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乱亲H女秽乱常伦农村】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35-37)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35-37章 作者lander19812022年2月2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三十五 “鸣儿啊,你咋这么会弄啊?” 此时,杏花向前弯着腰,依然一丝不挂,双手扶着青石,我扶着她的胯部,一次次对准她的“靶心”狠狠地抽插着。由于撞击的力度很大,以至于使她穿着凉鞋的双脚的后跟完全抬起,只有前脚掌勉强撑着地。 “姨,肏屄咋这好受呢!呲溜呲溜的!” “啊~,喔嗯~,鸣儿啊,姨也好受,都要让你玩儿死了!啊额~,再使点儿劲儿。” 听到杏花的鼓励,我扶着杏花胯部的双手,也微微用上了力,前后带动她臀部的幅度也大了些,这样整体抽插的动作能有更大余地,我又快速抽插了几分钟,杏花的气息和淫叫声明显又进入一个新的高潮,我同时感到杏花下体一股股的潮涌,大量的液体从我俩的性器间喷洒出来,看到杏花已经潮喷,上身虚脱般的趴在青石面上,我也拔出了肉棒,对于如此长时间激烈的做爱,我居然还没有射精,我也有点诧异,也许是一天内,短时间做爱做的太多了吧,龟头有点迟钝了也说不定。反正身上没有啥不适感,精力还很充沛饱满,这点小异常也不去想了。 杏花已经有点脱力了,她的上半身还在微微痉挛,要不是我还扶着她的腰部,估计她的腿也有点站不住了! 我一只手整个勾住杏花的腰部,另一只手抄起她的腿部,一顺一带,又一次将杏花横抱起来。然后,我慢慢向后移动,脱离了鹅卵石的河道,抱着杏花往岸边的草坡一坐,杏花整个人偎依在我怀里,她的下颏垫在我的右肩上,胸前的双乳紧紧挤压在我的胸膛上,我清晰地感觉到她快速的心跳和微微痉挛的躯体,约一支烟的工夫,杏花才缓过劲儿来! “你这孩子,把姨都要玩儿死了!”杏花依然靠在我的怀里,悠然地说道。 “姨,你看我这咋还硬着呢,一会咋穿裤子呢?” 杏花眼光向下一扫,伸手握住我的肉棒把玩起来。“你这孩子,到底吃什么了?这么有劲儿。” “热汤面啊!不是和你一起吃的嘛!” 杏花“格格”地笑了起来!“我哪有你吃的多啊!你还有仨鸡蛋呢!哈哈!” “嘿嘿!”我也傻笑了两下。“姨,你看,还这么硬呢,让我再弄你几下吧!硬的好难受!” “姨可受不了了,下面都让你杵疼了,得歇歇了。” “那咋办啊?姨,我还想肏屄!肏屄好舒服!” 杏花用抚弄我阴茎的手,掐了我一下我的大腿内侧软肉,“你这孩子,才明白几天,就老想着干坏事儿!” 疼的我一哆嗦,“姨,疼。” “扇它几巴掌,就不硬了。哈哈哈。” 还没等我揉揉被掐的地方,杏花趁我我不留神,朝我肉棒的中间轻弹了一下,虽然只是轻弹,但也疼的我一激灵。我“哎呦”了一声,心中一万个草泥马飘过,正想着翻身想将杏花重新压到身下,好好地再教训她一次。 杏花已经快速地起身,站了起来,背对着我,伸了个懒腰。 夏日的阳光照在杏花光洁的身体上,优美的曲线,在周围景色映衬之下,宛如一幅油画,让人十分赏心悦目。 “姨,你可真美啊!” “你小子现在嘴可真甜。哈哈。” “真的!” “好了好了,快穿衣服了。”说完,杏花朝放衣服的青石走去。 