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物产中大】我的老婆是AV女优 (7)

我的老婆是AV女优

【我的老婆是AV女优】(7) 作者:invcoder2021-9-28首发:春四合院 (七)捷运站里的喘息声 门开。 我快步跨进六楼时,一个妙龄女郎站在门口对我微微弯腰问好:“郭先生,午安,需要帮你准备午餐吗?” “不用,小梓呢?” 我简单点头当作招呼,物管公司常常更换我们的管家,所以看到不是小陈站在门口,我也没有太意外。 “青山小姐刚才出门了。” “什么?!大嫂不是说让小陈把她留住了?” “陈老师只代我,您和太太有点小争吵,希望我多关心她。她刚才说想出去散散心,我想这样也对她比较好些,就送她出门了。” 陈老师就是小陈,好像是因为他同时负责训练这些金钥匙管家,才被同事们这样尊称。 “这…这…” 我有点慌了手脚,又不好责骂她,小陈本来就不可能代她要把小梓反锁在房间里--何况他们也办不到。 “郭总,怎么了吗?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地方?”她微微欠,脸上仍是挂著职业的微笑。 “没-没什么,我要去找我老婆--啊!还是你能帮我联络一下附近的分局、调一下监视器什么的?我-我得联络一下机场帮我留意--” “请问是要寻找青山小姐的位置吗?请您放心,我知道青山小姐是日本人,所以刚才在陪她说话的时候,顺手将她的随行李、小包包跟护照放进保险箱了。据我所知,码只有您知道,对吗?” “嗯嗯!是,我还没告诉小梓码--太好了,那她应该不会走太远。” 听完我就转头要走,女管家又叫住了我:“青山小姐出门前问我有没有零钱,我给了她一张签账悠游卡,方便她散心。” 她边说边从口袋拿出一个机器:“卡片上有GPS,可以用这台机器追踪,刚才我看她走的方向应该是往捷运站走。您现在出门应该可以赶上她。”说完便把机器递给了我。 我赞赏地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太谢你了,你叫做什么名字?” “郭总别这么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是我抱歉没有能把青山小姐劝留下来,但我想也许散散心能对她的心有些帮助。” 她边跟我说话,边替我按了电梯:“我相信青山小姐很快会没事的。” 心急如焚下,我也没空再追问她的名字或解释,赶紧出门去了。 *** *** *** *** 我看着装置上的定位,急匆匆地追着小梓来到捷运站。 环目一扫,才看见小梓站在靠车头的月台上,她仍穿着早上那套纯白的U领纺纱连洋装。 刚才跟大嫂话说得漂亮,但真到要面对我的妻说那些包容、不在乎之类话,还是有点难以启齿。不是说我没有自己讲的那么她,而是该要怎么表达,才能让一个对自己充自卑的女人,对我重新敞开心?尤其是我还在不该犹豫的时候犹豫了,没有及时留住她。 真不晓得大哥当初是怎么跟大嫂说的?刚才真该把故事听完才对。 总不成我就这样走上去,然后跟小梓说我不介意她当过AV女优吧?先不说在大庭广众下这种对白太突兀,光是小梓刚才在家里对我展现的那种自卑、绝望的神色,要简单两三句就卸下她的心防,应该也不是这么容易。 好在现在追上她了,心里的不安也稍微安定下来。 先跟着她再说吧,也许像女管家说的,她散散心会比较放松点,比较好说话。 思忖间,列车进站了。 我看她踏进了车头第一节的车厢,便闪闪躲躲地跟进第二节车厢。 她的脸色看起来比在家里时更不好了,而且神色恍惚,真担心她会不小心摔了碰了。 内湖线的捷运是中运量的车厢,所以比起主要干线的捷运车厢都小一号,座位跟座位之间也比较靠近,站立的位置颇为狭小。 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高架路段,车头的位置前方有片大玻璃,能从上方俯瞰内湖市区的街景吧。 这时时间约莫下午一两点,非高峰时段,内湖捷运人还是比较少的,像我在的第二节车厢就一个人都没有。 