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一个人看的日本动漫在线观看】[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八十八至一百九十一)【李梦婷】

[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八十八至一百九十一)【李梦婷】/

[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八十八至一百九十一)
发布于:2022-05-29

,

作者︰xeron2002

,

总回数︰360回

,

字数︰约900000字

,

首发︰仅发布于春四合院,请勿转载。

,

—–

,

「妈妈,你看,我带了哥哥姐姐回来呀。」小妹妹兴奋地跑到床头,对着床头上的东西说。

,

躲在床上的,是一已经开始腐烂、发出恶臭的尸体,似乎已经死了多日。虽然血尚在、但面容已经面目全非。肚子已经破了,肠子都流

,

尸体并没有腿,看样子是失去了双腿,行不便而被逼卧病在床。虽然尸体已经开始腐化,不过头髮尚在,那把失去了光泽的哑色头髮,似乎在诉说着在世时所受的痛苦。

,

但是,现在实在是太臭了,我和芬都忍不住要捂着鼻子。

,

「妈妈,嘻…」小妹妹从怀裏拿出了刚才芬给她的麵包,放到尸体的嘴上。

,

「阿聪…这…」芬看到这一幕,不禁悲伤起来。

,

而我也到十分悲哀,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凝住不落。

,

「小妹妹,你妈妈睡着了,你别打扰她吧。」芬走到小妹妹的旁,憋着眼中的泪水,用上抖震的声线,跟她说︰「好好让她休息一会。」

,

「嗯,知道了,姐姐。」天真澜漫的小妹妹对着芬笑了一下,然后再对着她的妈妈说︰「妈妈,那你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咯。」

,

「阿聪…」芬扶着小妹妹离开房子,并对着我说,我马上会意。

,

没想到,小妹妹和她的妈妈,会遭遇到这般不幸,要不是哥罗,这个世界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流离失所。唉…我向着那位母亲,诚心地鞠躬,希望她能够早日安息。

,

我细心地观察这位母亲,颈上挂着一条项鍊,我轻轻地将它取下来,打开吊坠,发现裏面有着一张一家三口的画像,相信这位母亲和女儿,一定就是画中之人。

,

「总觉得这个男人很面善…」但我一时间又记不起到底在哪见过…

,

我将项鍊暂时放到我的『道』栏中,好好安葬这位太太吧,任由她放着,实在于心难忍。

,

了整个小时,终于将太太入土为安。我和芬,拉着小妹妹,向着我刚竖起来的墓牌鞠躬。

,

「咦?姐姐,为甚么妈妈要躺在那裏呢?」一脸好奇的小妹妹向芬问。

,

芬咬紧了牙关,深呼吸了一口气,忍着眼眶中的泪水,说︰「嗯,你的妈妈生病了,她在休养。」

,

「那她甚么时候会痊癒呀?」小妹妹问。

,

「很快…她就会好的了…」芬说罢,马上转过面去,眼泪已经冲破了她的眼眶,哗啦啦地流出来。

,

看到她如此伤,我亦到十分难过。

,

我走到小妹妹的旁边,扶着她的肩膀,轻声地说︰「小妹妹,你叫甚么名字呀?」

,

「嘻嘻,我叫阿冰。」小妹妹笑着说。

,

阿冰,阿冰…阿冰?我记起了!

,

看到我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芬觉得十分奇怪,于是问道︰「发生甚么事?」

,

「她就是史历克的女儿。」我马上从『道』中拿出了项鍊,打开了吊坠︰「看,她们是史历克的家人,难怪刚才我看着这个男人,会觉得很面善。」

,

接着,我将之前和史历克及梅子调查人口贩场的经历,全都告诉给芬,本来悲哀的芬,面上收起了愁绪,出现了一丝希望。

,

「那么,我们要把她送回她的爸爸边,让他们父女团聚。」

,

芬的话,顿时让我到充力量和信心,踏破铁鞋,再加上天庇佑,原来奇蹟是真的会出现的!

