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龚玥菲三级在线观看未删】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29)

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 【我的乱伦轶事】 作者:xhg0072022-2-1发表于SexInSex (29) 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但脑海中又一时间闪过无数纷杂的想法。 赵华要是说他想找个人那就简单了,可他说的是“咱们”,难不成是要找个人跟我们俩一起上床?我也从网上看过这种小故事,两龙一凤搞在一起,会不会燃起激我不知道,但想想又觉得不太合适。一个丈夫想找个人一起搞自己的老婆,是不是真的如同网上说的有一种妻的心理?但是这样也算不上人吧…… 还是说赵华想找个人跟我一些让他搞?我当年跟姐姐一起伺候父亲一晚,那种觉确实刺激,只是要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女人来分享自己的丈夫,我又有些不能接受,觉得自己的尊严被侵犯,如同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 但赵华看到我脸色变换不定,就不等我细想,连忙解释道:“你别胡思乱想,我的意思是这样的……” 我被他抱在怀里,听着他慢慢给我解释,大体上知道了他的意思。事的起因在这次出去学习上,他们学校去了十二个人,在市里住的是宾馆,他跟张副主任在一个标间,学习是半封闭式的,期间还不能喝酒。只有周末下午的时间可以自己出去转一转。 到了周末这一天两个人就想着喝点酒放松一下,他们找了个小饭店,一瓶酒下肚自然就开始闲聊侃大山,从国家到社会,从学校到家庭,最后聊到了孩子,再最后就聊到了各自的夫妻生。平时这种夫妻间的隐话题自然谈不开,但那天两人仗着酒劲聊嗨了,一起说着各自的种种不如意。赵华和我都见过张副主任的妻子,也是个白净温婉的,他们两人夫妻也很好。 赵华就聊到最近跟我事上的不如意,虽说因为工作和孩子压力很大,但老是这样又觉得憋闷,也觉得作为丈夫对不起我。 张副主任比赵华年长几岁,孩子都上初中了,作为过来人似乎很理解赵华,就说每一对夫妻都有这个时候,所谓七年之嘛!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但是夫妻双方都要重视起来,要是都回避不谈时间久了就算出不了问题,也会变淡,弄不好就形同陌路了。 赵华立马问张副主任怎么处理的,都谈到这会了张副主任也没藏着掖着,似乎对赵华也很信任,也许还有酒劲的缘故,就跟赵华说起他们夫妻之间的事。 张副主任说他们夫妻当年也差不多是这么个况,没有了生的激,朝夕相处间矛盾似乎也有激化的趋势,虽说为了孩子都能维系,但两人都觉得不是长久之计。最会两人经过几次的彻夜长谈,觉得改善这个况,那就是两人都找一个人。 不过并不是说一个在外沾惹,一个在外招蜂引蝶,他们制定了属于他们的规则。首先,就是要坦诚相,自己的人生不论大小事都要开诚布公的告诉对方,绝对不能有意的欺瞒;其次,两人不论谁要找人,都要双方都同意,比如张副主任找的人是水利局的一个会计,事先也让妻子见过,跟张副主任是高中同学,妻子一番考察觉得对方还不错才同意的,而他妻子的人也事先经过了张副主任的点头;最后,决不能有孩子…… 这对赵华来说简直是打开了一个新世界,只是夫妻两人都有人,那么两人之间的怎么办呢?