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身高体重计算器】我的绝色气质美妻

我的绝色气质美妻/

我叫萧强,开了一家公司,混得还算不错。我的妻子是个十分迷人的女,我跟朋友门介绍她时,掉了一地的下巴。并纷纷叹一朵鲜在牛粪上。

,

可不管怎麽麽说,我十分的她,她也我,这份一直延续到现在。只是少了新婚时的激,多了一份淡淡的宁静。

,

妻子学的是商业管理,是个女强人,虽然在我手下做工,却从没向我索取过半点便利,平时在公司也不准我和她太亲。我知道她想自己努力,不想被当作一个瓶,也就可以保持了点距离。

,

这样一来,公司里的人竟然不知道美丽的经理的老公竟然是我这相貌不扬的男人。

,

这天我办完事正要回去,走过妻子楼道时,发现小林拉着妻子的手说:“如姐我门走吧。”

,

妻子看到我走过来,眼神闪过一丝慌乱,抽开了小林的手。低下头,没有说话。小林楞了一下,发现了我,他恭敬的叫了声“强哥”随即兴奋的说道:“强哥,今天是我的生日,平日里得到如姐的照顾,现在想请如姐出去玩一下。”

,

小林是妻子手下的一个员工,长得蛮英俊的,平时也很有力。妻子也不时的在我耳边提起他。我“哦”了一声,随口问道:“生日嘛,怎幺就叫小如一个人?”

,

小林苦着张脸,咬牙切齿的说道,“那帮吸血鬼,早就把我血洗过了……”

,

这时妻子恢复了正常,听到小林的话,“扑哧”一笑,竟是魅力四,看得小林呆了一呆。我点点头,向妻子看去。

,

妻子微微一笑,说道:“小林平时也很努力的……”

,

我想到先前妻子慌乱的眼神,鬼使神遣的说道:“嗯,你门去吧,我现在要赶个应酬,可能又要晚回家拉。”

,

说着,挥挥手率先离开了。出了地下停车场,我转了个弯,藏了起来。按平时,妻子的际我是不太管的,因为我相信即使是最亲的人,也应该拥有自己的空间。但今天妻子慌乱的眼神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

红杏出墙?我心中一阵苦涩,这时,小林开着妻子的车子出来了,妻子就坐在后座上。我偷偷的跟了上去。

,

透过玻璃,我看见妻子和小林在笑着说什幺。过了一会儿,妻子缓缓的下上衣。我大惊之下两手一,几乎撞上路边。又见她向后靠了靠,似乎是在掉裙子,然后妻子又套上了一件吊带短裙。

,

我心中一阵翻腾,我美丽的妻子,竟然毫不顾忌的在小林火热的目光下换衣服!我只觉得口中一阵苦涩,不管怎样,我打算继续跟上去。

,

妻子的车子七拐八拐的来到一个KTV前停下。正好,这家KTV是我的一个朋友开的,这小子前一阵子还得意洋洋向我炫耀,说是以后就可以足他偷窥的望了。我当时的反映是狠狠给了他一个中指。没想到,现在到我用上了。

,

这时,妻子也下车了。妻子波浪似的秀发,高耸的,浑圆的,裹着丝袜的美腿,引来周围一阵火辣辣的目光。小林走过来,出了手。妻子微笑着,很自然的挽住小林的手,的房轻轻压在小林的胳膊上。这一举又引来几道喷火的目光。

,

看到他们走进去,我打通了朋友的电话,朋友够义气,什幺都没问,把我带上了监控室。

,

朋友走后,我把目光转向了监视器,找到妻子所在的那个房间。妻子正跟小林调笑着,这时候,小林不经意的问道:“如姐,你说你结婚了,怎幺没见过你的老公呢,而且都没来接过你呢。”

,

“老公?”妻子一楞,神复杂的叹了一口气,随即一双美目发出和的光芒,“我的老公……是个温的人呢。”

,

看到妻子这表,我心中一喜,在她心里还是有我的。可是亲的,你又为什幺这样呢……这时,小林看到妻子的神,显然是醋意上涌,一把抓住妻子的扦手,将妻子拉进怀中。妻子惊呼一声,却没有反抗。

,

小林一手紧紧的抱住妻子,另一手在妻子挺的部和大腿跟部索着。妻子被小林得放弃了回念,她吃吃的笑起来,双手环住小林的脖子,说道:“呆子,如果他经常来,你哪还有机会吃下我?”说着脸上出现了一抹人的红晕。

,

我心中不知道是什幺滋味,每当妻子脸上出现这种红晕时,就是她的表现。难道偷时谈起老公只能让你兴奋吗?

