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原神食神】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32-34)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作者lander19812022年2月19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三十二等到天亮后,我还得去问问小尼姑刚才是怎么一回事儿。我深深地吸了几口气,闭上了眼睛。就在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的时候,一只手抓到了我软绵绵的肉棒上,几乎同时,一团软肉也挤到了我的右侧胳膊上。我的肉棒被那几根手指撩拨的又竖立起来,顿时睡意全无,一翻身,已经压在了舅妈身上,不由分说,粗长的鸡巴,已经完全插进了舅妈的屄里,开始了肆意的插肏。清晨的微弱光亮中,舅妈的身体显得更加白皙,此时,舅妈闭着眼睛,面部因插弄得快感而显得有点扭曲,粗重的呼吸声伴随着无法控制的呻吟声,让我真是欲罢不能。我上身紧贴住舅妈的双乳,双手伸到舅妈的臀下,抓住她两瓣肥美的臀肉,努力配合着每次肉棒的大力插入,每次大力的插入,我都感觉到舅妈的整个臀部被我的撞击挤压的改变了形状,而巨臀的弹性是如此的好,不断迎接着肉棒疯狂的进攻,不多时,我俩的交合之处,又溢出了许多汁液。“舅妈,我鸡巴真好受!”“嗯,啊啊!好孩子,舅妈也好受着呢!啊!啊!你怎那么可人疼啊!啊!嗯!鸡巴刺溜刺溜的,美,真美,啊!真美死了!”我微曲着身子,肆意吮着舅妈深色的乳头,上面和下面的不断刺激,舅妈早已没有一点羞涩,双腿最大限度的叉开,眯着双眼,嘴里语无伦次的说着骚话,“好孩子,啊!啊!鸡巴真带劲儿,啊!肏我,可劲儿的肏我。啊,额嗯!啊!”我听着这些骚话,性欲更加强烈,插屄的速度和力度又加大了几分,由于撞击的力量太大,“啪啪”声更加清脆快速,但也由此让阴茎的根部隐隐作痛。与此同时,我觉得翠花的阴唇以及她生殖器的四周,被如此大力的撞击,也一定弄得有些疼。我保持着大力的速度和频率,问道:“舅妈,把你弄疼了吗?”翠花紧闭着双眼,面容有些扭曲,“不疼,啊!啊!舅妈喜欢这疼劲儿,啊!舒坦!啊!”又过了一阵子,我撑起身子,将所有力量都集中的抽插的动作上,进入到最后的冲刺,舅妈也进入到高潮的顶峰,一边淫叫,一边双手用力拍打我的屁股。终于,我的快感到达了最高点,一股精液射了出来,歪斜的躺倒在翠花身边,翠花的身体还微微有些痉挛。外面已经天光大亮,鸡刚才也已经叫过了。“舅妈,今儿你不用给我姥儿她们做饭去?”翠花已经缓过神来,“不用,昨天她们那个点心还有剩的呢!自己再冲点面茶就行了,我昨天都跟她们说好了!咱俩一会吃点热汤面吧!“嗯!行!”翠花侧了侧身子,一只手伸到我胸口上轻轻地爱抚着,“鸣儿,你咋那可人呢!昨天晚上就把舅妈弄得不行了!今一早,又把舅妈弄得舒坦得不得了。稀罕死你了!”说着,已经撑起身子,朝我测压下来,搂着我的身子,将她的一对奶子压在我的脸上。