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LPR是什么意思】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56-57)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 【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作者lander19812022年3月29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 五十六不知不觉,王敏已经给我讲了几本画报和杂志了。眼看快4点半了,一串脚步声慢慢由远及近,明显不是一个人。我闭着眼睛仔细倾听着,听着声音,我的脑海中也大致勾勒出几个人的身高体态,前面走的明显是翠花,后面还跟着四个人,应该也都是年轻女子。不一会儿,翠花已经来到门前,门在胡春丽走后,就一直开着。刚才那么大的做爱声,王敏估计现在心里还在后怕,其实,我肯定声音是没有其他人听到得。翠花一掀竹帘,进来了,其他几人并没有进屋,“呦,教我们家晨鸣识字呢!”“翠花姐!我这忙完了,正好闲会儿,晨鸣学东西可快了!教一遍就都记住!可得抓紧让他多学点儿。”“嗯嗯,我跟王校长都说了。这小子以前脑子不行,但也我觉得他脑子越来越好了。学半天了吧,你这累一大天了,也该歇会儿,咱一会儿还在这儿吃,你也别回家吃去了!我这没事儿,叫晨鸣回去办点儿事儿。”“哦!你们吃你们的,我这一块儿多不好啊!再说,我妈肯定也做饭了。”“行,随你!我一会儿让晨鸣给你带两盆菜回去,也别让婶儿做饭了,大热天的。就这么着了。哈哈。”“翠花姐,别介啦!”“别客气啦,也不是吃我们家的,我还得谢王校长呢!哈哈!你别管了。”翠花又偏过身对我说道:“晨鸣,别吃了。赶紧出来一趟。”我嚼着桃子,道:“哦!”“我看三轮还在呢,那什么,你赶紧跟着门口几个学生,到村委会那儿帮他们拿行李去,用三轮拉咱家去,也带着她们认认门,你杏花姨刚先回去收拾了,你一会儿再带着她们回学校吃饭来,听明白没有?”“嗯嗯,明白了!”我点着头道。王敏也道:“我这也没事儿,我跟着他们一块走吧。我还说请晨鸣吃雪糕呢!今儿可多亏了杏花和晨鸣了!要不我一人得弄好几天。”我和翠花一起出了屋,王敏在屋里关窗子收拾。门外的大树的树荫下几个女孩正在闲聊。翠花把我带过去,笑道:“这是我外甥晨鸣,刚才聊了好半天,瞧我这脑子,也没记住你几个都叫啥。一会儿,他带你们回我们家,家里乱,你们将就将就。”其中一个貌似零头的女孩儿笑道:“翠花姐,您这么说就太客气了,其实是我们麻烦您。”其他几个女孩也一齐随声附和道。“行了。不早了,先去家里吧!晚上还有好吃的呢!”翠花又指了指锁完屋门走过来的王敏说道:“王校长你们都见过了吧!特有学问那位。这是王校长的闺女,你们叫敏姐就行!他正好跟你们一齐顺道走。”王敏和几个女孩笑着打了打招呼。趁她们打招呼的时候,我已经把三轮骑过来,之前卸车的时候,车上塑料布被我卷起来放在了窗台上,虽然淋了点雨水,但展开之后往三轮后面的货板上一铺,基本大面上没啥水渍,我又从车座子底下把掖着的一块抹布把塑料布擦了擦。