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奶茶视频】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5)

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5) 作者:驹野二条 翻译:仙剑尊者 2022年4月30日发表于SIS001 五、可爱后辈的露出play·进程二 露出调教之第二弹-电车篇(这部分的剧情一共有四篇) 终于赶在四月的最后一天发出来了~ ———————————————————— 8)电车中放置露出play 回程的电车。 不穿胸罩不穿内裤,外面只穿一件敞开的对襟毛衣,以这样羞耻的姿态乘坐电车的蜜花,自始至终紧紧环抱着身上仅存的衣物,低垂着脑袋,在羞耻心的刺激下瑟瑟发抖。而在站在车门附近的我的有意掩护下,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一切。不过尽管如此,对于蜜花来说,仅仅是穿着这身衣服乘坐电车这一事实本身,就已经让她相当的难为情了。 下车后我检查了一下,她的大腿上沾满了透明的液体,湿漉漉的。 看着明显仍旧处于极度兴奋中的蜜花,我在离别时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议: “今天蜜花看来也快到极限了,所以我在电车里什么都没做,不过有机会的话,抽个时间在电车里好好玩个游戏怎么样?” 听到我的话,她不禁焦急地说道:“你、你在说什么啊前辈!?……就算什么都不做,这、这样一身打扮坐电车,都已经是超极限的羞耻游戏了啊……!” 蜜花紧紧抓住裸露的身体上仅有的一件对襟毛衣,一口气说个不停。 但是随后,她却突然降低了语调,抬起头看向了我。 “……但、但是,只要是前辈的命令,我都会认真服从的……那个、之前说过的那个、游戏什么的……” ……原来如此,言外之意是这样啊。 总之,不管她是怎么想的,既然都露出那么可怜的表情了,而且还暗示着想要被邀请,那我当然不可能无动于衷啦。 ******************** 下一次的时间定在了休息日,也就是第二天的星期四。 这一天我们两人的课程都是上到中午为止,所以可以早一点回家。我决定在校门口和蜜花碰头。 按照约定时间到达的她,早已等在了学校的门前。今天的蜜花穿着前面带有扣子的白色长袖衬衫,以及淡粉色的裙子。 “……中午好,前辈。” 面对着声音中带着些许紧张的蜜花,我随意地打了个招呼,同时仔细打量着她的衣着。当我的视线在她的胸前扫过时,布料下的可爱突起隐约可见。 “看来,昨天你如约把胸罩全都送过来了啊。” “请、不要在这种地方说啊……” 不安地打量着周围的人的同时,她的双手遮掩住了自己的胸前。 “本来这件衣服也是因为前辈的命令,所以我才穿的。不穿胸罩可能会被发现的,我真的很害怕……” “不过啊,蜜花对自己现在的样子感到兴奋,这应该也是事实吧?” “啊……” 果然猜中了啊。 后辈的脸颊挂上了红晕,脑袋微微低垂着,那娇羞的样子只让我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就这样想着,我们向着车站走去。 且说我们每天乘坐的电车,就类别而言还是偏于地方性。早晚乘车的人很多,而平日的白天里几乎没有人。就今天我们搭乘的车辆来说,只有长椅的座位上坐着几个老人,整个车厢里显得空荡荡的。 “三个人啊……人数刚刚好呢。” 听到我在旁边的小声嘀咕,蜜花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那,那个,要、要不要换一节没人的车厢?” “你在说什么啊?你在有人的地方反而会更兴奋、这不是前几天才知道吗?” “唔……” 我的话语使得蜜花陷入了沉默之中。我知道,对于在有外人在场的情况下被强迫做羞耻的事情,蜜花其实还是相当抵触的。可是,如果不是这份羞耻心的缘故,我也不会想要欺负她了。 车门关闭的声音响起,列车缓慢地发动起来。在让蜜花站到距离其他乘客最远的车门附近后,我缓缓地开口说道: “那么首先是、上面。把扣子解开吧。” 