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祥仔视觉更多大片访问】我的经验之SM篇【亚洲图片】

我的经验之SM篇【亚洲图片】/

我的经验之SM篇
发布于:2022-05-29

,

期末考后的周末她到我住处找我,提着一个大包包。她叫我收拾一下衣服,陪她去旅馆住一天。哇哈,今天居然主找我去开房间?不知道她哪跟筋不对了… 管她呢,或许是她突然开窍了也说不定。

,

随便拣了几件衣服塞在背包我就和她出去了,反正住处离市区近,旅馆又不远,有缺东西再回来拿就可以了。

,

她好似早就考虑好了,一路蹦蹦蹦的往一家电脑宾馆走去。我反而有点迟疑,问她:‘喂,你玩真的啊?’

,

进了房间将东西放下,才把门关上,小狐狸马上着我个不停。正当我开始兴奋,越来越硬,涨到快受不了的时候,小狐狸突然把我推开。我有点着急,说道:‘你… ’

,

不料我才说一个字,小狐狸马上一个巴掌打过来,又重又狠。她面无表的说:‘干,你他妈给我乖一点。带你来开房间是给你恩典,你要是敢不听话或说些不该说的话,我马上把你的烂屌剪下来。’

,

我愣在那里,没反应过来,怎么平时温的小狐狸会变成这样子?而我居然没反抗更是奇怪,大概心里也有点想看看她要玩什么把戏吧…

,

‘把衣服了。’小狐狸说,一边也开始解她上衬衫的釦子。

,

我说嘛,刚刚还不都是装出来的,骨子里一样。干,等一下非得你求饶。

,

把上的衣服都光后,我迫不及的去小狐狸那光的肌肤。

,

没想到她居然马上转,左手用力的着我的大巴,右手又是一巴掌甩过来,这次还更大力… ‘干你妈的!我说的话你听不懂是不是?叫你乖乖听话,你以为我不敢剪你的烂屌?’她边说左手还边用力。这下我可是真的呆掉了,巴那未曾有过的疼痛让我无法思考。我只好保证我一定乖乖听话,她才将手松开。

,

她在带来的大袋子翻啊翻,把一堆东西丢过来,简短的说了句‘穿上。’

,

看看手上的东西,哇咧,、内衣、腰荚… ,这我怎么穿啊?

,

‘小狐狸啊,你有没有搞错?这要我怎么穿啊?’

,

‘你妈的烂屄!叫你穿就穿,哪来么多废话?’小狐狸骂了出来。

,

好吧,认了。

,

、腰荚、内、吊袜带、丝袜、衬裙、连洋装… 我一件件的穿上。天啊,穿这样还真是怪难受的。不过尺寸都刚好… 难道她是预谋的?不会吧… 什么时候小狐狸有这样的习惯,我怎么都不知道?

,

小狐狸走过来看看,调整了一下我的衣服,拿了两条丝巾垫在我的杯中,把部撑出来。然后她拿了假发帮我戴好,再拿双高跟鞋给我穿。干她妈的,三寸高跟鞋耶!!! 我才想反驳,她举脚就往我的巴踢下去,面无表说:‘穿上。’只好乖乖穿啦… 等我全穿着好,她命令我坐在椅子上,然后又转去翻她的包包,她也该换衣服了。

,

等到她穿好,,我看得眼珠差点没掉出来!她上只有三样东西:白色透明的丝质衬衫、膝上廿五公分的短皮裙和一双过膝高跟长皮靴。就这样,没有别的。她那36D 的子把衬衫撑起来,两个红色的头的突起,隔着衬衫特别诱人,一走就可以从短皮裙下缘瞥见她浓的毛,再加上皮靴,哇靠,又浪又!看得我的巴在小里又不安分了…

,

‘走,陪我出去。’她说。

,

‘啊?可是我穿这样… 你穿那样… ’我迟疑着。

,

‘干,你有意见?’她挑着眉毛说道。

,

‘没… ’我退缩了。

,

‘没意见就乖乖跟我走。’

