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水多多直播APP安装】我有一根巨基

我有一根巨基/

(一)被同学老妈破处
  我叫李小凡,小时候我十岁左右就长了一根差不多成人一样的大屌。当我在
尿尿时发现和其他男生不相同时,觉得自己是个怪物异类,甚至不是亲妈生的,
为此懊恼不已,天天为这个这件事头痛。更可怕的是,有几次见到我们女班主任
丰满胸部的时候,我竟然下面好涨,硬得可怕,以为自己生病,又不敢问妈妈是
怎么回事。
  我天天害怕,害怕别人知道此事,但终于有一天被我的死党李剑锋看见了。
他是我的同班同学,也是我的邻居,真是个贱人。
  那是一个夏天,天很热,我们穿著宽松的短裤在他家里玩,我玩著玩著就睡
著了,不知道怎么回事,鸡鸡不知道是不是被蚊子咬了还是怎么样,反正就是硬
了,暴露了出来,被醒著的剑锋看到了,就这样他送给我一个外号叫「大鸟」,
还到处传播,这下糗大了。为此我还不理他两个星期。
  下面介绍一下我的家庭和生活环境吧!我生活在一个南方大城市,别看表面
光鲜,但我们居住在城中村,相当于贫民窟。我们不是本地人,我父母是外省过
来打工的,在这里艰难地生活著。
  我最恨的是我的父亲,他是一个没责任心的男人,他没有和我妈正式离婚,
但已经离家出走好多年了,据说当年带回来一个女的,和我妈大吵一架,然后出
走的,再也没有回来过,所以现在只有我和我妈一起。
  我妈三十岁,个子165,长得不错,只不过缺少保养和打扮,让她失色不
少。她在一间成衣厂做普工,一天做十二个小时,一周有一天休息,挺辛苦的。
  自从那狗日的李贱锋把我取名大鸟后,班上甚至其他班的同学也叫我大鸟,
这让我在学校里抬不起头来,加上我本来对学习兴趣并不大,所以我产生了厌学
的情趣。我开始尝试逃学了,开始还挺害怕的,有时还去学校上几节课,然后中
途逃跑,后来发现没事,索性整天不去上课,那时我本来就是差生,老师也不管
你的成绩。
  我整天没事就在村里游荡,没事追狗玩,呼吸著自由的空气,没有学校的管
束,那叫一个爽啊!可是呼吸空气难免肚子要饿啊,家里没人煮饭哦,怎么办?
总不能饿著肚子吧!对了,不是有玉英阿姨吗?
  简单介绍一下,张玉英,28岁,是我的我妈妈(张玉欣)的亲妹妹。玉英
阿姨开著一家小卖部,我姨夫何国华在附近工厂打工,他们有一个女儿,也就是
  玉英阿姨非常疼我,因为她没有儿子,所以当我亲生儿子一样疼,而且见我
老爸出走,非常可怜我妈,所以对我照顾有加,经常给我吃的。
  这天中午我照例逃学,我妈肯定不知道。中午实在饿得不行,我走到玉英阿
姨的小卖部,只见玉英阿姨穿著一件宽松的T恤和七分裤,她和我妈一样,奶子
  玉英阿姨见我这么盯著她,「咯咯咯」地笑了,说:「小鬼,这么盯著阿姨
干嘛啊?人小鬼大啊!说,到阿姨这来干嘛了?」
  「我肚子饿了。」
  「学校吃不饱吗?」
  「难吃,又不够吃。」我随便编了一个理由,反正阿姨不知道学校的情况。
  「那就在阿姨这儿吃吧,里边还有饭菜呢!」
  我已经饿坏了,三下五除二,把一堆饭菜干了个干净。
  阿姨叫我帮忙看著店,她要洗一下碗,再洗衣服,我只好答应。
  洗完了碗,阿姨搬来一个大木盆,坐在板凳上,弯著腰洗起衣服来,这时我
看到了让我喷血的一幕:原来阿姨并没有戴奶罩,从领口上面看下去,可以看到
整个乳房,乳房好大好圆,真想摸一下,当时我就硬了。
  当时我穿著到膝盖的短裤,鸡鸡一下子顶起一个三角,我当时眼晴直勾勾的
看著,连我妈的乳房都没这么清楚地看过。我当时站著,双腿有点发软,脑子里
一片空白,脸上感觉在发烫。
  这时阿姨好像发现了什么,抬起头,看著我说:「小凡,你在看什么呢?」
  「我,我……我没看什么啊,我在看阿姨洗衣服呢!」
  「别骗我了,你这个小鬼,人小鬼大,是不是在偷看阿姨的咪咪?」
