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火棉胶婴儿真实图片】[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九十二至一百九十六)【免费下载APP软件下载安装到手机】

[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九十二至一百九十六)【免费下载APP软件下载安装到手机】/

[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九十二至一百九十六)
发布于:2022-05-30

,

作者︰xeron2002

,

总回数︰360回

,

字数︰约900000字

,

首发︰仅发布于春四合院,请勿转载。

,

—–

,

与芬分别后,我逕自往西南方向走去。

,

走了不知多久,一血污的我,来到了小溪的下游了,看了看地图,如果没有计算错误,应该还有两日的路程。为了避免『力气』不足而导致无法使用技能,我只好把『力气』留着,尽量避免

,

「沙沙…」

,

又一阵异从远处的丛中传出来,不是吧?前天才靠着史历克的牺牲,还有芬的献,我才从阿亮的追捕和天娜的致命攻击中逃了出来,现在不是又来了吧?

,

果然,又一道影从丛中走出来,幸好现在是中午,光充沛,我可以很轻易看清来者。

,

「梅子!」

,

那道影,原来是梅子!看到她,我的心突然变好了!

,

「聪头!」聪头?到底她是甚么时候替我改的了?不过没关係,能够遇上老朋友,才是最好的。

,

「梅子!你怎么会在这儿的?」

,

「找你呀!」梅子兴奋地跑过来,握着我的手,地说︰「能够再次见到你,实在太好了!」

,

梅子兴奋地跳跳跳,前一对美上下蕩,我的眼睛也跟着上下移,没有把焦点离开过她的脯,如此泼的少女,实在是不可多得呀!

,

「这段时间,你到底发生了甚么事?」梅子喜形于色地说。

,

于是我把这四个月来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梅子听罢便大吃一惊。

,

「现在你没事就好了,最重要是你现在已经离险境了。」梅子开朗地笑着说︰「对了,史历克也在找你。当我们听到你被哥罗军队捉了后,他和我决定分开寻找,你有没有见到他?」

,

梅子的话,不知不觉戳中了我的痛处,我不知道要应该怎样把史历克的经历告诉给梅子知道。

,

「怎么了?」梅子好奇地问。

,

「没甚么…史历克…他…」我吐吐地说。

,

「他甚么?快点说吧。」梅子已经急不及地追问。

,

逼于无奈,我只得把遇到史历克之后的事,说了一遍,梅子听罢,同样大吃一惊,之后更哭了起来。

,

「他竟然…」梅子一边哭、一边捉住我,责怪我说︰「你为甚么不救他?」

,

看到梅子伤心的样子,我也不知道可以做些甚么,的确,她责怪我是对的,因为我实在太没有用,致使史历克牺牲了。

,

「是,对不起,是我太没用。」我内疚地说。

,

「不,不用道歉,是我的错,我太冲。」梅子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说︰「这不能怪你,因为连你都被他们捉去,你又怎有能力去救他。」

,

「是,我实在太没用。」

,

「不过知道史历克临死前,找回他的妻子和女儿,总算有点安。」梅子振作起来说︰「我们走吧!」

,

「嗯。」

,

「你要加强你的实力,不要辜负史历克的牺牲。」梅子触地说︰「但愿史历克一家能够在天堂重聚吧。」

,

我听罢后,沉默无语,因为梅子和芬的话,都令我无地自容,我明白到必须拥有足够强的力量,才能够保护边的人。

,

我们回去帕鲁图的路上,没有太多话,因为史历克的事,让梅子的心不是很好,而我也惭愧得无法再和梅子谈话。

,

不知道过了几个月,泰利他们现在到底怎样呢?诗诗又怎样呢?她会不会以为我死了?还有嘉、Uffy、Yen和阿莲,她们又怎样呢?不知道见到她们之后的第一句话,应该要说些甚么吗?单单是想这一句话,就已经弄得我心七上八下,顿时变得紧张。

,

我们不停步,从中午走到下午,停了下来,吃了些东西,又再上路。很快,太下山了,黄昏渐去,月亮高挂,漫天星宿,原来已经入夜了。

,

夜静蝉叫,四周寂静,我和梅子找了个平地,生了个火,静静地休息一下,明早再走。

,

翌日。

,

我们飞快地走过小山、小溪、小树林,终于,来到了繁华的帕鲁图前,已经是黄昏了。

,

「终于,我终于回来了。」足足有四个多月,我都没有回来,我实在太挂念这裏了。

,

「是的,聪头,你回来了。」梅子开心地抱住了我,她的一对绵房压在我的膛上,太舒服了。

,

我们慢慢地走近帕鲁图,可是…我们停了下来。

,

自从来到这个游戏世界后,我的官似乎变得起来,我到裏面似乎有些古怪。

,

「太静,实在是太静了。」

,

我听不到周围有任何声音,也看不到有任何守卫在城墙上驻守,只是死寂一片。虽然哥罗军队已经撤退,但守卫绝对不会鬆懈,而且泰利是绝对不会撤走守卫。所以,一定有古怪。

,

我们小心翼翼地走近城门,果然是一个人都没有,没有人把守,也没有半点声音,我们偷偷地走进城裏,发现城内乌灯黑火,没有半点光,走在城头上,也是没有人,很静,静得有点恐怖。从前的五光十色,今日却是黯淡无光,气氛有点诡异。

