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疯狂桃花运】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21)

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 【我的乱伦轶事】 作者:xhg007 2021-8-25发表于SexInSex (21) 说起事,我只有过两个男人,一个是我弟弟,一个是我父亲,都是我一起生了二十多年的亲人。乱伦的禁忌一旦突破自是刺激无比,那种悸是普通的无法达到的,但深究起来,除了那层突破禁忌的快,让我接受的另一点便是一种安全。因为我知道父亲和弟弟永远也不会伤害我。 而如今住我的姐夫,便是有姐姐这一层关系,与父亲和弟弟相比终究也是外人,这让我体会到一莫名的紧张,这种紧张让我想起当年被小启破处的时候,那时是因为要成为一个女人到的一丝恐惧,如今是因为我这是第一次要把自己给一个“外人”了,自心底深处的那一丝紧张油然而生。 其实这种紧张很是难得,一旦两人有过一次之后,这种紧张就难以再会产生,我对这种紧张既恐惧又着迷,当然,这也是我日后总结出来的。 姐夫的技真好! 小启与我接时,热烈而急切,如同贪婪的大蟒在我口中横冲直撞,对着我的舌头和嘴丝毫不顾忌,每次事后我的嘴都有些红肿,不过现在他应该在刘洁那里有了进步,我倒是还没领教过;父亲与我接就要温的多,或者说他与我接的望没有小启那么强烈,所以每次接并没有给我太多的刺激,亦或只是因为他是父亲的缘故…… 姐夫的嘴而,那种觉就想我在吸吮一块果冻,我是那么着迷而贪婪,说来好笑,这种觉我只在姐夫上觉到,我是那么的沉迷,以至于等我回过神来我的双腿已经牢牢住姐夫的腰,双手使劲的搂住姐夫的脖子,舌头还被姐夫使劲的吸在嘴里…… 姐夫的力气那么大,双手把我的后背搂的生疼,他的全重量压在我上,根本不管我的呼吸是否顺畅,双把我的舌头吸在嘴里丝毫没有释放的意思,只在住我的同时左右摆,似乎每次摆与我摩擦而过的鼻尖能够让他更加的奋!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间泪水不自主的流了出来,汹涌而澎湃,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这么哭过,就连母亲走时我都没有这样,我的泪水如同下雨般自眼角落,我那一刻的心就是到现在我也没有真正参悟,但当时就是哭的不能自已,那种觉不是痛,不是羞愧,不是足,也不是懊悔,那是一种我至今都说不清道不明触,反正姐夫离开我的嘴之后我大声的哭出来,似乎我二十多年的的委屈一瞬间发了出来。我双手紧紧搂住姐夫的脖子,大声的哭着…… 等我缓过劲来,姐夫已经蹲在沙发旁边,左手着我耳边的头发,我看着姐夫的眼神,忽然有些害羞,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那是一种极为矛盾的结合体。 我不讨厌姐夫,现在想来我是喜欢姐夫的,他在我眼中文质彬彬,善解人意,又高大英俊,我一直在想,哪怕姐姐不点头,在姐姐不在家的这段时间,我也会上了姐夫的床,这在我年前同姐夫一起去爬山时就有觉,我当时应该是已经喜欢上姐夫的。 但我泪眼婆娑的看着姐夫时,他已经把我扯到脖子的T恤拉了下来,一边着我的脸颊一边在我耳边不停地念叨着,“没事了,没事了……” “我喜欢你,没事了……” “都是姐夫的错,姐夫喜欢你……” 我听着姐夫的喃喃细语,不知怎的体又燃起一团火,我刚想起来再抱住姐夫,就听到了鹏飞的哭声,我忙起坐了起来,姐夫跪在我前,双手放在我的腰间,我抹了抹眼角的泪水,看着姐夫有些忐忑紧张的眼神,忽然又觉得有些搞笑,只是“噗嗤”一笑,姐夫的双眼似乎一下子有了光彩,也咧嘴笑了一下。 