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扒开衣服吃胸摸下面无遮挡】我是放浪货之王茵笺的自白 (17)

我是放浪货之王茵笺的自白

【我是骚货之王茵笺的自白】 (17) 作者:司机老王 2021/10/30发表于:首发SexInSex 这一回,他们没拦我。出了门,外面正阴着。小风不大,着体微凉。街两边的绿树,隐约开始见黄。捂着脸,一边走,一边看树下落叶,随风轻轻的转,轻轻的飘,轻轻的荡。 街拐角处,是家小吃铺。买了两屉小笼,用塑料袋和纸包好。拿在手里,小口吃着,皮软汁鲜肉嫩。吃着吃着,忘了嘴疼。 星期六的中午,街上大人小孩不少。看看他们,想想自己。从昨天放学开始,不到二十四小时,打没少挨,逼没少被操,还被浇了一身腥骚扑鼻的尿。也不知这街上走路的人,有没有人看过我昨天光着屁股不要脸的样。 边吃边想,吃完小笼,心里舒服不少。觉得再进城回家也没多少意思,找到了回学校的路,我向学校走去。 校园里空荡荡,宿舍里没有人。屁股蛋还是疼。撅着屁股趴在自己的床上,只觉得无聊,烦躁,烦躁,无聊。 我他妈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天天就围着男人的鸡巴转。朋友,没有。父母,不爱。学习,没感觉。爱好,是空白。十几岁大姑娘,皮白肉嫩的,现在就天天送逼上门,将来可怎么办? 越想越心烦。一伸手,从枕头下摸出了那根粗粗大大的假鸡巴,就想往我的逼里捅,直接把它捅烂。彻底捅烂了,夹不住男人的二两肉,也就彻底断了念想。 只是真的举起了假鸡巴,摸着骚逼,又真的下不去手。把逼弄坏了,以后再想男人,可就只能用屁眼和嘴了。那感觉,可完全不一样啊。 这么一想,自己就先笑了。我是有多骚,满脑子想的,除了挨操还是挨操。看了眼手里的假鸡巴,那还是初中去成人用品店,勾搭店员弄来的。那时候自己就骚,现在,唉,还是算了吧。自己就是天生骚,没救了。 放下了手中的鸡巴,心里有点奇怪。我这是怎么了?这两天心里起起伏伏,一会儿骚得没边,一会儿见到鸡巴又烦。自己还没开苞,就想着男人的鸡巴,那时已经是个骚货,到现在都一年多了,还能改了不成? 趴在床上慢慢的想,屋子里静静的。听着风吹着窗户的声音,想了半天,总算是想明白些。 自己这么烦,这么闷,瞅着鸡巴都没以前那么顺眼,大大小小的原因至少有三个。 首先是真的不知道将来到底会是什么样。本来,来这儿上学就是想学点什么,改变点什么。可都二个月了,什么也没学着,看样子,在这破学校,将来也学不到什么。至于改变,也就是多认识了几根鸡巴,变得更骚了。这,真让我有点慌。 更何况,我快没钱了。自从被勇哥他们操,我花钱越来越随便。衣服,化妆品,零食,小饰品,那么多好东西,总有让我忍不住要买的。要不是勇哥他们给,父母的钱根本不够。可最近,见他们的机会少了,钱也少了,花钱的机会却越来越多,心里自然烦。 最后,就是我越来越骚,越来越贱,变得自己都有点怕了。 其实女孩想男人,天经地义。我们班就没一个女的不想男人。可她们再想,至少应该还有一半是处。就是那些被男人上过的,大都见了男人一样会害臊,见了鸡巴一样会发慌。可我,就是面前一排光屁股男人冲我挺鸡巴,我也不会臊,只会兴奋的从逼里流水,我也不会慌,只会想着怎么让它们软下来。 都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那会儿每天都会想男人。可我现在就每天想,每天都很想,早上起来就开始想,操上一次根本就不够。 光是骚,想男人倒也罢了。让我怕的是,现在一般的挨操似乎不够了,我想要的更多。比如,许多个人一起来。比如,新的,从前没试过的花样。比如,挨操以外还有别的,象是被打和被骂。 是的,现在被人打,被人骂,我下面会流水。昨天被尿了一回,再想起尿,下面居然也会痒。昨天看到毛片里被绑的女人,我第一个念头是怕,第二个念头竟然是,那天我也试一试。 