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仕途风流】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48-49)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48-49) 作者:lander19812022年3月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四十八 我推着三轮从凤霞家出来,心想:“估计这么久了,杏花没来催,应该杏花已经先到王校长家去了?” 我蹬上三轮车,径直往王校长家而去。 刚到半路,就看到杏花急匆匆地朝我小跑过来,“你这孩子,干嘛去了?我还以为你早过去了呢!” “哦!这破三轮好久没骑了,气门芯漏气,又挨着个儿换气门芯儿,她家气筒子还不好使,折腾半天。” “那也用不了这么半天啊!赶紧地!人家王敏都等咱们呢!” “姨,你坐上来不?” “好,还垫了块儿塑料布,不错!那你快点骑啊,别让人家着急!” “好咧!” 虽然刚在凤霞身上耗费不少体力,刚才慢悠悠蹬会三轮,深深呼吸几口户外清新的空气,只稍事休息了下,片刻间就感到体力又补充了回来,仿佛这山野间的空气和阳光中都蕴含着精气营养,通过毛孔直灌入我的体内,身体中好像又有了用不完的劲儿。 也就几分钟,我们已经来到王校长家门口。我把车往门口一横,院门开着,杏花也没客气直接绕过影壁墙,进了院里。 “敏姐,敏姐。”杏花喊道。 王敏一掀脸,从屋里出来,道:“晨鸣找着了?先进屋歇会儿。” “这小子打气打了半天,咱别歇了,直接装车吧!早干完早踏实。” “那也行。”王敏答道。 杏花朝我一挥手,“别楞着,该你使力气的时候到了,进屋赶紧把书搬车上去!你敏姨都给捆好了。” “好嘞,我一人搬就行!” 我进屋一看,屋里比昨天又乱了几分,一摞摞书摆得遍地都是,王敏已经用麻绳垫着报纸捆好了,报纸还写着一些字母序号,还有几个箱子也装好了摆在屋中间。 我一手一摞,开始了干活。杏花则帮着王敏整理书架上还需带走的书籍。 没一会儿, 我已经装满了一车,我又把车把上预备着的麻绳解下来,得有七八米长,正是用来刹紧货物用得,我用绳子将车上的几十摞书绑紧。又看了看屋里剩下的,估摸得至少运个三四趟。 “姨,我这装好一车了!” “知道了!”杏花答道。 “杏花,你去跟着晨鸣吧,就按刚才我跟你说的,到学校,就按书上的序号往相应的架子上放就行,大致我都量过了,差不了多少。这是学校的钥匙。”王敏递给杏花一把钥匙。 杏花接过钥匙道:“嗯!我跟着晨鸣这就走!” “真是多亏你们了!” “哪儿的话啊!敏姐,你就在这先继续弄着。学校那儿归我,晨鸣一会儿再跑两趟,也就差不多了!” “也辛苦晨鸣了!”王敏笑道。 我连忙摆摆手。 “晨鸣,咱们先走着。”杏花一拽我,就出了院门。 我蹬着三轮,杏花跟着车,帮我照应着上面的书,我俩美多久,便到了小学校的大门口。门口一块大牌子写着:“东石佛村中心小学”。 没等叫门,从传达室出来一个端肩膀老头,拿着个旱烟袋,隔着铁栅栏的大门问道:“是帮王校长送书的吧?” 杏花答道:“是啊!这刚一车,估计还得两三车呢!” “我知道,知道,王校长一早来过,跟我说了,赶紧进去吧,沿着甬道,往后走,第三排紧东边那间房子。”