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里约奥运会乒乓球】我的老婆是av女优 12【0930熟女】

我的老婆是av女优

我的老婆是av女优 12
发布于:2022-05-29

,

[结婚纪念日快乐]

,

夏逸端起酒杯和安思的杯子碰在一起

,

[结婚纪念日快乐]安思甜美地笑着将杯子裡的体一饮而尽。[来年还请多多关照]

,

[是我被你照顾才是]夏逸看着面前的妻子,她白皙的有些透明的皮肤因为酒的影响微微有了些红晕,纯淨如深潭的眼眸平静无波,秀美温婉的面容 让安思自带着一种生人勿近的被光环。

,

两人的没有什么轰轰烈烈,从小学同桌开始

,

安思是一个让人觉特别乾淨的女人,就像是无暇之玉,纯淨的让人不忍亵渎,夏逸在结婚前多次想像着等到婚后要让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在下 堕落凡尘,最好多开发几条道路,几种姿势,但每当面对那张惹人怜惜的小脸时,却又让他打消了念头。

,

结果就是两人都已经结婚五六年了,却还是用着最普通的姿势做做的事,即便这样安思每次时还都羞得把头埋进她与纤细材不太匹配的c 杯中,装着鸵鸟。

,

[老公,你之前说的那个大项目,还顺利吗?]安思看着丈夫的眼神飘忽,发着呆,就知道他肯定又在想那些羞人的事,所以想打破这种暧昧的气氛, 要不然没准饭都吃不完,就要被男人抓到床上去了。

,

她也知道男人喜欢这种事是正常的,她自己也很享受其中的过程,但真的是太让人羞涩了,安思还保持在中学女生水平的羞耻心,不允许她将自己完全放 开。

,

[你不说我差点忘了]夏逸从对美好事的回想中回过神来,右手悄悄将已经开始起的下体稍微往子中间挪了挪。[我正想跟你分享这个好消息呢,下午我已经跟对方正式签约了,这个桉子跟以前那些小打小闹可不一样,干成了我们这辈子就吃穿不愁了!]

,

[那可太好了,老公真厉害]安思用纤细的手着夏逸的手臂以表示鼓励。[不过你也小心点,利益肯定是和风险并存的。]

,

夏逸的能力安思还是完全相信的,他白手起家,现在二十七八的年纪就已经价千万,如今更是有机会更进一步,不过她还是觉得现在的生水平已经够好了,没有必要 去冒险。

,

[你放心好了]夏逸也不傻,详细地分析过整个易,完全不可能有什么问题,文件全部齐全。[我这边肯定没问题,倒是你,上次你说过一段时间要去演戏?对方是正经公司吗?别是骗子什么的。]

,

[噢,那个呀,就是帮我朋友去充个人数,类似于群演那种觉]安思谈谈地说着。

,

[可是。。]夏逸皱了皱眉头言又止

,

[你要是不想让我去,我就不去了,其实本来我也不太想去的。]要不是安思那个闺蜜一直求着她去帮忙,她确实是不怎么想去的。

,

[没关係,你去吧,整天在家裡也不太好。 不过我看过他们要求的入职体检项目,未免也太多了吧,就算是厨师也不用查的这么详细啊]

,

[你放心吧老公,出演合同我找律师朋友帮忙看过了,没问题的,绝对不会有戏什么的,而且拍的都是正经片子。 至于体检。。 可能因为他们是大公司吧,就是那个蓝方传媒,你知道的吧,很有名的。]

,

[那好吧,不过那天我正好要去项目的开工仪式,没法陪你去,你自己小心点。]

,

[ok!]