  「我下次不敢了啦!」
  「才十岁就发想要女人了?」玉英开始偷笑起:「小凡,我听说人们都叫你
大鸟,什么意思?是不是你的鸡鸡很大?有多大啊?」
  「你不要听那个贱人乱说,瞎传的啦!」我最害怕的就是这事。
  「大不大让阿姨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汗。
  「你想摸摸阿姨的咪咪不?」
  「想啊!」我脱口而出。
  「那让阿姨看看你的鸡鸡,看是不是真的大鸟。」
  我郁闷了,不过为了能摸到阿姨的大咪咪,我豁出去了,反正是给阿姨看,
不是给别人看,我答应了。我伸手从阿姨衣领中摸进去,好大啊!我的手根本摸
不过来,我两只手一起摸,摸得我好兴奋啊!阿姨的奶子真的好大、好圆,好柔
软、好舒服。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阿姨一手抓住了我的大屌,惊叫一声:「啊!怎么这么
大啊?比你姨夫还要大啊!小凡,你怎么会这么大?」阿姨惊讶得嘴巴张得无比
巨大,能塞得下一个两个乒乓球。
  「我也不知道,我还为这事烦恼呢!阿姨,你千万要为我保密啊!」我害羞
的说。
  「阿姨一定会为你保密的,你经常到阿姨这儿来玩,到这儿来吃饭。」阿姨
笑得有点不太正常。
  自从那次以后,我中午经常到阿姨的小卖部吃饭,同时摸摸阿姨的大咪咪占
占便宜,阿姨也会要求看看我的大屌。
  也是经过摸了玉英阿姨的大咪咪之后,我开始对我妈妈的身体感兴趣起来,
每当我妈妈晚上吃完饭洗澡的时候,我就不自觉的偷偷去看。那时候我妈洗澡基
本不关卫生间的门,她喜欢拿著一个盆,然后坐在一张小板凳上,在水龙头下慢
慢冲洗。
  我妈是一个细致的女人,洗澡没半小时洗不完,她最爱用香皂涂身体,然后
慢慢地用手一遍遍地摸著自己,可能工厂里比较脏的缘故吧,然后又用毛巾仔仔
细细擦一遍,再用水冲干净,所以我妈身上总是很香。虽然我妈没有很漂亮的衣
服打扮,也没有很好的化妆品,但在我心中,我妈简直是女神。
  我在卫生间门口偷偷看著我妈的后背,我的大屌涨得不行,只好用手把它按
下去。我看著我妈的大屁股,那种兴奋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好想去摸一下。
  正当我在意淫的时候,我妈突然转过身来,她大惊失色:「小凡,你在这里
干什么?看什么看,没看过老妈洗澡吗?滚一边去!」老妈开始发威了。
  我当时看到的情景让我非常难忘啊,老妈转身过一来的瞬间,两个大奶子一
甩,好大,比玉英阿姨的还要大,奶子雪白,我当时吞了一下口水,呆了一下。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妈又发话了:「还不滚啊,没看够啊?小心我打你啊!」
我这一刻才反应过来,赶紧跑到房间去了。
  就这样,老妈经常成了我的偷窥对象。
  虽然我经常逃学,但并没有影响我小学毕业,而且我也一直马马虎虎的把初
中也混毕业了。我妈虽然疼我,但她并没有要求我继续读书,我妈信命,她觉得
穷人就是穷人的命,她叫我出来打工赚钱更好。其实初中毕业,我什么也不懂,
除了我有一根大屌,而且我也不懂屌事。
  还好,那狗日的剑锋也跟我一样,不想继续上学了,说要跟我闯荡江湖。我
操,我都不知道江湖在哪里,可能没闯就先挨三刀了。只好没事就在他的家里睡
觉,不过睡著睡著,有一天睡出事了。那一年我十七岁吧,也是我破处的年龄,
这个我记得相当清楚。
  那天我在剑锋家玩,午后突然想睡觉,剑锋说他想出去一会,叫我睡吧,他
一会回来。正是就一会,事情发生了,在我睡著的时候,我迷迷糊糊感觉一只温
暖的玉手摸著我的大屌,这让我开始兴奋起来。这手在我的大屌上套弄,搞得我
小腹一阵发热,我的大屌剧硬啊!