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命令,虽然仍露出了些许踌躇,但是很快蜜花就依照我的话从上到下依次解开了衣服的扣子。 话虽如此,在电车这样一旦被发现就无处可逃的封闭场所里露出,这种事情对于蜜花来说应该也是第一次吧。正因如此,在动作的同时,蜜花一直在不停确认着周围是否有人注意到她。 “还是不要太在意周围的人比较好,反而会引人注目的。” “可、可是……” 蜜花的脸上浮现出不安的表情。我轻声安慰着她的同时,也在不容拒绝地催促着她继续行动。 “解开扣子之后,接下来就是上衣了。因为脱衣服很危险,所以就用双手左右打开来看看吧……好了,我这边要能清楚看到乳头哦。” “啊……” 没穿胸罩也没穿背心,衣服下面就是裸露的皮肤。白嫩的胸脯上,淡粉色的乳头尖尖地凸起着,仿佛在表达自己的存在。 我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将蜜花害羞地露出上半身,低垂着脑袋的姿态咔嚓一声拍了下来。 “等下……请不要拍照啊……!” “不,我得把蜜花害羞的样子好好记录下来才行。” “那种东西、我才不需要呢……” 蜜花小声地反驳着,但她的语气中包含着的某种异样的色彩,听起来就仿佛是在煽动着我一般。 我并没有关掉相机模式,继续对她下达着命令: “好,那接下来是裙子了……这个就算脱了也不会被发现的吧?” “唉!?” 听到这番话,蜜花不由自主地惊叫出声。随即马上想起这里还是电车里面,慌忙用手捂住了嘴巴。 “……脱、脱掉?” 她一边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一边压低音量问道。而面对她的质询,我只是静静地点了点头。 “哎呀,座位的一端是扶手,如果站在扶手前面的话,其他乘客应该是看不见的吧。” “可、可是,完全瞒不住啊……” 确实如此。以蜜花的身高,如果脱下裙子的话,她的臀部会有一半超出扶手的遮挡。其实只要不去特别注视,应该也不会轻易暴露,但即便如此,还是难免有可能会被发现的。 ……不过,要是连这种程度的刺激都没有的话,那可就没意思了。 我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却没说出来,只是催促着后辈: “狡辩是没用的,好啦,快一点。” “可是……” “到下一站之前还不脱的话,就要被惩罚了。” “怎、怎么这样……” 蜜花发出了走投无路般的声音,换来的是我理所当然无动于衷的态度。在我冷静的注视下,她终于死心了,伸手去摸自己的裙子。 “唔……想不到会在电车里脱衣服啊……” 颤抖着的双手解开挂钩,拉下拉链,蜜花就这样慢慢地把裙子从腿间脱下,露出没有任何布料保护的裸露的三角区域。或许是电车中露出带来的兴奋的缘故,她的阴部此刻已然满是湿气,惊人的色情。 熊熊沸腾的情欲灼烧着身体,但我还是接过她脱下的裙子放进包里,指示蜜花像刚才一样打开衣服。 “是……” 蜜花顺从地回应着。从私密处溢出的爱液,此刻正顺着她的大腿不停地滴落下来。 “已经这么湿了……蜜花果然很淫乱啊。” 我又给她拍了一张新的照片,她条件反射般地就想把腿闭上。 “遮掩是绝对不允许的,好好把腿张开!” “唔……是。” 被我责备之后,蜜花战战兢兢地把双脚重新打开至肩宽。我满意地点点头,又拍了几张她的痴态。 大概是感受到了被拍照的感觉,拍摄结束后,蜜花的小腿肚仍在微微颤抖着。我尽情欣赏着后辈害羞的样子,向着这样的她开口说道: “好,那接下来……差不多该到下一站了。” 听到我的低语,蜜花刚才还松弛着的脸一下子变成了青色。 “……那个、前辈,这样可不行啊!求、求求你,让我把裙子穿上吧……” “不,应该没问题吧。这个时间段很少有人来坐电车的。” “可是,万一有的话,怎么办啊……” 对于她的诘问,我稍稍想了想才开口: “到时候……唉,就只能向乘客公开你羞耻的样子了。” “不、不行、那种事情……” 蜜花用带着哭腔的语气试图说些什么,但却被车内广播的声音盖了过去。 “即将到站……出口在左侧……下车的乘客请注意脚下……” “看来时间已经来不及了。” “……等下、怎么这样,求求你,快点把裙子还给我……” “不行。” 听到我毫不留情的回答,蜜花的脸上露出绝望的表情。