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中文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八十至一百八十三)【国产毛片】

[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八十至一百八十三)【国产毛片】/

[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八十至一百八十三)
发布于:2022-05-29

,

作者︰xeron2002

,

总回数︰360回

,

字数︰约900000字

,

首发︰仅发布于春四合院,请勿转载。

,

—–

,

了天娜她们好几遍,就已经令她们高潮迭起,躺在床上,差点无力再起。

,

被莉莉安强姦了数日我都死不了,现在才这样天娜她们,只不过是小儿科。但是,接下来的事,才是我的恶梦。

,

突然间,原来摊在床

,

不知天娜念了些甚么魔法,然后一只手指便到我的门,突如其来的一让我吃了一惊,我发现门似乎鬆驰了不少,接着三姝竟替我的装上羊眼圈。

,

「刚才你很坏,把我们到高潮迭起,所以现在我们就要让你不了!呵呵呵…」美里一脸邪地说,杏里和里都笑起来,笑得让我有点慌张。

,

兰妮走到我的背后,然后弯,在我耳边轻轻地说︰「现在轮到我你了,嘿嘿…」

,

「不要呀!」我突然觉一阵寒意,从紧拴的菊凉到心裏头,再从心裏透发出来!

,

兰妮握住,在我的上磨了几下,磨得我门一紧,全都毛管戙了,心中寒意更是禁不住的传到全。突然间…

,

门传来了巨大的剧痛!哗呀!那一种是撕心裂肺的痛楚,从门直冲脑部!被扩张了的门,虽然已经被天娜用了不知甚么的魔法弄得鬆驰,但被异物进来,还是会觉十分不适和痛楚。

,

「好痛呀!」我大声叫痛,偏偏兰妮没有理会。

,

我很想反抗,但四肢无法弹,只得任由兰妮用我,呜呜…呜呜呜…我这么大个人,从来未曾被人姦过,现在竟然被人进门!更何况我是男人…怎可能…

,

兰妮发出了声,至于我,则只能默默地承受她的带来的冲击。

,

奇怪的是,在兰妮的摩擦着前列腺下,我的体变得起来,我的变得前所未有般的硬、得更长,更是暴胀得很厉害,甚至有点痛楚。

,

「好奇怪的觉…」虽然内心是拒绝的,但是体却出现了很奇怪的觉,是从前都没有的快,从门及直肠,传到脑海,痛楚也逐渐消失。

,

在兰妮的抽下,我甚至开始出现快,体不自觉地微微颤抖,门开始收缩,也享受着这致命的快而拼命坚挺!

,

与此同时,美里她们三个,脸意地走过来,一同套弄我的,两边的刺激令我不能自已,但头似乎有东西阻塞着,在我体内无从出而积存着,鼓着的我玉袋变得胀胀,又痛又难受。或者我终于明白,困难的可怜和可悲。

,

兰妮越越快,美里她们又越弄越快,可是鼓着在体内,想偏不出来,很辛苦,令我在痛苦与快乐之间徘徊。

,

「我要了,呜呀!」兰妮一声怒吼,我觉到她的抽搐起来,而且还变得更胀更大!我的门被撑得更大!

,

突然间,我觉到一暖流,从兰妮的根部开始传到头上,然后再有一些热热的体被灌到我的直肠中,那时我知道,兰妮了!她竟然把到我的直肠内,我…唉…

,

美里她们笑着地持续套弄我的,突然间,杏里把套在上的羊眼圈一拉,胀在我体内积聚的,有如缺堤的江水,澎湃而出,怒涛般向美里她们的脸上,甚至洒到她们的全,替她们来了一场子浴。

,

出大量的我,整个人瞬间变得虚,思绪有点混乱,神有点不振,门流出了兰妮的,而我的,仍持续喷出属于我的,只见美里她们除了互舔对方面上的外,还不时吮啜我上流着的白色,吃得津津有味。