我一只手也搂住了翠花的腰肢,又微微挪了挪脸庞,正好她的一颗奶头凑到了我的唇边,我张开嘴将奶头含住,有一次品味起来。翠花赶紧将奶头拽了出来,“小坏蛋,还没吃够!晚上再吃吧!我起了,得赶紧做饭了!你再迷瞪会儿,咱这事儿,跟谁也不能说,听见没?”“哎,听见了!”“饭好了,我叫你!”说着,起身拿起衣裳,一骨碌就下了地,光着身子趿着鞋出屋去了。不一会,院里传来翠花洗漱的声音。我也已经睡不着了,双手垫在头下,躺在炕上,翘着二郎腿,想着夜里的“梦境”,要不是有这“借尸还魂”的经历,我还真不敢信小尼姑梦里说的话。要真是如她所说,那我不成神了,想着想着,不禁莞尔。“鸣儿,我出去上趟茅房啊!”“哎!知道啦,您去吧!”随着就是翠花打开街门的声响!折腾了这一晚上,再加上早上和翠花又卖力地做了一次,肚子还真咕噜咕噜叫了起来!一边想着翠花赶紧回来做早饭,一边想着今天的安排,当个傻小子,虽然,这两天艳遇不浅,但一天到晚没啥正经事儿,也着实很无聊。我也是忙惯了的人,这么闲下来,真有点不适应。正胡乱想着,徐徐的脚步声从屋外传来,“翠花回来这么快?”我心想。门帘一掀,杏花穿着一件白底蓝花的连衣裙走了进来,此时的我,还全身赤裸的躺在炕上。“啪”的一声,杏花一巴掌打在我大腿上,“还不起,小懒虫!”我揉揉被打的部位,“已经起了,已经起了!”“睡觉你咋连裤衩子都不穿?”“嘿嘿!刚脱的!有点勒疼。”“真是刚脱的?”“是啊!要不呢?”“屁股上咋那么红,像巴掌印儿啊!谁打的啊?”“那谁知道啊!”我突然从炕上站起来,用疲软的肉棒对着杏花的脸颊,“姨,我还想你给我弄弄!”“去去,大早上!骚不拉几的!”“哟,还真的得去尿尿了。”说完,我麻利的下了炕,趿着拖鞋跑到压水井旁的下水道篦子边撒了一泡长尿!杏花站在屋门口,“晨鸣,你舅妈说早上吃啥没有?”“舅妈说吃热汤面。”“面还没活呢吧?”“嗯!”“那我活吧!”说着,杏花撸撸袖子,到脸盆里洗了洗手,“进屋赶紧吧裤衩儿穿上,刷牙洗脸去!”说完,又“啪”的一声打在我屁股蛋子上。疼的我一吸溜,我趁杏花转身进厨房的当儿,从后面伸手抓住杏花的两个大奶,隔着衣服揉搓了几下。杏花稍稍一惊,伸手“啪”的一下又打在我手背上,“去去去,赶紧穿衣裳去!”我赶忙松手,一跑一颠儿的进正屋去了!又把昨天穿的裤衩背心穿好,跑出来开始洗漱!—————– 三十三不一会儿,我洗漱完后,正在院子里做做伸展运动,翠花一推街门,从院外回来了。杏花靠着厨房的门框,搓着手上的面屑,“姐,面我都和好了,剩下你弄吧!”“志红呢?咋没一块过来?她自行车不还在这呢嘛!”“一宿没回家,她怕她妈着急,一早醒了,就着急忙慌地回家了,怕你没起呢,就买来取车,一会儿,让晨鸣跟着我骑车给她送回去,然后我带晨鸣去镇上玩儿会儿!”“昨天不刚赶完集嘛?咋又去镇上?你在家就待不住!”翠花洗着双手说道。“胡春丽还让我准备几张一寸免冠的相片来着,昨天我给忘了,反正,今天也没事儿,带晨鸣出去转转。”又回过头来,对我说:“晨鸣,你跟不跟我到镇上玩儿啊!”“好啊好啊!”我正向前弓着步,抻拉着腰腿!“那行,中午饭你们就外头凑合吃点吧!我一会多给你们卧几个鸡蛋。行了,你俩那屋看电视去吧!”“哎!”我答应一声,蹦跳着进大屋去了。打开电视,正赶上个新闻:“全国统战工作会议在京召开。xxx发表重要讲话……”“晨鸣,看这个干嘛!