她环视四周,试图寻找一个可以藏起来的位置,但电车里不可能有那么方便的地方。 “唔,这样不行啊……” ……糟糕,被搞得乱七八糟的了。 裸露的肌肤被染得通红,纤薄的身体因恐惧而颤抖着,看着蜜花此刻的样子,我仿佛感受到一种压倒性的支配感和欲念自心中涌起,让我不禁汗毛直竖。 丝毫没有理会仿佛快要哭出来般的蜜花,电车自顾自地一点点放慢了速度。 大概是害怕和站在车站的人对视吧,蜜花把目光从车门移开,紧紧闭上了眼睛。 哐当一声,电车停了下来。就像对那声音有反应一般,蜜花微微缩了缩身子。 随着空气流通的声音,门被从左右打开。即便是我,也能感受到身旁的她战战兢兢的紧迫感。 沉默的时间持续了几秒。 “……嗯,太遗憾了。” 听到我的喃喃自语,蜜花缓缓睁开眼睛。 “啊……哈……” 看到眼前一个人也没有,她仿佛一下子虚脱了似的瘫倒在亚麻油地板上。 “……我、我都紧张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吞吐著炙热的气息,蜜花抬眼看着我。看着那双因安心和兴奋而湿润了的眼睛,我不由得吓了一跳。 ……不好。这是、让人更加想要欺负的表情啊。 “那个,前辈……” 看着就这样一动不动的我,她有些不安地问道。 “……啊,不好意思。刚才的蜜花好可爱,忍不住看得入迷了。” 为了不让她看出我的心思,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后辈脸颊上的红晕更深了,好像被突然袭击般的反应很可爱。 “那、那种事情怎样都好……裙子、差不多该还给我了吧。” 努力不让我察觉到自己的狼狈,蜜花尽可能平静地向我提出要求。但我并没有回答。取而代之的是,沉默地摸索着背包。 然后,我从包里抽出的手中拿着的,并不是蜜花的裙子。 “唉……” 看到这一幕的她,额头上冒出了一道冷汗。 我拿出来的,是手铐。 虽说是手铐,但当然不是真正的家伙了。就像是小孩子玩游戏时用的那种简单的玩具。但即便如此,终究是有着金属重量的器具,当然,没有钥匙也是绝对打不开的。 “那个……” 趁着蜜花还没理清楚状况,哑然无语的时候,我把手铐“咔嚓”一声铐在了她的左手腕上。 而手铐的另一边,则从座位一端延伸至了扶手上。 “……唉、唉!?” 整个操作进行的如此顺畅,以至于她好像完全没有理解发生了什么。 瞬间的迟疑过后,自己的手腕已经被银色的手铐铐在了栏杆上,蜜花茫然地看着我面无表情的脸,不知所措。看着蜜花的样子,我平静地开口道: “那么蜜花、我现在就去旁边的车厢了。” “等下、骗人的吧!?那种事、请等一下,前辈……” “距离我们下车还有4站,接下来就请一个人加油吧。” ******************** 身上仅披着一件敞开的外衫,如此不成体统的姿态,我将这样的蜜花丢在一边,移动到了旁边的车厢里。 我之所以换车厢,有两个原因。 其一是要让蜜花一个人待着,这会让她觉得比刚才更加不安。此外,如果是在旁边的车厢,透过窗户,就能够安全地确认她所在的车厢里是否有人上下车了。 我一方面希望让蜜花感到羞耻,另一方面又不想让她暴露在危险之中。可是,如果光是陪在她的身边,虽然安全性很高,但也很扫兴。所以说,这个方法既能够刺激蜜花的羞耻心,也能让我稳妥地进行观察,是两全其美的最佳对策。 ……就在我这样考虑着的时候,列车已经到了第二站。 看了看窗外,这次好像也没有人。确认过这一点后,我安心地在空座位上坐下。 电车再次开动,这时候,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起来。我取出手机确认了一下,和预想的一样,发信人是蜜花。 打电话的话,我特意离开不就没有意义了吗……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把手机贴在了耳边。 “……怎么了?” ‘前、前辈……请、请原谅我……这样子、太羞耻了……’ 蜜花的声音颤抖得仿佛被强迫着在寒冬的冰水中游泳一般。原来如此,看来她也是被逼得走投无路了。不过对于蜜花来说,她又不知道我已经逐一确认过她的状况,所以感到不安也是没办法的事…… ‘那个、有听到吗?拜、拜托了,已经……’ 虽说是没办法的事,但这样的行为终究是不被允许的。 “……我知道你现在很难为情。” 