,

我兴奋地对着阿冰说︰「阿冰,我见过你的爸爸。现在我们就把你送到爸爸那裏,好吗?」

,

「那妈妈呢?你们要留下妈妈吗?」阿冰一脸不愿意。

,

「阿冰乖,因为妈妈病了,暂时不能见任何人。」芬坚定地说︰「所以我们把你送到爸爸那裏,然后等妈妈痊癒后,你就可以和妈妈再见了。」

,

「真的吗?」阿冰失望地说︰「但我不捨得妈妈。」

,

「嗯,我相信她也是不捨得,不过我知道阿冰是一个乖巧的小孩,对嘛?」芬强忍着内心的悸,说出善意的谎言,这一刻,实在让她觉得十分难受。

,

「嗯,我很乖的。我会等妈妈痊癒,之后我和爸爸会再来这裏,探望妈妈。」阿冰天真的笑了,可是这一笑,却触了我们心中的悲哀。

,

「嗯,你们一定会再见的。」芬热泪盈眶地说。

,

于是,我们便收拾好心,牵着阿冰离开,她不捨地回头,让我们到又悲哀又无奈。

,

来到了河边,芬替阿冰清洗上的污垢。我真不知道,阿冰和她的妈妈到底经历过甚么,记得史历克说过,他的妻女在几年前被人口贩子拐走了。现在,一个死了,一个傻了,令我觉得命运很残忍。

,

突然间,一泼水波,泼到还在沉思的我的上,原来是阿冰,俏皮地把水泼向我,弄得我浑透。正当我抬头看过去,竟然看到一位美人胚子,犹如出水芙蓉。

,

「哥哥!嘻!」全赤祼的阿冰,贪玩地继续向我泼水。

,

清洗过头髮和脸容,是一张稚气未消的童颜,虽然牙齿掉落了好几只,但无损她的清秀脸。微微隆起的部,似乎发育未曾完成,平坦的小腹,稀疏的毛,还有骨瘦嶙峋的体型,觉弱不禁风,很明显这段时间,她是处于营养不良的状态。

