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少妇乳大丰满】欲恋 (66-67)

欲恋

. 欲恋 作者: 爱夜夜夜夜 ————————- 第六十六章 •气恼 得寸进尺是与生俱来的本性,从开始只是意淫,到成功摸过几次她的腿后,一直到现在摸起来已经没有以前的那种紧张压力感,甚至还升起一种,反正是她先惹到自己,自己就只是摸摸她的腿,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要脸想法。 当然,做出这种行为的后果是极为惨烈的,任沐雨羞愤的用高跟在我脚上踩碾着,这种直接作用在脚趾上的力简直不要太疼,好在随着我贼手狠狠捏了把她大腿紧实的腿肉后,她那股力随即就被瓦解,酥麻的感觉席卷她的全身,让她大腿直接就软软的无力再踩我脚了。 只是在陌生的出租车上,竟然还被自己学生占便宜,加上本就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在这一次彻底爆发,她想要抬腿踢我,只是狭小的后座根本就没有空间能让她动用那双修长的美腿,羞恼到极点的她只能伸出仅有的左手往我肩膀锤来,只是在快要打到我的时候,就被我快速的用一直抓着她右手的手掌擒下,手大的好处就在于此,她那两只纤纤柔柔的小手直接就被我一手完全抓住,压在我的大腿上。 任沐雨美眸瞪大,拼命的挣了下发现没能挣开之后,俏脸顿时涨的通红,特别是见我脸上还带着得意的神色后,心里委屈羞愤的情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本来带着上翘弧度的唇角似乎是有些微瘪,嫩唇紧紧的抿在一起,狠狠瞪着我的美眸也在下一刻被水雾填满,彷佛随时都可能委屈的哭出声来。 她这突然变化打的我措手不及,本来还带着笑意的嘴角立马收敛,刚凑上去想低声安慰道歉几句,结果就见着被我箍着手的任沐雨猛的前倾往我身上扑来。 我下意识的往后躲了下,只是她扑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丝毫预兆,加上速度太快,让我刚躲开的的时候就已经被她扑在身上,她满脸羞怒,樱唇张开,露出里面皓白贝齿,直接就朝我脸上咬了过来,我眼睛瞪大,见着恼羞成怒的任沐雨不管不顾的,用她唯一还能攻击的牙齿咬来,没有任何躲闪的机会,脸上就被两片柔软的触感碰到,内里温热湿滑的液体顷刻把脸部肌肤粘湿,只是这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还没持续一刻,脸颊的软肉就被两排牙齿给狠狠的咬住了。 我被咬的生疼,上次被她咬肩膀可是疼了几天,这回被咬脸,这种疼痛比之上回可是根本不相多让,我忍着脸上的巨疼,斜眼看着那完全贴在我脸上的俏脸,以及还在羞愤瞪着我的美眸。 赶忙松开她的手,两手捧住她脸颊两侧,低头讨饶道,“嘶,别,别咬……”只是我越这样,她反而还咬得更用力了,彷佛是找到了发泄火气的突破口,我咬牙忍着疼,感受着被她咬着的脸颊都开始有晶莹的唾液往外流,特别是两片柔唇贴在脸上的美妙触感,一时都不知道这算疼还是算一种享受了。 “诶,小兄弟,我说的有道理吧?”恰在这时,前面一直在滔滔不绝的司机大叔见我没在跟他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回话,在等红灯的间隙,突然就扭头往后座看了眼,正好就看见了我捧着任沐雨的脸,她牙咬在我脸上的场景,只是本来天就黑了,车里可视度并不高,加上我手臂挡住了一些视线,此刻就像是我捧着任沐雨的脸准备接吻一般。 司机大叔见这一幕立马就扭过头去,哈哈的打着圆场,“哈哈,小两口这么快就和好了啊,我就说嘛,床头吵架床尾和,就没……”司机大叔又开始进入话唠模式,而突然被人发现打断,任沐雨总算是发现自己现在的行为多么不雅,美眸一羞,双手猛的推我一把,自己赶忙起身,收回咬在我脸上的牙齿,一根晶莹的丝线连接在她的唇瓣和我的脸之间,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也不知黏在了谁的上面。 “呵呵,是的”我看着身旁在那擦嘴的任沐雨,尴尬的回了司机大叔一句。 “哎,羡慕你们年轻人啊,不像我……”车内一直响着司机大叔的话,而后座的气氛就显得有些怪异,任沐雨把嘴上残留的口水擦干净就偏着脸蛋,没往我这看一眼。 我抹掉脸上留下的黏湿口水,感受上面的两排牙印,现在隔了会时间,疼倒是不怎么疼了,但脸上的牙印却是让我不由得生出种,那柔软的娇唇触感还停留在我脸上的错觉,突然就有点心猿意马,视线忍不住偷偷看了眼似乎在那生闷气的任沐雨,感觉不管怎么样,都得自己道个歉,只是在车上,司机大叔在前面叽叽喳喳的说着话,我压根没机会能偷偷跟她道歉,想了想,拿出手机找到她的聊天框,一句对不起就发送了过去。 微微凑了过去些距离,伸手轻轻在她手臂上戳了戳,在我手指碰到她手臂的那一刻,她身体有小幅度的微颤,只是并末转头理我。 我又试着戳了下,见她仍不扭头,第三次戳的力度稍稍大了些,这下她总算是回过头来了,一双眸子羞愤的瞪着我,只是让我意外的,她脸很红,特别是现在还强硬板着脸,却爬满红霞的情况下,这种强烈的反差感让我目光都看得呆滞,心底莫名生出某种异样的冲动。 而任沐雨,在开始板着脸回头瞪我之后,见我目光一眨不眨的盯着她脸看,脸色瞬间转变成羞恼,气不过得又在我脚上狠狠踩了下,只是在踩完后似乎又意识到了什么,赶忙缩回自己的腿,羞红着一张俏脸恼怒的扭回头。 