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SEAN PARKER】我的老婆是协力车

我的老婆是协力车/

我的老婆是一台协力车,可以一个人骑也可以大家一起骑,如果你骑在最前面也不曾转头,你可能还不知道后面已经加长和加装几个座位了;可能老婆早上被谁骑,中午换谁,搞不好晚上车主才能骑到。

,

为什幺不说公共汽车呢?因为不是随随便便的路人甲都能上,因此可以骑的人数不是很多,又大于两个人,所以我才想到协力车这个东西。

,

第一章名正言顺的车主

,

女:“啊……啊……老公……你好啊……啊……我快受不了了……”

,

在我下叫的女人是我的老婆--小妤。小妤和我结婚之前是某公司的业务部经理,她和我认识了很久,也在一起很久了,但因为稳定事业的关系,我们也很久没见面。偶然的机缘之下,我的公司和她的公司要合作,于是我们这对不常见面的苦命鸳鸯,竟然在生意上碰头。

,

前一天她还在做完之后跟我说,希望她的Case可以处理得顺利,由于Case很重要,所以双方公司乔了很久,更给了我机会约她处理完公事一起吃午饭或晚饭,甚至是一起返回住处“运”。最后这个Case顺利完成时,由于老板们很意我们的成果,所以我们都领到了相当大的红包,于是我才下定决心向她求婚。

,

这段日子的长时间相处,我们都知道我们越来越离不开对方,于是某一晚,我请她到高级餐厅吃饭,我便拿出戒指向她求婚,她也很高兴的接受了。过了没多久就结婚了,说闪电结婚,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我们长跑了很久,但求婚和结婚却相隔不是很久,不管了,反正我已经跟公司请一个礼拜来渡蜜月了。

,

我们正在蜜月旅行,晚上是免不了新婚的气氛,不做怎幺行?就让我们继续下去吧!我也快忍不住了啊!看我不了,小妤扭她的腰拚命地想要让她到不行的小止,但不管怎幺样说,小妤都习惯让我去服务她,她的腰虽然纤细,但却扭得不顺利,见我还是无于衷,她也不管矜持,嗲声哀求我她。

,

妤:“老公你很坏哎!人家小被你弄得这幺,你还这样捉弄我。”

,

我不解的说:“我捉弄你?哪有?”

,

妤:“吼唷!讨厌欸,明明就把人家弄得那幺舒服,还故意停下来。”

,

我说:“我在想事!”

,

妤:“厚!跟我做还在想别的女人啊?”

,

我又开始做三浅一深的塞运,然后说:“我怎幺敢!有你这幺一个在外是贵妇、进房变妇的老婆,我要喂饱你都很吃力了,哪还有余力去想别的女人啊?”

,

妤:“嗯……啊……啊……那……你……说……你在……想……想什幺啊?啊……啊……啊~~”小妤被我弄到高潮,她气喘吁吁的闭上眼,似乎也不管我刚刚到底在想什幺了。

,

我趴在她上说:“宝贝,舒服吗?还要不要啊?”

,

已经全掉的妤说:“不……不要了,真的太厉害了,吃不消啊!”

,

我:“那怎幺可以呢?我刚刚还在想明天要怎幺搞你呢,你就说我在想别的女人,我要好好惩罚你!”说完我就把大再度往充高潮的小深处。

,

妤:“啊……好硬、好大……你还没喔?啊……不行了,太……了,啊……我会……疯掉!老……公……我用……嘴……帮你……好不……好?”

,

我持续抽让她高潮过的小在极度的时刻继续刺激,因为我知道等等如果冷掉就得结束了,这怎幺可以呢?我的还没爽够勒!于是我不理会她,继续抽,越来越快。

,

妤:“啊……啊……老公……你好……坏……快把人家……人家爽上天了,好……好舒服啊……啊~~”

,

在我抽的尽头,顶进小深处,一的浓入,小妤的小被的刺激到又高潮了。抖的在完后,我不想把它拔出来,因为我喜欢把浸在小妤的高潮和我的之中,也不想那幺早让两种和在一起的浓郁体流出小妤的小,一方面可以方便,可以偷顶几下,搞不好还有第二次。

,

另一方面,大量的和流到小妤的大腿和床上,小妤会想洗澡,我们都不能继续躺在床上休息了,做完莫过于休息加温存;况且洗澡完就不一定是睡了,我和小妤喜欢赤的相拥而睡,睡着之后要流出来就让它流吧!

,

第二章紧急召回命令

,

隔天早上,男人早晨一柱擎天不是新闻了,本来想继续睡的我觉有人在握紧着而且刺激着它,不用想也知道是小妤。我心想,她是不是没吃饱啊?又想要了啊?

,

我闭着眼睛说:“老婆~~昨晚还不累啊?不怕你这样弄,我们早上又得在房间渡过蜜月旅行啊?”

,

妤笑着说:“虽然握着你的大蟒蛇心里的,可是天不从人愿呀!”

,

我听到她这幺说便问道:“怎幺说?”

,

妤:“谁叫你啊,老板刚刚打电话给你,睡得跟死猪一样,非得要我握住你的命根子才肯醒。”

,

我听到“老板”两个字,紧张的问妤:“老……老板?他打给我干嘛?我不是有跟他请假要渡蜜月了?”

,

妤:“不知道!听说是公司出问题,很紧急的样子,所以要我叫你醒来之后打给他。”

,

我打给老板,老板说我有一些项目出了问题,虽然不是我执行的,为了报复我向公司上级揭发他私用公款而被辞退的离职员工在离开前把大量的机企画给带走,并高价贩卖给其他对手而从中牟利,因为没有证据指证是他偷走贩卖的,所以我们也只能鼻子认了,因此老板也顾不得我还在渡蜜月。

,

虽然他跟小妤道了很多次歉,听到小妤也不怎幺在意之后,他也比较放心召我回去上班。老板的意思是说,怕更多机被用出来之前,要赶进度让那些尚未被使用的企划赶快实行。虽然万般不愿,但也没办法,毕竟我也是拿老板薪水不得不给面子。

,

我对小妤说:“抱歉!老婆,我们不能继续蜜月旅行了,公司需要征召我回去处理要事,因为……”

,

我还没说完,小妤就说:“我了解的!这也没办法,更何况公司倒了的话,你没工作我会很伤脑筋,毕竟我为了你辞掉了工作。”

,

我:“抱歉!小妤,蜜月旅行对我们而言是意义很重大的,没想到却被破坏了。”

,

妤:“老公,谢谢你!我就是你对我的这份心,我很高兴!但是工作很重要啊,不能只看一时,要看未来呢!”

,

我:“小妤,我……”

,

妤:“好了啦!别我了,这里很美,我很喜欢,但也只有这样而已,该看的都看过了,也不要再多留了,白白浪费钱而已,整理整理,回家吧!”