我躺在原地,用手垫在脑后,闭上眼睛,仔细感受着阳光的温暖,听着微风轻轻拂过林树间的沙沙声,虽然闭着眼,但脑海中仿佛一切又是可见的,我的意识可以在林间河谷中自由自在地穿梭翱翔。 “快起了!”随着杏花一声催促,一堆衣服扔在了我脸上。 “知道啦!”我拿起衣服,有点不情愿的坐起身来。 杏花递给我一根黄瓜,她自己则正啃着一个大西红柿。 我咬了口黄瓜站起身,掸了掸身上的草叶,“姨,这要有水,能游泳该多好啊!” “等过些日子,雨一来,河里就该有水了。这不咱们等周末就和你舅妈志红她们一起去西石佛那儿游泳去,那儿比这好,水面宽着呢!你不是游泳游地挺好的么!到时教教我和志红。” “嗯!志红姨不会游吗?” “她啊,顶多也是会挠饬两下。哪能像你们男孩子一到夏天,就能光屁股下河啊!” “哦!” “歇够没?赶紧走吧!咱还得办事去呢!” “好!”我三口两口将黄瓜吃完,胯下的肉棒也终于软下去了,这时我才不慌不忙地把短裤背心穿好! “姨,你看,我鸡巴才软下去,刚才裤衩儿都没法穿。鸡巴老是这么硬,硬起来就难受,我这是不是得病了?”我心底里还真有点怕,好像真有种病就是鸡巴总是勃起着,导致局部坏死。虽然我知道晨鸣这个就是青春期性亢奋,再加上体力精力的异常充沛,或许跟我身体上的异变也有些关系! “你这孩子,知道个屁,老软着才是病呢!等七老八十了,想硬也硬不起来了。行了,行了,这都几点了!赶紧走了。”说着拉着我,拎起尼龙袋子就往树林外头走。 “姨,等下午回来,咱们再来这玩一会儿吧!这多好啊!” “回来再说,玩啥啊?你小子准又想坏事儿呢吧!” “嘿嘿,没有啦!” “我今天可够了,要玩回家玩儿去,对了,跟你舅妈玩儿去!哈哈哈!” “嘿嘿!”我心里说道,舅妈和我已经玩过了。 “还是那句话啊!咱俩日屄这事儿跟谁也不许说啊!听到没?敢说出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放心吧,姨,我绝对不说!” 重新回到马路边,回头看看密实的树林,我还挺回味刚才的环境。杏花拿出俩车的钥匙开了锁,我们继续骑上车朝镇上去。 ——————— 三十六 到镇上照相馆门口,杏花看看表,已经中午11点多了! “都怪你小子,耽误那么长时间,这都到饭点儿了,也不知道照相馆中午开门不?” 我心说“这能怪我嘛?呵呵。”但还是没敢回嘴。 “看着车啊!我进去问问。” “哦!” 我下了车,倚在车后架上,四周踅摸踅摸,照相馆紧挨着邮局,琉璃河镇,以前好像有点印象经过,2000年左右的时候,坐着公共汽车和几个练摊的伙伴,从这里去过云居寺,总体上,印象不深。此时的琉璃河镇虽然属于京城,但基本上也算是边远郊区的小镇,镇上就一条大街,街上过的汽车不多,但此刻人来人往的,自行车川流不息,因为,正赶上中午吃饭时间,离老远,看见一个大门,不断涌出一群骑自行车的人,不知是哪个国营单位中午下班,职工们骑车回家吃中午饭。那时的人挣钱都不多,即便工厂有食堂,但如果能回家吃饭还是尽量回家吃,能省点儿是点儿。 过了好一会儿,杏花从照相馆出来了。 “姨,照完了吗?” “照完了,进去的时候,照相的刚端起饭盒要吃。多亏现在是承包了,要不肯定让咱下午再来。” “啥叫承包啊?” “别问了,走,姨带你吃饭去!” “姨,咱吃啥去啊!有没有肉啊?” “就知道肉!放心吧!肯定好吃!” 我俩登上自行车,跟着杏花三绕两绕,进了一个小胡同,到了一个小门脸前,杏花下了车,“就这了!” 我也贴着墙根儿支上车,抬头一看,一块小小的招牌挂在门框上面,“老赵家驴肉火烧”。 门框上还有一副半新不旧的对联,上联是:老店重开肉香汤美依然是百年味道,下联是:新朋旧客把酒言欢缘于此三尺洞天。