直到脚上再次一疼我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要干正事的,只是这时候任沐雨已经羞恼的回过头去了,我有些无奈,只能小心翼翼的又碰了碰她的手臂。 这回任沐雨直接就扭过头来,俏脸晕红,咬牙瞪着我,颇有一种恼羞成怒,要跟我不死不休的样子。 我知道现在不是欣赏美女老师的羞赧模样,赶忙指了指手上的手机示意她看自己手机,任沐雨自然知道什么意思,但也只瞪我一眼,根本不理我这茬,继续扭头望着窗外。 等了好一会,她都没有拿出手机看,我有些无奈,刚想继续骚扰她,就见一直在那没有动作的任沐雨才像是不情不愿的,缓缓伸手拿出自己的手机,只是点亮手机后撇了眼屏幕上的消息就重新关火,什么表示也没有。 我脸色一僵,只能继续发消息过去。 “我错了”任沐雨拿在手上的手机震动了下,屏幕自动亮起,然而她还仍是撇了眼就立马关火。 “真的错了”“我下次不敢了”“别生气了好不好?”“要不你再踩我一脚出出气?”我往她的方向伸出了脚,准备牺牲一下身体换取她的原谅了,虽然我感觉明明是自己被狠狠咬了口,为什么生气要哄的反而是她,表示非常的郁闷。 只是,这依然没有任何用处,任沐雨还是不理我,甚至连条消息也不回,斜撇了我伸来的脚一眼,就又挪开。 我这下算是知道好话是不可能说的动她,只能故意打出一行字发了过去,“喂,我说你讲不讲道理?明明是你咬的我,我主动跟你道歉你还不理人?”对面的手机在震动了下后随即亮起,任沐雨撇了眼刚想再次关火,就见到我发过去的那行字,仔细盯着看了几秒,顿时俏脸含怒的转头瞪了过来。 我适时的板着脸偏开头,学着她刚刚那样不理人。 任沐雨含怒的表情微微愣住,然后更气了,只是我偏头不理她,她也无法发泄火气,只能拿起手机,输入一段话发了过来。 我手机屏幕一闪,只是我看也没看她发的什么,就学着她直接关火。 任沐雨见我如此,恼怒之色更甚,直接用膝盖在我腿上撞了下。 我还是不理她,还故意往外挪了点位置,任沐雨见状,气急败坏的就往我腿上撞,我回头警告的瞪了一眼她的大腿,见她慌忙的缩腿,突然有些想笑,但以防她又恼羞成怒,我还是忍住了。 学着她的模样,不情不愿的打开手机,屏幕上的一行字就印入眼帘,“谁让你要摸我腿的,你个混蛋!!!”我挑了挑眉,直接就输了一行字进去,“那谁让你要踩我脚的?”旁边的任沐雨看到信息,咬牙瞪我一眼,低头就又发了条信息过来,“是你先胡说八道的!”“我胡说八道什么了?”“你自己心里清楚!”“我不清楚”任沐雨看着手机屏幕,深呼着气彷佛在平复羞恼的心情,“你为什么要跟那司机说我们是那种关系!”我倍感冤枉,“喂,说我们是师生更奇怪吧?”任沐雨被屏幕上出现的这句话堵住了,顿时说不出反驳的话来,只能关掉手机,扭开头生起闷气。 我看她这模样,也不知道是准备一个人生多久的气,只能试探性的又发了条信息过去,“那我去跟司机大叔解释我们不是情侣?”信息发出,对面的屏幕一亮,我很确信任沐雨是低头看了眼的,只是在看到信息之后,她就以极快的速度关火了屏幕,装出一副没有看到的样子,继续……继续偏着头生闷气。 一直到下了车都是这幅模样,面前就是第二人民医院的大门口,我见她仍旧板着脸不动,只好站在她面前,无奈道,“还在生气呢?”她站在原地瞪着我不说话。 “走了”我知道跟她说废话是没什么用的,直接就又抓住她的手掌把她拉进了医院,她开始还不愤的跟我挣扎了下,只是踉踉跄跄的被我拉着走了一段路,加上周围黑漆漆的也没什么人,总算是老实的由我拉着跟在边上。 今天不是节假日,现在也已经是晚上了,所以医院排队挂号的人没多少,零零散散有几个人在大厅走来走去,但也没人会没事注意偌大的医院突然又走进的一对男女。 我在医院大厅环顾了下,对着身边的任沐雨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帮你挂号”“我自己去”“你有钱吗?”这一句话就把她给问住,然后她又站在原地不动了。 等挂完号检查完都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我和任沐雨站在路边等车,随口道,“结果得等几天,等检查结果出了我帮你来取”任沐雨抿了抿唇,俏脸微微偏向一边,像是不情不愿的说道,“谢谢”她这种口是心非的表情我早就摸清楚了,只是见她这样,还是忍不住调笑了句,“就谢谢吗?”任沐雨俏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道,“钱等,等下个月发工资我会还你的”“要不这样吧任老师,你给我补一个星期课,咳,这次检查的就算你给我补课的费用?”我极为心虚的说出了这段话,毕竟补课是假,有点坏心思是真。 任沐雨似乎是误会我认为她还不起钱,羞赧道,“我会还你钱的!”“你帮我补课,就当我提前付给你的补课费不也一样的吗?”任沐雨偏开头,小声道,“我不想占你便宜”可我想占你的……我心里这么yy着,总感觉自己是真的好色,只是我真的抵挡不住任沐雨这种漂亮女老师由内而外散发出的魅力,而且接触的越深,我越发觉,外表冷冰冰的女老师,其实跟馨姨一样的好欺负……最终任沐雨还是答应用补课一星期,来抵扣这次检查的药费,或许这也跟她实在是穷的叮当响有关。 没多久便等来了出租车,再次坐在了出租车上,任沐雨看向我道,“你家在哪?你先回家吧”她这话让我心里微微有些怪异,刚刚来医院时,她不是还说了去我家住的合府小区吗?虽然满脑子不解,但别人司机一直在前面等着,也没什么思考的时间,“先送你回家,我不着急”任沐雨想了想也没在推辞,对前面的司机道,“师傅,去合府小区”我,“??”