,

小林笑了起来,用力拍了一下妻子的部:“也是哦,嘿,帮我倒酒。”妻子横了他一眼,说道:“也罢,今天你最大。”说着,挺起了子,下却还是紧紧的在小林上,就这样为小林倒了杯酒。

,

“等等,”小林说道,“我要你喂我。”

,

“喂,”妻子一楞,看到小林指指自己的嘴,恍然大悟,水汪汪的眼含娇带的横了小林一眼,却没有拒绝。妻子含了一口酒,压在小林上,双手环着小林的脖子,为小林献上香艳的热。

,

小林热烈的着,一只手拉起妻子的短裙,着妻子雪白的部,妻子呜呜一声,却是轻抬,回应着小林的摩。

,

看到这一幕,我奇异的兴奋起来,跨下渐渐充血。

,

分,妻子抬起头,拉出一条晶莹的晶,要滴不滴的连着小林的。妻子舔舔着嘴角,将晶吸进口中。小林的呼吸明显的急促起来。一手抓住妻子的内,就要拉下来。

,

妻子喘着气,抓住小林的手说道:“等等,去酒店吧。”说着,竟引着小林的手摩自己的部。

,

小林轻轻一笑:“如姐,你不觉得在这里更刺激吗?”

,

妻子喘着气,没有回答,却是引着小林的手到内里面,显然是默许了。

,

小林顺势用手指在妻子的小和菊门之间来回轻划着。一边舔着妻子的耳垂。

,

妻子双目出赤的望,着说道:“冤家,由得你了……”小林的手还在轻轻的划着,妻子忍不住了,嗔道:“你倒是来啊!”

,

小林嘿嘿笑道:“如姐,经理大人,先帮我舔舔吧。”

,

妻子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却没有拒绝,从小林上下来,跪在地上。妻子帮小林下子,拉下内。小林粗大的弹起来,妻子一把握住,一只小手竟然不能握全!

,

我看了也是大吃一惊,小林的家伙,根本不像是亚洲人能够拥有的。比起欧洲A片的男主角有过之而无不及。

,

我有些明白妻子出墙的原因了。小林的也许是个主要原因,妻子只是喜欢大,她并没有上别人。这样想下来,竟让我轻松不少。

,

妻子出小香在小林的头上轻轻的扫着,将头上的体舔入口中,又沿细细舔弄,不一会小林的就沾妻子的口水,亮晶晶的。小林舒服的轻哼着,随手打开了电视,加大了音量。

,

小林着妻子的头,脸上是兴奋之极的表,很显然,顶头上司自甘的舔着他的,让他心理生理上都得到了极大的足。

,

“经理大人,我的好吃吗?”小林有意的刺激妻子。

,

妻子脸更红了,却不回话,只是将小林的帮含入口中,上下点着头。不知道是单纯的口还是对小林的话的肯定。

,

小林着妻子的头说道:“如姐,你知道吗,着你的头,我就会想到我家的小白。”

,

妻子停了下来,眼中闪过屈辱的神色,随即变成狂热的望,然后以狂热的姿态舔着小林的。

,

小林声说道:“如姐,现在的你就像是条母狗。”

,

妻子变得疯狂起来,吐出小林的大,大声的道:“对,我就是条母狗!”说完,低下头继续努力舔着小林的。仿佛小林的是世间少有的美味。

,

很快,小林忍不住拉,命令道:“起来,转过去趴着,起你的。”妻子仿佛是恋恋不舍的用力吐数下,才听从小林的话。转趴在沙发上,高高的。

,

小林又命令道:“自己拉下内,拉起裙子,难道还要我教你吗?”