会不会变淡呢? 张副主任笑着说不仅不会变淡,反而愈发的紧了,两人的神状态都瞬间回到了刚结婚的那一会,因为跟人之间的所有接触双方都是知道的,为了安全,跟人幽会都是在自己的家中,他们俩的人都是有家庭孩子的,不会担心干扰对方家庭的事出现,张副主任跟人见面,他妻子便会带着孩子出门给他们留出空间,换成她也是如此。而两人床上也焕发了久违的激…… 回来的路上赵华就有了这个心思,毕竟有成功的经验在那里,赵华就觉得至少可以试一试,但对于我是否接受心理还没底,所以说出来后也是心里忐忑的看着我。 我心里这会有些乱,一时间信息量太大,我只是觉得这种事很难想象。其实赵华这会要是自己在外面乱搞,我也不会觉得离谱,男人嘛!我大哥在春晓怀孕时在外面嫖娼,姐夫在外面开房,我从来觉得男人在这方面基本不会有柳下惠。但那样在我心底里对这段夫妻关系自然会重新评估,是个女人都会如此。 春晓选择了原谅,姐姐选择了漠视,我会如何选择我也不知道。但赵华自从结婚以来对我关怀备至,虽然有些懒但从来没有背叛过我们的婚姻,我对他的是在这几年中慢慢变得依赖和慕。所以我知道他如今说出这个方案并不是为了他一个人的私,而是真的想改变我们之间慢慢变得木的夫妻生。 只是一时间我觉得有些乱,想找出点逻辑上的漏洞也没那个本事,其实我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在心里思量考虑了。赵华也知道这事不能急,只是让我慢慢考虑一下。说我要是不同意他就绝不会自己在外面乱搞的。 但是我们俩才过三十岁啊,要是真的一直这样我也没信心两个人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此时脑海中又回想起当年跟小启,跟父亲,跟姐夫的那一幕幕,一时间已经觉得可以试一下。 但这事我也不能表现的太急迫才是,要是那样也显得自己太“”了些,不过也就是过了两天,这两天要收苹果,赵华一直在果帮忙,我反正就是做饭洗衣服玩手机,对了公公家里还安了网线,有了网络电视,子明也不无聊,一个喜洋洋,一个熊大熊二,我都快看上瘾了。 这晚上苹果已经收完了,赵华也闲下来,晚上自然而然的又提起那事,问我考虑的如何了。我正想着怎么委婉的表达出我已经同意了。但忽然间想到了一个事,问道:“对了,你是不是已经想好找谁了?” 赵华被我这么冷不的一问,明显大了一个措手不及,我立时明白我猜对了,一把抓住他的小弟弟,疼得他“哎呦”一声,我笑道:“别想打马虎眼,跟我说,是不是早就跟谁搞上了?” 赵华忙搂着我道:“姑,疼。你轻点,以后你还得用呢。天地良心,自打结了婚我真的是守如玉。除了你我连其他女的手都没碰过,我发誓”。 我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但也没松开,用子顶着他的膛,笑问道:“那你说说,到底是对谁了心思?” 赵华没回答,反而两眼发光道:“你同意了?” 我轻声道:“看在你这么恳切的份上,不过话说到头里,你说的那几条你可得记住了,要是搞砸了我可饶不了你”。 赵华低头住了我的嘴,我下面手里的一下子硬了起来,我心里似乎也觉得有些发热,在我同意的那一刻两人似乎都有些激,这种激一下子从心里迸发出来,我下面了! 我不等他发力,自己用手把他的衩褪下去,自己把内也下来,翻坐在他上,着把自己的小填。赵华也用力的着我的子,这力度觉好久没有尝过了,我慢慢的研磨着,热,激,才是做最好的发机。