或许还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当我跟任沐雨一起站在小区门口的时候,忍不住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我满脸诧异,“任老师,你家真住这里啊?”“嗯”任沐雨的表情也没好到哪去,显然她对我们竟然是住一个小区的事实给冲击到了。 “这,这也太巧了吧”“我回去了”任沐雨没在跟我多说,抬步就走进了我们现所在的小区北门。 虽然我还在为我跟任沐雨竟然是同一个小区,却住了六年多都没有碰见过感到不敢置信,但现在见她要走,我还是装作心不在焉的跟在后面,随意问道,“任老师,你家住哪的?”“18栋”任沐雨头也不回的回道。 听到她这话,我算是终于弄通一点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原因了,因为小区的18栋在最北边偏下的地方,而我家却是在最南边偏上的地方,几乎是隔了整个小区的距离,而且我家住在南边,所以每次我出门自然走的都是南门,相比而言,任沐雨自然也是一样。 我压着心底狂涌的欣喜之情,继续问道,“哪层啊?”任沐雨瞪我一眼,并没回答我的话,“你还跟着我干嘛!”我干笑道,“那个,我送你回家”任沐雨板着脸拒绝道,“不用”“咳,那好吧”我见状只好点头,但还是不死心的又问了句,“那个,你家在哪层啊?”任沐雨蹙了蹙眉,一副不耐烦的表情,仍旧没理我,只是在走出没两步,“603”……本来是还想厚着脸送她回家的,只是在被她再次瞪眼拒绝后,只好就在路口分道,不过已经知道了她家地址,也算是达到了目的。 等到家的时候,习惯性的看了眼车库,白车已经停放在里,那也就说明妈妈到家了。 摸了摸口袋里的那盒假药,不得不说今天太过于幸运了,本来还因为那晚没有买到而失望了好一阵,但怎么也没想到上回任沐雨竟然买的是这种假药。 妈妈知道了肯定会高兴吧,我有些迫不及待想把这个事情分享给她,毕竟自己也算是为她分担掉一些工作上的压力。 她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下班的,不过今晚她没有继续在书房忙工作,而是静静的坐在二楼客厅的软沙发上,身前的矮桌上放着一些文件资料,但现在她并没有拿起来看,纤手端着咖啡杯,淡漠的眼眸静静的望着落地窗外的夜空,像是在发呆,也似在沉思。 应该是回来有些时间了,她已经换下了那身万年不变的西服西裤,穿着那居家的黑色吊带裙,乌黑秀发洗浴过,柔顺披散,撩着脸颊,搭在肩头。 我并不知道妈妈是朴素还是对自己的衣着没有任何讲究,总之我从没见她穿过什么性感或者是美艳的衣裙,每次都是那不变的打扮,这也是为什么上次她突然穿上礼服我会看到呆愣。 她坐在沙发上是背对着我的,只是我靠近的脚步声兴许是被她听见了,她薄唇抿杯的动作微微顿住,偏头顺着我的方向望了过来。 清清冷冷的脸颊并没什么表情,见到我之后也没开口打招呼,只是在我走近之后,她目光似乎在我脸上某处望了眼,然后黛眉微微一蹙,望着我的视线似乎有些变化,还没等我开口说什么,就重新扭回头,继续抿着杯沿喝了口咖啡,拿起桌上的文件看了起来。 我脸上的兴奋之色微微有些僵住,虽然妈妈一直表现得很清冷,而且没对我表现的多亲近,但也从来没有这么冷淡的无视我,而且她刚刚的那个眼神还让我有些许熟悉,上次骗她,然后被她闻出任沐雨身上的香味,她就是这种表情。 可这次我也没骗她的,她怎么就……突然我愣了下,意识到了一件事情,视线看向了的钟表,上面的时间不知在何时已经滑到10点30多了,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去趟医院一下子就过了快三个小时,也难怪妈妈会不高兴,哪有补课要花这么久时间的。 好在今天的事我问心无愧,赶忙解释道,“那个……”本来我是想称呼一句妈妈的,可还是如前两次一样,这个称呼我不知为什么已经叫不出口,只能略过,“马上就要考试了,所以晚上我就麻烦老师多补了会,回来有点晚了”“嗯”一道极为如常的轻嗯响起,根本听不出声音的主人是什么情绪。 “你还不休息吗?”“嗯”声音的平淡还是感觉不出什么。 见状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把补课的事说一下,“我基础还不怎么稳,所以这几天我都找了老师晚上帮我补课”妈妈手上的动作一顿,很快就恢复正常,不过这次她又抬起了头,静静的看着我,并末说话。 “就补几天,而且不会这么晚回来的”妈妈目光盯着我,“你今晚在跟你老师补课?”她这眼神让我没来由的心虚,“是,是啊”妈妈莫名的重复问道,“你今晚在跟你老师补课?”“是在跟老师补课啊”妈妈最后平静的看我一眼,然后就低下头,不在言语。 这弄得我很是怪异,自己今晚虽然是跟任沐雨去了趟医院,但那只是意外,自己今晚也没干什么坏事,妈妈从开始到现在的这种态度,这,这是怎么回事啊…….理解不了,我也只能继续道,“今晚只是多补了会课,所以才回来晚的”只是妈妈自此后便头也没抬,良久才有声音传出,“上次的药膏还剩点,自己涂下伤口”“哈?”我微愣,没懂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又没受伤,涂什么药膏,只是还没等我疑惑开口,就突然意识到了一点,手下意识摸向了自己左脸,那里现在已经不疼了,但手指还是感受到了几个明显凹下去的牙印,我表情一下子萎了下来,现在我也总算明白她今晚为什么是这种态度了。 “这个,我,我……”我一时支吾着说不出话来,因为我也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难道还能实话说这是自己班主任,恼羞成怒时扑上来咬的自己吗?而且我还发现,自己单独跟任沐雨相处三次,每一次都被妈妈抓到了现行,都说事不过三,那自己这次……我紧张的琢磨措辞,“我,我今晚是在补课,脸上的伤是,是跟我一起补课的那个女生咬的”妈妈低着头,似是并末听到我的话般,没有做出任何的回应,继续翻动着手中资料,但这样子明显就是不相信我的话。 事到如今,我也根本不可能还能用自己没谈女朋友,没早恋来含煳她,感觉自己跟她说自己早恋了,也比让她认为我一直在骗她好。 “我是在跟那个女生早恋,只是你不准我早恋,所以我才瞒着你的,不过补课也是真的,我没有骗你”说完之后咬咬牙,一屁股坐在了她身边,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样子,只是目光却丝毫不敢往她那边看。 然而直到我坐下到现在,身旁都没有什么反应,一直到我都有些忍不住想回头的时候,身旁的沙发突然一轻,妈妈从沙发上起了身,很快离去的脚步就在耳边响起。 我心下一凉,妈妈看来是真的生气了,理都不理就算了,见我坐她旁边还直接就走开。 暗叹口气,刚准备起身回房,就听到本来离去的脚步声在某处停顿了下,然后又径直走了回来,我视线偷偷撇了过去,见一袭黑色吊带裙的妈妈,确实是又走了回来,脸上表情永远都不起波澜,以至于我根本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生气,等到她重新坐在沙发上,我也赶忙收回了视线,感觉这下应该是准备教育我了。 然而又等了片刻,身旁依旧没有任何声音传来,就在我忍不住扭头看去的时候,左脸突然被一种冰凉凉的触感轻点了下,紧接着就是软嫩的肌肤感贴在我的脸上,但随着我的转头,那触感带着冰凉感也随之在我脸上划出了一道线,一直蔓延到了唇角附近。 我扭头的动作在一半赶忙顿住,这时我才发现,妈妈手上拿着药膏,另一只手则已经涂上了冰凉的膏药,在我左脸的牙印上涂抹着。 我目光有些呆愣的看着妈妈,她表情淡然的与我对视了眼,而那只因为我扭头意外划到我嘴角的手指也收了回来,重新抹了点药膏,视线才投向我脸上的牙印,再次用手指缓缓的涂抹均匀。 黑亮细长的睫毛微微盖着眸,似乎刚洗浴没过多久,上面还有细不可察的水珠,她表情始终是那般默然,而那摄人心魂的脸蛋上,精致到无可挑剔的五官,更是将她身上淡雅清冷的气质展露无疑,那散发着水润的娇嫩肌肤似乎也在诠释着什么是造物主的偏宠,没有任何瑕疵,剩下的也只有那言语无法诠释的完美。 我心跳早就不知在何时砰砰乱跳,在脑海种下的种子似乎也开始萌芽,我不知道这算怎么回事,或许也是因为好色,让我根本无法抵御,这种来自自己亲生母亲所散发出的诱惑,即便我知道这是不对的……妈妈将我脸上的牙印涂好药膏,就收回了手,将药膏放在桌上,视线没有多在我脸上停留一瞬,也没有在意我盯着她看的目光。 我拼命的压下心里那些罪恶的念头,“您,您是在生气我骗你吧”妈妈停下了手上的动作,再次转头看向我,“我说过你现在才高二”“我……”我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见她明显有些变化的脸色,我赶忙开口保证道,“那,那我不早恋了”妈妈神色似乎有些许变化,但她很快就移开了视线,淡淡嗯道,“嗯”我见她这样,试探性的问道,“您,不生气了吧?”然而她只是低着头翻看着资料并不说话。 我看了看她,拿出了身上带着的那盒假药,放在桌上推到她的面前,“您看看这个”妈妈微微抬眸,视线看了过去,很明显是看到了药盒上康品两个大字,使得她目光微凝,我目光紧盯着她看,心里十分期待能看见她脸上露出震惊,惊喜的神色,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除了开始皱眉紧盯了眼后,那张淡然的脸上就没露出任何多余的表情,彷若那张清冷的表情已经印在她脸上,根本无法令其发生丝毫变化。 她视线从药盒上挪开,抬头看向我,微皱眉头,“哪来的?”见她看到这个足以打垮南康,能在江海彻底站稳药物市场的证据出现在面前都不为所动的样子,我表情忍不住的失落,“这个就是今晚我在老师家里补课是看到的,好像跟你昨晚说的假药是一个名字,所以我就向老师要回来了”妈妈看着我道,“你这些天都在担心这个?”我压下了心中的失落,“我……我也想给你分担点压力,这次只是碰巧”妈妈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低头收拾起了桌上的文件,“嗯”“这个,对你还有用处吗?”“有”妈妈捧着文件站起身,“把这件事忙完,以后就不会这么忙了”见妈妈说完就捧着文件回了房,留着我一人闷闷的坐在原地,那盒假药她也还放在桌上并没有拿走,不是说有用吗,这么管都不管直接就自己回房。 不知为何,突然就有一种,自己挂念很久,以为对别人很重要的东西,其实在别人眼里一文不值的感觉。 然而这种感觉才在心里出现一瞬,就见着妈妈重新从房里走了出来,只是这短短的时间,她又换上了那身西服西裤,就连披散的发丝都被简单的束了起来。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你去哪?”妈妈走到跟前,拿起了那盒假药,“公司”我起身,“你现在还去公司干什么?”“因为这件事情很重要”妈妈回了一句,语气还是那么淡淡的,跟她话里的重要彷佛根本搭不了边。 只是这下我突然就为自己刚刚的无病呻吟感到脸红,妈妈只是对什么事都不会表露在脸上,自己却是在那多想。 “额,那你早点回来”“嗯”妈妈应了声,走出两步突然又顿住,看向我问道,“你们班主任电话多少?”“啊?”对于她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我微有些错愕,不过还是给她报了任沐雨的电话号码。 妈妈只是记下电话号码,也没有打过去,默默的关掉手机,“这件事我会谢谢她的”“啊,哦”我说妈妈为什么突然要班主任的电话,然而这个念头都才升起的时候,妈妈的声音再次传出,“以后补课不用麻烦她了,我有时间来帮你补”……第二天。 因为妈妈昨晚的最后那句话,我兴奋的一夜都没睡好,虽然我也不知道就补课我那么兴奋干什么。 不过昨晚才跟任沐雨说好让她帮忙补课的,这下临时被妈妈给拒掉,也还得去跟她解释一下。 而任沐雨似乎也找我有事,下课就态度不善的把我叫去了教务处的办公室。 刚进去她脸色不知道为何有些不好看,直接就开门见山的说道,“你妈妈昨晚给我打电话了”“她说了什么?”我好奇问了句,视线也不老实的在她今天的穿着上瞅了眼,淡粉色的衬衫搭配黑色的A字裙,衬衣领口还有个花结装饰,只可惜今天她没有穿黑丝,不过裙摆下方露出的小腿肌肤上,似乎复着一层薄薄的肉色丝袜,在我这个角度看不太清,感觉又什么都没穿。 “她问我你昨晚是不是在我这里补课”任沐雨说这话的时候脸色有些不自然。 我脸上带着些笑意,“我昨晚不就在你那补课的吗?”任沐雨杏眸一瞪,“你少给我嬉皮笑脸的!”她这态度让我莫名其妙的,昨晚都还好好的,怎么隔一晚就又这样了,该不会还准备报复昨晚的事吧?“我又怎么了?”任沐雨瞪着我,那眼神跟昨晚要跟我同归于尽的都差不多了,“你到底跟郁晓伊什么关系!”她这话让我更莫名其妙了,“啊?我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吗?”“解释是吧,那你再给解释一遍听听!”我不解道,“我跟郁晓伊就是同桌关系啊,还有什么解释的”任沐雨呼呼的喘着气瞪我,见我还是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最后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恼的,视线狠狠的从我脸上移了开去,盯着面前的电脑屏幕不说话了。 我真是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知道,突然就又问我和郁晓伊的关系,而且现在看上去她自己还很生气,见她不说话,我只能自己问,“任老师,我到底又怎么了?”任沐雨一脸气愤重新瞪向我,拍桌训斥道,“你还怎么了?我告诉你白宇,你知不知道校规规定学生不能早恋,我看你……”她说出来的话让我一脸懵逼,赶忙打断道,“诶等等,等等,我什么时候早恋了?”任沐雨怒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跟郁晓伊早恋是吗!”“我跟郁晓伊早恋?”我闻言突然想起朱洪明他们还问过这些事,还说过班上谁不知道,该不会是有人背地造谣让她给听到了吧,我顿时大敢冤枉,“不是任老师,班上那些人乱造谣你也信啊”任沐雨听到这话似乎更气了,愤怒的一拍桌子,“造谣?你妈妈也在我面前造谣吗!”我闻言一怔,“我妈妈跟你说的?”任沐雨就这么狠狠的瞪着我不说话。 而我这时候早就满是郁闷,看着她迟疑道,“我妈妈不会是跟你说我早恋,然后你就认为我是在跟郁晓伊早恋是吧?”“难道不是吗?”我见她还是那副冷冰冰,气愤无比的样子,手指着自己的左脸,瞪着她没好气道,“昨晚你咬我脸,留下的牙印被她看见了,我就只好跟她说我在早恋,你这么说,我是不是在跟你早恋啊?”任沐雨脸上的怒色一僵,“是,是因为那个牙印?”“你说呢!”任沐雨呆了片刻,脸颊慢慢就浮上了一抹晕红,视线似不好意思般从瞪着我的状态下偏开,抿着嘴不说话了。 我自然对这种无缘无故挨一顿吼的极为不满,“任老师?”“干嘛!”任沐雨微红着脸瞪向我,不过语气早就没有先前的气势汹汹。 我板着脸一脸正色道,“你说你是不是该跟我道个歉”“你……”任沐雨愤愤的瞪我一眼,又不服气般的偏开脸,良久才有一道微不可闻的声音传来,“对不起……”我撇撇嘴,“听不见”任沐雨又气愤的回头瞪眼,见我装模作样的挪开视线,咬咬牙,“对不起行了吧!”“你是道歉还是吼人啊?”任沐雨咬牙切齿,但因为她知道自己理亏,没多久就软了下去,嘴唇微瘪,“那你想怎么样”她这突然变软的语气让我心里莫名涌出一些坏心思,干咳一声,“任老师你看啊,昨晚就是因为你咬我脸,才让我妈妈怀疑我早恋的吧”任沐雨闻言脸色有些不自然, 但还是偏开视线承认了,“是”“所以你要是不咬我就没有别的事吧?”任沐雨蹙眉道,“干嘛?”我目光盯在她白皙光滑的脸颊上,因为脸还带着些红晕的缘故,使得整张脸看上去都那么娇嫩水润,这让我心里有股莫名的躁动涌现,暗自吞咽口口水,厚着脸道,“你也让我咬一口,这事就算了”任沐雨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顿时恼羞成怒,啪的一下站起身,拿起一本书噼头盖脸的就往我身上砸,“你给我去死!”我伸手接住扔来的书,立马后退两步,见她只是在那呼呼的喘气瞪我,但也没有要继续扔东西的架势,我这才稍微放下了些心,故意嘟囔了句,“不让就不让,发什么火”“你!”任沐雨闻言气得又在桌上找东西要砸人。 我赶忙道,“哦,就你可以生气乱咬人,然后我被妈妈冤枉早恋就算了,现在明明是你的错被你训了一顿,现在还有理生气扔东西是吧?”