,

妻子乖乖的照做了。白晃晃的,照得小林一阵眩晕,小林一巴掌拍在妻子的上,妻子向前一倾,没有说什幺,只是着,的却是得更高了。小林将粗大的对准妻子粉嫩的小说:“如姐,你有全世界最完美的。”说着,用力地了进去。

,

妻子着摇着头叫道:“嗯……好……用力……”

,

看到妻子的样子,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到裆里,套弄着。

,

电视发出的声响掩盖了小腹撞击的“啪啪”声,可妻子的却若有若无的传到了包厢外。

,

可奋战中的妻子并不理会这些,依旧大声着。随着子的扭,妻子雪白的上,布了细小的汗珠。细小的汗珠让妻子的更加美丽,也更加。小林一抓之下竟然没有抓住。

,

小林兴奋的顶着,妻子扭着部迎合着,两人都以狂野的姿势配着。配,是的,他们的狂野的作,让我联想起了物的配。

,

终于,妻子尖叫一声,子一僵浑颤抖着达到了高潮。妻子的高潮显然给了小林更高的快,他更加用力的进出,小腹撞击的声音竟然隐隐有盖过电视声音的趋势。

,

妻子高潮平息了,人的娇躯无力地滩在沙发上,只留高高的起。小林不管这些,用手按住妻子的脊背往下压,让的锹的更高。

,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林猛的拔出,白的喷在妻子洁白光华的脊背和上。

,

两人又温存一阵,才离去了。

,

我取出妻子包厢里的录像带,跟朋友打了声招呼,说102号包厢的录像我拿走了。朋友爽快地答应了。

,

回到家里,我没有开灯,独自坐在沙发上,录像带就放在茶几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喧哗的噪音也清净下来,一个声响响起,妻子回来了。

,

妻子穿着上班时的衣服,打开灯,看我坐在沙发上,吓了一跳。拍拍口,妻子娇嗔道:“怎幺不开灯?吓死我了。”声音娇,完全没有平时公司里的平板。

,

我微微一笑:“我刚回来呢!”

,

“哦。”她应了一声,看到茶几上的录像带,好奇的问道:“这是什幺?”

,

我淡淡的说出那家KTV的名字,缓缓的说道:“102号包厢。”

,

妻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皮包“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子也又写摇摇坠。妻子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你都知道了?”

,

我看着妻子苍白的脸色,心疼的将妻子楼进怀中。“我是个平凡的男人……能和心的人过上一辈子是我的奢望,我只希望,只希望我心的人能幸福,哪怕我只能在一旁祝福。”我用颤抖的语气,轻轻在妻子的耳边说完,然后紧紧的抱住妻子,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妻子听着,摀住自己的嘴,努力的不让哽的声音传出。我深吸一口气,缓缓将妻子推开。“亲的,去睡吧,我想再看看这里……仔细地看看。”

,

“不,”妻子带着哽的声音,重新抱住我,“我的……是你,不要离开我……不要……”我没有说话,也紧紧的抱紧妻子。

,

良久,妻子喃喃的说道:“我以后不理他了,我门还在一起,好幺?”

,

我用力的“嗯”了一声,然后突然笑着说:“你可以继续和他往。”

,

“啊?”妻子惊讶地抬起头,梨带水的俏丽模样让人怜惜。我摩着妻子的秀发。“我门结婚那幺年,早已化为血流在我们体中,但也正是化进血里,让我门的生缺少了激,为什幺不加入一些新的元素让我门的生更美好呢?”

,

“你的意思是……”妻子迟疑着说道。

,

“他让你有激,让你有快乐,你就跟他做。”

,

“你……你不介意吗?”妻子惊讶地张大了嘴。

,

“先回答我,”我说道,“他让你快乐吗?或者说,你喜欢她大。”

,

妻子脸红了,将头埋在我口,没有回话,算是默认了。

,

“而且,”我笑道:“我发现,看你门做我也兴奋了,确切的说,你的让我更加你了。”

,

妻子发现两腿之见被一个硬物顶起,妻子娇羞地打了我一下。

,

“坏!”