,

她拉着我出房门。房门关上的瞬间,她的表就变了,变得好像我们是好姊妹,她挽着我的手出宾馆的门,走上大街。

,

那时候是冬天,她那装扮平时就会吸引人,更别提寒冬了。可是她好像一点都不在乎,众人的目光仿佛在帮她进行,她面色红,注意点还可以看到她大腿根部有着水的痕迹。

,

而在一旁的我,穿着女装原本就不自在,这样走在街上更是让我羞得无地自容。可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紧紧贴着她,任由她带着我走。

,

她带着我走进一家 MTV。服务生不分男女全盯着我们看,看我这不搭调的穿着,看她那又又辣的打扮。她拉着我迳自走到柜台,开口问柜台小姐:‘喂,有没有A片?帮我们找一支。’服务生的眼光还是集中在她上,她猛一回头,‘干,没看过女人是不是?去做事啦!!欠干!’

,

别说在旁边的我,那些服务生全被吓了一跳,乖乖的转头做自己的事。当领位的服务生带我们进包厢,在片子开始播映前的这段空档,小狐狸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条绳子,把我的手反绑在后面;将我的裙子掀起到腰部,并且将内拉下来出我的巴。她笑着对我说:‘我们等等来看看,你这只小巴会有什么反应。’

,

随着片中男女躯体的缠作越演越烈,我的体也跟着发,尤其是那根挺起的,更是肿胀裂。可是双手被绑在后,连想要自己打枪抒发也没办法。而那只小狐狸却只是在一旁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偶尔手搓搓我的头,这作不但没让我获得解,却更让我难受。

,

总算挨到片子播完,小狐狸也帮我把绳子解开了。我踩着高跟鞋正要往外走去,没想到她拉住了我,轻声笑道:‘别急,等等再出去。先跟我来。’她拉着我走向厕所… 没错,就是女生厕所!!刚进去的时候里面没有人,她推着我进了其中一间,把门锁上后,又将我的手反绑在水箱上,掀起我的裙子,拉下内,轻着我的说道:‘乖宝宝,我们先在这里爽一下吧!’

,

她张开双腿,跨坐上来,将早已泛滥的小对正我的头套入。暖暖的觉,让我想抱紧她抽送;无奈双手没有的自由,只有以发。她双手搭着我的肩膀,摆自己的躯,一边以微瞇的眼睛望着我。突然她加快了摆的速度,加诸在我上的刺激更大了,我不禁想大叫来宣那时心中的兴奋;却也在同时,我听到隔壁间厕所有人进去并关上门的声音,让我不得不硬生生将声音压住。

,

小狐狸发现了我的古怪,凑在我耳边说:‘怎啦?想叫啊?叫啊… 发啊… 你不是最喜欢叫床的?嗯?’虽然她的作让我兴奋,但我硬是咬紧嘴不叫出来。耳中听着隔壁间来来去去女人的足音和尿尿的声音,加上小狐狸在我上抽带来的刺激,没多久我就忍不住的了。小狐狸将她小流出的水和擦拭干净,也帮我把下处理好,对我说:‘暂时先饶了你,回去我们再慢慢地玩。’说完还对我笑笑才解开我的绳子。到这里,我整个人不知道在想什么,已经不再想反抗,反而有点期想知道接下来她会有什么古怪的主意,这反而令我兴奋。

,

回到了宾馆的房间,她让我下衣服,但是仍然穿着袜带、丝袜和高跟鞋。而小狐狸自己则将短皮裙和衬衫下,只留着长靴在腿上,接着从她的袋子中翻出了条黑色蕾丝内穿上。她微笑着看着我,勾勾手指,示意我和她一起进浴室去。虽然到迷惑,但是既然现在她是主人,就照着做吧。我踩着高跟鞋走进浴室,发现她正坐在马桶上尿尿,令我觉得惊讶的是,她并没有将内下,也因此,整件蕾丝内明显的了一大片。