,

当天早上我们整理完,下午就回去了。隔天早上到了新家,我们睡了一个上午,下午我们把小妤的东西整理整理,晚上我们出去吃个饭,晚上回家准备早点休息。

,

可能是因为坐飞机和回家的时候睡了快整天,所以晚上我们丝毫都不困,于是我们两个决定疯狂做一整晚。那晚,小妤叫了整晚,我们搞到双方都很累才睡着,到后来我才知道墙壁隔音效果很差,因为某些事的关系……

,

===================================

,

作者的话:

,

此篇为我个人的幻想文,人物也是虚构的,如有巧合请见谅,然而《我的老婆是协力车》这篇文章重点不是我和小妤的故事,所以在我和小妤的节会常常省略,毕竟小妤和老公的片段应该会大幅减少,所以也不去详细描写了。

,

第三章忙碌的开始与宅男阿伟

,

小妤刚搬到我这栋公寓,房租虽然非常便宜,但是我总想要让我心的小妤搬离这栋简陋的公寓,自己买间房子住。于是我更加的打拼的工作赚钱,希望能早日从租屋的日子解出来。

,

我的工作不值一提,反正就是要耐的上班族,还要担心裁员的问题,不过老板很有人味,似乎看我很顺眼,所以很照顾我,因此我更加努力地工作,不知道这是不是老板的人圈套呢?不过说实在的,我也很有实力,像我被紧急召回,可见老板有多看重我的能力,我要是继续渡蜜月的话,搞不好回来不用老板辞退我,公司倒了我也没饭碗了。重点是小妤这边……

,

“叮咚~~”

,

小妤:“谁啊?”

,

门外的人不讲话,妤只好开门,一开门才知道,原来是隔壁的阿伟。

,

阿伟,住在隔壁很少出门的邻居,常常在房里弄出怪声响不知道是在做啥东西,但实际上为人知的其实是一个电脑零件代订商,也有帮组装、测试和破解件的服务,虽然给人不怎幺好的觉,但给他调整过的电脑都好得吓人,我的电脑给拜托他过。

,

小妤看到阿伟,想到我开玩笑说的一句话:“隔壁的阿伟来你要特别小心,他们那种宅男宅太久、片子看太多,说不定会突然袭击你也说不定。”妤正想着我的玩笑话并偷笑时,阿伟先开口了。

,

阿伟:“不……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我是来打声招呼的,你先生在吗?”

,

小妤回他:“他去上班了,可能要很晚才会回来。”小妤想说我也太喜欢开玩笑了,她怎幺看都觉得阿伟是个很好、很老实的人。

,

阿伟紧接着说:“那请美女你帮忙跟你先生说我有来拜访过,他知道我找他干嘛。”

,

听到这句话,小妤已经乐开了,因为很少人会奉承她是美女(我也没有,毕竟她是我人,我真的觉得她很美),她更觉得会称赞她是美女的阿伟很老实。两个人开始聊得天南地北,最后阿伟说他还有电脑的事要忙所以就走了,走之前还不忘向小妤推销电脑产品,可惜,小妤对电脑一窍不通。

,

他走了之后,小妤发现到他有个包裹没拿走,正准备叫住他的时候,他人已经关起门来铿铿锵锵了,小妤只好拿回家里放喽!

,

阿伟走了后没多久又有人来敲门,小妤心想会不会是阿伟想到刚刚忘了拿的东西,所以来问她是否有看到,小妤便不假思索开了门。一开门发现是个小朋友在哭,小妤急忙看了他的状况,心里想:‘原来是跌倒擦伤,流了好多血耶!’小妤看他哭得那幺厉害,只好叫他进来帮他擦药。

,

擦完药后,小妤为了安他的绪就拿了几个糖果给他吃,小朋友拿了糖果之后果然不哭了,小妤就把握机会问他说:“小朋友,糖果好吃吗?”小朋友点点头,她接着又问:“那,你家住哪里呢?”他又哭出来了,“好好好,别哭好吗?大姊姊再拿糖果给你好不好?”小孩又不哭了。

,

当小妤正在烦恼该怎幺办的时候,门铃响了。

,

第四章高薪主管--阿仁

,

“叮咚~~叮咚~~”

,

小妤:“来了!来了!谁啊?”

,

一开门,看到的是住在隔壁的邻居。

,

小妤:“我知道你,你是住在隔壁的潘健仁先生吧?(我:我看是”人“先生吧,我刚认识他的时候是这样的反应)很抱歉!因为刚搬来,所以还没到府上打招呼,还要烦你先来拜访。”

,

阿仁呆了一下,因为他是第一次看到小妤,所以现在才知道小妤是个长得不错的女人,他不自禁地看呆了。

,

潘建仁,我们的邻居阿伟在左他则是在右。阿仁刚搬来时也是跟我一样非常的拼,但因为拥有过人的商业头脑,使得他在几年内就变成公司不可或缺的高薪主管,现状为在家等公文顺便带小孩。老婆因为阿仁赚了不少钱,一个礼拜里有两三天早上出门,要晚餐时间才会回来,阿仁只好一个人带着12岁的儿子上放学,假日在家陪儿子玩。另外我听阿仁说他儿子有些自闭,不大会对别人敞开心,除了父母……

,

小妤:“请问……”

,

阿仁:“抱歉抱歉,我听说我家的孩子在你这里,所以就过来看了。”

,

小妤:“喔~~那个小朋友是你家的孩子啊?真是太好了!我正在烦恼找不到他的父母呢!”

,

阿仁:“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烦了。”

,

小妤:“不会啦!”

,

健仁进到屋内准备把孩子带出来然后回家,但是小妤还是挽留他和他的孩子留下来吃午饭,理由是说我们还没招左邻右舍吃个饭,而且小妤说她中午一个人吃饭没人陪也无聊。

,

阿仁:“那怎幺好意思啊?这孩子都给你添烦了,我哪好意思在这边也烦你啊!”

,

小妤:“不会啦!只不多是多四双碗筷而已,况且人多比较热闹啊!怎能说是烦?”

,

阿仁:“多四双?还有谁?”

,

小妤:“就你太太和隔壁的阿伟啊!”

,

阿仁:“我太太不在家……至于那个阿伟我实在不想跟他同桌……”阿仁面有难色。

,

小妤:“怎幺了嘛?健仁先生,阿伟人很好啊!”小妤丝毫没注意阿仁的转变。

,

阿仁:“叫我阿仁就行了。反正我跟他见过面,觉他不是什幺好人,可能你们女人对他都比较没戒心吧!因为我老婆也这样说……”

,

小妤:“好吧!今天先请你好了,那就别邀他来破坏气氛好了,我明天再请他吧!”

,

小妤在厨房忙了许久,阿仁就主进去帮忙,虽然小妤以来者是客的理由不好意思让他帮忙,但阿仁一直自夸说他手艺很好,不会帮倒忙,于是小妤也没理由拒绝让他帮忙了。

,

过了半小时,一桌的好菜上桌,三个人吃得津津有味、有说有笑,和乐融融的好像真的是一家人。当然,小妤也很佩服阿仁做的菜,还一直夸奖他,甚至想跟他学做菜勒。吃饱后,阿仁当然也跟着小妤一起进去洗碗盘,两个人沉默的洗着碗盘,阿仁首先说话……

,

阿仁:“虽然有点唐突,但我想问你一件事。”

,

小妤:“什……什幺事啊?”小妤被突如其来的问话吓到。

,

阿仁:“你刚刚听到我太太不在家和对阿伟反的时候,你怎幺不是先问我太太怎幺了,连刚刚吃饭也都没问我?”

,

小妤:“其实这也不是什幺奇怪的事吧!我看你说到她的时候,表似乎不是怎幺的高兴,想必是因为吵架或其它理由在不愉快吧!我又何必说出来破坏吃饭的好心呢?”