,

夫妻俩对于参加”群演”的讨论就这么结束了,接下来便是烛光晚餐和饭后的双人运。

,

安思与夏逸的夫妻生其实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值得浪费字数,甚至可以用相敬如宾来形容两人的相处,要知道这个成语用在夫妻之间可不是什么好事。

,

这种生对于普通人来说可能有些乏味,不过对于喜欢安静的安思来说却是没什么不好的。

,

而夏逸又因为事业的快速发展,和随之而来的金钱的翻倍增长,填补了平澹生中所缺少的刺激,所以直到今日,两个人无论哪一方都完全没有抱怨过生的平澹 。

,

夫妻俩一步步走到今天可以说是顺风顺水,让所有他们边的人都羡慕不已。

,

唯一一件让安思烦心的事就是她父亲的肾病了,不过这个病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沉重的压力,对于他们这种经济实力还算不错的家庭就不算特别严重的事了。

,

一百万人民币的手术费都不用夏逸出手,安思自己存的私房钱都能应付的来,只要点时间等到匹配的肾,给父亲换上就万事大吉。

,

就在安思要去参加拍摄的前一天,她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告诉她肾源找到了,一两天内就可以进行手术。

,

安思听到这个消息,也算是放下了心中唯一的包袱,在第二天与闺蜜糖糖在拍摄现场汇合了。

,

在摄影棚中,各种高尖的摄影设备几乎堆了屋子,工作人员都在忙碌地做着拍摄前的准备。

,

虽然以前在电视上的幕后絮节目中看到过这些拍摄设备,不过这还是安思第一次看到真傢伙。

,

[糖糖,这拍摄的阵仗可真大,咱们演的是个什么角色,有剧本吗?]安思看到这么正规的拍摄现场,之前的最后一丝顾虑也没有了,顶多就还剩下 一点小害羞,不过有她最好的朋友糖糖陪着也就好多了,如果夏逸要是也能在这裡就更好了。

,

[就是普通角色啦,剧本马上就能看到了,我。。 我带你去找导演]糖糖回答的有些磕绊。

,

[你怎么了,体不舒服吗?]安思看着面前笑的有些僵硬的好友,觉得有点奇怪。

,

糖糖是一个运型的光女孩,材高挑,大概有一米七左右,站在一米六五的安思边还要比她高上不少,在安思印象裡,这个好友的脸上一直 都是挂着没心没肺地笑容,今天这个样子还是她们认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见到。

,

[没有啦,是你的错觉吧,我们走吧]糖糖也没再多说拉着糖糖便朝着导演的办公室走去。

,

导演是一个带着茶色眼镜的中年胖子,脸上也有着导演必备的络腮长鬍子。

,

他的办公室很大,在安思和糖糖进来的时候还有另外两个穿着正装的男人坐在会客的沙发上。

,

看着走进来的两人,导演大概观察了一下,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安思小姐,果然和徐先生说的一样,美得超凡俗啊!]

,

安思微笑回应,这样的夸奖她也听过不知道多少次了,但心裡多少还是到高兴的。

,

导演接着说:[你就叫我方导吧,这边这位就是本片的製作人,也就是资方胡先生。]他指着沙发上材瘦小的男人介绍道。

,

[他旁边这位就是本片的男主角之一林石虎]导演指着另一个材健壮的男人接着介绍。

,

几人互相简单的打了个招呼,算是认识了。

,

安思这时候才注意到这个男主角林石虎。

,

这个男人也太强壮了吧!安思觉得他上的肌简直就像是要随时爆炸的样子,尤其是对方还穿着紧的运服,让他的材显得更为夸张,下那裡也是鼓鼓的一 大坨,如果不是知道那个位置是什么的话,就算告诉安思那是个布袋裹着一条黄金蟒她都会相信。

,

现在流行的不都是小白脸小鲜那种秀气俊美的类型吗?这是拍什么剧才会找这种男主角啊,而且刚才导演说的还是男主角之一,难道还有别的男主角 不成。

,

安思扫过了林石虎的下之后,脸上就开始有些僵硬。

,

简单客套了几句之后,安思和糖糖从导演手中拿到了剧本。

,

剧本并不是很厚,大概也就几张a4纸。

,

当翻开之后看到其中的第一行字,安思就愣住了。

,

[不是说就个脸吗?怎么我和糖糖变成女主角了?]

,

[安小姐这么漂亮,不做女主角那不是可惜了吗。]方导笑着说道[先不要急,接着往下看]看着还要说什么的安思,导演双手抬起,做了个下压的作。

,

[不用看了,这跟我们合同上写的不一样!]