,

「奇怪,到底人们都走到哪裏去?」梅子一边警戒地留意四周,一边发问。

,

可是这个问题,我实在不懂回答。想着想着,我顿时到胆战心惊,全皮疙瘩,二话不说,马上拉着梅子,飞快地赶往军营。

,

「泰利!」我朝军营叫喊…

,

军营内空无一人,儘管我如何叫喊,都只有我的回音,把整个军营都翻个遍,始终见不到任何人。诡异的气氛,让我赫然记起诗诗,生怕她有危险,于是我飞奔去旅馆,只可惜,同样是空无一人。

,

「奇怪了…怎么会一个人也没有?」我狐疑地看着空蕩蕩的旅馆。

,

「有古怪,我们一定要小心一点。」梅子凝神静气地说。

,

我只好祭起『窃听』和『透视』,只可惜,这方圆一公里都没有看到人,也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根本就是一个死城!

,

到底怎么了?这四个月来发生了甚么事?如果西城如此,那末东城的况又是怎样?不由得我不担心起诗诗和泰利等人起来。

,

「聪头,我们不如先往东城去看看吧。」梅子一言惊醒,于是我们便前往东城看看。

,

在前往东城途中,我不停地思考,到底发生了甚么事?

,

来到了东城的外围,总算安然无恙,城上有士兵把守,只是城门紧闭,没有任何人在城下走。

,

「东城应该没事,但是…」我指着城门对梅子说︰「他们关了城门,要进去似乎有点难度。」

,

突然间,有数十枝箭从天而降!我拉着梅子往后便退,所幸,我和她都没有受伤。我定神一看,城头上的士兵十分紧张地举着弓指着我,没有半点鬆懈地瞪着我。

,

「谁?」一把很熟悉的声音响起,我定神一看,是彼德!

,

「是我,阿聪呀!」

,

严肃的彼德没有放下戒心,继续指示手下用箭指着我们︰「我怎知道你是真还是假?」

,

「彼德,是我啦!」

,

就在这时,我到背后传来了一阵阵凛冽刺骨的寒气,我猛然回头,只见几个人形,歪歪倒倒地走近,它们瞪大空洞的双眼,呆呆地咧嘴而笑,让我打了个寒颤。

,

「放箭!」彼德一声令下,数十枝箭破风而至,那些人形被成刺猬。

,

我连忙拉着梅子离开现场,只见那班奇怪的人,拖着躯,缓缓地追过来。

,

「聪头,我们现在如何是好?」梅子紧张地问。

,

「事有古怪,一定要调查清楚,回西城!」于是我和梅子再次返回西城,希望查出一个端倪来。

,

诡异的气氛充斥着西城的角落,往日红灯区的一片繁华盛世再不复见,如今空无一人。到底是甚么原因导致这样呢?泰利和诗诗去了哪裏?彼德又为甚么会提高警觉到这个地步呢?刚才那些像丧尸一样的人又是甚么?

,

我们开始逐家逐户地搜索,可是没有发现任何人…又进到一间屋子,我们搜索起来…

,

「咦…聪头,你来看看。」梅子的呼唤,我连忙走过去,她指着地上的一大滩水渍说︰「刚才踏在上面,觉脚底一,而且,整片地下都有不少。」

,

沿着梅子的指尖看去,看着地上一些奇怪的体。我沾了些在指头上,放在鼻前嗅了一下,竟然…

,

「那是…」我有点不好意思,言又止。

,

「那是甚么?」梅子急不及想知道答案。

,

我红着脸,腼腆地说︰「那是女人的潮。」

,

梅子听到我的话却无于衷,追问道︰「即是甚么?」

,

我登时目定口呆,连潮是甚么都不知道么?难道梅子是处女?嘿嘿…慢…慢着…

,

就在我们研究这些潮到底从哪裏来的时候,后面一阵呼吸声,我们连忙回头一看,原来丧尸又来了!牠们一拐一拐地走近,把我们包围住,我们只好突破丧尸的围攻,连忙从屋裏冲出去。

,

可是甫一踏出屋子,数以百计的丧尸正涌向我们…

,

我们到底如何是好?

,

「我们快走!」我抱住了梅子的腰,往天空一跃而起。

,

「好利害!」在我怀裏的梅子,双脚腾空,对此到惊讶。

,

我们无法理会下方的丧尸,只见牠们正聚集着,在地上追着我们,我只好加速,飞离这个鬼地方再算。

,

然而,『飞行』会消耗不少『力气』,『力气』所余不多的我,必须谨慎使用,于是我们先降落到屋顶上,仔细观察楼下的丧尸们,牠们的行模式和行为。

,

「吼…」丧尸们发出沉默的吼叫声,举着双手,缓步地向我们所在的房子走来。

,

「我们到底怎样办才好?」梅子十分紧张地问。

,

我仔细留意着这些丧尸,没有穿衣服的牠们,体完好无整,脸有血色,只是双眼空洞无神,口中不停地发出低沉的吼叫,似乎漫无目的、实际上却是有系统地向前走,而且懂得寻找目标。这个况,和我及诗诗当日在基利山见到佛罗伦斯控的难民十分相似,可是,要控制这样庞大数量的丧尸,佛罗伦斯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