我就是在发贱,而且越来越贱。因为贱,我引来了一个又一个男人,因为贱,男人越来越不把我当人,而越这样,我他妈还觉得刺激,越来越想。我可怎么办? 趴在床上想,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我能怎么办。停止发骚?根本不可能。我什么爱好都没有,再没男人操,我都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劲。 嗯,以前,刘鹏曾跟我跩了句文化词,叫什么我思故我在。好象是自己能思考能感受,才能证明自己活着,自己存在。我他妈的不知道怎么思考,我只知道,我挨操,故我在。只要男人的鸡巴插进我的逼,嗯,屁眼也行,我就能感到实在,感到踏实,感到爽,感到痒,感到所有的一切,感到自己还是个活生生的人。没了鸡巴,算活着?活着为了啥? 发骚止不住,发贱也停不下。至少,对我是这样。自从刘明对我又打又骂,又是让我舔脚,又是让我写检讨,我其实就停不下来了。越贱,越能发现新的,更多的快乐。就象昨天被逼得光着屁股走一圈,当时觉得惨,接下来一个晚上,我都比平时更嗨,更骚。 发贱,让我在发骚的世界中,能越走越远。 想了又想,想得下面又湿漉漉发了痒,想得天都快黑了,也只想明白一件事,我该弄点钱了。 唉,还是要找勇哥他们弄钱来。我一边想,一边叹着气,顺手又抄起了假鸡巴。想了半天想得头都大了,还是先用假鸡巴解解痒吧。 脱了裤子分开腿,举着鸡巴正往我逼里插。大门一响,谭晶晶低着头,推门就进,一屁股坐在了床边,也不管根本就没关门。 “操。”我嘴里骂着,坐起了身。这门开着,我怎么玩啊。 看谭晶晶两眼发直的样子,一定出了什么事。你妈,不会真的被轮了吧?我心里想,一边光着走到门后,把门关了起来。 “谭晶晶,没事吧?”我问。对谭晶晶,昨天之后我也想开了。她被我收拾的那么惨,想报复报复也算正常。她撺掇徐浩他们把我连打带尿,在我心里,就算扯直了。 只是谭晶晶根本没搭理。两眼直直的,既没有以前见我的乖样,也没了昨天打我的凶样。眼圈和鼻头微红,一看就是刚哭过。 我回床边披上衣服。用手在谭晶晶眼前晃了晃,她也没了动静。想着今天早上徐浩的样子,我不禁脱口而出。“操,是徐浩吗。你不会真被他们给轮了吧?” “徐浩。”谭晶晶嘴里念叨着,眼睛开始转动。转眼之间,又跟充足了电似的,腾的站了起来,瞪着我又急又快的说。“徐浩。你怎么知道我男,知道他名字?你们又见面了?你他妈说什么啦?”说着,她挥动胳膊,似乎要揪住我。只是我俩隔着桌子,她够不着。 “谭晶晶,你疯了?徐浩把你怎么了?”看着她又急又气发了疯似的样子,一边问,我一边心里想着这两天的事,想着她都能知道什么,想着我又该怎么做。 “一定是你,一定是你胡说八道了。你个贱货,臭婊子!”谭晶晶边说边绕过桌子向我扑,圆脸上鼻子一扇一扇的,眼睛瞪得还挺大。 “我操你妈!”我尖叫着,照着谭晶晶就是一脚,她刚绕过桌角的身子一下被我踹倒。接着我上去又是两脚,一边踢,一边骂。 “我操你妈。你个傻逼王八蛋。打我,尿我,还拔我毛,还让他们轮了我。你傻逼那王八日的鸡巴男友,今天就操了我两回。连屁眼都被他捅了,我能不知道他名字吗!” 谭晶晶正一手护头一手撑地,试着站起来。听我一说,她身子明显顿了一下,接着又大叫起来。“胡说,我们都走了,徐浩一直和我在一起,他一直和我在一起…”说着说着,她的声音又小了起来。 “操你妈”看谭晶晶明显不正常,我又用脚在她胸前似踢似摸的来了一下。“他和你在一起?那我今天早上让鬼操了?你看看我屁股,这,这儿,都快被他打烂了。这总不会是我自己打的吧。”说着,我晃了晃屁股给她看。 谭晶晶看着我红得发紫,紫里带黑的屁股有些发愣,一时没再说话。 “谭晶晶,你个不知好歹的东西。你知道吗,你是傻逼,傻逼,一个大傻逼?”乘着谭晶晶不说,我开始说,滔滔不绝的说。 “我对你有什么不好?你还找人收拾我。