翠花对我道:“一会儿慢点骑,她们走着跟不上。”“舅妈,让她们都坐上来吧!”其中一个女孩儿笑道:“都坐上去,你拉得动吗?”我嘿嘿一笑,“那咋拉不动,刚才那几箱子书,也好几百斤呢。我都拉得动。”花一听,也道:“这小子有劲儿,就怕你们坐不惯这玩意儿。颠疼着呢。”其中一个头发稍短的女孩儿,有几分假小子劲头,从侧面轻轻一窜,就坐到平板上,“我还真没坐过这种车呢!你们不上来就在后面推着车跑吧。哈哈哈!”她对其他几个女孩儿笑道。“行了,你们都坐上去,我后头推一把就行。”翠花道。剩下的三个女孩儿也嬉笑着坐到了后面。王敏则还是坐到了我的又后侧的老位置上。“不用,舅妈,我蹬得动。”“走吧!”翠花伸手在后面一推。我带着车上的五个人,径直往学校外骑去。车上四个女孩儿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王敏此时心情出奇得好,也不时和几个女孩开着小玩笑,这一点可能令她自己也很是意外。她的左手下意识地扶着我的腰,微微向后面侧着身子,但两条腿却将裙摆紧紧夹在腿间,没穿内裤的她当然要好好保护好自己的春光。不一会儿,已经进村了,我看离“建群小卖部”越来越近,故意提醒王敏道:“姨,快到小卖部了。那就有冰棍雪糕。”“哦哦!就在那儿靠边停吧。”我在小卖部门口一棵大树下缓缓停下来。王敏跳下车,朝几个女孩儿道:“谁吃雪糕,我请客。”几个女孩很是开心,但嘴里仍说了几句“不用了,不用了。”的客气话。“姨,我吃雪人。”“好。”王敏不一会儿,捧着好几个“雪人”来到车前,把雪糕分发给大家。小卖部里的“雪人”应该是这里最贵的冰棍了,5毛钱一根,一个戴礼帽的小人形象,帽子和眼睛嘴巴是巧克力色的,吃一口,还真的是满口奶香。我边吃着雪糕,边偷偷打量起后面坐的四个女孩儿,全都是不到20岁的年纪,长得都很标致,虽然不算极美,但也可以算是如花似玉,各有千秋。从她们和王敏的聊天中,我知道了她们都是天津美院大一的学生,又都是在一个宿舍。领头的女孩儿叫栗卓然,一头浓密乌黑的披肩发,说起话来,眼角眉梢都灵动至极。她的爸爸在这边县里当常务副县长,奶奶的娘家就在这东石佛,虽然奶奶早就过世了,但她的大舅爷还在世,也就是她父亲的舅舅,叫于胜利,老爷子已经有点老年痴呆了,还有点白内障,膝下就一个儿子,叫于文德,儿子儿媳妇也都五十多了,本来下面还有两个20多岁的孙子,老大当兵走了,老二去北京打工了。由于栗卓然爸爸的关系,老爷子一家日子过得还不错,老大当兵也是栗卓然爸爸托的关系,在部队混得很好。其余的三个女孩儿,有一个稍微胖一点的叫张帆,家在石家庄,父母也都在机关;还有一个叫陈婉儿,天津人,家里祖辈出过些能人,虽然家族没落了,但改革开放之后,她父亲凭着点海外关系,做起生意,短短几年,也发了不小的财;最后一个叫李雨菲,也是最乖巧可人的一个,河北沧州人,说话不多,但长相最甜美,也最活泼,眼角眉梢恍惚间有点儿王敏的影子,她的家庭条件相对一般,父亲是教美术的老师,母亲也在教育系统工作。