,

当我还楞楞的站在那里,她已经尿完了,且正缓缓的将内褪下。我暗想:她是不是刚刚兴奋过头了,神智有点不大清楚?还没有得到答案,她就把我叫过去,揪着我的头发让我的脸凑近她的下体,简短的说:‘舔干净。’我还正怀疑是不是听错了而略有迟疑,她的靴尖马上踢上我的腹部;我侧过头望向她的脸,她正面无表的瞪着我。好吧,都已经玩了,也不在乎继续玩下去。

,

忍着那刺鼻的尿味,我著舌头舔舐着她的尿道和道口。说实话,那味道实在很糟糕,酸酸咸咸的,而且相当呛鼻,差点让我当场反胃。不过还是在她的强压下勉强自己将上头残留的尿都舔了干净。我抬起头来表示好了,她带笑的问我:‘怎么样?我的尿好不好喝呀?’

,

‘不好喝,味道好糟糕… ’我据实回答。

,

‘不好喝啊?怎么会呢?一定是你不懂得欣赏人间美味的关系。’说著,她拎着刚刚那条黑色内晃一晃,‘没关系,我就将这条美味的小内塞进你的嘴里,你很快就会习惯的。’

,

天啊,原来她刚刚故意弄是要玩这个啊?舔上几口那味道就让我受不了了,何况整条沾尿的内?我马上改口:‘对… 对不起,我刚刚说错了,你的尿是人间美味,相当甜美!’

,

‘哦,是吗?那你刚刚怎么说… ’

,

我忙说:‘刚刚紧张嘛,所以一时说错话了。’

,

‘喔,是这样子啊… ’她顿了一下,我忙点头表示正是此意,‘那么,让你含着人间美味,是你的福气,想必你不会反对囉?’看着她嘴角那一抹笑,我突然有种觉:我真的很像被狐狸耍著玩的小兔子… 她将那条是尿味的内塞进我嘴里,并且拿条丝巾绕过我头部打结以便将内固定在我口中。口中的酸味… 鼻中的腥味…唉,真不知道自己现在算什么…

,

她推着我走出浴室,带我走到床边,将我的双手绑在床头矮柜上,形成上半低俯,而高高起的姿势,加上三寸高跟鞋,我那小得更是高,她接着也将我的双脚绑在矮柜底部的支脚上;总之,现在的我是被绑成一个不能又极其难受的姿势。将我绑好后,她走向她的袋子,我勉强将头偏向一边用眼角搜寻着她的影,这一瞥刚好看到她从袋子中掏出一条鞭子,柄的部份做成的形状,长约廿公分,粗约四公分。

,

看到这幕,我的心开始发凉,暗自祈祷最好她只是做做样子罢了。我无力地将头低下,边听着她的脚步声走到我后。‘宝宝乖喔,我会好好疼你的唷!’她用甜甜的语音说著。

,

当她第一鞭抽下来的时候,如果不是我整个人都被绑在矮柜上的话,我一定马上跳起来!天啊,她真是狠下心来用力抽的!口中塞著内的我连声都发不出来,只能在每一鞭落在的时候勉强从喉咙挤出些微声响表示疼痛与抗议。她却似乎越打、越听到我痛苦的哼声她越兴奋… 一鞭接一鞭不停歇… 这时我突然开始恨我自己,为什么以前明知道她不喜欢 SM 这些玩意还常常故意拿 SM 的漫画小说等等给她看?这下好了,她不知道怎么突然变了子,里头那些玩意现在全用到我上来了…

,

抽了总有七八十鞭吧,好不容易,小狐狸终于停手了。说真的,那时候我眼都是泪水,只差没有当场嚎啕大哭… 小狐狸停手后将鞭子摆在一旁的床上,然后俯向我。她用指尖在我的背脊上轻轻画圈,那里是我上几个区域之一,一阵阵酥的觉传了上来,不自觉的体产生了些抽,体一抽就带部的肌也跟着为颤,适才鞭打造成的伤痕此刻有如灼伤似般的扯,让我不得不拼命紧下半,期望紧绷可以稍稍解除一点痛楚。

,

她察觉了我的反应,问道:‘好痛喔,对不对?’