我慢条斯理地说道,“可是啊……”我降低了声调,“我刚才应该说过,叫你一个人加油。我可不记得有允许过你给我打电话啊。” 听到我冰冷的声音,电话那头的蜜花惶恐地说不出话来。 这样的破绽,我当然不可能不抓住的。于是我继续说道: “……对于蜜花这样的坏孩子,不惩罚一下可是不行的啊。” ‘惩、惩罚!?……怎么这样、难道说、还要再做些什么吗……?’ “就是这样。” 我感觉到电话那头的蜜花对这蕴含着凶险的简短首肯有些胆怯。只是,随后她什么话也没说。所以,我利用这段时间简单思考了一下。 “是啊……那么,在到下一站之前,就让你好好自慰一下吧。” ‘……’ 屏住呼吸的声音。短暂的沉默过后,蜜花战战兢兢地开口道: ‘……在、这里?那个,是在开玩笑吧?’ “我听起来像在开玩笑吗?” ‘不、不是……’ 声音中带着颤抖,她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那应该清楚了吧。把手机保持通话状态放在大腿附近,然后用右手自慰,发出声音让我也能听到。” ‘那种事情……发、发出声音的话,别人会听到的……’ “既然是惩罚,冒那样的风险也是理所当然的吧。话说回来,如果到下一站之前没能高潮的话,就得延迟到再下一站。” ‘唔……’ 蜜花的声音中带着犹豫。然而,片刻的沉默过后,随着耳边“咚”的一声放下硬物的声响,又过了一会儿,电话里传来了“咕啾咕啾”的轻微水声。 我得意地会心一笑,继续说道:“声音有些小啊,要更有意识地发出声音才行。如果是蜜花的话,那里应该已经湿透了吧?” 稍稍沉默了一会儿,我听见了蜜花小声肯定的声音。 ‘……唔、是的……已、已经、湿掉了……’ “果然啊,好啦,那就马上开始吧。” ‘……我、我知道了……我会按照前辈的命令去做……’ 那样说完之后,她好像很认真地遵守着我的吩咐,激烈地行动起来。电话的另一边,“咕啾咕啾”地传来了增大了音量的淫荡水声。 ‘嗯……呼……’ 夹杂在水声中的,是蜜花为了不被发现而刻意压抑着的声音。听着麦克风里传出的蜜花的呻吟声,我的心顿时躁动起来。 ‘……哈……要被发现了……在电车上做这样的事、我都快疯掉了……’ “高潮之前先忍耐一下,不要半途而废。” ‘嗯……是、是的……’ 虽然回答得很虚弱,但她自己好像也无法停止在电车里自慰这种背德的行为,抽插声的间隔渐渐缩短了。我原本还担心她会不会因为太过紧张而没办法高潮,看来是我杞人忧天了啊。 淫靡的水声和紊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强烈。 然后,就在到达下一站的广播开始播放的时候,蜜花终于迎来了极限。 ‘……嗯、来、来了……已经、不行……’ “不需要忍耐,痛快地高潮吧。” ‘可、可是、车站已经到了……现在去的话,如果站台有人,会被看到的……’ “那不是挺好的吗?” 轻声地回答过后,我将话筒放到嘴边,温柔地对她低语着: “……其实蜜花、也在期望让谁看到自己自慰时的样子吧?” ‘……’ 我清楚地感觉到蜜花在一瞬间屏住了呼吸。随即,她那充满了性感的“嗯——”的叫声立刻在我的耳边响起。 ‘呀,骗人的,这种事情……绝对不行啊……不行、到、到了、唔唔唔……!!’ 先是听到蜜花压低了声音的悲鸣,之后又是“啪”的一声巨响。好像是因为绝顶的反馈而失去了平衡。 “……没事吧?” 我尝试着询问,却没有得到回答。看过手机后,发现电话已经挂断了。但愿她平安无事吧。 虽然已经确认过并没有新乘客上车,但如果运气不好的话,被车内的乘客发现也是有可能的。这种情况有必要尽早处理。 我急忙跑向旁边的车厢。 蜜花筋疲力竭地倚靠在电车的墙壁上,全身心地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之中。她似乎相当有感觉,虚弱地屈膝坐在了地上,脚下还积聚着一小片水洼正不断地向外扩散着。 看来并没有被任何人发现,我姑且松了口气。和其他乘客保持足够的距离是正确的。 我才一靠近她,她就一边调整着紊乱的呼吸,一边抱着膝盖抬头看着我,似乎在掩盖她身下那逐渐扩张着的隐秘区域。 “……前、前辈……今天、绝、绝对、做得太过分了……” 蜜花的声音中满是疲惫,不难看出她刚刚有多辛苦。 “可是,那个做得太过分的家伙,不应该是兴奋得几乎潮吹了的蜜花吗?” 