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亚洲AV无码之国产精品网址】[原创]悲惨凄绝周芷若 第四~六章

[原创]悲惨凄绝周芷若

第四章  忘义张郎贪   可怜美颜抽变形  当假扮成渔民的蒙古兵从船舱内鱼贯走出,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了,这两个时辰他们当然照办了金婆婆的话,通通轮过周芷若上的三个洞!  因看到心目中的女神周芷若被轮的场景而激起的张无忌,在这两个时辰也没闲著,与赵搞了个天翻地覆,得美人郡主甚至昏了过去。  这时张无忌才回复神智,赶紧赶到船舱之外,恰巧碰到刚走出来,正意犹未尽谈论著的众渔夫们。  【啊∼真是舒服啊∼就是去嫖都没这样爽,有哪个婊子肯愿意一次给这么多人上,真是太刺激了∼】  【是啊∼真去窑子也没这么好的货色,天生丽质啊∼果真是汉人中的第一美女。】  【不知道他们峨嵋派是不是也有练下,被我们这么多人轮过居然还能得紧,真是爽!】  【呵呵∼不知道能顶个几天唷∼被我们轮过上下三洞,到后来叫都没声音了∼】  【她愈是忍著不叫愈想得她叫!她愈是扮清高就想得她发浪!她愈是可怜兮兮的就愈想用打她的脸!】  【这金婆婆要去的岛不知到要航行多久?我好想一辈子在这船上干这美人。】  【我看这金婆婆俘虏她也就为了折磨她,说不定就将这美人扔给了我们,到时我们就将她养在王府,做我们的工。】  众蒙古兵假扮的渔夫污言秽语的热烈讨论。  才刚跟赵大战完的张无忌听到这一番话,一邪火又被燃起,好不容易等到鱼夫们都散尽,才蹑手蹑脚的走进船舱之中。  还未进船舱,已经能闻到的腥臭味,一入船舱,那腥臭味更是刺鼻,瘫倒在地上的周芷若双腿大开,浑上下都是,两眼上吊著,杏微开,舌头半吐,浓的从嘴角流出,口腔中著数十根卷曲的毛,已然昏死过去。  张无忌走近看,档再度高高隆起,原本在船舱外偷看,已让他一发不可收拾,此时就近细看,更是让张无忌心跳不已。  可怜的周芷若,历经十多名蒙古兵轮干遍三洞,上、脸上、上、道、眼、嘴里是和唾,甚至还有尿,腥臭难当。一张俏脸被无鞭打,给打得瘀青红肿,一对大也是瘀青掐痕。被狠狠轮过的小肿起,外翻,门被干得括约肌松弛,浓的从这两洞之中缓缓流出,不知道灌溉了多少进去。    张无忌知道此刻自己应该又恨又怒,毕竟周芷若是自己幼时恩人,两人成人之后见面更是互相有,见到自己的人被如此轮羞辱,他一点也无法生气恼怒,反而只有的兴奋和高涨。  【芷若!】虽然有心的愧疚,但张无忌还是不争气的下了子,挺出了,现在的他心只想发火。  【芷若∼芷若∼】张无忌将放在周芷若嘴边来回摩擦,然后将塞入她的嘴中轻轻抽送,已经昏迷的周芷若自然无法替他口,张无忌从她的嘴里无法得到发,邪火又起,抽出,狠狠的往周芷若脸上拍打。  「趴」张无忌这下打得大力,拍得甚响,原本他只是控制不住火,而模仿那些蒙古兵对她所做出的羞辱举,但这么一做,张无忌却发现了居然快异常,当下无法止歇,一下又一下用狠狠鞭打著周芷若的脸。  【啊∼芷若∼我受不了了!】张无忌鞭打著,终于受不了,拉起周芷若双腿,将挺进他的之中。  才刚被轮过,周芷若的道被撑得老开,里面更被注了,而正昏迷的周芷若更不可能紧,张无忌一进入之后毫无紧实之,大失所望,还挤出了一大坨浆喷在他的下体上。  虽然周芷若没有想像中紧实,但张无忌已经收不住手了,他掐住周芷若的大用力吸吮,却吸进在她子上的,只觉嘴腥臭,恼怒的将这些和口水用力吐在周芷若脸上。  发怒的张无忌将怒火全宣在周芷若上,反正周芷若此刻无知无觉,他也不用有什么顾忌,用力发狠猛干,直干周芷若翻飞,啪啪作响,连了数百来下,最后全进了周芷若的道中。  完后的张无忌终于较清醒了些,不禁有些愧疚,自己居然和那些禽兽一般,但适才的快记忆犹新,他已经无法欺骗自己,就是喜欢看到周芷若被凌辱的样子。    之后可悲的周芷若成了众渔夫的便器,每日皆被每人轮遍上三个洞,如此残忍的轮却无法让他们足,因为周芷若正是那种让人愈折磨,看见她愈痛苦、愈悲惨,才会让人更觉快的美人。  甲板上,全一丝不挂的周芷若被塞进渔网中。  这几日她已被轮的痺了,她以为形已不能再坏,却还有更坏。  【嘿嘿∼小美人,每天这样干妳妳也腻了吧?咱们来点刺激的,爷儿放妳下去玩玩水,哈哈哈∼】众渔夫笑著,将在渔网里的周芷若抬起,然后噗通一声丢下海。  被困在渔网中的周芷若纵使识得水,也毫无用武之地,随著船只前进,只能被拖在海水里,直呛得几乎窒息过去,好在不一会扮成渔民的蒙古兵们就将她拉了上来。  