说着,给我们打开了校门。 “学校里,今天没啥人啊?就您一人值班?”杏花道。 “可不是,但今天一会儿,估计得来一帮子人,说是有别的村干部来咱们这开会,人多了,村委会都没地安排了,让在学校教室里摆几桌,俩厨子都给派过来了,已经上后面收拾上了,你们也赶上了,王校长特意说让你们中午就在学校跟他们一块吃。” “这就不用了!我们还是回家吃去!”杏花道。 “在哪儿吃,你一会儿跟王校长说吧,反正他一会儿也得回来招呼!我就一个看门的!” “好嘞。”我俩这上后面去了。杏花帮我推着车沿着甬道径直往后校园里骑去! 由于暑假,校园了很安静,一条南北向的甬道将校园分成两部分,西边是四排教室,总共大约能有十几个班的样子。东边也有四排教工的办公用房,面积相对教学区小上不少,校舍之间种着不少杨树、梧桐,看树龄比这个学校的年头都要长。 来到老头说的第三排房子处,正看到第四排房子的山墙处也停着辆平板三轮,上面也满满登登装着东西,主要是各种食材,一个围着白围裙的中年人正往下搬。不用说,后面就是学校的大厨房。 甬道东侧这第三排的房子也是六间屋子的间量,但只开了三个门,靠近甬道的一间屋门上挂了个“器材室(总务)”的门牌,中间两间屋间量的门上,挂得是“体音自手美教研组”(体育、音乐、自然、手工、美术)的门牌,最后面那个门正是“阅读室”。 杏花上前将阅读室门锁打开,带着我一起一手拎了一捆书就进屋了,屋里比我想象的要干净的多。 “油漆味儿真重!”杏花说着,依次打开了近处的几扇窗子。 临着窗子一字排开六个方桌,桌上已经摞了不少书籍,方桌新旧颜色不一,宽窄大致差不了几厘米,围着桌子摆着一圈同样新旧不一的长凳和几把椅子,屋子最新的家具当属桌子后面这几排深褐色油漆漆得书架了,杏花口中的油漆味儿也是说得它们。 书架区域也是被中间的过道分成两部分,两边分别是八个书架,书架的东西两端则紧靠着东西山墙,过道约有一米宽,贴近过道的书架侧板上,贴着醒目的字母贴纸,左侧从前到后,分别为A至M,右侧为N至Z,每两排架子紧贴在一起,M和Z则分别单独靠在北墙上,每一排的八个书架也用1至8的数字进行了标记,并且数字旁边括号里还标记了“历史、政治、教辅”等字样,以示分类,这样要找哪本图书,便可以轻松找到了。 有的架子上已经放了一些书,估计为了节省空间,每排书架之间的空档不是太宽,也就不到50公分的样子,一个人进去都显得拥挤,同样为了省地方,书架也都做得很高,大概两米四五的高度,分成六层,最底下一层则做成了柜子,高度大概80公分的样子。 “晨鸣,别愣着了,把书都搬进来放桌子上,然后你再回你敏姨那儿,继续这运,听见没有,一个人骑着三轮,小心一点,慢一点儿,听见没有?”杏花已经解开刚拿进来的几摞书的绳子,开始依次往书架上放。 “哦!”我答应一声,忙不迭地将书搬进来。 按照杏花的指示,我骑着空三轮又返回王校长家,正在路上慢悠悠地骑着,建军从一条胡同里跑出来,一下子窜到了我后面的平板上。 “别看你丫胖,还挺利索!”我揶揄道。 “你这话说得,胖爷我啥时不利索了,昨晚答应我的事儿呢?” “啥事儿?”我皱着眉头,装作忘记了。 “大哥,叫你大哥了!你真忘了?”小胖跪在我身后,按着我的肩膀着急道。 “哈哈,大哥我哪能忘呢。你跟我到王校长家帮我搬几摞书,钱就给你!” “搬啥书啊?” “到地了,让你搬啥就搬啥!就几本书。累不着你。” “好吧!