,

「你是不是奇怪,为甚么无法使用魔法呢?」天娜走到了我的面前,她的话的确是我所想。

,

「放我走…」我无力地作出抗议。

,

「这裏是『空间』,所有人在这个空间内都无法使用任何魔法。」天娜张开双臂,微启朱︰「只有我,这裏的主人,才可以使用魔法。」

,

可恶!没想到天娜竟然和皇后一样懂得禁止使用魔法的技能,而且还能製造禁魔的空间。唉,不要说魔法用不上,就连经验值都没有半点的增加…还是Lv 52,看来我得想办法。

,

但现在的我,又可以做些甚么?没有技能,只得拳脚功夫,未必能打败她们,更何况现在的我被她们锁着,弹不得,只能无奈地接受和她们做的命运。

,

她们把我解了下来,我无力地躺在床上,被撑开了的流出了兰妮的,已经了下来…

,

一脸蕩的天娜,看着我的,又舔起嘴角来︰「又轮到我了!」

,

只见天娜口中念咒,然后朝一含一吐,发出微微的光芒,接着便雄纠纠的硬起来,哗,令我叹为观止,天娜竟然懂得这种色色的魔法,果然是妇。

,

「现在不就是硬了吗?」笔直地竖立着,天娜见到,不惜手地把玩着,然后直接骑在上面,长长的深深地陷入了她的之中。

,

裏头出现频率甚高的律,不停地刺激着,我和她都舒服地发出。

,

「吧!把所有的子都给我!到我的裏!」天娜把手一张,念出咒语,我的下腹出现一道魔法阵!

,

「呜呀!」就在魔法阵出现的那一刻,我完全禁不住自己的慾望,疯狂,把天娜的子都得的。

,

突然间,系统响起了警号,传来了广播︰「混乱值到达100!」

,

「呜呀!」原本在天娜内的,在剎那间分裂成上百条又粗又大的触手,瞬间将天娜的给撑大!

,

「啊呀丫…」受到突如其来的一击,天娜疯狂惨叫,她的肚子被捣作一团,凸了出来,恐怕内脏都…

,

「主人!」兰妮和三胞胎不约而同地担心起天娜来。

,

「好爽!」本来痛苦的天娜,转而享受起来。

,

触手们发现了兰妮和三胞胎的存在,瞬间涌向她们…兰妮是双人,难保触手们会…正当我害怕触手会伤害兰妮的时候,只见触手却不如我所想,只管把她们捉住,开始侵犯她们…

,

「唔唔…」兰妮被触手塞住了嘴巴,无法说话,她的下半两个,都被触手所佔据,就连她的,都被细小的触手钻进了尿道口,直接入侵她的…

,

「嗯…喔…啊…」三胞胎一同发出美妙的声,有如三重奏般在我耳边响起,全上下,所有能够得进去的洞,同样都被触手所佔据…

,

当我见到五位美女在我面前同时间被我侵犯的境,我的内心不期然地兴奋起来,好想再侵犯她们更多、更多、更多!

,

「机会来了…」天娜吐出了口中的触手,大喝一声,兰妮和三胞胎也吐出了口中的触手。

,

当我还在疑惑之际,不知道她们在搞甚么鬼,天娜念出一连串咒语,接着…她们会发出黄金之光…触手瞬间退出她们的体,有如害怕极了的兔子在逃命一样,缩回到我的下胯。

,

「成功了!成功了…啊丫…」一脸春潮的天娜开心地说,忽然间,我觉得全乏力,只见她靠近过来,在我耳边轻轻说︰「总算成功了,嘻…」

,

「甚么…意思…」我无力地看着她问。

,

「我们为的…就是要帮你,体内的邪气的成长,让你成为邪气的苗床。」

,

我听罢怔了,她们果然是想打邪气的主意!

,

「放心吧,你不会死的…嗄…」天娜似乎有点古怪,她的脸色很难看︰「不过,这阵子就委屈你,要当一当种马咯。」

,

天娜等人笑起来,笑声实在太可怕了。

,

她们为了培养我体内的邪气,在接下来的数天,除了进食和稍作休息的时间外,其他时间,我都是在这个没日没夜的闭空间内,她们或被兰妮。

,

被兰妮这种双人,简直是我的恶梦,她把我的门得差点合不上,还要我替她口,不时到我的面上,甚至到我的口中、要我下去!现在我的肚子裏,真不知道有着多少是属于她的。

,

这种羞辱实在令我难堪,只可惜随砧板上,我无法拒绝,到底这场恶梦何时才会醒?