「啪啦!」突然间,丧尸们突破了我们所在的屋子大门,冲进了屋内,幸好我们在屋顶,牠们没有办法走上来,于是我又抱着梅子,飞到另一座屋子的屋顶。

,

只是一降落,那批丧尸竟也跟着涌过来。如是者,我们不停地转换地点,最大的问题,就是丧尸实在太多,多得有点可怕,街巷,有些仍在屋内,甚至有些已经在屋顶等着我们,弄得我们疲于奔命,只顾着逃跑。

,

「哎呀!」梅子大叫一声,我顿时一疾,原来已经攻上屋顶来的丧尸们,抓住了梅子脚踝,她拼命地踢,而我也拼命地拉着梅子的双手,可是…

,

「哗呀!」丧尸们实在太多太可怕,只有我一个人,力量实在有限,牠们一下子就把梅子从我怀裏抓了下来,跌在地上。

,

「可恶!」我愤怒地撞向牠们,把牠们撞开,想救下梅子,但是丧尸实在太多,我这一撞,才撞开了几头丧尸,后面的丧尸已经涌了上来,把梅子和我重重围住。

,

「吼吼!」几头丧尸走到梅子的边,梅子只得用上她捷的手…可是空间实在太细,她无法发挥原有的实力,只是剎那间,她就被丧尸们重重捉住。

,

丧尸一下子涌过来,被我一拳一个打倒在地,但是牠们若无其事地站起来,继续往我这个方向涌来,机械式地出了手臂,要把我捉住。这个时候…

,

「吼!」面前来了几个雌丧尸,她们无片布,燕瘦环肥,各自挺着形状不一的房,压过来!突然间,一对巨压了过来,好好舒服的觉,嗯,觉有点熟悉…咦?这,不就是阿莲吗?

,

怎么阿莲会在这裏?只见阿莲一下子把我扑倒在地,其他雌丧尸在爬了过来,把我全上下的衣服都扯个粉碎!

,

「哗呀!停手呀!」相信梅子都是遇到相同的遭遇,几头雄丧尸,正在把梅子的衣服扯碎,让梅子出结实而完美的体。

,

丧尸们无视我们的拒绝,只管把玩起我们的体来,可恶,那头才离了天娜的慾,现在又要堕入另一个慾耻辱中。

,

「可恶!」我的手脚被都丧尸们牢牢地按住,无法弹,只见阿莲木无表,张开了嘴巴,握住了我的,一口气把鲸下去。

,

在这个惊慌的况下,我根本没有心去享受阿莲给我吹奏的快,我反而担心起梅子起来,可是…

,

「唔唔…」梅子想分裂自己,但是丧尸们实在太多,分裂出来的部份都被紧紧抓住,嘴巴已经被所佔据了,她厌恶地反抗着,她的嘴巴被撑开了,丧尸肆意地侵犯她的嘴巴、房、。

,

丧尸们的手贪婪地在梅子上来去,这个形,不得不让我想起当日难民的事。

,

我疯狂地扭上,强烈地反抗,但是下一秒,我的嘴巴被堵上,对,是被舌头给堵上。我定睛一看,在疯狂地与我舌的,正是Yen,她完全无意识地抱住了我的头,只管,舌头不停地住了我的口腔,疯狂地捣,的质,让我渐渐失去了反抗的能力,体也开始变得怪异起来。

,

我侧着眼看过去,竟然见到泰利也在丧尸的行列之中!他挺着粗壮无比、坚硬如铁的,来到了梅子的面前!他把梅子的双腿狠狠压住,掰开了她的小,正对準着。

,

「不要呀!」梅子拼了命地挣扎,但是泰利似充耳不闻,缓缓把下半靠近了她。

,

「停手,泰利!」泰利完全没有半点反应,只管握住了下半的,慢慢地进梅子的体裏。

,

「啊…啊…啊…」一点一点地没入梅子的小中,她受到一点一点的撕裂,呼吸声越来越急,表越来越难看,叫声亦越来越痛苦!

,

泰利毫无反应,只管把自己的下半,不停地往梅子体推进,直到他完全把了进去,换来的,是梅子的惨痛尖叫!

,

「好痛呀!」梅子似疯了一样挣扎,泰利却没有理会,开始摇下半,抽起梅子来︰「救命呀!」

,

泰利的上已经沾上了鲜红的颜色,他把梅子的处子之给夺去了!他不顾梅子如何的哀求、如何的惨叫、如何的辱骂,他就是只顾摆下半,机械地用着梅子的处女小。

,

我很想救梅子,但是我被变成了丧尸般的阿莲和Yen压住了体,我想使用技能,但是又怕伤害到她们,只用上『穿墙』,那只足够让我一个人离开,梅子同样是救不到…而且『力气』不足够同时使用『位移』和『取物』,只能够选择其中一项来使用。

,

我到底要怎样办?