【咳咳咳∼】被拖到甲板上的周芷若脸色发青,呛咳著呕出海水,浑透,冷得不住颤抖。  【哈哈∼这招果然有用,丢到海里洗一洗,不马上变干净了吗?】重蒙古兵笑道。原来周芷若连日被轮,浑都是,这放到海水里一拖,将她上的都冲洗掉了。  缩在甲板上的周芷若恶狠狠的瞪著他们,却冷得直打颤。  【喔∼这是什么眼神啊?妳想杀了我吗?】一名蒙古兵扯住周芷若的头发,将她提了起来。  【半天没妳,逼了是吧?居然敢瞪妳大爷!】他下子,用狠狠抽打周芷若的脸。  周芷若悲愤集,却是不敢答话惹怒他,只尽力的将头别过去,忍住羞耻任由抽打。  【唷∼这会不敢看我了∼别过头去是在偷偷骂我吧?我要妳看我,看我怎么用打妳!】那蒙古兵将她的头硬转过来,用一下一下的正面直击。  周芷若脸上的水痕未干,被拍打起来啪啪作响,更是比平常更大声,这让蒙古兵们到更加兴奋。  【想不到妳这张脸沾了水被打起来更响了,这会不用抽妳个百八十下怎么了得∼】众蒙古兵笑,纷纷围了上去,立马有五条各占一方,将周芷若的脸占,此起彼落的抽打起来。  【哈哈∼真爽,咱们来比比看谁打得响!】一名蒙古兵建议。  【好啊!那打得最响的人可有奖赏?】另一名蒙古兵问。  【哈哈∼奖赏吗?让咱们安妇周芷若给生个胖娃吧!】那名蒙古兵答道,众蒙古兵哄笑成一团,那围著周芷若打脸的五名蒙古兵,便开始卯足了劲猛抽。    张无忌桥装成渔夫,本来就混迹在众蒙古兵中,只是碍著赵,没有跟著众蒙古兵一起轮周芷若。这几日来,他都一直看著周芷若被蒙古兵们糟蹋,最初的怜惜之心,已经随著邪念的增长几乎然无存,每次只要看到周芷若被他们羞辱,他就到莫名的快,就像现在,若不是赵就在侧,他说不定已经跟著上去用抽打周芷若了。  【无忌哥,你说你的那位芷若姑娘怎地这般的下呢?被欺负成这样还莫不吭声,莫非她其实喜欢被鞭打?喔∼她在王府都为了苟且偷生自愿作安妇了,想必是很喜欢被男人,我看她也不用做什么侠女了,改去做更合适。】赵故意说道。  周芷若被鞭打的可怜模样,彻底撩起张无忌的火,虽然他清楚周芷若断无可能是甘愿对蒙古人献的,但赵这样抹黑羞辱,使得他更兴奋。  【芷若真是个骨头,真该去做!】张无忌恍惚的答道,此刻他已被念宰制,他心想若是得到了周芷若,一定要将她卖去做婊子,每天接一百位客人,光是想到周芷若被人轮的仙死的神,他就几乎要了。  【芷若姑娘这等绝色去做婊子的话,生意肯定好,不知道一天能不能接一百个客人呢?】张无忌搓著兴奋的问。  【那是一定可以的,一百位还怕少呢!瞧芷若姑娘如此,三个洞都要塞才能足,一次要接三位以上的客人,所以要乘三,一天接三百位客人才够。】赵边笑著边蹲下来,舔起张无忌的。  【一天三百位啊∼真想看芷若姑娘被轮了三百人之后是怎样的光景。】张无忌兴奋的抱住赵的头。  【无忌哥哥,别再想周芷若这下的妇了,她都已经是百人玩过的烂货,就只配做女,根本配不上你。】赵吐出张无忌的道。  【是啊∼芷若只配做女,生得这么美,不让男人太可惜了,最好就是做女,只要付钱谁都能上她,她也就是只能靠卖逼赚钱的货色。】火焚的张无忌已经失去理智,故意说这些羞辱周芷若的话使他更兴奋。  【就是……像她这种货,最终就会被人玩到松掉,人老珠黄后在院当个老鸨。】赵继续挑逗著张无忌的。  【是啊是啊∼继续说∼继续说∼】张无忌痴迷的望著被众人围著用抽打的周芷若,一边让赵为他吹箫吹到。  赵知道周芷若在他心中的地位已经然无存了,不过她的美色依旧吸引著张无忌,她计划著还要让周芷若被玩得更烂,让张无忌彻底对她失去兴趣。  抽打周芷若脸的声音愈来愈响,啪啪的声音甚至盖过了浪潮,把一直在舱中的金婆婆给吵了起来。  【我道是什么声音,原来是你们这帮人用抽打这小货的声音,居然这么大静,是想把她抽死吗?】金婆婆笑道。  【抽死倒是不会,将这货的脸抽歪倒是有可能。】一名蒙古兵笑道。  【喔∼这倒是挺有意思的,如果你们能把周芷若的脸打变形,婆婆我重重有赏。】金婆婆邪恶道。  【这可不简单啊∼估计的没日没夜的抽她个一月半月才有可能。】一名蒙古兵答道。  【可惜你们没这么多时间,再过两日就要到目的地了,这两天你们加把劲吧!】金婆婆笑道,转又回舱内。  听到此处的周芷若悲从中来,终于忍不住痛哭流泪,每日都要被轮已经够悲惨,现下他们更多了这耻辱的目标!  【啊∼哭了,别以为妳哭了我们就会饶过妳!】一名蒙古兵更用力的抽打。  【虽然把妳这张俏脸打变形很可惜,但妳放心,之后咱兄弟们会好好照顾妳的,反正脸变形了,想把妳卖去院也卖不出去了,就勉强收下来做安妇吧!】一名蒙古兵边笑著边用力鞭著。  【要怪就怪妳生了一张欠人抽的脸,不用抽妳的脸简直对不起良心啊!】一名蒙古兵哈哈笑道。  