,

安思放下剧本就要往外面走,却发现门把不知什么时候被锁上了,根本就拧不开。

,

一旁的林石虎也站了起来,走到了安思边。

,

[你要干什么,我要报警了!]

,

看着不管横竖比自己高出了一个头的高大壮汉,安思到了巨大的压迫。

,

林石虎也没有回答,直接拎着安思的领子把她整个人提了起来,扔回了沙发上。

,

[啊。。]

,

安思闷哼一声,倒在沙发上,虽然还想挣扎着站起来,但林石虎站在她面前显然是不会让女人如愿。

,

[安小姐还是先看完剧本吧,其实也没什么过分的,没准你还会喜欢呢。]导演徐徐地说着,脸上依然带着澹澹的笑容。

,

[糖糖,你怎么不说话,他们这样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安思想起了一直没有说话的朋友,她的沉默让安思越发地不安,虽然安思心中大概有了猜测,但 还是想挣扎一下。

,

[安安。。 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糖糖低着头,不敢看安思的脸。

,

安思没有说什么,颤抖着拿起了刚才被扔在一边的剧本。

,

显然,自己这个闺蜜肯定是知的,这屋裡有三个男人安思也肯定打不过,光是林石虎一个就可以打一百个安思。

,

现在也只有把希望寄託于这帮人要拍的是正经戏了。

,

不过。。 如果让她拍那种暴的三级片那可怎么办。。 虽然蓝方传媒从来都是拍正常电影,但看他们今天这个阵势,事显然不是那么单纯的。

,

看完剧本,安思的心完全地凉了。

,

剧本上的故事是这样的,其实就这几页纸的东西也根本就算不上一个故事。

,

大概就是一对要好的姐妹一起去逛街,在晚上回家的时候路过小巷被建筑工地的工人挟持,带到了他们居住的工棚中凌辱。

,

一开始姐妹两个拼死反抗,后来声音闹得大了把工地上的所有工人都引了过来,全部加入了多人运​​之中。

,

其中还有一个人刚弄了强力的春药,最后在药物的作用下,两女逐渐沦陷,从反抗变成了享受。

,

这确实不是三级片,是正正经经的A片。

,

[这种东西太过分了!你杀了我也不会答应的!]

,

安思看完剧本脸早已憋的通红,体都在微微颤抖着,带着愤怒或者是恐惧。

,

[接不接受你说了可不算]

,

坐在沙发上瘦小的胡製作人也走到了安思面前。

,

[你也看到了,由于初入此行,我们也找不到什么好剧本,节也都被霓虹国玩的差不多了,只能靠演员的颜值和演技来俘获观众啦]

,

[你去找别人啊,为什么非要找我!我从来没演过戏,也肯定演不好!]安思说着,眼泪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溢出眼眶了。

,

[这你就错了,因为你根本就不需要演,完全做你自己就可以了,所以其实你不答应反而反抗的更真实。]

,

[你。。 你们无耻,这是违法的!]

,

[这次进军成人影片产业,不止是我们蓝方传媒一家的意思,是多家国内巨头公司一起策划的,也受到了政府的大力支持,所以~你懂的。]

,

[你们违反合同了,我可以去告你们。。。]

,

[噢,你去谘询的那个律师也是我们的人,你的合同条款全部都已经被改了,违约金更是你或者你丈夫完全承受不了的。]

,

胡製作用食指敲了敲沙发木质的扶手。

,

[其实我们对你的要求的很简单,只要做你想做的就行了,反抗,不甘,都是正常的,也是我们想要的,你唯一要注意的事就是在被迫口的时候不要把 我们男演员的咬掉了。]

,

一听到口两个字,安思就已经受不了了,她甚至能觉到自己的上血在快速地流着,一心慌和无力涌上心头,用嘴裹住男人的下体,这种 事就连对老公夏逸都没有做过啊。。

,

安思紧紧抿住双,她真的希望能有谁在这个时候来救救她,真的拍了这种东西,她这辈子就毁了。 夏逸能救自己吗,他一定有办法的,自从认识他以来,这个男人从来没有让自己失望过。

,

想到这裡,安思努力抑制住内心的恐惧,让体颤抖地不那么厉害,想把手进包包裡,偷偷打电话给夏逸。

,

安思自认为很小的作,完全被胡製作看在眼裡。

,

胡製作也没有阻止她,只是说出了彻底让安思彻底绝望的一段话。

,

[如果你不拍的话,你老公那个项目今天就会因为政府的新政策而彻底失败,本来他就是玩的擦边球,想整死他太容易了,他已经投进去了很多钱,包括他自己的 ,和很大数额的银行贷款,而且你觉得如果不是我们手,对方怎么会选你老公那个刚成立没多久的公司合作?]