我指着被大量爱液浸湿的地板如是说道。蜜花一时语塞,不禁移开了视线。 “那、那是……” “明明是自己有感觉,却把责任推给别人,真是个坏孩子啊……干脆就让她这个样子一直到终点站为止吧。” “啊!?对、对不起!刚才是我失言了。真的不好意思,拜托了,请、请原谅我……” 看来是对刚刚被孤零零地扔在一边心有余悸啊。看着后辈慌慌张张摇着头求情的样子,虽然感觉到了一种背德般的兴奋,但我还是从包里拿出了手铐的钥匙。 “……嗯,这次就到此为止吧。好啦,我帮你拆下来,不要动哦。” “啊……谢谢。” 我收拾好解开的手铐,也允许蜜花重新扣好衣服的扣子。 “还有,地板也要好好擦干净,毛巾带了吗?” “没问题。” 在老实地点了点头之后,她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地开口道: “还有、那个……” “什么?” “差、差不多、裙子、也该还给我了吧……” 我把视线转向蜜花的下半身,她此刻正紧紧地闭合著膝盖,害羞地摇晃着身体。可能是因为刚才狠狠地高潮了一次,在亢奋消退过后,羞耻心再度占了上风,我在蜜花脸上看到的并不是平时的表情,而是对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情感到愧疚的表情。 ……这样的表情也不错啊。考虑到再这样下去的话可能会对蜜花造成负担,我本来打算今天就到此为止,把裙子也一并还给她的……嗯,改变计划吧。 我这样想着,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地说道: “很遗憾,现在还不能把裙子还给你。” 唉,蜜花露出困惑的表情。 “为、为什么……” “那当然是因为、还没有结束啊。” 看到后辈被我的话吓了一跳的样子,我扭头看向窗外,沉默不语。 “呃,那个,还没结束、到底到什么时候……” 她拉着我的衣袖询问我,但我完全没有理睬。 看到我无动于衷的样子,无奈之下,蜜花只得不情愿地松开我的衣服,拉着自己衬衫的下摆遮住私密部位,倚靠在了车门附近。但过了一会儿,她似乎又变得焦躁起来,脸颊渐渐泛红,视线在四周徘徊,又开始观察起我的脸色。 直到下一站,也就是我们要下车的车站的到站广播开始播放的时候,我终于开口了: “蜜花。” “是、是的。” “就快要下车了,今天就这个样子去车站外面看看吧!” “……啊,唔……” 她的肩膀抖了一下。不过,不知是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命令,还是因为几番高潮的身体有些吃不消,接下来蜜花比我想象中更加坦率地点了点头。 随着电车停稳,车门伴随着换气的声响向两侧打开。 由于发车前列车员会前后确认,我们差不多也需要赶紧下车了。这样想着我走下了乘车口的台阶,正撞见前面的车厢里下车的乘客,跟在我后面的蜜花赶紧焦急地躲到了我的身后。 “怎、怎么会有人啊……” “哎呀,虽说是白天,但也不是完全没有人。” 前面的乘客瞥了我一眼,立刻移开视线走进站台。我松了一口气,看向蜜花对她说道: “好了,我们也走吧。” 但是蜜花这边,却是紧紧地抓着我的衣角,一动也不动。 “怎么了?” 在我的询问下,她战战兢兢地开口说道:“……要、要不要在这里再等一等……如果刚才那个人、还在车站里……” “什么啊,刚才差点被发现,你害怕了吗?” 对于我的提问,蜜花什么也没说。但既然没否认,怕不是猜中了。 我点了点头,对她说道:“就像你说的,很有可能。不过,再不快点走的话,这边的电车就要出发了,那样的话,你丢人的样子可就在对面的月台上一览无余了哦。” “……唔。” 蜜花的表情凝固了。没错,我们身后的电车目前仍然处于停止的状态,所以从对面并不能看到她的样子。但是电车随时都有可能发动,这样一来,对面站台上再没有阻挡视线的障碍物,她的痴态也就可以被尽情欣赏了。不过,实际上那边有没有乘客也不得而知。 只是,蜜花似乎已经没有余力思考这种可能性了,犹如无处可逃的绵羊一般,她可爱的脸上浮现出被逼到走投无路般的表情。 然后,就像是要对她穷追猛打一般,列车员吹响了告知出发的号笛。 “……怎么办蜜花?要么赶紧进站,要么让对面站台上的人欣赏你下半身全裸的涩情打扮……我倒是哪边都无所谓。” “啊……真是的,前辈是笨蛋啊,我要进去了,快、快点。” 