【可别顾著打她的脸,放著这货的逼不啊!】一名蒙古兵钻进周芷若底下,用力一顶,进入中。【唷∼到海里一趟,这妞冷的连都缩紧了,的我好舒服啊!】  【喔∼是么?最近得太凶,这货的逼的不紧了,连门都有些松弛,我这就来试试是不是又变紧了?】另一名蒙古兵将塞入周芷若的眼,【喔∼果然紧实多了,而且冰凉凉的。】说罢,开始了起来。  周芷若又又冷,上下的遭到击,一张小脸又同时被五条狠狠抽打,崩溃的痛哭,她已经绝望了,落到金婆婆手底,不知道自己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尽管周芷若哭得涕泪纵痕,蒙古兵们依然完全不怜香惜玉,反而更是兴奋,用抽打她的脸更是起劲,五条狠狠抽了近百下,将周芷若抽得浮肿涨红起来,才纷纷在周芷若脸上。  周芷若的脸被五发铺,将泪都参在一起了,分不清是泪是,蒙古兵们不等她休息,转眼又是五条凑上,继续对著她的脸抽打,看来他们是势在必行,铁了心要将周芷若的脸打变形了!     得所有蒙古兵都了三发以上,已经是半夜了,周芷若整整被轮了六个时辰,脸也被鞭打了六个时辰,一张脸又是红肿又是瘀青,红一块青一块的,上面还被了一层的,更著无数根因抽打留下的毛。  众蒙古兵都干得累了,却还不想放过她,看著倒卧在甲板上,已经半昏迷的周芷若,又都兴起凌她的念头。  一名蒙古兵走上前去,撬开周芷若的嘴,将她脸上的和卷曲毛的刮了下来,全部塞进她的嘴里,逼她吃进去。  【一整天都没吃东西,肯定饿了吧?爷喂妳吃毛拌,可得谢我啊!】那名蒙古兵笑道。  被了半天周芷若已提不起劲反抗,只能屈辱的慢慢下整坨拌著的恶心毛。  【乖!好吃不?别全吃完了∼】那名蒙古兵笑道,留下整根毛在她的嘴边,【留下一点在嘴边,让人家知道妳是个吃毛的货!】他变态道。  【唉∼干了这么久这货都被干到不敢反抗了,真是无聊,看她这要死不的样子就提不起劲,来点刺激的吧!】一名蒙古兵抓了条鱼笑道。  【来∼爷让妳爽上天!】他将那条鱼塞进周芷若的里。  【喔∼啊啊啊啊∼】被塞进里的鱼不断弹挣扎,在里疯狂搅著,周芷若吃痛惨叫,在甲板上著。  【哈哈∼果然很爽吧!】【这娘们还是叫起来才够劲!】【听这货一叫,爷儿又硬了!】众蒙古兵笑道,又团团将周芷若围起。  【眼也塞一条吧!】一名蒙古兵又抓来一条鱼,将的周芷若按住,把鱼塞入她的眼中。  【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呃∼】周芷若失声惨叫,两眼一翻,下体狂水,失禁尿流。  【哈哈∼爽啊!这妞又翻白眼了!】【看她翻白眼立马硬了!】【还是翻著白眼的样子最销魂啊!】众蒙古兵举屌向前,又开始用抽打起周芷若的脸。  可怜的周芷若,在到达目的的这两天内,无时无刻都被抽打著脸,至靠岸时,整张脸已经肿得不成人样了,浮肿消退,不知是否已经被打变形?第五章  这章心里描写多而戏少,先跟想看戏的看官说声抱歉,我在「陈友谅调教周芷若」被人嫌说心里描写过少,所以此部故事著重的在于心里层面,并且力求保有原来人物的格,和依循原有故事发展。﹍﹍﹍﹍﹍﹍﹍﹍﹍﹍﹍﹍﹍﹍﹍﹍﹍﹍﹍﹍﹍﹍﹍﹍﹍﹍﹍﹍﹍﹍﹍﹍﹍﹍﹍﹍﹍﹍﹍﹍﹍﹍  各怀鬼胎心计沈   荒岛定初献  金婆婆一行人上了蛇岛之后的故事,不知剧的就去看原作吧!本座旨在色描写,其余的部份就略过。让我们直接进入周芷若盗宝刀宝剑流放赵后,与张无忌和谢逊在荒岛的日子。  却说张无忌为了驱,不得不碰触周芷若的肚腹以运功,谢逊于是替两人做主订婚,以免去男女之嫌。  对于周芷若的,张无忌原是敬重而怜,在心中奉为女神一般神圣不可侵犯,凡人不可亵渎,但在亲眼目睹周芷若被轮那凄楚的态,对她的已转为迷恋而痴狂,再无半分敬重同。此刻她对周芷若的已经变成一种病态的恋物节,他想得到她,却不想占有她,就跟挖掘到一件好玩的事物,而希望跟大家分享一样,现在的周芷若在他心中便是这样的存在。  会有这样剧烈的心态转变,其根源有一部分当然要怪张无忌犯的男人心态,在周芷若时还是处女时,他觉得她是那样圣洁,是那么高不可攀,带周芷若遭人轮过后,在男人的心态下瞬间就一文不值,觉得她也不过就是如女一般任人玩弄的女子。不过,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周芷若受的模样,实在太让人著迷。  荒岛上张无忌帮周芷若驱尽体内最后的十香筋散余,在这之前每次驱与周芷若的接触,都让张无忌火焚,几乎不能把持,只要一想到周芷若在船上受蒙古兵凌辱的景,他便无可自制的起。尤其是想到在船上最后那两日,周芷若的小脸全天候被抽打,那崩溃惨哭的神,他便会兴奋的从马眼分泌出一些。  