给我播那个河北台,正播《上海滩》呢!”“噢!”这种老式的20寸彩色电视机,就只有八个频道按键,我顺着按键顺序逐个按进去,到第六个的时候,正好是吕良伟饰演的丁力的特写镜头。我回到炕上,挨着刚放好的炕桌坐下,和杏花一起看起了电视剧,周润发的许文强,吕良伟的丁力,赵雅芝的冯程程,可谓是我这一代人的难忘回忆。此情此景,让我心里也不免产生了一丝丝感慨!没一会儿,翠花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小铝锅进屋来了,“烫啊!都别动啊!”说着,把铝锅放到了炕桌中间,“大早上的,就跑炕上吃来,在外屋吃不得了!”“姐,这不看许文强呢嘛!你坐着,我去拿碗筷。”“这还差不多。”翠花捋了下头发,也挨着炕桌坐了下来。我嗅了嗅,还别说,一股香气扑鼻而来,面条汤上五个水煮的荷包蛋均匀的摆放着,几根菠菜叶子点缀其间,“嗯,真香啊!”“那可不,我可没少放香油,又点了点醋。”一会儿工夫,杏花已经端着碗筷,和一小碟酱黄瓜回到了炕上。翠花往前欠了欠身子,拿着筷子往几个碗里挑着面条。“姐,干嘛卧这么多鸡蛋啊?”“咱俩一人一个,剩下的让晨鸣吃吧,他这不是长身体呢嘛!”杏花又对我说道:“看你舅妈对你多好啊!哈哈!”我“嘿嘿”地笑了笑,接过了翠花递过来的碗儿。看着碗里的热汤面和三个蛋,闻着香气,还真是让人食欲大开。吹了吹热气,唏了呼噜开始狼吞虎咽起来。“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杏花揶揄道。“你二哥,以前十几岁的时候吃饭也这样,跟饿狼似的。赶上我做饭,咱妈总让我多做饭,怕我饿着她儿子。”“对了,大妮,二妮去几天了?”“五六天了吧,一号学校放的假,第二天,你二哥过了给咱俩送核桃,俩妮子非要跟他回姥姥家玩儿,他就骑车给带走了。一会儿,正好,你和晨鸣回来的时候,绕点道,回趟咱家,问问俩妮子回来不?要是回来,你俩骑车就给她俩捎回来。”“嗯!”杏花吃着面答应着,“她俩不回来呢?几回了,都黏到她姥家,跟小城子玩儿疯了。”“不回来更好,我这还能闲几天呢!”“哈哈,你不想俩小丫头!”“不想,今年暑假又放这么早。回来?她爷身体又那样,她奶也看不了孩子,我这还不得累死算!”多半锅面条,大多都被我干掉了!六月的天气,别看才早上八点多,太阳一出来,气温就上来了,再加上吃了半锅热汤面,出了一身浮汗,感觉身体十分的通透。我往后挪了挪,抱着膝盖和杏花一起继续看着《上海滩》。翠花又收拾起桌上碗筷啥的,“天天有你俩,现在就够我伺候的了。”杏花笑道:“姐,看完这集,我收拾,我收拾!”“你收拾?得了吧!早收拾完,我能踏实待会儿,一会还得去队部学习。”“你这两天都学啥习啊?”“哎,这不是大队要建几个集体企业嘛,这还得是鸣儿他爸的功劳,鸣儿他爸和你姐夫之前一块找村长谈的,准备先包块地,弄个石料加工厂,鸣儿他爸拿了5万块钱给你姐夫,让你姐夫出头儿包地,每年再给村里分点红,说以后,跟西石佛那商量商量把他们那个水库边上的招待所给包下来,扩建个度假村啥的,鸣儿他爸可能跟乡里也说了,乡里县里开会啥的,就都奔那儿了。”“鸣儿他爸还挺能折腾的!”“嗯,脑子好使!”“那你天天去队里学啥啊?”