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边做饭边被躁BD】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1)

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1) 作者:驹野二条翻译:仙剑尊者2021年11月19日发表于SIS001 偶然发现的文章,讲的是作为前后辈的男女主的日常调教故事,故事很温馨,应该还算有趣吧自我感觉翻译的还算可以,文章还是挺长的,如果看的人多,我再考虑把后面的也翻译了 ———————————————————— 一、与可爱的m属性后辈的温馨调教日常 作为施虐者的我喜欢上的后辈,可爱,害羞,而且是受虐者。 虽然是受虐狂,但像这种敏感而又纯真的后辈,肯定会想要欺负的吧…… (1)在车站撞到的少女 我很着急。 今天是我所在大学的开学典礼。 对于从今年开始顺利升上二年级的我来说,这是能够让我拥有身为前辈自觉的大事件。 然后,在这一大事件举行所在的今天,我迟到了。 原因我知道,因为昨天睡觉前开始看小说了。前几天一时冲动买了本小说,本来只是想在睡觉前稍稍消遣一下的,这是我的错。那本小说出乎意料地有趣,回过神来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 “因为读书而睡懒觉……这样的理由,应该不会被原谅吧……” 我隶属于学校的活动执行委员会,在今天的入学典礼上负责引导新生。万一迟到了,一定会被头脑顽固的会长狠狠教训一顿。 我一边穿梭在人群中,一边看手表。 “8点22分……入学典礼是9点,发车时间是10分钟前,我记得有一辆25分发车的电车,我只要搭上它就行了——” 咚! “哇!” “啊!” 我只顾着看表,却没注意到眼前的人影,一头撞了上去。一屁股坐在地板上的闷响和零钱散落在过道上的声音重叠在了一起。 ——偏偏在这种时候! 我不禁咬紧了牙。 为什么越是着急的时候,事情就越不能顺利进行呢?明明毫无意义,可心里却忍不住骂道。 只不过,有过错的很明显是走路没有注意前方的我,必须赶紧道歉才行。 我抬起头。 同样坐在我对面的,是一个矮个子的黑发女孩。 她留着齐肩的短发,穿着色调沉稳的两件套服装。 她低着头,看不清脸色,看体型应该是个初中生。但从服装上看,也许是高中生也说不定。 我一边思考着这样的事情,一边不经意地把视线移到下面,结果却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大概是跌倒的缘故,她的双腿左右伸开,结果把裙子内侧露了出来。纤细而有肉感的白色大腿向前伸出,前方是一块倒三角形的白色布料。颜色很朴素,但周边装饰着蕾丝,是稍稍有些成熟的内裤呢。 想到这里,我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间正紧盯着她的内裤…… 不不不,像这样中学生逞能装成熟偷穿的内衣,我怎么可能对那种东西产生欲望呢? 我急忙撇去邪念,站起身走近少女。她一边低着头嘟囔着什么一边抚摸着被撞到的屁股。看起来,她并没有注意到刚才我那充满情欲的视线。 “对不起,你没事吧?” 我故作平静地问道。 听到我的声音,少女慌忙抬起头。 “不、不,我才是不好意思呢!呆呆地站在通道正中央……” 虽然很着急,但我还是决定马上道歉。 可我才一看到她的脸,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因为那个抬头看着我的少女,准确地抓住了我的喜好。 像是被泪水湿润了的小动物般又黑又圆的眼睛,带着歉意垂下的细眉,因为对自己的失态感到羞耻而微微泛红的脸颊,稍稍张开的小小嘴唇。 看到她纤弱表情的瞬间,我感受到了一种难以抗拒的欲望正在胸中涌动。 ——好想要欺负她啊。 可爱啦,性感啦,远非这些词汇能够形容的强烈情感。 这一刻,在我心中萌发的,是连绵不断的巨大嗜虐心。 现在就在这里剥下她的衣服,欣赏她被耻辱浸染的肌肤的颜色。用手指触碰她最敏感的地方,让她眼角摇曳的泪水沾上羞红的脸颊。在她那白皙纤细的脖子上戴上项圈和绳子,把她拖回家里…… 我的脑内,这样的妄想一个接一个浮现又消失。 没错,我就是施虐者。 能够对强奸、折磨、羞辱他人产生性兴奋的某种特殊的癖好。