,

,

我叫萧强,开了一家公司,混得还算不错。我的妻子是个十分迷人的女,我跟朋友门介绍她时,掉了一地的下巴。并纷纷叹一朵鲜在牛粪上。

,

可不管怎麽麽说,我十分的她,她也我,这份一直延续到现在。只是少了新婚时的激,多了一份淡淡的宁静。

,

妻子学的是商业管理,是个女强人,虽然在我手下做工,却从没向我索取过半点便利,平时在公司也不准我和她太亲。我知道她想自己努力,不想被当作一个瓶,也就可以保持了点距离。

,

这样一来,公司里的人竟然不知道美丽的经理的老公竟然是我这相貌不扬的男人。

,

这天我办完事正要回去,走过妻子楼道时,发现小林拉着妻子的手说:“如姐我门走吧。”

,

妻子看到我走过来,眼神闪过一丝慌乱,抽开了小林的手。低下头,没有说话。小林楞了一下,发现了我,他恭敬的叫了声“强哥”随即兴奋的说道:“强哥,今天是我的生日,平日里得到如姐的照顾,现在想请如姐出去玩一下。”

,

小林是妻子手下的一个员工,长得蛮英俊的,平时也很有力。妻子也不时的在我耳边提起他。我“哦”了一声,随口问道:“生日嘛,怎幺就叫小如一个人?”

,

小林苦着张脸,咬牙切齿的说道,“那帮吸血鬼,早就把我血洗过了……”

,

这时妻子恢复了正常,听到小林的话,“扑哧”一笑,竟是魅力四,看得小林呆了一呆。我点点头,向妻子看去。

,

妻子微微一笑,说道:“小林平时也很努力的……”

,

我想到先前妻子慌乱的眼神,鬼使神遣的说道:“嗯,你门去吧,我现在要赶个应酬,可能又要晚回家拉。”

,

说着,挥挥手率先离开了。出了地下停车场,我转了个弯,藏了起来。按平时,妻子的际我是不太管的,因为我相信即使是最亲的人,也应该拥有自己的空间。但今天妻子慌乱的眼神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

,

红杏出墙?我心中一阵苦涩,这时,小林开着妻子的车子出来了,妻子就坐在后座上。我偷偷的跟了上去。

,

透过玻璃,我看见妻子和小林在笑着说什幺。过了一会儿,妻子缓缓的下上衣。我大惊之下两手一,几乎撞上路边。又见她向后靠了靠,似乎是在掉裙子,然后妻子又套上了一件吊带短裙。

,

我心中一阵翻腾,我美丽的妻子,竟然毫不顾忌的在小林火热的目光下换衣服!我只觉得口中一阵苦涩,不管怎样,我打算继续跟上去。

,

妻子的车子七拐八拐的来到一个KTV前停下。正好,这家KTV是我的一个朋友开的,这小子前一阵子还得意洋洋向我炫耀,说是以后就可以足他偷窥的望了。我当时的反映是狠狠给了他一个中指。没想到,现在到我用上了。

,

这时,妻子也下车了。妻子波浪似的秀发,高耸的,浑圆的,裹着丝袜的美腿,引来周围一阵火辣辣的目光。小林走过来,出了手。妻子微笑着,很自然的挽住小林的手,的房轻轻压在小林的胳膊上。这一举又引来几道喷火的目光。

,

看到他们走进去,我打通了朋友的电话,朋友够义气,什幺都没问,把我带上了监控室。

,

朋友走后,我把目光转向了监视器,找到妻子所在的那个房间。妻子正跟小林调笑着,这时候,小林不经意的问道:“如姐,你说你结婚了,怎幺没见过你的老公呢,而且都没来接过你呢。”

,

“老公?”妻子一楞,神复杂的叹了一口气,随即一双美目发出和的光芒,“我的老公……是个温的人呢。”

,

看到妻子这表,我心中一喜,在她心里还是有我的。可是亲的,你又为什幺这样呢……这时,小林看到妻子的神,显然是醋意上涌,一把抓住妻子的扦手,将妻子拉进怀中。妻子惊呼一声,却没有反抗。

,

小林一手紧紧的抱住妻子,另一手在妻子挺的部和大腿跟部索着。妻子被小林得放弃了回念,她吃吃的笑起来,双手环住小林的脖子,说道:“呆子,如果他经常来,你哪还有机会吃下我?”说着脸上出现了一抹人的红晕。

,

我心中不知道是什幺滋味,每当妻子脸上出现这种红晕时,就是她的表现。难道偷时谈起老公只能让你兴奋吗?