见她被我这句话说的动作迟疑下来,我趁机又嘟囔了句,“作为一个人民教师一点理都不讲,啥事全都是我这个学生的错,就我活该被欺负咯”任沐雨咬牙瞪着我,“那你想怎么样!”我撇撇嘴,“我刚刚不是说了吗”“你!”任沐雨气恼的瞪着我,胸口上下起伏,最后又气不过般的偏开视线,良久不发一言。 我见她这反应,也知道自己这是有些异想天开了,虽然心里还是忍不住可惜,但也只能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那个,我回去上课了”“你给我过来!”只是脚步还没踏出一步,后面任沐雨恼怒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干嘛?”我听这语气,还真怕她又恼羞成怒的朝我扔东西。 任沐雨瞪眼重复道,“过来!”“啊……”我看着办公桌旁的任沐雨冷着脸,却布满绯红的模样,突然意识到了一点,心脏猛的砰砰直跳,脚步慢慢的往她身边挪去,等站在她跟前一米处的时候,才又试探性的问道,“干,干什么?”然而任沐雨只是侧着脸不看我,视线直勾勾的看着一个地方,而她原本就细嫩的脸颊,此刻更是因为红晕满颊而显得娇艳欲滴,即便她还维持着最后严厉冰冷的表情,但也因为越来越红的脸颊,而显出强烈的反差感,让人心跳加速,“任老师?”我又轻轻的叫了声,见她依旧不理人,我胆子稍微大了些,试探性的往前又挪了两步,等距离不足一拳之距的时候我才停下,这时候身周的空气里都已经尽是她娇躯散发的淡香,而我也能轻松的伸手将她纤腰搂入怀中。 …… 第六十七章 • 咬脸 红晕铺满脸颊,就连那双平日里严肃冰冷的眸子都变得漆黑璀璨,如那黑夜里闪亮的星辰般耀眼,却又含着些许迷蒙,似一层薄薄的水汽复在上面,看不真切,却又那么漂亮动人。【最新发布页:kanqita.COM 收藏不迷路!】 她脸红了。 她是在害羞吗。 虽然这些天的相处下来,我已经发现任沐雨很多时候根本就像外表那样高高在上,冰冷严厉,但我还是无法,或者说是,不太敢相信她会在我面前露出娇羞脸红的模样,即便现在她还在强撑着一副冷冰冰的神色,然而眼前这张红润似要滴血的脸蛋早就将这幅冰冷尽数掩盖,剩下的只有让我忍不住凑上去,在那娇红的面颊之上咬一口的冲动。 干涩的喉头微微滚动,我嘴唇缓缓的朝那诱人的脸颊贴去,然而或许是动作太慢,就在我嘴唇离她脸蛋不足一厘米,几乎就快要贴到的时候,上课铃声突兀的响起,打破了办公室此刻静谧中夹杂着暧昧的气氛,而任沐雨也像是恍然回神般,见几乎都要贴到她脸上的嘴唇,神色慌乱的往后躲了一下,然后装作无意的背过身,“上,上课了,你先去上课”我傻眼的愣在原地,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痛恨上课铃声,看着身前乌黑长发披散的后背,心里满是不甘心,“就一下,又不要多久”“说了上课了!”任沐雨似是羞恼的偏头斜瞪我一眼,看到我离她就一个身位的距离,却又很快挪开,“去,去上课”我知道如果胡搅蛮缠下去可能真有机会在她脸上亲上一口,但此刻我还是压了压躁动的心思,“那我下课再来?”“嗯”任沐雨挥挥手,坐回自己的座位,微微垂着脸蛋,紧紧盯着桌上的书页,看也不看我一眼。 最终还是带着不舍的心情退出了办公室,等回到教室,随口跟任课老师解释了句是被班主任叫去的,也就进了去。 明天就是考试,今天的内容自然就是复习重点,不过我心里的重点此刻全都跑到任沐雨身上去了,脑海里不断的重复那张白里透红,娇艳欲滴的娇嫩脸蛋,视线也都望着窗外发呆,以至于根本就没注意到身边郁晓伊不时会静静的看我一眼,然后微皱眉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宇哥,班主任又找你麻烦了?”“啊?”一直在YY中的我被这句话给突然惊醒,等我移过视线,就看见了前面朱洪明的一张肥脸不知何时转了过来,我收了收心思,“没有”周飞也偷偷转头过来,“我看你最近挺倒霉的,天天被她找麻烦”“是吗”我干笑两声,如果有可能,我还想多点这种麻烦。 “在办公室又挨了不少训吧?”“那不是,上回我就进教室迟到了一分钟,一个上午的下课时间都被她叫去办公室罚站”“我有次还被罚扫一天厕所呢!”“还有那个……”“呵呵”听着他二人在那不断的嘀咕任沐雨以前的事迹,可能是经过那晚在综合楼独处让我跟她的关系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以至于我都快忘记任沐雨以前凶的样子是怎么样的了,只能在旁边尴尬的笑着。 两人嘀咕老半天,差不多把任沐雨以前所有训他们的事都给说了遍,不过我一心都在等会下课去找任沐雨的事情上,脑子里也全都是刚刚她那娇红脸颊的模样,压根就没怎么听他俩到底在那说什么。 等熬到下课铃响,我就急匆匆的起身,往任沐雨的办公室快步走去,只是刚到一半的时候,就见到她那高挑的倩影正好往教学楼走来,我俩撞个正着,迎面碰上,她自然也看到了我。 只是不知为什么,她看到我之后,那张严厉脸蛋似乎有些微小的变化,偏了下视线,想装作没看到我一般,往我身边走过。 我见她这副无视我的样子,赶忙往旁一步挡在她前进的路线,“任老师,你去哪啊?”她出了办公室我还怎么亲……不是,我还怎么还被咬脸的那一口。 我挡在她面前,她这下也没法无视我,好看的杏眸瞪了过来,“上课”我疑惑道,“下节课又不是你的课,你上什么课?”“我还要备课”任沐雨收回瞪着我的视线,就往旁边绕了过去。 