我并不想否定这一点,实际上我自己也是这样认为的。 这和成年的男性看到可爱的女孩子时,会想象她穿着内衣或裸体而兴奋是一样的。对我来说,只是再加上项圈和麻绳而已。 只是,今天的兴奋程度与以往相比多少有些不同。 停不下来。 平日里,过一段时间就会自然平息的欲望漩涡此刻却依旧盘旋在脑海中。 这种感觉还是第一次。 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吗? 我的本能宣泄着想要把眼前的少女占为己有的冲动,想要狠狠地欺负她。强烈的欲望让喉咙瞬间干渴起来。 ……但是,不行。 我想做的事,如果仅仅是妄想,那尚且处于被允许的范围内。可如果在没有得到对方同意的情况下就做出那样的行为,那可就是犯罪了。 我动用全部的理性,尽可能地抑制着自己沸腾的欲望。努力不把内心汹涌着的情感表露出来,我询问着少女:“……有没有受伤?” “啊,没事,没问题。” “是吗?那就好。” 我松了口气,急忙开始收集起散落在脚边的零钱。 “对、对不起。” 她也慌慌张张地开始捡起零钱,但那跪在地上的姿势更突显了女孩娇小的臀部,无疑再一次点燃了我的情欲。 真想把那条碍事的裙子从后面拽下来,然后用鞭子狠狠抽打在女孩的屁股上,她会发出多么可爱的喘息声啊…… 我的妄想膨胀到这种程度,才勉强停歇下来。 ……这可不妙。我的大脑在无意识中,已经准备好要凌辱她了。 我赶忙把视线转向一边的地板上,试图驱散心中的邪念。 把掉在地上的零钱全部捡起来装进钱包后,少女战战兢兢地低头向我道谢:“啊,谢谢你。” “不,刚才真是不好意思。” 眼前的她应该不会注意到,这句话包含着两层意思。 “……那么,我就先走了。” “啊……请等一下。” 简单道别后,我正想要转身逃跑,却因被少女叫住而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 难道说,刚才我被欲望熏染的眼神被她注意到了吗? 我有些焦虑地回过头来,可她接下来说的话却与我想象中的完全不同。 “……啊,那个,如果您有时间,我想请您为我指路。” “……啊,啊。” 这时我才意识到,这里是车站的售票处门口,结合她拿着钱包进退两难的事实可以推导出,她想买票,却不知道该坐哪趟车。 我点了点头,这样的话没问题。到了这个时候,赶不上集合时间迟到已经是既定的事情,所以也就没理由再像刚才那样焦虑了。 “那你想去哪里啊?” 少女回答了我的问题。 “几濑大学,今天是开学典礼。” 她所告诉我的学校的名字,正是我就读的大学。 ******************** “真没想到,竟然会是学校的前辈……” “我也是。” 我和站在我旁边抓着吊环的少女聊了起来。 少女的名字叫村川蜜花。 她的个子不高,而且长着一张娃娃脸,我一开始还以为她是中学生,着实吓了我一跳。 没想到会是大学生,而且只差一届…… “我和母亲此前去过一次校园开放日,本以为今天一个人应该没问题的,但还是想当然了。能遇到前辈真是帮了大忙。” “是吗?其实我也是有被回报的。人间万事真是祸福难料啊。” 两人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聊得也很起劲。她说如果有什么问题希望可以和我商量,于是我们就交换了邮件地址。从车站到学校的短短15分钟,感觉一下子和蜜花成了好朋友。 平安无事地把她送到开学典礼现场后,我为迟到向委员会的会长道歉。我解释说:“我之前是带新生去了会场。”面对这样的理由,会长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没有追究我迟到的事情。实际上,这并不是我迟到的真正原因,但我没有说谎,只是没有完全说明罢了。 就这样,入学典礼顺利结束了。 放学回家的路上,我神奇地与蜜花再次相遇。在占地广阔的校园里,能两次见到她,应该说相当幸运了。 蜜花一看到我,就急忙跑过来。 “啊,前辈!辛苦了。今天早上谢谢您了。” 她那略带羞涩的表情十分耀眼、惹人怜爱,但一想起早上的那件事,我就明白内心的情欲再次涌上心头。果然很严重啊,每次看到她,我都会忍受不住。 其实我应该尽量避免与蜜花的碰面才是上策,但考虑到她的心情,还是一边和她交谈一边回了家。 回到家以后,我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想着蜜花。