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热门的免费小说网站

【亲爱的妈妈1在线电影】[玄幻]魔睺羅伽(全)-6【MARY ELIZABETH WINSTEAD】

[玄幻]魔睺羅伽(全)-6【MARY

[玄幻]魔睺羅伽(全)-6
发布于:2022-05-30

,

[玄幻]魔睺羅伽(全)-6

,

第十一章

,

天界貴客要來魔界的消息像一陣風一般迅速吹過善見城的大街小巷,很快,魔族幾乎所有人都知道了這條消息,雖然各人所聽說的況有些許出入,但是人人都熱切地盼望著一睹天界貴賓的風采。畢竟天界和魔界已經有百余年都不曾再互相溝通了,這次天界貴賓前來就表示天界魔界有望重歸于好。

,

與此同時,善見城里開始了積極的布置,爲了迎接這次貴客的到

,

從這次修羅王如此重視天界貴賓來訪的事來看,這次來的幾位貴賓份一定非同一般。魔族民衆如此猜測著,善見城內一時民衆氣氛高昂到極致。

,

天界·天冥城與魔界一樣,天界也有一座中心城,喚作天冥城,建于擎天高峰之上,終年被云霧環繞,日月普照。這便是天界統治者們所居住的地方,其他民衆則居住于一些稍低矮的山巒之上,衆星拱月般環繞著天冥城。天冥城的東端邊伫立著一座白塔,喚作摩伽神塔,天界之主帝釋天便居住在這里,而四大神將的寢殿則懸浮于神塔的四個方位,時刻守護著摩伽神塔。

,

摩伽神塔帝釋天的神殿內,一聲金色華麗長袍的因陀羅·帝釋天沈穩地靠在座椅上,金色的瞳孔半閉半睜著,那優雅的面容說不出的俊美和迷人。而一名白衣的女子安然伏在帝釋天的膝前,一頭藍色的長發遮住了面容,讓人看不出其的真實面目。

,

「伐樓那,是時候了,你該離開了。」

,

突然,帝釋天低不可聞地歎了口氣,擡起手臂,指了指殿口的方向。

,

「陛下,我——」

,

女子猛然擡起頭,出一張秀美如蓮的俏麗面容,明豔的藍眸如同海洋般澄淨深遠,赫然便是天界四大神將之一的水神——伐樓那。

,

「你們明天還要帶迦樓羅公主去魔界,今晚就好好休息吧。」

,

因陀羅歎了口氣。

,

「陛下,您爲什麽這段時間一直躲著我?」

,

伐樓那卻不依不饒地看著帝釋天,要求他予以答覆。

,

「這段時間我疏忽了你是我的不對,」

,

帝釋天安撫著伐樓那的一頭藍色秀發,「可是我們這樣做讓民衆知道了總歸不大好。」

,

「那您就要讓我受委屈麽?」

,

伐樓那氣憤地猛地站起,轉背對帝釋天生悶氣。

,

「好,好,好,是我不對,行了吧?」

,

帝釋天討好地微笑著,一把摟住前的人的腰肢,將其擁進自己的懷里,令其坐在他的膝蓋上。

,

「就因爲您害怕其他人發現天帝和水神有私,您就一直要冷落我?」

,

伐樓那還是很生氣,忍不住以下犯上質問自己的上司同時也是自己的人——因陀羅·帝釋天。

,

「你知道的,我是已經娶過王后的天帝,而你一直被民衆視爲高不可攀的聖女,如果被人發現我們的事,——你想想會是什麽后果?」

,

這麽一說來,伐樓那也明白其中的利害關系,確實,這樣的事傳出去對自己對陛下都會不利,會降低他們在民衆心目中的地位。

,

「可是,我明天就要走了,陛下……」

,

伐樓那轉過頭來,雙手捧住因陀羅俊美的臉龐,熱而誘惑地著他的雙,「我一刻都不想和您分開……」

,

最后一聲歎息落入兩人親舌的間,化爲無痕。

,

良久,兩人才分開親熱的嘴,伐樓那幽幽地看著帝釋天:「讓我再服侍您一晚吧。」

,

帝釋天憐愛地輕撫著她光細膩的皮膚,微笑在在她上落下最后一個溫的:「好。」

,

說罷便一把橫抱起伐樓那軟的嬌軀,向著寢殿后偌大的浴室走去,一路走去,兩人的衣物也一件件落在地板上,直至最后兩人走到水霧氤氲的浴池邊,兩人全上下都已不著寸縷。

,

帝釋天小心翼翼地將伐樓那赤的雪白體放進漂浮著鮮豔瓣的溫熱池水內,接著在伐樓那火熱的目光下,也緩緩將自己健碩優雅的男軀體也浸入熱水里面。

,

「陛下……」

,

伐樓那像一尾美人魚般遊到帝釋天邊,隨手拿起池邊一塊軟潔淨的絲巾,浸水打濕后,開始緩緩地在帝釋天背上擦拭,「讓我爲您擦背吧。」

,

說罷,便開始以一種折磨人的速度和力度開始在他背上溫地擦拭起來,帝釋天忍不住惬意地歎息了一聲,安然地享受著伐樓那體貼的服務,慢慢的伐樓那的動作開始大膽起來,她雙臂自帝釋天后摟住他勁瘦的健腰,右手拿著濕漉的絲巾溫地自男人厚實的膛向下擦拭,其間左手也留戀不已地在他結實的左肌上摩挲,然后雙手繞下,開始撫男人結實的腹肌,最后才慢慢地順著他結實的腹部線條誘人地向下動,一直到觸到天帝那雄偉的帝王力量,她才像觸電般猛地縮回手。然而,這不過是個擒故縱的小伎倆罷了。