我赶忙跟上,“不是,你要备课在教务处的办公室备课不就好了”任沐雨看也不看我一眼,“不要”“任老师,你可是答应让我下课来你办公室的,怎么可以临时反悔”“那个也是办公室”“额你……”我一时无言,那个虽说也是办公室,但全都是老师,哪有机会做坏事。 见她一个劲的往前走,我很不愤的拦住了她,“任老师,你是不是想赖账?”任沐雨脸色有些不正常,但还是维持强硬的态度瞪着我,“我,我赖什么账!”“你开始可是答应得好好的,出尔反尔还有没有信誉了?”“我怎么没有信誉!”“那你干什么要走?”任沐雨板着脸偏了偏视线,“说了上课”我不说话了,就这么挡在她身前,幽幽的盯着她看。 一直把她看的不好意思的红了些脸颊,她才羞恼般的瞪向我,“你到底要干嘛!”我撇撇嘴,嘀咕道,“要干嘛你又不是不知道”任沐雨瞪了我许久,才像是终于受不了我的目光般,低声呢喃了句,“中午再来”说着就往旁边走了两步,似乎是想趁我不注意熘走。 我再一次拦住她,“你少来”“你……”任沐雨脚步顿住,表情又羞又恼,但她自知理亏,咬了咬牙,却是怎么也强势不起来。 俏脸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怎么的,又开始泛起点点红云,微躲了躲视线,“马上就上课了”我看着她的模样忍不住吞咽了口口水,“就现在,又不要多久时间”任沐雨抿了抿唇,有些不情愿的蹙眉道,“那回办公室”“不用,我们去那里”我等的就是她这句话,赶忙拉过她的手腕,不由分说的就往旁边的教学楼快步走去。 也许是太白天的缘故,这回任沐雨愣了下后很快就反应过来,慌乱的想甩开我的手,也赶忙环顾了眼四周,见周围少有学生路过,更没人注意我们这的时候,她才稍微松了口气,接下来就气恼的挣着手臂,“你,你干什么!”教学楼就在我们边上,在她挣扎的时候我就已经把她拉到了一楼走廊,学校这处教学楼是中空设计的,所以一楼这为数不多的教室都是放杂物的,而且靠我们这边角落的楼道也是封闭式的,二楼有道铁皮门常年关着,刚好隔绝楼上的人下来,加上这偏僻的角落楼道,也没人闲着没事会往这来。 “你放手,你个混蛋!”我不顾她的挣扎把她拉上了楼道拐角,为了安全起见,还拽着她手臂把她推到了里面的视角盲区,下面过路的人看不到,而上面有铁皮门挡住,更是看不见下方的楼道站着两人。 我目光灼热的盯着任沐雨的脸蛋一个劲的看,心跳似乎是因为兴奋而砰砰的乱跳,而任沐雨更是不好过,俏脸微微红着,在我没继续用力抓住她手腕的同时总算是挣脱开了,然后就开始气恼的瞪着我,高跟鞋尖狠狠的在我鞋上来了一脚,以来发泄刚刚我自作主张的无礼之举,薄唇微张,似乎还想羞恼的骂上我一句。 “任,任老师,你声音小点,会被上面的人听见的”我伸手示意了下上方隔绝视线的铁皮门,丝毫没有在意脚上的疼痛,喉结微微滚动,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经过我的提醒,任沐雨才醒觉,刚想训斥的话赶忙压了回去,这里的铁皮门虽然是能挡住视线,但可不能隔绝声音,在我们这里,还是能清晰的听见上方学生的嬉闹谈笑声,若是没有那层薄薄的铁皮挡在上面,我跟她几乎就是暴露在所有学生面前,或许也是因为这点,我的心跳也越发急促,视线更为火热,小腹似乎都有一团火苗在汹汹燃烧,愈演愈烈。 任沐雨明显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俏脸唰的粉红一片,娇嫩的肌肤都如染上一层红粉般,晕红浮面,勾人心弦,若不是亲眼看见,我真的我法想象,平日这张严肃冰冷的脸蛋有一天会红成这副模样。 她羞红的视线根本不敢跟我火热的目光对视,推了我一把就想往下面跑,只是时刻都注意着她举动的我,早一步就握住了她柔弱的臂藕,把她给扯了回来,声音也因为埋藏在心底的激动情绪而有些微颤,“你,你要去哪?”“你,你放开……”她声音有史以来第一次这么低,就如在嗫嚅般,那双凶巴巴的眸子也微微偏向一侧,就连挣扎的动作都小到没有用力一样,或者说此刻的她根本就连挣扎都给忘了。 也许是她这种举动助长了我的胆量,我抓着她手臂的手掌微微用力,重新把她给推到了后面的墙壁上,“你刚刚可是答应了的,又,又要反悔吗?”任沐雨像个小兔子般被我压在墙角,薄润的唇瓣微微抿着,没有说话,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连一丝挣扎都没有,脸蛋偏向角落一处,乌黑细长的睫毛无意识的轻颤,微微遮着雾气朦胧的眸子,也让她那张娇红的脸颊正对着我。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咽了咽干涩的喉咙,压着她的手臂,往前挪了两步,见她睫毛明显的快速颤动两下,我心脏也怦然乱跳,动作有片刻的停顿,不过有上次的教训,这回我不敢在犹犹豫豫的,压住她的两手手臂,直接就往她红润的脸蛋凑去。 她本来就比我高,又是穿着高跟,此刻比我高了小半个头,所以我还得稍微踮些脚才能亲到她的脸蛋,虽然有那么点不舒服,但……mua……空气中似乎有这么一丝轻响。 柔软,滑嫩,清甜……跟前的佳人在同一时间闭上了美眸,细长睫毛不停颤动,紧张或还是别的什么……只是此刻我根本没心思多想其他,唇贴在了她娇嫩的肌肤之上,红到发烫的脸蛋使得她肌肤都有那么些温热,这反而使得唇上的触感更为滑腻,就如羊脂软玉般,温香淡淡,弥漫在我心尖。 楼道并不安静,铁皮门后面学生的声音很吵很闹,就连路过说的什么话都能清晰的透过传到我二人耳中,让我本就兴奋的情绪又添上了某种别样的刺激,灼热的呼吸不断打在她白皙的肌肤之上,唇瓣微张,抿住她脸上的一丝娇软的嫩肉,轻轻的吮吸起来。 