今年暑假放得早,几个女孩儿感情很好,一说放假就得三个月后才能见面,栗卓然提议,四个人一起到外省旅游采风,但去年六月的风波让很多人都心有余悸,大家从学校分别打电话跟家里说了这事儿,首先不同意得就是栗卓然的父亲,她父亲栗成的政治敏感度很高,也担心几个女孩儿的安全,父女俩争执了半天,于是栗成给栗卓然出了这个折中的主意,让她带着同学来东石佛玩儿,这里离山近,风景也不错,而且这儿也算自己半个老家,有亲戚熟人照顾,自己在这一亩三分地说话也算有点分量。 于是,就跟自己的小舅子魏恒星交代了下,让他开车带着几个女孩儿来这,栗成也在家跟村长老于打了个电话,没有以副县长的身份谈工作,跟老于本来也没啥工作可谈,而是以亲戚的身份拉拉家常,毕竟这是自己老娘的娘家,老于论着也是自己老娘没出五服的叔伯侄子,俩人算是叔伯兄弟,老于当然也把自己当成栗副县长的娘家人,虽然比栗副县长大着10来岁,栗成逢年过节来看大舅的时候,见着老于也是一口一个“三哥、三哥”的叫着,但老于一点也不敢以兄长自居。老于拍着胸脯把事儿应承下来,再说了,就是管几个画画姑娘的吃喝拉撒,也实在是小事儿一桩。的确是小事儿,但栗卓然可是栗成的掌上明珠。栗成这人从年轻开始,就老成练达,城府极深,不徇私情,看人看事儿,都是深可见骨。否则也不能不到50岁,就从一个工厂的团委书记开始,做到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而且很可能年底就要扶正。栗成这人要说唯一的软肋,就是这个在他面前说一不二的亲闺女。本来于文德想让卓然她们住在他们家,但因为于老爷子痴痴呆呆得,有时大小便失禁了都在炕上,甚至说不定老爷子光着屁股就从屋里往院外跑,要不是眼神也不好,两个50多岁的人都不一定看得住。这种情况,卓然当然不能带着几个同学住在那儿了,何况嘴上没说,卓然也有点嫌弃他这个舅爷。上午来了之后,到老爷子那屋点了个卯,就赶紧溜出来了。于文德当然也知道几个大姑娘住在他们家那个院肯定不方便,也就没在坚持。今天,送卓然她们来得是她老舅魏恒星,魏恒星在镇上开个饭馆,丈母娘家也是本乡的,所以和本村几个干部也算熟识,又和晨鸣的舅舅打过几回交道,也不算生人。他听说翠花家的厢房空着,晨鸣舅也出门在外,翠花在家带孩子,就让村长和翠花商量了下,少则俩礼拜,多则一个月,几个丫头玩够了,也就都该回家了,翠花当然没啥说得,又在村长这落了个人情,卓然舅舅还硬塞给她200块钱,让她好好帮忙照顾几个丫头。我坐在车座上,两脚虚踩着脚蹬子,听王敏和几个女孩儿闲聊。这时,从小卖部临街的柏油路上,一辆摩托飞驰而过,在靠近几个女孩儿站的地方时,司机还特意猛轰了下油门。引得我们不由得往摩托上多看了几眼。开摩托车的,一看就是一个社会青年,一个男人留一头烫着卷的长发,带着个蛤蟆镜,牛仔的坎肩敞着扣儿,下身一条破洞的牛仔短裤。黝黑的排皮肤,胳膊上、腿上和前胸,明显有数道大小不一的伤疤,在这个年代的农村,有着明显的反差和格格不入。司机我肯定不认识是谁,但摩托后座上坐的,我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嘎子。虽然,摩托掠过我们只是短短一瞬,但嘎子朝我一撇,明显带着怨恨。我心里倒没啥感觉,一个小屁孩儿还能咋样。栗卓然好奇道:“王敏姐,这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啊,是咱村的人吗?”