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暖暖 免费 日本 在线观看1】欲恋 (62-63)

欲恋

【欲恋】 (62-63) 作者: 爱夜夜夜夜 第六十二章·关系 早上有些精神萎靡的来到教室,因为昨晚跟馨姨煲了半夜的电话粥,所以现在脑子都还有些昏沉沉的。 今早的教室和以往有些不同,没多少人叽叽喳喳的聊个不停,可能都知道这星期有考试,考完还得家长会,都人人自危,想着临时抱佛脚,能考个好成绩。 课代表日常叫喊两句收作业,使得安静的教室稍微闹了一些。 “作业写了吗?”这时候,耳畔突然传来一道女音,温热的香风吹拂进耳洞,让我感觉有些痒痒。 侧头正对上一张熟悉的娇颜,还是那副土气刘海和老气的黑色镜框的打扮,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又已经离得怎么近,在往前一些兴许就能碰到她俏丽的鼻尖,好在最近这几天对于她这种刻意的接近已经习惯,也没在假惺惺的挪开,想着她刚刚的话,估计她以为我又没写作业准备给我抄,便摇头道,“不用,我写了”“是吗?”郁晓伊表现得很困惑。 她这表情让我有些郁闷,自己以前不学习那是故意和妈妈怄气,可不代表我真的对学习从没上过心,不过那时候我的确很少会写作业,这也是我为什么会经常被任沐雨叫到办公室教育的原因之一。 拿出写好的作业摆在桌面上证明了一下,郁晓伊视线看了过去,俏脸上露出两道浅浅的梨涡,“那,能借我一下吗?”“啊?好的”有点弄不懂她借我作业干什么,不过还是递了过去,总不能是要抄,抄……我心里想的话被噎住了,因为郁晓伊接下来的举动彻底把我整懵了,她还真的拿出了一本写了一半的作业本,拿起我的作业低头抄了起来。 “你,作业没写完吗?”心里的诧异还是让我忍不住问出了口。 郁晓伊看我一眼,“很奇怪吗?”话说这不奇怪吗?看着我一脸茫然的样子,她笑道,“我以前不是一直在教室补作业吗?”“额?”我回想了下,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她一有空就在低头写作业,以前我虽然并没怎么关注她,也没怎么说过话,但作为同桌,对方基本在做什么还是能看见的,只是并不知道她具体在做些什么。 所以说,她很多时候都是在教室补作业的吗?这……我有些语塞,我自然不可能认为她这种人会懒到作业都拖到第二天来学校补,唯一的可能,也就是没时间。 至于一个学生为什么会没时间,我不知道,但或许也已经猜到了。 她没在说什么,低头继续补著作业,只是与其说是在抄我的,她更像是自己在写,因为她看一眼后,还会自己思考一下,验算一遍,才留下答案。 而且没过去多久,她就指向其中一个题目,抬头看向我,“你这个做错了吧?”“啊?”我疑惑的凑头过去,她也把我的作业本挪到了中间,然后脸蛋也跟着贴近,“这里”我有些愣愣的看着靠近的俏丽脸颊,此刻近在咫尺,我能清晰的看见她肌肤的白嫩细腻,有着少女般的弹性,宛如刚剥开的蛋壳般吹弹可破,但更多的,她的肌肤并没有这个年龄少女的水润光泽,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虽然白,但却是充满着病态的惨白,就如死灰一般暗淡。 “你有听我说话吗?”就在我盯着她看的时候,她却是突然抬起了头,我一时没反应过来,视线跟她黑框下的眼眸对上。 “在听在听”我赶忙躲开视线,躲开之后才发觉自己这样怎么跟心虚般的欲盖弥彰一样,我好像也没干什么吧。 郁晓伊看着我的反应,不知为何的笑了笑,纯洁恬淡的小脸上有着一抹娇媚的感觉,“你说过你有女朋友了吧?”“是”“那你刚刚,盯着看我干什么?”“不是你说让我看题目吗?”郁晓伊不依不饶道,“可你刚刚在看我”我发现避不开这个话题,只能老实承认,“是”郁晓伊笑的更甜了,“你看我干什么?”“对美好事物的欣赏”浅浅的梨涡突然在娇唇两侧显露,印在我的视线之中,或许这也算是美好的一种。 她没在继续这个话题,不过对我的夸赞,她似乎很受用。 “你这个题目算错了”她重复了开始的对话。 这突然岔开,我有些没回神的感觉,只不过还是低头看着她那葱白玉指,握着笔在草稿本上,一笔一划写出娟秀字迹给我讲解。 “额,是这样吗?”