是,我是打过你,收拾了你,可那不是你先惹的吗?以后呢,我对你不好?不是我拦着,韩春雨早动手了。我对你好,不嫌你臭,让着你。你倒好,还不领情。你不知道男人都是王八蛋吗,只有女人,女人才能照顾女人。”我说着,喘了气。伸出手,把谭晶晶拉了起来。 “你他妈还找人打我,还拔我逼毛。我是吓唬你,你却来真的。你仔细想想,王兰说火烧阴毛,是不是我给拦下的。他妈的,算我欠你的,你拔我毛,我也认了。可你看。”说着,我又扭身让她看了看我屁股。 “不从就打。尿完我,转身又回来把我轮了。你认识的,都是什么王八蛋啊!我就再骚,也是女人啊。被人轮,好几根臭鸡巴一起来,有多难,你知道吗!今天上午徐浩来,又是连打带操。你找的是什么鸡巴男人啊。”我说了一堆,看谭晶晶还在那儿站着不动,就伸手去搂。一搂,谭晶晶哭了。 “徐浩,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谭晶晶的眼泪一直往下淌。“他刚要了我,又不要我了。他…” “他就是个人渣,王八蛋。”我说。又从桌子抽屉里找到纸巾,递给谭晶晶,继说着。“徐浩是能做男朋友的人吗?他边操我还边说我的逼和你的不一样。还说你也是骚货。一个宿舍的一定是一窝骚货。还让他手下有机会也尝尝你。他就是想玩你。” “好了,你也坐着歇会吧。”我把谭晶晶弄到床边,让她坐下。“徐浩都不知操过多少女人了,他能真和你谈朋友?还好你回来了,不走,铁定被他们轮了。唉,臭男人有什么好,只有女人才真心疼女人。”说着,我给谭晶晶倒了一杯水,晃一晃,摸摸杯边,递给了她。“喝点吧,水温正好。” 谭晶晶被我说得晕晕乎乎,也许是徐浩操了她就扔,对她打击挺大。总之,她乖乖的接了杯子,用手捂着,小口抿了两下。我伸手搂住谭晶晶,她一动也没动。 看着在我怀里的谭晶晶,禁不住心中大乐。这回,看来吐沫星子没有白费,被尿也值了。 静静的搂着谭晶晶呆了会儿,窗外的天都黑了。我起身去外面买了两碗粉,又加钱加了些料,拎着回了宿舍。 谭晶晶还在屋里傻坐着。我打开灯,把米粉放在桌上,摸了摸她的脸。“晶晶,要是饿了就吃点。男人都是王八蛋,那值得我们晶晶这么伤心。” “谁是你的晶晶。”谭晶晶推开了我的手。她坐在桌边,看着眼前米粉腾起的热气。看着看着,轻轻说了声,“谢谢”。按着桌子,又说。“他妈的,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放下手,拿起筷子,吃起了米粉。 灯光下,谭晶晶半眯着眼吃饭的样子还挺好看。看着她,我心想。“操,勇哥就是勇哥,他说的还真对。编瞎话就是要编别人爱听的,想听的,还要理直气壮,有真有假。”看了看谭晶晶,我也拿起碗。 吃了饭,我耐下心,摸着她的小手,边哄边劝。谭晶晶刚被男人甩掉,心中无主。她听我说的惨,被人又打又轮,再看到我紫红紫红的屁股,对我有了点同病相怜。我对她好,她也对我亲近起来。她憋了一肚子话,宿舍又没别人,便开始和我说了出来。 我一边听,一边把伸到她衣服里,去摸她又滑又嫩的身子。她以前对我又恨又怕,现在恨渐渐没了,怕应该还有点。被我一摸,身子僵了僵,终究没动,又继续说了下去。 静静的宿舍里,灯光不明不暗。一边听谭晶晶轻轻的说,一边摸着她触手微凉,细细嫩嫩的肉,我连她的臭脚都不再厌烦,嗯,可能还更心动吧。 谭晶晶说着她的心事,我时不时附和一下,偶尔讲两句自己的事情,到了晚上睡觉时,连哄带骗,连吓带劝,终于和她挤进了一个被窝。虽然没真的把她怎么样,但象考拉上树一样,手脚并用的搂着她,也让我晚上睡得又香又甜。 第二天醒来,身边是又暖又软的谭晶晶的身子。这感觉实在太好。被那么多男人操过,但搂着两个人一起睡的时候却没几回。醒来总是一个人,象个被玩过就扔的玩具。而这回,不一样了。 被子里热热的,身子紧挨着身子,更觉得谭晶晶的身子又细又嫩,又软又滑,又暖又腻。只是这么躺着,心就开始荡了起来。 心开始荡,逼开始痒,水开始流,我全身开始发烫。