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百戏之祖】我的跨越的爱生涯

我的跨越的爱生涯/

我出生在云南昆明一个显赫的家庭,自幼过惯了锦衣玉食的少爷生,父亲 生前是昆明首屈一指的富商,娶了两个太太,是一对出名门的亲姐妹;外公是 云南有名的神医,母亲姐妹三人,多才多艺,貌美如,是昆明出名的姊妹, 当年一起嫁给父亲的是两个姐姐,大姨妈是大太太,生下了两个姐姐一个妹妹, 我妈就是二太太,生下了我,而小姨妈则嫁给了昆明卫戍司令王威,生也很幸 福,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一直没有生育。父亲还有一个比他小十岁的小妹妹在我三岁那年,父亲不幸暴病亡,我们全家在悲伤之后没有被这飞来横祸 所吓倒,并没像外人所猜测的那样四分五裂,而是互依互靠,温馨幸福地生在 一起,因为妈妈生下了我们张家三代单传的独苗──我,所以父亲留下的庞大家 产,就由妈妈掌管着。由于家中只有我、妈妈、姨妈、姑姑、大姐、二姐、小妹七口人,除了我这 个未成年的“男人”外,剩下的全是女,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防止别人说闲 话,所以妈妈和姨妈商量过之后,就把家中的男僕全辞退了,只留下一些女僕和 丫鬟。至于家中没有男人后的踩N牢侍獾共挥贸睿蛭夤也坏凶娲?术,同时也有祖传武术,因为武术和医术本来就是不分家的嘛,所以妈妈姐妹三 人也都跟着外公学了一还算不错的武艺,都是文武双全的奇女子,有她们在, 不怕什幺坏人来捣乱。后来姑姑也在我十岁那年出嫁了。因为我是家中唯一的根苗,所以全家人都十分珍,妈妈、姨妈和姑姑及两 个姐姐一直叫我“宝贝儿”,而不叫我的大名“仲平”。从一出生起,妈妈、姨妈就对我十分疼,照顾得无微不至,含在口中怕化 了,捧在手中怕飞了,凡事都顺着我的意。特别是姨妈,别看她不是我的亲生母 亲,可对我的宠一点也不亚于我的亲妈。记得我小时候曾生过一场大病,可把她们急坏了,日夜双双守在我边,谁 也不愿离去,凭藉她们渊博的家传医学,又遍请名医,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医 好了我的病。我的病好了,她们却都累病了,她们为我尽了心血,我十分敬 她们,愿为她们奉献一切,使她们得到幸福,得到快乐。姑姑对我也宠极了, 疼有加,关怀备至。从小我就跟着我妈一块睡觉,不知为什幺,每个晚上上床之后,妈总看着 我发愣,然后就抱着我亲,还经常我的浑上下,有时连我胯下的小 也不放过,每天都要上一段不短的时间搓一番(后来我的之所以长 成了特大号的宝贝,除了因为我父亲的就是大号的,而给了我先天的遗传之 外,在某种程度上可能与我小时候妈妈对我每天进行的这种按摩有关係,这一定产生了很好的助长作用,要不然,我的那东西怎幺会超过父亲,比他的更粗更大 更长?)。妈还常说觉得体不舒服,让我替她按摩,在她上按,她的材,线条优美,肌肤光而富有弹,着有一种异样的舒服。 在我八岁那年的夏天的一个晚上,发生了一件对我的一生影响很大的事,令 我终生难忘:那天晚上,我和妈妈上床睡觉后,妈妈先对我进行了每天必不可少的亲、 、按摩后,说她的肚子不舒服,让我给她,于是,我的手就在妈妈的肚 子上轻轻地了起来,到妈的小腹微凸浑圆,光,弹十足,按着十 分舒服,妈也眯着眼,透出一副十分舒爽的样子。 我的手按着按着,不知不觉地到了妈妈的胯下,隔着小内碰到了一片蓬 松的毛状物和像温热的小馒头似的绵绵的一团,并没有和我一样的小, 妈也不防被我到了那里,“啊……”的一声娇呼,粉脸生春,眼微眯,双腿 也一下子蹬直了。我傻乎乎地问:“妈,您怎幺没长小?”妈妈一听,“噗嗤”一声笑了:“宝贝儿,你这个傻小子,怎幺问这个呢? 也好,妈就给你说说,免得你长大了什幺也不懂,闹笑话。你所说的小,是 你们男人特有的宝物,医学上学名叫‘’,咱们民间就叫‘巴’,我们女 人是没有那玩意儿的。”“那你们女人长的是什幺?”我继续问。“你管我们长的是什幺呢?关你什幺事?”妈故意逗我。“好妈妈,您让我看看吧!”我提出了一个令她意想不到的请求。“啐,去你的!臭小子,敢打你妈的主意。”妈脸红红的,有点难为。“什幺叫‘打妈的主意’?我不懂,让我看看嘛,好妈妈,求求您啦,您不 是说怕我长大了什幺也不懂闹笑话吗?您不让我看,那幺我不是还不懂吗?求求 您,我的好妈妈,就让宝贝儿看看嘛!”我好奇心大起,继续哀求着。妈妈起先还是不让我看,但经过我锲而不捨的哀求,她被我缠不过,只好答 应了我,但是又说:“看可以,不过你千万要记住,不能让别人知道!”“好的,妈,我保证不说!”妈起去了内衣,躺到了床上,把我拉到了她两腿之间,红着脸说:“看 吧,看个够,反正你当年就是从那里出来的,那时也见过的,只不过你绝对不记 得罢了。你这个臭小子,真把妈给缠死了,妈怎幺碰上了你这个小冤家,一见到 你,妈就没主意了。”那时我才八岁,还不知道欣赏妈那迷人的玉体,只向她两腿之间一看,只见 隆突又的户,像半个刚出茏的馒头那幺大,毛不很长,但却很多,浓 而蓬乱地包着整个突起肥美的户,中间有一条若隐若现的缝,红通通的很 是诱人,缝已经有些了,彷彿还热腾腾地冒着热气。“妈,你们女人的这东西叫什幺呀?怎幺这幺好看?”“呵,好小子,这幺小一点就知道欣赏女人的那东西了?我们女人这东西, 学名叫做‘户’,咱们民间就叫‘屄’,有些方言还叫‘小’。”妈给我讲 着,脸红得像盛开的。她大概怕我不懂,又坐起来,用手翻弄着她的户给我做实物讲解:“这一 团毛,和你们男人的一样,叫毛,不过你们男人的还可以叫巴毛,自然,我 们女人的也可以叫屄毛了;小肚子下面凸起的这一块叫阜,阜下面这两片能 分开的嫩叫大;分开这两片大,里面这两片更嫩、更娇豔的嫩叫小 ;分开小,这里有两个小洞口,之所以说是洞口是因为里面都有洞, 上面这个小口叫尿道口,里面的洞是尿道,是我们女人尿尿用的的通道:下面 这个稍大点的洞口叫道口,道口里面的洞就是道,道就是肏屄和生小 孩用的。两片小上面会合处的这一粒鲜豔娇嫩的核呢,就叫,它是我 们女人上最的地方。”说着,妈还用手轻轻地拨弄了几下,有些发涨起了。“妈,为什幺男女长得不一样呢?”我不解地问。“乖儿子,那是上天造人的杰作,也是人世间最大快乐的源泉。我们女人生 了一个洞儿,你们男人长了一根棍儿,就是让你们男人来我们女人的,这 就叫,也就是民间俗称的肏屄。这是人世间最快乐的事,这样一来,人类才 会延续,才会生小孩儿了,小孩儿才会从我们这洞中生出来了。”“那我是从您这洞洞中生出来的吗?”“当然是了,我是你妈,你不从我的上生下来,从谁的上生下来呀?不 从我的洞洞中生出来,从谁的洞洞中生出来?生你的时候,可把妈痛坏了。”“为什幺呀,妈?”“为什幺?还有脸问,你想想,你生下来的时候,虽然是很小,可也有这幺 大一块,硬从我这个不透风的道中硬挤出来,能好受吗?”妈故意绷着脸。“妈,您受苦了,谢谢您,儿子该怎幺报答您呢?”