而最后周芷若的脸到底有没有被打变形呢?张无忌不得而知,因为在下船之后周芷若便一直蒙著面不肯脸。周芷若特地如此代表她的脸确实怎么了,很奇怪的,自己的未婚妻面容可能受损,他却到很兴奋!  虽然亟想看看周芷若的脸究竟怎么回事,但周芷若矜持非常,说什么也不肯拿下来,其实好几次张无忌都快忍不住硬上了,但周芷若除了驱之外连手都不给碰,这让他兴起了想征服她的望,他倒要看看这已经是残败柳的女人还能假矜持多久?  其实周芷若一直不给碰,一部分是出于矜持,而最大部份是因为羞耻,她并不知道张无忌在船上已经看过她被轮,甚至偷偷过她,因为张无忌骗她说是搭另一艘船过来的(这里跟原作不同请别计较)。她以为张无忌还当自己是处女,才会答应订婚,却不晓得自己从王府被掳以来至今,已经被超过百位的蒙古人过,甚至可能已经怀下孽种。  她是喜欢张无忌的,但是一想到正式成亲之后,行房时张无忌看到她部被刺下耻辱的「安妇」字样会有怎样的心?她就不敢面对他。  驱终于完成,而张无忌并没有将手抽回来,反而开始不安分的朝上下移,他已经压抑不住他的,另一手搂住周芷若的腰,硬挺的隔著衣物顶在她的后腰。  【无……无忌哥?】周芷若又羞又惊,抓住那只不安份的手,但却只是轻轻握住,并没有进一步的阻止。  这几日来虽然张无忌一直没有对她乱来,但她从他的眼神看出他对自己体的望,虽然她曾对著灭绝发过誓不会上张无忌,但为了光大峨嵋,成为明教的教主夫人,是最快的捷径,所以自从与张无忌再见时,她便开始有计划的诱惑他。  盗取宝刀宝剑后,杀蛛儿、流放赵,就是为了张无忌和自己相处,她早知张无忌对自己有意,在这荒岛上一番相处下来,更会日久生,一切随她计划,甚至往更好的方向发展。狮王作主让他们订了婚,而张无忌比预料中的更难把持,尚未成亲便以按耐不住,若是能够怀下张无忌的种,一切就很完美了,周芷若这样想著。  但部那耻辱的「安妇」刺字,若是被看到了,势必无法隐瞒自己已非处女之,还有那脸上的伤……被那些蒙古兵连日用抽打脸部,光用手触和觉就知道脸已然受伤了,但因为没有镜子,她无法得知到底伤得如何?看不看得出来?只能每日触,来判定应该是消肿了些。  这几日已经吊足了张无忌胃口,周芷若知道她没有选择的余地,被轮过的事终究无法隐瞒,只能希望张无忌不会嫌弃她,还有∼利用自己的体征服他!  张无忌的手已经完全进她的衣下,搓著周芷若的巨,硬挺的巴隔著衣裙在她的间摩擦,不断分泌出。  会过百多位男子的周芷若,心中明白自己对男人的诱惑,也了解如何挑得男人起,几番拒还迎后,开始配合起张无忌的,轻轻低起来。因为脑子只是想勾引张无忌,她自己也不晓得自己是否真为郎的而到欢愉,不过她无法否认,也已经被挑逗起来,因为那小也已开始分泌出水。  得到周芷若的回应,张无忌又惊又喜,就算是在船上周芷若每日被轮,也从未真正配合的发出或是叫过,周芷若虽受人玷污却依然保持著的圣女形象,在这一瞬间瓦解,原来,周芷若也有的时候!  春漾的周芷若,比起受人凌辱那可怜的模样,更是一番风味,虽然还未看见她的脸,但光听她那有些压抑却又不自禁的声,娇弱的子跟著扭,头在玩弄之下羞耻的挺立,细小的汗水漫布在光的肌肤上,张无忌就兴奋的几乎出来!  【芷若!给我好吗?】张无忌亲著周芷若的细白后颈,痴茫地问。  【无忌哥哥,但是……我们还未正式成亲。】周芷若娇羞地道。  【在这座孤岛,也不知何时才能得救?难道一辈子无船来救,我们就要当一辈子有名无实的夫妻吗?】张无忌拨开周芷若的衣襟。  周芷若本来就只是想吊他胃口而已,如今见张无忌已经忍不住了,也不再抗拒,任由他将自己的衣裙一件件褪下。  张无忌将背对著自己的周芷若全扒光,周芷若曲线撩人的美背和的映在眼前,他将周芷若那一头秀发拨到一旁,欣赏她美丽的背脊,周芷若的纤腰极细,张无忌揽住了她的腰,将她转了过来。  最先冲入眼底的,是那两颗傲人巨,周芷若这两粒大,又白又挺,两粒头已经兴奋的挺立了,在之前周芷若的头还是粉红色的,但经历过蒙古兵不断搓,已有些暗沈。张无忌想到这对美在船上给蒙古兵们肆意的抓过,甚至过数十次,心中就更兴奋了。  抓著周芷若无法一手掌握的大,张无忌的目光继续往下,虽然周芷若害羞的紧双腿,却还是遮不住部上那耻辱的刺字。  【无忌哥,妳看到了吗?】周芷若幽幽地问,脸上尽是不安。  张无忌点点头。  在渔船上时,周芷若每日被蒙古兵轮,衣服根本没有穿上的时候,这刺青他自然早就看过了,问过赵之后,他也知道周芷若在万安寺的遭遇,是以他毫不惊讶,只是这些周芷若并不知,所以他装作吃惊的模样。  【芷若,莫非妳已非完璧之了吗?】