,

阿仁激咆啸道:“才不是勒!”这个举让小妤吓到了。

,

阿仁开始向小妤抱怨他老婆是怎样没尽做母亲做老婆的责任,一天到晚乱跑乱钱的事,要不是怕孩子没有妈妈会成为同学的笑柄,而且新妈妈也很难找,光是要在短期找一个相而且肯接受孩子、孩子也接受的对象,所以他只好认真赚钱并想办法离开她。

,

阿仁讲得正激时,小妤就说我一整天不在家在外面工作的原理,到晚上终究会回家,至于太太去干嘛,就不要想了,反正她晚上也一定会回家,叫阿仁当他太太去工作就行了。

,

阿仁似乎无法接受小妤给的建议,正当阿仁激之余,因为刚刚洗碗盘所溅出来的水让他打,于是整个人压到小妤的上,突如其来的意外让阿仁不再生气,他急忙起询问小妤的形,还好小妤没有任何的伤。

,

阿仁手示意要小妤把手给他拉他起来,结果不拉还好,一拉,小妤站起来的同时,阿仁又重心不稳倒,阿仁又顺势将小妤拉了下去。由于阿仁在第一次摔倒前挣扎的抓了一把,洗手台旁的洗菜水盆也给弄翻,水全部洒到两人。

,

这时两人上的衣服都得差不多了,而小妤的衣服因为是白色薄衣,所以本来在光照下就可以看到的白色蕾丝,这下随着衣服的全更清楚印在衣服上,这个景让阿仁看到非常燥热,甚至已经硬了……

,

第五章干材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

小妤压在阿仁上也觉到他那只,尤其阿仁穿的是材质简易的宽松运短,一起就搭起高高的帐篷,小妤觉到了,他的不比我这个老公的差,心里想(好大喔!进来不知道会怎幺样?)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阿仁发出声响,似乎是他的因为掉的短让外部的刺激更容易受到,这时小妤才惊觉自己不对(怎幺会这样想?我是有老公的人,老公这幺我,我怎幺能这样想...),小妤红着脸赶紧起。

,

妤:“对不起!有弄痛吗吗?”小妤想转移话题解决窘境

,

仁:“我没事...我没事...倒是你有没有受伤?”此时的阿仁虽问着小妤,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接近半的小妤,好像巴不得能也看穿,正当他自以为能看穿,可以看到两颗小的时候,被盯到脸通红的小妤开口了。

,

妤:“没关系...来我房间吧!你也需要换件衣服吧!不能出去被人家看到就不好了。”

,

两个人经过小客厅要进房间,本想说会被阿仁的孩子看到,没想到…,他已经睡着了,这更让两人间的气氛凝重了起来,两人都不发一语,阿仁首先开口了...。

,

仁:“嗯...,太太!你先去洗澡换衣服好了,忙了一天你也流了一汗,顺便洗吧!我在外面客厅写食谱和做法给你”

,

妤:“叫我小妤就好……,你可以不用出去,你进进出出我房门,我怕吵醒你儿子,给他看到你一直进出我房门,要是他跟你太太或其他人乱说,会有不必要的烦...。”小妤心想可不要结婚完正常生第一天就出包,老公可是会气炸。

,

仁:“喔...,那烦给我一张纸一支笔吧!”他也在想,难道这是在勾引我?叫我进房间,然后...

,

纸和笔都有了,但阿仁迟迟下不了笔,因为他现在脑子都是正在洗澡的小妤,想着全的小妤到底是怎幺样让人兽大发,想着想着,又更硬了,透的布料让他的摩擦的更心难耐,这时,小妤洗好澡要出来了,阿仁的眼睛已经准备好要盯着小妤看,但久久小妤却没有出来,此时小妤财说,对不起!我忘了拿衣服,可以请你递给我吗?阿仁这时候正面临抉择,她是在给我机会吗?如果不是的话我会不会被报警抓走?

,

因为小妤再度出声,阿仁也顾不得了,随便拿了一件递过去,小妤一出来,又再度把阿仁的眼睛吸走,小妤上穿的是晚上睡觉在穿的粉红色薄纱睡衣,那件睡衣是我特定在蜜月旅行时带小妤去买的,那件睡衣充分的把小妤凹凸有致的材给突显出来,但是刚洗好的小妤没办法,谁叫阿仁不知道是有意还无意拿到这件,因为我喜欢的睡衣是会把小妤三点遮住的样式,小妤别着头把手遮住重点部位,一边偷瞄阿仁,不苗还有,一瞄就看到阿仁的大在抖,虽然没看到本尊,却让小妤无所适从。

,

妤:“阿仁...换你洗吧!我拿我老公的衣服给你”小妤不敢直视阿仁

,

仁:“好...好...我去洗了!”阿仁也是快失控的状态,想冲进浴室冲冷水

,

进到浴室的阿仁本想快点冲冷水解除火,但想到小妤的睡衣,就想到小妤此时一定利用他洗澡的时候换衣服,于是阿仁心中的念打败了理智,他打开了门一点,果然不出他所料,小妤才刚要睡衣,睡衣一掉,小妤的迷人体就呈现在他面前,也包含他曾想看穿看到的头以及神多毛的三角洲,已经有老婆和小孩的阿仁本应该是不会有很大的反应,但他已经忍不住再打手枪,可能别人的老婆好吧,因为他的老婆比不上我的老婆,我也看过他老婆,化了妆之后跟拉嫖客的流莺没什幺两样,会没也不奇怪。

,

直到小妤换完衣服,阿仁也了一堆子孙在我房间的浴室门上,但阿仁还没蠢到在那边喘气,赶紧把门关上避免小妤发现,收拾残局,把自己冲冷静后就出了浴室,阿仁看到小妤穿着他刚偷窥到最后的成果,材质较不透光的宽松白色上衣和牛仔,可能小妤不想再把材称托出来,怕引来阿仁毫不避讳的目光。

,

妤:“洗好了?食谱呢...?”小妤不只是想化解尴尬,其实也是希望我能吃到她煮得饭菜,毕竟她不是很会煮,她今天跟阿仁做的已经是她的压箱绝了,但阿仁又更加强了她的菜色,使她更想学。

,

阿仁才想到刚刚都在胡思乱想都没写,只好回说:“我刚刚想说,怕搞错,所以我还是回去整理整理,等整理好再拿给你好了。”

,

两人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一下,阿仁便以要买菜煮晚饭给儿子和老婆吃离开了,当然!小妤也不会再跟阿仁说,晚餐也留下来吃好了,毕竟场面很尴尬。

,

第六章宅男生

,

晚上我回来,小妤一边吃饭一边跟我说一天里所发生的事,当然,她穿着睡衣给阿仁看的那段省略了,其他的不就是抱怨我骗她阿伟很恐怖,还有阿仁手艺很好,他太太的恶行也少说不了,毕竟女人八卦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小妤当然也是八卦的,不过我也不好说什幺,只能跟小妤说这是人家的家务事,别到处说比较好。小妤也应好

,

妤:“对了!阿伟有事找你!”小妤一边吃饭脸疑惑的说

,

我:“喔!那个好了吧!大概我拜托他的东西好了,真有效率阿!我跟他说很急所以她才会一弄好就送来家里。”

,

妤:“啊!该不会是那个吧!?”小妤突然大叫

,

我:“哪个?”我疑惑的问

,

妤:“就是他今天来之后有包裹忘了拿,我以为他出门收包裹就顺便来找你,不知道是不是你拜托他的东西。”

,

我:“在哪?我看看。”

,

等小妤拿出包裹后,我看了看就判断是我要的东西没错,就拆开了,一打开包裹,包裹里面果然是我要的东西,那个晚上我一直说阿伟办事效率多好多好,也跟小妤说明天要去拜访拜访他。

,

妤:“你明天不是要上班?”

,

我:“是阿!不过老板也真小气,说什幺补偿我蜜月旅行没度完的份,留半天给我度”我假装一脸气愤的说

,

妤:“好啦!好啦!春宵一刻值千金,半天都不知道多少金了。”小妤一边笑一边说

,

我:“嘿嘿!这可是你说的喔,今晚可是值个几十万喔,你小心阿!”我一脸邪的坏笑,既然你这样说,我会让你后悔的。

,

妤:“不要啦!昨天才那幺累...阿...放我下来...”她被我抱起,放到房间去了,当晚又是一个糜糜之音不绝于耳的晚上...