,

「不要…呜…不…唔…」哭着的梅子,口中还未来得及拒绝,就已经被丧尸用上塞住了,两个房在丧尸的手中,不停地搓弄得快要变形︰「停…手…呜…唔…我求…你们…停手…」

,

梅子发出凄厉的哭声,被堵住的小口让她无法发出清晰的字词,只能断断续续地向我求救。

,

可是我苦无办法去救她,因为我自难保。阿莲不停地吐着,高超的技巧,引得受到极大的刺激,四周的雌丧尸,也把她们大小不一的房挤了过来,压在我的脸上,要我替牠们舔个遍,头有大有小,有的甚至流出了,可是我无暇欣赏。

,

不远处传来了梅子痛苦的声和求救声,实在让我非常焦急,但是,泰利和那班丧尸没有停下来,依然侵犯着梅子的初处体,疯狂地进出从来未有人玷污过的小,把原本只有细小洞口的小撑得很大。

,

从来未曾试过人事的梅子,头一回就已经要尝试如此粗壮的和粗暴的强姦,她哭了,但哭根本没有用,丧尸依旧疯狂地侵犯她,不停地把在她的嘴裏,让她咳嗽起来,又把放到房之间,玩起来。梅子哭着哀求,换来的是泰利机械式抽。

,

良久,这时泰利面色一变,大喝一声,梅子瞬间明白。

,

「不要在裏面…快拔出来…」梅子的哀求,依然无法凑效,泰利一脸舒爽,想必他已经把所有都到梅子的子之内。

,

当他把拔出来的时候,杂着鲜血的,暴然从梅子的小喷了出来,泰利了不少,梅子痛苦地哭着…

,

「呜呜…」梅子痛苦地悲鸣着,眼眶中的泪水不断流出来,就如小中的,杂住她的初处之红,流出小之外,落在地上。

,

可是她的恶梦还未完,第二只丧尸也挺起,直接往她的小进去,才刚破处的小,又被另一条侵犯,痛苦加倍,梅子已经痛哭起来。

,

可是,本来应听到梅子的求救声,现在已经听不到了,因为她开始竟然变异起来,不再哭了,就连表都变了,变得木无表,口中只发出沙哑低沉的吼叫声,手脚也没有反抗,只躺在地上,任由丧尸不停地着她,她都没有反应。

,

「梅子!醒醒!」我的内心是这样吶喊,可是我的嘴巴却被Yen用嘴巴堵住,除了阿莲已经骑在我上、用上小吐外,其他丧尸亦不停地舔着我的全,让我全的厌恶逐渐降低,细胞似被唤醒过来,开始投入与她们做的乐趣之中。

,

梅子再没有任何反应,不论当一头丧尸怒吼一声、了进去后,又有另一头丧尸补上,又或者丧尸们不停地在她的子上,甚至丧尸们到她的嘴和脸上,她都是依旧无反应,持续接受丧尸们的,甚至连未曾被人侵犯的菊,都被丧尸们用侵犯,往直肠内了几波。

,

「咯咯咯咯…」是啼!

,

一道晨曦,从东方缓缓昇起,丧尸们似乎懂得光有害,牠们一哄而散,就连泰利、阿莲、Yen和梅子,都跟着丧尸们走了,速度之快,实在让我怀疑这些到底是不是丧尸。

,

看着地上一滩混杂、处子之血和的痕迹,恐怕背后会有更大的谋吧。

,

不行,我要尽快救出她们来。

,

翌日。

,

西城被黑雾笼,不见天日,即使现在是白天,觉这裏是另一个世界,但我仍得在这裏寻找Yen、梅子和阿莲她们的影蹤。

,

这几个月来,到底发生甚么事?为甚么阿莲和Yen会在这边?那么依高、Uffy、嘉和诗诗呢?我细心思考昨夜发生的事,从整个况看来,那些人的行真的变成有如丧尸一样,可是电玩中的丧尸,多数是对人有兴趣,怎么这些人只懂做?先姑且称呼他们为丧尸吧…

,

看到阿莲、Yen,甚至是梅子、泰利等人,他们的行为似乎在告诉我,他们应该是受到染了,只是我万万没想到,连泰利都被染了,还强姦了梅子。

,

现在连梅子都变异了,从这种染方式来看,恐怕是透过而染,但是为甚么我没有被染?还记得佛罗伦斯说过,他是透过植物寄生来达到控制,而难民的背上有一个控制装置,但是这些丧尸的背上却没有,而且就我的观察,这种丧尸的别有男有女,难民则是全男班,莫非丧尸的形成,与难民的形成是有分别?

,

算了,现在不是考究这个时候,我穿好衣服,离开现场,去寻找她们吧。

,

但是,我却没有半点把握可以救得出她们,因为丧尸的数量实在太多,多到好像是整个西城的市民都变成丧尸…慢着,整座城?所有市民都被染成丧尸?那到底他们要做多少次才会被染成这个地步?实在太诡异了,一定是有其他原因导致这个庞大数量的丧尸出现,或者是有幕后黑手?