,

小林笑了起来,用力拍了一下妻子的部:“也是哦,嘿,帮我倒酒。”妻子横了他一眼,说道:“也罢,今天你最大。”说着,挺起了子,下却还是紧紧的在小林上,就这样为小林倒了杯酒。

,

“等等,”小林说道,“我要你喂我。”

,

“喂,”妻子一楞,看到小林指指自己的嘴,恍然大悟,水汪汪的眼含娇带的横了小林一眼,却没有拒绝。妻子含了一口酒,压在小林上,双手环着小林的脖子,为小林献上香艳的热。

,

小林热烈的着,一只手拉起妻子的短裙,着妻子雪白的部,妻子呜呜一声,却是轻抬,回应着小林的摩。

,

看到这一幕,我奇异的兴奋起来,跨下渐渐充血。

,

分,妻子抬起头,拉出一条晶莹的晶,要滴不滴的连着小林的。妻子舔舔着嘴角,将晶吸进口中。小林的呼吸明显的急促起来。一手抓住妻子的内,就要拉下来。

,

妻子喘着气,抓住小林的手说道:“等等,去酒店吧。”说着,竟引着小林的手摩自己的部。

,

小林轻轻一笑:“如姐,你不觉得在这里更刺激吗?”

,

妻子喘着气,没有回答,却是引着小林的手到内里面,显然是默许了。

,

小林顺势用手指在妻子的小和菊门之间来回轻划着。一边舔着妻子的耳垂。

,

妻子双目出赤的望,着说道:“冤家,由得你了……”小林的手还在轻轻的划着,妻子忍不住了,嗔道:“你倒是来啊!”

,

小林嘿嘿笑道:“如姐,经理大人,先帮我舔舔吧。”

,

妻子幽怨地看了他一眼,却没有拒绝,从小林上下来,跪在地上。妻子帮小林下子,拉下内。小林粗大的弹起来,妻子一把握住,一只小手竟然不能握全!

,

我看了也是大吃一惊,小林的家伙,根本不像是亚洲人能够拥有的。比起欧洲A片的男主角有过之而无不及。

,

我有些明白妻子出墙的原因了。小林的也许是个主要原因,妻子只是喜欢大,她并没有上别人。这样想下来,竟让我轻松不少。

,

妻子出小香在小林的头上轻轻的扫着,将头上的体舔入口中,又沿细细舔弄,不一会小林的就沾妻子的口水,亮晶晶的。小林舒服的轻哼着,随手打开了电视,加大了音量。

,

小林着妻子的头,脸上是兴奋之极的表,很显然,顶头上司自甘的舔着他的,让他心理生理上都得到了极大的足。

,

“经理大人,我的好吃吗?”小林有意的刺激妻子。

,

妻子脸更红了,却不回话,只是将小林的帮含入口中,上下点着头。不知道是单纯的口还是对小林的话的肯定。

,

小林着妻子的头说道:“如姐,你知道吗,着你的头,我就会想到我家的小白。”

,

妻子停了下来,眼中闪过屈辱的神色,随即变成狂热的望,然后以狂热的姿态舔着小林的。

,

小林声说道:“如姐,现在的你就像是条母狗。”

,

妻子变得疯狂起来,吐出小林的大,大声的道:“对,我就是条母狗!”说完,低下头继续努力舔着小林的。仿佛小林的是世间少有的美味。

,

很快,小林忍不住拉,命令道:“起来,转过去趴着,起你的。”妻子仿佛是恋恋不舍的用力吐数下,才听从小林的话。转趴在沙发上,高高的。

,

小林又命令道:“自己拉下内,拉起裙子,难道还要我教你吗?”