  突然感觉到一阵女人的叫声,我清醒过来,发现一个女人在我身边,后来我
看清了,是剑锋的妈妈,她叫方思敏。
  我当时有点不知所措:「思敏阿姨,你这是干什么啊?」我有点装,其实挺
舒服。
  「都听人家说你的鸡鸡很大,今天看到了、摸到了,是真的。阿姨摸得你舒
服吗?」
  「舒服是舒服,但也觉得有点难受。」我继续装,其实我和剑锋还是看过黄
片的。
  「阿姨可以让你更舒服。」
  「怎么样可以更舒服啊?」
  这时思敏阿姨把我的裤子脱下来,然后一口含住我的大屌,用舌头舔起我的
龟头来。由于我的屌好大,所以她不能完全吞下去,只能吞下三分二。思敏阿姨
一手握著根部,一口吞吐著我的肉棒,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还说:「这是我见
过最大的屌。」
  「阿姨,我可以摸摸你的奶子吗?」
  「可以啊!」思敏阿姨主动脱下她的衣服和胸罩,好像迫不急待的样子,然
后继续为我口交著。
  我一边玩弄著阿姨的大乳房,好有弹性的一对美乳,我的大屌涨得难受。不
过当时我也有点担心,因为刚才剑锋说过一会就要回来了,如果他看到了这一幕
会怎么办,岂不是兄弟都没得做了?把兄弟母亲上了可不是一件道义之事吧?
  不过当年可是他取我的外叫大鸟的,害得我在全校学生面前抬不起头来,现
在这笔债就当作子债母来还吧,况且他还不知道呢!想到这里,我又有点释然。
而且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不管三七二十一,「日」后再说!
  「阿姨,我还是难受,怎么办啊?」我继续装,装逼到底。
  「小凡,还有更舒服的,包你舒服。阿姨教你。」
  「好啊,怎么做啊?」
  「你躺下来就行,其它阿姨来动,包你舒服。」
  这个我和剑锋在黄片里看过,是女上位嘛!
  我躺在床上,大屌一柱擎天,又粗又硬,像一具加农炮,随时可能发射的样
子,而且威力惊人。思敏阿姨一脸的淫欲,我用手摸了摸她下面,好多水!她都
没有握一下我的大屌,直接对准穴口就坐了下去,然后开始一上一下抽插起来。
  我是第一次感觉到做爱竟如此之爽,没过几分钟,我好像就射了,破了我的
处男之身啊!不过射完的时候还是一直硬的。
  当时就是这样,停了几分钟又继续抽插,思敏阿姨双手按在我的胸膛上,然
后大声的叫啊叫,好淫荡的叫声。那天就是这样,我都忘了自己射了几回,至少
有五、六次吧,而且一直硬著。连续射了五、六次,同样一个姿势,这个女人也
是体力好。
  后来思敏阿姨告诉我,要我经常去她家里玩。
              (二)玉英阿姨
  十七岁的那年的雨季,同学们都在学校里上课呢,而我李小凡却要自食其力
了,总不能让我老妈养我吧?我妈虽然宠我,但在农村人的观念中,如果不上学
了,那就赶紧工作,否则人要懒掉的,所以我妈把我赶出去上班了。
  上班是为了说得好听点,给我妈留点面子,其实是做苦工而已。我的这份工
跟拣垃圾差不多,具体工作就是在一个废品收购站把收回来的金属油漆桶砸扁,
还有砸易拉罐啊、取电线里的铜丝铅丝啊,就这是我的工作,然后按劳取酬。收
购站的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人们都叫他老鱼头,因为他姓余,长得五大三
粗的,地中海发型,个头矮冬瓜,好像没老婆,喜欢喝酒,非常好色。
  这份工作其实就是一苦力活,所以天天穿一件短裤干活就行了,要不然就是
全身湿透。刚开始没几天,我手上全是血泡,痛得要命,而且也没赚几个钱,又
累,都坚持不下去,我妈看了一脸的心疼,给我用纱布包著,我第二天还得去干
活。
  干著干著,手上起老茧了,就不会再起血泡了,身上也有力气了,慢慢地身
上也有肌肉了,而且让我惊奇的是我的大屌变得越来越粗壮、越来越长,已成为
一根巨炮了,我实在担心它还会长大,那不丢死人啦?