张无忌明知故问,其实就是希望听到周芷若羞耻的自己讲出被轮的事,  【是,无忌哥,其实我在万安寺已经失于蒙古鞑子,请原谅我隐瞒你……】周芷若悲从中来。  【这……妳被他们轮了吗?】张无忌故意问。  周芷若委屈的点点头。  【被……多少人?】张无忌装作悲愤的问,其实心里很兴奋。  【一……一百人。】周芷若忍不住啜泣起来。  【无忌哥……你会嫌弃我吗?】周芷若不安的问。  张无忌故意不答,故作忧郁的替她把脉,然后装作松了口气道:【好险妳并未受孕,若是妳怀了鞑子的杂种,那么我就……我就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张无忌故意装出非常在意的样子,便是要让周芷若到不安,其实他早就借机替周芷若把过脉,确认她并未被至受孕,否则也不会答应与周芷若订婚,虽然他喜欢看周芷若被,可不代表他肯帮别人养孩子。  周芷若自然不知张无忌心思,只见张无忌似乎非常难以释怀,只是因为自己没有怀上孽种才免强接受,当下慌了,决定更加卖力的诱惑。    【他们这样糟蹋妳,还在妳上刺下此等污辱字样,当真可恨!芷若,那妳的脸呢?该不会∼他们将妳毁容了?】张无忌见周芷若的表已知道他的技俩奏效,今后周芷若必定百依百顺,为了讨好自己使出浑解数,当下称胜追击。  周芷若此时心慌意乱,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可以搪塞,只好据实以告:【他们并未将我毁容,但……在我来的渔船上,金婆婆封住我的道,令船员们轮我,那些船员也是蒙古兵假扮的,他们在船上不停羞辱我、我,还……还打伤我的脸……】周芷若说道伤心处,忍不住哭了出来。  【芷若,说清楚些,他们用什么东西打伤了妳的脸?】张无忌追问,面对周芷若的楚楚可怜,他丝毫未到同,只到无比的兴奋。  【他们……他们用打我的脸,一直……一直不停地打……】说到这,周芷若已经泣不成声。  【芷若,让我看看妳的脸好吗?我通医术,必定可以将妳治好的,别害怕∼】张无忌温言道。  周芷若也知这样遮掩下去不是办法,而且自己也不清楚伤得如何?若是严重到不医治会留下疤痕的话,那可是从此毁容了,张无忌通医术,虽然丢脸,但也只能给他看看了。  当周芷若揭下面之时,张无忌心中怦咚地跳,那一刻他也不晓得自己到底期看到什么,他似乎变态的盼望见到周芷若被抽的变形的脸,耻辱羞愧的带泪扑入她的怀中,却又希望她的脸能完好如初,毕竟她仍然是他想得到的女人,并且他们已有了婚约。  邪恶和理智在心中冲击著,张无忌终于看清周芷若的脸,然后瞬间硬了!  周芷若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数道有著清晰的轮廓的红印,耻辱的印在脸上,眼皮和嘴边皆浮肿著,一张俏脸虽然没有被抽歪,但也几近毁容了。  虽然周芷若脸乍看之下严重非常,但张无忌通医术,只看一眼便知周芷若的脸只是些肿胀和瘀青,并无大碍,只要以药膏敷抹,不出几日便能痊愈,甚至不会留下疤痕,虽然这岛上并无药,但这等伤势就算不接受医治,过段时间自然也会消肿渐渐痊愈。  这种况对张无忌来说是最好的,因为他既想看周芷若脸被抽的变形的悲惨模样,又不忍未婚妻脸上真有什么损伤,现在这种状况令他意极了,他更想到这还是已经稍微消肿之后的结果,若是周芷若刚下船那时,肯定是更加惨不忍睹,光是想像周芷若被鞭的面目全非的样子,他就兴奋的马眼不禁分泌出一些。    周芷若见张无忌这目瞪口呆的样子,心中已然凉了一半,这岛上自然无镜,她知道自己的脸被鞭的发肿,却不知道底严重到什么地步,是以一直遮掩。等了这么长一段时间,用手触已觉消退不少,但看张无忌的表,她知道脸上的伤终究明显。  【无忌哥,我的脸有救吗?还是……我真的已经毁容了?】周芷若惶恐的问。  【芷若,妳不必担心,妳的脸只是有些肿胀和瘀青,不碍事的,再过些时日自会好,也不会留下疤痕的。】张无忌安道。  【真的吗?】周芷若喜极而泣,扑在张无忌怀里,这些日子以来她最担心的就是这张脸,如今得知脸上的伤终能复原,总算如释重负。  美人在怀,张无忌再也无法把持,将周芷若向上一抱,与她拥起来。  周芷若被张无忌突来的深吓到,但随即想起自己要用体征服张无忌,可不能再处于被,于是将张无忌抱得更紧,出舌头与之缠。  两人激烈蛇了好一会,直到双方几乎都快喘不过气了才终于分开,周芷若深的望著张无忌,这猛烈的激竟使得她下体泛滥成灾,张无忌的也兴奋无比,但脑海中浮现的却是周芷若被人强轮上的屈辱景。  周芷若从张无忌的眼神中,看出她对自己无法自拔的,她知道只要自己能足他,就能控制他了。  