,

狼狈的芬看到这一幕,连忙拿起了毛巾,替阿冰包裹起来。原本看得怔了的我,马上别过脸去。

,

「沙沙…沙沙…」

,

甚么声音?丛传来了少许,吓得我连忙站了起来,架起了姿势,準备应对。

,

「天娜没有理由追到这边来,明明我们已经往南逃,已经走了很远了。」只消走多两天,便会到达曼菲斯王国的边界,到时就安全了。

,

「沙沙…沙沙…」

,

突然间,一道巨大的黑影从丛中扑出来,我定睛一看,可是现在是黑夜,看得不清楚,只知道那黑影竟然往我扑过来,把我扑倒在地,我马上扭着他,与他在地上着,厮打起来。

,

「可恶!」对方体格巨大,力气比我大得我,我被压住在地上,不停地反抗,期间咆哮了一句。

,

「嗯?阿聪?」那黑影忽然停下手,站了起来。

,

我到十分奇怪,为甚么那人会停手,而且还能叫出我的名字。

,

「是我,史历克呀。」那人紧张地说。

,

「呀?是你?」月光和火光织之下,我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人,果然是史历克。

,

「我和梅子已经找了你四个月了!」史历克欣地说。

,

「呀?」我总算鬆了口气。

,

原来自从得知我被捉走之后,他和梅子都四处打听我的消息,后来终于打听到,我被天娜等人捉走,于是他和梅子兵分两路,连夜赶路,打算迎救我。

,

「现在看到你没有事,那就好了。」史历克地说︰「我总算找到你。」

,

「史历克…」我顿了一下,续说︰「你先别激。」

,

史历克一脸疑惑地看着我,于是我朝芬扬了手,让她带着阿冰,走到史历克面前。

,

「她…」史历克看到眼前的少女,虽然没有见面一段时间,但他绝对不会忘记。

,

史历克脸,热泪盈眶,咬着嘴,轻轻地走向阿冰,阿冰却一面惊怕,躲在芬的后面。

,

「走开!走开!」阿冰惊慌地尖叫起来。

,

我和芬都十分无奈地看着史历克,只见他已经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

天渐亮了,我把我的遭遇、遇到阿冰和她的妈妈一事,都告诉给史历克,他捂着头,仰天痛哭。

,

本来以为,男儿有泪不轻弹,史历克却哭得夸张,我未曾看过一个男人,可以哭得如此伤心,泪叠泪,没有止息过。

,

「多谢你,多谢你…」史历克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向我由衷地道谢。

,

「阿冰,你认得爸爸吗?」芬坐在阿冰的旁,温地对着阿冰说,只见阿冰摇了摇头。

,

「可怜我的女儿,竟然要她受到如此多的苦。」史历克叹息道。

,

我从『道』中拿出了属于他妻子的项鍊,给史历克,他珍而重之,把手心上的项鍊,牢牢地握住,放在自己的怀内,痛苦地泣着。

,

「如果我早一点找到你们,你就不会死…我们的女儿阿冰也不会这样子…是我的错…」史历克痛苦地用力捶自己的口,吓得我马上制止他。

,

「这不是你的错,是哥罗的错!」我忿恨不平地说︰「只有消灭了哥罗,以后世上就不会再有这些不幸!」

,

「呵呵呵…那注定你会失败了!哈哈哈…」远处传来了令我讨厌的笑声,我回头一看,六道黑影从天而降。

,

当我看到他们,我愤怒得咬牙切齿起来,因为来者,正是阿亮、天娜、美里、杏里、里和兰妮。

,

「想不到,我们又见面咯。」天娜着自己的体,轻佻地说。

,

「别废话!要打便来吧。」没想到他们那么快就追到来,我架起了姿势,挡在史历克和芬他们面前,悄悄地说︰「会儿你们先走,他们的目标是我。」

,

「不行,要走便一起走!」芬斩钉截铁地说。

,

「放心,大家都不用走,因为…」阿亮指着我们说︰「男的杀,女的姦!上!」

,

天娜一听到这个命令,不期然地失望起来,但是她们明白,只要阿亮喜欢,谁都得听他的命令。

,

美里、杏里、里和兰妮,四人同时出击。我要以一敌四,实在难以招架,果然不一会,我的手脚都被四人的兵器划伤,这时美里、杏里和里一同出招,我的心坎中了她们三拳,往后狂退,我只得连忙吐出『溶解』,美里和杏里见来势汹汹、马上避开,但可怜的里却闪避不及,当头中个正着!

,

「呀…主人…姐…」里未及叫天娜救她,便香消玉殒。

,

「妹妹…」美里和杏里悲痛地大喊!

,

「里!」一脸愕然的天娜,不相信里已死的事实,更不相信里会死在我手上。

,

当她转向我的时候,我看到她的表是青筋尽现,她真的愤怒了,她以瞬雷不及掩耳之势,经已抢先来到我面前,朝我天一掌打下来!

,

只是天娜的掌难伤我分毫,因为我及时使出『穿墙』,凌厉的掌穿过我的体,直击地面,地面顷刻轰出一个大洞,在瓦砾之间,我即时往后跳。

,

美里和杏里抱着面目全非的尸体,悲痛绝的哭起来。唉,其实我出手也不应这么狠,好歹里和我算是一夜夫妻,即使是敌人,都应该看在大家是床友的份上,放她一马…

,

愤怒的天娜,想祭出『禁魔空间』,幸好我抢先一步,使出『镭死光』将她住,再用『棱镜空间』,把她和兰妮都困住。

,

「真是一群没用的家伙…」阿亮瞪着死在面前的里,轻蔑一笑,接着踏前一步,随手一张,一道冲击波随即将我重重地摔开,血量-100,倒在地上,鲜血猛吐。

,

皮笑不笑的阿亮逐渐走近,我奋不顾地往他上扑去,可是他简单一拳便把我打飞开去!血量-50,我朝他出『镭死光』,偏偏难伤他分毫,被他轻易接下,更被他打中一拳,血量-50,我痛得跪在地上。

,

阿亮慢慢走近阿冰,芬和史历克马上抡起武器,向阿亮攻去!但他们岂会是阿亮的对手,只消一击,瞬间将二人击退,倒在地上。

,

「不用急,很快就轮到你的。」阿亮指着芬说,惹得芬七窍生烟,可是腿上一,无法站得稳。

,

「可恶!」我强忍伤痛,再次向阿亮打出一拳,但是又被他轻易避开,再来一脚,也被他轻鬆接住。

,

「别阻住我!」阿亮朝我面上打出一拳,打得我鲜血迸流,踉跄倒地,血量-80。

,

「不要…不要…」我想出手去拉住阿亮,但被他一脚踹开,血量-30。

,

「小妹妹,哥哥跟你玩玩,好吗?」阿亮走到阿冰的面前,出了邪的微笑,让阿冰害怕地怔立着,浑不停地发抖。

,

史历克爬了起来,拿起短刀,飞奔而至。

,

「别搞我的女儿!」史历克奋力往阿亮腹部一刺,「噹」的一声,短刀竟被阿亮一拳打断。

,

史历克愣住了,就在这刻,阿亮向他的心坎,出了血红之手,穿心而过!