,

胡製作看着安思惊愕的表很是意,继续说[不止如此,他还会以为生意失败在今晚跳楼自杀,不管他想不想,都会这么做,你懂的。 还有你父亲昨天找到了匹配的器官吧,如果你不合作的话,今天他就会因为排异造成的器官衰竭死在手术台上,一切都是正常的,连医疗事故都算不上,也 不会有人怀疑。]

,

胡製作的狠话说完了,方导又开始许诺将给安思的好处,他从办公桌的抽屉裡拿出了一份文件。

,

[这是修改过的合同,我们是真的很看好安小姐的演艺前途,想要长期合作的,安小姐的每一部作品,我们除了固定的演出费之外,还将分给你三成的 利,你可以去问问别人,就算是当红一姐都没有这个遇!]

,

听着两人一红一黑的劝话,安思觉自己的头越来越重,她知道自己已经没得选了,但不管是答应还是不答应的话,她都说不出口,怎么可能说 得出口!

,

看着安思的样子,屋内几人知道事成了,也不再跟她多说什么,叫来化妆师带着两个女主角去化妆换衣服了。

,

毕竟这部片子的台词完全靠两女即兴发挥,剧也是靠男人推的,早也已经跟他们代完毕。

,

(2)拍摄开始

,

安思虽然被迫接受了自己即将受到的恶行,但不知道怎么反应,也不知道怎么反抗,从化妆到换装完全是一副行尸走的样子。

,

在安思不反抗也不配合的死鱼状态下,两人很快梳妆完毕。

,

安思穿的是白衬衫百褶裙配上白色长袜和女生皮鞋,一副霓虹国高中生的扮相,如果是不认识安思的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也肯定会以为眼前的女孩 真的是一个高中还没有毕业的学生。

,

而糖糖则是吊带热再加上凉鞋的青春美少女打扮。

,

两人现在完全是青春美少女的样子,唯一有些奇怪的就是他们脸上生无可恋的表了。

,

不过这种反应也是正常的,换谁来也不可能马上进入状态。

,

方导在这方面更是经验富,他在日本本来就作为副导演参与过很多av的拍摄,其中也有不少女演员一开始是不愿意的。

,

[先给她们来一针吧,用那种亢奋加效果的,外景留到最后拍吧,她们俩现在这幅样子肯定不行,先拍床戏,等被男优们乾爽了之后她们就会配合 了,对了这次男演员一共找了多少个?]方导吩咐完导演助手,把胡製作拉过来问道,除了两个男主角之外的一众男配们都是胡製作找来的, 方导只是给了个大概数字而已。

,

[加上两个男主,正好三十个,都是经过筛选的,形象可能差一些,不过床上的绝对没问题。]胡製作依然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那副样子和描述晚饭吃了什么没什么区别。

,

方导听了皱了皱眉[什么?我不是让你找十来个就行了嘛?她们俩可是第一次拍,体不一定受得了]

,

方导到也不是心疼安思她们,只是觉得这两个女人真的很适合拍a片,一个纯洁,一个甜美,再配上健壮的彪形大汉简直是完美。 他不想让这两棵下金的一次就没玩坏了。

,

[没关係的,实在不行就让后面二十人看着她们撸管然后进杯子裡让安思喝下去]胡製作摆了摆手无所谓地说着。

,

[这主意不错啊,你难道也去霓虹国学习过?]方导觉自己还小看了这个製作人。

,

胡製作呵呵笑了两声也没再说什么。

,

安思这时候看到这帮变态们因为自己装死鱼的做法而停止了拍摄,还在暗自庆幸,觉得找到了非暴力不合作的方法,决定继续摆烂下去。

,

但当她看到林石虎手中那明显装着什么坏东西的针筒时,刚才刚刚产生的那点希望,就几乎完全破灭了。

,

针管入手臂,那点疼痛对于现在的安思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甚至她还觉得能转移自己心上的沉重。