不过小梓踏进的第一节车厢已经塞了几个穿着制服的男学生,他们或坐或站,正大声嚷嚷地互相喧闹。 我对制服不太熟,不清楚他们是哪个学校,但这时间穿着制服在校外混迹,肯定是跷课出来的吧。 小梓像游魂一样地踏进车厢,似乎想也不想的就坐到了离车头玻璃最近的位置上--但那位置旁边已经坐着一个人了。 这男同学的块头看起来不小,等小梓坐到他旁边时更显得壮,黝黑的皮肤散发着青春少年的强悍,就像一头随时会扑上来的小黑豹,隔着这么远我都仿佛能闻到他上浓烈的汗臭味,就像自己小孩时期一样。 对于边忽然坐了一个美女姐姐,他似乎到有些讶异--那也是,毕竟车厢虽然散落着他们这群朋友,但座位仍是很多的,尤其内湖捷运的座位是双人连座,他们这些狐群狗党们也都是单独占一组双人座,没想到这个姐姐就忽然坐入了他们之中,还选择了自己边。 原本嬉闹喧哗的声量登时静了下来,少年们你看我、我看你,促狭地互相推挤,好像怕同伴没注意到那个大美女。 但小梓却目中无人,仿佛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变成了众矢之的,只是自顾自地盯着车头的大面玻璃窗。 那个大块头少年更是乐的饱餐秀色,肆无忌惮地猛看我娇妻白嫩的大腿,甚至深长的,妥妥地视了我老婆一轮。 “欸欸!大黑,你过来一下。” 原本站在旁边的少年拍拍那个大块头,示意他起到他们旁边。 而我注意到其他几个少年已经拿出手机在拍我老婆--嗯?怎么了,这些小孩是没看过美女吗?说也奇怪,人家这样猛看我老婆,我竟然丝毫没有不悦的觉,更甚至--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是骄傲吗?觉得我老婆太美了才这么多人看,又像有点“看吧看吧,这是我老婆,羡慕吧?”的觉。 我慢慢地走进第一节车厢,挨着角落坐下。 小梓看着窗外、少年们看着小梓,倒是没人注意到我到了他们旁边。 “干嘛啦?干她上超香你们有闻到吗?是不是想骗我起来坐我位置?不准喔!” 大黑站到同伴边,压低了声音对他们说话,他站起来我就更确认了,他应该跟我差不多高,接近180的高,但材比我厚实多了。 他们为了远离小梓说话,只好便宜了另一个方向的我,可以把他们说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幸亏他们似乎仍没注意到我。 “她长得好像一个人。” “谁啦?” “一个AV女优。” 我心里“格登”一下,原来小梓说自己是大片商的女优不是假的,竟然这么好认出来?也或者是我A片看得太少,竟然有眼不识泰山。 “啥?谁啊?SWAG的吗?不可能吧,她看起来很天然欸!你有没有看到她刚坐下来那个抖,哇靠!” “不是台湾的啦!是日本的。” “啥?!日本的?干真的假的。” 大黑稍微放大了音量,同伴连忙要他小声点。 “怕什么啦!她如果是日本人不就听不懂吗?” 话是这样说,但他还是压低了声音:“所以是谁啦?” “滨崎紫苑。” “谁?” “干你白痴喔,昨天A片王不是才贴在群组,那个引退作啊!” “哇干真的假的啦,你确定没认错?干那个妹超大又超的欸,真的是她?” “我刚传照片给A片王确认了,他说99%是本人,如果能看到她子中间有没有痔就是120%。” “干,那个臭宅男每天在看A片,他说是应该就是了。” “那现在怎么办?去要签名吗?” 刚刚一直拿着手机猛拍我老婆没出声的少年这时忽然嘴。 “白痴喔!人家又没带保镳经纪人,看起来像想被认出来吗?” “那…那怎办?” “笨喔,人家日本人欸,我们不是应该要好好尽地主之谊吗?” 大黑不知起什么歪脑筋,邪邪地笑着。接着他重新坐回小梓旁边,但小梓也不理他,只有更空洞地盯着窗外,眼神闪烁。 “欸,小姐姐,你长得好漂亮,你是台湾人吗?” 小梓没有回应。 大黑又问了一次,但这次把手搭在了小梓肩膀上。 小梓微微皱眉,转头看着他、摇了摇头。 “你--你听得懂中文喔?” 小梓点点头,又转回去看着窗外。 大黑求助地看向同伴,似乎对有没有认错人开始有些摇。 干!等一下,这小孩的臭手还搭在我老婆肩膀上,怎幺小梓也不拨掉他?