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7723在线观看免费高清】我的老婆是AV女优 (6)

我的老婆是AV女优

【我的老婆是AV女优】(6) 作者:invcoder 2021-9-10首发:春四合院 (六)突然袭来的事实 离开百货公司以后,小梓就一直一语不发,不管我怎么逗她说话,她只是心不在焉地随口敷衍我,浑不像刚出门时那样蹦蹦跳跳的兴奋模样。 “小梓,究竟怎么了?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吗?” 话才刚出口,猛地想起自己刚才那件荒唐事;不是吧?难道这是什么仙人跳的局?汪颖涵色诱我是别有用心,而小梓已经知道刚才发生什么事了?想到这边让我出了一冷汗,暗责自己不小心。 不过若真是如此,也只能面对解决,最多不过是点钱吧?先安我的娇妻比什么都重要。 定了定神,我按住一直快步疾走在我前面的小梓,把她转过来面向我:“对不起,小梓,是我不好...我...” 还来不及询问她为什么眼角泛著泪光,小梓已经按住我的嘴巴:“小梓不要听你道歉,老公一点错都没有,错的是小梓,老...你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是小梓对不起你才对,不要再跟我说对不起了。” “嗄?什么?小梓在说什么?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 我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我们上去再说。” 小梓抹抹眼睛,转头往我们家走去。 原来在我胡思乱想间,我们已经走到家楼下了。 【叮】电梯抵达五楼。 我跟小梓在沙发上坐好,她却不像以往挨在我边坐,而是选择了沙发的另一边。 “你想跟我说什么?但我要先讲,我完全是被的,就算她那样挑逗我,我也还是想着你!” 小梓似乎毫不在意我说什么,只是直勾勾地盯着我,然后轻轻喊了我一声:“Léon。” 这是我的法文名字,取自我很喜欢的一部电影。 “嗯?” 小梓已经很久没喊我名字了,好像是从我求婚成功以后?因为她说中文的“老公”发音很好听,还有“小梓”也是。 “我...” 原本看似下定决心的她,忽然像犹豫了一下,才用日文吐出下一句话:“我不是个好女人,以前的我...我不配嫁给你。” 我立刻趋前握住她的手,她的手起来很冰,却还是颤抖地甩开了我:“为什么要说这种话?” 我没有再握住她,只深地看着我妻的眼睛:“我不是说过了吗?我喜欢的是小梓的全部,不管是现在、过去、未来,你不可能配不上谁,但我只想要娶你。” 我用日文回答她。 小梓的眼泪夺况而出,边哭边推我:“不要抱我,我...我是个肮脏的女人,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你放开我...” “我不放,不管小梓干净还是肮脏,都是我最的女人,我绝对不会放开她、离开她。” “呜...呜呜呜...你、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我明明...我不配啊。” “因为小梓是全天下最的女人,她又善解人意、又聪明、又温、又贤慧、又我、又漂亮...” 我一边轻着她的背安他,一边列举我娇妻的各种好处。 “我不是..我是全天下最坏的女人,骗了你对我这么好,却没告诉你真相,让你丢脸难堪。”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 “我是演员,但我演的是色片。” “什么?” 我震惊地放大音量,抱着她的手微微松开。 “私は日本のAV女优です。” 她轻轻挣我的怀抱,看着我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说出这句话。 “你...你说什么?” 明明听得清清楚楚,但我却忍不住开口问。 “我是,日本的A片女演员。而且我不是偷偷拍了一两部片的那种女优,我...我拍了上百支片,是一家大型片商的专属女优。” 我惊讶地合不拢嘴,什么专属女优、什么大型片商,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一样。 忽然我脸颊一阵冰凉,原来是小梓上了我的脸,一脸凄然地说:“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结婚,会嫁给谁,因为我是个这么肮脏的女人,不该会有人喜欢。” “但我更没想过的是,我会这么喜欢你,喜欢你,喜欢得让我不敢告诉你我做过什么事...更甚至...