她将纤纤玉手向张无忌的跨下,轻轻握住了他的袋,张无忌全一震,她又将手慢慢游移向上,最后温的握住他的,轻轻套弄起来。  【好舒服啊∼芷若∼】张无忌舒服地道,周芷若那的小手握住他的,温的上下套弄著,力道适中,比自己自渎不知道爽上多少倍。  周芷若然一笑,低下头,了张无忌的头,张无忌又抖了一下,周芷若又是一笑,整个人趴在他的跨下,的舔遍他的。  张无忌舒服极了,尽力压抑住自己别,周芷若舔遍他整根后,忽然一张口,将他的头含住,然后笑眼望著他,慢慢的进他的。  在船上张无忌也过周芷若的嘴,但那是在周芷若无意识的时候,如今是周芷若主为他吹箫,那舒服程度完全无法比拟,看著自己的一点一点没入周芷若的小嘴中,那温热的觉搭配眼前的视觉享受,真是无比的至福。其实张无忌没想到周芷若竟会主帮他吹,因为在船上时周芷若也不曾主替人吹过,大部分都是那些蒙古兵按著她的头用力她的嘴,即使逼迫她吹箫,她也只是不不愿的含个两下而已。  周芷若终于将整根没,将脸埋在一大团毛中,她将脸微微抬起,出一个笑,然后猛地开始前前后后含弄起来。  张无忌一声,几乎就要了,周芷若手口并用,一只手按摩著张无忌袋,一只手轻轻套弄著根部,一张嘴不只卖力的含弄,并搭配著吸吮和舌头舔弄。周芷若在万安寺经过百人调教,口的技巧甚至已经大胜职业的娼,此时全力施为,张无忌怎能抵挡得住,周芷若见张无忌已经到达临界点了,最后加强火力,握住用力套弄,大张著嘴吐出舌头舔弄著头绕圈,终于张无忌低一声,了出来!张无忌的喷的又快又猛,狠狠的入周芷若的小嘴中,周芷若即时的将头含入,一边舌头还不安份的狂舔弄头,让张无忌在她嘴里口爆,但张无忌的一发不可收拾,大量的一下子灌她的嘴,令周芷若不得不松开口。大量的从周芷若口中爆出,张无忌的也从她嘴中弹出,还在疯狂的,周芷若闭上眼睛张开嘴,任张无际握住用力将喷在她脸上,她知道,男人总喜欢在她脸上。张无忌这一砲足足了十几秒,浓的将周芷若的脸整个覆盖住了,周芷若他完,吃力的睁开被糊住的眼,再度含入,用力吸了起来。张无忌见周芷若吸的脸颊都凹陷了,兴奋的下体抖擞,居然又了一点出来,周芷若吸了好一会,将张无忌里的残存全吸了出来,这才松口让掉的掉出。第六章  羞耻话意乱迷   为缚夫君愿受孕  第一次体会到被吹箫的快,张无忌在这瞬间甚至产生了要将周芷若独占的想法,但看见周芷若被了一脸底下的鞭痕,又想起她被一群男人围起来用抽打的可悲模样。  无法自制变态的望,张无忌甩著刚完而垂的巴,啪搭啪搭一又一下的在周芷若的脸上甩打著。  周芷若抖了一下,又震惊又委屈的看著张无忌,哀求道:【无忌哥,别……别这样,疼∼】边说嘴角边涌出。  【放心吧芷若,我不会太用力的,不会将妳打伤的。】张无忌完全没有收手的意思,不断搓弄著巴,不停拍打著她的脸,这举让他更兴奋,巴又慢慢开始充血。  【无……无忌哥……】周芷若被张无忌抽得生疼,吃痛闪躲,却被张无忌按住头,只能可怜兮兮的哀求:【无忌哥……我不喜欢这样……别这样对我好吗?】  【芷若,那些蒙古鞑子,也是这样用抽打妳的吧?妳让他们这样对妳,却不让妳的丈夫这样对妳?】张无忌边抽打著,巴慢慢又胀大起来。  【这……我是被逼的,并不是自愿让他们打的……】周芷若被打的快要哭了出来,其实张无忌也并没有真的使劲抽,但心的人居然也如此对自己,实在是比被歹人凌辱更百倍的痛。  见到周芷若可怜的模样,张无忌想狠狠凌辱她的望再度上升,但他想现在就开始凌辱她,就无法看到周芷若为了取悦自己而现出的模样了,于是他强压住自己的望,温言道:【芷若,我这不是在惩罚妳啊∼而是为了妳让我舒服给妳的奖励,丈夫用拍打足自己的妻子的脸颊,是一种犒赏的行为啊∼】张无忌开始编造谎言调教。  这谎言当然不能完全说服周芷若,但也让周芷若有些摇了,至今为止每个上过她的男人总会对她的体凌辱,这也让她对观念偏颇了,男人似乎总喜欢用抽打她的脸,虽然她不觉得这会是什么犒赏的行为,但不可否认,那些男人都因此得到快,既然张无忌这么做会到愉快,自己也只能配合了。  周芷若不再抗拒了,还仰起头,主迎著的拍击,弱弱地道:【那无忌哥,你可要轻点。】  此时张无忌已经完全硬挺了,硬梆梆的拍打在周芷若的小脸上啪啪有声,看著周芷若不愿却又无可奈何的神,承受著拍击不断抽的脸,被拍击飞溅的景,张无忌是愈来愈兴奋,不过他也未忘记安周芷若:【芷若,妳放心吧∼我不会弄伤妳的,我怎会舍得娇妻脸上有什么损伤呢?】说完张无忌不再拍打,改用戳弄,用顶弄的周芷若脸部变形,然后不自禁的微笑。  在人眼中,周芷若当然看不出张无忌这个笑容是隐藏了变态的心理,她只当男人会想用抽打戳弄女人的脸是很正常的事,虽然觉很耻辱,但也只能接受了。  