  废品收购站就在城中村里,离我家很近,刚开始我是天天晚上回家的。后来
老鱼头对我越来越放心,他有让我晚上住在收购站里帮他看著,他去干嘛了?当
然出去找野鸡啦!他是个老色鬼,平时如果有稍有姿色的收垃圾的卖废品的女人
来,他也会调戏一番。
  后来,有一个卖废品的女人经常来,约四十来岁,长得比较苍老吧,但还是
有胸有屁股的,晒得比较黑,经常来我们收购站卖废品,每次来,都要去老鱼头
的房间,且很久才出来,我就觉得奇怪了。
  后来有一次我就从窗户外往里看,我操,场面火爆啊!这老鱼头和卖废品的
女人脱光衣服在床上翻滚著,低沉的喘息声、剧烈的撞击声、女人的呻吟声,让
我的大屌一下子竖起来,还好我妈给我做的裤子布料比较结实,要不然早已千疮
百孔了。
  『真是一对狗男女!』我心中暗骂一句,其实我当时看得相当兴奋,手已经
忍不住在撸了。不过这个女人虽然奶子还是挺丰满的,但是长得太让人失望了,
所以我一边幻想著我的玉英阿姨,一边使劲撸著我的大屌。
  由于我的屌太长了,以至撸的时候我都要双手进行,一手紧握著根部,另一
只手撸著龟头,这样是非常刺激的方式。其实我也想幻想我妈的,但我妈对我凶
凶的,所以这个想法一念而过,还是玉英阿姨好,可以经常摸玉英阿姨的奶子。
  想著玉英阿姨也摸著我的大屌,此刻最想做的就是像房间里老鱼头一样的场
景,把玉英阿姨给操了。想到这里,我撸得越来越快,精关一松,一股热流射向
窗户玻璃。我怕他们发现,裤子还没穿好,一溜烟的逃跑了。
  这女人来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老鱼头见我做事也认真,没有手脚不干净的
地方,他晚上干脆不在收购站住了,在外面租了间干净的房,方便和这个女人来
往。他让我晚上天天住收购站,象征性给了一点钱。靠!
  十七岁那年的雨季
  回忆起童年的点点滴滴
  十七岁那年的雨季
  我却在做苦力
  却发现我已经慢慢成长,伴随著我那一根巨屌……
  那时我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传说中的寂寞,不过有一天晚上有个人的到访
改变了我的生活。
  有一天晚上,正当我百无聊赖,只能读几本废品站本身就有的大量黄书的时
候,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我以为是老鱼头房事不力,中途被那老女人赶下床,
那么我也趁机可以回家睡觉了。可听敲门声不对啊,老鱼头几乎是砸场子似的砸
门型,这敲门声比较轻。
  我好奇地问:「谁啊?」
  「小凡,是我。」原来是玉英阿姨。
  我赶紧开门,雪中送炭啊,第一次有人晚上来看我。
  玉英阿姨的穿著打扮让我傻眼了。她穿了一件吊带式黑色连衣裙,超低胸的
领口把大半个乳房都显露出来,而且居然没有戴乳罩,两个奶头突显出来,特别
显眼;裙子很短,只遮了屁股,还穿著一双高跟鞋,雪白的大腿花花的,惹眼。
  我以前很少看到玉英阿姨如此性感的打扮,很明显阿姨是故意为我打扮的。
我看得很「鸡」动,眼都直了:「阿姨,你太美了,我要摸摸你的奶子。」
  「臭小子,还是这么猴急。你姨夫好些天没碰阿姨了,阿姨难受了。」
  「难受是不是生病了?生病就去看医生啊!」我半懂不懂又装一会,急死她
了。
  「你个臭小子,真的不懂?阿姨是寂寞了,只好在家里摸自己了。」
  「怎么摸的?阿姨,能摸给我看看吗?」
  「你真的想看?」
  「想啊,太想看了。」
  其实在死党贱锋家里就看过H片,对自慰的镜头还是有印象的,无非是女人
张大腿摸自己的样子,当时看得我们两个人兴奋哦,我当时回家就打飞机了,要
是天上真有飞机,我的加农巨炮一发射,那飞机可真的危险。不过看阿姨自摸,
那不是要让我爆掉啊?