,

「遵命,陛下。」

,

伐樓那一把握住那根目前呈現半軟半硬狀態的男象征,輕地上下摩擦著,頓時那東西一下子興奮得整根都堅硬昂揚,像把驕傲的彎刀,在她嫩的手心里微微顫動。

,

「含進去,寶貝。」

,

帝釋天半眯著眼,看著面前的伐樓那俯下,一頭濕漉的藍色秀發披散在雪白的皮膚上,形成極爲搶眼誘人的視覺效果。他忍不住微微擡高自己的部,讓自己昂揚的玉龍出水面。

,

伐樓那沖因陀羅出一個嬌的笑意,然后低下頭,慢慢的,一點一點將男人雄偉的火炬進了嘴里。

,

「喔——」

,

因陀羅快地悶哼,忍不住縮緊腿部肌,受龍根被溫熱的口腔包圍的無上快,更要命的是女人那膩的舌尖還好死不死地總是頂在他的龍眼上暧昧地動,要不就是順著他青筋畢的龍轉動,這覺真是無比的折磨和享受啊。

,

帝釋天注視著水神那迷人殷紅的小嘴一上一下吐著自己碩大的分,將自己的陰莖包皮吸吮得油水亮。然后她吐出自己的碩大,用那水汪汪的眼神直勾勾地看著自己,然后出粉嫩的小舌尖,像是在品嘗美味的甜點一般一遍遍舔弄著他的粗莖,那色的畫面逼得他幾乎瞬間崩潰。

,

「陛下,你真好吃。」

,

她出舌尖色地舔弄著自己的紅,像是一只偷腥的母貓正在回味美食的余味。然后她再次伏在他腿間,托起自己渾圓的雙,刻意擠出一道深邃美的溝,然后將男人的龍莖夾在中間,開始了上下動。

,

「你這小妖!」

,

帝釋天有些無奈地看著自己開始漸漸瀕臨失控的邊緣,忍不住又愛又恨地叫著自己腿間的伐樓那,她嬌笑著擠弄自己粉嫩的連帶擠壓中間那根堅硬的男粗腸,逼得他那玩意更加堅硬滾燙。

,

最后,她再次將他整根入溫暖的口腔內,像是要將男人的白漿吸出來一用力停地吸吮著自己的龍頭,這景象教男人忍不住心頭一熱,再次悶哼出聲,抵著伐樓那的喉嚨開始噴起雄的來。

,

「啊啊——啊——」

,

因陀羅低吼著,快地在被天界尊爲聖女的伐樓那嘴里狠狠地狂如注,將所有熾熱的火焰都喂進她的小嘴里,而伐樓那則毫不忌諱地一地將帝釋天出的全都了下去。

,

直到最后帝釋天心滿意足地停止噴,他才從女人嘴里抽出自己的巨物,心疼地撫著她的小臉:「進去不會有事吧?」

,

「不會的,」

,

伐樓那依舊嬌地笑著,意猶未盡地舔弄著自己的紅,「能品嘗到天帝的的女人這世界上能有幾人?我應該謝謝您才對。」

,

帝釋天笑了:「你這壞東西,這麽蕩,哪有聖女的樣子?」

,

「那是民衆自己認定的,我又沒說我是聖女。」

,

伐樓那滿不在乎地道。

,

「那誰叫你平時一副神聖可侵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態度,民衆當然以爲你是個冰清玉潔的女人。」

,

帝釋天微笑道。

,

「什麽叫『以爲你是個冰清玉潔的女人』?我不冰清玉潔嗎?」

,

伐樓那撒嬌地嘟起嘴質問帝釋天。

,

「當然不是。」

,

帝釋天搖搖頭,調侃自己的小人。

,

「那是什麽?」

,

伐樓那不滿地追問。

,

「其實他們都沒發現,其實你的體里是這麽熱的一只小野貓呢!」

,

因陀羅大笑出聲,大手握住面前兩團高聳堅挺的粉,邪佞地擠著發紅的尖,將那嫩的蕾擠得又紅又翹。

,

「嗯——您好壞,陛下……」

,

嬌地歎息著,伐樓那光的玉體入帝釋天懷里,紅熱地貼上男人的雙。熱著小女人甜美的紅,帝釋天一把扶住她盈盈一握的纖腰,翻一把壓住雪白嬌軀,將她的后背抵在浴池邊上,迫不及地擡高她一邊粉嫩的玉腿,握住自己重振雄風的巨龍,對準那嬌小綻放的兒猛地用力一挺——「啊——啊——您進來了——」

,

隨著男人有力的挺進,伐樓那嬌地起來,小兒緊緊收縮。那又軟又嗲的聲音真是到了骨子里,聽得男人渾酥軟,同時又熱血沸騰。

,

「寶貝,你好熱、好小!」

,

因陀羅興奮地悶哼著,在那不斷收縮、舒張的緊窒空間內放縱著自己碩大的巨獸深入淺出,勾引那的心綻開。那朵粉紅的兒真是太美太了,每次他剛抽幾下,小東西的蜜就開始泌出「滋滋」的水聲,仿佛是瞬間蕊里就充滿了濕濡的香。

,

「陛下,深一點,深一點——啊——」

,

女人叫著,因爲體內那奔騰的狂火被男人不斷撩高,她只得順著本能吸住那根粗壯的龍根,一波波地擠壓他贲張的分,溫軟嫩的更是銷魂蝕骨地包裹著他的龍根動,綻開的心則嵌入他滾燙碩大的前端,被迫張開小小的縫隙接納他圓碩的龍頭戳入。