我低头了姐夫额头一下,起到了鹏飞的房间,鹏飞是饿了,这小家伙能吃的紧,不论姐姐的水还是粉他都是来者不拒,我忙给他冲好,他喝的自是不亦乐乎,只是这小子不老实的狠,明明喝饱了也不愿安睡,嚎啕大哭,我只能让他含着我的头才能让他老实下来,他现在已经有了牙,不时咬我一下,疼得我呲牙咧嘴,好不容易等他安稳了,我才发现姐夫一直站在我边笑着看我的狼狈样…… 我刚抬起脚使劲踩了姐夫一下,鹏飞似乎被惊扰了一般又哭起来,我忙又哄了一会,好不容易等他消停,姐夫已经低头在我的脖子上吸吮多时,我躲不开,也不想躲开,姐夫坚挺的顶着我的后背,我坐在床边,斜着脑袋让姐夫使劲吸着我的脖子,不是发出“嗯嗯”的声,还要忍着鹏飞不时的咬住我头的刺痛,姐夫弯着腰,慢慢的移着嘴,住了我的额头,我的眼眶,我的脸颊,我的下巴,最后住了我的嘴…… 我温地回应着他,我下面似乎不停的出水,鹏飞使劲咂着我没有水的头,我不时痛呼两声,似乎这更加刺激了姐夫,我正双眼迷离之时,姐夫忽然离开了我的嘴,站起来,等他用双手扭过我的头,我才看到顶在我面前的姐夫的。 比父亲的还要长一些,但比父亲的要细一点,还带着一点弧度,头不小,此时在我面前显示着紫红色,狰狞着不时冒出些晶莹的体,我听姐夫后来说当时的我双眼迷离,在他把送在我嘴之前我就张开了嘴巴,迫不及的把它入口中… 我当时应该有些迷糊了,我只记得当时觉得粗巴含起来要舒服的多,那是一种充被征服的快,姐夫的那么粗那么硬,我当时不知分泌了多少唾才让姐夫舍不得离开我的嘴巴,以至于鹏飞咬着我的头我都觉不到,我只是不停的来回吐着姐夫的,那么硬那么粗!我当时真想把鹏飞扔到一旁,躺下来让姐夫肏个爽,但姐夫双手抱着我的头,一下下的使劲往我嘴里顶着…… 姐夫的那么,我一滴不剩的下去,抬头看着姐夫充的眼神,慢慢的吐出姐夫的,姐夫轻的着我的秀发,又低头了我一下,才转回了自己的卧室。 我慢慢喘着粗气,看着已经进入梦乡的鹏飞,体既觉得足又觉得空虚,下面更是早已泥泞不堪,回味着姐夫那浓浓的腥味 ,忽又觉得有些疲累,安置好鹏飞自己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睡去。 还是被鹏飞的哭声惊醒的,照顾孩子真的很累…… 我睡眼惺忪的给他换尿布,冲水,等姐夫也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过来,我才发现他就只穿着一条内,不自觉又有些害羞。姐夫的材并不是那种肌男,但是很匀称,没有小肚子,皮肤白皙,在晨光中倒是比我还要白一些,北京的夏天炎热,我上也就穿了一下T恤和短,别的不说,我的材是最适合穿这种齐短的类型,紧,双腿修长,这不,姐夫的又支起了帐篷…… 我此时正抱着鹏飞来回走着喂,姐夫从后面靠过来,用他硬起来的顶着我的,左手绕过来着我的房,右手拨开我的头发住了我的脖子,我子也有些发热,但还是扭了一下子,说道:“都七点了,还不快去上班”。 姐夫的单位是外企,所以时间掐的很死,他也知道时间紧,当下双手狠狠地了一下我的,自己去洗漱了。 我把鹏飞哄高兴了,让他在婴儿床上玩耍,姐夫穿戴整齐,冰箱里虽然有牛与面包,但他喜欢小区门口的灌饼,他背着包把我搂在怀里亲了一会才出了门,我倒是有些依依不舍,姐夫笑着在我耳边说:“等我晚上回来!” 姐夫上班去了,鹏飞也老实下来,自己在按了护栏的床上玩着玩,我了一个懒腰,才去浴室洗刷起来。痛痛快快的冲了一个澡,才觉神焕发起来,也觉得肠辘辘,自己还是喜欢吃面,一把挂面,两个荷包,一点葱,配上点腌黄瓜,那觉,太好了! 坐着陪鹏飞玩了一会,看他睡着了,我才起收拾起来,主要是衣服,再把地板拖完,就又该忙着给鹏飞准备粉了,中午自己准备凑着吃一点,没想到姐姐的婆婆来看孙子了。 