我有些生气,有些忌妒--但又有点期会发生什么事。 同伴们起哄似地双手乱挥,似乎在鼓励大黑有更进一步的举,好像她是不是那个女优也无关紧要了。 “呃-那个,你是不是心不太好啊?脸色看起来很差。” “嗯。” 小梓不置可否,大黑碰了个钉子,不知道该怎么着手。 正当他又要求助同伴,刚刚拉他过去说话的少年忽然猛推了他一下。 “啊!抱歉抱歉。” 大黑被推得撞在小梓上,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他空着的另一只手挥过小梓高挺的酥,撞得她的大剧烈摇晃,接着像是要稳住平衡,他的手就这样放在我老婆白嫩的大腿上。 “噢-小心点。”小梓轻轻地说了一句,手想扶那个意图不轨的少年。 旁观的血气少年们个个看直了眼,有几个人的卡其裆更是明显隆起。 几个少年又开始你推我我推你,好像在期着什么一样。 “啊,谢谢谢谢,我没事,你没被我撞痛了吧?” 大黑出邪恶地笑容,按在我老婆腿上的怪手更是大方地开始搓起来。 小梓这时似乎终于发现事不对劲,才抬头看到一堆少年围绕在她旁:“请-请你不要这样,小弟弟,这样是不对的。” 她似乎有些害怕慌张,语气微微发抖。 大黑还真的放开了她的腿,嘻嘻笑着说:“小姐姐,你怎么一个人啊?要不要跟我们去好玩的地方?保证可以让你心好起来。” 小梓看他放开自己,似乎安心了一点,语调恢复平稳地说:“去什么地方?你们下课了吗?” 大黑跟同伴们对看一眼,笑着说:“当然啊,现在这时间还不下课吗?你看我同学不是都在这。” 这时我才注意到大黑虽然放开了小梓的大腿,但搭在她肩上的手却没有收回来,而且正轻轻抓握我老婆的香肩,好像这美女是自己的女友一样。 但小梓似乎只对他碰触自己的肌肤有反应,对于他用体挤自己、搂着自己倒没什么在意,点点头说:“原来台湾学生这么早下课啊。” 大黑乐得向同伴们眨眨眼,出得意的表,接着问:“所以你不是台湾人吗?你搭捷运要去哪啊?” 小梓低着头:“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散散心。” “那要不要跟我们一起去玩?我们有摩托车。” “咦?不好吧--我一个阿姨跟你们这些小朋友--” “阿姨?!” 大黑立刻大声打断她:“拜托,姐姐,你如果穿着制服,说不定还像我学妹欸!你怎么可能是阿姨?” 千穿万穿,马不穿。 小梓毕竟是女孩子,虽然这整段话她可能只听得懂七八成,但也能理解对方是在夸赞自己看起来年轻,立刻稍微笑,笑着回:“你也太夸张,我至少大你们快十岁了吧?” “拜托,我朋友都知道我讲话最诚实了,我还拿乖宝宝奖牌欸。所以咧,姐姐,要不要跟我们出去玩?我带你去看海好不好?” “孩?那是什么?” 小梓出不解的表,看来是不懂这个词。 “就是一大片的,超漂亮的欸。” “唔--” 小梓似乎有点意,迟迟没有答应。 “好啦!一起去嘛!姐姐,大家都要去” 旁边的男生们跟着起哄,但我至少有九成把握这群跷课少年本来不是要去看什么海。 “好、好吧--” 小梓竟然点头了。 “耶!太了。” 大黑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忽然用力抱了小梓一下,小梓惊呼一声,半边大就这样毫无保留地贴在大黑膛上。 早上跟她出门时我就亲“体验”过这件洋装有多薄,不难想像这孩此时被大贴的爽度。 “有那么开心吗?呵呵。” 小梓竟然没生气,反而稍微纾展了愁容,表好像在轻责自己的小孩或弟弟--干!该死,该不是这家伙触发了她的姐姐怀吧?我曾听她讲过无数次自己的弟弟,每每提到都是笑逐颜开,说他乖巧懂事、又争气,是母校的骄傲--难道这家伙长得跟小梓的弟弟很像?不可能吧,我记得她说弟弟很瘦弱,是很温的男孩子。 “姐姐,我们下一站下车。” “哦--好--” ‘滴滴滴滴滴滴滴---’说得正巧,列车刚好到站了。 “喂,大黑,你们去哪?不去x网了吗?” 站得离他们较远些的那几个男生看到大黑和刚才那两个男生要下车,连忙大声询问。 “啊!不去啦不去啦,明天学校见。” 