八岁的我已经懂得孝敬妈妈了。“傻儿子,天下哪有母亲生儿子是为了让儿子报答的道理呢?不用你报答, 只要你妈妈、孝敬妈妈就行了。”妈温地笑了,是那幺的慈祥、和蔼。“妈,我当然您!当然孝敬您!”我听妈说完后,用手轻轻了妈那好 看的小,觉得绵中又微微有些发硬,不像初碰到时那幺若无骨,就问道:“妈,怎幺又变硬了?”“臭小子,还不是让你逗的?!我们女人的这东西,在有慾的时候也会微 微发硬、膨胀,这和你们男人的那东西在有慾时能硬得像铁一样、胀大一倍左 右,道理是一样的。”“妈,我这巴为什幺不会硬呢?还有,我怎幺没有毛呢?”“傻儿子,你还小,等你长大了,毛就会生出来了,到那时,你就也会有 慾了,一有慾巴也就会硬了。而且我保证,你这玩意儿硬起来会比别人壮 观上好几倍。”“那什幺又叫慾?我现在怎幺没有?”我又问道。“慾就是有了的慾望,说句虽然难听但却实在的话,就是想肏屄了! 你还小,怎幺会有大人才会有的慾!”“原来是这样呀,妈,您的这里现在有点硬了,按您的说法就是有慾了, 也就是说您是想肏屄了?”我着妈的户问。“去你的,你怎幺能这样子说我?我可是你的亲妈呀!”妈有点生气了。我赶紧安妈道:“妈,我的好妈妈,我是和您开玩笑呢,不要生儿子的气 嘛!”我爬在妈妈上撒着娇。 “妈知道你是在和妈开玩笑,妈不怪你,哪有当妈的和儿子计较的呢?臭小 子,真是个天生风流种,这幺小就会调戏女人了!而且调戏的还是你的亲妈!” 妈也和我开起了玩笑。 “妈,我不是调戏您,我是实在太您了!对了,您不是说男人用根儿 女人的洞儿是人间最快乐的事吗?您那里硬了不说明您也有了慾?您还说是让我逗的,那意思不是说您也想和我肏屄吗?那就让我的小进您的屄里,让您得到你所说的人世间最大的快乐,以此来报答您,好不好?”我突发异想。“去你妈的,你这个小子怎幺这幺流氓、下流?”妈真的生气了,一巴掌打 在我脸上。从小我就被妈妈和姨妈她们宠惯了,从来没有人打过我一下,这是妈妈第一 次打我,我被妈吓哭了,捂着脸问:“妈,您怎幺打我?我说错什幺了?”妈一见我哭了,也后悔了,心疼起我来了,着我的脸问:“让妈看看,妈 打痛你了吗?宝贝儿不哭,宝贝儿不哭,是妈妈不好,你又不懂事,不是故意汙 辱妈妈,妈不该打你,对不起。”妈说着,亲着我被打痛的地方,自己也哭起来 了。我一见妈妈哭了,立刻孝心大起,马上不哭了,又安起妈妈来:“妈,您 别哭,宝贝儿不哭了,您也别哭了。”妈见我不哭了,也停止了哭泣,又温地用去我脸上的小泪珠:“好, 我们都不哭!”我又小心翼翼地问:“妈,您刚才打我,是因为我说错什幺了?我可没有别 的意思,我只是想报答您。”“去你的,哪有这样的报答法?我说是你逗的,就是想和你肏屄吗?少臭美 了!我是你妈,是你的亲生母亲,你这小子怎幺想肏你自己的亲妈?”妈又打了 我的脸一下,不过这次可和上次不一样了,又温、又慈祥,就像我的脸一 样,接着她自己又“吃吃”地笑了。“不嘛,不嘛,为什幺我不能?为什幺您是我妈,我就不能和您干那幺美的 事?您不是说那是人间最最快乐的事吗?”“看你急得,妈逗你呢。妈告诉你,除了夫妻之外的自己的亲人是不能干这 种事的,特别是有直系血缘关係的就更不能了,像咱们这种亲生母子的关係就更 更更不能了。至于为什幺,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你们汉人的老祖先定下的规矩, 我们苗人也受了影响。”我外公家是苗族,所以妈这幺说。“为什幺自己的亲人不能干这种事呢?和不亲的人干这种事又有什幺意思?难道古人定的我们就一定要遵循吗?我们学堂先生还教我们要勇于打破常规,勇于创新呢!”我振振有词,现在想起来真有点脸红。妈一听,又被我逗笑了:“你这个小,真是稀奇古怪,哪里来这幺多歪 理,如果你们先生听你把他教的用到这上面,他不知要气成什幺样子呢!说不定 他那把白鬍子都要被气掉呢!”“妈,我真的好想和您……”说到这里,我又问:“妈,您刚才说和您干那 种事该怎幺说?”“肏屄!”妈随口而出,脸马上又飞红了。“妈,我真的好想和您肏屄。我太你了,听您说肏屄是件那幺快乐的事, 那幺为什幺不让我和我最亲的妈妈来干这种事?!我真的想像不出怎幺能和别的人干这幺快乐的事,我不把快乐献给最亲的妈妈献给谁?妈,我太您了, 我真的太您了,我不知道我离开妈该怎幺过!”我压在妈妈上撒着娇。妈一听,极受震,抱着我的头,深地注视着我,怔了半天,又亲了我一 下,说:“我的好孩子,你对妈真好,你这幺妈,真让妈极了,妈也离不 开你,妈更你,好吧……”说到这里,又停了下来,好像要下什幺决心,看得 出她的思想斗争极为激烈。终于,她下定了决心,说:“好,我们就豁出去了, 妈让你肏。不过,现在你还小,还不适合干这种事,刚才你不是说你的巴还不 会硬吗?巴不会硬那怎幺能干成呢?”“为什幺干不成?”我言道。“傻儿子,什幺都不懂,还想和亲娘干。妈告诉你:我们女人这道在平时 是闭的,在有慾时因为充血而膨胀,那就更紧了,你的小巴硬不起来, 不啦唧的,又这幺短,这幺小,怎幺能得进去?就算妈是生过孩子的人了, 道已经鬆了,你也肯定弄不进去,更不要说来个处女,道那幺紧,洞口处还有 处女膜挡着,你就更弄不进去了。”妈耐心地给我讲解着。“什幺叫处女、处女膜呀?您的处女膜在哪里?让我看看。”“处女就是没有让男人肏过的女人,处女膜就是处女的标誌,妈早已不是处 女了,儿子你都生出来了,怎幺会有处女膜呢?它是一层薄膜,长在女人的道 口,是女人道的一层屏障,男人的巴要进女人的道中去,就必须首先从 处女膜过,一进去就把处女膜弄破了,女人就会流一些血,处女膜一破,这个女 人就从少女变成了真正的女人了,你看,我这里……”说着,妈妈掰开自己的 ,指点着让我看:“这就是处女膜被你爸爸弄破留下的处女膜残痕。以后你要 和女人玩,就要从这一点上判断她是不是处女,能不能配上你。好了,不要多说 了,妈告诉你,现在你是绝对肏不成亲娘的,根本就不进去嘛!”“不进去,就硬挤进去嘛,您又没有处女膜挡着。”我不懂装懂,下小 头,用手扶着不唧的小,对着妈那迷人的缝就硬塞起来。妈一看,娇笑起来:“宝贝儿,你要‘强姦’我吗?我告诉你现在干不成, 你还不信,你那样干是不行的。好,为了使你相信,我再帮帮你吧。”说着,妈用手把自己的用力向两边分开,帮助我将小巴往里边塞。可 是因为我的那玩意儿不但太,而且太细太短,根本就无用武之地,急得我头 大汗,可是巴却只是在妈妈的户上胡乱擦着,最多只能在妈妈那两片 中磨来磨去,根本无法前进一步,就更别说进道中了。“傻小子,你以为就那幺简单呀?好了,好了,不要再磨了,弄得妈浑难 受。妈告诉你,男女不只是把巴进屄里那幺简单,还要有硬度、长度和 粗度,还要来回运、不停摩擦,然后还要有高潮、等等,才能产生快, 这中间的道理多着呢,不是你小孩子能弄清楚的。等你长大,十年以后,妈一定 给你!妈不骗你,除了你爸和你,妈是不会和别人干这种事的。唉,不知前生欠 了你们张家多少风流债,当年你爸得要疯,现在又上了你,可能是移作 用吧!”妈说到这里,似不胜慨,又幽怨万分:“说了你也不懂。”“妈,我懂。”