张无忌戳弄了好一会,才终于将目标转往下,周芷若的双腿依然紧著,张无忌暗骂了声「假矜持」,有些粗鲁的拉开她的双腿。  被拉开双腿的周芷若羞愧的用双手遮住自己的脸,而张无忌则目不转睛的端详著她的。  在船上周芷若是整天全的,张无忌当然也不是第一次看见她的,但一直都是看见被得大开外翻,倒流的凄惨模样。下船之后,周芷若修养息已逾十几日,小慢慢回复收拢。周芷若的本来就是难得一见的明器,虽然之前日日遭人轮摧残,但休息一阵子已几乎恢复紧实度,只是实在被得太多,原本红色的色泽明显暗沈了不少,外也微微外翻,不像还是处女时紧紧闭合,这些改变却不是可以恢复得了了。  虽然如此,但周芷若如今看起来尚称鲜嫩的小,比起在船上张无忌看到的那副惨状差异实在太大了,张无忌现在才明白,女人的恢复力是很强的,而且周芷若还是特强的那一种,其实如果只有一个固定的伴侣,就算天天,周芷若的小就算到四十岁都还能很紧。  张无忌吃惊的望著周芷若看来肥美的,缝中还不断流出,显示著周芷若也很兴奋,修养过后,周芷若的比之赵的美得多了,只是部上的耻辱刺字实在突兀,但对变态的张无忌来说,来羞耻「安妇」三次,反而是最的点缀。  看著周芷若如此美的,张无忌几乎想要去舔了,但想起这不知道被灌入都少砲过,就不免恶心,于是他出手指,探入周芷若的小抠弄。  【芷若啊芷若∼妳的居然这样啊∼还遮著脸装害羞呢∼其实你很想要我的吧?】张无忌出手指,已经是手。  周芷若慢慢放下手,依旧脸通红,她没有否认,反而自用手拉开自己的双腿,用行表示任张无忌为所为。  这羞耻的作,大概已经是周芷若目前最大的尺度了,张无忌很是意,不过想著经过调教之后,她应该可以做出更下的举,他已经开始计划了,要将周芷若调教成一位妻。  张无忌将凑近,敲了敲她的部,然后用头戳弄著挑逗,想到了眼前这个,不久前才被人轮过并内,他就无比兴奋起来,无法控制的用敲打戳弄著她的。  【无忌哥哥?】受到张无忌的异样,周芷若不安的问。  【芷若啊∼妳说在万安寺有一百位蒙古鞑子上过妳,那在船上又有几位上过妳呢?】张无忌忍不住问,笑容愈来愈变态。  【二……二十多位吧?无忌哥,你为什么要问呢?】周芷若不安的问。  【那就是一百二十多位了,芷若妳的小已经被这么多过了啊∼】张无忌继续拍打著。  【无忌哥,你是在嫌弃我吗?】周芷若更惶恐的道。  【不会的∼芷若,我不会嫌弃妳,妳被愈多人过,我愈是妳!】张无忌笑道,下一挺,终于将挺了进去。  【嗯∼啊∼】周芷若忍不住起来,即使她已被百多条过,但被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入,受是完全不同的,她只觉得无比的兴奋,似乎只要张无忌抽一下她就能高潮了。  张无忌整个人压了上去,将深深埋入周芷若,上次入周芷若的时,她刚被轮过,而且是昏迷状态,整个道被撑得松开,一点也不舒服,但这次完全不同,周芷若的小的极紧,水沛温热,张无忌光是入就几乎要了。  【芷若∼妳好紧∼】张无忌酥道,若不是亲眼见过周芷若被轮,他真无法相信这样紧的嫩居然已经被百多人过了,看来周芷若的是个名器!张无忌欣喜不已,就算以后将周芷若调教成妻,让她被人轮,也不用担心变松的问题了。  为了抑止的冲,张无忌入后不敢马上抽,起周芷若的转移注意,周芷若的似乎比初见时更大了,也不知是还在发育,还是被搓大的?想到上百人曾经过这对巨,张无忌就兴奋起来,粗鲁的抓这对美。  周芷若虽然被得有些疼,但也产生了些微快,其实她也是有些受的潜质,或者说,在不断被凌辱之下,她对接受的刺激,已经渐渐倾向于被了。  张无忌见周芷若没有丝毫抵抗,虽然微蹙著眉头,却掩不住一丝欢愉,更加搓的肆无忌惮了,甚至低下头来对她的头又亲又咬,笑道:【芷若,妳这对大那些蒙古鞑子都抓过了吧?他们是不是也这样用力的呢?】  【无忌哥……芷若……并不愿意给他们的,但如果是无忌的话,怎样都可以……】周芷若微微,她真的被弄的很疼了,但也真的愈来愈兴奋,也不知道到底要不要阻止张无忌这样下去,但想她要尽力取悦张无忌,就说服自己配合下去了。  【芷若妳这对子真是漂亮,那些蒙古鞑子一定对这对子做过各式各样的事吧?他们一定用这对子过,还有这么美的腋下,他们也一定过对吧?】张无忌不断挤弄著她的巨,一边秽的问。  周芷若不晓得张无忌这样问她到底是什么心态,这样问让她到很羞耻,但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也到了一丝的兴奋?想到要全力取悦张无忌,虽然羞愧,她还是回答了:【他们……都做过,他们也都很喜欢我的……子……】她不知道该怎样说自己的部才比较不羞耻,听张无忌一直用子来称呼,虽然觉得颇不雅,但也配合著说了。  