,

想到这,我顿时觉得自己孤掌难鸣,没有一个人可以替我分担重担,气馁的我,无力地看着地上的线索,失望地了眼睛,叹了口气。

,

「我好想放弃,但是,Yen、阿莲和梅子都变了丧尸,我一定要救她们出来。」我深吸一啖气、长呼一口气,抖擞神,握起拳头,开始搜索。

,

我循着昨夜丧尸们留下的线索去寻找牠们的目的地。看到地上一条长长的水痕,还有同步的脚印,都是往一个方向去的,想必她们一定有一个集中地,只要我到达那个集中地,我就可以找到她们,到时我就有机会解开丧尸的。

,

我一路走着,就看到原本繁华的街道,都变得荒芜一片,没有半点生气,人烟杳然,与当日遇到的红灯盛况大有区别。没有半点空闲去理会这些,我必须尽快要找出牠们的所在地。

,

「啪啦!」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怪异,我悄悄地走近了声音来源,来到了屋子面前,我偷偷地探头看了看裏面,我看到一个柜子摊在地上,散成几份。

,

「谁!」我向着屋裏大喝。

,

「不要…不要杀我!」裏面传来了一把女生的声音。

,

得知是人而不是丧尸,我总算安心下来︰「不用怕,我是人。」

,

只见那女生听得是人,便探头出来偷看…

,

「原来是你?」

,

她不是谁,正是那个被我三番四次地救下的女生。

,

「将军大人!」女生见到我,喜出望外,马上走了出来︰「你回来就好了。」

,

「放心吧,现在丧尸已经走了,你暂时安全了。」我对着她说︰「你暂时在这裏别出来,等我把事解决了,安全的时候你…」

,

「不,我要跟着将军你。」女生说。

,

「不行,那太危险了。」我『分』出来,对着女生说︰「你留在这,我的分会保护你。」

,

我没有太多空闲时间,留下『分』后便马上出发,顾不得她是否愿意。

,

我走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穿越一个又一个巷子,只见地上的脚印从稀疏,逐渐变得集,看样子我找对了方向。

,

走着走着,忽然觉得有点幸运,因为现在发生了丧尸的事件,刚巧天娜她们撤退了,哥罗的军队当然也跟着撤退了,要是这阵子敌人来袭,我们可没有任何把握去保卫西城,甚至整个曼菲斯王国。

,

走了不久,只见脚印越来越多,地上的水渍变得,我抬头一看,这个方向,不就是出城的南门吗?丧尸们牠们向南走吗?糟了,如果牠们往南走,曼菲斯王国就有危险,更糟的是,泰利为了抵御这次哥罗的进攻,而起全国之兵,国内的防卫全都到皇家骑士团手上,可是以西城居民的数量来看,恐怕皇家骑士团都无法应付这样的挑战,更何况我始终觉得,丧尸的状态是可以回复的,所以我从头都尾都没有用致命的武力,为的就是等回复的一天。

,

脚步来到了树林前,只见树林裏隐约发出恐怖的气息,还隐约听到微微的呼吸声,看样子,牠们就在树林之内。我深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冲进树林。

,

只见我越往前走,就越能受到只有一个人的孤寂觉,没有其他人在我边,我要独自面对,内心的恐惧,油然而生,瞬间充斥了全四肢,不禁要打震起来。

,

但是我知道,我一定要找回她们,我绝对不能独下去,因为她们是我最着紧的人,我必须振作。

,

「这裏是!」我来到了一个山洞的面前,却大吃一惊。

,

在山洞口的两旁,尽是已经摊倒在地上、一不、只余下骨瘦嶙峋的丧尸,牠们垂死挣扎,扭牠们早已扭曲的不全躯,哑然失叫地举着手,似乎要爬往山洞裏,空洞的眼神奇怪地透出求生的慾望。

,

一条条色、类似树根的物体,从洞口两边盘踞,那些物体沿着山洞壁,往裏面延进去,实在是诡异得可怕,偏偏深不见底的山洞裏,我完全无法看出任何端倪,脚自然而然地立住不敢乱。

,

「不行,我不能那么懦弱!」我握紧了拳头,咬着牙关︰「就算是刀山油锅,我都要闯!」

,

我鼓起勇气,头也不回地冲了进去。

,

越往洞裏走,就发现脚下的质有些奇怪,我还特地用手,了墙上的觉…

,

「哗!」顿时有一种的异常觉,吓得我浑毛管都戙了。

,

在这个黑暗的空间内,我看不清这裏到底是甚么地方。只好从『道』中拿出了打火石,用仅余的光,将这裏照亮。

,

「呀!这裏是甚么地方?」

,

这刻我才发现,四周的墙壁都布了有如神经及肌的纹理,上面有些光…不,是抹了一层厚厚的,在之下,我能看到的是一条条红青不同的血管,而且起伏不断,我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何处。

,

我一路沿路走去,就看到那些丧尸都都静静躺在孢之中,牠们都像睡着了,一不,放眼看过去,数量庞大得令我到惊讶。

,

「有古怪,看来是有人打算製造庞大的丧尸军团,除了哥罗和佛罗伦斯外,还有谁会有这种可怕的想法和能力?」

,

我再往裏面走去,只见不远处反了着打火石的光线,我赶紧往那边走去!却发现了一个个孢,静静地附在肌般的墙壁上,孢入面都是被包裹着的人,他们全都呈现睡着的状态。

,

「泰利!依高!嘉!Uffy!Yen!阿莲!诗诗!梅子!」这刻,我竟然找到了他们的影︰「放心,我就救你们出来。」

,

正当我要出拳打穿孢的时候…

,

「欢迎…欢迎…欢迎来到我的子。」

,

前头漆黑的空间,传来了一把女声,一道看不清楚人影,正从黑暗之中走出来,只见那人影越来越近,近得直到我看到她是谁?原来站在那裏的,是全赤祼的菲女王,只见她的背部出了许多奇怪的支条,连接着四周的壁。

,

「这是甚么地方?」

,

「我说过,这是我的子,有甚么问题?」

,

Holy ShXt!怎么会这样?子?这裏是她的子?