正确答案从她笔中写下,出现在草稿纸上那一刻,让我感觉有些脸红,自己借别人抄作业,反而还被别人揪出错误,似乎没有比这丢脸的事了吧。 “嗯”郁晓伊点头,然后抬头,正对着我,轻启樱唇的那一刻,似乎有清甜的气味窜入鼻尖,“不过,为什么你不听课,作业正确率也这么高”“我有在听课吧”我感觉自己被冤枉了。 郁晓伊不置可否的笑笑,俏脸重新拉开距离,继续抄起了作业,那股一直弥漫在鼻尖的女孩清香缓缓消散,让我心里有些失莫名落感,然而没多久,她又拿起我的作业本凑了过来,“你这个题目也……”这一下,我感觉她不过来似乎对我的自尊心能少点打击……时间就在她不时过来指着我作业中的错误悄然过去。 上午第一节课是任沐雨的英语课,对此,我心里充满了浓浓的期待,毕竟又能欣赏到她那细直的黑丝美腿,这可是难得的风景线,特别是现在的我,对她那双长腿已经抚摸把玩过,甚至还用来套弄过肉棒的肉棒,自己的精液也都在她喷射在她腿上,脚上过。 虽然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次摸上,但这也足够我看着她的腿yy很久了。 就这么抱着黑丝美腿女老师出现的期望,等待着下一节课,只是等到铃响,任沐雨出现在教室门口时,我心里却是忍不住的失望,今天的她有没有穿黑丝套裙,而是紧身牛仔配修身针织衫,领口很高,盖住了洁白的下巴,看上去暖绒绒的,如果没了那副冷冰冰的脸,或许真很能让人升起抱着她,把手深入她热乎乎的怀里取暖的冲动。 似乎已经没在感冒,她脸色现在看上去好了不少,就是眼神看上去很凶,像是有人得罪过她一样。 所以当她的身影出现在教室的那一刻,空气似乎都安静了不少,大家也看得见她脸色,最近这班主任明显是被人得罪了,脸色都比以前差了不少。 看着化身一群乖宝宝的同学,我有些好笑,可能没人能想象得到,现在看上去高高在上,一脸冰冷严肃的女老师,前两天可就像个被人欺负,委屈可怜的小女生一样。 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只是很快的,我就笑不出来了。 “白宇,上来把黑板擦干净”讲台,任沐雨冷冰冰的声音从上方传来,视线并没有看着我,自顾自低头翻着教案。 看着黑板右下角那清清楚楚写着值日生的名字,我心里有些无语,虽然我很清楚她又开始乱用职权来报复我,但在教室被老师点名道姓的干活,我不可能不去,只能闷闷的走上了讲台。 踏上讲台,不愤的侧头看她一眼,只是她压根没有理我的意思,没办法,只能听从她的命令,把这本不属于我的活给做完。 之后的这节课,任沐雨又开始上回的刻意针对,专门找了个难题点名问我,然后……就是一句,把这题目抄一百遍。 紧接着,班上大多数人看我的眼神就变了,显而易见的,他们似乎明白最近是谁惹到任沐雨了。 中午去食堂打饭的时候,朱洪明两人还好奇宝宝似的问东问西,只是,到底怎么得罪任沐雨这种事情,我只能含含煳煳的啥也没说,最后,在郁晓伊端着餐盘出现在我身边之后,他俩就识趣的走了。 低头吃饭的间隙,我又困惑的看了眼对面的郁晓伊,她表情很平静,就这么小口小口的吃着那单调的白菜配米饭,现在的她似乎沉默了不少,坐在我对面之后,什么也没说,像是有什么心事的样子,看着并不怎么开心,至少相比于早上,她宛如又变了个样子,不过我并没有在意这一点,毕竟她性格给我的感觉真的很多变。 就是有些弄不懂她在想什么,难道她不知道男女对坐吃饭是很怪异的事情吗?不过这次感觉还是有些区别的,至少没有像情侣那般互相给对方夹菜,就这么一直各自吃着饭,谁也没说话,只是没过多久,她却突兀的开口了,“你好像得罪任老师了?”我抬头看了她一眼,然后含煳道,“啊?可能是吧?”郁晓伊也抬头看向我,“是因为上次打架的事吗?” 我似乎明白她为什么会变得一副阴郁沉沉的样子了,是又以为自己因为她的事情惹到了麻烦?“不是,跟那件事没关系”她愣了下,“不是吗?”“当然不是”得到我肯定回答,郁晓脸上的阴郁似乎散去了不少,“那你怎么得罪任老师的?”我含煳其辞道,“可能是做了什么事,不小心把她给得罪了吧”此话一出,郁晓伊看着我的眼神明显变了下,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我疑惑放看着她,“怎么?”