闻着谭晶晶头发上热烘烘的味道,我侧过身,看见她长长的睫毛,微红的脸颊,还有那微微鼓起,明显和男人不同,又润又红的唇,再也忍不住,也不管谭晶晶是睡是醒,一张嘴吻住了她的双唇。 女人的唇竟然这么软,这么润,那和男人从未有过的柔软的感觉,竟是这么的好。美妙的感觉让我再也停不下来,丝毫不管谭晶晶突然开始的挣扎。 “晶晶,别动,放松。”我松开嘴唇,说了一句。看她挣扎的厉害,一片腿,骑到了谭晶晶的身上。接着双手按住了谭晶晶的双臂,俯身用身子压住了谭晶晶的身子,又吻了上去。 谭晶晶的身子就在我身子下面扭动着,翻滚着,火热火热的。两个大奶子就那么紧贴着我的奶子,滑动,磨擦着,磨得我胸口也开始发热,发涨。 发热,发涨的还有我的下面,骚水越流越多,一滴一滴都流到谭晶晶的小肚子上,阴毛上,滑腻腻的。 谭晶晶的下半身就这么滑腻腻的在我身下,在我的逼下,在我双腿下扭着,蹭着,动着,动得我越发用力的去夹紧,去压紧她。 我能感到,她的奶子,越来越硬,我能感到我的奶子越来越痒。我能感到,她的身子,越来越热,我能感到我的身子越来越烫。我象在一片波涛汹涌的海上,被抛上抛下,我就在奋勇的游着。 游着游着,突然,海不见了,我的下面,变成了平静的湖面,任我游荡的静静的湖面。 谭晶晶紧绷的身子越发的热了,却忽然软了下来。我的舌头,挤进她的嘴里,和她的舌头缠绕起来。 我的手闲下来,开始向她下面摸去。摸到鼓胀潮湿的肉丘,摸过那软软膨膨的骚肉,摸到她湿漉漉缝隙两边渐渐变厚的阴唇,一根手指慢慢的滑入阴唇的中央,一片湿热。 “原来晶晶已经骚得这么厉害了。”我心里想。手指顺着湿热的缝隙缓缓的前进,进到更深的地方。那里是那么热,那么暖,一会儿松,一会儿紧,就象小孩的嘴在亲,在吸吮,在欢迎我继续向里探索。不知不觉中,手指已完全的深入,深入到晶晶身体的深处,和她那又滑又嫩,满是骚水的肉壁缠绵在一起。 缠绵在一起的感觉如此的好,令我迷,让我醉,让我的手指几乎就要化掉。晶晶的肉壁也开始一阵阵的收缩,痉挛,连带着她的身子,也开始再一次绷紧。 当晶晶的身体再次软了下来,我的嘴留下些口水,离开了她的唇。半撑起身子,我看到了晶晶红透的脸,紧闭的眼,微微扇动的小巧的鼻子,和正在吞咽的喉。看到了晶晶雪白的不停喘息的胸和上面两大团随着胸部活动不停晃着的奶。 我吸了一口气,分开她的双腿。看到漆黑的阴毛下两片粉红的鲜嫩鲜嫩的肉,肥大,潮湿,半开半掩着里面更粉更嫩的,正散发著独有的又骚又香气息的小肉洞。 我俯下身,低下头,吸着气,闻着那微酸带辣,又咸又湿的气息,觉着比男人鸡巴的味道还要香,还要迷人。顺着这又骚又香的气味,我的鼻子慢慢的顶在了她两片嫩肉的中间,上下擦着,蹭着。 “嗯,啊,不要。”谭晶晶叫着,双腿一下收紧,夹住了我的头。 我双手轻轻一分,又分开了晶晶的腿,看到她双腿间亮闪闪不停流动的水痕,象嘴一样一张一缩的粉嫩嫩的肉洞。我一张嘴,吻了过去。 就象吻她上面的嘴一样,我用唇吸着,吻着,感受着她的下面,感受着她两片又滑又软的娇嫩的阴唇,用舌头去舔,去深入,去品尝下面流出的另一种迷人的汁水。 谭晶晶的身子不停的扭动起来,双腿再一次夹紧,用着力气,越夹越紧,好象要把我的嘴,我的头都夹进她两腿之间那不停流水的小小骚洞里。 我用力的微微向上抬了抬头,喘喘气,把嘴挪到那鼓涨涨的凸出的小肉块上,又吸又舔又吮。换过手指,再次插进晶晶流着水不停收缩的肉洞里。 肉壁再次缠绕住我的手指。这一回,我的手指不停的深入,拨出,深入,再拨出,磨擦她的肉壁,磨擦到她里面越缩越紧,滚烫火热,泥泞不堪。 我嘴里吻着的鼓涨涨的小肉块也变得更大了,我开始用舌尖一下下挑弄着,挑得它一颤一颤,动个不停。 耳边传来谭晶晶粗粗的喘息声,喘息声又变成无意义的绵绵不绝的“嗯…嗯…啊…啊…”的哼哼声。声音越来越大,开始变成尖叫的声音。她的身子又开始挣动,身子拍打着床铺,象离了水的鱼。她的双腿还是一直夹着我的头,夹得更紧,夹得我连呼吸都感到困难。 