不,应该说不得不想念。 那个女孩漆黑湿润的眼睛、雪白的肌肤、泛红的脸颊,至今仍浮现在脑海中,历历在目。 在车站撞到我的时候,她害羞地抬头看着我,那可爱的样子真是煽情,刺激着我渴望虐待的欲望。 我还想再看看她那张脸。 如果那个时候,我直接把她露出内衣被我看到的事情指摘出来,光是摔倒就已经表现得万分狼狈的她,会露出多么羞耻的表情给我看啊。而且,如果做得更进一步的话…… 折磨蜜花的妄想与自己的罪恶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脑海中无限地膨胀。 这一天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 (2)告白 我和蜜花的关系,一直十分良好地保持着。 因为在上学途中乘坐的是同一趟电车,所以我们只要时间合适就能一起上下学,有时我还会教她如何写教学大纲和报告,偶尔还会一起吃午饭。另外,蜜花对我所属的活动执行委员会也提交了入会申请,理由是和前辈在一起很开心。真是太棒了。 我和她就好像同学年的朋友一样,一起度过了共同的时间。 所以,在与蜜花相遇三个月后的某一天,当她向我告白时,我并没有想象中的惊讶。 从第一次见到蜜花的时候开始,我就已经非常喜欢她了,而且还率先做出了提高她好感度的行为。蜜花很明显对我也有不少的好感,所以说互相注意起对方是理所当然的,这么说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吧。 所以…… “前辈,我们……差不多也该交往了吧?” 从大学回来的路上,在人迹罕至的小巷里接到蜜花的告白时,说实话,我非常高兴。“是啊。”我条件反射般就想要做出这样肯定的回应。 但是,我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我没有说这句话的资格。 “……抱歉。” 取而代之的,我做出了拒绝的回答。 果然是出乎意料啊,蜜花猛地睁大了眼睛,脸上满是惊愕。 看着她明显受到打击的脸,我实在无法忍受。如果可能的话,真想直接逃离这里。 但这样只会让她加倍痛苦吧,必须好好说明原因才行。 如果说出我的秘密,蜜花可能会讨厌我。 不,十有八九会被讨厌吧。但是,我不想让她再痛苦下去,所以只能对她实话实说。 “蜜花。” 我对低头沉默着的后辈说道。 “其实,我也喜欢你。” “什么?” 蜜花抬起头,眼睛里含着泪水,脸上却浮现出不解其意的神色。 看着那快要崩溃的表情,我在内心深处感受到了一种极度的罪恶感,于是下定了决心。 “到底、怎么回事?” “你说得没错,我是喜欢你的。但是,我所拥有的喜欢和你所拥有的不一样。” 已经无法回头了。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说道:“对于喜欢的对象,首先会抱有想要去欺负对方的情感,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喜欢你害羞的样子和不知所措的表情。所以,我总是想着要欺负到你哭着请求原谅为止。这就是我对你的喜欢。” 说出来了。 蜜花一脸茫然地看着我。 但是,我无法阻止自己说出口的话。一直以来,无法说出口的情欲,仿佛决堤一样涌现了出来。 “我想命令你做羞耻的事,看你因羞耻而颤抖的样子。我想把你束缚起来,在你无法抵抗的情况下慢慢地折磨你。自从遇见你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这样的事。我知道你对我是纯粹的好意,但我无论如何也不能这样毫无企图地看待你。” “前、前辈……” 蜜花无力的声音,对现在的我来说也起到了反效果。 “我喜欢你有光泽的头发。但是,我想用颜料把你的头发弄脏。我喜欢你白皙的脸,却又总想把你的脸颊用屈辱染成鲜红色。我想用马辔堵住你的嘴,想把项圈套在你的脖子上。” “哎、唔……” “我想用绳子把你的胳膊绑起来,给你的手腕戴上冰冷的手铐,让你吐着舌头趴在地上爬行,揉你的胸部让你不停地挣扎……” “等……一下……别……” “我想猥亵地抚摸你的大腿,在脚腕上套上镣铐再配上重锤,想要尝遍你脚趾间的每一个角落。然后,啊——” “前、前辈!这、这、这、这、这、这,我可不行!” 蜜花急切的声音,让我回过神来。 不好,说得太过分了。