,

「你很喜歡是嗎?」

,

因陀羅欣賞著下小女人在事中的態,紅嬌豔滴,粉嬌挺,纖細的玉腿顫抖著,腿窩處已經膩滿了濕濡的,方便嬌小的幽吐男人的巨物。

,

「嗯,陛下——我喜歡——喔——我要了——」

,

激難耐地扭擺著纖腰,小女人攝人心魂地著,雙腿緊緊地圈住男人的健腰,同時那誘人的深處再次緊緊抽搐,一玉流而出,被激猛干的男人抽得四處飛濺。

,

「喔——啊啊——」

,

小女人嬌地喘息著,腿間的小噴泉被男人抽得止不住不停往外噴湧,像沸騰的水不停從濕漉漉的口處噴灑出來,那景美得叫男人幾乎忘了如何呼吸,而腿間的力量卻越發堅硬碩大了。

,

「嗯——陛下——」

,

她雙手無力地搭在男人的寬肩上,腿間被男人恣意進出,心外翻,粉紅的蕊里膩膩的蜜一向外流出,被男人搗弄出不堪入耳的濕水聲。她忍不住重重地喘息,小腹內狂猛的快意翻騰,男人突然的重擊讓她忍不住再次叫,又一場高潮的浪水從腿間噴出,男人則趁機抽出,濕漉的嬌口頓時噴出一道絕美的水弧,灑得滿池的水都是波紋。

,

「好美——難怪他們叫你『水神』。」

,

壞笑著調侃著伐樓那,因陀羅再次擠入那朵嬌嫩的中,滿滿地擠入,藉著潤更順利地將她深處的小子宮擠開,將龍頭喂進那濕熱的子宮里,刺激得小東西再次水四濺,玉腿激顫,浪亂晃。

,

「您好壞——陛下——」

,

伐樓那嬌喘著出妩的笑意,突然一把將男人推倒在池中,而她腿間緊緊嵌著男人的火龍,跨坐在男人的腰上,如女王般居高臨下地俯視著男人。

,

「陛下,你好強壯呢!」

,

伐樓那激難耐地愛撫著天帝因陀羅強壯的男軀體,張開雙腿,出自己腿間和男人親嵌合的一部分,那粗壯的龍根將她體內濕熱的強悍地撐開,火燙的根頭更是抵至女人嬌嫩的子宮處,小心翼翼地摩挲著那神聖的空間,誘惑她完全張開。

,

小內嬌嫩的隨著男人強而有力的抽送變得愈發火熱濕潤,她眯起眼,受著那粗彎的男力量一下下摩擦著她緊窒的蜜徑,刺激得她出更多的春。她忍不住張開小嘴,舔弄著自己干的下,粉前翹,嬌美的兒妖娆地盛開,吐著男龍的同時心處也忍不住出一片濕熱的香潮,從蜜壺口噴湧而出,濕透了男人的鼠蹊處。

,

「你好緊啊,小東西——」

,

帝釋天低啞地歎息著,突然按住她美的雙肩,腰猛地發力,又狠又深地向上頂弄,蠻龍翻攪著那粉紅蜜中的嫩,龍頭更戳入那溫潤的子宮內,熨燙著那又小又濕的地方。

,

「喜歡嗎?」

,

男人沙啞地在她耳邊吐氣,然而她什麽也聽不見,美妙的快攫獲了她汗濕的嬌軀,腿窩處滿是膩,她的腿間仿佛含進一根燒紅的鐵棍,子宮被燙得濕漉漉的,出好多散發著芸香的晶瑩來。

,

「陛下,我愛您——哦——再深一點——」

,

女人急促地喘息著,下健美的野獸已經不滿足僅僅占有她的體內那窄小的區域,開始蠢蠢動地在她上其他地方攻城掠地。

,

粉嫩的雙被恣意搓弄,曼妙的蛇腰扭動,被池水浸濕的長發披散在雪白的香肩上。她被一波波洶湧的快淹沒,只得咿咿呀呀地嬌著,子軟綿綿地倒在男人強而有力的膛上,貼著男人脯嬌虛地喘息。

,

「這麽快就不行了嗎?」

,

帝釋天戲谑地在她耳邊輕笑,雙手托住她雪白的俏持續在女人濡濕的腿窩間進出,勾引出一波又一波香。

,

「不行了——我好累,陛下您太強了——」

,

她嬌弱無力地嬌喘著,小嘴突然被男人堵住,緊接著男人的火龍再次攻入她的小,撐開那片緊窒的香軟,摩挲里面水嫩嫩的腔。

,

「啊——啊——」

,

她的子宮羞恥地收縮起來,不斷地絞緊男人粗碩的莖首,同時一波波濕膩從她腿窩處流出來,如同熱油般澆上男人的陽物,同時也加緊吸吮男人的,可是他實在是太大太粗了,教她又舒服又煎熬。

,

「陛下——不要放開我——嗯啊——我要您——」

,

她的腦子陷入暈眩的橘色快蒸騰中,整個子像著了火一般滾燙熾熱,水蛇般的腰肢扭動,蜜內被男人持續貫穿,口處更被摩擦出白色,無比地在男人筋脈贲張的粗龍上,隨著男人快速的進出她的嬌也發出濕的摩擦聲,唧唧作響。

,

「你真美,伐樓那。」

,

帝釋天由衷贊歎著,粗熱的前端抵到一團濕嫩的軟,層層疊疊的嫩如同絲綢般包裹住他的陽剛,他忍不住再次向上頂弄,戳進深處狹窄的縫隙中,讓女人貞潔的子宮完全沒他火熱的龍頭。