任沐雨这时候似乎才反应过来,纤肩扭动了下,想要挣开我手臂的挤压,俏脸绯红一片,就连表情都变得有些柔弱好欺,感受着自己脸上酥酥麻麻的触感,她见挣扎不开,脸蛋往后躲了躲,结果就发现那人的身体还贴的愈发近,那张脸也厚颜无耻的继续凑了上来,总算羞恼的开了口,“你,你够了没……”我动作微微有些迟疑,一时不敢在继续心里所想的过分举动,只是见她眸子这时微微眯开一条细缝,往我这边偷撇了眼,发现我在盯着她看赶忙又羞赧般闭上的模样,心中的迟疑瞬间化开。 好像…没有生气……那是不是可以在过分一点……反正都这样了,下次还不知道能不能再有这种机会,想到这,我心一横,嘴唇张开,含住了她大片的脸蛋,牙齿轻轻厮磨啃咬,湿滑的舌头也送了出来,在她滑嫩的肌肤上小心的舔了下,留下一道黏滑的湿迹。 “你,你……”任沐雨娇躯浑然一颤,美眸再次微微睁开,雾蒙蒙的眸子羞恼的斜瞪向我。 虽然很想看着她羞恼脸红的表情变化,但这时候我还是装模作样的闭上了眼睛,装作没看见,反正接下来肯定难逃一死,现在不占够便宜不是亏了。 我动作变得更加过分,手臂用力把她想要挣扎的双手按压在墙壁上,让她动弹不得,嘴唇含着她的脸蛋,疯狂的吮吸她肌肤透出的淡淡香味,一丝都不愿浪费,舌头也贪婪的在她脸上滑动着,大片的口水都涂抹在了她精致漂亮的脸蛋之上。 “你放手,混,混蛋……”“泥答因窝的……”我睁眼跟她目光对视着,像是找到个理由般,就连舔弄的动作都变得有底气起来。 任沐雨羞恼的蹬着我,满是雾气的眸子像是有些委屈的情绪,“我让你咬,又没让你这样……”“窝摘瑶阿……”我闻言牙齿就咬住了嘴里的一丝嫩肉,轻轻的厮磨起来。 “你……”身前的娇躯挣扎的越发用力,只是我手上的力气也随之加大,维持着平衡,她根本就没办法挣开我的禁锢,最终任沐雨总算是忍无可忍,抬腿再次往我脚上狠狠的来了一脚,不得不说她高跟踩脚是真的疼,但现在这种疼痛却是完全被我忽视,全都被心里的异样酸麻代替掉,而且既然她踩我了,我现在对自己这种过分的举动反而还顺心了不少。 她都踩我了,那我现在咬她还回去很…很正当吧?这么厚颜无耻的想着,我嘴上也是根本没有片刻的停歇,而任沐雨也发现自己此刻就是任人欺负的小羔羊,似委屈般的放弃了无意义的挣扎,收回视线重新闭上眸子咬牙忍受着。 舌头舔舐着她的脸颊,视线也紧盯着她此刻的神情,见她不在继续做抵抗,心底燥热的情绪让我嘴唇控制不住的往某处缓缓移去,视线余光隐约能看到那两片粉嫩水润的唇瓣,上回那意外一碰的柔软触感似乎都还能感受得到,我呼吸变得急促,缓缓的,一点点的挪移着。 只是就在片刻之后,任沐雨似乎也发觉我此刻的举动是准备干什么,睁开美眸羞愤的视线就瞪了过来,眸光里似乎还有紧张和慌乱,而此刻的我,嘴唇离她的唇角已经就丁点距离,只要我狠下心,不管不顾,绝对能亲到那张娇艳欲滴的薄唇……“叮铃铃……”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上课铃声如时的响起,把我脑海冲动的情绪瞬间打散,恍然回神,嘴唇赶忙离开她的脸蛋,后退两步,视线也不敢在看她一眼,匆忙的就跑出楼道,“任老师,上,上课了……”接下来的一节课我都心绪不宁,整颗心一直在那不停的乱跳。 她不会生气吧,等下会不会狠狠的揍我吧,自己也没真的亲到,应该,应该不会的吧……时间就在我心惊肉跳的自我发呆中过去,当然,期间更多的都是回味她脸上娇嫩肌肤的滑腻口感,那娇红似血的羞恼俏颜,就连两片唇上到现在似乎都还惨留着她肌肤的清香,这……等下要是真被狠揍一顿,好像也不是很亏。 只是心里虽然这么想,可真等任沐雨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一阵心虚,我几乎已经能够预想到等下她大发雷霆,然后羞愤的再次针对我的模样了。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等我抬头准备迎接她杀人般的视线时,却发现捧着英语课本和教案的任沐雨,板着俏脸,虽然冷冰冰的,但这跟平日的神情没有任何差别,看上去也没有很生气的样子,更没有像前两次一上来就是副有人得罪过我,我很生气的怒冲冲模样。 上课如常进行,我也没有被意料之中的故意针对,反而她连多看我一眼都没有,一直到下课她离开教室都是如此。 我微微有些错愕,这,这是……自己刚刚干了那么过分的事她都不生气吗?或者说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突然就感觉事情变得危险了起来。 一直到跟郁晓伊吃完午饭我都感觉有些不安,想了想,我还是决定去办公室瞧一瞧,至少得知道自己是什么死法才行,这么提心吊胆的算什么事。 率先起了身,“那个,我有点事先走了”郁晓伊抬了抬头,投来一道莫名的视线,答应一声没多说什么。 我也没在意这些,出了食堂往办公室走去,本来脑海里都已经在疯狂的构思等下狡辩的对话,什么我又没真的亲,你当时也是这么咬我的等等。 结果等我到了办公室,却发现压根没有任沐雨的人影,平日中午她可都是待在这办公室的,奇怪的问了下她附近的老师,结果又得知她请假回家了。 我心里奇怪,她平时可从没请过什么假的,上回发高烧才请了一个下午,晚自习还想来上课,不过她今天也没看出什么生病的迹象,倒是没多想,可能真是有什么急事吧。 反而这我稍微松了口气,又苟延一天了,就算真的很生气,等到明天也总得消了些吧。 ……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少妇乳大丰满】欲恋 (66-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