自私地希望你永远不会知道。” “那为什么...” 小梓凄然一笑:“我刚才遇到一个人,他认出了我,也让我想起...这样是行不通的,你是杂志的封面人物,你娶的老婆必须家清白、门当户对。如果被人发现你的老婆是我这种肮脏的女人,别人会怎么想呢?你们家的企业该怎么办呢?” “我...” 小梓摇摇头:“没关系,小梓被这样过已经很幸福了。”说完起,往电梯走去。 我明明很清楚她这就要离开我了,更清楚自己不希望她走,却仍是颓然地坐在沙发上,像滩烂泥似的。 原来小梓是拍A片的,她...她跟那些我用钱买的女们一样,都是我用的的货,任人骑、任人欣赏的女...更大的问题是,她的那些行为都是被记录下来的、甚至被广为流传的影片。 我本来想过小梓对过去总有些难以启齿,可能最多是被迫下海卖,暗地里做些出卖体的事,我心里的疙瘩一下就跨过去了,反正她现在是我的女人、我好好保护她就好了。 却没想过,她的那些任人骑、任人弄的画面,可能存在数百万男人的光碟里、电脑里。 这冲击的真相让我一时间晕头转向,连小梓离开我多久都没觉,直到一个温的体坐到我旁边。 “大嫂!你...你在家啊?” “嗯。” 大嫂应了一声,却没再说话。 正当我想问她怎么没出门时,却发现大嫂不只是坐在我旁边而已,而是整个人贴在我上。 她上只穿着一件腰的小可和一条热,这么贴着我,就跟浑赤的投怀送抱没什么两样。 虽然和大嫂同住了这么多年,我们却从来没有这么肌肤相亲过,所以我下意识地挪体,想离她远一些;却没想到她一手穿过我的胁下,紧紧抱住我的腰,一手按着我的膛,然后把头靠在我的左上。 我鼻子闻着大嫂芬芳的发香,腰间顶着大嫂饱的脯,忽然,我也不想离开她了,甚至反手抱住大嫂的蛇腰。 虽然大嫂雪嫩的肌肤和的材和我紧紧相贴,我却没有半分色之念,而是有种安详的觉。 “冷静下来了吗?” “嗯...大嫂刚才就在?” “嗯。” “你...都听到了?” “嗯。” 一时无以为继,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只好往后仰靠在沙发上,重新梳理一下这件事。 “谢谢大嫂安我。” 大嫂忽然问道:“冠杰一直以来把我当成什么?” “呃?我的大嫂啊。” “我说的是,你怎么看我的,你看我的那些眼神。” “我..嗯...我把大嫂当成我的亲姐姐一样。” 大嫂“噗哧”一笑:“那我是个好姐姐吗?” “当然是啦!大嫂又有气质、又善解人意、又聪明、又温...” 说到这里,忽然发现我用的词都是刚才形容小梓的,一顿就说不下去了。 “嗯,是啊,只有你们俩兄弟是这样看我的,就像我是全天下最好的人,从你们的眼中看出来的我,就好像被净化了一样。” “什么意思?其他人不是...噢,大嫂你...你做什么?” 大嫂一边像在对空气说话,一边把手进了我的裆。 刚刚才说没有半分色之念的我,立刻进入完全战斗状态,大嫂的发香、脸颊和手心在我膛上的摩擦、饱的部对我腰部的挤压,瞬间升级成最强的药剂,让我的小老弟硬到最高点。 “在认识你哥以前,我就是在做这种事的。” 大嫂一边若无其事地褪下我的子,一边在我脸上哈气:“这样,我还是你心中冰清玉洁的姐姐吗?” “啊!等..等等...” 下体充血的况下,能供给脑部的氧气实在不够我思考,我只觉得大嫂嫩的玉手正在弄我的子孙袋,而她出的香舌正在舔我的侧。 “等什么?你那天偷看我,不是想要这样吗?” “我...大哥...不行...” “你哥早就同意我做这种事了,你忘记了吗?” “我...” 大嫂这时已把我的下半个光,握住我的命根子开始上下套弄:“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得了重病,长期住在医院里,我爸欠了一债跑路的时候,我才只有16岁。” “所以你...噢...” 大嫂忽然低头含住我的老二,一直深进喉咙才吐出来,等到上沾她的唾以后,又开始套弄起来。 “嘘,我说故事的时候不要嘴,这不是在忙着服务你吗?乖著点。” “啊...喔...” 有了口水的,大嫂的套弄顺畅多了,也让我的更加兴奋硬挺。 “那时我到处打工还钱,但还是连每天的利息都凑不出来...最后,就被其中一个债主带到酒店去了。” 大嫂一边在我耳朵旁吐气如兰地说着这荒唐的故事,一边逗弄我起的头,让我哼哼唧唧地无法思考。 “一开始,只是陪喝酒,陪老板们唱歌,勉强还得出利息来了,但离本金还是遥遥无期。直到有一天,祥哥把我叫进他的办公室...问我要让他破处,抵十万,还是让吴老板破处,他出得起五十万。” 也不知道是下体充血过度,还是这故事惊人到让我脑袋痹了,我头皮阵阵的酥,像被无数的蚂蚁啃咬我的脑袋瓜一样。 体一阵一阵的刺激受,让脑子一片空白,我仿佛第一次体会到女生的“高潮”是什么意思,即便没有,我也好像处在兴奋痹的最顶端处,无法止息。 