,

「啊呀——」

,

子宮被再度毫無保留地貫穿,她尖叫起來,的濕再次收縮,香甜的蜜順著他的龍根潺潺淌下,流進浴池的熱水中,蒸騰出滿室香。

,

這樣的美人在懷,躺在溫熱的浴池中享受美人銷魂的體,此刻他也可以暫時放下心頭百般糾結的難題,放下這次向阿修羅主動示好的不甘,好好受美女香的極致快。

,

「陛下,您的那個——啊——好熱啊……」

,

伐樓那粉抽搐,蜜再度絞緊男人的巨龍,粉蕩漾,緊窒的里面更是再度收縮,絞緊男人火燙的雄壯。

,

「哦,我要了!啊,寶貝,好爽!」

,

他滿足地低吼著,握住前的纖腰不顧一切地擠進女嬌嫩的子宮內,狠狠地噴出男熾熱的種子,一波又一波狂。

,

「嗯啊啊——」

,

伐樓那嬌喘不止,跨坐在男人強健的大腿上顫抖個不停,汗濕的嬌疲累地倚靠在男人上,雙手抱住男人雄偉的膛,任由男人雄偉的龍頭在她嬌小的子宮內激顫,出滿滿的火熱白。

,

滿足地出所有積存的望,男人厚實的膛上下起伏著,他托起她的小臉,再次深地了那粉嫩的瓣:「寶貝,我愛你。」

,

「我也愛您,陛下。」

,

伐樓那雙手勾住面前俊美的男容顔,虛脫地嬌笑著回著男人的嘴。

,

男人臉上漾起充滿望的笑容,充斥在女人體內的猛獸再度硬挺,他一把抱起女人濕漉的體,下持續貫穿著她的粉,再度將她放置在浴池邊上,健美的高大軀再度壓上她:「我們再來一次吧。」

,

「是,陛下。」

,

女人充滿期和望的眼神也毫不掩飾地看向因陀羅,兩人赤的軀再度纏在一塊,很快男人激的低喘和女人嬌的再度充斥在浴室內……

,

然而,兩人都沒發現,在浴室的一牆之隔,一雙火熱的眼神正透過牆上一處縫隙偷窺著這場色生香的男女春宮,而偷窺過程中這雙眼睛的主人也不由自主地撫著自己的體,顯然是被這樣的畫面弄得火焚。

,

迦樓羅公主自牆上移開眼,看向牆邊的銅鏡中,發現自己雙眼里已滿是態,赤的雪白體布滿了被自己出的紅印,不由得羞澀得小臉俏紅,連忙跑到自己的小床上,用床單裹住自己赤的體。

,

她的寢殿和浴池只有一牆之隔,因此她很早以前就開始偷窺自己父王和水神的私通,每次看到自己父親將那根又粗又長的東西進伐樓那的體里,她都會到子一陣陣的發熱發燙。她並非窦初開的少女,自然知道自己是動的反應,也正是這個認知每每讓她羞慚不已,不知道怎麽處理自己體內的騷動。

,

父親一直將她保護得很好,因此二百多年以來都不曾讓她過多地接觸別的男人,最常見面的也不過是幾位神將,但是他們平時都一副冷若冰霜的模樣,甚至伐樓那,若不是偶然偷看到父親和她的做愛畫面,她簡直不敢想象那就是被天界尊爲聖女的水神,在被父親撫和疼愛時,伐樓那總是叫得特別——放蕩和誘人,也正是這種聲音讓她每次總是面紅心跳,全顫抖,然后下很快就會濕潤,對于這種況,她總是自我撫來舒緩望,時間一長竟迷失在那種快中,但是這種行爲總讓她有種罪惡,不知如何是好。

,

她知道自己極其望一位成熟強壯的男人,不僅僅是體,還有她被困在金絲籠里兩百多年的心,她需要釋放,望一個能讓她依靠也能擁抱她的臂膀。所以,這次,她主動要求父親讓她去魔界,她想好好地放松自己,一直被困在這宮中,她會覺得自己像一只困在籠中的金絲雀,無論如何也無法展翅高飛。

,

璀璨的金眸垂下,迦樓羅絕美無雙的容顔上一層淡淡的傷,慢慢地沈進黑暗中……

,

***********************************

,

好了,傳說中的金翅鳥加入戰局,小蛇的勁敵出現了!(我好像是劇透了?

,

**************************************

,

相信大家都不會喜歡爲了寫H而寫H,節也很重要!本章無H,純節,不喜勿入!不過下一章,麝手保證一定會帶給大家驚喜!

,

***********************************

,

第十二章

,

魔界·善見城今日便是神界四大神將和神界中傳聞中豔絕天界的迦樓羅公主到訪的日子。

,

善見城內早已張燈結彩,生在湖中的人魚們也都出水面,好奇地看著善見城里熱鬧非凡的景象,魔族有頭有臉的貴族們都齊聚善見城修羅宮前巨大的廣場上,而高高的台階之上,阿修羅坐在中間的黃金皇位上,俊美無比的面容似睡非睡地半眯著眼,四大魔帥分別坐在他的兩邊。

,

突然,南方的天邊劃過一道耀眼的光芒,如同彗星般瞬間掠過半空中,四大魔帥不約而同地擡頭,然后鸠般茶低聲道:「陛下,他們來了。」

,

「很好,」

,

修羅王根本沒完全張開眼睛,坐在座位上慵懶地擺擺手,「你和魔睺羅伽去吧。」

,

「是,陛下。」

,

魔睺羅伽和鸠般茶立即起走到台階邊上,翹首而望南方天空。

,

鸠般茶轉頭看了看魔睺羅伽,突然低聲道:「沐月,你還不準備原諒我麽?」

,

魔睺羅伽全披著冰冷的铠甲,因而完全看不出她的真實表,她像一尊白銀雕像動也未動,仿佛沒聽見鸠般茶的話一般,手指一揮,一道耀眼的銀色光芒瞬間撕開虛空,她躍而起,在衆魔的驚歎中,腳下出現了一頭猙獰無比的九頭蛇,而她則披風凜凜立于九頭蛇背上,向著南城門飛去。

,

鸠般茶無奈地歎了口氣,右手出,合指,輕輕一彈,一道藍色光芒出,瞬間化作一只有著藍黑色羽毛和一對發光魔眸的猛禽。

,

死神枭!