,

「史历克!」我伏在地上,愤怒得大叫起来,可是我无力得只能任由史历克被阿亮杀死,眼白白看着史历克颓然倒下。

,

「爸爸!爸爸!」阿冰流出了两行的眼泪,慌忙地扶着史历克,痛哭起来。

,

「你终于…认得爸爸了…」史历克笑了,十分欣地笑了,自己的女儿,终于认得自己,总算是老怀安…可是,他就快死了!

,

可是,阿亮却没有放过面前的小妹妹,他用力地把阿冰抱起来,阿冰慌忙地拼命挣扎,又咬了他的手,但他却没有放手,一下子将披在阿冰上的毛巾给扯破,出了一洁白的体。

,

「小妹妹,让我好好的玩一下咯。」阿亮拉下了自己的子,早已硬得可怕的,正对着阿冰的胯下。

,

「停手!」我奋力地站起来,笨拙地向阿亮挥出一拳,但是,阿亮轻轻一笑,再次把我打飞老远。

,

「别阻止我做…」阿亮笑地说︰「否则会烧春袋!」

,

阿亮握住了阿冰的两只脚踝,分开了两条腿,一整个小都尽现于外,只见浑发抖的阿冰,拼命地扭自己的体,希望躲过破瓜的一劫。

,

可是事与愿违,阿亮和他的没有怜香惜玉,用力往上一,整根马上没入了阿冰的体内,痛得阿冰疯狂惨叫。

,

「好痛呀!啊!呜呜…」阿冰的凄厉哀嚎,阿亮并没有理会,只管将阿冰拉下拉下,尽地将塞进她的小︰「呀…救…命呀…好痛…爸爸…大哥哥…大姐姐!」

,

因为粗暴的入,让阿冰的小流出了大量的初血,滴到地上,阿冰痛哭地发出绝望的哀号。

,

「处女果然不同,真的很好,嘿嘿哈哈…」捣得阿冰的户都要变形,大量鲜血迸流,阿冰嚎哭,双手不停地反抗,但无补于事。

,

「可恶!呀!」我再次扑上去,阿亮连看也没看,一手便把我扫走,倒地的我吐出鲜血。

,

正当阿亮享着处女为他带来的快时,突然间,他面色一沉,原来史历克已经乘着他不备,走到他的后面,刺了他一刀。

,

「快走!」吐着血的史历克说︰「阿聪,你能够替我找回我的女儿,我已经死而无憾!」

,

「史历克!」我只见到阿亮面无表,只管拉着阿冰的双脚,继续抽她。

,

「我撑不了多久,你们快走!」

,

「阿聪,走吧!」芬扶起了我,连忙往外逃。

,

正当我们跌跌撞撞地逃的时候,不防天娜竟然打破了『棱镜空间』。

,

「哪裏逃!」天娜举起长矛,往芬掷出,长矛速度太快,瞬间便来到芬的面前。

,

「芬,小心!」我连忙挡在芬的面前,长矛一下子刺穿了我的体,血量-300,顿时血流如注,血喷到芬的面上。

,

「阿聪,走!」大吃一惊的芬,马上扯住了我,不回头地拼命走。

,

我不由自主地被芬拉着走,但就算我们走到老远,我依稀听得到,远处传来了史历克和阿冰的绝望惨叫声。

,

我们跌跌撞撞,马不停蹄地往南逃,找到了山洞,芬搀扶我,暂时安顿下来,总算逃离了阿亮他们的魔爪。

,

「阿亮!可恶…呀!」我愤怒地大叫起来,可是上的伤口,让我到剧烈的痛楚,接着,全乏力,气虚血弱、呼吸困难。

,

没想到,这回才和史历克相会,还把女儿送回他的边、让他一家团聚,那回我们就天人相隔…我慨叹天意弄人,我自责实力太弱,我怜悯他们的不幸…

,

血流个不停,不停地从伤口流,我全乏力。

,

「阿聪,我要拔了。」芬拿出了毛巾,压住了我的伤口,要拉出穿过我体的长矛。

,

我深呼吸一口,咬紧牙关,对她点点头,她猛力一拉,染血的长矛一下子被抽出,抽出的瞬间产生巨大的痛楚,剧痛让我不得不大叫起来,伤口血如泉涌,顷刻我便倒在地上,差点昏厥过去。