姐姐的婆婆是大学里的老师,姓苏,年近五十,但保养的很好,又加上气质温婉,说是不到四十岁都有人信,我平时都称呼她为苏老师。对姐姐的这个婆婆印象是很好的,一来形象好,有一种知的气质,我看着就觉得很舒服;二来她对姐姐很欣赏,在鹏飞的销上也很是大方,比如我的四千元工资就是她补贴的…… 不过说起来,当初她跟石叔离婚,姐夫是判给了石叔,小儿子判给了她,不过她对姐夫的关心也一直没少过,尤其是有了鹏飞之后,她每个月都会来几次,对鹏飞也很是上心,这让以往还有些怨念的姐夫也跟她的关系缓和了不少。 话说回来,我跟她除了鹏飞是不可能有共同语言的,尤其是现在,姐姐去了外地上学,我一个没出嫁的小姨子在这里,本就有些不合适,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说没什么猫腻也没有人信,但她不愧是大学老师,言谈中竟是没有丝毫的别扭之处,我听在耳中也觉得舒服,也就没了挂碍,让她照顾着鹏飞,自己去做饭。 做了一个梅菜扣,一个醋溜白菜,熬得绿豆汤,她胃口倒是不错,吃的比我还多,我听姐夫说过她厨艺很一般,平时都是在外面吃,如今我的这些家常菜她倒是觉得香甜可口,看她吃的香甜,我也很是高兴。 电视里都是政府准备奥运的事,苏老师抱着鹏飞给他喂,踱步到了厨房,跟正在洗碗的我笑道:“奥运会也就一个多月就该开始了,到时候让你姐夫带你去看现场,上次你不是喜欢刘翔吗,我让你石叔给你定个好位置”。 我笑着道:“那好,就是到时候天气还是热,不能带着鹏飞出去”。 她拍着怀里的鹏飞道:“这有什么,学校也放假了,我也清闲,我家那口子每天就是读书写论文,小开又成天不着家,到时候我看着这小家伙就是,你不是说来北京后也一直没出去过嘛,我有时间就过来看看鹏飞,你也多出去玩玩才是”。 关于苏老师离婚后另嫁的那位我也听姐姐说过,好像是她大学时期的老师,姓裴,比她大十几岁,听说两人当年就搞过师生恋,不过裴教授当年已经有了家室,自然无疾而终,后来其妻亡故,苏老师也离了婚,又再续前缘,走在了一起。裴教授好像就一个独生女,也在南方嫁人成家,所以也没什么机会闹矛盾。 那个裴教授我也见过一次,六十多岁的人,头发灰白,带着厚厚的眼睛,很有学者风范,跟苏老师在同一所大学,也很好说话。 苏老师跟石叔两人离了婚,但见面后也都过得去,关于孩子的事也能一起商量,但其他的话就半句也不多说,似乎多聊一句都觉得很没有必要…… 又陪着鹏飞玩了一会,她才起离开。我看鹏飞打哈欠,自己也困了,照顾孩子实在是个力气,我躺在沙发上,听着电视里的歌曲迷迷糊糊的睡去。 醒过来时已经到了下午五点钟,一看鹏飞还在睡着,我起发了一会儿呆,起又开始准备晚饭,煮了饭,做了一个冬瓜炖排骨,一个西红柿炒,其间鹏飞醒来少不得哄他半天…… 正给鹏飞准备粥,就听到开门的声音,我知道是姐夫下班了。心里倒是砰砰跳起来。对于昨晚自己不由自主的哭出来,我到这会自己也有些迷惑,但也没太往心里去。我已经准备好接受姐夫了,不管是心理上还是体上,但在姐夫与我要更进一步时我又确实是哭的一塌糊涂,直到今天我已经快要进入不惑之年,仍然对自己当时的表现有些疑惑…… 姐夫拍了拍被我抱着我鹏飞的脑袋,又笑着亲了一笑我的额头:“我先去洗漱一下”,接着就进了浴室。 餐桌上我一边喂鹏飞粥一边跟姐夫说起苏老师的事来,姐夫也点点头,说等奥运会开始后带我去看比赛,我自是高兴,想着去现场看到刘翔跨栏的英姿,立时兴奋不已,饭都多吃了半碗,想着到时候得拼了命的加油! 吃完饭我去洗碗,姐夫抱着鹏飞跟进来,其实从昨晚给姐夫含过后,姐夫对我就“放肆”起来,我也不扭,虽然没到最后一步但也没了羞涩,这不,我正洗着碗,姐夫就抱着鹏飞到了我后,鹏飞着小手抓着我的头发玩耍,姐夫的右手就在我的上来回。我一边来回躲着一边哄着鹏飞,觉得姐夫都到我的前才用漉漉的手拍了他一下,姐夫才了我的脖子一下,笑着出去了。 