,

這便是鸠般茶的坐騎,他躍上鳥背,冰冷的間吐出一句魔語,死神枭仰頭尖鳴一聲,也迅速跟上前方九頭魔蛇的速度,一路直奔南城門入口。

,

兩人在南城門上空停下,看著遠方的天空中隱隱約約出現了幾個模糊的小點,下方湊過來看熱鬧的魔族們頓時歡騰起來,頭接耳議論著即將登場的幾位天界的貴客。

,

幾乎是瞬間,五個騎著坐騎的影已經近在眼前。鸠般茶一眼望去,認出了領頭的是四大神將之首太陽神蘇利耶,他胯下騎著一匹神駿無比的獨角獸,金色的發絲如同陽光般耀眼,雪白的肌膚和金色的眸子,襯托得他更俊美不凡,只見他擡頭遠遠地看向他們,眼光卻是落在鸠般茶邊的魔睺羅伽上,像是興趣般看了好幾眼,這狀況不由教鸠般茶面色微微陰沈。

,

而另一邊騎著月斑海馬的自然是水神神將伐樓那,她一頭藍色的長發和秀美冷漠的面容很是惹眼,傳聞水神伐樓那一向個淡漠,若神聖不可侵犯,今日一見果然如此;而后一濃黑色長袍,黑發黑眸的應該就是死神閻摩了,他腳下踩著一只巨大的黑焰鳳凰,一黑色存在十足;至于最后一個紫發紅眸的俊美男子自然是火神神將阿耆尼了,他鮮紅的披風獵獵作響,紅眸更帶著幾分天界中難得一見的妖冶,下一朵妖豔的紅蓮更是燃著鮮豔異常的紅焰。

,

然而,最引人注意的卻是四人包圍的那只無比華麗的金翅神鳥,它比四位神將的坐騎的體型加起來還要巨大,鳥背上是一座華麗的布蓬,想來迦樓羅公主必然在里面。然而白紗遮住了布蓬,讓人看不清里面的迦樓羅公主的體形。

,

看到鸠般茶的目光一直盯著金翅神鳥上的布蓬,魔睺羅伽忍不住低不可聞地唾棄了一聲,隔著面狠狠地瞪了鸠般茶一眼。

,

五位天界貴客在距離鸠般茶和魔睺羅伽兩人僅有幾十丈的距離時,突然朝著地面上俯沖而下,落在城門口前,頓時興奮的魔族民衆們都忍不住蠢蠢動,想湊過去看個究竟,如果不是有守城侍衛維持著秩序,估計他們早就不顧一切地撲過去了。

,

魔睺羅伽和鸠般茶也落下,從自己的坐騎上跳下來,向著前方的幾位貴客走去。

,

四大神將已經各自從坐騎上下來,蘇利耶則走到金翅鳥跟前,對著鳥背上的布蓬里的迦樓羅道:「公主,請下來吧。」

,

布蓬里面低不可聞地應了聲,然后一個纖的子慢慢地探出來,正當鸠般茶走到他們面前時,擡頭正好看到這一幕,但見那公主慢慢地擡起頭來。

,

迦樓羅有些忐忑地從自己的布蓬里走出來,她知道現在外面必然都是趕來看熱鬧的魔族們,這形讓她有一點點緊張,低頭出手握住蘇利耶的手臂,讓他引著自己從金翅神鳥背上下來,她才敢慢慢地擡頭,然而擡頭的一瞬間,便看到了迎面朝她走來的男子。

,

面容冷峻,劍眉跋扈,一頭粗狂的黑發后梳,出男人飽滿高貴的額頭,深邃的五官散發著不可忽視的驚人壓力,而富有棱角的鼻梁完美挺立,但最奪人眼球的卻是那雙幽藍如同冰海的眸子,冷漠卻多,像是會瞬間凍結空氣,但那獨特的氣質卻是散發著無法忽視的男魅力,一襲深藍金線镂細邊長袍裹住那魁梧結實的男軀體,他站在她面前,讓她有種無形的壓力,覺自己好像瞬間矮了一截,讓她有種想要后退幾步的沖動。但下一瞬間,他們的目光撞上,她看到男人漂亮深沈的藍眸中綻出驚異和不可思議的光芒。

,

鸠般茶驚呆了,面前的迦樓羅公主一頭飄逸的金發,雪白的肌膚幾乎吹彈可破,無論是粉雕玉琢的瓊鼻還是水汪汪的銀色眼眸都堪稱完美無瑕,看來傳聞迦樓羅公主爲天界奇葩的傳聞不假,可是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實——她爲什麽長得和魔睺羅伽的真實面目如此相像?

,

迦樓羅公主幾乎除了頭發顔色和魔睺羅伽不一樣之外,五官輪廓和瞳孔顔色都像極了魔睺羅伽,據他初步觀察,兩人至少有八成相像,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將兩人的份弄錯。

,

鸠般茶詫異無比地將視線轉向邊的魔睺羅伽,但見她也一動不動地看著迦樓羅,想來也是被眼前的形驚住了。

,

這是什麽況?