先说好了,搬完就给我,我还得赶紧找顺子去呢!” 我带着小胖又回到王校长家,我正招呼小胖赶紧干活,王敏让我俩先歇一会儿,忙又给我俩一人冲了杯果汁,洗了俩雪花梨。 坐在院里的葡萄架下的石凳上,我对小胖说道:“你还啥都没干,先吃喝上了!” “没听过,兵马未到,粮草先行嘛!”小胖一口气喝干了果汁,三口两口就把梨吃的只剩梨核儿了。 我把我的那个梨也递给他,“这个也给你吃吧!” “那怎么好呢!”话没说完,他已经吃进去半个了! 又歇了会儿,我忙催着胖子道:“赶紧得吧!”不由分说,我拽起还在咀嚼的小胖,就进了屋。 我指着屋里的书道:“看见没有,打好包的都往车上放。” 王敏也从里屋出来,道:“不急不急!这胖同学,也谢谢你了!” “姨,不用谢,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学雷锋做好事儿不留名,您告诉王校长,我是五2班的刘建军啊!” “胖子脸皮还真厚!”我心道。 王敏也被胖子的话逗笑了,“好好好,我一定告诉你们王校长。” 我拿手一捅小胖,“赶紧吧你!” 胖子被我多次催促,才真正干起活儿来。搬东西使力气,胖子还真是一把好手,没多一会儿,三轮再次装满,拿绳子扎好。 我招呼一下胖子,“建军,别装了,剩下的,一会儿再来半车就差不多了!” 盘子擦了擦汗,“王阿姨,我这走了,您别忘了跟校长说,我是五2班的刘建军啊!” 听胖子又叮嘱了一遍王敏,我心里这份儿尴尬。 王敏听了,噗嗤一笑,“放心吧,刘建军,我一定告诉你们校长,说你搬书特别卖力气。” 胖子嘿嘿傻笑了几声,还想再说点什么,我赶紧抓住他的胳膊出了院。 我急匆匆地登上车,“建军,推一把!” “好嘞!”胖子搓搓手。 在胖子的助推下,我蹬起车来比刚才要省上不少劲儿。从王校长家的胡同出来,拐上大路,往前走了几百米,有一个小坡,“建军,前头有坡,使把劲儿啊!” 胖子听见,反而放开了手,“那什么,老板,先把工钱付了再说吧!刚才说好的,不能不算数吧!你不能累傻小子啊!” 一听这话,我慢慢停住车。 胖子晃悠到我面前,把手一伸。 我点点头,从裤兜里掏出2张10元来,“我这没5块的了,要不你一会儿再帮我推一趟!”我笑嘻嘻地说道。 “行啊!”胖子二话没说,接过钱。“有钱能使鬼推磨。别说推车,让我推磨都行。” “那来吧!有坡,加把劲儿!” 胖子来到车后,吆喝一声。我也一起用了力,一下子就冲上了土坡,并且由着惯性向坡下冲去,“我前头等你啊!快点儿啊!” 结果后面没人应声,知道被胖子忽悠了,一回头,正好看到后方远处,胖子的身影闪进旁边一条小道。 我一个人回到学校,进了“阅读室”。杏花还在忙碌,刚才放在桌子上的书,有大约三分之一已经被杏花整理出来,放到了相应的书架上。 “姨,刚运回来的书,还放桌子上?” “嗯!桌上有地儿就放,没地自己找个不碍事儿的地儿。” “哦!” “你敏姨家里那儿,还有多少没运过来啊?” “嗯,估计还得有多半车吧!” “那你赶紧回去!我这先不用帮忙!” “哦!” 于是,我赶紧把车上的书卸下,又蹬着三轮返回王校长家。这次回来的时候,王敏已经基本收拾完了,正站在院里葡萄架下,拿着一个包着毛线套儿的大玻璃瓶子喝茶。她侧身对着我,我这才仔细看看王敏的身姿,酥胸高耸,后臀微翘,一袭素绿色暗花的过膝连衣裙,更显得清新素雅,亭亭玉立中,还不失性感,头上像《远山的呼唤》中千惠子那样,在头发后半段包裹了一截防尘的头巾。 