,

芬连忙从背包,拿出了一支粉剂,往我的伤口洒上,然后再用毛巾,用力地压住我的伤口,然后马上用绷带,替我包扎,只是鲜血依然从伤口涌出来。

,

「你不要死…你不要死…」

,

双手已经染鲜血的芬,头大汗,也不避血污,仍然坚持住为我止血。

,

「算了,我没救的了…」

,

「不行,你不能就这样死掉,你还要对付哥罗…」芬喃喃地说︰「你不能死…你不可以死…」

,

「阿冰、史历克!我一定要替你们报仇!」我深深不忿地说,可是这已经了我一半气力。

,

「你冷静点,省点力气吧。」芬一边替我包扎、一边说。

,

「冷…好冷…」突然到一从我体内发出来寒气,从脚底直攻背项,再扩散到全︰「好冷…」

,

我猛然摊在地上、有如癫痫一般,不停地翻,只好马上查一查系统,血量只余下180,而且状态是『中』,『自癒』只能减缓血量下降的速度,很有可能是刚才的长矛上有。

,

芬见状马上扶我躺在大石上,但我不停打颤,口水狂流,额上的汗珠不停地出,芬只好将自己的外套替我披上,可是,我依然到寒冷,我的意识越来越迷糊,口齿有点不清,而且体也越来越冰。为医生的芬,马上替我检查。

,

「你…」芬看了看我之后,尴尬地别过面去,言又止。

,

躺着的我,沿着她的眼光看过去,下体竟然竖起了一个小帐篷!就在此时,我发现全的血,突然集中流向,坚硬如铁,但四肢及体,却寒冷如冰。

,

「天娜…咳…竟然…在武器上…下了…」我又吐出了一口鲜血。

,

「是…」脸红耳赤的芬话毕,稍稍侧、背对着我︰「你要解…」

,

芬默默地站起来,下上积着灰尘、布血污的衣裳,优美的曲线就此出现在我眼前。帛相见,这时我才发现,从手臂开始,背部到腰部、再来部和大腿,都有着一串串纹,有着各种图案。看着芬的纹,我若有所思,背后一定有故事。

,

「不要…不要…」我知道要解除剧的方法,但此刻的我,不想辜负任何一个女孩。

,

腼腆的她,缓缓地转过来,单手掩着前的两个小球和下半,含羞答答的看着我,我面有难色地看着她,因为剧令我十分痛苦。

,

「医者父母心,而且你刚才是为了救我…」红着脸的她坐在我的旁边,隔着子着,叹口气说︰「我一定会救你的。」

,

「不…不…不行…」气若丝的我压住了她的手,想阻止她︰「你不可以…」

,

「你受了重伤,加上剧扩散至全,如果我不这样做,你必死无疑…」

,

芬静静地伏在我的膛上,顷刻我到一片温暖,从她的体,传到我的体,可是,依旧是压不下体内的寒冷。

,

「我只是想救你…」芬幽幽地说︰「我不会你…」

,

芬到我浑发抖,不等我的同意,便拉开我的子,笔直得恐怖的大应声弹出,她不禁惊叫了一声。之后她默默地张开小嘴,将放到口中,舒服温暖的觉直冲脑部,纾缓了我的痛苦。

,

芬虽然手口并用,但技巧却显得有些生涩,弄得有些痛楚。接着,只见她轻轻地把吐出来,然后跨过我,用她那个还未的小,将放入去。

,

「呀…痛…」

,

由于小没有分泌,要将进去是很困难的,但芬却忍着痛楚,咬紧牙关,坚持将放到小之中,她的表已经告诉我,她尽力了。

,

终于,头大汗的芬,在承受巨大的痛苦下,终于到小中,一温暖的觉,瞬间袭来。

,

眼神中闪烁出一丝不安、一丝羞愧,还有一丝哀怨和一丝兴奋,百味杂,表亦有点複杂,额上渗出了一颗颗晶莹的汗泪,与眼角流出了泪珠混合在一起,就像她和我一样,终于都杂在一起。

