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原神克雷】玉人何处教吹箫 (3-4)

玉人何处教吹箫

. 【玉人何处教吹箫】 作者: meitunxiaonu发表于S8 ———————- (3) 转眼间又到了春天,水月轩里,萧烈静静的坐在那里,对身边的珠袖吩咐:“去把玉箫给我叫来。本王想听他单独吹奏一曲。” 看着珠袖离去的背影,他忽然又叫道:“回来,他要是又病了的话,你就让人把他给抬过来。” 语气里透着一丝残忍,一个卑贱的伶人,竟在自己面前摆起了架子。 不久后,便看到两个人影一前一后的走过来。 玉箫今天穿了一件洗的干干净净的月白色夹衣,听到珠袖传的话,他也知道自己的逃避已惹怒了萧烈,忍下心中万般委屈,只得奉命前来。 “今天精神到挺好的嘛,怎么,听说要把你抬来,病也没了?”萧烈讽刺的问,轻抬眼:“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认清自己的本分,别等到后悔都来不及的时候才醒悟,你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本王的意思。” “是,王爷,玉箫谢王爷教导。”玉箫顺从的道,心里竟因这几句轻描淡写的话起了一阵颤栗。 *************************** “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一叶轻舟,在千波湖里随波荡漾,萧烈吟完诗,笑咪咪的问着绛唇:“本王这千波湖比之西湖,可还过得去吗?” 绛唇含笑回答道:“奴婢并未去过西湖,怎敢妄加评论?” 萧烈点点头:“也就是你,方肯如此说,若是别人在此,怕是早已谀词如潮了。” 刚说到这里,忽然听闻一阵呼救声,驾船的船娘早已将舟向岸边划去。 一个全身湿透的人儿顺着竿子爬了上来,竟是玉箫,此时羞的满面通红的行礼。 真的是丢脸到家了,只不过想把那条鱼抓住而已,哪知竟失足跌进湖里,挣扎了几下,竟是离岸边越来越远,最最最丢人的是,还遇上了王爷的坐船。 萧烈失神的望向玉箫,一袭本来厚密的白纱衣全部湿透,紧紧的贴在纤细的身子上,成了半透明状,胸前两粒被凉水刺激的挺立的乳头,微微的突出着,头发上的水滴划过那本来平凡的眉梢眼角,竟平添了无限风情。 一直到玉箫告罪离去,萧烈才回过神来,没想到那么平凡的脸,竟会有这么一副让人消魂的身子,看着越行越远的背影,萧烈的眼睛眯了起来。 入夜,几声虫鸣装点着夏夜的风情,玉箫诧异的被珠袖领着来到萧烈的书房,虽然常给萧烈奏曲,但夜里被召见,这还是头一次。 萧烈屏退左右,这个举动令玉箫有了一股不祥的预感,勉强带着笑容问道:“王爷可是想听曲了?玉箫这就为您吹上一曲。” 萧烈摇摇头,一把拉过纤弱的身子,邪笑着道:“你知道吹箫还有一种解释吗?今夜本王不想听曲,只想试试你吹这种箫的本领。” 宛若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底,玉箫没想到自己竟也有这一天,他失神间,萧烈的舌已缠绕上他的,一只手也不规矩的顺着领口滑了进去,在滑嫩的胸脯上抓捏着。 乳头被恶意的掐了一下,疼痛让玉箫从震惊中惊醒,他想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口腔此时正被占据着,前所未有的恐惧深深占据了他的脑海,想也不想的,他的贝齿狠狠向那条滑动着的舌头咬下。一丝鲜血顺着交缠着的唇流了下来。 萧烈不敢置信的看着玉箫,下一刻,他不由分说的给了玉箫一巴掌:“你竟敢咬我,你以为你是谁?竟敢咬本王?”萧烈被这从未遇到过的挫折激怒了,大声的咆哮着。 玉箫也吓坏了,顾不得脸上的疼痛,他颤抖着拉紧领口:“对不起,王爷……我……我是不做的……我只是负责在王府里奏乐而已。” 萧烈冷笑一声,那森冷的笑声让人毛骨悚然:“看来你还是没有认清自己的本分啊,本王想要的,你就得给,看上你是给你天大的脸,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王爷,恕玉箫万难从命。” 他把自己当成什么人了?以为自己和那些成天擦脂抹粉的等着他的临幸,完全丧失了一个男人应有的尊严的少年们一样吗?什么都可以忍受,惟独这个不能屈从。玉箫暗暗的想。 ———————- (4) 凌厉的眼眯了起来,萧烈冷酷的道:“欲擒故纵吗?