  「求求你,玉英阿姨,你就给我看看吧?」我几乎用哀求的语气了。
  「好吧,不过你要答应阿姨一个条件,看完了,阿姨想干啥就干啥。」
  「好的,我同意。阿姨你快给我看吧,我等不及了。」
  这时阿姨脱去了吊带连衣裙,两个大奶弹出来,我看得一阵激动。阿姨坐在
那张破旧的床上,与一个雪白美人形成鲜明对比,我有点把持不住了,摸了摸阿
姨的奶子,阿姨抛个挑逗性的眼神,娇滴滴的说:「小凡,把我的内裤脱了。」
  『真是个骚屄!』我内心想。
  阿姨又叫我把衣服脱了,她想看看我的大屌。当我脱光光的时候,阿姨色色
的说:「怎么又大了不少?会干死我的。」
  『难道今晚阿姨是主动上门找操来了?』我激动的想,因为以前阿姨只允许
我摸她的奶子。
  我搬了张小板凳,坐在阿姨面前,近距离观看著阿姨的自慰。只见阿姨一只
手揉搓著自己的奶子,双腿张开,整个阴部我看得清清楚楚,而且阴毛很少,和
剑锋妈妈的面不同,剑锋妈妈下面毛很多,黑黑一片,我还是喜欢毛少一点的。
  阿姨另一只手在摩擦著整个阴部,好像下面有水了,黏乎乎的。她开始往上
摸,集中在一点,我也不知道那叫什么,反正阿姨的表情很享受。
  和H片不同的是,上次H片看到的女人自摸的时候是眼睛闭著摸的,一边摸
一边叫唤,而我的玉英阿姨一直看著我的大屌,一边摸还一边嘴里有一些词,模
模糊糊能听到几句:「小凡,我喜欢你的大屌,我要吃你的大屌,用你的大屌操
我,操我的大骚屄……」之类的,反正念念有词,一直都盯著我的下面,说的话
都跟我的大屌有关。
  此时的我,感觉身上全身发热,似山洪暴发,千万只蚂蚁在爬,而我的大屌
直立立的竖在那里,随时待命。玉英阿姨此时也已经达到无视我的存在,不断加
快抚摸的速度,呻吟声越来越大,我还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强烈的声音,没想到
阿姨有如此淫荡的一面。
  一不会,随著玉英阿姨一声惨叫,她夹著双腿,不再动弹了。我还以为出了
事,赶紧问:「阿姨,没事吧?」
  「没事,小凡,你抱抱阿姨,阿姨休息一下就好了。」玉英阿姨有气无力的
说。
  我抱著全身赤裸的阿姨,阿姨两个大奶软软的顶著我,我更激动了,同时我
的大屌一直硬著,夹在了玉英阿姨大腿之间,好像玉英阿姨有感觉到,故意用大
腿夹紧了。
  玉英阿姨伏下身来,抓起我的大屌,说:「小凡,你的大屌什么时候竖起来
的?变得这么大!」我知道她故意的,装骚屄呢,她一直在看呢!
  「一直都竖著呢,我想阿姨呢!」我不好意思揭穿她。
  「让阿姨舔舔。」玉英阿姨说完就一口含住我的大蘑菇头,由于我下面太大
了,所以她的小嘴除了能含住我的龟头外,其它只能含一点点啦,把阿姨的嘴两
个腮梆子弄得鼓鼓的。
  阿姨一手握住我的大屌根部,一手套弄我的屌,然后用嘴吃龟头,让我好不
刺激,一直涨著,青筋都暴凸出来,阿姨吃得更卖力了。
  「阿姨,我实在受不了……难受。」
  「小凡,我要你操我,操阿姨。」
  「怎么操啊?」我开始装了。我以前操过贱锋的妈妈,不对,是被操了吧,
说出来没面子。我还是懂一点的,只是阿姨不知道,可能她以为我是处男呢!我
就装一回处男吧!
  「阿姨教你,你看过狗交配吗?学狗一样,上来。现在阿姨就是母狗,你就
是公狗,我们在交配。」
  听著挺刺激的,这时阿姨真的像只小母狗一样跪著趴在床上,屁股翘得高高
的,露出了她的骚屄,我当时看著就骑上去了。
  这时阿姨对我说:「明白了吗?」
  「明白了,明白了。」性真是无师自通啊!
  我挺起我的大屌就向阿姨的大骚屄插进去,不过并不顺利,虽然看到了屄,
但我并未找到洞口。后来阿姨又把她的大腿再分开些,而且教我把她的屄扒开,
找到洞口再插进去。我照她说的做,果然找到了洞口,随著我的一下用力,大蘑
菇头终于进去了,阿姨一声惨叫。大屌只能进去三分之一,不知道里面太小了,
还是我的大屌太长了,阿姨说快要爆了,不知道什么意思,我是感觉太紧了。
  「小凡,快动起来,让阿姨爽。」阿姨衷求著、呻吟著。
  上次剑锋妈妈在我身上一动一动非常熟练,我怎么一动一动就这么困难呢?