王敏咽下一口融化的奶油,道:“你肯定不认识,这是张晓武,在家排老三,都叫他张三儿,从小就爱打架,没上几年就不念了,净给家惹祸了,10几岁的时候,看了几遍《少林寺》,就真敢自己一人跑少林寺学功夫,也不知学没学,后来上镇上厂子里上班,也不正经上,也是天天打架,让厂子开除了,后来说跟着几个狐朋狗友上北京做生意去了,也不知道到底是干啥。”“哦,还挺复杂。”没几分钟,几个人吃完雪糕,又坐回三轮上,不一会儿,我们就到村委会门口。王敏带着他们一进大门,一个老头笑盈盈得出来了,“这是小敏吧!多少日子没见着了。你爸和主任他们一大堆人走了有一会儿了,都去主任家了。”“哦,叔,那什么,我是帮这个姑娘来拿行李得。她们行李在呢吗?”“在呢在呢!主任交待了,我这给看呢!没人碰!在这屋呢!”老头一指门口的传达室。几个人没多说啥,纷纷进屋把自己的行李,往三轮上搬,除了衣物之外,每个人还都带了一副画板。我帮着她们把东西在三轮上放好,东西还真的不是一般得多,大包小包得,把三轮后面几乎都要堆满了。王敏笑道:“你们这是搬家啊?”一直也很活跃的陈婉儿道:“可不是,这一放假,学校说要粉刷校舍,如果自己把东西放在宿舍,东西丢了,学校概不负责,所以把宿舍的东西都得往家带,一大堆有用没用得。”微胖的张帆也笑道:“破家值万贯。该带回去得就得带回去。哪能浪费啊!”王敏一笑:“这四边儿,你们四个还能坐下,赶紧上车,我从这边就回去了。”又朝我说道:“晨鸣,骑时慢点儿,也没多远,别把她们都颠腾下来。”“哎!”我答应一声。王敏和张帆在后面推了推车。“王敏姐,那就拜拜啦。”几个女孩儿跟王敏摆手告别。————— 五十七随着几个女孩儿在后面叽叽喳喳聊个不停,几分钟后,我们就到了翠花家,大门敞开着。我回过头道:“到了,这就是我舅妈家。”“多谢你了,小帅哥。”栗卓然道。几个女孩纷纷下车,我急忙抢先帮她们拎下几个包,迈着大步进了院子。杏花听见门外的声音,一掀帘子,从西厢房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块抹布。“这么快就过来啦。”“嗯!杏花姐,真是麻烦你们了。”栗卓然说道,其他几个女孩儿也附和着。“那麻烦啥?都进屋瞅瞅,看看咋样!这张炕睡你们四个绰绰有余。”我趁着杏花掀着帘子,带头钻进屋去,把东西往墙根一放。几个女孩儿也随后进了屋。“好久没睡过大炕了!”那个叫陈帆的女孩儿,放下手中一件行李,四仰八叉的往炕上一躺,“好吃不如饺子,好受不如倒着,真舒坦啊!”躺下后不住地和其他人逗着闷子。我偷眼一瞧她躺得地方,正是早上翠花被我狠插地位置,心中不禁一阵莞尔。看到这个叫张帆的女孩儿,身材是她们中最丰腴得,一对大奶子走起路来不断乱颤,一条紧崩崩的牛仔短裤将她肥圆的大屁股牢牢勒住。这已经发育透了的身材,衬托着一张活泼稚气的脸庞,无需其他动作话语,就足以吸引无数男人的目光了。“那你就躺着吃饺子吧!”陈婉儿收拾着手里的衣物,揶揄道。栗卓然轻拍了一下张帆的肥嘟嘟的屁股蛋,“还不赶紧把自己的东西收拾收拾。”杏花也道:“你们收拾收拾,歇会儿,院里压水井那儿,能洗巴洗巴!毛巾、肥皂我都给你们搁桌上了,一会儿咱们还得一块回小学校那儿吃饭去。待会我叫你们。”说完一拉我胳膊,“晨鸣,别傻站着了。”