,

鸠般茶無聲地詢問著魔睺羅伽,但是下一刻魔睺羅伽回過神來,像一尊白銀雕像轉了轉頭,看向朝他們走來的五位天界貴賓。

,

「多謝兩位前來迎接,我代天帝向兩位問好,」

,

蘇利耶彬彬有禮地行過禮又指著其他幾人說道,「這幾位相信兩位都不會陌生,這是阿耆尼、伐樓那和閻摩,——還有這位,這是天界的公主——迦樓羅。」

,

迦樓羅羞赧地點點頭,眼睛不敢擡頭看鸠般茶,低聲道:「你們好。」

,

「來,迦樓羅,這位是魔界的四大魔帥之一的藍魔帥——鸠般茶,而那位,——那是魔界的銀魔帥魔睺羅伽。」

,

蘇利耶繼續彬彬有禮地介紹道。

,

迦樓羅也溫順地一一行禮,樣子說不出的楚楚動人和美,這完全不同于魔睺羅伽古怪冷漠的風教鸠般茶又是微微一愣,魔睺羅伽不著痕迹地再次瞪了鸠般茶一眼。

,

「修羅王等候各位已經多時了,我帶各位去見我們陛下吧。」

,

鸠般茶恢複往日冷漠的神道。

,

「如此一來甚好。」

,

水神伐樓那冷冷道,她有意無意更眯起眸子帶著警告成分地盯了鸠般茶幾眼,剛才她看出來鸠般茶似乎對迦樓羅有興趣。不行!迦樓羅絕對不能和魔族的男人混在一塊,尤其是鸠般茶,傳聞魔界四大魔帥之首的鸠般茶極爲擅長魅惑,雖然格冷淡,但是卻是一個極爲俊逸迷人的男子。今日一睹風采證實傳聞無誤,可即便如此,她也不能讓迦樓羅和這種男人有過多接觸。

,

但鸠般茶似乎未受到她的敵意一般,淡然地轉與魔睺羅伽領著五人向著善見城城內走去。

,

「快看,那就是天界公主!」

,

「哇!好美啊!不愧是天界公主!」

,

「真是一個大美人啊,她簡直比淺妖姬和淩妖姬姐妹還要漂亮!」

,

……

,

圍觀的群衆都驚歎于迦樓羅的美貌,讓迦樓羅更加害羞不已地紅著臉低下頭去,不敢再注視周圍的魔族們。

,

突然人群中有人大聲地叫道:「這麽漂亮的小妞,要是能把她衣服脫光了該多好!大家說是不是啊?」

,

這突如其來的一聲教迦樓羅臉霎時變得羞憤起來,臉紅得更加厲害了。

,

而更教她羞憤的是,周圍圍觀的魔族們居然大聲地叫好起來,都喊著:「對!把她衣服撕掉!」

,

「要是把她上了,那覺肯定不錯!」

,

「哈哈,這麽標致的小人,在床上肯定上得很爽!」

,

……

,

眼看著周圍觀禮的魔族們越來越出言不遜,一個個都出猥瑣蕩的表,鸠般茶的面色頓時變得陰沈不已。四大神將更是皺緊眉頭,看著周圍這些一個個出猥瑣面孔的魔族們,眼中出了冰冷的殺機。天界公主迦樓羅冰清玉潔不容汙蔑!侮辱她等于侮辱整個天界!

,

眼看著事開始越鬧越厲害,有幾個色膽包天的魔族居然開始反抗維護秩序的侍衛們,他們看到純潔無暇的天界公主,心頭騰起的望一下子就沖淡了理智,忘了現在是什麽況。有幾個魔族更是猝不及防地從地下鑽出來,將自己肮髒的魔爪向正害怕地蜷縮著的迦樓羅公主,然而他們手卻沒有機會碰到迦樓羅的一片衣角了。

,

「哧——」

,

血四濺,那名色膽包天的魔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手臂被瞬間斬斷,甚至還來不及覺到疼痛,眼前又是幾道淩厲如閃電的藍色光芒劃過。

,

「哧哧——」

,

鸠般茶手臂上的逆鋒魔冰刃瞬間折疊回收,化作手臂上的臂腕。而那一陣血雨腥風還來不及散去,被逆鋒魔冰刃瞬間斬成幾段的魔族體無力地摔在地上,暈開了一片觸目驚心的血紅,這血腥恐怖的形才稍稍提醒了周圍喧囂的魔族們,他們面前到底站的是何人。

,

四周一下子變得啞然,靜得連斷裂的肢體在血泊里掙扎的聲音都顯得特別清晰。

,

「還有人想亂動嗎?」

,

鸠般茶如同寒冰般的藍眸迅速掃過街道兩邊受驚的魔族們,凡是被他的目光掃到的魔族們都渾發顫,集體往牆角的方向再退上幾步,生怕靠近了會被他揪出來以儆效尤。

,

「好了,你嚇到我們公主了。」

,

閻摩走上前來,拍了拍鸠般茶的肩膀。

,

鸠般茶轉,看見迦樓羅蜷縮著子,嬌軀害怕地顫抖著,緊閉著眼睛不敢看面前這殘忍的一幕,那神實在楚楚可憐的緊。

,

「對不起,公主,讓您受驚了。」

,

鸠般茶行禮道歉。

,

迦樓羅嘗試著慢慢張開眼睛,正好對上鸠般茶一雙澄淨幽藍的魔瞳,忍不住心髒開始砰砰亂跳,吸了口氣勉強笑道:「沒什麽,我知道你是在幫我。」

,

語罷,更是沖鸠般茶微微一笑。

,

沐月如果也對他微笑該是什麽覺?鸠般茶在這一刻無比好奇,因爲,面前這酷似魔睺羅伽真面目的美人對著他淺淺一笑,頓時春風和煦,萬鳥齊鳴,實在是傾國傾城不能形容其美貌萬一。

,

見鸠般茶有些微微的失神,魔睺羅伽更是心頭無名之火升起,走到鸠般茶后不著痕迹地踢了鸠般茶一腳,鸠般茶立即回頭,看到魔睺羅伽怨恨的目光幾乎要從面后出來將他燒成灰燼,他忍不住又是一愣。

,

他的小寶貝吃醋了!她肯定吃醋了!