,

早上我和小妤来到阿伟的门口...

,

妤:“哈~阿~~呼!(哈欠声)没问题吧!搞不好他还在睡耶。”小妤被我挖起来拚命想找理由继续睡

,

我:“他常常不分昼夜的工作,现在铁定还没睡!”

,

小妤不再说什幺让我按门铃,阿伟果然醒着,门被打开了四分之一,阿伟似乎很怕光的样子,可能是常常在暗室工作的关系吧!阿伟看到我就急忙问我包裹的事,他以为包裹被他弄丢了,我跟他说被小妤收起来了,所以我有收到,接着他问我好不好用、不意之类的,阿伟认真服务的态度表无遗,一旁的小妤也眼睛一亮验证我之前说的话,我回阿伟说我还没用过所以不知道,我用完会叫小妤跟他说,过了一会阿伟说肚子不舒服要上厕所便进去了

,

我附在小妤耳朵旁说:“阿伟挺可怜的,没有什幺朋友,你有空就来找他串门子,不然就叫他来家里吃饭。”

,

妤:“是喔!可是他很好ㄟ,怎幺会没朋友?”小妤叹的说

,

我:“是阿!我等等就要上班了,你留下来陪他聊天好了。”

,

妤:“OK阿!那你忙你的喔”

,

我走之后,过了一会阿伟就出来了,他问小妤我跑到哪去,小妤回他说我公司还有事先去上班了,小妤自顾自的说,没发现阿伟从她宽松的领口看到了春光,阿伟看着看着又硬了,为什幺说又,因为他第一次进去就是去打手枪,所以才这幺久才出来,前一天见到小妤就已经把她当幻想对象了,不过这一切当然不会跟我和小妤说。

,

伟:“抱歉!我还有工作,可能不能招你。”阿伟低着头说

,

妤:“也好!我先回去做家事,中午请你过来吃饭。”

,

伟:“不用啦!我中午也会很忙,不用费心煮我的了。”阿伟似乎很紧张

,

妤:“没关系啦!我昨天也请过阿仁了今天换请你,也刚好试试我的手艺有没有进步。”觉好像拿人家当白老鼠一样

,

伟:“...”阿伟不说话了

,

妤:“那我中午通知你喔,再见。”小妤走了之后,阿伟也忍不住了,冲进浴室发...

,

第七章隔墙春光

,

小妤走之后,阿伟的浴室墙壁上又撞死了数不清的虫,然而缴械的阿伟没有因此而得到足,一阵强烈的空虚袭上心头,他回到暗暗的房间中处理着大大小小的订单,从检查电脑到烧录等工作他都做过了一遍,他越做越不耐烦,脑子充斥着小妤前白乎乎的馒头。就在他心不在焉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阿伟很纳闷到底是谁打的,一般他跟客户接订单都是使用电脑网络的方式往来,但阿伟还没来得及思考完毕,就本能的从电脑周边的产品堆中接起尘封一段时日的话筒。

,

伟:“请问是哪位?”

,

妤:“阿伟喔~太好了,你终于接了!我还以为我打错电话了”阿伟愣住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怎幺会有自己家中的电话

,

伟:“找我有...有什幺事吗?”阿伟顿时很紧张

,

妤:“后~我不是有说要请你吃饭吗?”小妤假装生气的说。小妤当然不会真的跟阿伟生气,她只是觉得阿伟比起外贸的印象可多了,才决定捉弄他

,

伟:“不...不是的!我只是...只是不好意思而已...”阿伟更紧张了

,

妤:“我看你是怕我煮得东西不能吃才这样说吧!”

,

伟:“我没......”在阿伟正急着辩解,但小妤可玩腻了

,

妤:“我不管啦!五分钟后你要出现在我家门口!”

,

伟:“......”阿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去,又怕无法适从。不去,又怕给他心目中的女神一个不好的印象,最后在阿伟回想起馒头山

,

双峰美好的风光时,他决定以色壮胆过去隔壁吃这顿大餐...至少眼睛吃的是大餐!嘴吃的还有考察。

,

阿伟换了一套比较干净的衣服到隔壁按门铃,虽着门铃声响起,门被打开了,小妤笑嘻嘻的请正在发愣的阿伟快点进来吃饭。阿伟坐定之后,小妤在桌子另一角递饭给他,小妤一向前倾,早上在阿伟房中见到的美丽风光又再次重现,阿伟心想已经不虚此行,还没吃饱饭,眼睛就已经先吃一顿好料,何况阿伟知道这昙一现的美丽风光在这次饭局中不会只出现一次,而阿伟呆滞的眼神让小妤注意到自己已经走光了,但对于意自己有本钱的小妤并不会去在意阿伟贪婪的眼光,只是看看对她来说又不会少掉几块,真要是掉了,小妤还会庆幸可以顺便减肥。于是小妤就心想让这个小她五六岁的可怜宅男心都饱餐一顿,而她为了不让阿伟发现自己有意造福他的眼球,也不坐到椅子上,继续各样菜到阿伟的碗中,在这一一接、一来一往中,馒头山像是布般的晃,这样让本来以为眼球只能吃点小菜的阿伟奋不已,在刺激过头下,阿伟只好把望发在饭碗中。

,

妤:“你喜欢吃真是太好了,那我的努力就没有白费?”小妤看他那副傻样,笑了笑便对一语双关的对阿伟说道阿伟只能无语的吃着碗里的饭菜

,

妤:“好啦,吃慢点!我先去晒衣服搂”随着小妤的缓缓走开,阿伟像没电的机器人一样慢慢停下来吃饭的作,一边欣赏着小妤移时的山峰的晃频率

,

我们这栋公寓的房间内的设置大概是这样:门的开口在正方形房间得墙面的中间,一进来左侧是鞋柜,右侧一个小房间是放洗衣机的,门口一眼望过去就是客厅的桌椅和晶电视,最底端还有一大面墙壁,靠左半边的墙面有扇是通往卧房的门,右半边的墙面前面是厨房的设置,墙后面则是浴室,而房间外面的台则是晒衣服的地方,因此小妤没有把门带上,让阿伟可以看到她在晒衣服,而且作也故意加大不少,这幺长时间的刻意刺激下,阿伟终于做了某项决定...,

,

此时的小妤却不知道她如此的‘善’阿伟,之后会引发一小段曲。小妤在晒完衣服后也回到客厅那张板凳坐在阿伟对面一起吃午饭,不时前倾出白嫩的双峰,剩下的时间两人就在这种状态下度过。

,

伟:“美...美女姊姊,我吃饱了!我...我想回去忙了!”小伟不知是受不了想回去发,还是只是单纯的想逃避尴尬的局面,向小妤提出要离去。

,

妤:“虽然我喜欢人家叫我美女,可是你叫不顺就别这样叫了!”

,

伟:“那...要叫什幺呢?”

,

妤:“嗯~我名字里有个妤,我比你大,你叫我妤姊好了!”

,

伟:“妤姊!这样好叫多了,不知道怎幺,总觉亲切了不少,也比较不紧张了!”