为了安妈,我这样说道。其实,我那时那幺小,怎幺会懂 呢?这都是我后来才弄明白的。原来,在父亲刚死时,妈妈受不了这种二十一岁就守寡的突然打击,神临 近崩溃,幸亏有外公、姨妈等人的细心照料,才没有出事。本来我是由妈带养 的,没有跟妈妈睡,姨妈让妈妈亲自带我,让我每天都跟妈妈睡,每天有了儿子 在边分心,妈妈那一颗经过创伤的心才渐渐平静下来。原本她对爸爸的恋和对我的母是基本平等的,从此她对爸爸的恋也转 而变成了对我的母,的天平一下子产生了重大的倾斜,对我贯注了全心的 ,从此,我在她心目中也就兼儿子和丈夫两种角色,既是她可的儿子,又 是她亲的丈夫,所以她才会对我有那种矛盾而又暧昧的态度,既是慈祥和蔼的 母亲,又是多温的妻子。同时加上她刚和父亲尝到男女的美妙滋味,父亲死后,她对的望 并没有随着父亲的去世而消失,而是也随着的天平的倾斜而一脑的转到了我 上,将我当成了丈夫,当成了对象,所以她才在每天晚上对我进行。 这就是所谓的移作用,要不然,妈妈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现代女,怎幺会每 天对自己的亲生儿子那样呢?这并不是她不知廉耻,对丈夫不忠,对儿子不仁,相反,这是因为她太丈 夫、太儿子了,又把这两种强烈的合二为一,全部集中在我上才会这样, 这其实正是她纯真、贞烈的体现,只不过这种表现形式和一般女人不一样罢了。“妈,今天干不成,那就按您说的,咱们一言为定,十年以后,来,拉!”“好!”妈慈地和我拉了。“好了,咱们该睡了,今天晚上的事你千万不能出去乱说,只有你知我知, 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要不然,妈就没法做人了,就只有死路一条了。”妈嘱咐 我。“妈,您放心,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说的。”……从那天晚上以后,我又跟着妈妈睡了一个多月,几乎每天晚上我们都要干些 假凤虚凰的故事,后来我的巴竟然也能像模像样地硬起来了,也能进妈的 道中一点点了,八岁巴就能硬,说明我的能力真的与从不同。 不过虽然我的巴与众不同,比别的同龄孩子大多了,但毕竟那时候我才八 岁,巴再大也大不到哪里去,所以难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妈妈说受不了 那种慾被挑逗起却又得不到足的痛苦折磨,而我们在一起就控制不住要互相 ,然后就是妈妈被慾火折磨得死去来,所以我们不能再在一起睡了,与其 这样每天受折磨,不如两人分开,等条件允许,也就是十年后等我长大成人,有 能力帮她解除这种痛苦的时候再痛痛快快地在一起。于是就和我分了房,她指派 了一个小丫鬟小莺伺候我,她大我两岁,挺会伺候人,人又机,善解人意,长 得也得漂亮,我很意。 第二章 母子恩云雨会 十年心愿一日完转眼之间,到了公元一九四八年,我也十八岁了,完全懂得了男女之事,所 剩的只是实践了。现在再用一个男人的眼光来看家中的女人,才发现家中全是大 美人,一个个千娇百,各风采:妈妈和姨妈都还不到四十岁,姨妈三十七,妈妈三十六,都是豔光四,风 韵迷人,倾城的容颜,高挺的酥,细细的柳腰,白嫩的肌肤,每一寸体都散 发着诱人的熟透了的女的气息。大姐翠萍,大我一岁,是典型的顺、乖巧的好女孩,生最温,最 贤惠,是个标準的古典美人;二姐豔萍,只大我两个月,多愁善,也很温体 贴,脾气也好,斯文娴静;小妹丽萍,小我一岁,个倔强,生开朗,敢做敢 当,但心底里却温善良,属外刚内型。姐妹三个虽然个不同,但有一点却是相同的:每个人都长得天姿国色,高 贵圣洁,对外是“豔若李,冷若冰霜”,对我却温体贴,百般迁就,万般照 顾。另外,家中的丫头、女僕,一个个也都是中上之姿,特别是我的丫鬟小莺, 更是个美人坯子,也早已到了含苞怒放的季。但是,家中美女一大群,我却一直是处男之,并没随便找个像小莺这样的 小丫鬟来平息心中愈来愈烈的青春慾火(因为家中的丫鬟全是买来的,而不是像 女僕女佣那样是雇来的,这些丫头算是我们的私有品,可以随意处置,包括她们 的体,也就是说,就算是干了她们也是合法的,她们自己也是心甘愿的),不为别的,只为我和母亲的十年之约。自从八岁的那个晚上,我便上了我的亲 生妈妈,梦想着有朝一日能与母亲共尝那之,共浴河。终于,在我十八岁生日的那天晚上,妈妈让我了却了心愿。那天晚上,我从妈妈的房间门口经过,听到里面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声, 难道妈妈不舒服?因为家中没有男僕,又规定不经召唤,下人是不準进主人的房 间,所以家中的屋门一般都不上锁,因此我一推门,一边喊着:“妈,您不舒服 吗?”一边就闯进去了,一进去就一下子惊呆了,看到了难以置信的场面:妈妈赤地半躺在床上,如同一尊白玉美人。她的材根本不像三十六岁 的女人,而是线条优美,凸凹分明,浑肌肤洁白光;她的上,雪白得像一 个雪团,前一对玉又高又挺,头竟然还像少女一样,从头到晕全是粉 红色的,与雪白的肌肤相衬,美极了,也诱人极了,无一点瑕疵可寻;细细的柳 腰,平的小腹,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再看那神的三角地带,一大片乌黑的 毛,衬托着那的户,显得更加美丽,更加迷人。妈正用手在她那迷人的户上忙着,水流了许多。正在这时我进来了, 妈又羞又急,整个人呆在床上,脸红得像六月的晚霞,一直烧到了脖子上,右手 中指还留在自己的道中,不知如何是好。我也怔住了,喃喃地说:“妈,您怎幺了?哪里不舒服?我能帮上忙吗?让 我给您好吗?”妈听了我的话,神色安定下来,眼中闪过一道异彩,嫣然一笑,说:“你太 能帮上忙了,这个忙妈不让你帮让谁帮?!”同时从道中抽出了手指,指着自 己的户说:“这里不舒服,快来帮妈。”我一听,正中下怀,忙将手按在了我朝思暮想的地方,刚一接触妈的户, 妈就娇嗯一声,娇躯起了一阵轻微的颤,粉面生春,双颊飞红,一双眼似 求什幺,又似在鼓励我,望着我一眨也不眨,那模样真叫勾魂摄魄!随着那声娇嗯,妈的美微微一颤,两条玉腿也分开直,我注视着妈的玉 户:浓深处,芳如菌,长了妈那的阜。我小心地分开遮掩在源洞 口的芳,然后轻轻地掰开两片肥厚的大,但见红微张,瓣绽,两张 壁微微张合,正中间的那粒肥嫩的,颜色红嫩,鲜豔滴,还在微微颤 着。奇景当前,把我刺激得兴奋不己,将手指进了那迷人的缝中,、、 按、摩,忙个不停,妈被我弄得不住地着,小中春潮氾滥,从她的道口 中徐徐沁出的水弄得我手上淋淋、的。“好儿子,好宝贝儿……不要再用手了,妈受不了了……你用嘴给妈舔舔好 吗?”妈妈哀求着。“好吧,为了妈,干什幺都行,我的好妈妈!”妈妈将双腿儘量大张,使她那毛茸茸的户暴无遗,把我的头按在她的屄 上,我出舌头,先开始舔她的毛,又吮、又、又吸、又咬,把妈痛快得美 目半睁半闭,朱似张非张,浑火热颤抖,娇躯微微扭曲,从口鼻中发出痛快 的声:“啊……哦……好儿子……好啊……别光舔毛……”于是我就用手拨开妈的两片,翻了开来,出那条红通通的像滴牡丹 一样豔丽的缝,里面正汩汩地流出水儿来,像一粒红珍珠似的挺立在户 正中。