我慌忙向蜜花道歉,却发现了她的异样。 蜜花的脸红得出奇,喘着粗气,脚下也不稳,摇摇晃晃的。 “喂,怎么了?” “你别在意,我没事的。” “看起来一点都不像没事啊。” 我急忙环顾四周,这附近应该没有医院。只能先回学校的保险中心了吗? “肩膀给你,把胳膊搭在我的脖子上。” 我蹲下来伸出手,可蜜花却摇了摇头。 “不行,现在被前辈碰到了的话,我……” 还没等她说完,我就抓住了蜜花的手腕。 那一瞬间,她的身体猛地一震,然后全身的力气都仿佛被抽干了,瘫倒在了马路上。 “啊……啊……嗯,怎么会……我在外面……” 蜜花一边粗重地喘息着,一边发出烦恼的声音。 那性感的姿态让我脊背一震。 但是,这简直…… 我本想把这句话留在心里,但还是脱口而出。 “……不会吧?” “呜……” 蜜花噘起嘴。 她那可爱又害羞的样子,让我感到心跳加速。 “不、不对,这是……嗯。” 尽管拼命地想要否认,她的手却无意识地按住了下腹部,将她所处的状态如实反映了出来。 我知道,我心里有一种想要更多地欺负蜜花的欲望。 但是,那种事我做不到。在成为我的欲求对象之前,蜜花更是我重要的后辈。 “……对不起,我没打算这么做,真的很抱歉。” 看着瘫坐在马路上的蜜花,我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安慰。 “前、前辈……” 蜜花用渴望的眼神看着我。 “什、什么?” “该道歉的是我,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本以为会被她责骂的,但不知为何道歉的反而是她,这样的情况让我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为什么要道歉?你没有错吧?错的都是我。” “不、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蜜花垂下眼眸,然后像是下定决心似的握紧拳头。 随即,她把那张好像熟透了的苹果一般连耳朵都被染红了的脸转向我,慢慢地开口道:“……我、我是受虐狂。” “哎?” 一瞬间,我的思绪停止了。 ……你说什么? “……不好意思,再说一遍,我可能听错了。” “啊!?还要,再来一次吗?!学长,太过分了……” 蜜花仿佛快要哭出来了一般。 实在是不妙。 女孩满脸通红,用蚊子般的声音说:“……所以说,我是受虐狂。和前辈正好相反,我的性格是被别人下达屈辱的命令或被虐待时,会变得非常兴奋。” 她的声音仿佛直接在我的脑海里回荡着。 我好像并没有听错。但是,万万没想到,蜜花竟然有着这样的癖好…… 蜜花热热地长吐了一口气。 “我想着总有一天一定要告诉前辈。但是,我担心前辈会因此认为我是个变态的后辈,会讨厌我,所以一直没能说出口。明明是我要向你告白的,真的很抱歉。” 看着低着头的蜜花,我正想着要说些什么,可却被蜜花打断了。 “明明前辈是想要先把那个说出来的,可我却一直只知道往后拖延,这完全是我的错。” 所以,蜜花如此开口道。 随后,我听到心爱的后辈说出了充满了前所未有的羞耻与兴奋的蛊惑人心的话语:“……前辈,这样的我,一定要被惩罚。所以,请尽情地欺负我。” (3)欺负不穿内裤的后辈的简单日常 我和蜜花交往了。 但是,完全区别于一般的男女朋友关系,我和蜜花,不是纯粹的爱情,而是S和M这种纯粹的私欲。 时间是早上8点。在学生们都还没来的时候,我就和蜜花一起来到了学校。 我挑了一间空无一人的教室走了进去,看了看蜜花,她也心神不宁地回看着我。战战兢兢地环顾了四周后,蜜花微微开口:“啊,那个,前辈……这么早就把我叫出来……那个……是要下命令吗?” “没错。” 我简短地作出回答。 虽然仅仅只是这么说,可蜜花的肩膀却在颤抖,脸颊潮红。看着那既紧张而又期待着的样子,我意识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但还是努力忍住,保持着冷静的表情。 经历过告白,一直以来我对蜜花抱有的诸多幻想,此刻终于得到了可以执行的权利。一想到今后可以用我的声音、用我的手来羞辱她,我就下意识地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蜜花。” 