,

「怎么会?」

,

「看来,我对你的同化失败了。」菲女王扭她那迷人的段,出了指头,挑逗起我来︰「没想到,子民的都无法同化你,看来要同化你,我必须要亲自出马。」

,

「甚么同化?」我是第一次在这个游戏世界裏听到这个词。

,

「嘿嘿…」菲女王扭着体、举起猫步,逐渐走近。

,

我了口水,看着那对坚挺的房,看着那条笔直修长的美腿,看着那个毛修剪得整齐的阜,还有纤幼的小蛮腰,迷人的脸庞,下边的无可控制地硬了起来。

,

「同化,不就是把你们,融入我的思想和体,用来扩张我的王国的手段。呵呵呵…」菲女王说罢便掩着半边嘴,仰头大笑。

,

没想到,同化这种侵略他人的做法,在这裏实现…那算得了甚么?我也可以从现实世界来到这裏,这点事又怎算稀奇?

,

看到她得意的样子,我总算明白了。

,

「你说,你有甚么计划?」我厉声质问。

,

菲女王没说甚么,只见她用双手,轻轻捧起她前的一对巨,笑了一下。突然,两道体从她的头,笔直地向我这边来,吓得我马上低避开。

,

「哎哟,别浪费了我的嘛!」菲女王一脸娇嗔地说。

,

「你还未答我呀!」玩弄我?气得我把手一张,一记火球,从我的手上向菲女王,菲女王轻轻一笑,再压一压巨,两道柱随即从头出,轻易将火球挡下,火球立灭!

,

Lv 37的菲女王扭着、猫着步走近我,理论上我可以很轻易打败她,但就是不知道为何,在她的「子」内,我到体很疲弱,发挥不出任何实力,况且她有甚么可怕的魔法都不知道,所以我暂时按兵不。

,

菲女王出了她的指尖,轻轻划过我的膛,然后放到嘴角,姣着地看着我,浑上下都散发着邪之气,让我有点意乱迷。

,

「你不是想知道,我为甚么要同化其他人吗?」

,

「快点讲,别拖泥带水。」

,

「当然是为了称霸世界!」菲女王若有所指地说︰「而且这也是我可以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

,

菲女王的话,让我大吃一惊︰「甚么?」

,

我记得她之前被奥利奥玩得不似人形,现在她竟然会有这样不可思议的想法?连菲国都被兽人一族灭亡了,菲女王又有甚么能力可以称霸世界?

,

「看你的样子,不相信我可以做得到吧?」菲女王看穿了我的态度,明明白白地说了出来。

,

「你连国家都没有了,怎么可能?不自量力!」我不屑地说。

,

「反正你很快被我同化,就让我来告诉你吧…」菲女王有成竹地说。

,

菲女王拥有能够同他人同化的能力,透过同化,就能对被同化了的人作出指令,而且被同化的人会失去五,取而代之是,菲女王的官会发生在同化了的人上,换句话说,被同化的人会与菲女王同观同,所有同化人所看所,包括视觉、听觉、味觉、触觉和嗅觉,菲女王都能够受得到…

,

难道是蜜蜂或蚂蚁的女王至上的社会模式?看想来,真的有点像集合体的生存模式,如果真的如集合体的话,只要消灭中枢,所有人都会回复正常。

,

这是我的想法,如果我的猜想没有错的话,菲女王,你就非死不可。

,

「被我同化的人,都必须经过一段时间才能完全同化。」菲女王把她的都告诉我,看来她真的认为她自己胜券在握。

,

「换句话说,只要我在你成功同化她们之前,把她们救出来,她们就会回复正常,对吧?」

,

「正确!」菲女王的眼神变亮了,表变得敬佩起来︰「没想到你会明白这一点,果然利害。不过…」

,

「不过甚么?」

,

「只要过了时间,她们的同化就不可逆转了,所以你要快点咯,呵呵呵…」

,

糟了,我不知道Uffy她们被同化了多久,我只知道我必须要尽快打倒菲女王,把她们救出来。

,

「我有一个问题。」

,

「甚么问题呢?」

,

「到底你是透过怎样的途径去同化他们?」

,

「嘿嘿嘿…」菲女王把巨压在我的手臂上,乱地说︰「那当然是透过了,要知道,就算是接、口、,都能染同化。」

,

难怪梅子在被泰利强姦后,会马上变得木无表,果然是透过这种途径…

,

「现在,是时候把你同化了!」菲女王随即双手一指,地上涌起了大量,将我双脚双手住,弹不得。

,

「你!」

,

「你就别了,乖乖地和我合吧,然后让我同化你,你就会成为我的称霸世界的棋子。」她的笑声很刺耳,刺耳得让我很想把她杀掉。

,

「你妄想!」虽然我一脸不屑,但心中十分惊惶,我完全无法理解这个疯女人的想法。

,

「哈哈哈…现在你又可以怎样做?」菲狂妄地大笑起来,得令我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马上凉了半截。

,

现在的我,的确无办法离她的魔掌,这裏是她的子,看来她早已经做好了所有同化的準备,把这裏当作大本营,但是如果再没有人阻止她的话,世界就会陷入危机之中,届时所有人都会被菲女王同化,为她所驱。