我一看她喝水的瓶子,就知道是雀巢速溶咖啡的瓶子,这种结实的装罐头或食品的大玻璃罐,再套个毛线套子,很多人都用来当随身水杯用。 “姨,我回来了!” “这么快,还是小伙子利索。先歇会儿吧!那个胖同学呢?” “不用!我不累!您先歇着!就这几摞儿,我一会儿就搬完。建军说有事儿,先走了。”一边说着,我已经拎起靠屋门的两摞书。 这一次搬运,也许是因为旁边有一个美女单独旁观,我显得格外卖力,虽然没有胖子的帮忙,但我还是三下五除二,就把几摞书及几个箱子捆扎好,三轮的平板前后还都留出了不少富余。 “姨,我这弄好了,那我先骑车走了。” “我跟你一起走!”说完,王敏就要去推墙边上的一辆自行车。 “姨,您别骑车了,三轮上有地儿,上面也铺了塑料布,没脏土啥的,我捎上您。” “你带的动吗”王敏一笑。 “刚才那车比这多一倍,都没问题。您放心吧,正好您还能帮我扶着点儿书,我主要也怕书颠腾下去。” “好吧,我这车正好也有点毛病,有时蹬起来竟空转,链子带不上轮子,也不知道啥毛病!” “哦!下午,我给您看看。” “哟,你还会修自行车呐?” “呵呵,平时就是爱瞎鼓捣!”其实我估计就是她自行车里飞轮的止退齿让油泥黏住了,往后轴里滴点儿油就好了。 “那先谢谢你啦!弄好了,我请你吃冰棍吧!” “嘿嘿,不用不用!” 四十九 我坐在车座子上,等王敏锁好街门。 “晨鸣,用不用我在后面推一把啊?” “姨,不用,您就坐这儿就行,我一拍我座子右后侧的空地儿。” “好吧!”王敏答应一声,踮起脚一偏身,就坐了上来。 随着王敏的如此近的距离,一股幽香袭来,我神情一震,斜眼瞟了眼王敏婀娜的身姿,心里不禁泛出一丝酸意,“挺好的女人嫁给个同性恋!” 离开王家没一会儿,突然感到阵阵凉风袭来,也没注意啥时候,云层加厚了许多。虽然有些逆风,但一扫夏日的暑气,反而让人舒适了许多。 虽然车上多坐了个人,但王敏的体重也就百斤上下,我蹬起车来,依然很轻快,前面又要到刚才那个缓坡了,我于是提前几十米就开始加速。 “晨鸣,要不我先下去,你蹬得上去吗?” “姨,您坐好了,放心吧!您抓着点我。就这小坡,我一冲就上去了。” 王敏没说话,但随着车速越来越快,她的身体还是向我靠过来,双手扶到了我的腰上。一鼓作气,几十米的上坡道很轻松就骑了上去,由着惯性,车子便以更快的速度向坡下冲去,我看前方也没有人,索性没有拉闸,车速顿时不断加快。 王敏没有出声,但心里应该是很紧张的,扶着我腰的双手,指甲已经抠到我肉里了。我虽然吃痛,但也没太在意。迎面的风速让我的眼睛感到有些不适,不由得向右偏了偏头。 偏也凑巧,一股逆向的劲风陡然增强,加上三轮下坡的冲势,王敏宽大的裙摆一下子被风掀了起来,她穿着的是短袜,两脚的脚踝交叉着,一双雪白匀称的大腿一下子就映入了我的眼帘,一条淡紫色的内裤紧紧贴着她神秘的三角区域,让我瞬间浮想联翩。 王敏赶紧腾出右手想要将裙摆压下去,可是这个速度和这个风速,光靠她一只手很难做到,裙摆如同跟他作对一样,让她左支右拙,尴尬不堪。 我心中正感好笑时,车子的右后轮压到了半块碎砖,三轮不由得一颠,车速太快,遂显得有点失去平衡。王敏不由得一声惊叫,赶忙双手抓紧了我,下身的裙子也就由它去了。直到车子滑行出好远,车速才慢慢降下来。 