“村里这要办企业了,得找几个脑瓜够用的重点培养啊,出头的是你姐夫,我这也算老板娘啊!得帮着看着点啊!”“姐,那比当老师挣的多吧?又不用种地。要不让我也学习学习去吧!哈哈!”“那不一样,你那以后是铁饭碗,得端好了,挣钱有你家大力呢!再说,这买卖还没开呢,谁知道咋样啊!你姐夫也说了,鸣儿他爸现在心可大了,满世界忙乎,敢干着呢!”“就得有胆儿!”“可不是,咱爸种一辈子地了,也没种出啥钱来。你小时候那几年,我下地干活可是腻味死了。”“那你这就不用下地了呗!”“不用了,这几天是王校长给我们几个补补文化知识,过几个礼拜,还得上镇上上课,也是鸣儿他爸给请的专业老师,讲讲开买卖啥的,怎么记账上税啥的。入秋之后,就得把砖厂先支应上了。之后,你姐夫说还得买几辆车弄个车队,再弄个建筑队,装修队啥的。”“鸣儿他爸够敢干的。到时候,别忘了我们家大力,给弄个队长经理当当。”“那可不是,还是自己人上心。得了,我这赶紧收拾,一会还得去队里。去镇上,让晨鸣骑你姐夫那辆车吧,看看车带,是不是得打点气?”“知道啦!”我和杏花一块答应道!吃完饭,我俩牵着三辆自行车出了院。我和杏花一人骑着一辆车,我右手又牵着着志红那辆车的车把,这种一手骑车,一手带另外一辆车的事儿,好几十年没这么弄过了,不过还好,晃晃悠悠稍稍适应了一下,可以慢慢地跟在杏花后面,志红家说近不近说远也不远,十几分钟就到了她家门口。“志红!”杏花门口喊道。没一会儿,门开了,志红出来刚要说话,一看我在,脸一红,眼中流露出一点扭捏的神色。“咋这么早就过来了?”向杏花问道。“我去镇上拍相片,昨天给忘了,你有事儿没,一块骑车玩会儿去?”“我不去了。我哥今正好没事儿,我妈让他搭在院里搭个黄瓜架,我得给我哥搭把手。”“好吧!那我们俩去了。”志红从我手里将二六的女车接过去。自始至终,志红都不好意思和我对视。我心中一阵好笑,“昨天晚上你们俩磨豆腐磨的不知道流出多少豆浆。”“晨鸣,走吧!”“哎!”我答应了一声,和杏花一前一后顺着村里的柏油路往镇上的方向骑去!—————–三十四本地虽然属河北涿县,但往北绕过一个山头,就是北京地面了,说到镇上,是指北京燕山的琉璃河镇,直线距离看着不远,但绕着山沿着国道骑,也得20几公里,普通人怎么也得骑个把小时的。我刚开始还和杏花并排着骑,路上零零散散的开过几辆汽车,阳历六月的上午,虽然算不上流金似火,但由于我“很久很久”没有这么运动了,之后一个劲儿猛骑了几分钟,身上出了一身的透汗。而且已经把杏花甩出老远了。我回头看看,杏花还得有几百米才能赶上来。于是下了车,坐在路旁一块树荫下的大石头上休息休息!虽然出了很多汗,但一点不感到疲累,这几天我也发现自己的体力和精力都异常的充沛,按照我以前健身的经验,即便“晨鸣”的身体再好,骑了这么远的自行车,而且还有不少地方是爬坡的状态,至少腿部也应该感到少许酸痛还正常啊!心底只是有些奇怪,自我醒来,不可解释的东西太多,灵魂、穿越、梦境小世界等等,已经完全颠覆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精力充沛异常这点小问题,自然没放在心上。