大黑搂着小梓,半推半抱的带她下车,他旁边两个跟班也急忙跟上,刚才说出小梓份的那个男生卡到了小梓另一边的位,一左一右的和大黑一起疯狂吃我老婆豆腐,在她上又挨又挤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竟然到现在都没有出声制止,反而像怕被发现一样,赶紧溜到第二节车厢才一起下车,以免要穿过那些狐群狗党。 幸亏这车站设计的是要跨到对面月台才能出站,他们从第一节车厢离开才没有往回走,否则必然和我撞个正著。 我闪闪缩缩地跟在他们后面--但其实我发现根本没必要,因为这三个男孩根本完全被小梓给迷住了,眼睛始终离不开她,更不用说手啊脚的,好像恨不得能在我老婆上变成连体婴算了。 小梓也似乎没有刚上车时那么郁了,开始和三个小弟弟热络地的闲聊,天啊我的好老婆,你的戒心也未免太低了吧?而且还时不时地发出轻笑声,让三个男生更是看得眼睛发光。 “啊!姐姐去上个厕所,你们等我一下。” 小梓这时竟然已经以姐姐自称了,我听得差点昏倒,三个大男生也跟她嘻嘻哈哈地送她到厕所门口,然后三人站在门口闲聊。 他们三个停在门口,为了不那么惹眼,我只好假装要进厕所,从他们边转进了男厕,耳朵刚好听到他们的污言秽语:“干!她真的超弹的欸,看影片就觉得很扯,没想到实际到更爽!” “什么!你刚有到喔?” “干,没有用手啦,但体挤著挤著也是爽到升天,啊--干,好想干这种女人喔--” 男厕的设计进门后有个转角,我就躲在这个位置把他们意我老婆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但我竟然硬了。 虽然不像刚才被大嫂挑逗那样朝天耸立,但我很确定自己裆里的分微微起--靠,我这是怎么了?我在兴奋什么东西啊? “欸!你们看这个。”这是大黑的声音。 “什么东西?” “你们猜,里面除了她以外有没有别人?” “你想干嘛?” “你把那个牌子放门口。” “欸欸欸欸欸!你干嘛啊?你不会是想--” “我受不了了啦,我从刚才在车上老二就没有消过,你看跟你们这几根臭子讲话他都还是硬的,我不管了我要赌赌看。”‘喀啦!’听起来是大黑刚才说到的那东西--清扫中或维修中的牌子吧?--被他拉了出来。 “这样不好吧--就算她是--” “好啊,那你们不要进去,你们在外面替我把风,哥要进去破处了,我的处男就是要干这种女人才行啊!” “喂喂喂喂!你等等啦!” 三个人的声音渐行渐远,听起来这几个色胆包天的小子是真的想对我老婆做坏坏的事了,这可不行,我立刻冲出男厕,刚跨过那块维修中的告示牌,就听到小梓的声音。 “咦?你、你们跑进来做什么?” 我连忙靠着内进的屏风紧贴著--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也不晓得--但我看看自己微微肿起的小老弟,跟自己说:“再等等,先、先看看会发生什么事。” 安完自己后一转头,竟看到厕所的大面镜子,反出三个比我老婆高好几个头的高中男生,正将她团团包围--我连忙蹲下,我能看到他们,他们肯定也会看到我--不对啊干,我到底在躲什么? “欸,姐姐,我们还是先做点好玩的事再去看好了。” 我半蹲著抬高体,用最小的角度偷看镜中的反。 “做、做什么好玩的事?” 小梓似乎还是理解这几个男生出了兽,有点害怕地抱着自己的口--但这作却让她原本就深长的挤的更加爆。 认出她的那个高中生出贪婪的表,狠狠盯了一眼她巨大的房后说:“欸,姐姐,你是拍A片的对吧?” “你--你们怎么知道--” 我差点要拍自己的额头,这傻女孩怎么直接就认罪啊? “因为你长得太漂亮啦!我们都是你的忠实影迷,台湾路上哪会有你这么漂亮的女生?”大黑抢著回答。 小梓对大黑似乎容忍度特别高--不过也很合理啦,他虽然邪里邪气的,但毕竟是三个人里面长得最高大好看的--竟稍微放松了神对他说:“你太夸张了,我来台湾以后,在路上还是遇到很多比我漂亮的女孩子的。” “不可能不可能,我就从来没看过比姐姐还美的。” “没错没错,而且还这么大。” 我靠,这家伙刚才讲话没有像大黑开口就三字经,我还以为他只是长得猥琐,毕竟还是个读书的孩子,想不到竟是狗嘴吐不出象牙,竟然开口对着淑女就提子?