短短几十秒的时间,我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向前蹬着我的三轮车,王敏也将裙摆整理好,将富余的裙摆夹在膝盖之间,仿佛若无其事一般,但她脸上两朵娇羞的红晕已经出卖了她的内心。 我也吁了一口气,一路无话,我继续骑着三轮车向学校奔去。 到了学校里,我忙着卸车,王敏则和杏花一样,将书籍往书架上整理。这一个多钟头的时间,杏花大约已经整理了两成的书架。脑门和鬓角上挂了点点汗珠。 王敏见状,忙道:“杏花,歇会儿吧!喝点水!你这速度还真不慢。” “我不渴,一会儿回家喝去。这是你刚给我那把钥匙。” “没带水杯子吧!我刚看你好像没带。”王敏接过钥匙按进手中的一个钥匙串里。说着,从我搬进的一个箱子里打开,取出个大暖瓶,还有三个装满水的大玻璃瓶,一个是她自己刚才喝水用的,另两个显然是为我和杏花准备的。“来,杏花,晨鸣,我这早就杯子都刷干净了,水刚才就晾上了,估计正好喝,我这还带了茶叶,你要是想喝茶,我这暖瓶了是开水。本来学校里有锅炉,但我不知道这放假了,老刘还烧不烧水,就自己带了。” 我没等再让,刚才一路骑车,是真口渴了,举起个瓶子“咕嘟咕嘟”就喝了多半杯。 杏花也捋了捋额头上的汗水,拿起杯子喝了几口水。“敏姐,刚才我姐也过来了,她到后面帮厨去了,今天,都什么人来了,村委会的那都摆不下了,还得到学校里开几桌?” “哦,我听我爸说,今儿啊,其实是两拨人,赶一块儿了,一拨是乡里的,一拨是镇政府的,还有几个城里来的大学生,到底都干嘛的,我也不知道了!” “大学生?来咱这当老师?”杏花略显紧张地问。 “那肯定不是,我爸说,是美术学院的学生,假期来咱这写生,现在不是各地管大学生都管得严嘛。听说一个学生的家长好像是副县长,她舅好像也是咱这边村里的,反正有点关系,咱这就都当成领导伺候着了。” “噢。我说得呢!”杏花释然道。“敏姐,这屋一放上书架子,再加上一放上书,这架子里就该闷了,不透气,刚才我把后墙那两扇小窗户打开了,还好一点儿。” “嗯,一会儿到中午还得热呢!我爸那屋好像有个电扇,我现在给搬来。正好我这有他那屋的钥匙。” “那敢情好。让晨鸣跟你一起搬去吧!大小伙子,不用白不用!” “哈哈,好!得亏晨鸣在。” “哦!”我应了一声。撂下已经喝干的水杯,跟着王敏往王校长的办公室去。 校长办公室就在我们前一排房子的最东头,王敏从裙子兜里掏出钥匙串打开了屋门。屋里陈设很简单,一个写字台加把椅子,写字台上到时十分干净,只有一个月份盘,靠墙有两个旧的布沙发,里侧有个不大的铁制文件柜,靠南墙还有个一米多高的橱柜,橱柜上有个台式电扇,还有一个玻璃花瓶,里面插着一束五颜六色的塑料花。 没用王敏指引,我径直就去搬电扇。转身要搬走的当儿,发觉电源线没拔,绷直的电源线一下刮倒了花瓶,就在花瓶下坠的时候,我一把攥住了瓶颈,王敏此时也站在橱柜边,她也十分迅速的双手去抱那个花瓶,可惜慢了半步,她用胳膊搂主花瓶的时候,也一起将我的手搂进怀中,我的手背被她紧紧用花瓶挤在一侧乳房上,隔着两层衣料,也让我的手背感受到诱人的绵软。 停顿了片刻,王敏松开了双臂,“你手还真快,我这打排球的手都没你快。” 我腼腆的一笑,忙把瓶子放回橱柜上,又拔下电扇的电源。 重新回到阅读室,将一方桌挪到电源边上,把电扇放到方桌上打开,虽然偌大个屋子,这个电扇作用有限,但毕竟增加了空气流通,而且在架子间忙碌一阵子后,到电扇前吹一吹,还是能缓解缓解闷热感的。 