“妈,您这里面有两个洞儿,让我舔哪个呢?”我故意问道。“傻小子,妈不是给你讲过吗?难道你都忘了吗?上面那个洞口那幺小,能 进你的那东西吗?那是尿道口,不要舔,可能会呢。下面的那个大点的,才 是道口,那才是正地方呢!”“这个大的也这幺小呀,能容得下我的大巴吗?”我故意逗妈。“容不下就不容!谁说过要容你的大巴了?你这个臭小子,就会调戏你亲 娘!逗得妈难过死了,你还有闲心说笑,等会儿你发急时,可不要说妈不给你面 子。”妈使出了杀手谏。“妈,我是和您闹着玩儿的,您不要当真嘛!宝贝儿不敢了,好妈妈,就饶 了我这一次吧!”我慌了。“那好,还不快点舔?!别再逗妈了,妈受不了了。”我不敢再多说,赶紧把舌头长,挤进妈的道,四面乱舔起来。妈这一下被我弄得仙死,浑酥,子不停地扭摆,口中不已: “嗯……好儿子……好舒服……往里面点……对,就是那里……用力一点……美 死了……妈整整十五年没有爽过了……啊……啊……要洩了……啊……啊……好了……快死了……”一像喷泉似的,一下子涌了出来,全喷进了我嘴里,我一口一口全 了下去,腥腥的,鹹鹹的,如琼浆玉一般,十分好喝。“我好久都没有这样舒服过了,从你爸爸死后,十五年来妈从来没有这幺爽 过,谢谢你,好儿子。”妈足地说着。“妈,您舒服了,我这里却更难受了。”我指着那把裆撑得半天高的玩意 儿对妈说。自从进门看到妈的体,它就开始硬了,我又在妈妈上玩了半天, 更是胀得难受死了。“呵,好小子,你长大了,它也长大了,挺得这幺高,你放心,妈会让你舒 服的。妈没忘咱们的十年之约,今天就是想起十年之约已经了,才挑起了我的 慾望,我又不好意思先说,又憋得难受,就只好自己解决了。唉!这十年可真把 我等得难受死了,本来妈还能熬得住,一有了那个十年之约,弄得妈一想起来就 要起,真难过死了,终于等到了却心愿的时候了,今天妈就全给你,就算是妈 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吧!来,把衣服下来。”妈声说道。“谢谢妈的生日礼物,人们常说‘儿生母受苦’,今天,我更应该送给妈妈 一份礼物的,我就把我这根巴送给你吧,喜欢吗?”“太喜欢了,这是妈收到的最好最珍贵的礼物,那就快点吧,快点让妈看 看你给妈的礼物。不要多说了,来,妈帮你。”我的衣服被我们两人齐心协力地了个光,子刚下来,那根大巴就 跳了出来,似怒马,如饿龙,威风凛凛地昂然挺立着,根部丛生着乌黑髮亮的 毛,布了我的部和小腹,又粗又长的粉红色的体,又圆又大的赤红色的 头,看上去诱人极了。妈妈一见就大吃一惊,一把抓住,仔细检查:“你的巴长得怎幺这幺大? 还这幺硬,太好了。你记不记得你小时候,我预言你这东西长大会比别人壮观得 多?现在验了吧!因为你一生下来,这玩意儿就不同寻常,和一般婴儿的大不 一样,这就是遗传,我就知道你这个家伙儿,一定能和你爸爸的一样,长成个大 号的,谁知比他的还粗还长还大,竟然是个特大号的。”妈一边说着,一边还用手握着量了量,然后惊喜地说:“我从来没有见过别 的男人的,只是当年你爸爸的才让我的两手替握三下。他告诉我,他的东西在 男人当中已经算是难得一见、万里挑一的大家伙儿,现在你的这东西竟让我握三 下后还出整个大头,足有七寸多长,还这幺粗,一手都围不拢,这不是成了 男人当中的王了吗?真太壮了!”妈用手握住我的捋上捋下地,不释 手。经过这一阵子的搓,把我的弄得青筋怒涨,全根发热,大的 头又胀大了许多,边沿高高地绷了起来。“它更大了!宝贝儿,你看,这下不有了八寸长了吗?!真太好了!”她更 加惊喜激。“妈,胀得更难受了。”“急什幺呀,妈会让你难受吗?来,让妈也帮你舔舔。”说着,妈让我上床躺好,她伏下去,出的香舌,先舔我的毛、 巴根部、,然后是体、头,舔来舔去,最后,妈妈张开小口,将我 的物了进去。我的巴太大了,而妈的小嘴儿也太小了,只能含住我的大 头,也憋得妈口发胀。妈含着我的大头,不停地用力吸吮,舔弄,的舌尖顶着头中间的小 眼儿,尽着,一双玉手在在外面的上搓,我的大巴到温暖,舒服异常,一种从未有过的冲袭上我的神经。“啊……啊……妈呀……好舒服……我要了……啊……”我下意识地抱紧妈的头,快速地用力向上挺起来,妈也加快了吸吮。一阵抽搐后,我了,浓热的一大一大地洩进了妈的口中,这就 是我的处男之啊!妈“咕噜咕噜”地了下去,连三大口才全下,并且继 续舔着我的巴,让它不会萎缩。我的巴保持着坚挺不倒。“真太好吃了,真多真过瘾!你肏过女人吗?”妈娇声问道。“没有,自从我们订约之后,我就发誓一定要把第一次献给妈,还要让您教 着我干。刚才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现在我才知道洩过后的觉原来是这 样舒服,真好!妈,您可要好好地教我呀!”“好儿子,这幺说妈刚才吃的是你的童男之?那可是医书上有确切记载的 滋壮的绝佳补品呀!好孩子,对妈真好!妈一定好好教你,妈也是从订约以 后就发誓只让你一个人干,有了慾望也都是强忍着,偶尔有时实在是忍受不下去 了,也只是像刚才那样自我发洩过两三次,就这样苦苦地等着你长大。”妈抱住我的头,温地腻声说着,又把那红的盖在我的上,轻轻地 亲着,并把那的香舌进我的口中,让我尽吸吮着。这一,让我到 神恍惚,飘飘仙。“妈,这就是接吗?滋味真美,儿子还是第一次尝到。”“好儿子,连初都献给了妈,你对妈真是太好了!”妈高兴地抱紧了我, 与我继续接,一双豪在我前来去,同时,两条大腿也一一缩地碰着 我的,刺激得我快要疯了。“妈,儿子想……”我吐吐。“想什幺?儘管说!”妈知道我在想什幺,故意逗我。“我想,我想……”我羞于启口,机一,说:“我想完成我们的十年之 约!”“完成十年之约?那是什幺意思?怎幺完成?妈怎幺听不懂呀?”妈还是不放过我,继续和我开玩笑。“我想……我想……”我还是难以出口。“到底想什幺呀?妈的好儿子,你就大胆地说吧,妈是不会怪你、笑你的, 妈想听你亲口说出来,妈等了这幺多年,就等着你这句话呢!”妈声诱导。“我想肏您!”我终于再也忍无可忍,说出了难以出口的心里话:“妈,您 的亲儿子想肏您,您的亲儿子想和您肏屄。好妈妈,您别再逗儿子了,我的好妈 妈!就快点让儿子肏肏您的屄吧!您再不让我肏,我就要发疯了!”“好了,妈也不逗你了,上来肏你的亲妈吧!妈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不过可 要轻点,你这孩子的东西太大了,妈怕一下子受不了。”妈说着躺了下去,我伏到妈的上,挺起下面的大巴,在妈的大腿根胡顶 乱撞,可就是找不到源洞口,急得我头大汗。妈见我找不到屄眼儿,就娇笑 着,左手分开了她那迷人的瓣,右手握着我的,带到她的源洞口,下 极富技巧地了两下,两片瓣已经住了我的头,然后腾出右手来,在我 的上一拍,声道:“进你的发源地去吧!”妈话音未落,我一挺,巴一顶,粗大的头已进妈那娇嫩迷人的玉 洞中。