,

痛苦尽然写在芬的面上,体微微地震,然后,她开始了,很慢、很、很轻,生怕会刺破她的内脏似的,很窄、很紧、很嫩,我想推开她,因为我不想在她不不愿之下献,我更着重的是她的受、她的想法,我知道她压根儿不愿意和我有任何上的关係。

,

可是我的体偏偏却十分求她的安,享受她的美妙,那觉十分美好,全的细胞都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血也开始澎湃地流通起来,连下半也微微地跃起来,瞬间暴胀得更利害,让芬的表更痛苦,渐渐地,体温开始回升,体渐渐地暖和起来。

,

小也渐渐分泌出,吐的速度快了,芬的作幅度开始大了,渐入佳境。我的觉也越来越强烈,暖意渐扩展全。芬的表,从痛苦渐变得欢愉,不过芬依然没有发出声音。

,

当我发现我的血量逐渐回升,手脚逐渐能够时,我就知道,是芬的献凑效了,状态也回复为『普通』了。

,

「行了,已经没事了。」我压下享乐的神经和心,勉强张开口向芬说,但是,她没有理会,依旧忘我地在我上策骑着。

,

她依然没有发出声音,默默地承受给她的填充,任由自由地进出那个神的小洞。只见她的作越来越大,骑得越来越快,就给她的壁疯狂地刺激。

,

「嗯唔…」芬抿着嘴,她完全强忍着的冲击,还有填充了她的小的快。

,

点点初血,已经混着,沾到了我和她的毛上面,上大大小小的汗珠,流遍了她的全,滴到我的上,受了重伤的我,只得任由她策骑摆布。

,

「啊啊…不行…要到了…」芬摇头摆脑地说。

,

疯狂的壁击,向疯狂袭来,让我到了无比的快,快马上转化成的慾望。

,

「不行,我要了!」

,

「不要进来!」这一刻,芬惊慌地开口,她连忙地将我从她的体抽离,她握住了,推住了躺着的我,往地下出灰黑色的,落在地上的,发出了阵阵腥臭。

,

她套弄了几下,把内的余都榨出来,并替我把头上残清理乾净,而我,血量也总算稳定下来,力气亦渐渐恢复。

,

完事后,她喘着气,默默地看着我,自然而然地伏在我的上,我们受着对方的呼吸,静静地拥在一起。

,

「阿聪…我…我不你…」

,

芬的眼角,流下了一滴不起眼的泪珠,滴到我的肩膀上。

,

我们互相拥抱,美丽的纹,似在细诉芬的每一段故事,受着她的体温,尽她为医生的责任…

,

我在想,到底芬的话是甚么意思?是她上了我才说出这样的违心话,抑或她真的不我?要是后者的话,她又为甚么要宣之于口?

,

我没有理会,只管紧紧地抱着她,直到我们醒来的时候,天色又已经暗了。

,

芬见到我们帛相见,连忙从我上爬了起来,慌忙地背着我。我把衣服递给了她,她尴尬地拿了衣服,慌张地穿起来,还站到老远盯着我。她对我若即若离的态度,顿时让我到我们之间好像有些隔膜。