我们三人互相协作,进展还是很快,我负责将方桌上的书按照他们所需要的类别,递给她们,为了加快进度,五层六层普遍都没有放书,来回挪动凳子实在是太费时间了,索性俩人都先整理底下几层。 快11点的时候,大部分书籍都已经上架了。这时,一个人推门进了屋,一看正是王校长。 “弄得满快啊!”王校长笑道。 “那可不是,多亏了杏花她俩,对了,还有一个五2班的小胖子,也帮忙来着,他让我一定告诉你他名字叫刘建军。哈哈哈!” “哈哈,这个胖子我又印象,他爸是谁来着?我想想,也是我学生来着。”王校长拿手指轻轻敲着额头道。 杏花道:“他爸刘守财呗。” “对对对,你瞧我这记性,岁数大了!忘性就大。” “爸,您过来干啥来了,你不得后头支应着。” “哦!杏花啊!你别再这帮王敏了,让她一个人,这不是还有个小伙子嘛!你到后头跟你姐一块忙活忙活去吧,她那缺人手,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一块来那么多混吃混喝的。” “行,我姐也过来啦?我这就去。”杏花捋了下鬓角的几丝头发。 “嗯,她们几个手脚麻利,又能上得了台面的,我都叫过来帮忙了。” “白吃白喝,还得找人伺候着!”王敏不忿道。 “闺女,人家上面来的,你哪儿知道是哪个衙门的,来的就算是个小鬼儿,你也得把他当尊神,就得往庙里请,村里那儿也没办法,这回没伺候好人家,万一哪天拿你一道,你上哪儿说理去。不过,今天还真不白吃,有俩县里来的放映员跟着一块下乡了,晚上在咱这操场上放电影,8点开始,下午村里就拿大喇叭通知。” “那敢情好!”杏花笑道。 “啥片子啊?”王敏问道。 “好像一个武打片,一个叫啥来着,忘了!都是你们年轻人喜欢看的。我不记那玩意儿。我不说了,我走了!一会儿,东西有富余,我让杏花叫你俩来,都后面坐桌去。” “哟!还两部?武打得有啥看头?都是小伙子看的。”王敏道。 “敏姐,那你喜欢啥片子?搞对象的?嘻嘻!”杏花一边说笑,一边跟着王校长出了门。 “净瞎说!”王敏还想要反驳两句,但杏花已经出了屋门。憋着半截话不说出口,让王敏有点不吐不快的感觉。“晨鸣,你喜欢看啥电影啊?” “少林寺,我就挺喜欢啊!我跟里头学了少林功夫呢!” “是嘛?学会几招啦?”王敏笑道。 我也没多想,把手里的书交给王敏,“这个,您看着!”来到西墙边,两手在墙根的地上一撑,腰部一使劲儿,在墙边立起一个倒立。 “哟,不错,厉害厉害!”王敏拍手道。 我心说:“这叫啥不错啊!”这个倒立的确比我预想的轻松,感到两手力量有很大的富余,于是,以手当脚,向前“走”了几步。 王敏则在一旁拍手叫好。 在王敏的喝彩中,我试着抬起左手,结果发现以一只右手撑地依然是异常轻松,于是,我尝试着将力量集中在五个手指节上,掌心慢慢离开地。这个举动,也让王敏很惊讶,她已经停止了鼓掌喝彩,而是蹲下身子,来到我侧近,观察我的手掌是不是真的只用五个手指支撑重量。 而我则也歪过头,仔细地观察起王敏蹲下后两腿缝隙间无尽的春光。她的裙摆只盖到膝盖下侧,以我头下脚上的姿势,正好窥视到那娇嫩的隐蔽部位。一件贴身紧薄的淡紫色内裤紧紧地将她的阴部勒住,显出一个诱人的弧度。 我故意做出竭尽全力的样子,其实自身感到似乎用一两个手指应该也可以撑住。 “好了好了,别伤到手指,赶紧下来吧!你这还真是要练二指禅啊!” 