之后的一个小时姐夫陪着鹏飞疯玩,似乎打定主意要让鹏飞累的赶紧歇着睡觉,效果果然好,刚九点鹏飞就累得不行了,头大汗,我抱着他哄了一会他就睡着了,看样子要一觉到天亮了。 姐夫过来拉我,我笑着一推他,说要去洗个澡,姐夫点点头,说正好先打个电话。我自己进了浴室,仔仔细细的洗了一遍,也没穿内衣内,只穿着我的睡裙出来,这一刻我的体也被调起来,从来到北京我也一个多月没有做了,在家里的时候基本上是两天一次的…… 我看姐夫在台打电话,就走过去,姐夫正好转过头,笑道:“正说你呢,快来接电话”。 我接过来,是姐姐。 “小惠,鹏飞怎么样?是不是能折腾?让你受累了……” “没,姐,鹏飞能吃能睡,你就放心吧。你怎么样?住的地方都收拾好了?”,我这站在台窗户前刚聊了一句,就觉得一双大手从我的睡裙底下了进来,直接握住了我的房。 “都收拾好了,明天就能通网,到时候就能视频了,我已经让你姐夫换一个摄像头了,就这一天我还真想鹏飞的,就想看看他。” 姐夫的双手力度不大不小,我的子在他手里变换着各种形状,他的鼻子闻着我的头发,不时一下我的脖子,我体开始有些燥热起来,皮肤上似乎起了一层皮圪塔:“姐,你可要在外面照顾好自己,尤其是一个人住,时刻要注意安全,嗯!” 姐夫的右手离了我的子,划过我的小腹,整个上了我的部,慢慢的搓弄,我鼻子不自主的哼了出来,不过姐姐那边似乎没注意。 “你放心,我就住在学校里面,这原来是学校教师的房子,安全的很,你是不知道,为了这个房租我第一次跟人砍了这么长时间的价……” 这会的我手捂着嘴,竭力不发出一丝,因为姐夫的手指在被我的水打之后,在不停地轻挑逗着我的,我的下面出水似乎更厉害了,快和酥的觉一波接着一波,我的更是受着姐夫坚硬的,我不由得双腿加紧,弯了下腰,姐夫这时把手拿了出去。 我呼出一口气,都没听清姐姐电话里说的什么,这时“嗯,嗯”的接着话茬,想着得赶快把电话挂了,“姐,你还是要多注意,尤其是吃饭,也不知道食堂的饭菜怎么样 ,好了,我去……” 还没等我说完,就听姐夫喘着粗气在我左耳边轻声道:“别挂,继续跟你姐聊”。 我一时没明白,但也改了口气,接着跟姐姐说道:“对了,姐,今天苏老师过来了……”,我唠着家常,就觉得后面一阵作,刚想转过头看看,姐夫就手把我的睡裙撩了起来,左手搂住我的小腹往后一拉,我就不自主的左手扶住护栏,自然了起来,接着就觉得一个温热坚硬的东西在不断的摩擦我的,正咬牙间,姐夫低头靠过来,道:“姐夫不带套了”。 我右手举着电话,点点头,电话里姐姐兀自说着:“我这个婆婆也算好说话,就是人骨子里透着清高,从来不愿意欠别人东西,施舍起来那是大方的紧,你跟她相处也不用藏着掖着……” 我死死的捂着嘴,受着姐夫的一点点进来,耳边还是姐姐熟悉的话语,她的妹妹正撅着恭迎着她的丈夫那坚硬的,我当时的心境说不复杂那是假的,不论我跟姐姐当时说的再漫不经心,哪怕我们两个人一起跟父亲在床上度过那个难忘的夜晚,现在我真正跟姐夫,跟她的丈夫跨过这一步时,我的心里仍然有一些紧张和愧疚,紧张是因为终于被一个跟我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占有”,愧疚于这个人不论是名义上还是法律上都是我双胞胎姐姐的另一半…… 他就能这么与我紧结合在一起了。姐夫喘着粗气,没有直接开始抽,似乎是在适应和体会自己小姨子的小。他的左手把我捂住嘴的左手放下来,开始褪我的睡裙,我配合着他把两个胳膊全退出来,这么一来我的睡裙就挂在了腰间,而我的上半自然全部了。 姐夫添了一下我的后背,我不由自主又是抽搐了一下,我忍着姐夫又从后过来我两个子的双手,竭力平静的说道:“姐,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应付,苏老师和石叔都挺好相处的,对了,你到了那边联系小启没有?他跟刘洁没去看你?要知道……嗯!” 