,

妤:“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

阿伟准备要离开,也准备开始他这辈子第一个以色壮胆的计划!此时他带着好像已经想像到计划成功的乱画面,开了大门离开,但阿伟殊不知自己带着笑脸的愉快表,在出去我和小妤的房间的同时已经被人尽收眼底。

,

,

我的老婆是一台协力车,可以一个人骑也可以大家一起骑,如果你骑在最前面也不曾转头,你可能还不知道后面已经加长和加装几个座位了;可能老婆早上被谁骑,中午换谁,搞不好晚上车主才能骑到。

,

为什幺不说公共汽车呢?因为不是随随便便的路人甲都能上,因此可以骑的人数不是很多,又大于两个人,所以我才想到协力车这个东西。

,

第一章名正言顺的车主

,

女:“啊……啊……老公……你好啊……啊……我快受不了了……”

,

在我下叫的女人是我的老婆--小妤。小妤和我结婚之前是某公司的业务部经理,她和我认识了很久,也在一起很久了,但因为稳定事业的关系,我们也很久没见面。偶然的机缘之下,我的公司和她的公司要合作,于是我们这对不常见面的苦命鸳鸯,竟然在生意上碰头。

,

前一天她还在做完之后跟我说,希望她的Case可以处理得顺利,由于Case很重要,所以双方公司乔了很久,更给了我机会约她处理完公事一起吃午饭或晚饭,甚至是一起返回住处“运”。最后这个Case顺利完成时,由于老板们很意我们的成果,所以我们都领到了相当大的红包,于是我才下定决心向她求婚。

,

这段日子的长时间相处,我们都知道我们越来越离不开对方,于是某一晚,我请她到高级餐厅吃饭,我便拿出戒指向她求婚,她也很高兴的接受了。过了没多久就结婚了,说闪电结婚,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我们长跑了很久,但求婚和结婚却相隔不是很久,不管了,反正我已经跟公司请一个礼拜来渡蜜月了。

,

我们正在蜜月旅行,晚上是免不了新婚的气氛,不做怎幺行?就让我们继续下去吧!我也快忍不住了啊!看我不了,小妤扭她的腰拚命地想要让她到不行的小止,但不管怎幺样说,小妤都习惯让我去服务她,她的腰虽然纤细,但却扭得不顺利,见我还是无于衷,她也不管矜持,嗲声哀求我她。

,

妤:“老公你很坏哎!人家小被你弄得这幺,你还这样捉弄我。”

,

我不解的说:“我捉弄你?哪有?”

,

妤:“吼唷!讨厌欸,明明就把人家弄得那幺舒服,还故意停下来。”

,

我说:“我在想事!”

,

妤:“厚!跟我做还在想别的女人啊?”

,

我又开始做三浅一深的塞运,然后说:“我怎幺敢!有你这幺一个在外是贵妇、进房变妇的老婆,我要喂饱你都很吃力了,哪还有余力去想别的女人啊?”

,

妤:“嗯……啊……啊……那……你……说……你在……想……想什幺啊?啊……啊……啊~~”小妤被我弄到高潮,她气喘吁吁的闭上眼,似乎也不管我刚刚到底在想什幺了。

,

我趴在她上说:“宝贝,舒服吗?还要不要啊?”

,

已经全掉的妤说:“不……不要了,真的太厉害了,吃不消啊!”

,

我:“那怎幺可以呢?我刚刚还在想明天要怎幺搞你呢,你就说我在想别的女人,我要好好惩罚你!”说完我就把大再度往充高潮的小深处。

,

妤:“啊……好硬、好大……你还没喔?啊……不行了,太……了,啊……我会……疯掉!老……公……我用……嘴……帮你……好不……好?”

,

我持续抽让她高潮过的小在极度的时刻继续刺激,因为我知道等等如果冷掉就得结束了,这怎幺可以呢?我的还没爽够勒!于是我不理会她,继续抽,越来越快。

,

妤:“啊……啊……老公……你好……坏……快把人家……人家爽上天了,好……好舒服啊……啊~~”

,

在我抽的尽头,顶进小深处,一的浓入,小妤的小被的刺激到又高潮了。抖的在完后,我不想把它拔出来,因为我喜欢把浸在小妤的高潮和我的之中,也不想那幺早让两种和在一起的浓郁体流出小妤的小,一方面可以方便,可以偷顶几下,搞不好还有第二次。

,

另一方面,大量的和流到小妤的大腿和床上,小妤会想洗澡,我们都不能继续躺在床上休息了,做完莫过于休息加温存;况且洗澡完就不一定是睡了,我和小妤喜欢赤的相拥而睡,睡着之后要流出来就让它流吧!

,

第二章紧急召回命令

,

隔天早上,男人早晨一柱擎天不是新闻了,本来想继续睡的我觉有人在握紧着而且刺激着它,不用想也知道是小妤。我心想,她是不是没吃饱啊?又想要了啊?

,

我闭着眼睛说:“老婆~~昨晚还不累啊?不怕你这样弄,我们早上又得在房间渡过蜜月旅行啊?”

,

妤笑着说:“虽然握着你的大蟒蛇心里的,可是天不从人愿呀!”

,

我听到她这幺说便问道:“怎幺说?”

,

妤:“谁叫你啊,老板刚刚打电话给你,睡得跟死猪一样,非得要我握住你的命根子才肯醒。”

,

我听到“老板”两个字,紧张的问妤:“老……老板?他打给我干嘛?我不是有跟他请假要渡蜜月了?”

,

妤:“不知道!听说是公司出问题,很紧急的样子,所以要我叫你醒来之后打给他。”

,

我打给老板,老板说我有一些项目出了问题,虽然不是我执行的,为了报复我向公司上级揭发他私用公款而被辞退的离职员工在离开前把大量的机企画给带走,并高价贩卖给其他对手而从中牟利,因为没有证据指证是他偷走贩卖的,所以我们也只能鼻子认了,因此老板也顾不得我还在渡蜜月。

,

虽然他跟小妤道了很多次歉,听到小妤也不怎幺在意之后,他也比较放心召我回去上班。老板的意思是说,怕更多机被用出来之前,要赶进度让那些尚未被使用的企划赶快实行。虽然万般不愿,但也没办法,毕竟我也是拿老板薪水不得不给面子。

,

我对小妤说:“抱歉!老婆,我们不能继续蜜月旅行了,公司需要征召我回去处理要事,因为……”

,

我还没说完,小妤就说:“我了解的!这也没办法,更何况公司倒了的话,你没工作我会很伤脑筋,毕竟我为了你辞掉了工作。”

,

我:“抱歉!小妤,蜜月旅行对我们而言是意义很重大的,没想到却被破坏了。”

,

妤:“老公,谢谢你!我就是你对我的这份心,我很高兴!但是工作很重要啊,不能只看一时,要看未来呢!”

,

我:“小妤,我……”

,

妤:“好了啦!别我了,这里很美,我很喜欢,但也只有这样而已,该看的都看过了,也不要再多留了,白白浪费钱而已,整理整理,回家吧!”

,

当天早上我们整理完,下午就回去了。隔天早上到了新家,我们睡了一个上午,下午我们把小妤的东西整理整理,晚上我们出去吃个饭,晚上回家准备早点休息。

,

可能是因为坐飞机和回家的时候睡了快整天,所以晚上我们丝毫都不困,于是我们两个决定疯狂做一整晚。那晚,小妤叫了整晚,我们搞到双方都很累才睡着,到后来我才知道墙壁隔音效果很差,因为某些事的关系……

,

===================================

,

作者的话:

,

此篇为我个人的幻想文,人物也是虚构的,如有巧合请见谅,然而《我的老婆是协力车》这篇文章重点不是我和小妤的故事,所以在我和小妤的节会常常省略,毕竟小妤和老公的片段应该会大幅减少,所以也不去详细描写了。

,

第三章忙碌的开始与宅男阿伟

,

小妤刚搬到我这栋公寓,房租虽然非常便宜,但是我总想要让我心的小妤搬离这栋简陋的公寓,自己买间房子住。于是我更加的打拼的工作赚钱,希望能早日从租屋的日子解出来。

,

我的工作不值一提,反正就是要耐的上班族,还要担心裁员的问题,不过老板很有人味,似乎看我很顺眼,所以很照顾我,因此我更加努力地工作,不知道这是不是老板的人圈套呢?不过说实在的,我也很有实力,像我被紧急召回,可见老板有多看重我的能力,我要是继续渡蜜月的话,搞不好回来不用老板辞退我,公司倒了我也没饭碗了。重点是小妤这边……

,

“叮咚~~”

,

小妤:“谁啊?”