,

「慢着,我还有一个问题。」我为了拖延时间,于是问道︰「当日为甚么你不同化兽人一族?」

,

「问得好。」菲女王脸上再次表出敬佩,说道︰「本来我的确想同化兽人一族,可是偏偏牠们的基因之中对同化有着抗体,所以我无法把牠们同化,这也是我的遗憾之一。」

,

原来如此,同化仍然是有缺点的…

,

发着姣的菲女王,向我抛个眼,一扭一扭地走过来,出了玉手,往我的下体去,隔着子起来,一脸足地说︰「看,你都硬了,不如,就让我们好好的合,在极乐之中把你同化。」

,

「好…难了!」我一下子拒绝了她…但却不这样说的。

,

菲女王笑了笑,却没有回应我的嘲讽,只管把我本已破烂不堪的子扯破,又坚又长的瞬间弹出来。

,

可怜之前几个月被天娜她们不停地姦,致使体内的邪气直线上升,也令成长速度以几何级数计算,现在已经达至55cm,粗度已经有一条手臂般那样粗!实在太可怕了。

,

蕩的菲女王把玩着又大又长的︰「哗,好大,比奥利奥的不遑多让呢!」

,

菲女王着高高地竖立着的,不停地讚叹。

,

「哎哟,都硬到这个样子!」菲女王地笑着说︰「我们还不快点合吗?」

,

她不停地弄着,一副不释手的模样,她的下半渗出了点点蜜。

,

为了改变当下的局面,我必须要反客为主,不能让菲女王主导。

,

「你敢放开我、让我你到上天堂吗?」既然菲女王的目标是我,那我就顺水推舟吧,为了救嘉她们,我一定会将菲女王到上天堂。

,

菲女王笑了,她挥一挥手,所有都退去,雄纠纠的就在她脸前,她张开了口,鲸,直达深喉。

,

看来我和菲女王的战,在所难免。

,

真不愧为女王,没有半点留力,埋首地对着狼虎嚥,口水沾了整条,舒爽的觉直达全,的舌头加上强劲的吸啜力,看来她真的要将我的通通吸出来。

,

「噢,好舒服!」我不禁要讚叹一句。

,

菲女王听到后便发出了娇俏的笑声,然后更用力地吐,每一下入,都能觉到她的嘴裏那份炽热的温度,每一下吐出,都能受到空气那份冷所带来的刺激。冷热缠所造成的快,差一点就令我要出来了。

,

过了不久,她完全吐出了,舔了舔嘴角,笑意正浓。我鬆了一口气,要不是我持久力足够,随时被她榨出来。

,

「想不到你那么利害呢,不过…」菲笑地说︰「很快你就会出来了!」

,

正当我想着的时候,一面兇狠的女王扑到我上,将我按倒在地,然后出险的微笑,缓缓张开了那双优美白的长腿,一个便骑地我的脸上,我马上用舌头,刺激着她的和,弄得她如疯似癫地乱叫。

,

「好哦!好舒服!」得到菲女王的讚赏,我当然要落力地回应了,舌头还钻进了她的内,受壁的质,嗯!美妙!

,

「女人是水造的」,这句话果然不差,菲女王的多如潮水,澎湃地从涌出来。现在只不过是舌头一一缩,女王已经不能自已,会儿当我要时,岂不是会更多?果然,突然将原本在她体内钻着的舌头猛然一缩,一道潮水猛然爆发!喷到我脸都是。

,

「哇哈哈…好利害呀…」炽热的嘴,贴在我的嘴上,菲女王很意我的舌功。

,

「还有些更利害的!」我轻轻地推开她,扶着她坐在地上,张开双腿,然后任由我掰开她的,将手指进去。

,

女王发出了愉快的,我也不客气,直接将整只手都进去,来一次拳!在她的子内,我的手一张一合,又不时握着她的不知名部位,弄得她死去来、在地上来去。

,

「好痛…好爽…好痛…好爽…」在快乐与痛苦之间徘徊,可想而知,菲女王要承受多大的痛苦和折磨呢。

,

我暴然将手抽出,她洩了,又喷了地都是,她地摊在地上,下半抽搐着,一张一合,似在喘气,而她也气若游丝地喘气。

,

「想必奥利奥已经把你玩个遍,现在这点刺激都受不了?」我一脸不屑,但内心却是兴奋。

,

菲女王没有答话,刚才那个兇狠的样子早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个女人,我当然不会给她回气的机会,要乘胜追击了!

,

一个转,让女王跪在地上,正对着我,我老实不客气,拿起,一到底,女王发出了凄厉的叫声。

,

「啊…好舒服…啊…好长好粗呀…」女王不停地着︰「你得太深了…要顶到子顶了!」

,

「更利害的还在后头呢…」我开始挺起腰板,用坚硬的,快速地进出女王的,的,把整根都沾了,又又暖的觉,透遍全,我不禁暗地裏讚叹起来,难怪奥利奥会对她如此不择手。

,

菲女王狂叫着,享受着对她的冲击,每一下,女王都喷出一道,洒到我和她的上,溅到了她的脸上,她是如此的快乐和享受。

,

「好深…不行…我要去了…」菲女王妩地叫出响亮的。

,

紧嫩的不断地对作出疯狂而致命的吸啜,又又扭,似是自旋转的转摩打,又似是强劲的真空吸尘机,也似是带着温热功能的抽气机,完全是要将绞碎扭断,否则誓不罢休,真是一个可怕的哦!