我拿背心的前襟擦着脸上的汗水,隐约听到身后繁茂的树林里传来潺潺的水声,于是,我离开路基,信步钻进了树林里,树林边缘靠近公路的一侧,先是向上有个几米高的缓坡,爬上坡顶,再缓缓向下走出七八十米,一条10几米宽的河道便呈现出来,虽然昨天晚上下了一阵雷雨,但可能入夏以来,水量还是不充沛,河道比较干涸,河床大部分裸露出来,各种大小不一颜色各异的卵石散布在整条河道里,河水只剩下几尺宽,在卵石间向下游蜿蜒而去。河对岸地势逐渐走高,相对陡峭一点。我踩着卵石来到水边,用河水搓洗了搓洗,冰凉的河水立刻使人精神抖擞。上游几十米处,水面稍宽,水势稍急,河道有若干个台阶似的落差形成的小瀑布,河水一层层激落下来,形成一个个白色的水帘。河道两旁林树森森,被此景一衬托,而显得十分清新自然,烈日也显得不是那么灼热了,一阵阵清凉的水汽随着微风吹拂而来,格外怡人。我闭着眼睛站在岸边,感受着一份自然的惬意。“晨鸣!晨鸣!”杏花已经赶上来了!“姨,我在这呢!往里走,这有水,我洗把脸。你也歇会吧!”“知道啦,等着我!”片刻之后,杏花也走了过来,“这孩子,车也没锁,骑那么快干啥?让我追这半天。咦!这景儿可真不错!老从这路边过,压根没注意这还有这么个地儿!”“姨,你没来过这儿?”“没来过,我都是骑车从这过,谁没事往这林子里跑啊。平时这河也没啥新鲜的。”“姨,这水能喝吗?”“以前,我小时候能喝,现在不敢说了,指不定哪儿建个厂子,往这河里排废水,看着干净,可能也不干净了。我车筐里有个尼龙袋子,有几根黄瓜,还有几个西红柿,我刚才从家拿的,你出去给拿过来,我腿还真累疼了,咱俩在这歇会儿。你顺道把车往路外面靠靠,车我都锁上了。”“好嘞!”我还真有点渴了,本来想手捧着喝点河水,但一听杏花这么说,只好放弃了。我一路小跑着将杏花的袋子从车上拿了过来,一回来发现,杏花不见了,“姨,你在哪儿呢?”我提高声音喊道。“别喊啦!这儿呢!”从不远处一块半人多高的枯石后传来杏花的声音。“姨,你干嘛呢?”我朝大石走去,顺手掏出个西红柿,用手擦了擦,大口吃了起来。“撒尿!刚蹲下,还没尿呢。你就喊上了,吓我一跳。”这时,我已经走进那块大石,隐约已经可以看到杏花,尤其是裸露着的半个雪亮的屁股。“晨鸣,看袋里有没有手纸?”姨,你要拉屎吗?”我打开袋子翻找着,“姨,没有手纸,就是黄瓜和西红柿。”“不拉!就是擦擦尿,擦擦干净。哪像你们男人似的,掏出来就尿!”我不禁暗笑,“擦擦干净?你往后挪两步,不是有水吗?直接洗洗得了。”杏花扭头看看,旁边几步远,就是一条河面分流出来的小溪,而且正巧溪水间露出几块平整的大卵石,如果,蹲在上面,正好可以清洗下体。“你别看啊!我去洗洗。”“哎!”我扭过头,把袋子放在一块干燥的石头上,继续吃我的西红柿。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随之便响起了舀水的声音。我好奇的回身看看,一副淫靡的画面映入眼帘。杏花正背对着我蹲在那两块石头上清洗阴部,裙子被她勒到腰部,花纹内裤褪到膝盖处,雪白的屁股向下尽量贴近水面,由于那两块石头间的距离稍大,所以杏花不得不将两脚尽量分开,裆下的两片颜色微深的肉唇也被扯开。我咽下最后一口西红柿的酸汁,把梗儿一扔,蹑手蹑脚的来到杏花身后,踩在另外的两块卵石上,蹲下身子低着头,欣赏着春色,而杏花还在用手向阴部撩起溪水,我慢慢地向她裆部伸出右手,“姨,我帮你洗洗吧!”