,

没过多一会,药已经开始发生作用。

,

安思到体的燥热和心跳明显地加快。

,

不过并不是那种望配的燥热,而是心中那委屈和不甘被点燃,所引发的怒火产生的躁。

,

这些人凭什么这么对自己,我的生那么幸福,有帅气的老公和安稳的生,这些人凭什么来夺走我的一切!

,

安思越想越愤怒,她和眼前两个壮汉之间战斗力的巨大差距由于愤怒的掩盖显得越来越小。

,

想和他们拼命的想法没过多久便充斥了安思那可的小脑袋,她自己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这是由于药物的作用。

,

药效同时也在糖糖上发挥着效用,她其实比安思更惨,是直接被胡製作找了一群男人给轮姦并且拍了影片威胁,想起蓝方传媒在她上做的一切,她渐渐 地也因为恼怒忘记了恐惧。

,

这时两男两女已经被带入了一个装扮成了工地临时屋的房间中。

,

四周是薄薄的石膏板围城的牆壁,这种平常用来做简单隔断的板材连最基本的隔音都做不到,倒不是蓝方为了省钱,而是这样才想临时板屋的样子。

,

蓝方毕竟是专业传媒公司,对于场景的佈置那也绝对是世界顶级的。

,

屋中合理地散落着吃过的方便麵空桶,房顶上没有灯的灯泡孤零零地吊在半空,而且线路看起来也有些毛病,灯泡忽明忽亮,当然摄影所需的收光是靠其他 的光灯反光板一类的观众看不到的东西维持的,这个灯泡就只是烘托氛围而已,要不然片子拍出来黑乎乎一片观众都看不清就卖不上价钱了。

,

牆上贴着几个女明星的海报,甚至在简易床上面蓝色的床单上还有男人自之后留下的白色斑,这个房间中就连地板上灰尘的厚度都是经过专门设计的 。

,

如果把摄影器材全部撤掉,让一个不知的人走进来肯定以为真的到了建筑工人住的地方。

,

方导看着眼神中已经开始散发怒火的两个女主角,对场边的工作人员们喊到:

,

[她们进入状态了,摄影开拍,接下来让他们自行发展就行了,摄影师发生什么都不要把摄像机停下!]

,

林石虎把安思像布娃娃一样用胳膊提着,扔到了房间内的弹簧床上。

,

床上男人的汗臭味和乾涸的味儿剧烈地冲击着安思的嗅觉神经,她出于中产家庭,从小哪裡住过这样的地方,老公夏逸又是一个非常要乾淨的男人,从来上 都闻不到男人的体味。

,

这突如其来的刺激味道让她难以忍受,头探出床边,绣眉紧皱乾呕起来。

,

这个表真的是太了!充分錶现出了知识分子家庭的大小姐,对贫民生的无法接受!这就是艺术啊!

,

近景摄影师脑中兴奋的想着,几乎就把摄像机怼到安思的脸上了。

,

这个女孩脸上的每个面部肌的细节,我全都要!

,

摄像在自己心中无声地呐喊着。

,

[虎哥,你这屋子弄得也太髒了,你把床佔了,我们俩怎么办啊。]

,

另一个男演员用塑料刀顶在糖糖背上胁迫着她走了进来。

,

[你前几天不还在山头上跟王寡妇打野呢吗?那里土比这多的多了,也没看你嫌弃啊,别废话了,要来就在地上,要不然就出去 自己找地方!]

,

林石虎呼吸急促,他拍了这么多年片子,像安思这种清纯如水白面如玉的妹子还从来没有合作过,这时候早已经飢难耐,哪还管得了别人,说完就准备向着 安思上扑去。

,

[求求你,至少给我找个垫子吧!]