我叫着她的名字,蜜花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在下达命令之前,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唉?啊,是吗?什么事?” 似乎以为自己应该会接到命令的,蜜花脸上满是意外的表情。 但是,这一点必须在一开始就说出来。 我紧紧地盯着蜜花。 “那个,我啊,是想欺负你没错,但并不是想要伤害你。所以啊,如果你被命令了去做自己真的不想做的事情的时候,请说一声‘放弃’。那样的话,我就会马上停止当前的行为。” 听了我的话,蜜花的脸上一瞬间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但那神情很快又变成了羞涩。 “前辈,你真温柔啊。” 听到这句话,我的表情扭曲到了蜜花没有注意到的程度。 我很温柔吗?你在说什么啊? 我现在正在做的,正是言语上的限制。我事先告诉她,今后无论蜜花怎么要求停止命令,只要不是‘放弃’这个词,我就绝对不会听。她真的是在完全理解这一点的基础上才这样说的吗? 不过,就算是不知道,那也很有趣…… 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缓缓开口:“那么,我就要下命令了。” “是……那个,请不用客气。” 蜜花好像很关心我,但这句话对我来说也是很愚蠢的问题。 她似乎认为我对她所下的命令,同时也是对自己良心的苛责。如果说完全没有类似的顾虑,那倒也不是这样。只不过,在我的妄想中,我早已经玩弄过她好几次了。事到如今,反而更没有理由客气了。 那么,该下什么样的命令呢?既然是第一次,那就干脆把裙子卷起来吧,或者把衬衫的扣子从上到下依次打开也不错。 不,倒不如说…… 对于突然想到的方案,我几乎忍不住笑出声来。糟糕,那样做的话会很扫兴的。 努力压抑住情绪,我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说出了命令:“……是这样啊。那么,就在这里把内裤脱下来吧。” “什么?” 蜜花整个人僵在了那里。她保持着直立不动的姿势,仿佛连呼吸都忘记了。 “怎么了?” 强忍着近乎残忍的笑容,我一脸严肃地问道。 她战战兢兢地问:“脱……不、突然?” 她的脸颊泛红,声音明显有些动摇,不过这也难怪。相比于露出内裤什么的,我的命令无疑更上了一个台阶。 但是,这么可爱的反应着实让我有些意外……这样的话,肯定会让人更加想要捉弄她的啊! 我的声音无意识中也带上了些许嗜虐的色彩。 “做不到吗?” 蜜花急忙摇了摇头。 “不,不是这样的!只是,我没想到这么快就到这个地步,有些……没有心理准备。” “是你说不用客气的。” “啊……” 蜜花用乞求慈悲的眼神抬头看着我。 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如果是平常的话,我应该会立刻接受她的请求吧。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这只能唤起完全相反的情欲。 我只是静静地看着蜜花,什么也没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摇曳着的眼眸。 终于,蜜花死心似的叹了口气,开口说道:“……我明白了,我按你的命令脱。不过刚开始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可不可以不要看我?” 即便是旁人也能一眼就看出来,她的声音充满了羞耻感。 原来如此。对她来说,这就是最大限度的让步了吧。 确实,突然要求脱下内衣什么的,对于第一次来说难度确实有点太高了。所以,这种程度的事也不是不能理解。 但是…… “不行哦!” 我冷冷地说。 蜜花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嘴巴一张一合地翕动着。 我就这样看着她,感觉到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愉悦正从身体深处涌上心头。 没错,就是那张脸。 那个连最后一丝救赎都被切断了的表情,正是我想要看到的。 “好啦,快一点。” 蜜花大概也意识到,对于我这种不允许讨价还价的人来说,已经没有再商量的余地了吧。犹豫了一会儿,她静静地将颤抖着的手伸进了裙子里。 “……嗯……” 她努力抑制着从喉咙中发出的声音,慢慢地将手向下移动。白色的布帛被拉下膝盖,纤细的右脚抬起并从中抽出。 “嗯……” 接着,左脚也是一样。 也许是因为害羞,她的动作慢吞吞的,可这反而延长了自己的羞耻感的时间。 好不容易褪下整个内裤的蜜花,焦虑地闭合着大腿。 “脱、脱掉了。” “好,那把内裤交给我吧。” “……嗯,是的。” 蜜花移开视线,把折好的内衣递给了我。还特意叠好,真是个守规矩的家伙。 我手里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内裤,还残留着女孩子温热的体温。质量似乎比我想象的还要高。 这时,我突然注意到了一件事。 为了确认这一点,我打开了刚刚递过来的内裤。 “等等、不行!” 蜜花狼狈地叫道。 那副焦急的样子更让我确信,撑开内裤向里面看去。 展开的内裤里侧,股间中心的部分,有着湿漉漉的深色水渍。 “……”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特意把它叠好了再交给我?” “啊……嗯。” 似乎是被猜中了心思,蜜花羞红了脸低着头,连耳朵都被染得通红。那个可爱的样子,我都想把它裱起来装饰在画框里了。 我对蜜花说:“我只是命令你把它脱下来,没想到竟然弄湿了……这可是连我都没想到的啊。” “不、不是……” “连这种事都能感觉到兴奋的蜜花,果然是地地道道的受虐狂啊。” “唔……” 听了我的话,蜜花害羞地缩了缩身子,但是并没有否定。口鼻间急促地吐息着热气,好像仅仅只是脱掉内裤的行为就已经有所感觉了。 “快、快还我吧,前辈……裙子里面凉飕飕的,我有些害怕。” 脸上展露出一副欲哭无泪般的表情,蜜花恳求道。 我本来也打算马上把内裤还给她的,但是,在看到她的表情后却改变了主意。 ……那种被逼得走投无路的样子如果被人看到了的话,她一定会反而更加羞耻的吧。 这都是蜜花的错。 我收回正要返还内裤的手,平静地告诉她:“……可是,即便蜜花穿着内裤,也会像刚才一样马上弄湿的吧。” “什么?” “所以说,你穿着内裤也没有意义啊!” “不、不,这是……” 不等蜜花说完,我就把湿漉漉的内裤叠好,放进了自己的裤子口袋。 “等等、前辈,难道……” “所以,今天一整天,你的内裤都由我来保管。下课后到我这里来,我再还给你。” “怎么这样……” “这样还不够吗?那就把裙子的长度也提高3厘米吧。” “呃,我会的,我会的,就按您说的这样吧,请原谅我……” 对于拼命恳求的蜜花,我忍不住想要求她做出更丢脸的行为,但对于第一次的她来说,这样未免太过冒险了。 关于裙子,改天再说吧。 “明白了,那就这样吧。差不多要上课了,我们走吧。” “嗯、嗯……” 我让蜜花先走,但她似乎还没有下定决心,没能走到走廊上去,只是原地踢踏着地板。 所以我催促道,“你看,叫你快走啊。” 啪。 “嗯!?” 我轻轻拍了拍她那可爱的小屁股,蜜花反应过度地挺直了身子。 “怎么了?拍得没那么厉害吧。” “嗯,前辈,我知道……” 蜜花眼睛里含着泪水瞪了我一眼,但最终还是压着裙子,踏过了门轨。 “那、我走了……” “嗯,加油!” 我一边送走了那个样子的蜜花,一边努力抑制住上扬的嘴角。 ******************** 全部课程结束后,我到达了和蜜花约定的地点,但她好像还没有来。 等待了大概5分钟。 “前、前辈……请把内裤还给我……” 迈着摇摇晃晃的脚步赶来,蜜花到达后立刻瘫倒在了地上。 似乎在催促我快点一般,她抬眼看着我,红红的脸颊进一步煽动着我的嗜虐心。 我缓缓地开口:“……我说蜜花,你想要我还的,可不是普通的内裤吧?” 什么? 她发出疑问的声音,但随即明白了我的意思,面颊的热度迅速在脸上扩散开来。 纠结地呻吟了好一会儿,蜜花用怨恨的眼神瞪着我,然后小声叫了一声。 “……我的……内裤……” “声音太小听不见啊。” “…………所以,我的……唔,请把我被爱液弄湿的内裤还给我。” 话音刚落,蜜花就因为过度羞耻而捂着脸低下了头。 我一边对这样的她感到忐忑不安,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早上寄放在我这里的内裤递到她的面前。 “你看。” 这时,我萌生了恶作剧的念头,在她伸出手来的时候,我轻轻抬高了手臂,她什么也没拿到。 完全被吸引住了,蜜花懊恼时的样子也真是可爱呢。 