,

门外的人不讲话,妤只好开门,一开门才知道,原来是隔壁的阿伟。

,

阿伟,住在隔壁很少出门的邻居,常常在房里弄出怪声响不知道是在做啥东西,但实际上为人知的其实是一个电脑零件代订商,也有帮组装、测试和破解件的服务,虽然给人不怎幺好的觉,但给他调整过的电脑都好得吓人,我的电脑给拜托他过。

,

小妤看到阿伟,想到我开玩笑说的一句话:“隔壁的阿伟来你要特别小心,他们那种宅男宅太久、片子看太多,说不定会突然袭击你也说不定。”妤正想着我的玩笑话并偷笑时,阿伟先开口了。

,

阿伟:“不……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我是来打声招呼的,你先生在吗?”

,

小妤回他:“他去上班了,可能要很晚才会回来。”小妤想说我也太喜欢开玩笑了,她怎幺看都觉得阿伟是个很好、很老实的人。

,

阿伟紧接着说:“那请美女你帮忙跟你先生说我有来拜访过,他知道我找他干嘛。”

,

听到这句话,小妤已经乐开了,因为很少人会奉承她是美女(我也没有,毕竟她是我人,我真的觉得她很美),她更觉得会称赞她是美女的阿伟很老实。两个人开始聊得天南地北,最后阿伟说他还有电脑的事要忙所以就走了,走之前还不忘向小妤推销电脑产品,可惜,小妤对电脑一窍不通。

,

他走了之后,小妤发现到他有个包裹没拿走,正准备叫住他的时候,他人已经关起门来铿铿锵锵了,小妤只好拿回家里放喽!

,

阿伟走了后没多久又有人来敲门,小妤心想会不会是阿伟想到刚刚忘了拿的东西,所以来问她是否有看到,小妤便不假思索开了门。一开门发现是个小朋友在哭,小妤急忙看了他的状况,心里想:‘原来是跌倒擦伤,流了好多血耶!’小妤看他哭得那幺厉害,只好叫他进来帮他擦药。

,

擦完药后,小妤为了安他的绪就拿了几个糖果给他吃,小朋友拿了糖果之后果然不哭了,小妤就把握机会问他说:“小朋友,糖果好吃吗?”小朋友点点头,她接着又问:“那,你家住哪里呢?”他又哭出来了,“好好好,别哭好吗?大姊姊再拿糖果给你好不好?”小孩又不哭了。

,

当小妤正在烦恼该怎幺办的时候,门铃响了。

,

第四章高薪主管--阿仁

,

“叮咚~~叮咚~~”

,

小妤:“来了!来了!谁啊?”

,

一开门,看到的是住在隔壁的邻居。

,

小妤:“我知道你,你是住在隔壁的潘健仁先生吧?(我:我看是”人“先生吧,我刚认识他的时候是这样的反应)很抱歉!因为刚搬来,所以还没到府上打招呼,还要烦你先来拜访。”

,

阿仁呆了一下,因为他是第一次看到小妤,所以现在才知道小妤是个长得不错的女人,他不自禁地看呆了。

,

潘建仁,我们的邻居阿伟在左他则是在右。阿仁刚搬来时也是跟我一样非常的拼,但因为拥有过人的商业头脑,使得他在几年内就变成公司不可或缺的高薪主管,现状为在家等公文顺便带小孩。老婆因为阿仁赚了不少钱,一个礼拜里有两三天早上出门,要晚餐时间才会回来,阿仁只好一个人带着12岁的儿子上放学,假日在家陪儿子玩。另外我听阿仁说他儿子有些自闭,不大会对别人敞开心,除了父母……

,

小妤:“请问……”

,

阿仁:“抱歉抱歉,我听说我家的孩子在你这里,所以就过来看了。”

,

小妤:“喔~~那个小朋友是你家的孩子啊?真是太好了!我正在烦恼找不到他的父母呢!”

,

阿仁:“真是不好意思,给你添烦了。”

,

小妤:“不会啦!”

,

健仁进到屋内准备把孩子带出来然后回家,但是小妤还是挽留他和他的孩子留下来吃午饭,理由是说我们还没招左邻右舍吃个饭,而且小妤说她中午一个人吃饭没人陪也无聊。

,

阿仁:“那怎幺好意思啊?这孩子都给你添烦了,我哪好意思在这边也烦你啊!”

,

小妤:“不会啦!只不多是多四双碗筷而已,况且人多比较热闹啊!怎能说是烦?”

,

阿仁:“多四双?还有谁?”

,

小妤:“就你太太和隔壁的阿伟啊!”

,

阿仁:“我太太不在家……至于那个阿伟我实在不想跟他同桌……”阿仁面有难色。

,

小妤:“怎幺了嘛?健仁先生,阿伟人很好啊!”小妤丝毫没注意阿仁的转变。

,

阿仁:“叫我阿仁就行了。反正我跟他见过面,觉他不是什幺好人,可能你们女人对他都比较没戒心吧!因为我老婆也这样说……”

,

小妤:“好吧!今天先请你好了,那就别邀他来破坏气氛好了,我明天再请他吧!”

,

小妤在厨房忙了许久,阿仁就主进去帮忙,虽然小妤以来者是客的理由不好意思让他帮忙,但阿仁一直自夸说他手艺很好,不会帮倒忙,于是小妤也没理由拒绝让他帮忙了。

,

过了半小时,一桌的好菜上桌,三个人吃得津津有味、有说有笑,和乐融融的好像真的是一家人。当然,小妤也很佩服阿仁做的菜,还一直夸奖他,甚至想跟他学做菜勒。吃饱后,阿仁当然也跟着小妤一起进去洗碗盘,两个人沉默的洗着碗盘,阿仁首先说话……

,

阿仁:“虽然有点唐突,但我想问你一件事。”

,

小妤:“什……什幺事啊?”小妤被突如其来的问话吓到。

,

阿仁:“你刚刚听到我太太不在家和对阿伟反的时候,你怎幺不是先问我太太怎幺了,连刚刚吃饭也都没问我?”

,

小妤:“其实这也不是什幺奇怪的事吧!我看你说到她的时候,表似乎不是怎幺的高兴,想必是因为吵架或其它理由在不愉快吧!我又何必说出来破坏吃饭的好心呢?”