,

让我更烦厌的是,当『混乱值』到达100的时候,触手又出现,之后天娜又念出咒语,触手又恢复原状,『混乱值』又归0…如此反覆公式地进行着。

,

或者是上天见到我得女朋友们多,要惩罚我,要我三番四次被人强姦,变成一只为配而生的种马,又要我替人口!这些我发梦都没想到的事,竟然会发生在我上!作为一个大男人,我不得不替自己伤心起来。

,

「大哥哥,呵呵呵…我们又来了…」美里的声音,让我马上紧张起来,流着的瞬间紧。

,

三胞胎走到被绑在床上、无法弹的我,只有笔直的可以自由地摆来摆去。我真要好好想办法,如何才能离这种只有做的地狱。

,

「大哥哥的大,好好吃哦!」里在舔着,用上最蕩的眼神,定睛看着我,在旁的美里和杏里,都抿着嘴,摆出一副要把我吃掉的表,在这三胞胎之下,我的内心浮现的不是兴奋或开心,反而是恐惧。

,

三胞胎没有理会或徵求我的意见,自顾自地玩弄起来,三条舌头在上,就像三只正在吸啜着蜜的蝴蝶,可是这蝴蝶是有的,只会令我的邪气不停增加,我可不想被邪气侵蚀、成为只懂的怪兽…

,

Becky说过,过多的邪气会把我侵蚀,她们到底在想甚么?哥罗的计划又是甚么?

,

只见美里三姐妹的脸色,的确不似刚刚开始的时候般红,而且形态有点消瘦,眼下的眼圈黑了一重,嘴也有点发白,莫非是…

,

这个时候,天娜带着兰妮来了,因为门外的光线,在天娜后面跟来了一个我完全看不清楚的人。

,

「哎哟…你们三姐妹,竟然偷偷到这裏来偷吃?」天娜带着笑意地向美里三姐妹说︰「不过,要是我的话,有这么美味的当前,我也会奋不顾地,要和它无日无夜地做。」

,

美里三姐妹马上跳下床,在天娜旁撒娇地说︰「当然了,大哥哥的可是极品来的。」

,

「啧!」我对天娜的话到讨厌。

,

「啊…嗯呀…」天娜妖艳地说︰「大人,他…就是主人的目标。」

,

那人没有反应,只是默默地站在黑暗的角落中,没有光线照过去,我实在无法辨清那个人是谁。

,

兰妮走近了我,回头对着天娜说︰「主人…我可以玩吗?」

,

「当然可以了!」天娜只是把手指往我一勾,我整个人都被抽住站了起来,可是仍然无法。

,

兰妮开心地走到我的后方,哎呀,她又来了!一条长长的,又到我去了!呜…美里三姐妹也走到我的跟前,开始肆意地玩弄起来。

,

天娜笑地说︰「我们可都有跟随主人的指示,不停地跟他做,把他体裏的邪气…都封存在这。」

,

天娜指了指我的,换来了那人「嗯」的一声。此刻我接受着兰妮的冲击,可是脑海中却忘却了姦的屈辱,反而对天娜的话产生好奇。她们到底要做甚么?上次说甚么苗床,那又有甚么作用?

,

此时,那人走近了我,我终于望清了那个人的脸。

,

「是你?」我大吃一惊,因为站在我面前的,是一副很熟悉的面孔…没想到,我竟然在这个游戏世界内,见到一个认识的人︰「阿亮!」

,

「你是谁?竟然知道我的名字?」阿亮闻言后便问道。

,

「呀?你不记得我是谁吗?」我对阿亮的问题顿时到不解,为甚么他会不认得我?