我从来都不知道,谭晶晶竟然也这么骚。 发了骚的谭晶晶动作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响,弄得我也由里到外,又骚又痒。一边继续吻着,抠着谭晶晶的下面,一边腾出一只手,向自己下面摸去。那里早已湿成一片,手指一下就滑了进去。一根,两根,三根,三根手指一起进入我的肉洞,才让我的下面不那么寂寞空虚。 我就这么一只手插着谭晶晶,一只手插着自己。和她一样扭动着身子,夹着双腿,和她一起用身体拍打着床铺。直到我俩都满身是汗瘫软在床,一动不动象是一滩泥。 也许过了几分钟,也许是几十分钟,我摸着谭晶晶满身是汗的身体慢慢变干变爽,象泛着光的丝绸一样又滑又凉,忍不住一把接一把摸了起来。摸着摸着,摸得我的身子又有了力气。 有了气力,我的手一直摸到她那又软又弹的奶子上,摸得那樱桃一样的奶头又直愣愣的立了起来。我张开嘴,想去吻那可爱的奶头,就觉得胸前一紧,自己的奶子已经被谭晶晶捏在手里,一下又一下的搓揉起来,一下揉散了我刚刚才积攒起来的力气…… 一上午的时间过得飞快。我和谭晶晶爬下床,手牵着手出了宿舍,就是中午一点。握着她绵软温热的小手,我觉得世界真是奇妙。前天她还在拔我的逼毛,刚才却摸着我红红的屁股,红着眼睛向我说对不起。扭头看着她圆圆的脸,我忍不住一口亲了上去。亲得谭晶晶的脸一下红得发紫。 请谭晶晶中午吃了顿大餐,我们之间又近了一步。回到宿舍,还没有人。我俩坐在床边,我又伸手,把谭晶晶的一个奶子从衣服里掏了出来。 这一回,她不再拒绝。只是半低着头,撇了我一眼,轻轻说了句“你怎么那么骚啊。”象埋怨,象感叹,又象喜欢。 “嘿嘿,我就是骚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搂着她的腰,摸着她的奶。 气氛很快暧昧起来。一会儿功夫,我的一只奶子也露到了衣服外。我们的奶子互相蹭着,身子越贴越近,我把谭晶晶的一只手放到了我双腿之间,开始轻轻的呻吟起来。 “这一回,是不是应该用上那假鸡巴?插她还是插我?”我脑子里正在瞎想,门外有了动静。 “操”我轻轻的骂了一声,又问。“谁啊?” “啊,是我。”外面是王兰的声音。 “哼,自己用钥匙开吧。”我说,一边看谭晶晶羞红了脸,手忙脚乱的把她的大奶子往衣服里装。 王兰走进屋,看到了我俩并坐在床边。看到了谭晶晶蓬松的头发和大红脸,看到了我一只还在衣服外面晃的白白的奶。她的脸也有点红,眼睛向下看,不知说什么好。 “切,这有什么害臊的。”我说。“晶晶已经被我上了,嗯,也可以说我被晶晶上了。总之,舒服的很。”我说着,去看谭晶晶,她已经恨不得把头都塞到被子里去了。 我再看王兰,她还立在那儿,脸更红了。平时这个农村来的女孩一点不引人注意。现在细看,眉眼间并不难看,她只是没有好衣服,也不会打扮。 “嗯,要不,你也和我一起玩玩?保证让你爽个够。可比和男人一起有意思多了。”我边说边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 “嗯,嗯,我,嗯…”王兰嘴里蹦着一个个的字,走到自己的床边,低头去整理不知什么东西。 没过多久,韩春雨也回来了,新的一周开始了。 有了白奶子大屁股的谭晶晶,我对男人都没那么想了。只是谭晶晶总是放不开,有人在便羞得不行。花了一周的时间,才在周末前在韩春雨和王兰都在的时候上了她的床,我们还盖着被子,那俩人其实什么也看不见。 下课后有时也会去找王天鹏,也会偶尔逗逗许远,毕竟真鸡巴总比假鸡巴强。 一周很快过去了,钱也都花完了。周五放了学,进城,回家,找勇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扒开衣服吃胸摸下面无遮挡】我是放浪货之王茵笺的自白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