妈微微地皱了皱眉头,眯着眼,有气无力地娇嗯了一声,显出十足的舒服 劲:“啊,真好!宝贝儿子,妈已经十五年没有来过这事了,你可要轻点啊!”我知道妈荒芜已久,经不起暴风骤雨般的摧残,就仅仅鼓头,在她户 中拨弄、摩擦,不停不休。妈娇喘着,微哼着,低低地乞求着,迷人地暱喃着: “好孩子……妈难过死了,别再逗妈了……快点进来吧!”妈的娇、、羞、急、、浪、迷人、诱惑、暗示、乞求,使我再也把持不 住了,用力一顶,只听“噗嗤”一声,妈也随着“啊”的一声惊呼,我的坚硬的 大尽根而没,粗大的头一下子顶在妈的心深处。妈一阵痉挛,那双美丽的大眼中流出了晶莹的泪水,像经不起我这兇猛的侵 袭,面色惨白,令我油然而生一怜惜之,我紧紧地搂住她,热烈地着她: “妈,对不起,我太鲁莽了,我忘了妈会痛的。”“傻孩子,妈被你整惨了,小屄好像被你戳裂了。”妈颤声说道。我一听,忙抬起上,向我们两人结合的地方看去,只见妈那娇嫩的 瓣被撑得向两边裂开,迷人的小洞口也被胀得鼓鼓的,紧紧地箍着我的巴根。“妈,对不起,您教教我,现在该怎幺办?”“你先轻轻抽送,慢慢摩擦,再我,我。”我依计而行,下面在轻轻地抽送摩擦,上面着她的,吮着她的香舌, 中间着她的,尖尖的头被得坚硬而挺立起来。我曲指头,忽轻 忽重,不忍释手。“嗯……嗯……仲平……宝贝儿……好儿子……”妈娇嫩的玉被得通红,颤巍巍地晃着,我凑上去,一口咬住那葡萄粒 似的头,轻轻地用舌尖顶住在牙齿上,时不时地猛吸一口,妈又一痉挛, 浑轻抖。“噢,宝贝儿,妈快被你碎了,小时候吃还没吃够啊?”“妈,您的房真美呀!小时候我怎幺没有发现?”我一边轻抽慢送,一边 亲着妈的房,一边话戏语不断,一齐挑逗着妈的慾。妈渐渐地扭 柳腰,摆玉,配合我的作,迎合凑送。妈妈已经获得美妙的快,边透出甜笑:“这才是妈的好孩子,乖乖地听 话,别再胡冲乱撞了,妈老了,经不起你的折腾了,你这孩子的东西也太大了, 进去胀得的,一下子顶进妈的子一大截,妈哪曾尝过这种滋味!”妈说 着,还娇地用手指点了点我的额头。“我当年从您这洞里出去,现在再进去‘朝祖’,当然不能放过子这个发 源地呀!也真奇怪,当初我整个人都从您这里出来了,现在我上最小的一件东 西都进不去。”“去你的,少吃妈的豆腐。”妈面红云,不胜娇羞:“你那东西是你上 最小的东西吗?那是你上最伟大的东西!”我俩谈着、着、着、抽送着……话绵绵,犀相通,像一对久别重 逢的恩夫妻,你贪我恋,翻云覆雨,两相融,一体,直至仙死的境 地。“妈,这样斯斯文文的不够刺激,怎幺办?”妈白了我一眼,说道:“放牛拔的野孩子,一点也不懂得调,那你就用 力好了。”妈那妩的神态,更激起了我的心火,增加了我的热和力,疯狂地抽送 起来。“妈,您也嘛,现在我们是夫妻在肏屄,不是母子在闲谈。”“小鬼,学那幺坏!调戏起亲妈来没完没了,句句都让妈脸红!让我说,我 们是母子就是母子,我们母子俩就是要肏屄!”妈说完就两颊飞红,星目微合,渐渐地摆起来。妈不是个不解风的小姑 娘,而是对技巧和知识有富经验的半老徐娘,她懂得如何引发刺激,如何 掀起高潮,使得到昇华,这种床笫间的技巧与艺术,可不是一般女所能比 拟的。妈转玉,迎送、闪合、翻腾、扭摆,我反而没有用武之地了。她的户 里绵绵的,暖洋洋的,吸吮吐,收缩,颤,一吸一吐,一紧一鬆,不停地 刺激着我的巴,偌大的已经处于被的地位,被妈那一阵阵的水汹涌地 侵袭着。“小鬼,怎幺不了?”妈笑问我。“我正在享受妈的屄里面的美妙的滋味。”“什幺滋味?”“绝妙无穷,难以言传!”“好儿子,尽地享受吧,妈已经十五年都没用过了,今天就全给你了。还 有,你要是到快洩时,就告诉妈。” 妈使出浑解数,户加紧了运,一吸一吮,进吐出,使得我的头像 是被牙齿咬着似的。接着,妈的整个壁都了,一紧一鬆的自然收缩着,我 浑酥酥的,似万蚁钻,热血沸腾,如升云端,飘飘仙。“妈……好舒服……我要洩了……”妈立刻停了下来,道壁一鬆,向后一缩,将我的大巴从她的道中 撤了出来,手用力着巴根部,止住我的未洩。“太美了妈,您那里面怎幺会呢?是向人学的还是天生如此?”“……”妈娇笑不答。“为什幺不说呀?好妈妈,快告诉我!”“傻孩子,这是能学的吗?跟谁学去?天生妈就是这样的!”“那别的女人会吗?”“绝大多数都不会,不过各有各的好处,有的水多,有的紧,有的毛多, 有的外紧内松,有的外鬆内紧,有的……总之,各有各的风,你以后就会明白 了。现在你先来自己弄吧,尝尝‘运’后洩的滋味,别弄到最后,妈的屄也 让你肏了,还让你说俏话,说没让你自己弄,你没有过瘾。”妈说完,就跷起双腿搭在我肩上,户挺了上来,我用手抬着妈的玉,挺 着粗壮的,再度横冲直撞,发挥雄风。“啊!好孩子……太舒服了……你真会肏亲妈……”“啊……啊……好儿子……妈不行了……停停吧……饶了妈吧……你要死你的亲妈了……妈怕你了……你真要把妈弄上天了……”妈妈声声讨饶,一次次的洩着,只有喘气的份儿。我出胜利的笑容, 再也控制不住,一热如岩浆爆发,汹涌而出,滋了妈那久枯的心,一时 间天地泰,调和。妈美丽的脸上出足的笑,我瘫地伏在妈的玉体上,她舒展玉臂,紧 紧地搂着我,着我的背,着我的,慈祥、和蔼、娇豔、妩,风万种, 仪态万千。我癡癡地望着这位为我亲生母亲而又对我投怀送抱奉献体的绝世 佳人,不禁引起了无限的遐思绮念:“妈,儿子等了十年了,自从和您定下十年之约后,我就等着这一天了,特 别是等到儿子我真正懂得了男女之事以后,魂里梦里想的都是您,整天想着什幺 时候能和妈妈巫山云雨,共赴瑶台。说句不怕您生气的实话,这几年来如果哪一 天您打扮的漂亮些,那这一天我肯定在躲您,因为我不敢多看您,一看见您那漂 亮的模样我的巴不由自主就要起,胀得难受死了,心中就有一种强烈的想肏 屄的愿望,要难受好半天。这些年真把我等得急死了,其实我十五岁时巴就这 幺大了,那时就能肏屄了,又让我多等了三年,今天终于完了心愿,我心里真是 太高兴了。”“傻儿子,那你怎幺不来找妈呢?这些年你没有跟着妈睡,妈怎幺知道你的 巴已经长这幺大了?如果你早点来向妈提出要求,妈检查检查你的体,知道 你的巴早就这幺大了,妈早就让你肏了!何必侷限于那个十年之约呢?妈何尝 不是想得厉害呢?你还只不过是这几年懂得了男女之事以后,才想得特别厉害, 小时候你懂得什幺?又会想些什幺?可妈就不一样了,自从和你定下约会后,就 没有一天不在想着了,比你想得苦多了。”“妈,您想得那幺苦,今天儿子终于让您等到了,不是吗?”“是的,我们终于完了这十年之约的心愿。”“我们这是‘十年之约一日完’,对不对?”我这是一语双关,‘一日完’ 中的‘日’字,既是‘一日、一天’的‘日’字,也就是‘十年之约终于有一天 能完愿’的意思;又是‘肏屄’的‘肏’字,也就是‘十年之约今天一肏屄、肏 一次屄才算完愿’的意思。妈妈也听出了我话中的意思,也半开玩笑半认真地笑着说:“对,我们这十 年之约,今天让你一肏我,总算完了心愿。你这孩子,肠子真多,还给妈玩 ‘一语双关’呢!”“妈,儿子心眼再多,也多不过妈妈,对了,妈,儿子干得还可以吧?您还 舒服吧?够不够补偿您这十年来的相思之苦?”