,

「我不认识你。」阿亮木无表说。

,

「啊…来嘛…来玩玩吧…」乱的天娜搓着两个大球,搭在阿亮的上,不停地挑逗他,但他不为所。

,

「我不是来玩弄你,我是来传达主人的命令。」阿亮用着冷冰冰的声线。

,

天娜、兰妮和三胞胎听到阿亮的话,紧张得马上跪着︰「是,主人有何吩咐?」

,

「主人命你和摩根收兵回去。」

,

「是…」

,

「巴隆正和死之国开战中,你们完成任务后,和摩根一同赶去。」

,

「是…」

,

「还有,公主的事,毕拿迟点会和你会合,你们就在特拿波拿斯等着,完成你们的任务吧。」

,

「是…」

,

天娜她们没有起来,我估计她们是不敢起来,只敢用着那抖震的声线,丢出了一个「是」字,直至阿亮说罢,天娜才敢瞄了几眼,尴尬地站起来。

,

从阿亮的话中,我大概了解到哥罗的手下有甚么人,和死之国到底是甚么的状况。

,

正当阿亮要离开的时候…

,

「站着!」我朝着他大喝,他转过头来,冷眼看着我,我续说︰「你到底是谁?」

,

站在我面前的阿亮,双眼不停地打量着我。

,

阿亮随手一挥,无形中出现了巨大的力量,一下子将我压在地上!没想到在这个禁魔空间,阿亮竟然可以使出技能。

,

「可恶!」我咬牙切齿地抗衡着,没想到阿亮竟然这么霸道!此刻我肯定他不是我认识的朋友!

,

「不要想着反抗,你会死得很惨。」阿亮走近了我,对我出了皎洁的牙齿,咧嘴大笑,那种笑,是笑到我内心发寒的笑,我知他不是开玩笑,既然随砧板上,我只好乖乖地伏在地上。

,

阿亮终于走了,那刻我才从压在上的无形之力解,那种力量甚大,差点把我压死!三姝走过来扶起我。

,

「你把阿亮气怒没好处。」天娜笑着说,可是她的语气却一点都不轻鬆,额上的汗珠都滴到前的之中︰「他可是主人的左右手哦。」

,

「主人?哥罗吗?」被如此可怕的压力压了一会,我全快要散了。

,

「他是唯一一个,无须召见,就可以直接谨见主人的人,平时负责传达主人的命令。」天娜一边笑着,一边拉起我的,拖着我到床上坐着。

,

「只是他不喜欢,他随时可以处死任何人,所以我们没有人敢得罪他。」兰妮坐在我的旁边说。

,

「你们把这些告诉我干甚么?」

,

「看你这几天得我们那么舒服。」天娜一边套弄着一边说︰「我才告诉你这些。」

,

原来,阿亮是哥罗的左右手,换句话说,他是哥罗的代表…他不是我所认识的阿亮…

,

「现在人家心仔卜卜跳…」天娜着我的,一脸娇地说︰「快点用你的来替人家压压惊嘛!」

,

噢!那好吧,我只好用我的长处,好好地中出天娜她们,替她们逐一压惊…我怎么会乐在其中地和她们一起做呢?明明我是被她们抓住,要助长我体内的邪气…

,

「嘿嘿嘿…,她们吧,这是你内心的慾望!」心底出现了一把谜之声,吓得我浑一凛。

,

两日后。

,

「我们出发了。」天娜着我的体说︰「为免你逃走,我只好这样做咯。」

,

正当我不明所以之际,天娜在我的手脚、还有,都划了个圆圈,突然间,我全都似被綑住的…

,

「这是『魔法缚』,你别想着逃。」天娜扭着走出去。

,

就这样,我被天娜用魔法綑住,和她们一同回去特拿波拿斯。

,

在路上,天娜她们都没有放过任何能够姦我的时刻,只要有闲余,她们都会在这个不见天日的空间内,不停地要我用力地狂她们,到她们高潮迭起。

,

「啊啊…我知道…你还可以的…啊啊呼…加油!」被我得仙死的天娜不停地要求更多更激烈的抽,幸好我有着用不完的,否则一定被她们榨乾而死。

,

天娜的早已经得一塌糊涂,长度足足有40cm的巨大,都能够一口气将之鲸,每一下冲击都给予了她最畅快的快,每一下抽都直接撞击她的子顶,每一下捅都胡乱地捣乱她的内脏。

,

「顶到胃了…嗯呕…」起伏不断的肚皮,正把的形状突出来,天娜十分难受,可是又乐于被撑大了她的道,的在强烈的摩擦下,形成了更强烈的刺激。

,

「顶到胃了吗?」我险地问︰「如果是这样呢?」

,

我直接把往上勾,就像一条又粗又硬的东西,挖中了天娜的G点,她瞬间爆发出巨量的水!