被杏花一拉,我也赶紧出了屋,我这身上也出了一身透汗,在压水井那儿脱了背心,就着凉水,将身上前后左右和头发一顿胡撸。我边洗着脸,边听屋里张帆低声道:“你们知道好吃不如饺子,好受不如倒着,后面还一个好玩儿不如啥吗?”栗卓然扑哧一笑,“就你没正行。”陈婉儿和李雨菲却都问道:“好玩不如啥啊?”张帆没说话,先哈哈地笑起来,半天才道:“这都不知道,好玩不如嫂子啊。哈哈哈!”听张帆说完谜底,陈婉儿和李雨菲一起和张帆笑着打闹起来!我回头透过玻璃,看到她们影影绰绰的身影,心里也有一些发痒。我直起身子,想要拿毛巾抹下脸和身上的水,才发现本应该在脸盆架上的毛巾不知到被翠花还是杏花拿哪儿去了。只好两手甩了甩,想就这么凑合着得了,结果,有人从旁边递过来一条干松的新毛巾。我一看,正是栗卓然,她一手拿着香皂盒,一手拿着毛巾,笑颜满面地瞅着我,我楞了一下。“喏!用吧!”她下巴颏又向我点了点。“哦!谢谢姐姐!”我接过了毛布好歹擦了擦。张帆也走过来,道:“你叫她姐姐,是不是也得叫我姐姐啊?”“是啊!”“那我俩还管你姨叫杏花姐。那你应该管你姨叫啥啊?”“叫姐啊!”两个女孩儿听了“哈哈”大笑起来。陈婉儿也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对对对!”我假装没回过味儿来,一脸不知所谓的表情。杏花从正屋端出来一塑料托盘的红枣干,朝着几个女孩儿道:“来,姐儿几个,尝尝这个,‘日食三枣,长生不老’,我二奶奶80多了,还能啃老玉米呢!她就爱吃这大红枣。”几个女孩儿也围上来,道:“真的?”于是纷纷拿了几个枣干。“可不是嘛!尤其是咱女的,多吃点枣有好处。”杏花继续道。“你们这都不知道!大枣这可是中药。能养胃益气、补血安神、滋阴壮阳。”张帆接口道,说完已经咽下一个枣干了。“还一套儿一套儿的,还滋阴壮阳?你有阳吗?哈哈哈!”陈婉儿揶揄道。“哼!现在没有,以后肯定有!”“哈哈,对对对,就冲这个,还不是想有多少有多少啊!”陈婉儿拿胳膊肘轻轻地捶了捶张帆那异常丰满的巨乳。张帆没有躲闪,反而更向前挺了挺胸脯,手里拧着毛巾道:“羡慕吧!”栗卓然也道:“一看你家就喂养得好,营养给地足。”“啥叫喂养得好!又不是喂猪。”张帆嗔道。花也和几个女孩儿笑作一团,“我得先过去了,一会儿,我姐又得说我懒不干活了。你们歇会,盯六点之前吧!还让这小杏子送你们回学校那儿。”杏花对众人说道,“晨鸣,你凤霞婶儿家的三轮等晚上再还,一会儿你还带几个姐姐回学校那儿,出门的时候,别忘了锁街门,锁就在窗台上。”说完,手一指窗台。我点了点头,“姨,晚上吃啥啊?还有丸子吗?”“就知道吃,跟中午差不多吧!丸子好些呢!”随着远去的话音,杏花推着自行车已经出了院子。我坐在窗台前的板凳上,一心一意地包着从厨房找到的几个核桃吃。“晨鸣,你咋不吃这个枣啊?”栗卓然拿着几个枣干,伸手递到我面前。“我不爱吃这软的枣,爱吃硬的。”虽然如此说,但还是接过了栗卓然手里的枣。“你这小孩儿,刚才你张帆姐说了,这个能壮阳,还不多吃点。”陈婉儿取笑道。“啥叫壮阳啊?”我抬头呆呆地看着陈婉儿。这一下反问,反而让陈婉儿有些不好意思了。其他人一看陈婉儿的表情,都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该!