我慢慢的着子,趴下来跟他接,赵华早把我的大T恤扒了,一双大手在我上游走,我全,似乎我们俩只是想象着将来有各自的人就能让我俩兴奋起来…… 我的迅速,与其是被他肏到了高潮,不如说我被自己的激燃到了高潮,赵华可没尽兴,把我翻过来压在下,大力的抽查起来,我搂着他的脖子,喘息着问道:“别想逃,快说,到底想到谁了?我认识吗?” 赵华一只手着我的头发,一只手着我的子,下面一下一下死命顶着,眼里是望,听到我的问题点了点头:“认识”。 我在脑海中过滤着一个个面孔,他的同事?同学?朋友?我在这边没认识几个人,实在想不出来,一面忍受着他的冲锋,一边说道:“好老公,快告诉我,到底是谁?” 赵华整个子趴下来压在我的上,我的两个子被压的扁扁的,我双手抱着他的。两腿大大的敞开着,他亲了我一下,说道:“是春晓!” 要不是正被他一百六十斤的子压着,要不是正被他肏的正爽,我一定会把他踹下床去! 他看我脸色有些变,似乎也心里发虚,但这会就是天塌下来他也得肏,我也得迎合着,因为正在爽的兴头上,我双手用力的抓着他的后背,他下面开始大力而稳定的抽,我下面的一塌糊涂,这种酣畅淋漓的做觉像是上辈子的事了。 他低声道:“好老婆,别着急,完事我跟你详细说”,接着就开始发起了总攻,我被得一阵迷糊,高潮汹涌而来,也不知是被干的还是被刺激的,脑海中似乎浮现出赵华压着春晓那小巧玲珑的子的画面…… 等他用卫生纸给我把下面擦干净,我才缓过劲了,刚才怕喊出声一直咬着自己的T恤,这会被赵华搂在怀里,我俩都有一种全心的放松,这觉个了太久了。 我可没忘正事,拧了一下他的大腿,说:“你胡思乱想什么呢?那可是大嫂!” 赵华拍着我的肩膀,示意我别急,说道:“我又不是牲口,是个女的就行。刚才这么爽,还不时因为咱们之间有觉?春晓的事我慢慢跟你说,你听完要是觉得不行,我自然不会去找她”,接着在床上赵华就把他跟春晓的事又跟我娓娓道来。怎么形容呢? 青梅绕竹马,两小最无猜。 这是一个少男少女,表哥表妹的故事。两人的母亲是亲姐妹,只不过一个嫁进了市里,一个嫁进了山村,但两姐妹很好,逢年过节都会走,暑假寒假春晓和他哥也会来这边玩耍,所以两人自小关系就好,等到两人大了,自然而然的有了那一份青涩的意。 两人是在一个夏天在果的棚子里迈出了那一步,那一年春晓十七岁,赵华二十岁,但两人毕竟是亲表兄妹的关系,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后来赵华师范毕业,回到县城结婚,两人自然也就把那段埋葬了…… 这一段我轻描淡写,因为这在我听来竟觉得有些悲剧,不过很多事都说通了。当初给我介绍对象,春晓那么一个说话谨慎的人把赵华夸得一朵似得,对赵华的前妻更是没有一句好话,当初我以为保媒的都这样,现在看来根结是在这里。 赵华说完很紧张,这事毕竟也是乱伦,这么跟我说出来也鼓足了勇气,但他哪里知道在我这里看来根本不算什么,我要是把自己的“荒唐经历”说出来,怕赵华把自己吓的都要掉下床去。 不过当时听完后我立时觉得就是春晓了,我跟春晓本就要好,她是我嫂子,不过跟我相处时我倒是把她当做妹妹一般,我俩人隔三差五就会微信视频一阵,基本上无话不谈,每次去市里都会去找她玩,我对她的信任可以说完全当成了真正的家人。 如果是春晓,那么我就不会觉得有什么危险,而且我实在想不出赵华碰别的女人我会不吃醋,但春晓我觉得自己完全没有问题。唯一的问题,就是还有大哥啊!哪有妹妹愿意给自己的亲哥哥绿帽子的! 赵华自然知道问题所在,便说这事还八字没一撇,不要那么担忧,再说春晓也未必会答应。也许根本就没有这种况发生。至少还是先听听春晓的意思再说。