妈着我的大巴说:“是的,今天妈终于等到了,终于等到了儿子用这根 大巴来安我,我的好儿子干得太好了太了,妈舒服极了。说实话,你今天 弄得妈美得都要上天了,简直要把妈美死了!你真!真是妈的好儿子!第一次 干女人就这幺厉害,以后有了经验就更了不得了,说不定真的会把妈弄死在你这 根大巴下!不过,说到补偿我这几年来的相思之苦,那差得可太多了,你以为 干这幺一次妈就会足了?不,不但不足,反而因为你让妈尝到了甜头,妈会 想得更厉害,你要是以为和妈干这一次就够了,以后不再理妈了,那就把妈害苦 了!”“妈,您放心,我怎幺会不理您呢?我怎幺捨得?我是那幺的您,以后就 是您不让我肏,我也会想方设法来肏您,怎幺会不理您?我不会害苦您的,我会 天天陪着您的。”“真的吗?我不让你肏,你就‘想方设法’来肏我?你能想什幺方、设什幺 法?难道你要强姦我吗?我要你天天陪着我干什幺?让你天天肏我吗?你这臭小子,净想美事!”妈真有点蛮不讲理,既想让我多和她“干”,又要取笑我,说我净想美事, 真让我哭笑不得,不过,谁让她是我妈呢?我只有提“抗议”的资格:“妈,您讲不讲理呀?是您说‘不足’,还说怕我‘只肏您这一次就不再 理你’,那意思不是说要让我多肏您吗?现在反过来还说我‘想强姦您’、‘想 天天肏您’、‘净想美事’,您到底让儿子怎幺办?”“傻儿子,妈是逗你玩呢,你怎幺当真了?妈算怕你了,这幺不经逗。好了 好了,妈认错,对不起,行了吧?妈承认,妈是想多和你玩,想多让你肏我,行 了吧?”妈温地着我,那红粉脸,那妙目眼,真的是妙不胜言、无处不 美!“妈,您真美!”“傻孩子,妈老了,不能和年轻时候比了,妈已经是韶华已逝了,已经是个 老太婆了,妈想你会嫌我老了。”“这幺美丽的小老太婆,我愿意永远伏在您怀里!”“淘气的孩子,就怕你以后会被太多的又年轻又漂亮的女孩迷住,到那时, 你就会忘了妈的。”“妈,您老人家放心吧,您是这幺美丽,又是这幺我,我怎幺能忘了您? 我怎幺忍心不您?何况您是我的亲生母亲,还心甘愿、不顾一切地和我干这 种事,您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永远是神圣的,永远是至高无上的,您永远是我的最 ,永远是我的第一人!能和您作是我的最好享受!”“好孩子,这妈就放心了!不过,你刚才说‘您老人家’,难道我真的很老 了吗?”“妈,您不老,在儿子我的心目中,您永远是年轻、漂亮、美丽、多、温 、慈祥……”“好了好了,别再给妈带高帽了,妈没你说的那幺好!既然妈不老,那你以 后就不要‘您’、‘您’地称呼我,说‘你’就行!”“那怎幺行,您是我的母亲,我应该尊敬您,应该尊称‘您’。”“怎幺不行?现在我们有了这种事,两人之间又多了一层关係,我既是你的 母亲,又是你的妻子、人、人。我是你母亲,你应该给我叫妈;我是你的妻 子、人、人,你也应该对我直呼‘你’,对不对?要不然你就不要再和妈好 了,在干那种事的时候我们不是平等的吗?好了,不要再说了,不然妈就要生气 了!”“那好吧,我听妈‘你’的话。”我故意加重了‘你’字的音,以示改正。妈高兴地了我一下,说:“这才是我的乖儿子、好人呢!别人要是知道 我们的事,我就没法了,他们会说我们母子乱伦,法理不容,哼,我才不这样 想呢!只要我们真心相,干什幺都是理所应当的。何况你当年就是从我这道 中出来的,你本整个人都是我上掉下来的,那幺你上的这根柱,不就 也是我上的吗?!那幺‘我自己上的’再进入我自己的道,有什幺不 可以的?!你整个人都是我上掉下来的,你就是我的一部份,你就是我的化 ,你就是我,我们两个人,本来就是一体,我们现在这样,只不过是分别了十 八年后‘破镜重圆’,有什幺不对的?再说,为什幺儿子能整天吃时吮妈妈的 房,而不能干妈妈的屄?要知道,房和屄同是女人上的器管,只不过儿 子吃是用嘴吮妈的房,而肏屄是用巴肏妈的屄,对不对?”“妈,你说的太对了!以后我会随时向你要的,妈!”“放心吧!妈也想要,以后你不管什幺时候想玩,妈一定豁出命来奉陪!不 过,你可不能在外面到处乱玩,万一染上病就难办了,我们就不能享受这人世间 最大的快乐了。”我们相视而笑,又甜蜜地拥着、着、谈着、调笑着,直至进入幸福 的梦乡…… 第三章 亲娘与子风流过 姨妈又上娇儿床妈妈自从和我有了结体之缘后,双颊红腴,眼波流含,心开阔, 笑语如珠,往日的神抑郁也再不复存,尤其对镜子梳妆:淡扫蛾眉,薄施脂 粉,穿一袭淡黄色的旗袍,让人看了觉得她年轻了十来岁,女人的心就这幺不 可捉。我和妈妈的关係始终保持着高度机,夜夜春宵,人不知鬼不觉地持续了 将近一个月。这天,我走进了妈的房间,她正在午睡,只穿了一件睡衣,玉体横陈,两条 雪白的大腿了出来,两座挺拔的峰也半隐半,随着呼吸一起一伏,我不由 地看呆了。看了一会儿后,我童心大起,想看妈穿内没有,就把手进了她的大腿内 侧,一,什幺也没有穿,只到了一团蓬鬆的毛,我就把手退了出来。“够了?”妈忽然说话了。“妈,原来你没睡着呀?”我喃喃说道,有一种做坏事被当场抓获的觉。“臭小子,用那幺大的力,就是睡着也会被你揪醒的!”“我只是想你穿内没有嘛。”我辩解着。妈听了我的话,也童心未泯地调皮起来,把睡衣掀开,让我看了一眼,又马 上合上:“看到了吧?!我没穿,怎幺样,是不是又色起来了?你这小坏!”“我就是又色起来了!”妈的态又激起了我的慾火,我扑上去抱住了她, 嘴一下子印上了她的,一双手也不老实地进了睡衣中起来。一开始,妈还像征地挣扎了几下,很快,她就“屈服”了,自将舌 进了我的口中,任我吸吮,手也抱紧了我,在我背上轻轻来回。经过一阵亲、,双方都把持不住了,我们互相为对方光了衣服,我 抱紧妈的娇躯,压在妈的上,妈也紧紧地偎着我,一对赤的体纠缠在一 起,慾火熊熊地点燃了,妈用手握着我的巴,对準她的洞口,我一用力,已齐 根到底。妈妈的户中,像小羊羔似地猛吸猛吮着我头,弄得大巴又酸又,舒 服极了。“你慢慢地肏妈的屄,妈会让你足的。”妈声说道。于是,我把送进又提出,以适应妈的要求。“哦……哦……好儿子……妈美死了……用力……”“好美啊……好妈妈……你的屄真好……儿子好爽啊……”“哦……好美呀……好儿子……干得妈美死了……妈的小好舒服……”“好妈妈……谢谢你……我的美妈妈……儿子的巴也好舒服……”“嗯……嗯……哦……好舒服……好儿子……妈的大巴儿子……从妈的小中生出来的大巴儿子……弄得你亲娘美死了……啊……啊……哦……哦……妈要洩了!”平日视男人如无物的妈妈,今天竟如此放肆地“叫床”,声豔语刺激得我 更加兴奋,抽更用力了,也更迅猛,妈一会儿就被我弄得大洩特洩了,而我却 因天生的慾和能力都奇高奇强,耐力偏又异常持久,又经过妈这些天来的“ 悉心调教”,已经掌握了一整套真正的技巧,知道如何控制,所以离洩的地步还远着呢!妈妈洩了以后,休息了一会儿,将我从她上推了下来,亲了我的大一 下,说:“好儿子,好巴,真能干,弄得妈美死了。你先休息一下,让妈来弄 你。”妈让我躺在床上,她则骑在我的胯上,双腿打开,将我的巴扶正,调整好 角度,慢慢地坐下来,将迎进了她那迷人的瓣中,开始有节奏地上下套弄 起来。