,

鸠般茶得意地想仰天長笑,但是好像目前況不太適合,他只好強壓下心頭的這份竊喜,帶著神界的五人繼續前行。

,

由于鸠般茶先前的威懾衆人的舉動,這次倒沒有人敢再生事端。一行人順利地穿過善見城,一路來到修羅宮前的巨大廣場上。

,

「陛下,他們來了。」

,

夜叉低聲在修羅王耳邊道。

,

「唔。」

,

修羅王點了點頭,站起來,夜叉和緊那羅同時起,一起走到看台的邊緣,目迎七人一同走上台階上來。

,

一行人都上了台階后,修羅王大笑著朝他們走了過去。而見到修羅王走過來,這一群人連忙行禮。

,

「參見修羅王陛下。」

,

「不用行禮了,」

,

修羅王笑著扶起幾位來自天界的貴客,「你們遠道而來,這一路上可還好?」

,

「陛下,我們一路上都很順利,多謝關心。」

,

客套的話還是不能不說,伐樓那微微欠道。

,

「那就好。」

,

修羅王最后目光落在那酷似魔睺羅伽的迦樓羅上,也是微微的一愣,隨即明白過來:「這就是天界里最美的迦樓羅公主吧。」

,

迦樓羅俏臉一紅,低聲道:「迦樓羅參見修羅王陛下。」

,

「免禮,都說了不必再行禮了。」

,

修羅王笑著責備了迦樓羅一句,迦樓羅臉一熱,頭埋得更深了。

,

但見后的緊那羅突然兩眼發光,像守財奴發現了黃金一樣死死地盯著迦樓羅,好像口水都要流出來一般。見狀修羅王也只得無奈地歎了口氣,搖了搖頭。

,

「喂!注意點!」

,

發現邊緊那羅的異樣,夜叉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拿手肘狠狠地撞了緊那羅一下,提醒他別失態。

,

緊那羅連忙回過神來,趕緊擦自己嘴角的口水,但見那個一聲藍色紗衣的女子狠狠瞪了自己一眼,也不甘示弱地瞪回去,這才發現對方竟是個氣質獨特外表姣好的大美人!再看看周圍的幾個人,哇塞!居然都是些美人!難道天界都是些美人嗎?他一直都沒有機會去天界,因而對天界四大神將也基本上一無所知,第一次見識到天界的四大神將的真面目,不禁色心大發了。

,

「喂!」

,

夜叉在后面忍無可忍地踢了緊那羅一腳,「拜托你收斂一點。」

,

「收斂什麽啊?」

,

緊那羅不甘示弱地回過頭瞪了夜叉一眼,「難得看到這麽多美男美女,要是能把他們都收入我的后宮……」

,

「變態!」

,

夜叉鄙視地看了一眼緊那羅,決定以后一定要和這家夥劃清界限。

,

「好了,你們幾位一定很累了,來吧,我已經吩咐了手下爲你們擺宴洗塵!」

,

修羅王大手一揮,地面上頓時鋪開一條鮮豔的紅地毯,幾位侍女迅速往地毯上灑瓣——這便是魔族迎接客人的最尊貴禮節。

,

幾個人踩著鋪著瓣的地毯一路走進修羅宮的大殿內,緊那羅故意走在最后,用自己猥瑣的眼神在幾位客人的某部位掃來掃去,不時出不懷好意的笑容。夜叉則不動聲色地靠邊站了好幾步。

,

修羅宮的大殿里,幾位美貌的侍女早已準備好了一桌豐盛的酒宴,等衆人都入座之后,修羅王拍拍手,頓時一衆獻藝助興的舞姬便如同蝴蝶般翩翩入場,隨著琴魔們的琴聲開始翩翩起舞。

,

「魔界果然與我天界不同。」

,

阿耆尼看了看四周,不由得歎道。

,

「那是自然。魔族喜好縱享樂,自然與天界的禁主義有所不同。」

,

修羅王笑道。

,

閻摩看了看四周妖娆起舞的舞姬們,黑眸中頓時透出了幾分興趣盎然。修羅王淡淡看了一眼,心下了然,微微勾起嘴角,再次拍了拍手,頓時幾位美貌異常的侍女便從殿后出來,赫然便看到淺妖姬和淩妖姬姐妹也在其中,她們一上來就嬌嗔著一左一右勾住了修羅王的手臂。

,

「這,這,這是……」

,

夜叉頓時目瞪口呆。

,

淺和淩到底和修羅王是什麽關系啊?她們不是魔的妻子嗎?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

「陛下,我們來服侍您喝酒。」

,

淺嬌笑著端起酒杯,淩則拿起酒壺爲其注滿,然后端到修羅王面前。

,

「美人倒的酒當然不能推辭。」

,

修羅王大笑著舉起酒杯仰頭一飲而盡。

,

夜叉正想著,冷不防一只雪白的手臂已經從他的后出來,勾住了他的脖子,暧昧地摩擦著他。

,

「啊?」

,

夜叉如遭雷擊,他最不喜歡魔界里這種酒池林的事,好吧,他一直有些冷。當下突然邊多出這麽個陪酒的妖魔女,讓他舉止有些拘謹起來。

,

再看看其他幾位,蘇利耶和阿耆尼也是一臉冷淡,全無興致的樣子,惟獨閻摩好像還挺享受美人服侍喝酒的樣子,而緊那羅更是左擁右抱好不得意,至于鸠般茶則是冷酷的自顧自地飲酒,全然忽視了邊嬌俏的陪酒侍女。