,

阿仁激咆啸道:“才不是勒!”这个举让小妤吓到了。

,

阿仁开始向小妤抱怨他老婆是怎样没尽做母亲做老婆的责任,一天到晚乱跑乱钱的事,要不是怕孩子没有妈妈会成为同学的笑柄,而且新妈妈也很难找,光是要在短期找一个相而且肯接受孩子、孩子也接受的对象,所以他只好认真赚钱并想办法离开她。

,

阿仁讲得正激时,小妤就说我一整天不在家在外面工作的原理,到晚上终究会回家,至于太太去干嘛,就不要想了,反正她晚上也一定会回家,叫阿仁当他太太去工作就行了。

,

阿仁似乎无法接受小妤给的建议,正当阿仁激之余,因为刚刚洗碗盘所溅出来的水让他打,于是整个人压到小妤的上,突如其来的意外让阿仁不再生气,他急忙起询问小妤的形,还好小妤没有任何的伤。

,

阿仁手示意要小妤把手给他拉他起来,结果不拉还好,一拉,小妤站起来的同时,阿仁又重心不稳倒,阿仁又顺势将小妤拉了下去。由于阿仁在第一次摔倒前挣扎的抓了一把,洗手台旁的洗菜水盆也给弄翻,水全部洒到两人。

,

这时两人上的衣服都得差不多了,而小妤的衣服因为是白色薄衣,所以本来在光照下就可以看到的白色蕾丝,这下随着衣服的全更清楚印在衣服上,这个景让阿仁看到非常燥热,甚至已经硬了……

,

第五章干材烈火一发不可收拾?

,

小妤压在阿仁上也觉到他那只,尤其阿仁穿的是材质简易的宽松运短,一起就搭起高高的帐篷,小妤觉到了,他的不比我这个老公的差,心里想(好大喔!进来不知道会怎幺样?)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阿仁发出声响,似乎是他的因为掉的短让外部的刺激更容易受到,这时小妤才惊觉自己不对(怎幺会这样想?我是有老公的人,老公这幺我,我怎幺能这样想...),小妤红着脸赶紧起。

,

妤:“对不起!有弄痛吗吗?”小妤想转移话题解决窘境

,

仁:“我没事...我没事...倒是你有没有受伤?”此时的阿仁虽问着小妤,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接近半的小妤,好像巴不得能也看穿,正当他自以为能看穿,可以看到两颗小的时候,被盯到脸通红的小妤开口了。

,

妤:“没关系...来我房间吧!你也需要换件衣服吧!不能出去被人家看到就不好了。”

,

两个人经过小客厅要进房间,本想说会被阿仁的孩子看到,没想到…,他已经睡着了,这更让两人间的气氛凝重了起来,两人都不发一语,阿仁首先开口了...。

,

仁:“嗯...,太太!你先去洗澡换衣服好了,忙了一天你也流了一汗,顺便洗吧!我在外面客厅写食谱和做法给你”

,

妤:“叫我小妤就好……,你可以不用出去,你进进出出我房门,我怕吵醒你儿子,给他看到你一直进出我房门,要是他跟你太太或其他人乱说,会有不必要的烦...。”小妤心想可不要结婚完正常生第一天就出包,老公可是会气炸。

,

仁:“喔...,那烦给我一张纸一支笔吧!”他也在想,难道这是在勾引我?叫我进房间,然后...

,

纸和笔都有了,但阿仁迟迟下不了笔,因为他现在脑子都是正在洗澡的小妤,想着全的小妤到底是怎幺样让人兽大发,想着想着,又更硬了,透的布料让他的摩擦的更心难耐,这时,小妤洗好澡要出来了,阿仁的眼睛已经准备好要盯着小妤看,但久久小妤却没有出来,此时小妤财说,对不起!我忘了拿衣服,可以请你递给我吗?阿仁这时候正面临抉择,她是在给我机会吗?如果不是的话我会不会被报警抓走?

,

因为小妤再度出声,阿仁也顾不得了,随便拿了一件递过去,小妤一出来,又再度把阿仁的眼睛吸走,小妤上穿的是晚上睡觉在穿的粉红色薄纱睡衣,那件睡衣是我特定在蜜月旅行时带小妤去买的,那件睡衣充分的把小妤凹凸有致的材给突显出来,但是刚洗好的小妤没办法,谁叫阿仁不知道是有意还无意拿到这件,因为我喜欢的睡衣是会把小妤三点遮住的样式,小妤别着头把手遮住重点部位,一边偷瞄阿仁,不苗还有,一瞄就看到阿仁的大在抖,虽然没看到本尊,却让小妤无所适从。

,

妤:“阿仁...换你洗吧!我拿我老公的衣服给你”小妤不敢直视阿仁

,

仁:“好...好...我去洗了!”阿仁也是快失控的状态,想冲进浴室冲冷水

,

进到浴室的阿仁本想快点冲冷水解除火,但想到小妤的睡衣,就想到小妤此时一定利用他洗澡的时候换衣服,于是阿仁心中的念打败了理智,他打开了门一点,果然不出他所料,小妤才刚要睡衣,睡衣一掉,小妤的迷人体就呈现在他面前,也包含他曾想看穿看到的头以及神多毛的三角洲,已经有老婆和小孩的阿仁本应该是不会有很大的反应,但他已经忍不住再打手枪,可能别人的老婆好吧,因为他的老婆比不上我的老婆,我也看过他老婆,化了妆之后跟拉嫖客的流莺没什幺两样,会没也不奇怪。

,

直到小妤换完衣服,阿仁也了一堆子孙在我房间的浴室门上,但阿仁还没蠢到在那边喘气,赶紧把门关上避免小妤发现,收拾残局,把自己冲冷静后就出了浴室,阿仁看到小妤穿着他刚偷窥到最后的成果,材质较不透光的宽松白色上衣和牛仔,可能小妤不想再把材称托出来,怕引来阿仁毫不避讳的目光。

,

妤:“洗好了?食谱呢...?”小妤不只是想化解尴尬,其实也是希望我能吃到她煮得饭菜,毕竟她不是很会煮,她今天跟阿仁做的已经是她的压箱绝了,但阿仁又更加强了她的菜色,使她更想学。

,

阿仁才想到刚刚都在胡思乱想都没写,只好回说:“我刚刚想说,怕搞错,所以我还是回去整理整理,等整理好再拿给你好了。”

,

两人又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一下,阿仁便以要买菜煮晚饭给儿子和老婆吃离开了,当然!小妤也不会再跟阿仁说,晚餐也留下来吃好了,毕竟场面很尴尬。

,

第六章宅男生

,

晚上我回来,小妤一边吃饭一边跟我说一天里所发生的事,当然,她穿着睡衣给阿仁看的那段省略了,其他的不就是抱怨我骗她阿伟很恐怖,还有阿仁手艺很好,他太太的恶行也少说不了,毕竟女人八卦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小妤当然也是八卦的,不过我也不好说什幺,只能跟小妤说这是人家的家务事,别到处说比较好。小妤也应好

,

妤:“对了!阿伟有事找你!”小妤一边吃饭脸疑惑的说

,

我:“喔!那个好了吧!大概我拜托他的东西好了,真有效率阿!我跟他说很急所以她才会一弄好就送来家里。”

,

妤:“啊!该不会是那个吧!?”小妤突然大叫

,

我:“哪个?”我疑惑的问

,

妤:“就是他今天来之后有包裹忘了拿,我以为他出门收包裹就顺便来找你,不知道是不是你拜托他的东西。”

,

我:“在哪?我看看。”

,

等小妤拿出包裹后,我看了看就判断是我要的东西没错,就拆开了,一打开包裹,包裹里面果然是我要的东西,那个晚上我一直说阿伟办事效率多好多好,也跟小妤说明天要去拜访拜访他。

,

妤:“你明天不是要上班?”

,

我:“是阿!不过老板也真小气,说什幺补偿我蜜月旅行没度完的份,留半天给我度”我假装一脸气愤的说

,

妤:“好啦!好啦!春宵一刻值千金,半天都不知道多少金了。”小妤一边笑一边说

,

我:“嘿嘿!这可是你说的喔,今晚可是值个几十万喔,你小心阿!”我一脸邪的坏笑,既然你这样说,我会让你后悔的。

,

妤:“不要啦!昨天才那幺累...阿...放我下来...”她被我抱起,放到房间去了,当晚又是一个糜糜之音不绝于耳的晚上...