,

「啊啊啊…」天娜在我胯下终于臣服了,都喷了︰「啊啊唔嗯…你好利害啊呀丫…」

,

「哪用说?」我神气地说。

,

「你竟然可以…啊呀…令我高潮那么多次…太利害了啊…我的小…啊…都被你坏了…丫…」

,

天娜浑抽搐,手脚僵硬,腹部痉挛,看来她是来到了终极高潮。这个时候,兰妮和三胞胎都进来。

,

「大哥哥的大,…我们又来了!」美里三姐妹又来加入、参与床战。

,

「你的準备好没有?」兰妮握着她的,走向我的后面。

,

「来吧!」糟了,我怎么好像挺享受她们姦我的日子呢?不能这样下去的!

,

我们在这个车厢内做了几多遍,我都数不清了,只知道之后她们都得无上的足,心意足地躺着。

,

不知过了多少天,我都是过着这样的生。

,

她们把我安置在这个车厢内,完全封的空间,让我无法得知道外面的况,遑论知道日与夜,不过,只要我查一下『系统』,不就知道了吗?

,

「呀?原来已经过了一个月了?」从我离开帕鲁图、大破人口贩场,至今已经是一个月的时间,我竟然被她们姦了那么久?

,

这个时候,我发现我们已经停止了前进,想必我们已经到了目的地-特拿波拿斯。

,

我记得雷蒙说过,特拿波拿斯是比泰铁国更北的城市,曾经是古代帝国帝丹的一个以贸易闻名的繁华城市,但后来因为天灾,帝丹灭亡了,特拿波拿斯亦变成了废墟。后来这裏被泰铁重建,之后哥罗大军把泰铁国灭亡了,这裏也落到哥罗的手上。

,

本在睡觉的我,察觉到门已经打开了,走来了一人,那人正是摩根。

,

「你们到底想怎样?」我对着摩根厉声地问。

,

「怎样?我们要的是你的邪气。」摩根指着我的下胯说︰「其他的你不用知道。」

,

「可恶…」我苦无办法,竟然沦为种马。

,

这时,天娜带着兰妮、美里、杏里和里进来,只见她们的肚子都胀了不少,但脸色极为苍白,毫无血色,有如行尸走般,向我靠来。

,

「我的好哥哥,我们在这个城镇上驻扎,暂时不回去了。」着我膛的美里说。

,

「我们在这裏,要继续培养你的邪气。」杏里说罢便开始吮着。

,

「嗯…到时你就会成为邪气的苗床!」里也加入吮啜的行列。

,

我登时内心一凛,无法想像到底自己将会变成甚么,我只会变成了她们口中所说的邪气苗床吗?越深入地想,我就越觉得恐怖。

,

可是美里等人完全无视我的恐惧,也无视自己体的状况,依然用上迷人的躯,来与我欢。

,

在她们的小中进进出出,我已经变得木,甚至何时了,都变得有点呆滞,直到我看到她们的小流出了我的,我才懂得反应…随之而来的,是兰妮挺着,往我的门去,直到兰妮的灌到我的体内…这种姦人和被姦的生,何时才会完结呢?