阅了半天春色,让我也有些干渴,听到王敏的话,我两手一按地,胳膊一曲,腰部使力向前一用力,半个空翻,两脚稳稳着地,“姨,你还看过《海灯法师》呢?” 王敏被我的动作一吓,站起往后退了两步,“哟!电视没别的时候,正好看过,我不像你们男的,那么喜欢看武打片。行了,刚才干了半天活,你又练了功夫,咱们坐那歇会儿。剩下的,没多少了,下午一会儿就弄完了。”王敏拉着我在一个方桌边坐下。 “哦!那你喜欢看什么?”我继续问道。 “我不喜欢看电视,我喜欢看书,你喜欢看书不?” “我脑子不好,认字不多,但好像也认识不少,我也想看书!” “等会啊,咱这一屋子书,我给你找找你能看的。”说完,没一会儿,就从一个架子下的柜子里搬出一摞画刊推给我,有《大众电影》,《当代画刊》,《摄影艺术》等。 我一看估计也是王校长从孙老板那儿一块儿带回来的。 王敏自己不知从哪儿拿了本《海鸥飞处》,摊在桌上看了起来。 虽然是几本八十年代的旧杂志,我也饶有兴致地看起来,可惜多是图片,没过一会儿,便翻阅到一本包着牛皮纸的书皮的杂志,书皮上钢笔字端端正正的写着《现代摄影艺术》,书名下方还有“内部图书、概不外借”的红色印戳。 我心里一阵纳闷,挺好的杂志怎么还包上书皮了,打开一看,原来是本英文版的外国摄影作品,里面很多清晰的裸体模特图片,多数是美女模特,也有少量的裸体男模。 以我的眼光来看,很多图片并无过多艺术性,奇异的装束加上奇异的造型,更有一些男女模特摆出类似交媾的姿势,再配合些牵强的光影效果,打造出一些似是而非的“艺术”气息。极少数的作品有一些性器官的裸露。其中一页上,若干个男模摆出各种姿态,都是以侧面示人,身体的肌肉线条都很健美,但这些部位的灯光相对暗淡,关键点是他们每个人的脸和男根部位,都被一张白纸或布挡住,从读者的对面角度射来强烈的灯光,将脸庞及男根的影子映在纸上,脸庞的轮廓当然没什么在意的,但那一根根茁壮挺拔的肉棒,还算给人以较强的视觉冲击力。 虽然这种图片在2000年网络时代来临之后,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在此时相对保守的年代,也算是很震撼的了。 有一套组图根本没啥艺术性,但构图、光泽更像是一部老色情电影的海报,充满了诱惑性,身材女模特紧俏的圆臀对着镜头,单腿跪在一把窗前的椅子上,半截身子探出窗外,一只手扶着窗台,一只手向前平伸,手指所指处,一只色彩鲜艳的鹦鹉落在不远的树枝上。女模特上身穿着短款丝质的睡衣,圆臀上只穿了个T字裤,T字的一竖紧紧陷进两瓣巨臀之间,虽然镜头色彩的重点是那只鹦鹉,但那暖色调下,圆润翘起的臀部更让人馋涎。 我正看得津津有味,王敏突然抬起脸问道:“看啥呢?这么入神!” 我微微一笑,“姨,这本书上的人都不怎么穿衣服!”我把“翘臀”这页托起来给王敏看。 王敏一下瞪大了眼睛,“这是哪儿来的?” “就是你给我的这摞儿里的,都差不多。” “晨鸣啊,这本你先别看了。这个小孩子看,不好!” “哦!”我痛快地合上杂志,和其他几本放到了一起。又拿起其他书随意看起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仕途风流】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4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