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也没追问下去,而是低头继续吃起自己的饭菜,我见她不准备在问,也是松了口气,刚准备夹菜吃饭,餐盘上方又突然出现了一块夹着白菜叶的筷子,“吃吗?”“……吃”又好像做起了周围不少情侣会做的事情。 ……吃完午饭,趁着这短暂的午休时间,我又跑去任沐雨的办公室,经过上午的事情,我觉得自己又有必要跟她好好的谈谈。 好在老师的吃饭时间比学生充裕不少,任沐雨早就已经吃完饭在办公室忙着工作。 这时候办公室也没多少老师,只有两三位在那休息闲聊,自然也少不了刻苦学习的学生,挤出午休时间来办公室问老师问题。 我的到来并没引起别的老师注意,不过任沐雨却是条件反射般的抬头看了过来,见到来人是我,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羞怒加气恼,或许还有一些小警惕,在看到办公室有别的老师后就又恢复了镇定,懒得理我般的低头继续忙起自己的事情。 我看着没人注意我们这边,便走上前压低声音开口道,“任老师?”任沐雨这次倒没有不理我,而是冷冷道,“我要你抄的东西呢?”我果断回道,“没抄”任沐雨小脸一气,抬腿就往我脚上踩,好在我知道她有这种动不动喜欢踢人踩脚的坏毛病,一直提防着提前避开,让她踩了个空。 一脚踩空,她看上去还有些想继续踹过来,不过有了好几次的经验教训,她终是忍住了,咬着银牙,“那你还不赶快给我去抄”我无奈道,“你说你是不是有点不讲道理了?”任沐雨瞪我一眼,没说话。 我只好把事情摊明,“你是不是又故意针对我了?”任沐雨小脸往边上一撇,“没有!”我不愤道,“上次你可是答应过不继续针对我的”“我又没针对你”“你还没针对我?”“没有”任沐雨脸不红,心不跳的。 我气愤道,“那你干嘛叫我擦黑板”任沐雨理直气壮道,“因为黑板脏了”“今天明明就有人值日”“我不知道”我瞪眼道,“你就是知道!”任沐雨也回瞪着我,“我不知道!”“那黑板就写着今天的值日生!”任沐雨把视线撇向一边,“我没看见”“你……”我发现自己跟她争论这个毫无意义,她压根就不会承认,缓了口气,“那你上课一直点我名要我回答问题总是故意的吧”任沐雨冷笑道,“我上课不能点你回答问题吗?”我不服气道,“可你是故意挑学都没学过的题目问”任沐雨幽幽开口,“你确定没学过?”她这话让我心底升起不好的预感,“有……学过?”任沐雨没回话,而是拿出了一本练习册,然后熟练的翻到其中一页,摊开递到我面前,纤手指向那道眼熟的题目,故意反问道,“没学过吗?”看着这本很少用过的练习册,还有这基本超纲,她都是一带而过的题目,有些傻眼了,我几乎可以肯定,她为了针对我,而刻意去找了这个不可能有人会,而且还确确实实有讲过的题目。 话说我除了摸过你腿,揉过你胸,用你脚撸过管,射过精,其他也没干什么过分的事情吧,至于这样吗……“任老师,我怎么也照顾了你一夜,没功劳也有苦劳吧”话一出口,非但没得到任沐雨的丝毫感同身受,反而好像还让她想起了那晚不愉快的事情,小脸染上一抹不易察觉的红霞,紧接着就满脸羞怒,“你去死,混蛋!”我尴尬道,“咳,那天我是占了点你便宜,但我最开始不也是真的照顾你到凌晨吗?”任沐雨脸上仍有气愤,但又被我这句话堵住,她只能气恼的撇过头去不理人。 我见状试探着问道,“所以我等下把那题目抄好给你,我们暂时先和平共处行不行?”她回头瞪眼道,“不行!”“那你是承认你在故意针对我了吧”任沐雨小脸微愣,很快反应过来,重新板起脸,“我没有”“……”第一次觉得任沐雨脸皮也挺厚的,有种她面对我不要脸时的无可奈何,或许这也算是感同身受?就觉得她像是铁了心的要我好看,而且上次同样是帮我撸管,同样也很生气故意针对我,不过最后也算是答应两人都忘记那件事,可这次虽然我行为过分了些,但我起初也的确照顾她养病,按理说,她不可能还这么生气吧……难道她不是因为这种事情生气的吗?这个想法在我脑海出现一瞬就被打回了,不是因为这个还能是什么,自己又没在别的地方得罪她,得罪她……想到这,我突然意识到了某件事情,貌似那件事情是所有事情发生的根源,她该不会,额,我仔细想了下,还是试探性的开口道,“任老师,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任沐雨斜我一眼,“什么事?”