,

「今天,我们就玩点不一样的!」天娜娇娆地拉着我的手说︰「我们出去玩吧!」

,

出去玩?我不就是有机会…

,

「你以为有机会吗?」天娜似乎知道我的想法,于是往我的脖子、手和脚,还有上,划出下几道圆圈,她解释道︰「要知道,『魔法缚』能够约束你的行,所以,你还是放弃吧。」

,

我无奈地叹了口气,竟然无法逃出她们的魔掌。

,

天娜把我拉起来,我只能像一条狗般,在地上爬着,全赤祼的我,长长的吊在半空,爬行起来很不方便。我跟着天娜她们,终于爬到大街上,众目睽睽之下,我真想找个洞钻下去,可是,他们就像见不到我们似的,只顾走自己的路…

,

「来吧,我的好宠物!」天娜出了手,着我的脸说︰「我们就在这裏合吧!」

,

我还未来得及拒绝,兰妮和美里已经把我紧紧地按在地上,杏里已经一个小骑在我上,疯狂地吐…就这样,这几天,我就像一头公狗,被天娜她们拖着我四处游走,带到这个城镇内的每一个角落,和天娜她们合,四处留下了我们做的痕迹,包括我和兰妮的、天娜她们的。

,

没想到,这种生持续一段日子了。

,

我查看了系统,又过了三个月,从被捉走那刻起计,足足过了四个月,不知道小丽她们现在如何?我们的孩子又如何?算一算,小丽的孕期应该早一点,估计差不多要生了。

,

真的很挂念她们,很想马上回去看看孩子们,只可惜,现在爸爸被几名妇不停地强姦辱,根本就无法回来看看自己的孩子…

,

每天除了吃饭外,就是,有时连睡觉,都会被她们弄醒,要我起来抽她们。天娜真是名妇,每天不个四五遍、让她来过十来次高潮,她是不会停的。至于三姝,胃口就细得多,每天一次就够了,兰妮就不同,除了我她,她亦会我,弄得我门都…算了,我都快习惯了。

,

幸好,她们有时都会让我一个人外出逛逛,只是我趁着这空档,仔细地在这个城镇上浏览,当然不是游山玩水了,而是查看地形,以及特意留意四周的人和事,好好为自己找一些有利条件,让自己能够顺利逃走。经过这段日子的搜查,总算熟了这裏的地形,还和几个商家打好关係。

,

这些商家来自不同的国家,却格、泰铁、亚利亚斯尔、安格斯、罗斯卡、菲、安鲁等,甚至是曼菲斯王国。他们就像安道臣一样,都是发国难财的人,国家越乱,他们便有机可乘,他们可不在乎亡国与否、不在乎谁当家,只在乎有没有钱赚乎。

,

不过,我最好奇的是,哥罗治下,钱,有甚么作用?在这个乱世,不是有武力就可以统治一切了吗?算了,现在可不是理会这些的时候,就连不屑别人,自己都没有资格和时间,皆因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难保,还有空理会别人?

,

为何天娜会那么放心?不就是她用了『魔法缚』,把我约束住。『魔法缚』是连结着天娜,无论在我哪裏,只要天娜的手一拉,我都会出现在她面前,就像晶晶的『取物』一样,而且更利害些。

,

虽然我喜欢做的觉,但当奴的觉却一点也不好受,因为随时随地都会被徵召去做,想休息一下都不行。除此之外,我的被无形的禁魔羊眼圈束缚着,觉就像无时无刻都被她们控着,而且无论我怎样中出她们,都无法偷到任何技能。

,

更可怕的是,连我的机能都被她控在手,要我出来就出来,要我不能就不能,经常让积存在下体,令我鼓胀得痛苦,憋得十分辛苦。

,

这天,我又终于可以外出走走了,我回头看着五个被我翻、小流着的美女躺在床上回味着,心中出现了莫名的成功。

,

在街上走着,商人们谈些甚么,我可是没有心去理会,不过我除了看到商人们外,甚少看到其他人,只有些老弱妇孺,就连商店都不多,多数只有地摊。

,

「你说甚么?」一个男人愤怒地咆哮。

,

「我说你骗人!」另一个男人站在一个地摊前,指着之前一个男人来骂。

,

「我骗甚么?只是你点算错误,少了几块,怪我么?」

,

「总之就是你多收了我几块,快把钱还给我。」

,

哈哈哈…这裏经常看到的,就是这种你来我往的吵架场面,可谓无日无之。或者是生在这裏的他们觉得很闷吧,要找个人来吵吵架,好让自己知道原来自己还在着,否则没甚么人和他们谈话的话,他们很快就会疯了。