姐夫开始了,这一下我的魂差点给顶飞,这舒爽我一个多月没受到了,我以前跟小启床单时,他经常跟我聊男生对的求和望,说是不比畜生好多少,一旦开了荤,要是一下子断了简直比炼狱还难熬。当时的我只是笑笑,认为他就是想肏我才这么夸大其词,我在当时对于做虽然也觉得舒服,但没到日思夜想的程度,就觉得也就是小启这种男孩才这么入魔。 后来跟父亲这几年相处下来,我慢慢体会到了的美好和妙处,那是让人心放松的绝佳手段。而这次到了北京的这一个月,我开始发现自己或许不比小启说的差多少。尤其是姐姐和姐夫两人做时的静传过来时,我都忍不住要自一番,只是根本不解啊!我不时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很…… 在得到姐姐的同意之后,这两天我见了姐夫也想着扑上去,每次跟姐夫坐的近一点都觉得下面要出水,干柴烈火啊!这时候姐夫这一抽,我的道似乎万分不舍的狠狠“咬”了一下,不想让它离开,而等它再次撞回来时,又死死的想着把它顶出去,这一来一回我就觉天盖要炸了一般,实在忍不住哼了一声,而姐夫似乎也被刺激的不轻,两只手死命的着我的子,张嘴咬住了我的脖子,鼻子重重的喘了一下,下面紧紧贴着我一没敢,我一边享受着那无边的舒爽,一边听着电话里姐姐缥缈的话语,知道我只要稍微一下姐夫十有八九就得出来,我知道我脖子上要被种了,我才舍不得让姐夫这么快缴枪,我也一不,右手拿着电话,左手也紧紧的抓着姐夫的头,两个人这么静止了足有两分钟,才算放松下来。 耳中姐姐的话语也清晰起来:“……刘洁很热心,带了不少日用品过来,省了我不少事,这个周末还邀请我去他们家做客,跟小启两个人很是恩,对了,小启的工作似乎也落实了,保险公司内勤,遇还不错,就是累点,不过好像下个月要到北京培训,到时候你去看看他……” 我听着姐姐的话,不是不想接,是实在说不出来,因为缓过来的姐夫重整旗鼓,这一次似乎要证明他的无坚不摧,一下一下每一次都一到底,节奏稳定而有力,我下面出的水太多了,那啪啪的水渍声清晰可闻,我死死捂住嘴,生怕忍不住叫出声来,道里的褶似乎都适应了过来,要与那嚣张不已的家伙“一决死战”,你进我顶,你退我吸,我全部的神都集中到了那坚硬的之上,就怕它下一刻夺路而出,一去不回,而电话那边姐姐似乎仍然谈正浓:“……这个周末父亲也要过来看我,这一下咱姐俩倒是换了一个各,不过他在电话里似乎很想你,说是这一阵子自己都瘦了……” 姐夫忽然间手住我的下巴,转过去,了上来,我贪婪的跟姐夫舌,虽然不能太深入,但我恨不得把他的舌头全部吸过来。姐夫咂了我的舌头一会,又放开我,两只手扶着我的腰,我下意识的往后一退,往下爬了点,这样姐夫的更深更爽,果然,姐夫的速度比刚才要快了一点,似乎的更加顺畅了,我的下面也是更加舒服了,从道里得到的舒畅开始蔓延开来,所过之处皮肤酥,肌绵,我只能把全部的力气全部集中到道里,我要让那家伙舍不得离去才行,我要让他如同采集蜜的蜜蜂一般流连忘返。 但姐夫似乎也知道我的想法,他忽的手“啪”的一声,打在了我的上,这一下很疼,他的力气很大,我闷哼了一声,异样的舒畅冲击而来,我转头看向姐夫,他的眼神玩味,我也不服输,我看着他,我要让他知道我不怕他的,我不怕他肏…… 姐夫果然被刺激到,他狠狠地抽,我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分心,我使出吃的力气对着电话说道:“姐,鹏飞醒了,明天聊”,说着,我把电话一挂,扔到一边,两只手扶住护栏,把撅的更高,我要让姐夫的更深,的更舒服…… 【未完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疯狂桃花运】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