我心里不禁赞了一下,饭馆不大,这幅对联倒是不俗。 我随着杏花,一撩门帘儿进了小店,饭馆本身是民宅的厢房改建的,一边贴墙一边贴窗户,分别摆了三张小方桌,每桌放了四把圆凳,真要每桌坐满四个人,就真显得拥挤了,后山墙上挂了几个菜名菜价的水牌,别看是中午饭点儿,但吃饭的人真不多,就两位客人分别占着一张桌子,我和杏花选了最靠墙犄角的那张桌子坐下。店里也没见店主,八成小店就一个人招呼,小厨房在院里,自己连当厨子再当跑堂儿! 片刻,一个50来岁的大叔从靠院的门,一掀帘子,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托盘进来了,来到把门的那位客人桌前,把托盘上饭食往上一放,“您的一碗炸豆腐,两个火烧。齐了!” “您二位吃点啥?”笑眯眯的往我们桌前走了两步。 “大叔,四个肉火烧,两碗羊杂汤。”杏花道。 “好嘞!稍等啊!马上就来。” “汤里多点儿点韭菜花儿。” “好嘞!”店老板答应着,人已经进了院里的厨房。马上就听到刀切到案板的“当当”声,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个正经学过徒的厨师,声音连贯迅捷,一点儿不拖泥带水。 “姨,你来这吃过呗?” “还是你大力叔带我来过呢,平时,谁舍得上饭馆吃饭啊!一个肉火烧八毛,今天也就是带你来。” “姨,等我挣钱的,我也请你吃大鱼大肉。” “哈哈,好好好!” 说话间,那位店老板,已经把两碗羊杂汤和四个驴肉火烧端上来了,“两位慢用啊!” 我一看,这肉火烧和汤,还真是不一般,尤其是这汤,乳白色的满满一大碗,浮头撒着点香菜和葱末,滴着几滴辣椒油,切好的羊杂在汤中若隐若现,瞬间就让人食欲大开。 “别看了,快吃吧!”杏花说道! “哎!” 我端起碗,抿了口羊汤,味道真是醇厚入味,可以说是我几十年来喝地最地道的羊汤了!不禁又咕嘟咕嘟喝了几大口,汤已经见底了! “别光喝汤啊!里头肉得都吃了。” “嗯!这汤真香!” 店老板接口道:“小伙子,你真会说话,来,我在给你续点汤。”说着,提着个尖嘴儿大铜壶走过来,往我汤碗里又加满了汤。“别烫着,凉凉再喝,先吃干的,我这汤管够,没了再添。” 我朝老板笑了笑。于是,拿起烧饼大口大口吃了起来,火烧是外脆内软,驴肉也是肥而不腻,两者一起入口,真是绝配,三口两口便吃掉一个。 “慢点你,再噎着,我吃一个,剩下仨都是你的,不够咱再要,像有人抢你似的。”杏花喝了口汤,揶揄道。 我点了点头,第二个火烧刚咬了一口,还真有点噎的慌,赶紧抿了口羊汤顺了顺! “大小子嘛,就得这么吃!”,我回头一看,一个瘦高花白头发的大叔刚好进店门,我心中正诧异。 店老板先打起了招呼:“王校长,您来了?今儿吃点什么?” 杏花听到声音,已然打起了招呼:“王叔,您坐这儿来。”并且示意我,让我挪开自己的座位,坐到她旁边,把对面的座位让给“王校长”。 “王叔”也没客气,往我刚才的座位上一坐。先冲着边上的店老板说道:“好长时间没来你这了,还挺馋你这口儿,一盘驴板肠,一盘拌三丝,一盘爆炒驴肉,俩素火烧,再给我拿个八钱杯来,我自己带着酒呢。”说完,从自己拎地皮革包里拿出个小方壶放在桌边上。“待会儿,这桌和我一块儿算账。” “好嘞!稍等您。”店老板扭身做菜去了。 杏花赶忙说:“别别,应该我请您的。” “王叔”一摆手,“别跟我客气。” 这时,一指我,“这就是志远他儿子吧!” “嗯!”杏花答应道。 “你俩是亲戚?” “嗯,您不知道?