还说人家子很大? “你、你乱说什么--”小梓虽然一脸责怪,但脸上却浮起了两朵红云。 刚才一直跟在旁边没揩到油的少年口:“姐姐,他的意思是说材好啦!台湾女生很常脸长得还不错,但材很差啦!” “对啦对啦,材没有你好啦。要不是水桶腰,不然就是扁、飞机场--” “谁说的,我大嫂的材就好到不行!腰细曲线又美。” “真的吗?你大嫂也是拍A片--” “你、你--老鼠你又乱讲什么啦--” 小梓的脸更红了,这时娇羞的她看上去确实不比在场的三位男孩老多少,是个香喷喷的高中少女。 “对、对不起,我不会讲话,抱歉姐姐。反、反正就是阿凯说的那样啦!” “嗯--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们,那我们出去了好不好?” 大黑手拦住小梓,手臂直接顶在她的脯上,吓得小梓连忙倒退一步,手又抱上口。 “别这样啊,姐姐,我们好不容易遇到你,不能陪我们做一点好玩的事吗?” “你、你们到底想做什么--什么好玩的事?” “可以让我们看你的部吗?”那个叫老鼠的高中生几乎是秒答。 “不、不行啦!” 小梓的脸更红了,把手抱得更紧--但子也更爆了。 “拜托嘛!姐姐,就让我们亲眼看一下就好。” “对啊对啊,看一下就好!” 小梓抱着部想突围而出,但怎抵得过这几个虫冲脑的高中生?连续好几次都被推回原位,、腰、,免不了又被了好几下。 “别、别这样啦,那姐姐下次再给你们看好不好?这边是厕所,会有别人进来--” “没关系啦!我们刚刚已经放了清扫牌,不会有人进来啦!” “还、还是不好--” “拜托嘛、拜托嘛姐姐,我们昨天才看过你的引退作,对你的体超好奇的欸,怎么能有这么漂亮的体啊?偏偏你又引退了,让我们几个处男晚上该怎么办?” “我--你、你们都还是处男吗?难、难怪会这样--你、你们几岁了啊?” “18!” 大黑抢著答,但我看这回答的速度很明显在说谎,可能觉得报高一点小梓比较能接受--吗? “骗人,你们还没十八吧?” “姐姐真厉害--我昨天才刚过17岁生日--他们两个比我小一岁。”大黑搔搔头。 “齁,17岁是不能看色片的吧!你们这样不可以欸。” 我有听错吗?小梓竟然被他们求了半天之后,口气有如此大的转变?现在怎还有说有笑起来了? “哎哟--就、就网络上看的嘛--” “咦--网络看?所以你们看盗版的喔?” “啊--那个----” “我们等下就去买正版的!每个人都买!” “噗--好啦,我知道台湾好像卖得很贵?而且你们才17也不能买啊!” 三个男大生你看我我看你,似乎发现气氛改变,现在变成这种融洽的大姐姊小弟弟氛围,好像也没法继续强来了。 “哎哟--姊--拜托嘛--就看一下就好--” 老鼠竟然来个猛虎落地式,破罐子破摔,干脆哀求到底了。 岂料我善良的老婆真的是吃不吃硬,竟然皱起了眉头,若有所思。 另外两个男孩见状,还不知机?便跟着老鼠一起开始猛烈哀求--什么“拜托啦”、“一次就好”、“绝对只有看”、“死都不跟别人说”之类的,也不知说尽多少好话。 “好吧--那--只能看一下喔?” “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 三个高中生大喜若狂,一起疯狂点头,像要把脖子都给点断了。 “唉--就那么想看吗?” 小梓出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这个表,却总觉得她已经做过这个表无数次了。 终于要开始了!在场的四只老二都一柱擎天,每个人的分都想夺而出,因为我美丽的娇妻正缓缓拉下自己的洋装。 小梓两手并用,同时捉著左右肩的衣袖,轻巧地往下拉、拉、拉,一直拉到腰上。 两颗大的房立刻猛然跳出,像两粒大水球一样在她的杯里剧烈摇晃。 我看得目瞪口呆,原来看见自己老婆在别的男人前面衣服是这种受?我的巴胀得梆硬,今天他历经过太多次从未体验的官刺激,这时正喧闹地要我放他出来透气。 大黑几乎是在小梓拉下洋装的瞬间,就探手握住了她一边大。 “唉--男人喔--” 小梓摇摇头,好像早就料到一样,却也不抗拒,只是说:“我还没完呢,急什么?” 对嘛!