相比,有着堪称科幻的发达星际穿梭能力,有着各种高端的修炼体系,城市中的各种基础设施与环境也远超我原来的世界,但是因为这里极度男尊女卑的习惯,反而没有发展出我原来世界的富夜生,有主的女人自然要遵守主人的约束,无主的女人一到夜晚,没有特殊原因也是不被允许随便在大街上走的,这倒不是因为法律的限制,而是一种约定成俗的习惯,大家会普遍认为这种女人风评不好。 所以一路上,我也只是看到几个男人拉着自己的母狗在大街上闲逛,或者找个地方直接,还有极少数驾驶着小型悬浮车,快速穿梭在城市中提供外卖、快递服务的女人,然后便来到了我所在学校的宿舍楼前。 望着面前着三座大楼,我忍不住又回想起我来这个世界的开始,便是在其中一个屋子中在燕奴的引导下,了她们母女,那时候我已经很激了并觉得不可思议了,可是现在并没有过去太久,我边的奴已经暴增到了一百二十三人,母畜也陆续增加到了两千二百六十人,而这些女人全部都是我可以随意玩弄的,要是放在我原来世界中绝对是一件不可想象的事。 片刻后,我回过神来,不再去想原来世界中的那些事生,然后低头看了一眼腕上的智脑,看到时间马上要到八点半了,这个片用三座宿舍楼半包围起来的空地上也已经没有外人了,于是手在江宁微微泛着绯红的俏脸上拍了拍,笑道,“宁畜,把你这衣服了吧,今晚爷准备在这里遛遛狗。” “唔……” 中午我跟姚琳说话时一直在旁边的江宁,虽然在来到这里后便有些猜测,但是真的听到我的命令后,俏脸上还是出了越发羞耻的绯红,美眸中闪过一丝扭。 不过在一声低后,还是很熟练的解开自己娇躯上仅有的白色棉袍,并将它收到自己的储物空间内,然后一双手矜持的压在自己一对挺饱的豪下缘,看似要遮住自己的豪,却又让那一对豪在白嫩素手的衬托下显出了越发旖旎的风景。 “不错,小母狗,看来你也很喜欢爷这么玩你啊,你看你的头都硬了。” 我手拨弄着江宁那有些发硬的殷红头,脸上带着玩味的表随口调笑了一句,看着江宁那愈发旖旎羞涩的面容,接着又说道,“跪下候着吧。” “是……爷……” 江宁恭敬地应了一声后,表虽然越发羞涩,却依然无比温顺的双膝左右分开三十公分跪在了地上,一双修长纤细的玉臂也背在了自己后,让自己那一对挺白嫩的豪也因为上挺直而显得越发挺。 “真是个漂亮小母狗,我再给你来点点缀。” 我蹲下子,一边说着,一边将两个带着紫色小铃铛的,在江宁两粒殷红的头上,然后又在江宁那带着金色纹路的黑色项圈上系上一条两米长的银白色细金属链。 也就在这时候边的宿舍门口爬出一道娇小的影,接着一弯残月洒下的光芒,我可以清楚的看到这正是我要求今晚过来让我遛狗的萝莉母狗—姚琳。 “小母狗果然,我只是叫你光,你竟然主从门口爬过来。” 等到姚琳爬到我的边后,我手在她头上了一下,开口笑道。 “唔……爷。小母狗琳琳可不是从门口爬出来的,而是直接从小母狗所在的五楼一直爬下来的,路上还遇到好几个同学呢。” 姚琳语气中带着几分喘息对我说道,同时我也注意到,她那绯红的俏脸与光洁的额头上上确实带着一层薄薄的汗珠。 “哦……游戏越来越有意思了。” 我饶有兴趣的说了一句,然后将储物空间中的一条同样有着两米多长细金属链的狗项圈,套在了姚琳那纤细的粉颈上。 “爷……您就这么遛小母狗吗?” 相比于江宁的羞怯矜持,姚琳显得十分大胆,见到我让江宁也爬下,左手拉着系着她们两个的金属链子,右手上也拿出了一条紫红色的九尾鞭,正准备要开始遛她们,主开口对我说道。 “那你想怎样?” 我讶异的开口问道。 “没有尾巴和耳朵的母狗,主人您不觉得缺点什么吗,而且母狗背上太素净了,主人您要是弄一些纹上去不是更漂亮吗?” 