我双手抱著玉英阿姨又白又肥美的大屁股,一阵阵抽动,一不小心,大屌弹跳出
来了,「小凡,快插进来,阿姨要你的大屌!」阿姨急死了。
  我无法拒绝阿姨,但我掌握不了窍门啊!只好重新来过,把大蘑菇头重新插
入阿姨的小屄里,阿姨又是一声惊叫。看来进去的一瞬间,阿姨是痛苦的,还是
舒服的?我不知道。
  我又重新不熟练的一动一动抽插起来,这时阿姨的呻吟声更强烈了,玉英阿
姨的屁股不自觉的抬起来迎合著我的抽送,而且我感觉到她的骚屄在夹著我的大
屌,两个大奶像两只小白兔一样跳跃著。
  终于,我再也忍受不住了,我抱著玉英阿姨的大屁股,一泄如注,大蘑菇头
在阿姨的体内一动一动的跳动著,一抖一抖,射精量惊人,玉英阿姨和我同时都
在大声地喘著粗气……
  这时院子里一阵敲门声让我们吓出一身冷汗,是老鱼头?不是,不可能是老
鱼头,老鱼头一定是砸门的。
  「小凡,开开门,我是你妈。」
  我妈?我惊呆了,嘴巴里能塞下恐龙蛋。
  我妈找我啥事?脑子里飞速分析,像玉英阿姨找我一样的目的?想想这目的
绝不可能,这只是我对我妈的幻想,绝不是我妈的作风。那是其它什么事吧?
  不开门是不行了,先开门骗过她再说。玉英阿姨也紧张,还赤裸裸呢,和我
妈是亲姐妹啊,要是看到我和玉英阿姨乱搞,我妈非把我活埋了不可吧?想到这
里还是非常紧张的,我先叫玉英阿姨睡在被窝里,不要出声。
  我干脆来一狠招的,拿了一水盆放在院子的水龙头下,搬了一张小板凳,然
后身上挂了一条毛巾,全身赤裸去开门了。
  我妈见到我赤裸裸的样子,特别是看到我那条大屌,吓了一跳,大叫一声:
「啊!」手下一袋子东西也掉在地下。
  「小凡,你怎么不穿衣服?」
  「哦,妈,我正准备洗澡呢!你晚上过来干什么啊?」
  「哦,家里做好点饼,我给你送过来,我怕你饿著呢!」
  「不怕,我不饿呢,饿了我回家拿。」
  「小东西,你下面怎么这么大的?」我妈似乎很吃惊。
  「不是你从小看大的吗?我也不知道啊!妈妈,这东西大好还是小好啊?」
我不知羞耻地问。
  「不要问了,快穿上裤子,小心让女人看见。我们进房间说会话,你好几天
没回家了。」
  这回我担心了,我可不能让我妈进房间啊,玉英阿姨赤条条躺在床上呢,而
且刚被我操过。
  「妈,今天老鱼头在,房间就不要进去了,他睡了,你先回去吧!」
  「老鱼头在,你怎么不回家?你个死鬼,想死在外边啊?跟你老爸一个德性
啊?」
  「不是啊,妈,老鱼头被那相好的骂了一顿,刚回来的。你先回去吧!」我
急于赶我妈回家。
  「那好吧,你有空就回家啊!」
  「好的,一定。」
  我发觉我老妈的眼神有点不对,老是不自觉的盯著我的大屌看了好几眼,这
些年她是没注意过。
  送走了老妈,玉英阿姨也有点吓著了,穿上衣服走人了。
              (三)有点开窍
  我已经在废品收购站做事两三个月了,说实话,真的很讨厌这份工作,很累
又没钱,而且又不自由。虽然玉英阿姨后来经常过来又是送吃的又是找操,但我
总是觉得缺了点什么,觉得很无聊,要是我妈非逼著我在这里做,可能我早就跑
了。
  不过我虽然长有一根大屌,但我人不傻,我以前以为这废品收购站肯定不赚
钱,没想到通过我这段时间的观察,渐渐地发觉其生财之道。通常那些拣垃圾的
人收的书报、瓶瓶罐罐等等是赚不到几个钱的,想要真正赚钱,都是剑走偏锋,
马无夜草不肥嘛!