,

「小心!」

,

突如其来的叫喊,马上让我提高警觉,脑后生风,到危险就在后面,我想避,无奈技能被封锁,加上作又不能太大,我未及回头,背部已经出现剧烈的痛楚,然后更飞撞到墙上,口吐鲜血。

,

「搞出人命了!快走!」

,

我听得一帮人在后面,大惊呼叫。

,

「你没事吧?」

,

隐约中,我彷彿听到一把温的女声,是小丽?是晶晶?是?Yen?不,通通都不是,巨大的痛楚令我头昏眼,完全分辨不了那个女子到底是谁。

,

「你流了很多血呀!」她扶起了我,但我脚步未稳,差点又再倒在地上︰「来,我帮你。」

,

之后我觉到自己好像被某人背起了,但我却无力理会。

,

「放心,我是医生,我会救你。」

,

医生?这裏也有医生?

,

这是我昏迷前最后听到的话。

,

「这裏是哪裏?」

,

这裏漆黑一片,看不清四周,我只到背项仍然很痛,不过手脚自如,莫非刚才的误打误撞,将天娜的魔法解除了?

,

这时,一道白光从天上下,将四周照成一个白昼。

,

「这是…」突如其来的白光,让我眼睛无法适应而产生剧烈的不适。

,

「聪哥哥…」一把温声音在我耳边缓缓响起。

,

我连忙睁大了眼睛,才发现在我面前,出现了十二个曼妙的倩影,每个都赤祼祼地站在我面前,十二对让我到十分熟悉的房,还有十二个让我十分挂念的小。

,

「小丽、嘉、Uffy、Iris、晶晶、宝玲、Yen、小芝、Kucy、阿莲、Becky、诗诗!」我开心得马上往她们跑去,她们也笑着迎接我︰「怎么你们会在这裏?」

,

「你呀!一走就是半年,害得我们有多想你!」小丽率先向我撒娇。

,

「对不起呀,我现在不是已经回来了吗?」我把小丽搂在怀裏。

,

「老公!我也很挂念你。」宝玲一下子扑了过来。

,

「我也是!」Iris不甘落后,也跟着扑过来。

,

其他人看到,也急不及地拥上来,向我不停撒娇。

,

「好了…好了…我们亲一个!」为了平息她们的挂念,我只好逐一送上。

,

即使之后,大家都没有放开我,仍然紧紧地抱着我,不捨得放开。

,

「聪哥,又怎够呀?」晶晶低着头,红着脸说。

,

「对呀,聪聪,你看!」Yen指着自己的下半说。

,

我低头一看!噢,女朋友们的大腿之间,都各自有道长长的晶莹水痕,甚至宝玲和Iris的腿上水痕已经落到脚踝,实在是夸张。

,

「你们怎么会那么顽皮呢?」我挑逗地说︰「是不是想我…」

,

只见她们坐在地上,围着我,然后轻轻张开双腿,掰开了小,原来她们早已经得一塌糊涂,看得我心猿意马,慾火焚。

,

「老公,我们的小,等着你去滋呀!」宝玲着、一面蕩地说。

,

「聪仔,我要你用来填我。」阿莲跪在地上,转背向我,举着,双手左右掰开,让我看到粉红色的嫩。

,

「快点把你的巨大进来吧!」Iris把手指都进去,挖出更多的来。

,

看到我都硬了起来…慢着!

,

「不…没可能…我明明记起,自己被天娜捉走了,小丽你们会在这裏?而且…」我逐步往后退,指着诗诗说︰「你也不可能在这边出现,你应该还在帕鲁图!」

,

当我还在疑惑之际,突然有几个全黑色、背上长着触手小孩,从女朋友们的小中涌了出来,快速地往我冲过来,来势汹汹!