一上来必紧着大巴向上捋,直到只剩下大头在她的道口内;一 下去又紧着大巴向下捋,直到齐根到底,恨不得连我的也挤进去,还要再 转上几转,让我的大头在她的心深处研磨几下。妈的功夫实在太好了,这一上一下刮着我的,里面还不停地自行吸吮、 颤抖、,弄得我舒服极了。她那浑圆的玉,有节奏地上下乱颠、左右 旋转,而她的那一双豪,随着她的上下运,也有节奏地上下跳跃着,望着妈 妈这美妙的波浪,我不禁看呆了。“好儿子,美不美?……我的……儿啊……好爽……”“好妈妈……好舒服……浪妈妈……我要洩了……快一点……”“别……别……宝贝儿好儿子……等等你的亲娘……”妈一看我的一直用力向上顶,越顶越快,知道我要洩了,就加快速度起 伏着,我的也被紧了许多,一阵畅意顺着管不断地向里深入,完全集中 在小腹下端,一种无法忍耐的爽快立刻漫延到了我全,然后聚集到了我的脊椎 骨的最下端,酸难耐。我再也把持不住,做着最后的冲刺,终于像火山爆 发一样,关大开,一洩如注,白的直入妈的子中,我整个人了下 来。妈经过这一阵子的“翻作主”、主攻击,也已经到了洩的边缘,又经 我那喷礴而出的汹涌而至,对她的心做最后的致命的“打击”,再也难以 控制,终于也又一次洩了。我们两人这一次“大战”,直战了一个多小时,都达到了颠峰,一旦洩了便 相拥而眠。妈妈一觉醒来,见我睡得正香,不忍心叫醒我,便自己穿衣出去了。不久,大姨妈走了进来,她是我妈的亲姐姐,和妈相比,虽大了一岁,但一 样美丽人,一样韵犹存,平日对我的恩也丝毫不亚于我亲妈。据姨妈后来给我讲,当时她一进入房中,剎时怔住,两眼不由得大睁,因为 她看见我一丝不挂地横卧在妈的床上,那健壮的材,散发着强烈的让女人心醉 的男气息;那雄伟粗壮的玉,足有七、八寸长,昂首挺立,还一跳一跳的不 住颤,即像是在和她打招呼,又像是在向她发出多的邀请,更像是在向她发 出诱人的挑战,直看得她心猿意马,遐思翩翩,芳心乱跳,面通红,想走过来 帮我盖上被子,可是双腿发,浑无力,好不容易才挪到床边,便再也支持不 住,一坐在我的旁。“嗯,妈,我你,你舒服吗?儿子弄得还可以吧?我的大巴怎幺样?弄 得你美不美?”忽然间,我又说起了梦话。这一来,姨妈更加忍不住了,被我的梦中语刺激得她水也禁不住流了出 来,把头都弄了,她再也控制不住(加上知道我正在睡梦中,不会知道她的 行),就不自禁地手去握我的大巴,一握之下,竟然一把手都握不拢,心想:“自从老爷死后,我已十五年没干过了,当年他爸爸的这东西也没有如此庞 大,想不到这孩子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庞大的本钱,如果能尝尝滋味,不知该 有多好,也能稍我这十五年来的煎熬。看他这样一丝不挂地睡在他妈的床上, 还说那些梦话,看来妹妹一定是已经和他干过了。唉!妹妹真胆大,换了我就不 敢,不过,刚才妹妹让我来她房中等她,而宝贝又这样睡在这里,莫非她想让我 也……要真是那样,她也是一片好意,不想自己独,想让我也了却这十五来的 难言之苦。那我是干还是不干好呢?干吧,我是他的姨妈,又是他的大妈,那不 是乱了伦常;不干吧,愧对妹妹的一片心意。再说有这幺好的机会、这幺好的男 人、这幺好的大东西,错过了,自己也于心难忍,也对不起自己;再说,妹妹是 他亲妈都干了,我这个姨妈怕什幺呢?更重要的是现在又没有外人,不怕传出去 坏了名声,要不要趁他还在睡梦中,爬上去自己把这大玩意儿放进去尝尝是什幺 滋味……”姨妈正六神无主地胡思乱想,我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到有人握住了我的 巴,以为是妈妈醒来后慾火又起,想再来一次,就一把抱住她放在床上,她的脸 正巧对着我的,那八寸长的雄物正顶在她的脸颊上,一颤一颤的挑逗着她。因为我在朦胧中还以为抱着的是妈妈,就顺手扯下她的头,起她的 户。由于姨妈和妈妈一样,已经有十五年没有接触了,十五年来从没有被男人 过她那里,被我这幺一,神上无法控制,加上她手中握着我那令她心醉神 迷的大巴,刺激得她难以自控,一下子洩了出来,双腿更是大张,任我 ,双手紧抱着我,气喘吁吁,娇嗯不已。我一只手在她那洩得糊糊一片的瓣中、抽、挖抠、搓弄,另一只 手剥去她的衣服,将她也弄得浑光,低下头就去她,这一脸对脸,仔细一 看,才知道不是妈妈而是姨妈。“姨妈,怎幺是您?我还以为是……”“宝贝,你以为是谁?是你妈?我和你妈还不一样吗?我不也是你的妈?” 姨妈红着脸问,同时抱着我的脸,不停地着我。“一样,一样,都是我的好妈妈。”我本来怕姨妈责怪我对她无礼,更怕她 因不齿我和妈妈的行为而有所发作,但是看她这种反应,态度是再也明显不过, 不但不会责怪我,也不会不齿我和妈妈的行为,反而自己也要效仿。看着她这样 温、这样多、这样妩,我也就不怕了,反而紧紧地搂住了她,在她的配合 下,热烈地接起来。了一会儿,我的手向了她的房,好大啊!大小和妈的不相上下,模样 也一样漂亮,都是吊钟型的庞然大物。我了一会儿,她的房就胀起来了,顶 端那可的头也硬起来了。我又往她那神的下一路去,的峰下是 光平坦的腹部,小腹下长了细的芳,芳下覆盖着惑人的深,深中 隐藏着一粒肥嫩的红宝石(),红宝石下淌着热流,这迷人的“风景”把我迷住了。姨妈被我在全戏弄,弄得她更加慾火难耐,浑颤抖,玉面生春, 目含,娇喘吁吁地说:“宝贝儿,好孩子,别再乱了,快用你这东西来正经 的。”说着,抓住我的大,不住地拨弄着。我如奉玉旨,翻压下,姨妈一手拨开自己的,分开自己的瓣,一手 扶着我的巴,对準她的玉洞,然后对我一扬柳眉,目示意,我会意地用力一 挺,“嗤”的一声,在水的下,我的大巴一下子全根尽没了。“啊,痛!”姨妈轻呼一声,皱起了柳眉。“对不起,姨妈,我太用力了。”我着她,仅用大头在那心深处研磨 着,过了一会儿,她又开始娇哼了:“嗯,好舒服,宝贝儿,太好了,你的大巴真太大了,弄得姨妈美死了。 不过姨妈一下子还真享受不了,刚才那第一下弄进来时弄得姨妈真的很痛,幸亏 你这孩子知道疼姨妈,赶快停了下来。你的本事真不错,弄得姨妈现在又舒服起 来了,真的,姨妈不骗你,姨妈从来没有像这幺舒服过,快,快用力干吧!”我觉得巴在她的屄中,溜溜的,轻轻抽一下便发出“噗嗤”一声,不觉把腰肢摆幅度加大,巴在姨妈的屄眼里越越深、越越快,顿时“噗 嗤、噗嗤”的肏屄声响成一片外,姨妈屄口的嫩皮也跟随我巴的抽而被扯出 牵入,带出一的水。“啊……宝贝儿……好孩子……快……快用力……好……很好……姨妈美得……快升天了……啊……爽死了……要把姨妈美死了……”姨妈已三十七岁了,自从父亲死后,二十二岁就守了寡,和妈妈一样枯了十 五年,如今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久旱逢甘霖,大地回春,又碰上了我这个能干 的大巴,真是被逗得浪态毕现,娇万分。那熟透了的材,全白里透红, 一颤一抖,逗得我慾火更加上升,更用力地干了起来,弄得姨妈浑颤抖,仙 死,也分不清称呼了,“乖儿子,好宝贝儿,哥哥,亲丈夫”的乱叫一通。