姚琳微微侧着头看向我,俏脸上带着纯真的表,说出来的话却显得十分。 “这倒是个好主意。” 听到姚琳的话,我只是稍一思索便点头同意了,然后就在三栋宿舍楼已经有不少女生打开窗户查看外面,并不断指指点点的况下,点了点头。 接着,我将两只前面是轻微电击塞的白色狗尾,分别塞在了她们粉红色紧窄眼内,又拿出彩色的马克笔,在她们光洁粉嫩的玉背上,分别写上了“母狗江宁,下畜生”“母狗姚琳,痴女萝莉。”并在这些字周围绘出了一道道纹路,这才意的点点头。 “走了,小母狗。” 手中紫红色的九尾鞭在她们两个那白嫩挺的部上,随意的一抽,让她们娇躯不由得一颤,发出一声缠绵的,而后便在我的命令下,的摇曳着自己的,手脚并用的朝着前面爬去,那宛如倒垂下的仙山般的豪,也在不断的摇曳着,划出一道道的弧线。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尽管在庄中我也做过两次,可是当着大量没有被我收服为奴母畜的女人这样玩,尤其是其中一只母狗现在都不是我的奴,不由得让我越发兴奋。 手中那条紫黑色的九尾鞭,一次次在她们那不断摇曳着的挺豪与饱上抽打着,不时还用意念控制着她们眼内着的狗尾塞,在她们眼与直肠内释放轻微电流。 “嘤……嘤……嘤……” “爷……你好利害……母狗被您玩的好舒服……哦……抽……用力抽母狗的子……” 两种风格截然不同的,也在这种刺激下,不时从江宁与姚琳那的双间溢出,在彼此辉映间,显出了越发人的旖旎诱惑。 大约十五分钟后,在我紫红色的九尾鞭抽打驱赶,以及周围宿舍中一个个女生的注视与指点下,江宁与姚琳爬完了第一圈。 “来……第一圈热完成,爷先赏你们吃点东西补充下体力。” 我说着将一个银色的金属盘子放到她们面前,然后又将用粉、肤养药物与蔬菜混合成的母畜狗粮颗粒倒在了盘子上。 “唔……,谢谢爷……” 江宁低声道了句谢,而后俏脸含羞的低下头,羞怯的出自己的舌头舔舐盘子中的特殊狗粮。 “汪……汪……汪……” 姚琳更是夸张的用那清纯的娃娃音,学着母狗叫了几声,然后还一边舔舐着盘子中的狗粮,一边摇曳着自己额,让后面那白色的狗尾也跟着来回摇曳,显出越发旖旎人的诱惑。 “真是一对下的小母狗,爷赏给你们的狗粮是不是比你们吃的那些美食更加可口,像你们这种下的母狗,天生就该被爷这么玩弄,才能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 我转到她们后,一边随口说着,一边用紫黑的九尾鞭的手柄在她们屄口随意的拨弄着,使得她们在吃着狗粮的时候,还不时发出一声声含糊压抑的,那写着文字的娇躯越发激烈的扭着。 “宁姐姐,小母狗你以前可是一向很清纯的,……没想到现在也跟小母狗一样被爷遛狗,还能跟母狗一样跪着吃狗食,不过你吃的时候作可真标准,小母狗记得你以前获奖时品尝高档糕点都没这么享受……” 就在不时的与喘息中,天生大胆的姚琳还不忘开口调侃江宁,而格内向羞怯的江宁却只是发出一声越发缠绵漾的,羞涩不堪的将头埋的更低,努力地用舌头舔着盘子里一颗颗不过绿豆大的狗粮颗粒。 “好了……,狗粮都吃完了,爷再让你们。” 我说着从储物空间中拿出一个拳头大的皮球,随手向地上一抛,这个皮球立刻弹跳着向远处去。 我则是左手向回一拉,将锁着二女的磁吸锁链从她们项圈上断开,然后右手上的紫黑色九尾鞭在她们上随意地一抽,喝道,“叼回来。” “唔……” “汪……” 两声娇后,江宁与姚琳齐齐的的摇曳着自己的,朝着向远处的皮球追过去。 