,

「爸爸!」它们争先恐后地扑过来,口中喊着爸爸!吓得我马上转往外跳起,只管拼命地跑。

,

「不是,我不是你们的爸爸!」我拼了命地跑呀跑,可是后面的怪物仍然不肯放弃地追着我。

,

突然间,一阵笑着从远处传来,面前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那是…

,

「哈哈哈哈…」我止住了脚步,警戒地看着那个人,那个人转过来,说︰「Do you miss me?」

,

我睁着眼,哑口无言地看着前方,是『我』!『我』正站在我的面前,不,那是邪气所形成的假象。

,

「不,不是假象,我是你,你就是我!」『我』说。

,

只是一收步,后面的怪物追了上来,往我上扑来,我只得拼命地挣扎起来,想摆他们的纠缠,但是怪物们就是要死缠烂打地缠住我,我怎样推来推去都始终摆不了。

,

「不要反抗了,你是没有可能摆我的。」『我』说罢便嚣张地笑了起来。

,

「可恶!」我用力地朝其中一头怪物一拳打去,但触手竟然紧紧地缠住手臂,我弹不得。

,

「我是你,我是你心中最可怕的一面,最恶、最恐怖、最残忍的一面,哈哈哈…」

,

「不,你只不是邪气所形成的一个假象。」我否定『我』的话。

,

「只要有光,就一定有影,一体两面,你是永远都无法摆『我』,因为我就你的黑暗面。」

,

「不,没可能!」

,

一瞬间,原本缠着我的小魔怪们,顷刻化灰不见了!

,

机会来了,我奋力往前一跳,想给他狠狠的一拳,只是我竟然穿过了『我』的体,倒在地上。

,

「可惜…太可惜了…」『我』一边笑,一边走近了坐在地上的我︰「你的光,很快会被我消灭了!哇哈哈…到时,我就会取代你,所有属于你的东西,包括和边所有的一切,都会属于我!」

,

「不,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

我猛然往『我』一扑…头上突然出现剧痛!

,

「好痛!」我定神看了看四周,我发现自己处一间小房子裏,坐在地上,上的被子还在,还有枕头都被我拉到地上,看来我是从床上掉下来。

,

「你醒了?」刚才的碰撞声,引起了他人的注意。

,

一位少女推门而入。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袍,入面是黑色的上衣和及膝短,成熟稳重的外型,却配上一头紫红相间的短髮,并拥有一张与材毫不相称的稚脸,我觉到的,非但没有散发出老成的气息,更散发出青春的气息,真是一种很奇怪的对比。

,

眼睛小小,笑起来瞇着眼成一条线,稍黑的皮肤显得有些粗糙,粉红的小嘴,配上圆圆的脸孔,从笑容可掬、亲切态度来看,我就知道她不是天娜的人。

,

「我在哪?」我缓缓起来,但背部的痛楚令我无法站着,只好坐在床边。

,

「这裏是我的医庐,你受了伤昏迷,已经大半天了。」那少女出手帮忙。

,

「半天?」我奇怪的不是为甚么会昏迷半天,而是奇怪为甚么天娜她们没有把我召回去。

,

「你的伤我已经替你处理过,而且绑着你的魔法已经被我消除。」

,

呀?已经消除了『魔法缚』?她是怎样做到的?难怪到这一刻,天娜她们还没有召唤我。

,

「多谢你。」激面前的一位大恩人,实在太好了,我终于逃离了天娜她们的魔掌︰「我叫阿聪,请问你是?」

,

「我叫芬。」芬指着檯上的食物︰「如果你饿了,可以吃。」

,

「谢谢。」

,

「别客气。」芬拿起了一个袋子,走向后,我呆呆地看着她,她忽然回头说︰「你可以在这裏安心休息,没有人会打扰你,我先去煎药。」

,

浓浓的药味充斥着整间房子,看来这裏真的是医庐。芬救了我,或者,这是我回曼菲斯的大好时机。

,

还有,刚才的梦,恐怕是邪气作崇的警兆,我得小心点。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中文无码AV一区二区三区】[奇幻系列][a003_1]游戏世界大冒险(一百八十至一百八十三)【国产毛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