,

糖糖看着佈灰尘的地面,脸色煞白,她刚才被推进来的时候隐约还看到了一隻蟑螂从地上爬过。

,

让她在这种地方光衣服,把房和部暴出来和男人做实在是太让人噁心了。

,

男演员看糖糖这幅抗拒的样子,觉得心中那慾火被刺激的更加强烈,刚才本来想着去管剧组要个垫子的想法反而从脑中消失了。

,

像这样的光少女,全沾灰尘,苦苦哀求的样子简直是想想就刺激!

,

男演员把已经迈出,准备走出房间的右脚收回,直接把糖糖按在地上开始她的牛仔。

,

[不行!,你不能这样对我!]

,

被按在地上的糖糖努力地抵抗着,两条线条分明的长腿使劲在空中晃着,想要踢开已经压下来的男人,重新站起来。

,

糖糖觉得非常委屈,自己都答应他们拍这种东西了居然还要受到这样的对,至少安思还有个床啊!

,

正当糖糖想着床的时候,旁边的弹簧床传来了[吱嘎吱嘎]的声音。

,

那是构成劣质弹簧床的金属传来的痛苦的哀嚎。

,

林石虎已经扑上去,压在了安思的上。

,

安思虽然不胖,但也有着九十斤左右的体重,再加上壮实的像只猩猩的林石虎,一共三百多斤的重量,不是这种年轻弹簧床能够承受的压力。

,

安思被林石虎压在下,觉自己就像是一隻被老虎压住的小猫。

,

这种男体的压迫是夏逸从来没有给过他的,在两个人的中,夏逸一直是非常注重安思受的,就算是压在她上,也是尽量用胳膊撑住自己的 体,不让安思被他压的太难受。

,

这被的压迫让她的心中莫名升起了一从来没有过的绪,让她有些不自觉地用力扭体。 即便这样会让自己的位置与林石虎更加剧烈地摩擦,即便她知道自己的反抗完全不会有用。

,

她得手臂被林石虎抓着,腿又被紧紧地压住,不管她多努力还是移不了几毫米,但她还是下意识地着。

,

甚至这种想又不了的觉使得她产生了一种从未体验过得快。

,

这种觉如果是沉迷于捆绑艺术的好者一定十分熟悉,但对于技巧几乎为零的安思来说,暂时还意识不到这是因为被而产生的快。

,

就在安思正准备把这觉归咎于药力的时候,她觉背后一空,床的一脚突然低了下去。

,

[啊!!!]

,

突然产生的失重让安思不自觉地惊叫出声。

,

[额。。 这床的质量也太差了。。]林石虎不不愿地站起子。

,

上的压迫突然消失,安思惊恐地发现自己居然产生了一丝不捨的绪。

,

难道我真的喜欢被强迫吗。

,

这个念头在安思脑中一闪而逝,被她自己瞬间否决。

,

不可能的,肯定是因为药物的作用,我只夏逸一个人,不可能会因为被别的男人压在上而到快乐!

,

一想到自己的老公,安思又想到了即将到来的可怕未来,泪水再次顺着脸颊流下。

,

然而伤心中的安思没有注意到的是,她体的另外一个部位也因为想到对不起老公的背德而流出了体。

,

这体浸了她印着兔子图桉的纯棉内。

,

突然塌了的床让林石虎也吓了一跳,剧本里没有这样的安排啊。。 这可怎么办。。

,

在一旁刚掉糖糖衣服的男演员也停下了作。

,

虽然糖糖努力抵抗了,但显然是阻止不了男演员的。

,

因为体的扭,还沾上了更多地上的灰尘。

,

要说糖糖比安思优势的地方,就是她那浑源修长的大腿了,就算是不看长相,光是这双洁白的双腿就能让雄生物趋之若鹜。

,

再加上她那纤细的腰肢和的部,其实糖糖的材比安思更符合的定义。

,

但就是这幅平时让男人疯狂的白皙躯体,此时却已经佈了尘土,被一个破衣烂​​衫的丑陋男人压在下。

,

[虎哥,其实在地上也挺刺激的,要不然你也试试?你看这小妞刚才像条死鱼,一听说要在地上做马上就生龙虎了,哈哈哈哈]

,

林石虎看了看被压在地上楚楚可怜的糖糖,又回头看了看安思因为这句话出的害怕的表,觉得自己这个小弟说的非常有道理。

,

[求求你不要!!!]