不一会儿,作越发的大胆的姚琳尽管材娇小,却率先叼住了已经出近百米的小皮球,而后摇曳着自己的脸带着谄的笑爬回了我的边。 “继续……” 手取下姚琳叼着的皮球,我随手一抛,皮球再次被扔出去,然后二女便又如同最的母狗一样,手脚并用的朝着皮球追了过去。 “加油……这个球谁捡到了,爷赏她自三分钟……” “对……宁奴……就这样……这个球没捡到的要被罚五鞭子。” ……………… 我饶有兴趣的在一边指挥着,不时说出各种鼓励与惩罚,让二女作越发激烈,开始的时候姚琳还是仗着自己大胆开放,抢到的更多,但是几次之后,她的作便因为体力消耗太大而变得慢了下来,使得渐渐放开的江宁,开始占据上风。 又过了一会儿,我看着姚琳的作越发缓慢了,于是停止了这个游戏,将她们重新叫到我边。 接着,我手从自己储物空间中,取出两个足以容纳一千二百毫升体的透明杯子,并将掺杂了体恢复药剂与强效利尿剂的果牛,倒在了里面,笑着开口道,“现在中场休息,爷赏赐你们每人一杯饮料,跪好了喝吧。” 无论是姚琳,还是没有使用修炼力量的江宁,此时那潮红的俏脸与光洁的额头上都已经浮现出了大量的汗水,还有几缕凌乱的发丝因为这些汗水而连在了她们俏脸上,让她们显得愈发旖旎,那挺饱的豪,也因为粗重的呼吸,而不断地起伏着,似乎挑逗着我内心深处最炽烈的望。 此时听到了我的话,不约而同的用自己那的舌头,舔了一下有些干涩的下,齐齐的说了一声,“是……爷,谢谢爷您赏赐。” 而后,浑赤着,娇躯上同样带着一层细细汗珠与一片片因为鞭打而浮现出的轻微红肿的二女,便的跪坐在我面前,双手捧着我给她们准备的特质果牛,低头用舌头舔舐着。 而我则是一边饶有兴趣的看着二女温顺的喝着这些饮料,一边用散发著炽热温度的宽大手掌,在她们那挺饱的豪,光洁白嫩的玉背,以及那平的小腹上缓慢的摩挲着。 甚至不时还从储物空间中取出各种型号的跳、假巴与轻度电击器,与她们后面着的狗尾塞,一起刺激她们,挑逗着她们内心更深处的,让她们的呼吸变得渐渐粗重了起来。 好一阵后,二女终于在我的玩弄下,将杯中的果牛舔舐完,我看着那角上沾着点点白体,就好像刚刚为我口,被我在嘴里一样,我不由得将右手上的九尾鞭到左手上,然后用右手轻轻地将她们嘴角上那白体抹掉,然后将那沾着白体的手指分别在她们口腔中搅了几下,这才再次将磁吸锁链系在她们的项圈上,牵着她们在这片空地上来回遛。 “宁姐姐,你的样子好,以前你可是最矜持的……” “宁姐姐,你看你的好挺好,难怪主人这么喜欢呢……” ……………… 开始姚琳还不断地调侃着江宁,甚至在爬行时不时找机会用自己的肩膀与手肘,去触碰江宁那一对随着前行而不断摇曳着的挺豪,或者用手掌去江宁那匀称秀美的的玉腿,纤细白嫩的藕臂。 让格内向即使被我玩弄的再狠,也只是发出一声声细碎的江宁,忍不住俏脸羞红的发出一声声在其他女人那里极少会出现的羞涩低。 不过随着时间渐渐流逝,她们喝的饮料里的强效利尿剂开始发挥作用,二人也开始到越来越强的尿意,然后她们爬行的作也越发开始变形,不时还会来回摩擦着自己的双腿,或者停下来。 看向我的那两双美眸中,也全部出了越来越强烈的祈求。 “好了,就这样,在这个树下,在地上爬着,将一条腿搭在树干上,大声狗叫三次后,爷允许你们这两只下母狗撒尿。” 我又遛了她们一会儿,眼看着二女屄口与尿道口,都开始有了越来越明显的痕迹,这才手在旁边足有两人合抱粗的树干上敲打了几下,开口笑道。 “唔……汪……汪……汪……” 早已经憋到都快要控制不住失禁的二女,听到我的命令后,根本来不及想太多,已经本能的照着我说的摆好了作,然后在三声风格各异却同样无比的狗叫声后,两淡黄色的尿随着她们那在刺激下已经绯红的娇轻轻颤抖,冲开了她们紧窄的尿道,激而出,打在了边的大树上。 “嘤……” “嗯……” 两声悠长的也在这时候后骤然从她们的喉间溢出,接着不等她们完全将尿排出,在被人注视的羞耻,以及憋尿后释放的愉悦,这两种觉的强烈刺激下,她们的屄内的嫩与褶皱中也不断的溢出一的水,而后这些水好像洪般,先后挤开她们的屄,从体内倾泻而出,与她们的尿在空中混合在了一起,显出了越发诱人的风景。 好一阵后,二女终于尿完了,也在粗重的呼吸中渐渐地平复了刚才释放时产生的高潮快。 我示意她们重新跪直体,接着右手微微向上一托江宁那致秀美的下巴,我那条大坚挺的巴,便穿过了俏脸上还带着高潮后潮红的江宁那纤薄的朱与皓白整齐的贝齿,进了江宁的口腔内。 “你们做的很好,尤其是你……宁畜,今天比以往越发风人了,正好爷现在也想方便,就将这泡尿赏赐给你了。” 我口中说着,大的巴颤抖了几下,一淡黄色带着腥臊气味的尿,便从我那足有大的头最前面的马燕处激而出,不断涌入江宁的口腔内。 “唔……” 江宁口中发出一声含糊的,接着便努力放松自己喉处的肌,让我巴最前面那足有大的红色头,时而在撒尿的过程中挤进她的喉中,而后任凭我的尿不断沿着她的食道灌入她的胃中;时而又在我巴留在她口腔中时一边用舌头的在我巴各处刮擦着,一边大口的着,甚至还在我巴离开她口腔时,努力地大张着口,让我出的尿沿着一条弧线准确的落入她的口中,没有一点落在外面。 短短不过半分钟多的时间,江宁便在我有意的逗弄下,将三种饮尿方式全部展示了出来,就是在旁边看着的姚琳都一阵惊讶。 然后姚琳那美眸一转,看着在我尿完后,本能的在我巴最前端的头上舔了一下,又恋恋不舍的舔了一下自己的下,那纯真的俏脸上带着几分戏谑的表,一只小巧的手掌俏皮的在江宁那随着不断喘息,而上下起伏着的一对挺豪。 小巧的朱缓慢开合间,用戏谑玩味的萝莉音对江宁说道,“宁姐姐,以前你练习舌的时候可是都带着舌套呢,就是刚才喝果牛时候,也都是带着舌套的,没想到现在接主人的尿却主把舌套摘了,宁姐姐你是不是特别享受做厕所的觉啊……” 说道这里后,姚琳更是在缓慢着江宁那对挺豪时,将自己那小巧的朱贴到了江宁的耳边,低声道,“不过也是呢……,爷的尿当然会特别美味啊,就算是带着味,也一定比任何食物都更加诱人,要是我也一定十分享受,所以到不怪宁姐姐会这么迫不及的显出风呢,宁姐姐你说琳琳说的对吗?” “唔……” 本就容易娇羞的江宁之前伺候我的时候并没有顾忌太多,此时回过神来本就到十分羞涩,再听到姚琳的话,俏脸上更是仿佛滴血般殷红,娇躯轻轻扭着,想要将贴在自己上的姚琳挣开,却又唯恐使得力气太大,伤了彼此的和气,扰了我的雅兴,根本不敢使用太多力量进行大幅度激烈挣扎。 所以好一阵后发现根本无法挣开后,她看着我一副看好戏的样子看着姚琳逗弄她,又受着姚琳在自己娇躯上越发放肆的把玩,听着姚琳的在自己耳边一声声调侃戏谑,最后就好像鸵鸟般,将自己的头深深地低垂了下去,假装这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时间倒是让我觉得越发有趣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海鲜图片】我的理想国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