我觉得也有道理,赵华见我不管如何同意先试试了,也是高兴,亲了我两口,说这事也得慢慢来,先不要给自己压力才好,至于我,什么时候想好了就告诉他,不过得足够优秀,不然是绝对碰他的老婆的。 我忽然间明白了张副主任所说的规则了,是啊,另一方同意的人就不算出轨了,因为这个人选是两人一起的选择,没有了那种被欺瞒和被侮辱的觉,那么自然不会对彼此的造成损害。而要是想让另一方同意,那找的那个人就要足够好,足够安全,因为比起优秀来,没有人愿意一个不如自己的人来一起分享自己的伴侣。 这个小山村里,这个暑假,发生的两件事,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现在想来,跟公公的几次接触虽然在我看来没什么大事,但对公公的影响非常大,让他对我起了心思,老房子着火,哪里就能被我几次冷淡的应付就能熄灭的;而跟赵华同意那个方案的那一刻起,我的人生就在另一条路上飞驰而去,这条路现在看来让我足够的幸福,福。 春晓的事一直到中秋节才有了进展,但我这个暑假里,在老家跟公公同住一个屋檐下,说不接触那是不可能的,赵华在这,婆婆体已经快恢复如初,公公不可能有什么作,但我能觉到公公的眼神似乎跟以前不同了,以前看我就是看儿媳妇,甚至不会对视,话也很少,现在看我的时候明显多了,而且有意无意的目光会在我上游走,女人在这一块向来锐,偶尔聊天时竟然会主接我的话,这在前两年根本不可思议。 但当时也就是这样了,我们两人都没想过哪一种可能。我是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公公是压根觉得没可能,只不过人在边的时候总会有些不收控制的表和眼光,除非当事人,别人根本不会注意到的。 其中有两件小事,我印象里有,公公也记得很深刻。 第一件事是一个晚上,天气热得很,赵华就买了一个西瓜,在井水里跑了一下午,晚上我们一家人在院子里乘凉时拿出来吃,那种凉意跟冰箱里的完全不是一回事,特别好吃。只是到了睡觉时我就觉得肚子不舒服,果然有些腹泻。 到了凌晨肚子又痛,赵华睡死了,我爬起来去厕所,夜深人静,怕吵醒赵华和孩子,轻轻的开了门走到院子里,能看到天上的繁星,但我可没心思欣赏,捂着肚子往厕所走,灯在厕所里面,开了门才能开灯,结果我刚走到门口门就开了。 把我吓了一跳。 “谁?” 一听声音我放下心来,是公公。便回道:“爸,是我”。 “奥,上厕所啊?”明知故问一句,接着就把灯打开了。这一下我俩在门口都把彼此看了一个清楚。这老头上厕所不开灯,现在出来了倒是打开了,虽说是为了我开的,但也不想想什么时候,等看清彼此的上才更觉的尴尬了。 我的那件大T恤晚上洗了,睡觉的时候穿的是一件白色的紧T恤,里面自然不会穿。生完孩子后的的房明显大了一点,但也下垂了一些,虽然不厉害,但我能觉出来,想到这我就觉得不公平,大姐那子可是依旧坚挺如初。 我下面只穿了白色的三角内,说实话,灯光下我那个样子对公公的杀伤力可想而知,而公公只穿了一件衩,公公子常年劳,子瘦削,但相应的皮肤并没有松弛的觉,我也是下意识看了他的裆,鼓鼓的,但我哪有那个心思,肚子还痛着。便侧示意公公快走。 公公也反应过来,忙走过去,只是胳膊蹭到了我的房,我没在意,道就这么窄,谁让咱体有优势呢?我急急的进了厕所赶紧解决问题…… 第二件事,是暑假快结束时,婆婆已然大好,果也已经收获完毕,我们决定该回县城了。子明疯了一个暑假,跟小朋友处出了,一听要回去还不乐意,被赵华踢了一脚才老实下来。 公公婆婆给我们装了不少家里种的菜,还有土豆什么的,一后备箱。只是收拾衣服的时候我就发现自己的内少了一条,我觉得除了真的放忘了地方,恐怕就是被人拿走了。