我把大嫂的小可往下一拉,她两颗大坚挺的房立刻弹了出来,不需要的承托也保持着完美的型,两个雪白粉嫩的尖上各一点淡淡的粉红色,大嫂的小小头微微起,仿佛在对我示威似的,我贪婪地握住一边子、然后将另一颗香四溢的大含进口中。 大嫂在我下她衣服时轻轻“啊”了一声,接着便像事不关己地继续说故事,好像这完美的体不是她自己的一样,即便我已经忍不住剥光她全。 “我又不是傻瓜,当然选了老板。即便他是个又丑又胖的老头,年纪足足可以做我的爷爷...但那又有什么办法?谁叫我命呢?从被带到酒店的那天起,我就知道自己的命运会是怎样了。” 我贪婪地吸吮著大嫂的全,从她雪白的颈侧,一路著著,过她的锁骨、坚挺的房、平坦又带着马甲线的小腹、修剪整齐的户前,我抱着她耸的,贪婪地舔着她的外。 大嫂全都香喷喷的,但却不是任何一种香水味,而是她的体散发出来的诱人甜香,嫩的肌肤和弹力惊人的体,和我平常惯抱的小梓是截然不同的受。 大嫂稍微加重了喘息声,却没有丝毫推开我的意思,反而配合我张开双腿,扣在我的背肌上,用她娇嫩的小腿肚摩擦我的体,我浑燥热地继续听她说。 “从那时候起,我就算是正式下海了。好像开启了什么开关一样,连原本只要安安静静地陪酒唱歌,都变成了时不时被人压在胯下,替人家吹喇叭。王老板、陈老板、黄老板,老的、年轻的、胖的、瘦的、高的、矮的,也不知道被多少人过干过。” 我一愣下抬头看着她,绝对没有人能体会我现在的受,这种极度强烈的冲突。 眼前这个即便全光、两腿肆意张开面对我,却仍充文艺清纯气息的女人,正张口对我诉说这么乱的故事...而且这个主角还是自己!更甚者,她说着话的表,就有如我现在的冲突一样,完全是事不关己的样子。 “你在骗我对不对?这是你刚才想到的故事?为什么要这样?” 我忽然恢复了冷静,坐起来。 “嘻,我骗你做什么?有什么好处?因为我想要在你面前光吗?” 大嫂狡黠地一笑,就像一幅画突然了过来一样,让我们的对话又有了真实:“你不想听故事了?我说的都是真的,是我真正经历的故事。” “我..我想。” “那做呢?” “呃...” 大嫂的玉腿扫向我的下体,用脚尖点了点我的头:“他看起来还想继续呢?” “我...” “这样的日子不知道过了多久...不对,我知道过了多久,只是我不想面对,每天都得把自己灌得烂醉,然后才能上班,才能睡着,才能醒来。但这噩梦好像不会停,我永远都醒不过来...因为就算我每天都是处女,每天都有老板五十万买我,我也得继续这样赖着还债...何况不是处女,只是个烂货的我,只会越来越便宜,多一个人干我...我就更像个垃圾...更没有人要...” 听着大嫂用事不关己的语调诉说着这么悲哀的往事,我自然而然地念全消,问道:“所以大哥怎么认识你的?是...他也去酒店吗?” 大嫂摇摇头,她惊人的巨随之左右晃:“你大哥讨厌酒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是一间咸酥摊旁边。” “蛤?” 这也太跳TONE了,我忍不住搔搔后脑,然后环目一望,我们现在这画面何尝不是跳TONE到不可思议?一个全赤的绝世娇娆,和一个半赤的男子,面对面坐在沙发上聊故事?大嫂出一个温的笑容:“那天不知道怎么会那么刚好,他的司机来接他时出了车祸,让他一个人在路边干等,只好无聊地跑到人行道上闲晃;而我那时候正要准备下班,难得没有人要框我出场,我就这样穿着酒店的礼服走到外面的摊位上,想买消夜吃。” 大嫂忽然用大哥的语调说着:“欸!小姐!你穿这样不会冷喔?你好漂亮,可以给我你的电话吗?” 顿了顿,她又开始说故事:“走在路上被搭讪的经验太多了,对我来说一点也不奇怪,但我第一次在林森北路上、穿着店里的礼服被人搭讪。因为大家都很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是什么人,不会有人稀罕我们,因为钱就可以要我们跪在地上、转过去,要什么电话?我像看外星人一样看了他一眼,然后再回头看看我们的店门,想着这个人是不是喝醉了,还是脑子不清楚?就不再理他,自顾自地点餐。‘欸!不要这样嘛!给个机会啊?那不然告诉我你的名字好不好?还是告诉我你妈的名字,我要问她怎么能生出你这么漂亮的女儿,看她能不能再生一个,不然她生的这个不理我。’他凑到我旁边对我说,虽然近,却没有半点想冒犯我的作。 对我出色迷迷眼神的男人太多了,尤其是我穿着这一暴的衣服的时候,但你哥他,就像丝毫没有发现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在做什么工作,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普通的女人。 我困惑地又看了他一眼,这时酒店门口的保镳以为他在扰我,就走到我们旁边。 ‘小燕,你没事吗?’那个保镳平常跟我们小姐都不错...虽然也是常盯着我们的部大腿猛看,但对我们还算礼貌,我跟他说没事,他就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你哥也就以为我叫做小燕,继续自顾自地跟我搭话:‘原来你叫做小燕啊?这名字真好听,你妈不只会生,还会取名欸!’我小声地说:‘那不是我的名字。’‘嗄?什么意思?’‘那只是我在这里用的名字,你不懂吗?’我用手指了一下店,这时候的我已经跟十六岁的时候不一样了,反正我就是一条烂命,我也不在乎别人知道我在做什么,毕竟,他们都可能作为我的恩客,对吧?-‘哦!原来你是酒...’他没把话说完,但也等于说了。 我是不怎么在乎,反正老板也都认识我们,要是怕人知道,我就不会穿这样出店门了...但他应该就会打退堂鼓了吧?正当我这样以为的时候,没想到他又过来继续追问:‘所以真的不能给我你的电话吗?’我都已经拿了咸酥要回店里了,他的司机这时候也到了,他还是死缠烂打的追着我。 ” 故事听到这里,我的念早就不知道飞到哪去,尽管大嫂依然维持着全的姿态,高耸的房也随着她的语声上下跌诱人;但在我眼前只觉得她像凛然不可侵犯的仙女,跟我印象中的大嫂一样高不可攀、气质人。 我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大嫂肩上,她也不推辞,只是笑了笑:“他的表就像你现在一样,明明听懂了、也弄清楚了,我只是个任人骑的女货,你们兄弟俩看我的表,还是像我是什么大家闺秀,你们才是地位比我低的觉。” “所以...大哥就这样获取你的芳心,拿到你的电话了吗?” “嗯...差不多吧,虽然不是在那个当下。所以你明白我想告诉你什么了吗?” “呃,大嫂说完了?我以为你还要继续讲。” “一口气告诉你这么多了还不够吗?” 大嫂像以往那样对我摇摇头,仿佛我仍是那个顽皮的孩子。 “我想听大嫂跟大哥故事的细节嘛,大哥从来没告诉过我。” 大嫂猛地凑到我耳边,先舔了我一下耳珠,才吹气进我耳朵说:“是想听故事,还是想听做的细节?” “哪...哪可能。” “真的吗?那为什么他又变硬了?” “你...你这样挑逗我、又用手去,怎么可能不硬?” “哦?所以是我的错啰?是不是想要大嫂为他负责?” “不...不用...啊...啊嘶...大、大嫂的舌头...好...好...啊...” “这样你相信你大嫂是个经验富、肮脏的女人了吗?” 大嫂一手握着我的,一手撩起半边头发,的抬头看我。 “我...我信了,可是大嫂对我来说还是不肮脏。” “为什么?” 大嫂这时坐起来,虽然手没放开我的,但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希望她继续舔我的巴,还是好好地跟我说话。 “嗯..我也不晓得,但大嫂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女人,很漂亮的女人。就算做的时候很,现在这样色气十足,但...不脏。没有什么脏不脏的。” 大嫂眨了眨眼:“嗯...那小梓呢?” 从刚才到现在,虽然没有多少氧气给我的大脑思考,但我的潜意识却早就告诉我答案。 “她跟大嫂一样,是我最的女人,最完美的女人,她也不是肮脏的女人。” “可是她被那么多人干过、玩过,还被拍下来?--啊,可能没有你大嫂被干得多,毕竟演员只有那几个嘛?” 大嫂这时已经放开我的--其实也没什么差了,因为他不知什么时候全了--正坐着看我。 “那又怎样,她现在、以后是我的就好了!” “噗--你们果然是兄弟,去吧。”说着推了我一把。 “她--她还没走吗?”我一脸困惑。 “我叫小陈留住她了,你的好老婆还在你床上乖乖等着你,别让她等太久!”大嫂站起来,开始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去。 我快速套上子,冲到电梯边时忽然想起一件事,回头刚好看到大嫂正在调整自己的小可,她的大仍在一晃一晃的:“大嫂...所以之前大哥说你不肯跟别的男人...” 大嫂抬头翻了一个白眼,噗哧笑:“我的大少爷,那是真的,我那时候只是缺钱,不是欠干好吗?” 顿了顿,又抿嘴笑:“不过跟你的话...好像也不是不可以喔?” “咦!” 我吓了一跳,倒不是怕大嫂又过来挑逗我,而是怕自己这次肯定守不住,那得害小梓等多久?连忙三步并作两步进电梯,往楼上找我的娇妻去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7723在线观看免费高清】我的老婆是AV女优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