  那怎么真正赚钱呢?我有几次看到过有些人开著车,鬼头鬼脑地来卖整捆的
电缆,还有工地上用的钢管、构件什么的,一卡车运进来院子里,然后进屋和老
鱼头交易,卸车走人,接著老鱼头马上又叫车立即装车运走。
  我刚开始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后来我问我妈、问玉英阿姨,才知道这些人肯
定是小偷,老鱼头肯定以低价收购、高价卖出的方式获取高额利润。那一刻,十
七岁的我知道这就是生意,我的心被震动了。我妈一直觉得穷人就是穷人的命,
所以早早的赶我出来打工,我也不怪她,只是我觉得我要证明给我妈看,我要翻
身,我感觉体内有一股力量。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有来卖电缆啊、钢管构件等这些大件,我就
跟这些人搞好关系,又是递烟又是倒茶,我也主动要求押车把这些货运到指定地
点,跟哪些人接头,这些人我也一个个熟络起来。
  搞好了买家和卖家的关系,我可以直接跳过老鱼头,有货拉过来,直接去交
易,但我缺重要的东西,就是钱。因为干这一行比较敏感,剑走偏锋,所以买家
和卖家都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否则宁可不交易。钱都要几千上万的,我哪来
的钱?我天天日光族,一人吃饱,我妈不饿,还要我玉英阿姨救济有时。
  这时我想到了玉英阿姨,也只能找玉英阿姨帮我了。玉英阿姨开一小卖部,
我姨夫都听她的,应该有点钱,看来我应该求玉英阿姨帮帮忙了。
  无事献淫勤,非奸即盗。于是我向老鱼头请了假,买了四袋苹果(不是苹果
四代,我穷得很,买不起那玩意)奔向阿姨家。玉英阿姨见是我来了,而且难得
第一次买东西,高兴得很,拉著我的手,一副笑咪咪的样子,如果不是在小卖部
公开的场合,我估计她想拉著我的大屌都不一定,看来今天她是不会放过我了,
为了借钱,我李小凡龟忍了。
  「小凡啊,你今天来看阿姨,阿姨太高兴了,阿姨给你做好吃的。回家做,
反正也没生意。」玉英阿姨笑咪咪的,笑得让我一阵发毛。哎!
  「好的,好的。」
  小卖部离玉英阿姨租来的房子不远,就两分钟的路,阿姨关了小卖部的门,
然后换了件衣服,出来了。
  我跟在阿姨后面,只见玉英阿姨这回穿著牛仔短裙,上衣是一件低胸的白色
T恤,雪白的大腿加上黑色的高跟鞋,从背后看上去,别人都会以为是二十出头
岁的妙龄女郎。
  『骚婆娘,又来勾引我了。』我的大屌一阵激动。
  在路上的这两分钟,我想是玉英阿姨最难受的两分钟,因为一进了阿姨家的
门,阿姨的虎狼本性就暴露出来了。她马上招呼我坐下,抱著我极其暧昧的说:
「小凡啊,这些天阿姨好久都没去你那给你送吃的啦,你有想阿姨没?阿姨可想
死你了。」好像一个欲求不满的怨妇。
  「想,想,可想了。」我顺著她的话说。
  玉英阿姨的手开始摸向我的大屌了,我只感小腹一股热流涌向大屌,大屌一
下子弹起来,阿姨眼睛放光。
  玉英阿姨此时已经开始发浪了,她把我的衣服脱掉,然后跪在我面前帮我口
交起来。大屌青筋暴涨,阿姨的小嘴只能容纳下一个大龟头,不过阿姨舔得好像
很享受的样子,还示意叫我脱掉她的衣服。我不熟练地去脱她的衣服,在脱掉她
的T恤的时候,发现居然没有穿胸罩,两个大奶子一下弹出来。『太骚了吧?』
我在想:『该不会也没穿内裤吧?』
  我慢慢地脱她的牛仔短裙,像赌博开牌一样慢慢开,慢慢地把短裙往下拉,
一点点的往下拉,我当时赌有内裤的,我想玉英阿姨不会骚到这程度。没想到赌
输了,拉到一半就看到了一点毛毛,再往下拉就看到阴部了,然后我就激动了。
  我摸了阿姨的白奶子几下,没想到这骚货,好像许久没做过一样,实在等不
及了:「小凡,快来吧,阿姨等不及了,阿姨想被你操了。你的屌大,轻点,轻
轻的操啊!」
  这时我也不管什么了,我李小凡今天是求人来了,借钱来了,目的不一般,
要是不把阿姨弄得舒服了,屁都借不到,所以非要把阿姨弄得下不了床才行。
  话不多说,我直接压在了玉英阿姨身上,挺起我的大屌,用手扶著大屌直接
捣进了那没什么毛毛的洞,可惜屌太大,只是进去了一点点,阿姨一声大叫,又
叫我:「轻点,轻点。」
  记得以前和李贱锋一起看的H片中一幕印象很深刻:有一女,丰乳肥臀,被
男的暴操,嘴里也说:「轻点,轻点。」最后却说:「太爽了!太爽了!」原来
女人说话是反著说,看来阿姨是想要我用力点。
  想到这里我更兴奋了,开始了快速抽插,暴力冲刺,有著使不完的力气。这