,

「再快点…快点…」

,

既然女王有着如此的要求,我当然会如她所愿,马上祭起『高速移』,从一秒两次,逐渐提高至一秒十次,再来是二十次、三十次…

,

「我受不…了…丫丫丫丫…」我实在佩服菲女王的容忍力,皇后只不过是每秒八十下就已经死了,现在菲女王是每秒一百下,她仍然撑得住,真不愧是女王。

,

我无视她的求饶,猛烈而快速地狂猛,在不停进出,虽然有的,但都弄得又胀又肿,而且抽得越来越快。

,

「啊…噫…」

,

她全都痉挛抽搐起来,口中发出疯狂而凄厉的,嘶哑的嚎叫充斥着整个子空间,双眼空洞反白,脸容的扭曲,都在诉说我对她的粗暴。

,

随着我的抽,她都不知道自己到达了多少次高潮,她只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自已,整个人时而痉挛,时而塌,全挣扎地痉挛着。

,

在她的壁疯狂抽下,我忍不住,在她体内了一发…

,

「死吧!死了没有?」

,

「快…快…快死了…就快被你…死了…啊啊丫丫…」看到女王半生不死的样子,这个快要把女王到出血的『高速移』真是可怕,幸好我是不会胡乱用在我的女朋友们上。

,

在离开她的那刻,大剌剌地喷出海量的,洒遍地上,她颓然摊在地上,整个人都虚了。

,

「太利害了…不…不要…够了…嗄嗄…」女王已经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了。

,

「够?可惜我还未够呢!」

,

「没可能…没可能…」

,

「甚么没可能?」

,

「没可能…我竟然没有办法把你同化…!」

,

我省起了,菲女王无法同化兽人一族是因为牠们的基因,而我的『魔之』亦吸收了兽人的,因而拥有可以抵抗同化的抗体!总算因祸得福!看到她可怜的样子,理论上我是应该放过她的,但是…

,

系统响起了警号,传来了广播︰「混乱值到达100!」

,

我的,再一次分裂成数十条触手!之前被天娜姦得太久,『混乱值』到达100的次数多不胜数,也不差这次…

,

「喝哈!」

,

女王见到那么多的可怕触手,瞬间一个激,往后便爬,口中不停地说︰「你…你做甚么…呜呀…」

,

这时我险地笑了,控制触手马上捉住菲女王,把她送到我的面前,说︰「嘿嘿…你不是要我的子吗?现在我就给你!」

,

「啊啊呀…不要呀…」

,

数十条触手瞬间塞进了菲女王上所有能够称之为洞的地方,嘴巴、、门,都被狰狞扭着的触手佔领了,疯狂地在她体内进出,她痛苦得大叫起来。

,

触手们粗暴地用力抽,将原来紧緻的菊硬生撑大,那份痛苦我都曾经受过。触手在肆意入她的私人地带,完全没有经过同意,理论上她应该很痛苦,但是她的体似乎很快就适应下来,本能地享受这份我为她带来的痛苦,只见她笑着、还扭起来,迎接每一下冲击。

,

「啊啊…不要…停…呀…」

,

不要停吗?嘿嘿嘿…她的要求我全都听到了,于是我又用上『高速移』,触手们便以每秒进出一百下,得她的、嘴巴和菊都马上开了!

,

「唔唔…啊啊…呀…呀丫…喔…」被得起,菲女王已经尽地享受起来,不停地喷出水来。

,

菲女王突如其来的高潮,让我受到前所未有的紧緻,壁不断地压迫着触手。

,

「既然你要同化我,就得接受我的,来吧!」我笑得十分邪恶,邪恶得连我自己都不敢承认。

,

触手们猛然向她全上下,疯狂地!平日的量已经很多,但这一次,我刻意开怀畅,没有节制!她要我的子,我就如她所愿,,通通都到她的子、口腔、直肠内,而且是无止境地!菲女王的肚子越来越胀、甚至连口都胀大了几围!

,

「你竟然…呜…呀…噫咿…咳咳…呕…啊…」到这刻,菲女王才惊觉我的行,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她全抽搐,手脚痉挛,不论眼耳口鼻,都不停地渗出白泡…那不是白泡,那是,是我的…她已经说不出话了,口鼻都溢出大量白色的,还带着血和胃。

,

「乖乖地受吧!我会让你在高潮之中死去!」

,

我不停地,将大量的灌到菲女王的体内。我的体质不比常人,要多少就有多少!这时,她的小腹出现了一闪即逝的烙印。

,

「好像在哪裏见过呢…」看到烙印,我一时间省不起。

,

触手们毫无节制地进去!山洞裏的壁开始溶解崩塌,四周的孢也开始的爆裂开来,飞溅出来,嘉她们亦从孢中跌了出来。

,

「死吧!」

,

「呜哇…轰隆!」随着一声惨叫和一声巨响,菲女王就这样被我爆了,是真的爆了。

,

她的皮被爆了开来,血四溅,原本完好的体,在瞬间就变成碎块,血溅四周!

,

终于解决了这个可怕的女人,我浑乏力,虚地坐在地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火棉胶婴儿真实图片】[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九十二至一百九十六)【免费下载APP软件下载安装到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