不大一会儿,她就支持不住了,浑一阵乱颤洩了,一的涌出子 外面,喷在我的头上,她一下子就了。过了一会儿,姨妈恢复了体力,说:“宝贝儿,你累了吧?来,换姨妈在上 面,咱们接着来。”说着抱着我转了一下,两人上下换了位置,姨妈就在上 面半坐半蹲地开始耸起来。我躺在床上休息,欣赏姨妈那迷人的跳跃着的双峰,一低头就能看到在 户中一出一进的景,我又出手玩弄那两粒红嫩胀的头。姨妈半闭着 眼,微张着,双颊通红,乌髮飘摆,两手扶着膝盖,玉一上一下、忽浅忽 深、前摇后摆、左挫右磨地套弄着,全犹如盛开的牡丹,豔丽人。“宝贝儿,这样干,你舒服吗?”“舒服极了,姨妈,你呢?”“我也舒服呀!你要知道,姨妈已经有十五年没有见过男人的巴了,更不 要说这幺放肆的、随心所的玩巴了。”姨妈断断续续地诉说着,不停地套弄 着,速度渐渐加快了,又猛了几下,就一洩如注了。户里的浪水像泉水似地汹涌而出,喷在我的头上,又随着我的巴的 往返,顺着巴流到我小腹上,我们两人的毛都完了,又顺着我的大腿、 流到床上,床单都了一大片。洩过之后,姨妈瘫地伏在我上不了,我也被她的刺激得洩了, 一一的,一波波地进姨妈的子中,那灼热的强有力地喷 在她的子壁上,每一下,她就被弄得颤抖一下,汹涌的浓滋了姨妈那久 枯的心,她美得都快要上天了。“姨妈,还是这幺硬,怎幺办?”我翻把她压在了下。“不行了,姨妈不行了,你这孩子,洩过了怎幺还是这幺硬?”姨妈有气无 力地说。我把脸伏在她两中间,向她撒娇说:“人家硬得难受嘛,好姨妈就让我再 来一次吧!”说着,我就要开展攻势,却冷不防被不知何时进来的妈妈拉住了, 妈也已光了衣服,她说:“你姨妈已洩得太多了,再干下去,你真会要了她的 命的。傻孩子,别着急,妈会让你的。”姨妈一听妈说话,睁开眼害羞地说:“妹妹,你什幺时候进来的?”“就在你骑在我儿子上干我儿子时进来的。”妈妈羞着姨妈。姨妈也不示弱,反相讥:“还不是让你骗来的,为自己儿子‘拉皮条’, 不顾亲姐姐。再说,我还不是步你的后尘,跟你学的?”“你不是也享受了?说真的,姐姐,你的水还是这幺多,还是这幺容易出 来,十五年了,你也没变。”妈妈幽幽地说。“是呀!咱姐妹俩都旱了十五年,也该让宝贝儿给咱们灌溉灌溉了!”姨妈 也慨万千。我急了,挺着大巴说:“两位妈妈,你们别只顾说话,别忘了你们的儿子 正胀得难受呢!”“去你的,臭小子,妈会不管你吗?要不然妈光干什幺?”妈娇嗔着。我 一听,就要扑上去,妈又拉了我:“急什幺?你出了一汗,也累了,先洗洗 子,等你姨妈恢复过来,我们要姐妹齐上阵,来个‘二娘教子’打发你。”“想不到我们姐妹齐上阵,当年是伺候他爸爸,现在又轮到他。唉,真是缘 份!”姨妈幽幽地说。“是啊,咱们姐妹好像天生就是为了他们父子俩而生的,当年双双属于他爸 爸,现在又一起给了他。”妈也发起了慨。“谁说一起给了他?你可比我先!老实说,你们母子俩什幺时候开始弄这事 的?”姨妈开始探根问底了。“去你的,姐姐,说的真难听,什幺叫‘弄’?!对你说实话,我们是在宝 贝儿过生日那天晚上开始好的,到现在还不一个月。”“那你就比我早美了一个月,你可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呀!宝贝儿,你可真 偏心,为什幺先和你妈好,想不到姨妈?姨妈对你不好吗?你不姨妈吗?到底 是亲妈比姨妈、大妈要近得多呀!要不是今天姨妈自己送上门来,还不知要等到 哪一天你才会想起你还有个姨妈在等着你施捨甘呢!说不定你永远也不会想起来!”姨妈莫名其妙地嫉妒起妈妈来,又转而向我发起了无名火。“好姨妈,我怎幺会想不起来你呢?我怎幺会不你呢?”我忙辩解起来, 心里也很委屈:谁知道你想不想和我上床?谁知道你愿不愿意让我肏?不过,事 已至此,很明显她是愿意的,她也是我的,那幺我就只好怪自己了。妈妈忙着替我解围:“姐姐,你也别怪我和宝贝儿,并不是我和他比你和他 近,也并不是他只我而不你,而是因为他从小跟我睡,我们天天晚上在一个 床上赤相对,那时他虽小可也是个男人,男女相吸,加上我对他产生了移作 用,你想什幺事发生不了?!于是我们就有了个‘十年之约’……”妈妈详细地给姨妈讲了我们母子之间发生关係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然 后接着说:“我们有了这种事,妹妹不是也没敢忘记你吗?今天还不是我去叫的 你吗?好姐姐,你就不要怪我们母子了。再说,你当年不是也比我先吗?新婚之 夜他父亲不是也先上了你而后才干我的吗?虽说只早了一个多时辰,可也是分出 了早晚了呀!咱姐妹俩这才是一比一,谁也不吃亏。”姨妈听了妈妈这一番话,了解了我们母子之间这一段曲折人的由“十年之 约”引出的真,再加上我刚才已经用我那雄伟的大巴和过人的雄风彻底征服 了她,她刚才的话也只不过是别有用心地半开玩笑半认真,现在也就不再责怪我 们了,可她别有用心的目的没有达到,又开起了玩笑:“好吧,那我就不怪你们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你也是沾了光,因为你比 我早了一个多月,而我只比你早了一个多时辰;当年我先得到他爸爸,可那时他 爸爸早已是个场老手,那根巴已经干过十几个大闰女、小媳妇了,早就已经 不是‘原装’的了。可现在宝贝儿这根巴可是正宗的童子,让你吃了,这两 下加起来,你说,你是不是比我沾光多了?”“好好,妹妹是沾光多了,那怎幺办呢?”妈妈已经觉察到姨妈的意图,可 她就是不说破,偏要让姨妈自己说。姨妈无奈,只好自己说出来了:“怎幺办?谁让你是妹妹呢?姐姐只好让着 你,就不惩罚你了。只不过宝贝儿就没有那幺好放过了,以后要让宝贝儿多来陪 陪我,多和我干几次,把这些补出来好了!”我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姨妈刚才向我莫名其妙地“发火”,原来她兜了半 天圈子,说了半天,其实就只有一个目的:让我以后多干她;其实只有一个出发 点:她深深地着我。这从一定程度上充份说明了姨妈是多幺的我。“姐姐,你的这个主意可真好,遇上你这样的又美丽又多、又风、又 火旺盛的女人,这个小色狼正求之不得多肏你呢!那好,宝贝儿,你以后就多陪 陪你姨妈吧,多肏她几次,用力地肏她,好好地‘补偿补偿’她。唉!早知道你 这幺需要宝贝儿干你,刚才我就不拦着他了,让他继续干你,让我看看你们两个 谁更能干,谁能坚持到最后?”“去你的,没一句好话。”姨妈对妈妈娇嗔着。“那好吧,以后我就多陪姨妈好了。不过,现在……”我抖了抖那仍然坚硬 高挺的大巴:“它可正难呢!”“好了,不要多说了,快去洗澡吧。”妈妈发话了。“我要你们两个陪我洗。”我又耍起赖了。“好吧,又不是没给你洗过!”姨妈爽快地答应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百戏之祖】我的跨越的爱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