让你跟人家小孩胡说。”张帆拿手指捅了一下陈婉儿道。一直没有说话的李雨菲,柔声说道:“晨鸣,不用管她们,她们逗你呢!”栗卓然也道:“你这两个姐姐最能闹腾了,跟说相声似的。”“哟,小栗啊!你这就不客观了。”“张帆说得对啊!小栗你这就不客观了,咱们这屋里的,除了雨菲是乖宝宝,咱仨谁也别说谁,要是再喝上两口酒的话,论闹腾,我俩都得甘拜下风啊!”“对!上回要是没我们拦着,你都要光着屁股跑马路上撒欢儿去了。”张帆一旁帮腔道。“是吗?我怎么不记得这码事儿?”栗卓然扬起脸,假装思索回忆道。“不认账吧!我就说那天咱别拦着,让她外头裸奔去。咱们借个照相机给她拍几张作纪念多好啊!”张帆皱着眉顿足道。陈婉儿嚼着枣干,含混地说道:“早知道,我家有摄像机,给她拍下来,卖到电视台,就这身条,肯定能卖个好价钱。”“电视台敢播嘛?哈哈哈”张帆笑道。“我录你拍,那就多复制几份儿,拿到早市上卖去,专门卖老光棍,馋死他们,哈哈哈。”李雨菲抚着肚子笑道:“真那样,扫黄的非把你俩抓起来。”栗卓然也伸出两手往张帆和陈婉儿的肋下捏去,“还卖个好价钱?把谁卖个好价钱?还你录你拍?卖老光棍?把你俩给老光棍。”张陈二人吃痛,赶忙逃开,三个人于是就在院子里打闹起来。没一会儿,战局有了变化,本来追击得人成为被追击得,张陈缓过劲儿来,一起联合起来反击了栗卓然,好汉难敌四手,栗卓然没法儿,向西厢屋里逃去,边逃边叫道:“雨菲,你也不知道帮帮你姐姐。”“我不帮,我只坐山观虎斗。”李雨菲笑道。栗卓然已经被张陈推倒道炕上,粗喘着气又笑又叫,“你俩还跟我没完没了得,那小丫头骂你俩是母老虎呢!”“可不是嘛!”张帆恍然道。“咱们去把她也逮进来上上刑。”陈婉儿道。张帆和陈婉儿一脸眯眯笑着,搓着手朝李雨菲走过来。李雨菲看她俩靠近过来,赶紧堆起笑脸,摆着手道:“二姐、三姐,我可不是骂你们俩啊。”“那你坐山观虎斗啥意思啊!”张陈二人笑嘻嘻地问道。“我——,我是说——你们仨都是母老虎。哈哈哈”说完,李雨菲一个健步,身子一晃已经从张帆身旁掠了过去。张陈二人赶忙调转身子追去,看着李雨菲好像较另三人瘦弱,但身影动作却异常敏捷,脚下的步伐甚是灵活,启动得爆发力也相当有力道,在另外二人的追逐下,仍然游刃有余,还时常借身体交错的时候,掐一下张帆,揪一下陈婉儿,甚至将脸盆里的水轻撩到那二人的身上。“不玩儿了!不玩儿了!”张帆站在离李雨菲两三米的地方,按着高耸的胸脯喘着气。陈婉儿也从我的手心里拿块刚掰开的核桃吃了起来。“你这练家子,我们可比不过。累死啦!”听陈婉儿这么一说,我也看出来了,这个李雨菲至少是练过体能,有一些武术根底。便假装吃惊地问道:“雨菲姐姐,是不是练过武功啊?”“算你小子识货,再给我包个核桃吃。”陈婉儿道。我右手捏了俩核桃一使劲儿,再一张手朝陈婉儿递过去。陈婉儿挑着我手心里的核桃仁道:“那是,你雨菲姐姐的爷爷可是武术家,门派是啥来着?八极拳吧?”雨菲也捋了捋头发道:“啥武术家啊?我爷爷说自己就是个练把式得!”我问道:“雨菲姐姐,你教教我武功呗,我最喜欢看武打片了,尤其是少林寺、海灯法师。”我赶紧站起来抖抖手上的核桃皮儿,也心血来潮,“你看我给你拿个倒立。”说完,我已经两手撑地,身体笔直地倒立了起来。“哟!还真不错!有两下子啊!卓然,你嘛呢?