“就是那天晚上,我不是故意要放你鸽子的”我边说边注意着任沐雨的表情,似乎在我又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她的脸色还真的变了下。 她板着脸抱起手,“你是不是故意的管我什么事!”“我这不是跟你解释吗?”“我不要听你解释”任沐雨转开脸去,像是真的不想听一样,和那天晚上说的差不多,不过那晚忙着她的病情,没想那么多,现在仔细一想,那时候她好像就已经因为这生气了。 我感觉她好像真的是在乎这件事的,而且我有种这次自己要是还不跟她解释清楚那晚为什么放她鸽子的事,下场可能会很严重,想到这,我赶忙开口道,“任老师,那晚……”本来就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直接一五一十的把那晚本来要去她办公室,误被郁晓伊拉走,躲开那群小混混的事情完完全全解释了遍,当然遇到小姨这件事跟这事没什么关系,我就没提了,只说刚好遇到巡逻的警察,放学时学校附近有警察会巡逻这件事她也知道,所以她也没什么好怀疑的。 “任老师,就是这样”并没什么复杂的东西,所以一下子也就解释完了,而任沐雨她嘴里说着不要听我解释,但在我叙述那晚事情的时候,却也没打断我,明显就是很在意那件事情的,其实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任谁被放鸽子都会很生气的吧,就连她也没能例外,嗯……或许她还更难缠一些,毕竟她心里明明很生气那件事,也不对我说哪里生气。 她转头瞪我一眼,“干嘛!”我服软道,“那晚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呵”她冷笑一声,不过看她的脸色似乎缓解了不少,应该是没那么生气了。 我又试探性问道,“所以你别生气了?”任沐雨一下子急了,“我生什么气,我干嘛生气,我没生气!”你那天晚上可不是这么说的!我暗自腹诽了句,不过表面上还是附和道,“是是,我主要也是说一下,让你知道事情经过”“呵”虽然她还是不屑冷笑,但自己解释了之后,明显能察觉到她没有多生气,我见事情估计是解决了,心头微松了口气,“那我回教室抄题目去了?”“嗯”任沐雨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我浑身轻松的准备离开办公室,只是刚转身,背后就又传来声音。 “等等!”我疑惑回头,“还有什么事吗?”任沐雨板着脸问道,“你和郁晓伊关系很好?”“没有啊?”我和郁晓伊关系确实不是太好,不过这些天感觉稍微有点像个正常的高中同桌了而已。 “那她为什么要拉你出学校?” 第六十三章·态度 从任沐雨办公室出来都已经快到上课时间,往教学楼赶的时候,意外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正对着我走来,不是别人,而是本校校长陈宏元,我眉头微皱,不知道他一个校长来这里干什么。 “校长好”路过几个女生看到正对面走来的校长,忙微躬身朝他打了声招呼。 “嗯”陈宏元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轻轻点头,看着儒雅随和,确实像个和善好相处的校领导。 只是因为任沐雨的事,我对他的印象早就差到不行,此刻看到他这幅样子,真的就如惺惺作态,衣冠禽兽一样,让我心里一阵不爽。 我和他就这么擦肩而过,有点好奇他要去哪,回头看了眼,结果就见着他朝着我刚刚下来的地方走去,虽然这楼梯去往的地方有很多可能,他也许就只是随便看看,但我却下意识的认为他是去找任沐雨的,毕竟那晚上他可是打了无数个骚扰电话。 妈的!我心里有些恼怒,看着他消失的背影,立马追了回去,等来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上课铃声也已经响了起来,有不少老师从里面走了出来,任沐雨刚好也在其列,不过却是没有见到上楼来的陈宏元。 他没来?