,

我点了点头代替回答,其实也是只能点头而不能说话啦。她将双移向我的,轻轻的了几下。正到有一丝的纾缓,她却又将换成双手,当她的双手指甲划过我上的伤痕时,我整个人因为剧痛而全肌紧绷,这时她居然问道:‘这样子会很痛吗?’那语调还真是天真无邪、清纯的可以。

,

哪时我真想破口大骂:‘干,你自己被这样绑着狠狠的抽上几十鞭,再被这样玩,你就知道痛不痛了… ’‘你乖乖喔,我去拿药。’她说著,起又去翻东西。我心想‘还好,好歹她知道会出现这种场面,还准备了药可以擦。拜托,玩到这里就好了,我快疯了!’

,

听到她走回来的声音,也听到她倒了些东西在手上,我松了一口气,心想:想这场苦难终于要结束了。不对,她的手指在我干嘛?我正想偏头看个究竟,她猛然将手指入我的眼,好似正抹著什么东西。那时有种奇怪的觉,可以明显的到自己的括约肌正着一个东西,不痛,伴随着的轻微痉挛有点舒服,但总是觉得不习惯。我发出一声闷哼,扭表示抗议。

,

‘乖乖嘛,我把剂涂好,我们才能玩下一个游戏呀。’

,

剂?在我的眼?我想到鞭子的握柄… 不会吧?我心中升起不好的预…

,

突然,我到有个圆圆凉凉的东西自我颈部沿着背脊往下去,习惯的偏头想看看那是什么,却先让我瞥见空无一物的床舖。空无一物?那刚刚的鞭子呢?与此同时,我的眼传来一阵撕裂般的疼痛!那觉好像有人用刀子将你的皮肤割开一道伤口,然后将手进去用力像两边翻撕的觉… 我沈沈地发出闷哼,眼泪也抢著滴了下来,而下半也彷若不是自己的一般,不断地颤抖;但是奇怪的,我的却开始硬了起来。

,

小狐狸着我起的巴,用极开心的语调说:‘宝宝乖,你不是一直很想玩吗?我帮你呀。乖乖喔,现在小头才刚刚塞进你的眼耶,不要太兴奋唷。呵… ’

,

我拼命的摇头发出哼声,并且扭着想摆假的侵扰。但是扭时却造成眼附近肌和假头的互相撕扯,造成更大的痛楚!我的双腿抖的更厉害,巴也更硬了些… 我只好停止下的扭,避免造成自己更多的痛苦。她看在眼里,笑得更快乐了,她轻轻握住柄端绕着,说道:‘你这么兴奋啊?那让你等太久就不好囉… ’

,

语声未歇,她就将鞭柄整个用力的塞进我的眼,廿公分的假几乎整根都在我的眼里!我两眼瞪得极大,喉咙却发不出声音,整个下半被痛苦淹没,几乎失去了知觉,但是我的却较平日更为胀大,头也怒张著流下分泌物。

,

‘好不好玩啊?很舒服吧?’干,快痛到昏厥了,那人居然还问得这么轻松,快疯了。她将我的手自矮柜松开,反拧到后绑起,然后将绑着腿部的绳子也松开,将我拉到床上仰躺着。

,

一躺下,的肌牵了深入我眼的假,拉扯著括约肌,除了撕裂的疼痛还是撕裂的疼痛… 我不禁皱眉发出痛苦的声响。她侧躺在我旁,用指甲在我膛和腹部划著,边说道:‘不要这样嘛,皱眉头不好看耶。嗯,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还想玩!’天啊,我不玩了啦!!! 她对我死命摇头的样子视若无睹,自顾自的搓着我起的头。

,

在她的搓下我也渐渐放松,产生了些微的快,呼吸也变得有点短促,我将双眼闭上享受那觉,而浑然忘记了下体的疼痛。突然,一阵疼痛将我先前的觉全部驱离。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两个晒衣,正紧紧的咬着我的头。我发出连串的哼声表示抗议,她却对我微微一笑,轻说道:‘你等著,还得帮你的小巴打扮一下呢。’