见周芷若如此羞愧下体却分泌出更多水的反差模样,张无忌知道她真的很有调教潜质,他兴奋的抓著她的大,开始一下一下大力的抽,干得啪吱啪吱响。  【芷若,他们一定很喜欢这样抓著妳的大干妳吧?被蒙古鞑子的侵入觉如何呢?】  【他们一定是一起轮妳的吧?所以妳的被干著,子说不定也被干著,或许嘴也被干著呢?你说是不是啊?】  【他们都是怎样抽的呢?是像这样吗?妳一定也被干到高潮过吧?其实被轮妳也有到一丝兴奋对吧?妳这乱的货∼】  因为周芷若得极紧,张无忌吃力而缓慢的干著,但每一下都将退出大半,再用力顶进去,干的又猛又狠啪啪作响,嘴里还不断问著周芷若被的景,他就是想看周芷若屈辱的描述自己怎么被轮。 周芷若自然不明白张无忌的变态心思,她只道张无忌是吃醋她被许多人上过了,所以抱著发的绪,对她这样屈辱,而不断问自己被的形,只是出于男人比较的心态。  无论张无忌出于什么心态,周芷若都想尽量足他,毕竟他都愿意做这冤大头了,于是周芷若抱著愧疚的心里,即使羞愧,还是有问必答。  【他们……他们都是一群人一起……一起上的……芷若……都是被逼迫的……一点也不兴奋……无忌哥你是……你是最的……他们都不及你……啊啊……】周芷若边沈受著冲击的快,边吃力的回答,虽然这话是要说得让张无忌高兴,但也算是真心话,因为干著自己的是人,周芷若特别有觉,被张无忌干得快连连,水不断涌现,然后一声,高潮了。  张无忌看著下的周芷若,因为高潮而浑直抖,眼睛半瞇睫毛直颤,表销魂的不得了,杏微开,一行唾流了下来,甚至发出的,当真是爽到极限。他当然不是第一次看过周芷若高潮了,在船上就看过她被轮到好几次,但从来没有出现这么享受而人的表,周芷若的嫩夸张的抽搐著,水狂漫出来,甚至潮吹了,两条美腿抖得快要按不住,道剧烈的收缩,按压著他的让他舒服至极,原来∼这才是周芷若真正愉悦的高潮。  周芷若纯粹是因为跟心的人做兴奋而高潮,但张无忌却以为周芷若是因为刚刚那一番羞辱的对话而到兴奋的,等到周芷若终于潮吹完后,张无忌将她的两条美腿抬起,压在她的上,抱住她的双腿,整个人压在她上,一上一下用力的干,像是要将她钉在地上。  【啊啊啊∼无忌哥∼】高潮过后的周芷若还无法抽离那愉悦的快,马上又被这么刺激的猛干,不自禁的大声喘息轻叫起来。  【他们一定很常用这姿势干妳吧?可以干得非常深入,的时候一点都不会漏出来,全都会进妳的子呢!】张无忌邪恶的笑问,愈干愈是大力。  周芷若被干得迷茫,根本没听清楚张无忌说什么,只是失神的叫著,小一抽一抽的,仿佛又要。  【芷若,有多少人进妳的子里了?】张无忌愈愈猛,不断重复问著,周芷若被的浪失神,但也终于听懂了,虽然脑袋几乎一片空白,还是回答了。  【他们……都进去过了……每个人都……过……我不知道被了几次?】说完,周芷若剧烈的颤抖,再度高潮了。  【芷若妳真是,这么快就高潮第二次了,被那群蒙古鞑子轮的时候也是这样吧?妳这个妇!】张无忌笑著将退出,用啪啪拍打著周芷若的,周芷若的水狂涌出来,已经爽得没力气回话了。  张无忌周芷若完,将她整个人抱起,周芷若绵绵的全无力,任由他将她抱在腰间继续套干起来。张无忌埋首在她的巨中,一手揽住她的纤腰,一手抓著她的,一上一下大力的套干。  高潮了两次的周芷若全酥,随著张无忌的套干晃著,半瞇著眼愉悦的叫,她已经完全投入了,现在她终于体会到的美好。  张无忌的经验不多,一早就已经快出来了,只是硬憋著,还有两次的稍微休息,才能忍到现在,看周芷若已经被自己看得态尽现,他也不想憋了,抱著周芷若用力扑倒,快速摆腰用力抽,一轮狂猛送,最后一捅到底,在周芷若的体内喷发了。  周芷若紧紧抱著张无忌,任张无忌发狂的冲刺,到他终于出,双腿一缩,扣住了他的,一,将死死箝住,让他将全在里面。她受到大量的冲进子,她希望就此受孕,只要怀上了张无忌的孩子,那张无忌就更不可能抛弃她了。  张无忌年轻气盛,这一发居然比上一发还要多,足足了快二十秒才完,完之后他足的趴在周芷若上,一时还不想将退出来,周芷若在万安寺被调教出来的功实在太厉害,让他觉得自己差点就要被榨干了。  张无忌趴在周芷若上,玩弄著周芷若的美,等再次起,他可不会只两次就足,那些蒙古人玩过的手段他全都要在周芷若上玩过一遍。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亚洲AV无码之国产精品网址】[原创]悲惨凄绝周芷若 第四~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