只能是公公了。 但我也没表现出来,毕竟或许真的是放错了地方,或者被子明恶作剧了。但没发问,算了,不论是那种况都不能穷根究底,且装糊涂吧…… 开学了,赵华教课,我开店,子明也上幼儿,春晓的事我们没有再提过,但我们都知道是在等时机。这不,中秋节一到,机会就来了。 我俩说起来算是春晓妈,也就是赵华二姨,现在也是我二姨了,她给做的媒,所以我们两每年中秋和新年都要去送礼,既是走亲戚,又是谢媒人。 前一天晚上赵华就决定这次去找机会跟春晓说,也不知道春晓会怎么想,不过我想他俩都有过那么一段,那么就算不成功应该也不会闹出什么问题来。 我们去的是二姨家,二姨见到自己撮合的外甥一家自然高兴,搂着子明跟我们聊天,每次来吃饭都是大哥他们两口子来陪,这次也不例外,大哥电话里说汽修店忙,过来会晚一点,我就说让赵华去吧春晓他们娘仨接过来,赵华看了我一眼,握了我的手一下就走了,我一边笑着跟二姨聊家常,一边想着不知道这一次赵华会有什么结果。 我心里也挺矛盾,我们俩决定这件事后就觉关系比以往要好了不少,尤其是在讨论春晓这件事的时候,我也清楚这件事真要发生,我希望那个人是春晓;但我又因为大哥的关系顾虑重重,我直觉上赵华在我同意的况下说服春晓的难度不会太大,只是那样的话我该怎么去面对大哥呢?所以一想到要是春晓拒绝了的话我也会松一口气。 二姨开始准备饭菜,我自然过去帮忙,等到门铃声一响,我看看表,整整两个多小时,看来是一番长谈了。我在切菜,二姨去开了门,听到大壮和小霜大呼小叫的声音,不一会二姨回来了,赵华也跟进来,笑着说:“你去跟春晓聊会天,我来帮二姨的忙”。 看他那明亮兴奋的眼神似乎进展不错,我踩了他的脚一下,不管他呲牙咧嘴走了出去,看到子明正跟哥哥姐姐嬉闹,大壮和小霜是龙凤胎,现在都要上一年级了。我拍拍他们的脑袋,知道春晓在她自己的房间,这是她没嫁人的时候住的,现在二姨和姨夫都给她留着。 我推门进去,看春晓正坐在床沿上,我笑着关上门,春晓见了我,示意我做到她旁边,说道:“表哥说的是真的?” 我跟春晓之间很有意思,我俩称呼都是直呼其名的,年龄上我比她大一点,所以叫她春晓,但他又是我嫂子,所以就叫我小惠,其实我俩一直处的跟闺蜜一样。 我坐在她边,胳膊肘碰了她一下,笑道:“你可瞒的我好苦,要不是赵华说给我你是不是打算瞒我一辈子?” 春晓脸有些红,手抓着我的胳膊说道:“小惠,你别怪我,那时候我跟表哥年纪都小,什么也不懂,后来他结婚后我们就不再来往了,跟你哥结婚后那就连面都很少见了,你可得相信我”。 我自然是相信的,手搂住她的肩膀说道:“你放心,我当然相信你,再说我也不觉得是什么坏事,少男少女的恋多美好啊!我就没这么好的表哥”。 春晓推了我一下:“你就笑话我吧,不过表哥今天说的事是真的?你同意了?” 我装傻道:“什么事?他没跟我说啊?你等等,我去问问他”。 春晓又捶了我两下,知道我在逗她,我笑了她一会,也不再逗她:“春晓,我跟你表哥这事做的是有些荒唐的,不过这事也就是你我能同愿,其他人我恐怕没这个勇气。赵华虽说缺点一大堆,但是个合格的丈夫和父亲,我挺珍惜和他在一起的生的,想出这个方法我们也是想更好的维系我们的婚姻,但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千万别勉强……” 【未完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龚玥菲三级在线观看未删】我的跨越的爱轶事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