快来看看晨鸣!”张帆也凑过来。“我还能往前走呢!”我以手当脚在她们仨面前来回“走”起来。“啊——”只听雨菲轻呼了一声,“晨鸣赶紧起来吧!”但张帆却道:“晨鸣先别停,你卓然姐还没看见呢!”语气好像有点急促。“卓然,你赶紧得!”“来啦来啦!我正找我那梳子呢!”当着卓然的面,我又在她们面前做了几次曲臂倒立,故意做得很勉强。不料,栗卓然站定之后,也轻呼了一声:“哟!那——”张帆赶紧拿手堵上她的嘴。李雨菲赶紧说道:“行了行了,晨鸣别累着,赶紧起来吧!”其实,在刚才雨菲吃惊地反应中,我就已经明白她们为何有些异样了。下午在阅读室和王敏做爱后,我的内裤就一直揣在了裤兜里,刚才进屋拿核桃的时候,我嫌兜太鼓胀,已经把内裤撇在炕角了,我倒立过来之后,松垮的裤腿褪到了大腿根儿,半截鸡巴早已经随着我晃来晃去,从一侧裤腿的缝隙中探了出来。白嫩的皮肤,粉红的龟头,再加上惊人的尺寸,在四个年轻的美女面前无遮挡的袒露出来,才使得她们不由得产生了异样的表情。我头朝下偷眼看了看几个美女,张帆和陈婉儿在一起轻声说笑着,不停地指指点点,栗卓然有点惊讶,眼神不自然地看着我那露出的半截男人性征,只有雨菲是微侧着脸,一副娇羞的神态。本来叽叽喳喳的几个女孩儿,这会都消停下来了。倒立了好一会儿,我假意双手支撑不住了,慢慢将将腿放下来,喘着粗气直起腰站起来。“雨菲姐,怎么样?我能跟你学武功吧!”张帆抢着说道:“有点基本功,你雨菲姐一定让你学。哈哈!”雨菲也缓过神来,摆了摆手,“我哪会什么武功,也就是我爷爷让我扎了几天马步,学了几手三脚猫。”“平时不是吹自己一个能打八个嘛!这有个小朋友想拜你为师,多好啊!”陈婉儿也帮腔地说道。“你俩别说风凉话了,我这几招要是能收徒弟,得让我爷爷打断腿。”雨菲又对我说道:“晨鸣,教你两招,倒不是不可以,但你得吃得了苦,坚持得下来才行啊。”“吃苦?吃啥苦啊?”我现在心里现在倒有几分后悔,本来就是逗雨菲的话,她要当真了,我是学还是不学?其实凭我现在的力量、反应度,和超常的视听能力,哪还需要学这个小姑娘的招式啊!“你看,一说吃苦,就怂了吧!哈哈!想练好,就得从小练。光扎号马步就得好几年,你这身体已经长这么高了,不适合从基本功练了。不过看你身子骨,有点小块儿头,有时间我教你几招临敌技巧就行了。”一听雨菲这托词,我也赶紧就坡下驴,“那雨菲姐,你可得说话算数啊!”栗卓然忙道:“就都知道玩儿,赶紧把自己的东西都收拾收拾,不趁亮把东西弄好了,晚上万一停电,要找啥找不着,就抓瞎了。”“晨鸣,你们这儿晚上还停电呢?”陈婉儿问道。“是啊!前天晚上还停了呢。电视都没看成。”几个人一听,也赶紧回厢屋去了,张帆趁其他几人在前面没注意,从我身边过得时候,在我肩膀上连拍带摸了几下,然后侧过头来,淫媚地笑了下。这一笑的含义,我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看到她那被短裤绷紧的大屁股,我心里也不禁一荡,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LPR是什么意思】欲海奇缘之重返少年时 (56-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