,

她拿了条红色缎带,紧紧地缠绕在我根部,还打了个蝴蝶结哩,原本就胀大的此刻更是充血而发出紫红的色泽,看得我快昏了。

,

‘好了,起来吧,该散步去了。’小狐狸边说边把我从床上拉起来,拉着我走向前,我勉强忍受着下体的疼痛,一小步一小步的跟着她移向门边。我还没站稳,她就打开门将我推出门外,然后迅速的将门关上,闩上链条后才再打开一道缝。其实,即使我站稳了也没用,为了抵御眼不断传来的疼痛,我全的肌紧绷,加上双手被绑在后,根本也没什么办法保持平衡,也因此,一被她推出门外我就跌坐在地上。而当她将门关上那一瞬间,我突然觉不到体的疼痛,而只有一种整个人快崩溃了的觉。幸好她马上又将门打开,我才彷若又开始有了呼吸,有了生命。她隔着门对我说:‘站起来,快点。’

,

我挣扎着站起来,但是穿着高跟鞋行实在很不方便,常常会有脚踝扭到的觉,加上没有双手辅助,我着实了段时间才站起来。原本以为站起来后她就会让我进房,没料到她的下句话是:‘从这里走到走廊的另一端再回来。’

,

我以疑虑的眼神看着她,她眼神怒瞪道:‘看什么?不走的话你别想进来。如果你再拖拖拉拉,等一下被其他人看到了我可不管。’

,

说着她发出冷笑。被她这么一说,我也真的担心被其他人看到,那何止丢脸,根本没脸下去了!于是,我缓缓抬步,伴随着一呼吸就会扯而带来疼痛的头上的晒衣,以及那令我痛不生的鞭子,慢慢地向前迈步。

,

说也奇怪,慢慢地拖到了走廊尽头,准备折返时,我突然有种望,希望这时候有人在一旁撞见我现在这模样,眼的疼痛也开始转变成一种快,那觉真的是很奇怪… 我终于回到了房门口,小狐狸早已把门打开,我顾不得疼痛,马上闪进房间。

,

神才刚一放松,我马上了,喷得地毯都是,体也随之痉挛,恍惚中有种愉悦的觉。

,

小狐狸将门关上,走到我边帮我解开紧缚双手的绳索,拿开已经将头得红肿而且扁扁的晒衣,解开丝巾,取出我口中那是尿味的内,问我:‘现在觉得怎样?’

,

我只是大口的喘着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将鞭稍在手上绕了绕,猛然向下一扯,将假般的鞭柄自眼中拉出来;那瞬间,我的觉是下半似乎少了什么东西,有点空虚,还兀自觉到眼的括约肌一张一合的着,似乎正在搜寻着刚刚咬合的物体,舍不得忘掉那觉似的。

,

她为我解开缠绕在根部的缎带,原本挺立的即刻了下去。她跨坐在我上,俯问我道:‘怎样,SM 好不好玩?好不好玩?’

,

我很想摇头跟她说不玩了,以后再也不玩了。可是我的体似乎不这么想。刚刚高潮的余韵一直到这时候都还让我的心无法平复,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现象;而一直到现在,虽然体有痛苦、神有羞辱,可是我发觉相对的隐藏伴随着的兴奋也越大。于是,我点了点头代替回答。她笑得好灿烂,又问:‘以后还想不想玩?’

,

我一点也没迟疑的点头。‘呵,那以后有机会再玩。现在你先把丝袜和高跟鞋掉,好好地去洗个澡。’

,

她搀扶着我站起来。我的两腿还抖个不停,好不容易坐到床沿,对的压迫使上的鞭痕和眼里的疼痛再一次一起涌上来。勉强挨到痛楚稍微减轻,我对她说:‘玩归玩,可是你下手也太重了吧?’她又是一巴掌甩过来,不过落在我脸颊上时却只是轻轻的,她脸带无辜的说道:‘下手不重怎么像个真正的女王嘛,是不是?’

,

这要我怎么回答?摇摇头,将袜带、丝袜和高跟鞋去,她也将长靴下,扶着我,一起进浴室洗鸳鸯浴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祥仔视觉更多大片访问】我的经验之SM篇【亚洲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