急什么?我子都还没呢。 我心里暗骂的时候,小梓打开了的扣子,粉色的薄纱飘落在地,小梓两颗坚挺的半球型巨终于大方展示在这群色小孩眼前。 老鼠跟阿凯两个明显地了一口口水,声音微微发颤地说:“真、真的是橘色的耶、而且真的有一颗痣--为什么啊?我还、还以为是镜头调的--” “噗--还喜欢吗?这颗痣从小就有了。” “嗯嗯嗯嗯嗯!我、我听说,子上有痣的女人,床上特别。” “呸!又乱说话--” 但我心里却想老鼠小弟你真懂事,难怪我觉得我老婆做起那档事超级。 大黑这时完全丧失语言能力,只是拼命粗重地喘着气,他的大手盖在我老婆的大上,像面团一样用力搓,时不时还用指尖轻她大小刚好的头。 “我、我也可以吗?” 老鼠嘴巴上试探地问,手却不听使唤地向前,用手指逗弄小梓另一边的头。 “噢--嗯--不是说--说只是看吗--?” “嘿、嘿嘿,姐姐你的子真的太美了,现场看更离谱,我、我忍不住--” “就知道你们是些坏小孩--不会说话算话--阿凯,来--来姐姐这边。” 看起来是三个人中地位最低的阿凯,高也是三个人里最矮的,而且还有点胖胖憨憨的样子,也许是心里明白抢不到什么好康的,他竟自己在旁边把外了,隔着内搓自己的。 被小梓叫到时他微微一愣,接着就把子拉上,乖乖走到她边。 “嗯--要保持干净啊--怎么这么?都是汗--嗯--你的包皮有点太长,要注意卫生啊!” 我看得下巴差点掉下来,而且应该不只是我,大黑跟老鼠也是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奇景--我老婆竟然探手进阿凯的档里,熟练地用前臂一撑,就把他的内连着外推到膝盖上方,接着反手握着他短小的--真的挺短的,小梓纤长的手指握住他时,差点看不到他的头--仔细端详,像是健康教育老师一样品评。 “喔--好、好爽、干--太--太舒服了吧?” “我只是握著而已呀?那这样呢?会更舒服吗?” 小梓左右被两个高中生捧著房,正前方握著阿凯的小缓缓套弄。 我看得简直要疯了--兴奋的发疯了,我解开头拉出我至少比阿凯大上五个尺寸的老二,开始上下套弄。 “啊----太、太、太---啊---等,等--啊---” “噗,你真的是处男耶--” “姊、姐姐--好舒服喔--谢谢你。” “嘘,这是我们的小,不可以说出去喔。” 小梓看着手的,笑着对阿凯说:“去帮姐姐拿几张卫生纸好吗?然后把洗一洗--要记得像我刚才那样翻开包皮喔!” “姐姐!换、换我,我也要!” 大黑猴急地把自己的内连制服一起到脚边,出他粗长的--嗯嗯,尺寸好多了,看起来应该跟我差不了太多,顶多小个一号半号。 不过这小子真的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急色鬼,换作是我的话就想试一下小梓那神奇的单手法,让美女给自己子是多爽的享受啊!不行,下次得让她帮我用一次才行。 “我手上很脏呀!” “没、没关系,你还--还有另一只手啊!” “用一只手就够了吗?” 大黑这时好像整个人退化成了野兽,连话都说得坑坑巴巴,刚握着我老婆子死命搓的怪手,这时也改环抱她的腰,还用自己的老二不停蹭小梓的白嫩大腿。 “好、好、好,我弄就是了。” “啊--啊--那、那边--好、好、好爽--啊,原、原来是这种、这--这种---啊啊--要,要出--不行--慢、慢点--” 小梓弄他的手段就不一样了,毕竟他的尺寸大了许多,所以小梓先从掌握他的子孙袋开始,轻轻把玩、转弄他的,然后顺着往上弄,接着用她腻的手掌心横著摩擦他的下部,偶尔还圈转手掌,顺着套弄的速度握紧他的老二,再放开、握紧、再放开。 从第一次被她玩弄我的老二时,就觉得她比我还会打手枪,平常只是闭着眼睛享受,这时候坐在第一线观众席,才发现她套弄的招竟然这么繁复,难怪能每每让我罢不能,发。 “嗯--老鼠,那边不可以喔--” 小梓一边游刃有余地替大黑打手枪--他看起来再坚持不了几秒了--一边略显严厉地制止老鼠。 原来他因为没得享受手枪服务(大概嫌小梓另一手都是吧?),两手握著小梓的大搓还不够,竟然打起下半的主意,趁小梓分心想掉她的内。 