我愣了愣,然后就对上了任沐雨那冷眼皱眉的视线,对于我又出现在这里她显然是很疑惑的,等到门口的老师都走光了,她才板着脸上前质问道,“你不去上课又跑过来干什么!”对于让她提防点陈宏元这件事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每次一提她准急眼,只能没话找话问道,“那个,你要我抄那题目抄多少遍来着?”“一百遍”任沐雨不耐烦的看我一眼,然后踏踏踏的就往楼梯口走去。 “那么多吗?”我笑着跟在她后面,“要不少点呗”“你在多说一句话翻一倍!”“额……”看着她板着脸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我不敢说话了,只是等下到楼梯的时候,还是控制不住疑惑,开口问了句,“你这是去哪呢?”她倒是没计较我又说话,只是冷冰冰道,“开会”“开会?”我皱起眉,想着刚刚看见的陈宏元,“陈宏元组织的?”任沐雨瞪眼道,“管你什么事!”我讪笑道,“我这不是关心你嘛”见她冷着张臭脸不为所动,反而迈着大长腿,往前走的速度还加快了几分,我赶忙跟上,追问道,“是不是啊任老师?”“是又怎样,不是又这样!”“我这不是提醒你多提防他吗”任沐雨一脸的不耐烦,“我要你提醒吗?”我脸色变得不太好看,“那我提醒你有错吗?”任沐雨深呼口气,彷佛在平息什么怒气一般,“你现在只需要给我立刻,马上,滚回教室!你知不知道现在已经是上课时间了!”“我这不是去教室的路吗?”我心里有些不愤,语气也不在客气,什么人啊。 “你!”任沐雨开口似乎又想训我,只是前面就到教学楼,我也懒得看她脸色了,直接打断道,“我走了”撂下这句话直接把她给甩到了身后,只是刚走没两步,她却是开口叫住了我,“你给我站住!”我其实是不想理她的,但还是压下心里的火气,回头看她一眼,“还有什么事?”任沐雨并没看着我,语气也还是冷冰冰的,“明天晚自习下课来找我”我皱眉道,“干嘛?”任沐雨板着脸,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帮你补课!”我倒是想起那天在她床上,她的确是答应说帮我补课的,当时心里还挺期待来着,只是现在看着她这幅表情,早就什么好心情都没了,无所谓的摆摆手,“不要了”她看着我转身就走,明显愣了下,然后快步跟上,怒视着我道,“你什么意思!”“什么什么意思?”“你不要了什么意思!”我也不耐烦的回道,“不要了不就是不要了,我看你不也挺不情愿的吗,不麻烦你帮忙补课还不好吗?”“你!”任沐雨俏脸含怒,杏眸狠狠的瞪着我,“你到底要不要!”我头都不回,“不要!”任沐雨面色含怒,深吸着气,“你……不要拉倒!”“切,稀罕”“你……”任沐雨似乎在后面咬牙切齿,不过我也懒得再理会她,拐进楼梯口快步上了楼,自己担心她被那个衣冠禽兽占便宜,好心关心一下,她倒好,不但不知道提防着点,还对我一直板着个脸,跟我欠她的一样。 就算自己好色了点,摸了她腿,占了她便宜,即便功过不相抵,但好歹也照顾过她,关心过她,至于天天冷着脸,我干什么都像是看不顺眼一样吗。 我心里忍不住的一阵不爽,怎么就没见她天天对陈宏元那衣冠禽兽冷着脸呢,那家伙天天想着法子接近她,半夜给她打那么多电话,存着什么心思,难道她还看不出来吗。 虽然自己也说不上多高雅,但总不至于连那家伙都比不上吧!我闷着脸回到教室门口,此时教室里早就开始课程,一个中年妇女老师站在讲台上滔滔不绝的说着话。 我打了个报告就进了教室,那老师是个副科的,自然也没管我迟到是干什么去了,被我进来打断了一下,就又继续自己的讲课。 坐回自己座位,自然也没什么听课的心思,想着刚刚的事更是忍不住的火大,看着课业上的那道错题,本来我都气到想直接不抄了,她爱对我咋滴咋滴。 只是犹豫一阵,我还是压了压火气,拿起笔抄了起来,这次抄完,她要在找借口故意针对,那也别想我在搭理她了。 “你刚刚去任老师办公室了?”就在我低头抄题目的时候,身边却是再次传来郁晓伊的声音。 我抬头看她一眼,因为心情不佳的缘故,也没想多说什么,又低头继续写,“是”郁晓伊看了眼我在抄的题目,自顾道,“看来你真的把任老师得罪的很严重”“或许吧”我觉得现在已经不是得不得罪那么简单的事了,我和她似乎是又闹僵了。 