他爸是我姐夫的姐夫。” “哦哦!这关系。那更得我请了。” “这孩子,别光顾着吃,叫王爷爷。” 我连忙抬起头,“王爷爷!” “对了,王叔,我听我姐说,你不是今儿在队部给她们上课呢吗?” “文化课这点东西,我让胡春丽今天帮我给她们带带课,本身也都有点底子,就是复习复习,读读报纸,再能写出几段顺溜话出来就行了。” “哦!” “今天,你俩来镇里干啥啊?也没集!” “我碰见胡春丽,说让我提前拍几张照片,到时好办手续用。” “嗯,那通知前几天就到了,在我那抽屉里呢,这两天忙,忘给你姐了,咱这小学就这么大,乡里县里的手续都齐了就行,也不你们找的谁,办得还真利索,咱这小学都多久没新老师了?就乡里那帮办事儿的,吃拿卡要,本来还要来几个正经师范毕业的老师,咱这小学又不是啥香饽饽,不利利索索给人家办手续,还跟人家来那套,人家一看这形势,正好人家还不愿意来呢。” “唉,咱这农村不就事儿嘛!” “嗯,下礼拜二吧,礼拜一白老师去县城开会,周二,你拿着相片去学校找白老师办个手续,她给你弄个工作证,再听她说说后面的安排,就行了。” “那真是谢谢王叔您了。”杏花高兴道。 “我没干啥,按章程办事儿。我听你姐说,去乡里县里跑的是志远啊!” “都是这孩子他爸——我志远哥给托的人,具体怎么弄得,我就不知道了。” “哦,志远,当初我就看他不一般。这本事越来越大了。” ——————— 三十七 就这么一会儿,店老板端着托盘,王校长点的“俩凉一热”端上来了,又将一副碗筷和一个小玻璃酒杯放在桌上,“王校长,您先喝着,俩火烧您吃时再给您上来,热乎。” 王校长一乐,“老赵啊,行了,一会吃时我叫你。”拿起酒壶要给自己倒酒,杏花赶忙站起身从王校长手中抢过酒壶,给王校长的酒杯斟满酒,“王叔,您是长辈,以后又是我领导,这酒得我给您倒,您多喝点儿。” “好好,咱们街里街坊的,没那么多事儿,你俩也吃啊!别客气!这菜做的不错,老赵这手艺没挑。尤其是这半大这小子,正是能吃的时候。” “王叔,那我们就不客气了。”杏花朝我也示意了下,“鸣儿,吃吧!” 以我现在的身份,早就装出一副见到肉就没起子的样子,没等杏花说完话,我已经一块驴肉下肚了。 “瞧着没起子样,别烫着。”杏花见状说道。 王校长抿了一口酒,“哈哈,小伙子嘛,这么吃就对了。想当初,我在他这年纪,这烧饼,我能吃七个,再加一大碗疙瘩汤。这驴肉就是给他点的,多吃点!”说完,又往我面前汤碗里夹了一箸子肉。 我边嚼着驴肉,边笑道:“谢谢王爷爷。” “不谢不谢,爷们儿多吃点啊!” “哎!”我答应一声,继续狼吞虎咽起来! “王叔,您今天怎么有空上镇上来了?”杏花问道。 “前些日子,我跟那边一个书店说让他们帮我进几本书,我今天过来瞧瞧有了没有,对了,一会儿,你跟我去,我也给你挑几本用得上教辅材料,以后当老师了,也得好好读几本书了。”王校长加了口驴板肠,继续道:“杏花是高中毕业吧!” “嗯。” “那还真不容易,放在老年间,也算个秀才啦。咋没考大学啊。” 杏花这时已经喝完了汤了,朝正给另两桌客人结账的店老板轻喊了声:“老板,再续点羊汤啊!” “马上就来!”店老板接口道。 “王叔,您又不是不知道,咱这也是重男轻女,要是我二哥有那脑子,能上大学,我爹砸锅卖铁得给他凑学费,本来家里也就这两年刚好过点儿,我爹舍不得供我。老说:‘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 “哈哈哈,农村嘛!” “王叔,听说您上过大学?您那才是真不容易!” 