小梓紧了大腿不让他得逞,皱眉说:“不要再弄了--下面不行!” “可、可是--那!那我可以、可以舔部吗?” “嗯--好吧--但不可以用咬的喔!” 老鼠大喜之下,正要以口就,大黑劈头就骂过来:“干!不准舔啦,你舔了我还怎么?恶心死了会都你的口水欸!” 大黑看起来已经缴械,小梓现在两手上都是的。 原来大黑是进入了圣人模式,难怪这骂声这么有逻辑、这么铿锵有力。 “吼!可、可是,这样就--就我没--” “好啦!那这样子好不好?” 小梓用臂弯勾著老鼠,让他把侧脸埋进自己的大之间,还挺左右摇摆了一下。 “噢--谢、谢谢姐姐--你的好香、好、好有弹喔--” “嗯--,你等一下喔,我先擦擦手--啊,大黑你也去把洗一洗。你们这些孩子怎么回事?都这么不干净吗?” 小梓挺示意老鼠离开自己一点,好让她能用阿凯递过来的卫生纸擦手,没想到老鼠却只是更用力在小梓双峰之间翻,好像他的脸是冲浪板一样,而且我敢发誓我看到他好几次过尖的时候,舌头舔咬了小梓的头几下。 小梓翻了翻白眼,拿他没办法,只好双手举高在空中把稍微擦了擦,才把他推开:“好了,我去洗一下手。” “噢--” 老鼠失望地发出一声哀鸣。 “怎么了?刚才得还不够吗?” “不是啦--只是--只是--只有我没有--” “没有什么?” 小梓对着镜子顺手拨了拨头发,然后挤了洗手在洗脸盆上擦洗。 “没有被那个--” “你是说这个吗?--” “啊啊---啊--对、对--啊、好、好冰--好,好爽,我、我要、了--” 上一秒小梓还在对着镜子洗手,下一秒就冷不防地转过,迅速拉掉老鼠的子,两手握着他起的老二开始套弄:“姐姐很公平的,每个人都有一次--” “姐姐,我又硬了--”大黑走到他们旁边,不知何时竟得全光溜溜地,出一壮的肌,大屌耸天地站在小梓旁边。 小梓这时是蹲姿在替老鼠打手枪,大黑走过来的位置,刚好把自己的屌放在我老婆美丽的脸庞前面,再往前一步就能把自己的巴塞进她口里。 小梓被他吓了一跳,刚说了一句:“小男生真的--”就又“唉哟”一声。原来是老鼠顶受不了她的手技,猛地喷出来,幸亏小梓经验富--嗯?--手掌及时盖住他的马眼,才没有被他给颜了。 大黑把小梓从地板上拉起来,用手抱住她的腰,让她紧贴在自己赤的膛上,然后用力我老婆的巨大H,我觉到他这时的兽似乎比上次前更强更旺了,因为他不只粗重喘气,还开始舔起小梓的脸、脖子,接着也不管她手还是老鼠的,就捉着她的手握住自己起的。 “再、再给我--” “要几次啦--” 小梓似乎也受到气氛的异样,说话不再有刚才那种大姐姊的气势,反而有点了下来。 “再、再来--让他消下去--” 阿凯也走到洗脸盆旁边:“姊--姐姐,我也要。” “老、老鼠--去--去把洗一洗--噢--大黑你乖乖的--下面不要--不要碰--其、其他的地方你--你想怎样--就、就--嗯--阿凯来姐姐这里。” 这时场面看来已彻底失控,小梓不再像刚才那样控制全场,反而有点回到一开始的氛围中,三个色冲天、虫冲脑的高中生,用体不停挤压我老婆的子,贪婪地舔她吹弹可破的肌肤、浑圆饱的房。 小梓像三明治的心一样被大黑和阿凯在中间,两手分别握着他们的套弄。 这别屈的姿势似乎丝毫不妨碍她套弄,让我不禁想像她到底受过什么样的“训练”,只看两个高中生不停发出低吼,荷荷有声,四只手在我妻上到处,雪白的颈子、锁骨、房、的纤腰,甚至连连裙都被撩起来,隔着内猛她的。 我看到小梓的脸庞慢慢泛起潮红,看来她也被挑起了,这时女厕里面充着浓烈的味道,很臭,但画面无比乱,我的兴奋程度也被点燃到最高。 “姊!姐姐,我、我也要--” 老鼠也不知道有没有把老二洗干净,我看他晃晃的小上还滴著水。 “但我只有两只手呀--” “那、那怎--” “那这样吧--你来这边。” 小梓从两个高中生怀里挣,跪坐到地板上,接着用刚刚握著大黑巴的手,捉住被他引导到另一边的老鼠,接着张口一含-- --伴随着大黑猛然地‘喔喔喔喔喔喔’声,我老婆含住了这个高中生的老二。 “太、太、不行、太爽,吸、吸--这--喔--” 大黑抱住小梓的头,浑颤抖地剧烈晃。 “咳、咳嗯嗯--” 好不容易等大黑口爆完,小梓才把他的吐在地板上。 “乖,去洗--唉哟-呜-” 大黑不等她说完,竟然又把自己的屌塞进我老婆口里--我的天啊,他能硬这么快的吗?年轻真好。 看他的老二顶起我老婆的脸颊,应该是真的又硬了没错,只见他抱着小梓的头来回抽送,像在干女人一样抽她的小嘴,这腰力,肯定是个运好手。 被打手枪的两个少年也是在旁边了又、了又硬、硬了再,我已经不清楚他们两个到底了几次,只佩服我老婆竟然能在这种姿势下还维持手上的作,真是不亲眼看都不相信这真能办到。 三个高中男生和我美丽的老婆,就这样用他们的器官和我老婆的手口剧烈合著--每个人都不知道了多少出来,白的体流泻地。 “啊--啊,又,又要了--” 大黑这次冲刺的时间比前几次都长了许多,但终于还是又要在我老婆嘴里了,只见小梓这次嘟起嘴巴,看起来是用力挤压住他的,让他疯狂爆发在自己的喉里面。 “嗯--嗯嗯--” 大黑从小梓的口中抽出沾唾的巴,却没看到头上有多少,想必是被我老婆给下肚子了吧--干,我好像都没这样在小梓喉咙里面,我很清楚她深的口技巧有多厉害,因此看到她脸颊的收缩,立刻让我回想起当时的受,自己手上的枪也跟着缴械了。 “姊、姐姐!能不能换我?” 眼看大黑这次不像前几次那样立刻恢复元气,老鼠连忙抢着想尝试口的滋味。 小梓看了一眼不停喘气的大黑,他看来短时间是无法再战了,阿凯也退到一边坐着喘气,于是她便转过子,改面对老鼠的巴。 老鼠的其实也没好到哪去,这时瘫地挂在一侧--我想也是,就算是年轻人,他们刚才也各自了可能五六次出来,这时再想硬起来,八成是得血了。 但小梓只是笑了笑,然后用手按着他趴趴的老二,让它贴在老鼠的肚皮上,然后出她带着一点白体的小巧长舌,轻轻点在老鼠的上,接着张嘴含住一颗,在口中吸啜,啧啧有声。 “喔--喔--这、这种觉、这、这是什么--喔喔--” 老鼠按着我老婆的香肩,浑抖。 但他的仍然是半硬不硬的状态--勉强算是挺起来了,却显然没有刚才那样笔直。 小梓的口水涂老鼠的,巴和小嘴的合不停发出啧啧啧的吸啜声。她努力想唤醒老鼠明显已超支的老二,可惜他看来完全是强弩之末,不只没办法好好地保持挺立,更是两腿发,好像随时要摔倒在地上。 小梓只好抱着他的,维持含着他老二的姿势,让他躺在地上,接着跪趴在地板上替他吹喇叭。 这姿势看起来好了很多,老鼠不用再维持辛苦的站姿,即便厕所的地板这时被他们弄得超级肮脏,他的仍像是在仙境一般。 我老婆跪趴在这高中生胯下,美丽的脑袋瓜子一上一下卖力地吹奏著老鼠的小喇叭。 耳听着老鼠越来越高亢的声,明显要升天的时候,小梓突然停止了作,放开老鼠的,大喊了一声:“你不可以这样子!” 原来是大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重振了雄风,他是在场唯二巴还能高高举起的男士--另一个是小弟弟在下我,虽然有点取巧,没像他们那么多次--他挺著自己的大巴,正从后面试图闯进我老婆的小蜜。 但再怎么孔武有力,他毕竟是个处男,想从后偷袭小梓的户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任务,果不其然小梓只是一个侧就躲开了他,没能让他得逞。 不过虽然不得其门而入,却反而激起了大黑的凶,他一把扯着我老婆的内,劈哩啪啦地就撕了开来,接着疯狂地想撑开小梓的大腿,好让自己的大蟒蛇能长驱直入。 小梓拼命挣扎,紧紧着双腿,略带哭音地喊:“大黑、大黑你冷静一点啊!” “不行,不、不行,我今天一定要干一次--干、干干看AV女优是什么觉--你打开!你!你张开!” 说着说着,大黑竟然忽然开始粗,猛力扇了我老婆一巴掌。 乖乖不得了,这清脆的巴掌声登时让我进入圣人模式,连忙拉起我的子从地上站起来,心念一转,就冲到隔壁男厕按下了紧急铃。 霎时之间警铃声大作,接着便是隔壁传来的咒骂声,和一群提着子、一个上的少男冲出女厕的画面。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物产中大】我的老婆是AV女优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