说着,我的手掌已经罩在了她的两片湿漉漉的肉唇上。“啊!”杏花微微一惊,“你啥时摸过来的?”我没有理会杏花的问话,几个手指胡乱的前后左右拨弄着她的肉唇,而中指则伸向肉唇顶端的“小豆豆”搓揉起来。“啊!啊!别在这啊,大白天的。啊!你小子可真会玩儿。啊!”“姨,没事儿,这没人,没人看得见,姨,你把屁股撅起点来。”我托着杏花的两瓣肥臀往上抬。“你干啥啊?”杏花顺势直起了双腿,正弯腰要提内裤。我后裙摆使劲往上一撩,搭在了她的后背上,然后掰着杏花白皙肥美的屁股蛋子,向前一欠身,看着她湿哒哒的阴户,两片阴唇已经分开,粉嫩的洞口微微打开,我一下将嘴凑上去,伸出舌头往杏花蜜洞里钻去,舌尖在它洞口一阵乱搅,嘴唇则贪婪地吸吮着阴唇四周的水渍。只片刻,杏花就已经被降服,本来要提内裤的双手,只能放弃,转而握住自己双脚的脚踝。“鸣儿啊,你把姨,啊!弄得痒死了,痒到心里去了!你怎么那坏呢。痒,我痒!啊!啊!”我用力掰着杏花的肉臀,舌尖尽力往肉洞深处探寻,越来越刺激的触感,使得杏花的屁股虽然在我的双手掌控中,但仍然开始不停的上下左右的蠕动,以至于淋漓的蜜汁蹭地我满脸都是。“鸣儿,别舔了别舔了,啊!嗯!啊!姨真的受不了了!姨太痒了,啊!鸣儿,快点儿用鸡巴,用你大鸡巴,啊!快快,我要鸡巴!”听着杏花的骚话,我直起身子,裤裆里的肉棒早已经硬邦邦的支棱起来,“姨,你就这样,别动弹啊!”我抹了把脸,抬起脚,把自己的短裤和内裤脱下来,往旁边一块较平整干燥的大青石上一扔。低头一看,杏花雪白的屁股上被我抓出了两个掌印,中间水汪汪的阴户正朝着我,我双手把住杏花的臀部上缘,坚硬的龟头凑向她的洞口,在洞口和她湿润的阴唇稍微挨蹭了几下,一用力,随着杏花重重的“嗯”了一声,整根鸡巴哧溜一下完全没入杏花阴道之中。“姨,你好受点了么?”我呆呆地问道,心中一阵窃笑。“好受,快动会儿呀,别——歇!”还没等杏花说完话,我用手前后带动她的肉臀,配合我腰部的一挺一送,已经开始了淫荡地交媾。虽然,杏花已经结婚一年有余了,但肉洞还是那么紧实,这一点我之前已经体验过了,虽然不能比淑甜那个花季少女,但比起建群妈和翠花这两位已经生过儿育过女的,那是要紧窄的多,这还多亏银样镴枪头的“大力叔”没有好好开发。 虽然杏花肉洞紧窄密实,但内里一股股不断涌出的蜜汁淫液,使得杏花肉洞中极其润滑,肉棒进出毫无耽搁和阻碍。不断加大着插入的力量,双手也扶住杏花的臀缘前后增加着幅度,每一次插入,杏花的一部分丰满的臀肉都狠狠撞击着我肉棒的根部,随着我插肏速度的加快,“啪啪啪”——巨大的撞击声在这个小河谷中回荡,即使潺潺的流水声也掩盖不住这淫靡的声音,与之前在家中和杏花做爱过程,我还稍微有所保留,但现在,如此空旷无人的环境下,已经不用顾忌。每一次撞击,杏花的臀肉都被震动出一阵阵涟漪,一滴接一滴半透明的液体,从我俩生殖器交媾的缝隙间滴入脚下的河水中,与此同时,杏花的淫叫声也越来越含混不清。经过我几分钟的猛打猛冲,杏花这个低头弯腰的姿势已经有点不支了,“啊啊!啊!鸣儿!我腿——我腿——站不住了!”话还没落地,杏花的身子明显要向下矮去。我反应极快,左手一抄杏花的膝弯,右手一带,将杏花整个横抱起来,杏花也顺势搂住我的脖子,看到她微红的脸颊,半眯着的双眼,浓浓的春情泛滥成灾,我探头吻下去,两条舌头瞬间纠缠在一起!