这时,店老板正好提着壶给杏花续上汤,“这女娃,你就不知道了,咱王校长那是咱方圆几十里真正的大知识分子,正经上的清华大学。以前,那是咱这数得着的一号人物。当初——” 王校长一摆手,“老赵啊,好汉不提当年勇。” “您就讲讲当年的事儿,我王叔怎么勇过?”杏花笑着催道。我也对眼前这位没一点学究气的校长大叔很感兴趣,边吃边竖起耳朵听着。 赵老板往旁边桌边一坐,把汤壶撂在桌上,拿腰前的围裙擦了擦手,“闺女,咱家门口这幅对联你看了吗?” “看了。” “这就是咱王校长写的。‘老店重开肉香汤美依然是百年味道,新朋旧客把酒言欢缘于此三尺洞天’,写的多好!咱这吃饭来过几个有学问的人,都说字好词也好。有一个还想让我给介绍介绍,给他也写幅字呢。”赵老板看了眼王校长,“我当时就没敢答应。白写谁给他写,收钱吧,你王叔说不缺钱花。这要是有人花钱请我写字,我早不开这饭馆了。哈哈哈!” “别呀,老赵,你这手艺,咱这方圆几十里也是独一份。” “是啊,对联上说您这是百年老店啊,哪能不开啊!赵叔,您接着说。”杏花道。 “王校长他们祖上可是咱们这的大户,我们家那时都是给王家当佃户,说我这是百年老店,那也是抬举我了,这也托我王校长他们老祖宗的福,也就这几年开放搞活了,我这才敢再把招牌挂出来。”赵老板喝了口水。 王校长接口道:“他们老赵家,你甭听他哭穷,早年间,那是北京城里开大饭馆子的主,见过不少达官显贵。” “老祖宗的福?大饭馆?赵叔咋回事啊?”杏花问道。 “哈哈哈,都老辈子的事儿了,那还得是大清朝呢,祖上出过御膳房的厨子,后来子孙有点手艺,就出来就开个饭馆子,这倒不是吹,小德张、梅兰芳,什么亲王、贝勒、明星大腕这都在我们家饭馆子请过客吃过饭。后来,我老祖吃喝嫖赌,再加上兵荒马乱的,让人给害了,一大家子人,死的死逃的逃,买卖也玩儿完了,还欠了一屁股债,百年老店的招牌都拿去顶债了,我们这枝儿的一家子人就流落到这琉璃河,眼看活不下去了,遇上王校长他老祖,城里曾经和我老祖有那么一面之缘,一说缘由,可怜我们一家子,就给了我们几亩地种,租子交多少是交多少,交不了拉倒,知道我们家有那么点手艺,就又拿钱帮我爷爷开个小饭馆子,原来的字号也不敢叫了,我爷爷做驴肉一绝,索性就开个做驴肉火烧的小店。我爷爷想挣钱把招牌再赎回来,可天下大乱,日本鬼子又来了,小店也是勉强撑着。后来,解放了,刚开始政府还让开小饭馆,可没几年,个人就不让开了,买卖不让开,我爷爷说家里的手艺不能丢,还是得当厨子,我爷爷我家老爷子,连我都去厂里当厨子,这不是前两年嘛,遇上你王叔,说现在搞活了,手艺还得捡起来,我们单位又不景气,我索性办了个病退,重新把这小店又开起来了。别看平时生意一般,赶上节假日尤其是大集,一天不少挣。哈哈。” “赵叔,光说您家,还没说我王叔家怎么回事儿呢!我王叔还上过清华大学,那是咋回事儿?” “咋回事儿?你王叔就是牛逼呗。有学问着呢!”赵老板又歪头问王校长:“王校长,我这能说说呗?” 王校长咽了一口驴肉,又呷了口酒,“我这点事儿,你爱说不说,也没啥。都多少年了。” “我这不也是整天一个人忙里忙外的,逮着个人能聊会大天嘛!”又冲杏花说道:“丫头,你也是东石佛西石佛那边的人吧!” “是啊!” “你王叔祖上,那可不是你们外县人,那可是我们本地人。知道我们那边有个大石桥吧?” “知道啊!桥底下不就是琉璃河嘛!” “是啊,早年间,桥东边一眼望去,有多远望多远,那都是他们老王家的地。在咱们琉璃河绝对是首富。” “哟,这么牛啊!”杏花睁大眼睛惊道。 “那可不是,不过后来,解放了,一土改,地也就没了,但人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不怎么出了你王叔这么个大秀才。只是,后来,几几年的时候来着?” 王校长接口道:“五八年。” “对,五八年,那几年反右啥的,他们家能好的了嘛,本来你王叔已经在大学上学呢,结果家里这边出事儿了,书也甭念了,一家人被闹腾的死去活来。后来啊——” “后来啊,六几年,我们家老房子还着了一把火,我老子连气带病,老早就咽气了,我和我老娘日子也过不下去了,西石佛那有我一个亲姑,我姑父死的早,我姑父兄弟三人都是正经抗日时牺牲的,由于是烈属,而且三兄弟就我姑父留下个独苗,村支书又是我姑婆家的本家叔叔,我姑还是个泼辣性子,在他们村也算是说一不二的主儿。我和我老娘没法儿,只能投奔我姑去了,在他们村当个文书,也多亏了我姑和我表弟,之后那十几年也没遭罪,后来又在东石佛娶了你婶儿,我这就倒插门到你婶儿家了。哈哈哈!”王校长一边抿着酒一边讲述道。 “西石佛村的支书他妈,那位能说能笑嗓门特别大的王老太太就是您姑啊?”杏花道。 “对对,嗓门特别大,跟谁说话都跟打架似的。”王校长又对赵老板说道:“老赵,我那烧饼还热着呢么?” “我这就拿去。”赵老板答应一声,起身出去了。 “王叔,您这辈子真比的上电视剧。” “啥电视剧啊?那时过来的人都这样。” “那下回您给我讲讲您和我婶儿的事儿呗。” “那有啥好讲的?都多少年了,早忘了。哈哈。” 王校长吃完烧饼,又喝了碗羊汤,将碗一放,向杏花问道:“对了,杏花,这小伙子叫啥来着?” “晨鸣,李晨鸣。” “是不是前几年把脑袋摔着了,后来就一直休学。” “王叔,我正想跟您说这事儿呢!” “不用说了,你姐之前跟我说几回了。我也跟她说了,等有空去医院开个证明,证明身体状况健康,可以复学,啧——啧,就是这孩子岁数,跟着上二年级吧,不合适,要不?趁这个暑假,我跟胡春丽说声,让孩子跟她那儿补习补习,我看这孩子好像也没啥事儿啊。到时让他看看孩子的学习能力能到啥水平,要是能到三四年级的话,直接让他跳级上吧!等开学前再办手续,也赶趟儿,否则这么大个子,再跟小娃儿一起上课,也让人家笑话。” “还是您想的周到!” 王校长又冲我笑道:“小子,吃饱没有?多半盘子驴肉都让你干掉了。” 我“嘿嘿”一笑,轻轻一拍肚皮:“吃饱了,吃饱了,谢谢王爷爷请我吃,这驴肉做真香!” 赵老板一听,也笑道:“好吃就行,你小子是个吃主,嘴有福。驴肉就是火大,回去这两天多吃点素的吧!” 王校长一听,也说道:“天上龙肉,地下驴肉,驴肉香,那也得人会做才行。得了,老赵,还是老规矩,不许不收钱,给我打八折就行。我算了,十块零几毛,这一张大团结你收好了,几毛就拉倒了。” “好好,尊敬不如从命。”赵老板接过钱应道。 王校长向我和杏花一挥手,“走吧,你俩也骑车来的吧!正好跟我一道去趟书店。” “王爷爷,您有多少书要拿,我都帮您拿。” “哈哈,我可没几本书要拿。” “王叔,您别客气,这孩子有把子力气,你该用用。” “好好,哈哈。咱走吧!”说罢,我们三人起身准备离开。 赵老板忙招呼道,“仨人慢点啊,有空再来。”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乱亲H女秽乱常伦农村】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3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