我埋头抄着题,身旁也没有在传来郁晓伊的声音,反而讲台上那中年女老师念经般的声音却是不停的在耳边响着,好在现在已经能习惯性的过滤,倒是不会那么烦躁。 时间并没过去多久,我突然感觉身旁又有一具娇躯凑了上来,带起淡淡的香气窜入鼻尖,“其实我很好奇一件事情”“嗯?”我疑惑仰头,然后正对上那张打扮土气的俏丽脸颊,她又一次靠的很近,黑框下的眼眸也直勾勾的盯着我看,黯淡无光的眼眸却显得有些深邃,也根本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那天晚上你跟谁在一起的?”“你又问这个干什么?”我愣了愣,这问题她上周才问过,怎么今天又问?而且拿她顶帽过,对这件事我还是免不了心虚,郁晓伊唇角上扬,轻笑道,“好奇”我尴尬道,“额,这有什么好好奇的”“因为你看上去并不像在脚踏两条船”“……”幅这话我没法接。 然而郁晓伊却是自顾问道,“你上次有说你女朋友不是我们学校的,并没有说那晚上跟你在一起的女生不是,所以那个女生是我们学校的吗?”“这……你可以这么认为”毕竟任沐雨的确是这个学校的。 “还有,我也很奇怪一点,为什么上星期你会开始上晚自习”我无语道,“上晚自习有什么奇怪的吗?”“不奇怪,只是你以前从来没有上过晚自习”她的言外之意就是从来没有做过的事却突然做了,额,这确实很奇怪。 我只好实话实说,“任老师强制要求的,所以只能上了”她轻声细语了句,“任老师?”我问道,“有什么问题吗?”“从上周一开始的吗?”我想了想,回道,“是的”郁晓伊目光突然直勾勾的盯着我看,“说起来,那天晚自习你只上了一节,就被任老师叫去搬东西了,然后也没有回来了”我心咯噔一跳,我算是知道她为什么又突然问这个问题,原来是怀疑那个女生是任沐雨,而且好巧不巧的,还真被她猜到了。 我只能装着听不懂,随意道,“帮她送完东西我自然就回家了啊”郁晓伊也像是随口说道,“你第二天请假没来学校,你应该不知道,那天任老师脸色可是很不好看”我干笑道,“她脸色不一直不好看吗?”郁晓伊面露疑惑,“或许吧,只是等你周三来学校的时候,她就把火撒到你头上了,所以你是从那天开始就得罪她了吗?”“可能是她还因为上次打架的事发火吧”郁晓伊笑道,“可你中午才说过,她并不是因为打架的事得罪的”我说那时候她为什么看我的眼神突然变了,所以她是从那时候开始有所怀疑的吗?“这谁清楚,她喜怒无常的,指不定我哪里又不小心得罪她了”郁晓伊突然凑近几分,“是那天晚上得罪的她吗?”“什么晚上?”我心怦怦乱跳,我没想到还真让郁晓伊给才猜到了,现在的我也就只能装样子,打死不承认。 郁晓伊紧盯着我,“那天晚上,你是和任老师在一起的吧?”我露出一副震惊的表情,“你想多了吧?”郁晓伊并没有理会我,而是自顾道,“我还记得上周五任老师请假了,而且你也没有来,挺巧合的”我装着镇定道,“她没来,我自然就逃了啊”她点头,“嗯,上周三放学你那时候是说要去找任老师的吧”我干笑道,“我去找她不是为了防止何琛他们找我麻烦吗”“可你从头到尾都没有在意过他们,你不会因为这个理由去找她”“好吧,其实是因为那次被何琛他们找麻烦,任老师知道后主动让我放学去找她的,然后那晚放学你把我拉走,放了她鸽子,所以她现在才生气故意针对的”这话半真半假,而且也的确发生过,虽然转移了最重要的一点,不过这确实也是今天任沐雨生气的原因之一。 只是郁晓伊并不为所动,“那是上周四的事情了吧,上周三的时候呢?你也得罪她了?”“说不定开始是因为打架的事,后来是因为我放她鸽子的事”“是这样吗?”我心底摸了把冷汗,“那还能是哪样,我又不可能跟她在一起待一晚”郁晓伊点点头,然后收回视线,良久才再次开口,“抱歉”“啊?”我愣了愣。 “看来那天我给你造成的不止一个麻烦”“所以,抱歉”……事情好像是煳弄过去了,不过郁晓伊却是没在找过我说话,我低头抄着题目,忍不住偷偷斜眸看她一眼,她端坐在桌前,微抬着头,黑框下的眼眸紧盯着上方的黑板,即便刘海和镜框遮住了她的颜貌,但那张精致的侧颜看上去仍旧散发着令人心跳的娇艳,粉唇薄而润,只是却没有任何表情的弧度,彷佛永远都是那死气沉沉,没有生气的样子,就连那异常嫩白的肌肤也充满着病态的气息,然而却并没有毁掉她容貌的美感,反而还平添几分柔弱之感,让人由心升起一股怜惜之感。 