,

「您就是天界的貴客嗎?來嘛,喝一杯嘛!」

,

蘇利耶畔嬌的侍女端起酒杯,曼妙的軟嬌軀如同蛇一般貼著蘇利耶的子,誘惑地摩擦著,嬌嗔的聲音更是又嬌又軟,極爲勾人。

,

這就是魔族的魅惑本能,對于全散發著太陽般熾熱和光明氣息的太陽神神將,自然是極爲吸引魔族女的,這名魔女若無骨地貼在蘇利耶上,衣著暴,大眼水汪汪的,看起來恨不得現在就將他脫光,好好地享受一下天界男人的美味。

,

「我不喜歡喝酒。」

,

蘇利耶不動聲色地皺了皺眉,掙開小魔女體的觸碰。

,

「不喜歡喝酒沒關系,我喂您吃菜。」

,

修羅王的侍女都是魔族里最極品的美女,這位侍女自然也是極爲擅長服侍男人,而且鸠般茶不過隨便一掃就看出,這些個侍女雖然都舉止妖,而且聲浪語的,但是她們都是處子。看得出來,這些侍女都是修羅宮經過特殊訓練的魔女,修羅王顯然是別有用意了。聽說修羅王故意讓她們一直保持著完璧之,等一日派上用場。

,

看來今日就是派上用場之時了。鸠般茶望向那邊還在淺和淩姐妹環繞中興致的修羅王,揣度著他的真實用意。

,

「不用,我自己會吃,你先下去吧。」

,

蘇利耶被弄得極不自在,也根本就不買那位侍女的帳。

,

「可是……」

,

那侍女既不甘心地看了一眼蘇利耶,又看向修羅王求助。

,

「好了,你先下去吧。」

,

修羅王沖她微微一笑,朝她擺了擺手。

,

美貌的侍女便略一行禮,便盈盈的一笑轉離去,但是鸠般茶怎麽都覺得那笑容里滿是古怪。

,

沒想太多,鸠般茶也對邊的侍女冷冷道:「你也先下去吧。」

,

那侍女便隨之行了個禮,也下去了。

,

夜叉見狀,趕忙也勸退邊總在他上,總要他喝酒的女人。

,

再看那邊,閻摩已經有了幾分微醺的酒意,正被侍女服侍著一杯接一杯地喝酒。這也難怪,修羅王今天讓他們喝的酒是魔界中的極品釀,純度極高,也極容易醉人。這些天界的貴賓們估計從來也沒喝過這麽烈的酒吧。

,

而反觀阿耆尼,他看起來還算清醒,但是那名妖的魔女卻已經蠢蠢動地開始對他上下其手,阿耆尼鮮紅的眸子半眯著,看起來更是妖冶動人,讓那邊喝酒的緊那羅偶然掃到,頓時忍不住失了會兒神。

,

迦樓羅好奇地看著周圍的形,不禁有些害怕。這種場景想來天界中估計是不可能存在的罷。修羅王見狀,略一思忖,便做手勢示意淺和淩兩人先下去。

,

「天帝這次怎麽會讓你來我們魔界?」

,

修羅王突然對她發問道。

,

迦樓羅嚇了一跳,差點將面前的杯盞打翻,但隨即她便臉紅著道:「是我央求父親讓我出來的。」

,

「那你爲什麽要來魔界?」

,

修羅王看起來就像一個慈愛的長輩一般,對她微笑發問道。

,

「在天界里不管到哪里總會有很多人跟著我。」

,

迦樓羅有些不滿地道。

,

「哦,原來如此,看來天帝將你保護得很好。」

,

修羅王的笑容中透出一絲邪魅。

,

迦樓羅有些緊張地端起一只酒杯,小心翼翼地喝著酒,一邊透過杯緣用眼神余光偷窺著另一邊正冷漠地飲酒的鸠般茶,他冷峻的側臉如同雕像般,與宴會上的其他人有著格格不入的沖突。

,

而那個全裹著盔甲的魔睺羅伽就更讓她心生詫異,到底她是個什麽樣的人?

,

爲什麽要把全都裹在盔甲里面?

,

正想著,修羅王突然起道:「幾位貴賓遠道而來,實屬不易。來吧,我們一起干一杯!」

,

說著,他便舉起一只斟滿鮮紅色酒的酒杯,對衆人示意。

,

「陛下太客氣了,這次我們爲了簽訂友好條約的事而來……」

,

蘇利耶剛剛開口,修羅王就擺手示意其停下。

,

「不談公事,我們今天不談這個,」

,

修羅王笑得既霸氣又邪魅,「你們該知道我們魔族是個縱聲色的地方,你們也不需要像在天界一樣拘束,盡釋放你們的望吧!這就是魔族的生習,你們既然來了,我們也應該盡盡地主之誼。來吧,干了這杯!」

,

修羅王的話語不容置疑,其他人只好一一端起酒杯,修羅王第一個仰頭喝下,其他人也隨之喝下去,然而迦樓羅卻喝到一半酒被嗆住了,只得放下酒杯。

,

「公主,你還好吧?」

,

伐樓那道。

,

「我沒事。」

,

迦樓羅撫了撫口順過氣來后,搖頭沖其微笑道。

,

「好了,各位果然賞臉。來人啊,帶幾位貴客下去好好休息。晚上,還有更彩的動等著你們。」

,

修羅王最后一句說得極其暧昧和引人遐思。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店小四小说网 » 【亲爱的妈妈1在线电影】[玄幻]魔睺羅伽(全)-6【MARY ELIZABETH WINSTEAD】