,

林石虎没有理会安思的哀求,先扶她站起来,然后一隻手就把床架连同上面的东西全部提了起来,扔出了门外。

,

安思看到林石虎的力量觉双腿发就要站立不住,之前她也只是觉得这个男人上的肌大的吓人,现在才真正见识了它所能爆发出的力量。

,

林石虎从门口返回,绕过了已经开始前戏的糖糖他们。

,

糖糖紧闭双目,头使劲的向上仰着,因为男演员已经开始舔她得下体了。

,

虽然并不是主要男主角,但这个男演员也算是拍过不少片子,技术很是熟练。

,

他马上就找到了糖糖的点,如果让他十成功力全开,就算不入也能让糖糖在十分钟之内到达高潮。

,

[不行…快停下!…我要受不了了…你这样弄…这样…我的话…我…我…]

,

被舔弄的糖糖已经开始语无伦次,虽然她要比安思的经验富一些,但哪裡招架的住这种专业级别的技巧。

,

男演员看到糖糖这样的反应当然不会听她的停下,反而弄得更卖力了一些。

,

同时,安思趁林石虎去扔床的时候,获得了暂时的自由,但跑是肯定跑不掉的。

,

她只好躲到了牆角,缩成一团,把头沉沉地低着掩耳盗铃。

,

林石虎也没跟她废话,直接一把将安思拎起来,然后用公主抱的姿势慢慢放到佈尘土的地上。

,

一隻手隔着衬衫上了安思的脯,另一隻手准备从膝盖开始,然后顺着大腿从百褶裙的裙底探进去。

,

[嗯?]

,

刚刚到安思大腿的林石虎惊讶地抬起了头,因为他的手上传来了在他预料之外的触。

,

应该说不只是,而是直接到了流的体。

,

自己把这小娘们吓尿了?

,

林石虎抽回手,在鼻子上闻了闻,出了极为複杂的笑容,这味道…肯定不是尿。

,

原来这女孩外表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裡面是个完完全全的婬女啊,这下可有意思了。

,

安思的体确实十分,这也是她特别害羞的原因。

,

她不想让别人发现这个,就连夏逸都不知道,所以在她做的时候,有意的引导夏逸只用最普通的姿势,尽可能的减少对于体的刺激。

,

即便这样,还被老公开玩笑说过特别容易,安思觉得自己有这样的体质实在是太丢人了。

,

看着安思紧闭的双眼,剧烈颤抖的睫毛和红的通透的小脸,林石虎觉得自己的体就要爆炸了。

,

也不管导演的要求了,林石虎直接用手一把撕烂了安思的内,另一隻手褪下了自己的衩,出了那早已佈青筋昂扬徵的黑龙。

,

这可是他最得意的器官了,所有女人看到它的时候都会忍不住惊叫出声。

,

[这个林石虎怎么回事?我跟他说的清清楚楚的要先撕烂安思的衣服,然后用手把她弄得水漫金山之后才能入的啊!]

,

方导看到剧跟自己想像的不一样,小声向胡製作表达着不。

,

胡製作也没说话,指了指前的屏幕。

,

那是超近景摄像机的实时画面,上面将安思的大腿和已经出的部拍的清清楚楚。

,

修剪的整整齐齐的毛下面,可以看到两瓣粉嫩的,在安思白皙紧緻的大腿地映衬下显得格外诱人。

,

方导看着屏幕,看到这像是中学女生似的器官,惊讶不已。

,

然而更让他震惊的是,有一透明的体正从那粉嫩处流出,顺着安思的大腿流着,最终滴滴答答地滴在地上,甚至已经和地上的尘土溷在一起变成了 泥巴和一滩小水洼。

,

[胡製作,我们这真是捡到宝了啊!]方导兴奋地说着,但又皱了皱眉

,

[不过我觉得还是应该按照剧本来,要不然会影响整部戏的节奏。]