只可惜对本王用这招,你是找错了对象。”修长有力的五指一拢,便将玉箫重新拉进怀里,粗暴的撕扯起他单薄的衣服来。 玉箫激烈的挣扎著,无奈人也瘦小,力也薄弱,拉扯之间,早已是春光外泄,眼见一只手已放肆的探进他半敞着的怀里捏弄,羞愤之下,他不及细想,抓住那只禄山之爪,张嘴就狠狠的咬了下去。 萧烈吃痛放开了手,忍不住甩手又是一个耳光,这回算准了力道方向,正好让玉箫跌倒在那张柔软的大床上,半边脸颊也肿了起来。 萧烈优雅的脱著自己的外袍,盯着不住喘息著的玉箫,邪虐的道:“轻怜蜜爱你不要,非让本王如此对待你,还是说,你偏好此道?” 玉箫知道就凭自己刚才的行为,已是闯下了滔天大祸,此时的他反而不怕了,左右不过是个死,双眼鄙夷的瞪着萧烈:“人人都说大燕国的皇帝和广平王爷是天纵英才,皇帝我是不知道,但鼎鼎大名的广平王爷,据我来看,不过是个急色鬼而已,如今更是好色到了连人之美丑都不择的地步,有王如此,亡国之日,想必也近在咫尺了。” 萧烈冷笑了一声,又冷笑了一声,最后干脆转为狂笑:“真是没有看出来,倒是个冰雪聪明的人儿呢,想口出不逊,让本王给你个痛快是吧,可以啊,不过好歹也得等我尝到了味儿啊。” 话落,人也逼近床边。挟带著王者独有的万均气势,他不容拒绝的把玉箫压在身下,轻声而又坚定的道:“我说过,我要,你就得给,没有拒绝的余地。” 玉箫冷冷的看着他,慢慢的闭上了眼睛,看到他认命的表现,萧烈不禁笑了起来:“就是,早这样不就结了吗?我还会亏待了你吗?” 征服的感觉真是美好啊,好久都不曾有这种胜利的快感了呢。萧烈细细舔吻著胸前嫩滑的肌肤,忍不住陶醉在这种感觉里。 放松了警觉与力道的他忽然被玉箫一把推开,大怒之下,他刚要重新捕回猎物,募见玉箫手里擎着床头柜上的烛台,那尖尖的利器正对著自己的心脏:“王爷,如果你执意逼迫草民,草民也只有一死而已。” 萧烈沉下脸,万万没想到玉箫看似软弱可欺,却烈性至此:“你放下,本王不动你便是,你出去吧。” 玉箫合拢衣服,直视著萧烈:“王爷乃万金之体,说出来的话,可是一言九鼎,不容反悔的。” “有什么可反悔的?”萧烈赌气笑道:“你以为你是国色天香,不过是本王一时兴趣,想尝鲜罢了,现在兴致也被你搅了,只怕你跪下求本王多看你一眼,本王还怕污了眼睛呢。” “如此多谢王爷了。”玉箫匆匆说完,头也不回的逃出了萧烈的卧室。 凝视著那抹慌张的身影,萧烈的眼里精光闪闪:“跑的了初一,还跑的了十五吗?对付你,本王有的是办法,等到下次你落到我手里,必让你为今天的所为付出代价,玉箫,咱们走着瞧吧。” 一路跌跌撞撞的冲回自己的屋子,还有几个人没有睡下,少不得做出从容之态,佯装平静躺下,脑海里却是如波涛一般,思虑重重。 经此一事,王府看来不是久留之地了,需早做退路为好,只是自己签了三年的卖身合同,要如何是好?玉箫辗转反复,愁思满怀,直到天将微明,才朦胧睡去,犹睡不安枕。 第二天,皇上微服来到广平王府散心,登时忙坏了众人,玉箫虽没精神,奈何王命难违,也只得强自支撑,随乐团一起献艺。 萧枫年少位高,坐在主位上,顾盼生威,萧烈陪侍在侧,其王者之风,比起乃兄竟毫不逊色,偶尔说两句什么,兄弟俩一起大笑,毫无顾忌。 “皇兄,你看我这歌舞,可还过得去吗?”萧烈得意的问著萧枫,亲兄弟间,倒也不怕锋芒毕露。 萧枫故做生气的看着他:“贤弟,你存心气联是不是,皇宫里还没有你这样好的舞姬乐伶呢。你竟然问联过不过得去。” 萧烈皮皮一笑:“皇兄国事繁忙,自然没空理会这些靡靡之音了,这原是我这等没有本事治国的闲散人取乐用的,如何能和皇兄相比呢?” 萧枫白了他一眼,转过身继续欣赏歌舞,忽闻萧烈又问他:“皇兄,你看那个吹箫的伶人如何?” 萧枫顺着他指的方向淡淡瞥了一眼:“平凡的紧,贤弟特意指出他来,莫非他有什么过人的本事不成?” 萧烈呷了一口酒:“皇兄不要小瞧了他,可是一匹烈性马儿呢,小弟我非用点手段,把他弄到了方罢。” 萧枫惊讶的看向弟弟:“不会吧,贤弟,你什么时候饥不择食到这种地步了?况且你府里的美人多如过江之鲫,轮也轮不到他吧。” “征服未必不是一种美妙的过程啊,皇兄。”萧烈感叹的道,目光紧紧锁在玉箫的身上,不肯移动分毫:“玉箫,你等著吧,本王看你这次如何逃的出我的手掌心。” 【未完待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原神克雷】玉人何处教吹箫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