,

妻子乖乖的照做了。白晃晃的,照得小林一阵眩晕,小林一巴掌拍在妻子的上,妻子向前一倾,没有说什幺,只是着,的却是得更高了。小林将粗大的对准妻子粉嫩的小说:“如姐,你有全世界最完美的。”说着,用力地了进去。

,

妻子着摇着头叫道:“嗯……好……用力……”

,

看到妻子的样子,我的手不由自主的到裆里,套弄着。

,

电视发出的声响掩盖了小腹撞击的“啪啪”声,可妻子的却若有若无的传到了包厢外。

,

可奋战中的妻子并不理会这些,依旧大声着。随着子的扭,妻子雪白的上,布了细小的汗珠。细小的汗珠让妻子的更加美丽,也更加。小林一抓之下竟然没有抓住。

,

小林兴奋的顶着,妻子扭着部迎合着,两人都以狂野的姿势配着。配,是的,他们的狂野的作,让我联想起了物的配。

,

终于,妻子尖叫一声,子一僵浑颤抖着达到了高潮。妻子的高潮显然给了小林更高的快,他更加用力的进出,小腹撞击的声音竟然隐隐有盖过电视声音的趋势。

,

妻子高潮平息了,人的娇躯无力地滩在沙发上,只留高高的起。小林不管这些,用手按住妻子的脊背往下压,让的锹的更高。

,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林猛的拔出,白的喷在妻子洁白光华的脊背和上。

,

两人又温存一阵,才离去了。

,

我取出妻子包厢里的录像带,跟朋友打了声招呼,说102号包厢的录像我拿走了。朋友爽快地答应了。

,

回到家里,我没有开灯,独自坐在沙发上,录像带就放在茶几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喧哗的噪音也清净下来,一个声响响起,妻子回来了。

,

妻子穿着上班时的衣服,打开灯,看我坐在沙发上,吓了一跳。拍拍口,妻子娇嗔道:“怎幺不开灯?吓死我了。”声音娇,完全没有平时公司里的平板。

,

我微微一笑:“我刚回来呢!”

,

“哦。”她应了一声,看到茶几上的录像带,好奇的问道:“这是什幺?”

,

我淡淡的说出那家KTV的名字,缓缓的说道:“102号包厢。”

,

妻子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皮包“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子也又写摇摇坠。妻子用颤抖的声音说道:“你……你都知道了?”

,

我看着妻子苍白的脸色,心疼的将妻子楼进怀中。“我是个平凡的男人……能和心的人过上一辈子是我的奢望,我只希望,只希望我心的人能幸福,哪怕我只能在一旁祝福。”我用颤抖的语气,轻轻在妻子的耳边说完,然后紧紧的抱住妻子,也许这是最后一次了……妻子听着,摀住自己的嘴,努力的不让哽的声音传出。我深吸一口气,缓缓将妻子推开。“亲的,去睡吧,我想再看看这里……仔细地看看。”

,

“不,”妻子带着哽的声音,重新抱住我,“我的……是你,不要离开我……不要……”我没有说话,也紧紧的抱紧妻子。

,

良久,妻子喃喃的说道:“我以后不理他了,我门还在一起,好幺?”

,

我用力的“嗯”了一声,然后突然笑着说:“你可以继续和他往。”

,

“啊?”妻子惊讶地抬起头,梨带水的俏丽模样让人怜惜。我摩着妻子的秀发。“我门结婚那幺年,早已化为血流在我们体中,但也正是化进血里,让我门的生缺少了激,为什幺不加入一些新的元素让我门的生更美好呢?”

,

“你的意思是……”妻子迟疑着说道。

,

“他让你有激,让你有快乐,你就跟他做。”

,

“你……你不介意吗?”妻子惊讶地张大了嘴。

,

“先回答我,”我说道,“他让你快乐吗?或者说,你喜欢她大。”

,

妻子脸红了,将头埋在我口,没有回话,算是默认了。

,

“而且,”我笑道:“我发现,看你门做我也兴奋了,确切的说,你的让我更加你了。”

,

妻子发现两腿之见被一个硬物顶起,妻子娇羞地打了我一下。

,

“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身高体重计算器】我的绝色气质美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