,

其实方导这时候已经觉得无所谓,不过要是就这么算了有些丢面子。

,

胡製作看了一眼胖子导演,又指了指远处林石虎那二十多厘米长的粗,说:

,

[我晚上可以让他到你房间去]

,

方导演听到这话,肥肥的脸上红了一下,意地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

,

另一边林石虎同样十分不,因为安思闭着眼睛,没有看到他掏出的巨物,他本来还很好奇这个女人看到自己的之后会是什么表的。

,

不过他也没想着强迫安思睁开眼睛,那样太浪费时间了,他现在真的是一秒都等不下去了。

,

用手扶住自己的,放到了安思的道口上,蹭了蹭安思那溢的水,准备入。

,

安思自己当然也是觉得到自己体的分泌的,她这时候害羞已经到达了人生的巅峰水平。

,

一想到那些陌生的变态男人都将知道自己体居然这么,安思就羞得想一头撞死。

,

正当她绝望地想到自己的老公也会看到她的体对别的男人起反应的时候,安思觉到了有一个炽热的物体在她得上蹭着。

,

安思不自觉地抽搐了一下,刚才只是一般体部位的触碰都让她水直流,更别提这种器的直接碰触了。

,

那是什么东西啊…安思也跟老公一起看过一次a片,他们一开始前戏的时候好像都是先用震的,现在蹭在她小外面的就是这种东西吧。

,

可是这根怎么那么啊,好像比片子裡面的震的头还要粗了不少,是新产品吗?

,

不对!这东西居然想塞进来!

,

安思知道a片裡面那种震都只是放在外面,靠震外和刺激女体的,要是那种进体的假绝对没有这么粗的!

,

它居然还想进入自己的体。

,

[等……]

,

安思睁开眼睛,想看看那到底是什么。

,

然而还没等她扬起头看向下,就看到林石虎那巨大的躯朝着自己压了下来。

,

这样的话那根东西肯定不是震了,而是林石虎的。

,

男人的可以大到这种程度的吗?

,

安思一时有些不能接受这个有些颠覆世界观的事。

,

不对,现在我哪还有时间想这些,那怪物就要进来了啊!

,

[不!…]

,

还没等安思把不要说完,林石虎的巨大巴就已经随着他体的压下而完全入了安思的体。

,

[进不来的!…喔!…啊嗯!…]

,

林石虎一冲到底,完全没有技巧可言,完全就是暴力的侵入。

,

按理说男优这一行,都会讲究一些技巧,在拍摄做的时候,也都会循序渐进。

,

但林石虎这时候已经完全被安思诱人的体弄得失去了理智,脑子裡完全被虫控制着,唯一的想法就是大力抽。

,

林石虎那巨大的东西完全没入了安思的体,直抵心,要不是安思体的,他的绝不可能进入的这么顺利。

,

方导也是知道林石虎地厉害,所以他才要求林石虎把前戏要做足。

,

怕安思直接被他给坏了。

,

被巨物入的安思,体绷紧,腰部下意识地使劲向上挺起,小嘴张开到了极致,粉嫩的小舌头像狗那样无力地垂在嘴角。

,

她还没来得及闭上的双眼向上翻着白眼,想要推开林石虎地双手正到一半,悬空停在了林石虎压下来的坚实膛上。

,

太不可思议了!

,

近景摄影师看着取景框中那av界每个摄影师都梦想能拍到的真实崩坏脸,一时间觉得自己的人生都没有遗憾了。

,

不过在他沉浸在完成梦想的兴奋中几秒之后,摄影师觉到了不对劲…

,

这女人…在被入之后就没在过…

,

不对…呼吸都没有了!该不会死了吧!

,

摄影师一时有些慌,当然还有一个人比他还要慌得多。

,

林石虎看着眼前一不的安思,觉得自己可能是一下把这个小姑娘给死了…

,

他虽然一拧,外表像一个彻头彻尾的黑社会,但他除了拍片子之外,真的从来没干过什么坏事,就连捡到钱都到警察叔叔那裡去的…

,

想到自己可能不小心背上了一条人命,林石虎吓得有些颤抖,带着他的那条也随着他微微地抖起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里约奥运会乒乓球】我的老婆是av女优 12【0930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