毕竟是危险状况,她的决断很快,扯着我的衣服急急忙忙地逃进了车站之中。 “哈……哈……真讨厌,这身打扮……” 双手撑在膝盖上调整着呼吸,蜜花的声音听起来近乎哭泣。我看着她说道: “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紧张得不行,心情也变好了吧?这就是证据,你看,下面湿成这样。” “啊!?” 我用手指从蜜花身后沿着两腿间滑过,换来了她的一声尖叫。 “前辈!” “就算是有感觉,声音也太大了吧。刚才那个人要是还在,那可就糟了。” “刚、刚才的事,难道不是前辈的错吗……” “嗯?不否认有感觉啊,明明刚刚还说很讨厌什么的……” “唔、唔……” 能捉弄不善言辞的后辈果然很有趣。 看着她满脸通红、沉默不语的样子,我强忍着嘴角的上扬,继续说道: “那我们赶紧走吧……今天,就从西口出去。” “唉?为、为什么?你、一定是有什么企图吧……” 蜜花依然羞红着脸颊,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我。 她感到惊讶也是当然的,平时我们都是从东口出去。从那里蜜花骑自行车,我再换一班电车回家。 “是啊、这是为什么呢?” 面对我的含糊其辞,蜜花沉吟着思索了片刻: “……是因为距离自行车棚有一段距离吗?在到那里之前,可以把羞耻的时间延长一些……” “嗯,这个我倒是也想过,但不只是这样。” 我轻巧地说完,快步走了过去。蜜花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顺从地跟在了后面。 然后,在检票口前,她哑口无言。 “你好像终于明白了。” “……唉、不对、怎么会……有、有人检票,为什么……” 倒也难怪蜜花说不出话来。我们平常惯去的东口是无人检票口,不用担心被人发现,这样考虑是没问题。但是,西口是有人检票的,也就是说,检票口旁边站着检票员,所以不管愿不愿意,被那个人看到的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等、等一下,前辈,这个绝对不行啊……” 急急忙忙躲到暗处,后辈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向我求饶。 我十分理解这一点,但还是对她说: “不过,这也是命令啊。” “可是,不管怎么说,这也……” “有什么好害怕的?下半身正好被检票口挡住看不见,应该没有问题吧?” “有啊、有问题!大有问题啊!不管怎么说,就那样走到别人近前,不可能不被发现的吧……” 蜜花的膝盖颤抖个不停,看着她胆怯的样子,虽然有些对不住她,但我心里其实早已喜不自胜。 我希望一直都能看到蜜花的身影。或者说,故意让检票员也能看到她害羞的样子,以此进一步煽动她邪恶的情欲。 但是终究做不到那种程度,于是对着停在原地不动的她,我开始催促道: “好啦,尽量顺其自然吧,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 “不、不行,这样实在是不行啊……不,原谅我……” “没事的,我也会陪着你的。” “就算有前辈在,做不到就是做不到……” ……真倔强啊。唉,那也没办法。 我叹了口气,对蜜花说: “这样啊,我陪着也没有用啊……那就请你一个人努力吧。” “唉?” 她的表情僵住了。 “……不是的,刚、刚才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 蜜花慌慌张张地想要辩解,我却无视着她,一个人快步走向检票口。她眼角含着泪水,抓住了我的手臂。 “等一下,请等一下前辈……我、我会做的,所以拜托了,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在电车里的时候也是这样,这孩子对“一个人去做”这种话表现的很软弱。一个人独处确实很可怕,这点我也能理解,但应对起来也不能太过简单了,这也是我需要考虑的地方。 我回头看着仍没有放开我手臂的蜜花,平静地说道: “……你还会再顶嘴了吗?” “不会,我不会了……” “明白了,那么、好好努力吧。” 我点点头,从包外口袋里取出一张卡片。 “……好了,我把我的IC月票借给你。和你的磁性月票不一样,不用去检票口,用这个比较方便吧?” “唉?可是……不,非常感谢。” 蜜花立刻就想要反驳,但中途又意识到了什么,连忙改口。考虑的很周到! “很好,那你就躲在我后面,等快过检票口的时候赶紧过去。” “……好、好的。” “顺便一提,你知道IC月票的使用方法吗?只要把它放在检票口的电子盘上就行了。” “这、这个我还是知道的!不要把我当傻瓜啊……” “不好意思。” 看着后辈脸颊气鼓鼓的样子,我连忙道歉。 现在还在使用磁性月票的学生很少了,我觉得有点稀奇所以就问出了口。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特意一直使用,但对我来说,不用太过怀疑就能把月票换过来,真是太顺利了。 我想着这些的同时,眼睛也看向蜜花。看来刚才的对话让她稍微平静了一些,蜜花调整了下呼吸,看向检票口,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 “那么、我们差不多该走了。” “我、我知道了……” 确认她同意以后,我们尽量装出自然的样子走向自动检票口。检票员应该不会想到,躲在我身后行走着的少女,下半身竟然是不着片缕的裸露状态。 似乎还是没能摆脱紧张,蜜花的手紧紧抓住我的衣角。 “拿着月票迅速通过检票口,要做的就这些,不用那么紧张。” 我像是要给予勇气般小声地对她说道。蜜花的脸上露出不安的表情,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趁着检票员不看这边的时候,蜜花快步向检票口跑去。她把IC卡放在了电子盘上,想要顺势一口气穿过去。 随后便是“砰”的一声,蜜花被关上了的检票口挡住了去路。 “……什、什么!?” 门扇关闭的声响和同时响起的警报声,让蜜花的肩膀猛地跳了起来。 看来,这样的刺激对现在的她来说还是太强烈了。就这样,在检票口的正中央,蜜花膝盖瘫软着坐倒在了地上。 我在她的身后静静地看着她的样子,嘴角的笑容不自觉地加深了。 ******************** “……真没想到,蜜花会在那种地方高潮。” 在自行车停车场的阴影处,我把裙子还给了蜜花之后,忍不住取笑道。蜜花的脸颊被染得通红,不满地嘟着嘴。 “啊,那不是前辈的错吗?恰好让车票余额不足,鬼畜也要有个限度啊……” “那个时候,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的蜜花好可爱啊。” “唔……” 我有些感慨地说道。似乎又回想起刚刚的丑态,她不禁发出低声的呻吟。 “当时我真的以为一切都要结束了呢……” “其实,我就是那样计划的。” 在检票口的正中央出乎意料地达到了高潮,当我赶过去救她的时候,蜜花正处于随时可能哭出来的状态。我知道自己的IC卡余额用完了,所以赶紧将预先买好了的车票交给她,这才平安无事。 ……不过,就算蜜花再怎么敏感,我也没想过会达到那种程度。所以说在感到幸运的同时,我很着急这也是事实。幸好还能行动,要是她因为那个瘫软在地上站不起来,那可就糟了。 “话说,那么羞耻的事情都经历过了,那差不多的东西应该也都无所谓了吧?” “不不不,前辈,你在说什么可怕的话!?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产生耐性啊!” 似乎察觉到了我心中浮现的邪恶念头,蜜花即刻否定了我。 听着耳边的话,我向她问道: “那么,今天的水平就是极限了吗?” “不,应该说今天已经超过极限了!那种东西绝对不行!” “原来如此。” “前辈的原来如此,通常都是在我不打算听话的时候才说的……” “……” 我平时用来岔开话题所使用的方法,被蜜花发现了。 虽然这么想,我还是平静地对她说道: “算了,从明天开始继续努力吧。” “唔……真是的。” 这句话中包含的意思,蜜花一定也听懂了。但她最终只是咬着嘴唇,并没有再次反驳。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奶茶视频】与被虐后辈的日常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