,

早上我和小妤来到阿伟的门口...

,

妤:“哈~阿~~呼!(哈欠声)没问题吧!搞不好他还在睡耶。”小妤被我挖起来拚命想找理由继续睡

,

我:“他常常不分昼夜的工作,现在铁定还没睡!”

,

小妤不再说什幺让我按门铃,阿伟果然醒着,门被打开了四分之一,阿伟似乎很怕光的样子,可能是常常在暗室工作的关系吧!阿伟看到我就急忙问我包裹的事,他以为包裹被他弄丢了,我跟他说被小妤收起来了,所以我有收到,接着他问我好不好用、不意之类的,阿伟认真服务的态度表无遗,一旁的小妤也眼睛一亮验证我之前说的话,我回阿伟说我还没用过所以不知道,我用完会叫小妤跟他说,过了一会阿伟说肚子不舒服要上厕所便进去了

,

我附在小妤耳朵旁说:“阿伟挺可怜的,没有什幺朋友,你有空就来找他串门子,不然就叫他来家里吃饭。”

,

妤:“是喔!可是他很好ㄟ,怎幺会没朋友?”小妤叹的说

,

我:“是阿!我等等就要上班了,你留下来陪他聊天好了。”

,

妤:“OK阿!那你忙你的喔”

,

我走之后,过了一会阿伟就出来了,他问小妤我跑到哪去,小妤回他说我公司还有事先去上班了,小妤自顾自的说,没发现阿伟从她宽松的领口看到了春光,阿伟看着看着又硬了,为什幺说又,因为他第一次进去就是去打手枪,所以才这幺久才出来,前一天见到小妤就已经把她当幻想对象了,不过这一切当然不会跟我和小妤说。

,

伟:“抱歉!我还有工作,可能不能招你。”阿伟低着头说

,

妤:“也好!我先回去做家事,中午请你过来吃饭。”

,

伟:“不用啦!我中午也会很忙,不用费心煮我的了。”阿伟似乎很紧张

,

妤:“没关系啦!我昨天也请过阿仁了今天换请你,也刚好试试我的手艺有没有进步。”觉好像拿人家当白老鼠一样

,

伟:“...”阿伟不说话了

,

妤:“那我中午通知你喔,再见。”小妤走了之后,阿伟也忍不住了,冲进浴室发...

,

第七章隔墙春光

,

小妤走之后,阿伟的浴室墙壁上又撞死了数不清的虫,然而缴械的阿伟没有因此而得到足,一阵强烈的空虚袭上心头,他回到暗暗的房间中处理着大大小小的订单,从检查电脑到烧录等工作他都做过了一遍,他越做越不耐烦,脑子充斥着小妤前白乎乎的馒头。就在他心不在焉的时候,电话铃声响了,阿伟很纳闷到底是谁打的,一般他跟客户接订单都是使用电脑网络的方式往来,但阿伟还没来得及思考完毕,就本能的从电脑周边的产品堆中接起尘封一段时日的话筒。

,

伟:“请问是哪位?”

,

妤:“阿伟喔~太好了,你终于接了!我还以为我打错电话了”阿伟愣住了,自己朝思暮想的女神怎幺会有自己家中的电话

,

伟:“找我有...有什幺事吗?”阿伟顿时很紧张

,

妤:“后~我不是有说要请你吃饭吗?”小妤假装生气的说。小妤当然不会真的跟阿伟生气,她只是觉得阿伟比起外贸的印象可多了,才决定捉弄他

,

伟:“不...不是的!我只是...只是不好意思而已...”阿伟更紧张了

,

妤:“我看你是怕我煮得东西不能吃才这样说吧!”

,

伟:“我没......”在阿伟正急着辩解,但小妤可玩腻了

,

妤:“我不管啦!五分钟后你要出现在我家门口!”

,

伟:“......”阿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去,又怕无法适从。不去,又怕给他心目中的女神一个不好的印象,最后在阿伟回想起馒头山

,

双峰美好的风光时,他决定以色壮胆过去隔壁吃这顿大餐...至少眼睛吃的是大餐!嘴吃的还有考察。

,

阿伟换了一套比较干净的衣服到隔壁按门铃,虽着门铃声响起,门被打开了,小妤笑嘻嘻的请正在发愣的阿伟快点进来吃饭。阿伟坐定之后,小妤在桌子另一角递饭给他,小妤一向前倾,早上在阿伟房中见到的美丽风光又再次重现,阿伟心想已经不虚此行,还没吃饱饭,眼睛就已经先吃一顿好料,何况阿伟知道这昙一现的美丽风光在这次饭局中不会只出现一次,而阿伟呆滞的眼神让小妤注意到自己已经走光了,但对于意自己有本钱的小妤并不会去在意阿伟贪婪的眼光,只是看看对她来说又不会少掉几块,真要是掉了,小妤还会庆幸可以顺便减肥。于是小妤就心想让这个小她五六岁的可怜宅男心都饱餐一顿,而她为了不让阿伟发现自己有意造福他的眼球,也不坐到椅子上,继续各样菜到阿伟的碗中,在这一一接、一来一往中,馒头山像是布般的晃,这样让本来以为眼球只能吃点小菜的阿伟奋不已,在刺激过头下,阿伟只好把望发在饭碗中。

,

妤:“你喜欢吃真是太好了,那我的努力就没有白费?”小妤看他那副傻样,笑了笑便对一语双关的对阿伟说道阿伟只能无语的吃着碗里的饭菜

,

妤:“好啦,吃慢点!我先去晒衣服搂”随着小妤的缓缓走开,阿伟像没电的机器人一样慢慢停下来吃饭的作,一边欣赏着小妤移时的山峰的晃频率

,

我们这栋公寓的房间内的设置大概是这样:门的开口在正方形房间得墙面的中间,一进来左侧是鞋柜,右侧一个小房间是放洗衣机的,门口一眼望过去就是客厅的桌椅和晶电视,最底端还有一大面墙壁,靠左半边的墙面有扇是通往卧房的门,右半边的墙面前面是厨房的设置,墙后面则是浴室,而房间外面的台则是晒衣服的地方,因此小妤没有把门带上,让阿伟可以看到她在晒衣服,而且作也故意加大不少,这幺长时间的刻意刺激下,阿伟终于做了某项决定...,

,

此时的小妤却不知道她如此的‘善’阿伟,之后会引发一小段曲。小妤在晒完衣服后也回到客厅那张板凳坐在阿伟对面一起吃午饭,不时前倾出白嫩的双峰,剩下的时间两人就在这种状态下度过。

,

伟:“美...美女姊姊,我吃饱了!我...我想回去忙了!”小伟不知是受不了想回去发,还是只是单纯的想逃避尴尬的局面,向小妤提出要离去。

,

妤:“虽然我喜欢人家叫我美女,可是你叫不顺就别这样叫了!”

,

伟:“那...要叫什幺呢?”

,

妤:“嗯~我名字里有个妤,我比你大,你叫我妤姊好了!”

,

伟:“妤姊!这样好叫多了,不知道怎幺,总觉亲切了不少,也比较不紧张了!”

,

妤:“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

阿伟准备要离开,也准备开始他这辈子第一个以色壮胆的计划!此时他带着好像已经想像到计划成功的乱画面,开了大门离开,但阿伟殊不知自己带着笑脸的愉快表,在出去我和小妤的房间的同时已经被人尽收眼底。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SEAN PARKER】我的老婆是协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