下阿姨有点吃不消了,「啊啊啊」的大叫,连声叫:「太爽了!太爽了!」看来
女人说话还真是说反的。
  然后我把阿姨抱起来换了个姿势,来了个后入式。这个插母狗的姿势我最喜
欢了,插得不累,玉英阿姨整个过程都在「啊啊啊」地叫唤著,她也不知道有多
少次高潮了。几分钟后,我再也忍不住了,一阵剧烈的抖动,我的大屌核弹头在
玉英阿姨的骚屄子宫内猛烈内射,阿姨也大叫一声,倒在了床上。
  「小凡,太舒服了,你操得我好舒服。小凡你长大了,你是大人了。」
  「我还小,我才十七呢,都没成年。阿姨,我对女人一点也不了解。比如阿
姨你下面是一点点毛,而有的人却黑黑一片。」我指的是李贱锋他妈。
  「兔崽子,你还看过谁的下面?」
  「不是,不是,我有一次看过H片嘛!」
  「不学好!不同女人,当然有不同的毛,形状也可能有不同嘛!这有什么好
奇怪的?」
  这时我想有点离题了,我今天可是来借钱的啊,要趁热打铁啊,不可能再磨
叽了:「阿姨,我今天来还有一件事跟你商量一下,能赚钱的大事。」
  「什么能赚钱大事?小凡也能赚大钱了?」
  于是我跟阿姨把废品收购站的说了一下,然后说了我的赚钱计划:「阿姨你
现在先借我一万块钱,这买卖是翻好几倍的事,而且就是一转手的事,到时钱到
手,你就等著分钱吧!」看得出玉英阿姨也动心了,不过她不放心,她现在不给
我钱,等交易的时候再给我钱,我不得不同意了。
  心里想著,我终于可能要出头了,终于要拿头红红的票子面对老妈了,那个
激动啊,倍有面子。一句话,穷人,想钱想疯了。等待,还是等待,等待机会,
不过要淡定啊!
  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这买卖我一个人做也做不了,以后我总要找人帮忙。
此时我想到死党李剑锋了,不知道这家伙最近都在干些什么了?
  于是我向剑锋家里走去,我走到他家门口,怎么传来奇怪的声音?正确的说
是:呻吟。剑锋妈妈的呻吟声。
  我一阵激动,大白天剑锋的妈妈和爸爸在做爱吗?我几乎是贴著门在听了。
  「用力操妈妈,儿子,快操妈妈,操妈妈的骚屄……舒服死了,你比你老爸
还要厉害,操死妈妈了!啊啊……哦哦……」
  「妈妈,我喜欢操你,操死你……」这是剑锋的声音。
  「你老爸出去打工这么久,老妈难受。用力操我!」
  此刻,我幻著剑锋妈妈一对大白奶子和黑黑的骚屄被狗日的狠狠地干著,是
一幅怎么样的淫荡场景,居然干著自己的亲妈?我又幻想,如果是我和我妈……
但又想想我妈超凶的,我又不敢往下想了。
  过了一会,听到了剑锋妈妈一阵大叫,屋里没声音了。
  看来我该行动了,我故意在这时候敲门了,大声叫著:「剑锋!李剑锋!」
把门敲得很响。起初没人应,我继续敲,过了好一会,剑锋终于开门了。
  「你怎么这么久才开门,干什么啊?」
  「我在睡觉呢!有什么事啊?」剑锋说。
  我一边想进去,这时剑锋说:「咱出去外面说,我请你喝杯啤酒。」
  我们来到了一个小卖部坐下来喝啤酒,这小子可能有点惊魂未定吧,我要再
吓吓他,然后让他跟著我干。
  「剑锋,你这小子最近混什么呢?」
  「没有啊,天天呆在家里,不知道干什么。」
  「呆在家里没出息,现在有一活,能赚钱,只要你同我就行。」
  「你有什么活啊?我听说你在那拣破烂的地方的打工嘛!」
  靠,这贱小子,简直对我一脸不屑。
  「别看我现在不好,我以后会发达的。如果你跟了我,什么都不会亏了你,
你小子目光不要太短浅了。」
  这贱小子似乎与他无关,看来我要吓吓他了:「你刚才和你老妈在干什么?
其实我全听到了。」
  「什么?你听到了什么?你可不要乱说啊!」这小子一口啤酒喷了出来,差
点喷了我一身。靠!
  「我不会乱说的。你帮我办事呢,我也是为你好,反正你也是在家闲著。再
说了,我们是兄弟不是?」
  这下这贱小子蔫了,吓著了,同意了。
  我是在等待一个机会……
  那一星期是漫长的一星期,阿姨过来「视察」了好几次,我把她弄得双腿发
软而回,要不然钱的事可是大事。最后一天周日,终于有一车货,通知我,整整
一大卡车钢管,看得我两眼发直啊,这回发财了。我绕过老鱼头,叫上狗日的剑
锋,贱锋不知道回事呢!一转手,把货卖了,整整赚了三倍。
  这回我终于可以和我的小弟一样,可以抬头做人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水多多直播APP安装】我有一根巨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