她像小狗一样小声吼叫着,这次似乎是想要跳起来去抓,可是脚正要踏下去的时候才想起自己下面什么都没有穿。她只好停下动作,一脸怨恨地看着我。 “前辈……” “开玩笑的,我会好好还给你的。” 我垂下手,蜜花好像抢一样从我手里接过去,站起身来,尽量不看我把内裤穿在脚上。 但是,可能是太紧张了,当她抬起左脚想要伸进内裤里的时候,突然失去了平衡,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可爱的生物是怎么回事啊? “不要、不要、不要看!” 蜜花慌忙地捂住了裙子。 如果我站在她的对面,她重要的地方就会被看得一清二楚。遗憾的是,蜜花斜着身子,急忙调整了姿势,所以并没有那样。 “……唔,失态了。” 蜜花害羞地说着站了起来。 但是,好不容易穿上内裤,她却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我问着,蜜花敷衍地摇了摇头。 “没、没什么!只是觉得穿着内衣有点不太对劲……” 原来如此。 “……喜欢上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 蜜花用力摇了摇头。果然是个好摆弄的家伙。 安抚了蜜花之后,我们踏上归途。 “……前辈,比我想象的还要S。明明平时很温柔,没想到性格变化会那么大……” 我们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蜜花低声说。 这个我也有所自觉。事到如今,开始有些不安,是不是强迫她做了太多严厉的事情呢? “……讨厌吗?” 听了我的话,蜜花低着头轻轻摇了摇头。 “不……没那回事。唔,应该说是因为和平时的反差感反而更让我兴奋,或者说被那样刻薄地对待,快感的程度反而更高也不为过。” 真不愧是…… 蜜花也是超乎我想象的具备相当素质的M啊。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那样的话,以后也可以毫无顾忌地发号施令了。” “呃……被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我在邀请你一样……” “事实就是如此啊,不是吗?” 我轻轻安慰了一下抬眼看我的蜜花。 “……只是,上课没事吧?对上课有影响吗?” 我这么一问,蜜花悄悄把视线从我身上移开。 “不,那个……” “你的反应好像太紧张了,上课应该也没办法集中精神吧?” “……唔,嗯,是的。是、是这样……” 蜜花好像想起了上课时不穿内裤的事,红着脸低下了头。 看见她的反应,我忍不住又想欺负她,但这次的我并不是为了让她感到羞耻才问她的,所以还是下次再说吧。 比起这个,上课的内容记不住是很危险的。如果蜜花因此丢了学分,我也不忍心。 我稍稍想了想,开口说:“如果会影响上课的话,以后还是控制一下命令的频率比较好。虽然没有必要停止,但最多一周一次吧……” “什么?” 蜜花叫了一声,我回头一看,她的表情好像非常遗憾。 “……什么啊,难道每天都不穿内裤更好吗?” “不、不是!” “只要你愿意,我也是无所谓的哦。” “所、所以说不是啦……” 蜜花一副畏缩着的样子。 果然很可爱啊。我一不小心说漏了嘴就欺负到了她,这也真是可爱的没办法呢。如果是这样,今后就拿用贞操带代替内裤之类的话,再好好地逗逗她吧。不过,现在就先不说了。 “那么,下一个命令就是下周了。” 说着,蜜花看我的表情似乎有些不满意,大概是我的错觉吧。白天一直接受命令,对她来说应该也是很辛苦的。 ……不过,我可是每天都在想着要欺负蜜花,说不定她也是一样呢。 这样的想法在脑海中闪过,但随即摇了摇头,心想再怎么说也不至于到那种地步吧。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在刚才我问她想不想每天都不穿内裤的时候,得到的回答可是否定的。 总之,下命令的频率决定是每周一次。这应该是合理的次数。 那么,下周该下什么命令呢? 我一边看着蜜花,一边努力抑制着自己的冲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边做饭边被躁BD】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