其实从一开始,我对她的第一印象似乎就只是个普通,患病,还经常被人欺负的女同桌,只是在那次无意间偶遇之后,我发现这个打扮普通的女同桌,竟然是个纯净娇俏的漂亮女生,然而那时候,除了第一印象被震惊到了,我和她仍就没有什么交集,只是个普通甚至连普通都算不上的同桌。 只是经过最近这一系列事情,我却发现这个沉默寡言,每日恬然安静的女同桌,和她对我这么久的印象完全不同,她会笑,梨涡浅显的样子真的很漂亮,清纯里夹杂着一丝娇媚,故意……或许算是勾引般的接近我,不过目的却是在担心因为自己的事连累到我,她好像很在乎因为自己的事,连累到帮到过她的人,或许缺爱的人都会有这种感受,会记住别人的小恩小惠,会害怕因为自己给对方带来麻烦。 而郁晓伊,也许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有些沉默,视线也从她那张平静的侧脸挪开,从上回以及现在的事来看,她似乎,真的很在乎自己会不会给别人带来麻烦……只是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宽慰的话,说任沐雨生气跟她把我拉走的事情无关,那接下来又该怎么解释自己最近跟任沐雨之间的异常行为,她刚刚那样子,明摆着就是有在怀疑了,这要是让任沐雨知道自己跟她的事已经被第三者发现,那还得了。 有些头疼,也就干脆不去想了,抄了两节课,那个题目也已经抄的差不多,等下就还得去一趟任沐雨的办公室,想起那不可理喻的女人,我心里就还有着气,感觉以她的性格,刚刚自己跟她说了那种话,指不定等会还得看她一阵脸色。 只是已经抄完了,也总得给她送过去,横竖都是一个死字,下课铃响,我便起身往办公室走去。 来到办公室,却是没有见到任沐雨的人影,问了问附近的老师,得知她开完会就去了教务处的办公室,也就只好下楼往那里走去。 来到教务处办公室门口,房门是关上的,出于礼貌,我还是敲了敲,很快里面就传来任沐雨严肃的声音,“进”我推门而入,任沐雨坐在办公桌后,电脑挡着,看不见人,我故意板着脸,拿着抄完的作业本走了上去,此时的她低头处理着文件,听到脚步声接近才抬起头,本来就冷冰冰的小脸,看到我之后,更是眉头皱起,杏眸微瞪,似乎刚想开口训我两句。 只是我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把抄完的作业本随手扔在她的办公桌上,冷淡的留下一句转身就走,“抄完了”任沐雨红润的嫩唇轻张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我转身要走,顿时俏脸一气,怒道,“你给我站住!”我回身看向她,“还有什么事吗,任老师?”任沐雨瞪眼道,“你刚刚什么态度!”我皱眉道,“我态度怎么了?”任沐雨纤手指着那被我扔在桌上的作业本,怒道,“你什么意思?”我板着张脸,装作不懂的样子,“我这不是抄好了就给你拿过来了吗,能有什么意思?”“你!”任沐雨漂亮的杏眸狠狠的瞪着我,呼呼的喘着气,平坦到没有什么弧度的胸口起伏着,“谁让你直接扔上来的!”“哦”我走上前,在她气呼呼的视线下,拿起作业本,轻手轻脚的放在桌上,然后转身就走。 任沐雨被我这举动彻底惹恼了,俏脸满是羞怒,愤然的拍桌而起,“白宇,你给我站住!”我皱眉道,“你还要干什么?”任沐雨怒目而视,“我还要问你想干什么呢!”我反问道,“我干什么了?”“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尊重师长!”“我所有事都按照你的指示做了,哪里就不尊重你了?”任沐雨气的银牙紧咬,死死的瞪着我,“你信不信你在这种态度,我明天就给你一个处分!”我无所谓道,“您随意”说完我转身径直就往门口走去,至于她说处分,我也知道她说的气话,懒得在意,但这两天的日子估计不会好过,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而且很好笑的事,她对自己的态度可以爱答不理,一副不耐烦不情愿的样子,换成自己态度稍微恶劣点就不行,呵呵,什么道理?我臭着张脸往门口走,只是身后很快就传来踏踏踏的鞋子用力踩地板的脚步声,紧接着身边一阵香风吹过,任沐雨的倩影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啪”的一声就把房门给带上了,然后回身,用那双凶狠的杏眸死死的瞪着我。 “你到底什么意思!”我皱眉道,“我什么意思?我还没问你是什么意思!”任沐雨怒视着我道,“我怎么了!”我伸手指着房门,“你挡着我路了,我还得回去上课!”任沐雨背着手抵住身后的门,杏眸圆瞪,“你不好好给我端正好态度,哪里都别想去!”我气笑了,“我端正态度?怎么就你对人的态度可以这样,我不行?”任沐雨不服气的瞪着我“我态度怎么了!”我也不甘示弱的回瞪道,“你中午什么态度你自己不清楚?”任沐雨不说话了,也没继续瞪着我,气恼般的偏过头看向一边,然而脸色看上去依旧不好看,显然一副没意识到自己什么态度的样子。 我心里也有股气,根本一刻都不想继续待在这,只是她挡在门口,我又不可能推开她,见她冷着脸不说话了,我也板起脸偏头不看她,气氛就这么僵持了下来。 离得不算远,互相那含怒的呼吸声却是都能听见,不过此刻都像个赌气的小孩一样,谁也不说话,彷佛谁先开口谁就输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一直到上课铃响,都还僵持着没人说话,只是,铃响过去没多久,却是有人开口打破了办公室着凝固的气氛。 “不是!”这是任沐雨的声音,不过她仍就冷着张脸,偏着头没看我。 她突然开口说的话让我愣了下,回过头看向了面前这张冷冰冰的俏脸,一时没弄懂什么意思,“啊?”“啊什么啊!”任沐雨转头继续怒瞪着我,俏脸上还带上了一丝不服气,“我说中午开的会不是他组织的!”我愣了愣,然后瞬间反应过来,看着面前跟我怒目而视的任沐雨,她这句话的意思……中午问她的时候可是不耐烦,爱理不睬的,而现在我们之所以吵起来也都是源于此,所以她现在主动回答是什么意思,或许不言而喻。 她这是跟我服软了?我干涩的喉结微微滚动了下,看着面前这张冷冰冰的脸蛋,不知为何,刚刚心底的那股火气,此刻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任沐雨粉唇不易察觉的微微瘪着,看上去有些小委屈,只是杏眸却还狠狠的瞪着我,“你看什么看!”我立马挪开视线,一下子没了脾气,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咳……我,那个,任老师,我刚刚,那个确实是我态度不太好”任沐雨气呼呼的声音立马传来,“你现在知不知道怎么端正态度!”我赶忙开口道歉,“知道了知道了,我以后肯定端正好态度”“知不知道怎么尊重师长!”“知道知道,我以后一定尊重师长,刚刚是我的错,我向您道歉,对不起”我俩很默契的谁也没有提刚刚她主动服软的事,现在看上去倒是像她在教训我,我在乖乖的挨着,不知为何,感觉有种自欺欺人的意味。 任沐雨深呼一口气,踏踏踏的脚步声再次响起,从我身旁走过,又坐回办公椅上,然后才传来她那好像很不耐烦的声音,“回教室上课!”“啊好,那任老师,我回教室了啊”我偷偷看了眼电脑后面的那道倩影,然后就准备开门出去。 只是就在我开门要走的时候,任沐雨的声音又一次传了过来,“等一下”我扶着门困惑回头,“还有什么事吗?”任沐雨那张漂亮的脸蛋从电脑后面探出了一些,冷冰冰的脸颊上莫名掠过一抹红晕,漂亮的杏眸也飘忽着没直视我,“明天晚自习下课来找我”“啊?”我错愕了下,然后脸上掩饰不住的狂喜,中午我说不要了那都是一时气话,要说不后悔那都是假的,没想到现在竟然又有机会了,说不开心那更是骗鬼的,赶忙点头答应,“好的好的”任沐雨好看的眉头蹙起,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我告诉你,我只是补偿你那天为了照顾我,少上了两节晚自习才答应给你补课的”她好像不知道,她这话说的反而有点欲盖弥彰的意味。 “我知道我知道”任沐雨好看的眉头蹙的更深了,“你笑什么?”“啊?我有笑吗?任老师你是不是看错了”…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暖暖 免费 日本 在线观看1】欲恋 (6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