,

「呀…嘶…」我的伤势渐渐好了,但是仍隐隐作痛。

,

「你没事吧?」站在老远的芬问。

,

「我没事了…谢谢你。」我正眼看着她,但她的眼神闪缩︰「你的纹…」

,

「很丑是吧?」芬苦笑一下后便陷入沉默。

,

「每个人都有过去,我不问就是了。」为免芬难受,所以我不好意思追问下去。

,

我着忍痛,生了个火,看着恍惚的芬,我向她递上了麵包,她尴尬地接过来,咬了几口。这时,我的伤口又痛起来,使我不得不躺了下来,静静地休息,不知多久后,又睡着了。

,

一觉醒来,天色又亮了。

,

「芬…」我呼唤着芬,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

我紧张地张望四周,生怕芬一言不发就走了,这时我才发现她沉默地站着,看着洞外的旭日,慢慢的升起,晨曦缓缓地渗透到洞内,温的光,洒到她的脸上,她是多么的贤惠淑嫺。

,

芬看着明的风光,却没有丝毫的,反而多了一点愁绪,还有一点忧郁,我就这样看着她,欣赏她的脸庞,良久,她开口了…

,

「的确,每个人都有过去,我也不例外。」

,

我没有打扰她,因为我知道这刻的她,思绪一定是很凌乱。

,

「我记得,以前在泰铁的时候,是拿刀混饭吃。」她深深呼了一口气后说。

,

「拿刀?混饭吃?」我狐疑地看着她。

,

「我从小就十分反叛,从来不肯听从我的父母,他们十分担心,但我把他们的担心当作扰人的啰唆。」

,

芬一脸愁绪,她缓缓地转过来,看着我。

,

「我不喜欢家,所以,我从小就已经在街上混,终日联结其他小混混,不是吃喝玩乐,就是横行霸道,欺负其他小朋友。」

,

我静静地坐着,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屏着呼吸,耐心地听着。

,

「日积月累,我成为了家乡当地最有名、也是最恶名昭彰的老大,没有人敢得罪我,也没有人愿意和我做朋友。我的手下,跟着我,也只是想靠着我的名声和势力,去唬吓其他人。」

,

芬没有半点激,说得十分淡然,看来她还是未能放下过去。

,

「后来,我被其他帮派吸纳,成为了全国最大黑帮的最强打手。在我刀下的亡魂都数不清了,只知道替老大,杀了很多仇家,他要我杀谁,我就得杀谁。」

,

芬的话让我吃了一惊,我实在没有想到,她的背后,竟然是这个故事。

,

「一纹,就是用来恫吓其他人的手段,可是,现在成为了我的负累…是我的罪孽…」她指着她上的纹说,每指着一道纹,她的表都不期然地悸了一下。

,

「可是,那些是你的往事,都已经过去了,不是现在的你了。」我连忙对她说。

,

她没有答话,我只从她的眼中,看出了罪疚,她低着头,似为往事忏悔。

,

芬哭了,她哭得很轻,甚难让我察觉,接着,她一连串说出令我到惊讶的话来…

,

「可是,我知道终有一天,我随时会死,死在敌人的手上,或者自己人的背叛手上。」

,

「果然,我被出卖了,被一位我最信任的姐妹出卖了,她为了争夺我的名位,不惜联同帮派内的人,把我赶尽杀绝。幸好,我在逃走的时候,遇到了一位医生,是他救了我。」

,

「自从那次事件后,我渐渐想弄明白人生是甚么。医生跟我说,也许,杀人比救人容易,但救人比杀人来得更有意义,人着但没有意义,算甚么人生?」

,

「所以我后来跟从他学习医术,四出流浪,为我从前所做的事,作出补偿。」

,

我顿时明白芬的故事,原来她的背后,是经历如此的辛酸,和我相比,我的生也太平稳不过。

,

我们相对而坐,良久都没有说话,看着她,我于心不忍。

,

「刚才,阿冰的事,让我到生命的脆弱,要守护生命,就必须要有强大的力量。」她定睛看着我︰「我知道,你拥有强大的力量,所以你绝对不能死,你一定要打败哥罗,不要再让阿冰的惨剧再次出现,这也是我愿意救你的原因。」

,

我肯定地点点头,她再也没有话。

,

可是,她为了救我,愿意把处子之给我,我不想辜负她,于是我开口。

,

「跟我走。」我走近了她,紧紧地把她抱住,可是她用力地把我推开,我一脸愕然。

,

「你知道为甚么我不会跟你走吗?」我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于是她续说︰「因为我实在不愿意和其他女人,分享自己心的男人。」

,

芬再没有说话,默默地滴下了泪,然后猛然捉起了我的手臂,张开口,用力地往手臂咬下去。

,

虽然很痛,但相比起刚才阿冰和史历克的事所带来的心痛,而且接着下来,我已经知道还要忍受失去芬的痛,这点痛楚根本算不上甚么,所以我没有闪避,即使让她将手臂咬出血来,我还是强忍,任由她含着泪,用力地往我手臂咬。

,

良久,她终于鬆口了,手臂上,是一圈又红又紫的牙印。

,

「你要永远记住我。」

,

芬连忙拿起了行,把解魔徽章留下,头也不回的离开。看着她的背影,我不是没有勇气拉着她留下来,而是她那坚决的眼神,我就知道,我是留不住她。

,

我着芬留下的解魔徽章,从此和芬分道扬镳…不过,我相信一定会再见。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一个人看的日本动漫在线观看】[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八十八至一百九十一)【李梦婷】
分享到: 更多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