我一边吻着杏花,一边挪动脚步,朝我刚才放短裤的大青石边靠过去。不知是自己的身体强壮,或是神经正在兴奋中,如此横抱着杏花,一点儿也感觉不到吃力,要知道,杏花可不算瘦弱,体重怎么也在110斤上下,而“晨鸣”也算不上壮硕,此时,虽然不能说杏花的身体如无物一般,但足以称为举重若轻。这块青石面积也就如普通棋盘大小,但表面相当平整光滑,应该是雨季水丰之时,整块石头都会没入水中,天天被流水冲刷所致。我慢慢将杏花的背部放在石面上,正好我的短裤给她做了“床单”,我顺手一扯,早被褪在她脚踝的内裤,被我脱下来。由于青石面的面积有限,仅能容纳她上半身,甚至屁股大半都在悬空状态,我轻轻一托她的双腿,让她的小腿部分别搭在了我的双肩上,我将她的裙子往上撩,由于收腰裙带的关系,只能将裙摆摞到她的腹部上。就这么一欠身,我这沾满汁液且极硬挺的鸡巴已然自动滑入到杏花同样汤水淋漓肉洞中。“嗯啊!”杏花一声娇喘。才离去不久的大肉棒又重新回到了她暖热的肉屄里,我双手托住她悬空的屁股,开始了新一轮的活塞操作,杏花在自己身子剧烈的晃动中,艰难的解开自己裙带搭扣和裙子上身的几粒扣子,两手将前襟一分,一个白色的胸罩露了出来,我腾出右手,用力向上一拨胸罩的下缘,杏花的双乳一下子弹了出来,我赶紧抓住她右侧的奶子揉捏了起来,另一个肥硕的奶子则随着我抽插的动作,不住的乱晃着。看着那个上下不断乱晃的肉球,我咽了口口水,我将肉棒一插到底,紧紧顶住肉洞尽头的花心,然后俯身下去,一口含住杏花左侧的乳头吮吸了起来,吮吸的同时,还不断用舌尖,上下左右围绕这个乳头舔舐着,我的右手也配合舌尖的动作,不断玩弄着她另一个奶子,揉捏着奶盘,拨弄着已经微硬的奶头。杏花的双手,则不断爱抚拍打着我的臂膀和背部,口中依然不住的喘息和呻吟着,“快点儿,动换啊!嗯~!鸣儿,动换啊!”“姨,你的奶可真好看!”我含糊着说道,一边换着奶子不断品味着杏花的奶头。“呵呵,嗯~,昨天志红姨的奶子大不大?还想玩儿不?”“大,想玩儿。我还想玩儿志红姨的屄。姨,肏屄真好!真舒服!”我直起腰来,侧了下头,轻吻了下杏花的小腿。又开始了抽插的动作。“嗯~!你这小屁孩儿,鸡巴这么大!啊~!使劲儿!”“姨,你喜欢我吗?”“喜欢!可心儿可心儿的。啊~!把姨美死了!”我双手把托着杏花的臀部,每一次挺送,都将自己粗长的肉棒完全没入杏花湿滑的通道中,激烈的抽插,感觉是那么美妙爽快。杏花也在我的肏弄下欲仙欲死,她的双手把玩着自己的双乳,牵扯着自己的乳头,将丰满的双乳揉捏成各种形状,完全沉浸在做爱的快感之中!本来,昨晚和清晨,都已经和翠花酣畅淋漓的做过两次了,我以为这次河边的野战不会再虎虎生威,但没想到,多半个小时过去了,粗壮的阴茎依然坚挺如常,期间和杏花不停的变换插入的姿势和角度,尝试着各种体位带来的新鲜和刺激。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原神食神】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3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